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六焰混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1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哦!扁乐。很好听的名字”。说到这话时,魔邪的眼神微变,因为在他的脑海里,就有这个名字,还有刑湖上的一景一幕。

    扁乐看着魔邪的眼神,心里咯噔下。“你认得我”?

    魔邪摇摇头。“听小月谈起过”。

    “你认得小月”?扁乐更惊了,这一刻,她几乎已经认定,眼前的灵士就是莫邪。

    “嗯!我和她一起从荒域回来,之后就分开了”。

    “你......你是......”。扁乐想问他是莫邪,又说不出口,此时的她心里无比的痛,挣扎着,斗争着,说不出那是一种怎么的心境和痛苦。

    “什么”?魔邪想问她,又怕脑海中的影像被现实改变。

    “没什么?以后小心些,灵域并不比荒域平静,处处都是陷阱”。

    魔邪应了声,回到灵域这么久,经历了许多,的确有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

    “你准备去哪儿”?

    “望天城”?

    “为什么要去哪儿”?扁乐不解的问道。

    “我总感觉那里能找到从前的记忆,应该对我恢复灵识有益处”。

    扁乐听灵士说过,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应该去川云城,那儿有传送阵,经无量城、必源城,就到了望天城”。

    魔邪愣了下,不对呀!那位老灵士告诉他去“五灵山”。“川云城在五灵山吗”?

    扁乐摇摇头,立即想到了大师兄,果然如古欣想的那样。“谁指的破路,那不是绕远了吗?直接到川云城即可”。

    “你准备去哪儿”?

    “我还有事,必须留在这里”。

    魔邪听说扁乐不走,心里无比的失落,虽然对灵女的身份有几分怀疑,还是希望能有美女相伴。“我能帮上吗”?

    “你......”?扁乐摇摇头,无名的境界很高,对付冰魔有几分把握,可是她不希望灵士搅入这件事里。更不想让灵士看到更血腥的一面。“不用,这是我的私事”。

    魔邪更失望了。“好吧!我与灵友一见如故,你是我来灵域见到最漂亮的灵女,没有什么送的,这有两颗灵珠请灵友笑纳”。

    两道珠光飞到扁乐眼前,闪烁着悠悠的光芒。

    扁乐看到珠光,整个身子都麻栗了。眼珠子打了好几圈,整个灵识都被珠光吸纳了。“这是......”。

    魔邪笑笑。“这是我在荒域收到的两种奇珠,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对修炼有些有处,送给好友吧”!

    扁乐认得“血灵珠”,当年必心子老祖送过她。另一颗不认得,就因为不认识,才被珠内散发的念力吸引了。“多谢灵友,我没什么可以送你的”。

    “送个吻吧”!魔邪指尖移过嘴唇,点在额头上。嘻嘻的坏笑着。

    “我不要了,你太坏了”。扁乐收回手,被灵士的举动吓到了。

    “哈哈哈!逗你玩的,还当真的,交个朋友,我们还会相遇的”。魔邪大方的笑道,走到床边,摆出要修炼的样子。

    扁乐收了“血灵珠”、“启念神珠”。灵士的身影真的像他,做事也那么像。“我走了”。

    “啊!明天见”!魔邪没敢回头,他真的舍不得灵女走,又没有借口挽留。

    扁乐走的很慢,如果他说句话,或许会留下。可是灵士一直没有回头,心都要等穿了,失魂落魄的出了亭楼。

    魔邪转过身,默默的看着空荡荡的亭域,慢慢的坐在床边,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到空虚和寂寞。

    “主人,你发骚了”。

    “滚”!

    次日,魔邪早早的起来,眼圈黑黑的,昨夜失眠了,也没有修炼,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出了灵阜,按着扁乐指点的方向飞遁而去。

    不知遁行多远,魔邪的遁速慢了下来。轻轻的嗅嗅?目光疑惑的凝向万里空域,那来的血气?

    这血气好熟悉?是那对母女?魔邪停在空中,凝视着迷雾重重的雾峰。

    脚下的山峰,形状奇特,巨岩壁立,势欲倾倒,层层烟岚飘飘忽忽,围绕着一个大山坳,苍树翠竹点缀其间,一条清澈的山溪穿过。

    溪水边站着三伙修者,两伙鬼魑族怒目相对,中间空域躺着一位血淋淋的灵女,另一位灵女抱着血女呜呜的痛哭。

    魑原挡住灵女。“宗老,秦月是我的灵奴,应该由我来处置”。

    “少主,这是刑殿的事,你不应该插手,否则,我无法向大刑老交待”。鬼魑宗老脸色凝重,一边是大刑老,一边是族主,那个它都得罪不起。

    “这么说,你不给面子了”。魑原脸拉了老长,眼神变得越来越冷。

    “少主,不要难为本老”。

    “此女我必须带走,没的商量”。魑原抽出骨刀,斜指空域,一脸的杀气。

    “少主,你这是逼我出手”。

    气息渐渐的凝重,两边的鬼魑者个个凝出骨刀,战事一触即发。

    “谁给你们胆量,在灵域散野”。

    鬼魑者们侧头看向空域,流动的雾潮中站着一位黑甲灵士,战尊指着众魑者。

    呵呵!众鬼魑者差点乐了,没想到,灵族还有这样的人物,敢惹鬼魑族。

    鬼魑宗老冷哼一声,心里正憋着火没地方撒。“裂骨分神刀”分出两道残光,瞬间飞斩灵士。

    虚影一闪,灵士身影消失。魑原惊呼声,凝出战盾挡在身前,连退数步。

    魔邪躲过鬼魑宗老的攻击,站到秦月身边。轰!一团爆光炸开,“混元尊”飞回手中。

    “主......主人,我的腰差点斩断了”。

    鬼魑宗老惊大了眼睛,它怎么也想不到,灵士竟然逃出它的攻击。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念力远在其下。

    魔邪看着哭成泪人的秦月。“我的灯座哪”?

    秦月擦擦泪水,抬起腥红的眼睛。认出了魔邪,心里有点慌,没想到灵士追到了这里。

    “对不起”!

    秦月从母亲灵袋中取出破灯座,送给灵士。

    魔邪接过破灯座,举起“混元尊”,咔嚓!插入灯座上。

    嗡嗡!道道青光爆开,战尊四周凝出六朵灯芯,跳动着六色火焰。

    鬼魑者看到此景,吓了一跳。这是什么灵兵,好鬼异。

    “哈哈哈!主人,我重生了”。“混元尊”尖声吼道,舞动六色火芯,幻化出六色飞剑。

    魑原被煞气逼退数步,却不肯离开。数位鬼魑宗老遁来,护在少主左右。

    魑洪走出空域,脸色阴晴不定。这事它本来不想插手,他得罪不起大刑老。现在不同了,来了个灵士,又当另一回事。“小灵友,这是鬼魑族的家事,你管的太多了”。

    魔邪斜眼老魑士。“这里是灵域,灵族的事,我不得不管”。

    “这么说,你想强出头,就不怕陪上数千年的修为”。周围有七位鬼魑宗老,灵士敢出头。魑洪钦佩他的胆量,但无济于事。

    魔邪早就看清形势,也是硬着头皮出来的,一个原因是为了要回破灯座,另一个原因是看到鬼魑族欺负灵女不顺眼,太嚣张了。

    “你认为一定能杀得了我”。

    魑洪看见灵士嘴角那抹鬼异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斜眼看向魑壮,眼神惊变,杀猪般的吼道:“有毒”。

    众鬼魑者一哄而散,逃没了影。只有那只魑壮宗老面色发紫的站在空中,支着骨刀,牙齿哒哒的打着颤。

    “灵友,可有解药”?

    魔邪扫眼老魑士,吼了声。“滚”!

    魑壮没有动,它心里明镜似的,如果走了,就只有化血还魂一条路,万年的修炼毁于一旦。

    “给它好吗”?蹲在空中的秦月细声的说道。

    魔邪坚石般的心境,被这声音融化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点犹豫的伸手从老魑士眉心处捻出一条黑丝。

    “记住,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魑壮的脸红里透紫,别提什么色了。真想出手斩杀了灵士,想到念力不济,只好忍气吞生。哼了声,遁空而去。

    “你母亲伤的怎么样,我来吧”!魔邪想抱秦姬。

    秦月摇摇头。“谢谢,我来”。

    魔邪只好跟在秦月身后,看到她想进入山林,急忙拦住。“遁空,我来保护你”。

    秦月感激的看了眼,脸儿红红的。这些年,她和母亲就是这么逃的,从来不敢遁空,不然不会走这么慢。

    二人遁入空中,远处两伙鬼魑者气得要命,又没有办法,灵士会用毒,谁也不敢上来照量。

    日落时分,秦月和魔邪来到一处灵阜。“灵友,就在这儿休息吧”!

    魔邪凝视着身后的鬼魑族。“它们敢进灵阜吗”?

    “不敢”。

    “那就好”。

    进了灵阜,魔邪找了家最好的客栈。店童看到凝着血的三人,不敢多问,急忙安排亭楼。

    “灵友,我们先去收集药晶,再住店吧”!秦月担心母亲的伤势,拉住魔邪。

    “先住下来吧!我会些医术,一会儿我给令母检查下”。魔邪也感到奇怪,灵女的伤并不重,怎么还没有醒来。

    秦月只好点点头,进了亭楼。

    魔邪等亭外,两位都是灵女,他不方便进入,等秦月安顿好后自然会叫他。

    半个时辰后,秦月泪汪汪的走出亭楼,深行一礼。“请灵友救救我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