第五百九十一章神秘灵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12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朵朵荷花苞像灵女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在微风的吹拂下露出粉嫩的笑脸。

    两位灵女站在荷花间收着花髓,突然,抬头看着向远空,脸色唰的变了,想躲入山林已经晚了。

    魔邪遁近山间花池,看到愣愣的灵女,心叹道:好景致,人与景,花与影空灵的融为一体,真的太美了。

    “两位灵友,可知望天城怎么走”?

    灵女回过神来,脸儿微沉。“不知道”。

    魔邪吃了闭门羹,心里怪怪的,他也没得罪灵女呀!怎么会这样。“近处有灵阜吗”?

    回答他的还是不知道,还带着几分不耐烦。魔邪只好不问了,掸掸身边的石头,坐了下来。

    灵女看到灵士没有走的意思,那火腾的跳起,眼睛都烧得有点小,咬咬细牙,指着魔邪喊道:“还不快滚”。

    魔邪本来就是想问路,问问就走,被灵女这么凶,反而来的牛脾气,呵呵的笑笑。“这是你家的”。

    灵女早就看清灵士的境界,有火又发不出来。“这是景寒宫的”。

    “没听说过”。魔邪想起秦姬母女说过这地方,随口说道:

    “放肆!你敢小看景寒宫”。灵女被他气得嘴唇发抖,指着魔邪高声喊道。

    “小点声,小点声”。魔邪指指空域,神秘的笑笑。

    灵女看眼空域,再找灵士,这才发现灵士没了影子。人哪?

    五、六只灵魔族出现在空域,灵女发现时已经晚了,灵魔已经近在眼前。吓得腿脚不听使唤,嗵的跪在水面。“见过魔祖”。

    齿魔宗老瞄了眼灵女,现在没有功夫理这些小家伙。“这是景寒宫吗”?

    “不,不是,是景寒宫外族领地”。

    “带我们去景寒宫”。

    灵女一听,小脸吓得煞白。“在下不敢,我等是宫外弟子,不可入宫”。

    齿魔宗老一把提起灵女。“本祖让你去,你就有特权,走,带路”。

    灵女被吓得站都站不住,被齿魔宗老提在手中,哈哈的一阵狂笑。“难怪灵族无法兴盛,这些人都没骨头”。

    “别张狂,忘记了我们的使命”。另一位獬魔宗老哼了声。

    “不就是个小灵士吗?有什么可怕。到了景寒宫,拿出几只族主的令牌,能吓死他们。抓个小灵士只是分分钟钟的事”。

    众灵魔说说笑笑的走了,只留下一个吓得半死的灵女。

    魔邪出现在石头上,锁着眉头看着远去的灵魔影,这些灵魔到了灵域也如此的猖狂,这几只如果不是六阶宗老,他早就出手了。

    看眼瘫在水面上的灵女,魔邪眼里闪着怜悯。“要帮忙吗”?

    灵女抬起头,眼里凝着乞求的目光。“我的腿有点软,送我去晓峰阜”。

    魔邪本来对灵女刚才的神气样来气,看到泪汪汪的眼睛心里又软了。遁到近前,抱起娇小的灵女。“什么方位”?

    “十三点”。

    魔邪看着太阳,飞遁而去。

    入夜时分,来到翠柏如荫的山谷。空山寂寂的冷月下,陡峭的绝壁边,隐隐藏着无数低矮的亭楼,连成一片亭海,仿若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走近山谷并无灵者阻拦,只有一条淋着雨露的石板路通入阴沉的树阴里,魔邪放下怀中的灵女,惊愕的问道:“这就是晓峰阜,怎么如此的败落”。

    灵女白了眼灵士。“这就不错了,在灵域能生存下来已经不容易了”。

    魔邪去过荒域,看过百万、千万修者的巨城。没想到灵族的城池这么破败,心里阵阵的凄凉,不觉得有些惆怅。“没想到呀”!

    灵女见灵士怪怪的表情,想不出在想什么。“走吧!再晚点就封阜了”。

    进了阜内,只有零星的几家店铺,其他的店铺都早早的关了门。街道更是空荡荡的,一眼看穿整个灵阜。

    “看来,这里刚刚被洗劫过”。灵女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凝着寒气的街域。

    几位灵者从店铺内探出头,看到灵女锁起眉头。见到魔邪立即笑容满面,急忙走出店门。“灵祖请入店内休息”。

    魔邪看眼店名。“怡香亭”!这是什么地方?

    灵女的脸红了半边,怨色的看着灵士。

    魔邪停住脚步,感觉到不妥,侧头看眼灵女。“怎么不进去”。

    “灵祖,亭内灵女个个娇艳、柔情,不要错过了良霄”。店童不等灵女回答,急忙抢了话峰。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灵女咬着嘴唇骂道。

    魔邪反应过来,立即明白灵女为什么火了,呵呵的笑笑。“才知道,晚了”。

    “你真进去”。

    “那怎么办,你能解决”?

    “流氓”!灵女骂了句,转身就走。

    魔邪手急眼快,一把拉住灵女的战襟。“别生气,我说笑话哪!走,找个客栈休息”。

    灵者们见灵祖被灵女引开,一脸的失望。还是不忘记讨好两句。“灵祖有功夫来玩”。

    “喊你哪”?灵女气呼呼的走在前面。

    魔邪摇摇头,回道:“现在没功夫”。

    灵女一听,走得更快了。一气走到街市尽头,也没有找到客栈。魔邪和灵女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客栈都没了?

    一位老灵士风风火火的进了不远处的亭楼,呼啦!出来数十个灵女,问寒问暖的进了亭内。

    魔邪似乎看明白了,这个阜内,没别的地方,家家都一样,就是个窑子阜。“我们也去休息一夜吧”?

    “我不去那种地方”。灵女急步走向阜外。

    “小心异族,夜里出去太危险了”。

    灵女停了下来,咬着牙转过身,走回街市。“住行,你不准找......”。

    魔邪没想到灵女管上他了,不知移容术后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救下这个灵女,是因偶然发现灵女会移容术,不然,魔邪真的不愿与她纠缠。“找什么找,抱了你一天,我都软了”。

    灵女脸红到了腮边。“谁让你抱了,我不是没长腿”。

    “哦!长腿还懒在男人怀里”。

    “去”。灵女跑了两步,看到众多妖艳的灵女涌了出来,急忙停下抱着魔邪的胳膊,瞪着围上来的灵女。

    “哎哟!有妹妹捷足先登了,灵祖想双飞吗”?露着半截玉峰的灵女拍了下魔邪的肩,笑盈盈的拉住有些僵硬的手臂。

    “啊!飞过了”。

    魔邪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他确实飞过来的。

    灵女小脸腾的红了,狠狠的掐了下魔邪,有移容术挡着都遮不脸上的红潮。头低的快躲到魔邪的怀里。

    玉胸灵女斜眼躲在魔邪身侧的娇小灵女,心里酸酸的。“灵祖看不出来,你还真有手段,就您这境界,可以再飞一次”。

    “不行了,累了。找个亭楼让我休息休息”。

    玉胸灵女虽然不高兴,还是尽量卖弄着风姿。“可惜了!灵祖跟我来,我叫欣儿,有需要时可以叫我,随叫随到”。

    魔邪愣了愣,感觉到胳膊碰到软软的玉峰,跳兔似的蹦着。立即想明白了“双飞”的意思,咧下嘴,不再接玉胸灵女的话。

    走到亭楼前,魔邪让灵女先进去。灵女狠狠的瞪了眼灵士,嘟囔着,甩袖进了亭域。

    魔邪走向玉胸灵女。“多少灵石”?

    “一百,灵祖可以多找几个”。

    魔邪拿出灵袋,扔了过去。“不用,有你就可以了”。

    “请......”!玉胸灵女迟疑了着。

    “不用就在这儿”。

    “在这吗”?玉胸灵女吓了一跳,灵祖的口味重呀!

    “嗯!我问你几件事,答对了,还有赏”。

    玉胸灵女战甲脱了半边,停住了,瞪着大眼睛。“问事,不是做呀”!

    啪!魔邪巴掌打在光滑的玉肩上。“做你个头,我问你,冰魔是否洗劫了这里”。

    “啊”!玉胸灵女叫了声,摇摇头,看眼那只巴掌,又点点头。“不让说”。

    魔邪笑了,那就是说洗劫了。“什么时间”?

    “十年一次,刚过去一天”。

    呀!玉胸灵女很聪明,竟然没有正面回答。“拿走了什么”?

    “不知道”。

    魔邪满意了,扔出个灵袋。“这是赏你的”。

    玉胸灵女拿着灵袋激动的看着灵祖的背影,没想到灵祖这么大方,这是多少呀!

    魔邪进了亭域,看到灵女坐在石案边,狠狠的瞪着他。“还没修炼”?

    “满足了”。

    “不错,得到了想要的”。魔邪有意不说后话,果然灵女气得转身不再看他。

    这灵女是谁?魔邪怎么也猜不出来,隐隐感觉有些熟悉。没办法,移容术可以隐匿气息,还是能感应一点。

    “你不洗洗”?

    “管得着吗”?

    “哪我修炼了”。魔邪走到床边,不客气的盘腿坐下,哗啦!抖开战甲,放在床上,穿着内甲,闭目凝息。

    灵女吓了一跳,红着脸侧到一边。“流氓”!

    次日清晨,魔邪伸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到灵女依旧坐在石案边,支着香腮睡着了。

    魔邪轻轻的飘到灵女身边,伸长脖子盯着圆润的耳垂。移容术只有在此能识破,嗯-!

    灵女突然睁开眼睛,如利剑般的眼神,盯着他的脸。

    魔邪的脸火燎燎的,感觉被火燎过。急忙躲开。“醒了”?

    灵女瞪着他,魔邪有点尴尬。“你长的真漂亮”。

    哼!灵女知道魔邪想干什么,不知道他是否认出来了。

    “我们走吧”!魔邪转身走出亭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