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异族追杀令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4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魔邪看着鼻子酸酸的,差点跟着落泪。心痛的不得了,灵女的每一滴泪水都像刀子似的剜着他的心。

    “别哭,让我看看,会有办法的”。

    秦月本来不想求他,看过母亲的伤势后,她立即就懵了。

    魔邪进了亭楼,走到床边,急忙挡了下脸。他没想到,这丫头有点急,她母亲穿着内甲都忘记了。

    不过这一眼,魔邪已经看清了伤势。灵女伤的确实重,但不至于到无法医治的地步。

    秦月看到了不妥,急忙上前用绒被盖上母亲的玉体。红着脸道:“请灵友探试”。

    魔邪指尖闪动着红环,轻轻的按在秦姬细滑的脉门上。酥酥一阵麻栗,心跳的快了,哆嗦下,似被浓浓的爱意笼罩,电流瞬间袭卷身,不由得沉吟一声。

    秦月惊大了眼睛,被母亲发出的那娇吟声羞的眼皮都红了。这声音很陌生,也很熟悉。有一次魑原抱她时,她......。秦月不敢再想,侧脸看向轻嗯了声的无名。

    “灵友怎么样”?

    魔邪强压着内心的狂潮,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见过的美女多了,扁乐、承影。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想法。“哦!没事,灵识受伤,没有大碍”。

    秦月想起母亲接了魑壮的一技后,才变成了这样。“对了,应该是魑宗老伤的”。

    “没事,那个宗老的念力一般,我可以帮着解开,只是醒过来,还要些日子”。

    “多谢灵友”。

    魔邪笑笑,背过身去,示意秦月扶她母亲起来。

    秦月急忙上了床,急速的帮助母亲穿上战甲。扶坐在床边。

    魔邪转过身,秦姬面容微白,却有种病态的娇艳,看得他不由得愣了,这丽容在哪儿见过?

    “灵友......”。秦月叫了数声。

    魔邪从回忆中惊醒,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母亲,哎!想不起来了”。

    秦月没在意,母亲是十足的大美人,多少男人见了她都过目不忘,这个灵士不是第一个,只可惜母亲对这些男人都不感兴趣。咯咯的笑了起来。“是在梦里吧”!

    “不是,应该在前生今世”。

    “真会说话,总骗女孩子吧”!

    “没有,没有,真的,从见你母亲那日起,我就好像能想起什么,又想不起来。不然,你们偷了我的宝贝,我还会帮你吗”?

    秦月伸伸小舌头,做了个鬼脸。灵士说的不错,急忙笑道:“我们有缘呗”!

    “有缘!每次都是你们遇到危险时,就遇到我,你说是有缘,还是我倒霉呀”!

    “嗯”!秦月也想到了,果然是这样,难道真的有缘,还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魔邪说这话,存是有意的拉近乎。他突然感觉,这母女两人真的跟他很有缘份,不知不觉的想靠近乎。

    红光一闪,一指点在秦姬的眉心处,六道光丝啪啪的击在眉心那一点剑痴上,整个亭域变得五彩缤纷。

    嗖!黑金色光芒闪动,黑芒飞向魔邪眉心。魔邪轻一捻,夹住“吞雷神刺”。这是何物?难道是鬼魑宗老的魑兵。

    “灵友,这是母亲的护体灵兵”。秦月看到黑芒,那是“吞雷神刺”,如果没有它,母亲早就爆体了。

    魔邪锁着眉头。这家伙也会说话,记得上次就叫他主人,这次又叫个不停。“拿好它,别让他惹事”。

    秦月接过“吞雷神刺”,想放入灵袋中。啊的叫了声,放了手。“吞雷神刺”飞到魔邪肩上,坐在鳞甲片上看着六色的火焰。

    魔邪斜了眼,没理这个会说话的小家伙,想想又不放心,凝出“混元尊”,扔入“战影晶台”里。“去,试试你的战力”。

    黑光一闪,“吞雷神刺”消失了。秦月瞪着凤眼,惊得直眨巴。这“吞雷神刺”母亲都无法驾驭,怎么会听灵士的话,真是奇了。

    没了干扰,魔邪凝神聚念攻击秦姬被封印的灵识。伤秦姬的宗老,念力没有魔邪强,境界却在他之上。想破解开封印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景寒宫宫门前,立着数十丈高的宫鼎,燃烧着三色的焰火,火光中跳跃着三个大字。“景寒宫”。

    宫门两侧站着数百位玄级弟子,分二十四色,各着不同的战甲。出出进进的弟子不少,出宫门的直接飞遁,入宫门的到各自长老处登记,显得井井有条,多而不乱。

    突然,敞开的宫门,嘎的一声关闭,宫门两侧十八尊雕像同时睁开雪亮的光目,三十六道瞳光射向万里之外。

    守门灵者微微慌乱,很快列成二十四阵,守住各自的阵角,每座阵心,站着三位宗老,手持战尊,凝视着门神指向的空域。一看这阵势,就知演练过无数次。

    二十四位尊者出现在阵前,个个面色阴沉,瞳光凝重,如临大敌一般。

    唰!宫门前亮起三道影子。三位灵祖出现在门前,看战袍,就知是刑老殿、法老殿、长老殿灵尊。

    三人互看一眼,遁空而起,几息间,出现在万里外。

    万里空域处,一字排开,十八道虚影个个手持“方天戟”,怒目凝视着远处的修者。

    三位尊老脸色微变,怎么来了这么多的异域特使。迟疑了半刻,走上前。“不知异域特使来景寒宫何事”?

    鸠旭扫眼三位尊老,微微抬手。举起鸠魔族令牌。“在下奉鸠魔族族主之命送口谕”。

    三位尊老看眼令牌,脸色大变。别看来的都是宗级修者,这令牌可惹不起。急忙行礼。“请各位稍等片刻”。

    嗖嗖嗖!三道晶光飞入景寒宫。一小杯茶过后,四道身影出现在空域。三位尊老急忙跪拜。“见过宫主”。

    一位戴着束发紫金冠,身着百蝶鎏金甲的灵士微微点头。

    众异族特使见到宫主,也是一惊。都说景寒宫宫主毕寒子是个美男子,果然如画像所画,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混身凝着威严之气。

    异族特使虽然气傲,也不觉得矮了几分。深行大礼。“见过宫主”。

    毕寒子微微点头。“各位身授各族族主重托,不必行大礼”。

    异族特使们起身,纷纷取出令牌和晶轴,双手奉上。鸠旭扫了眼,识趣的取出晶轴,不再吆喝口谕。

    三位尊老急忙上前收了晶轴,送到宫主近前。

    毕寒子拾起鸠魔族族主的晶轴,轻轻的拉开,眼神微微的闪动,看了会儿。收了晶轴。“鸠旭特使,回报鸠魔族主,本宫同意”。

    鸠旭虽然不知道晶轴里写着是什么?景寒宫宫主这么久才答应,应该事情不小。“是,宫主,我家族主口谕,希望宫主言出必行”。

    毕寒子点点头,又拿起另一轴,看过后,回了同样的话。一晃看到十九轴,都是同样的答复。众特使虽然感觉有点敷衍,当着宫主的面又不敢多言,收了令牌,辞别宫主,急速的离开。

    三位尊祖走到近来。“宫主什么事”?

    “回宫”。

    虚光一闪,四道灵影消失在空中。三位尊老站起身,看眼远空,这些异族特使太牛了,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景寒宫巨大的宫殿内,先前的四位尊祖坐在空中,显得宫域有些孤冷。

    毕寒子面无表情,把手中的晶轴一一交给大刑老、大法老、大长老。“看看吧!追杀令到了”。

    “啪”!大刑老灵云子合上晶轴。“欺人太甚,宫主,此事办不得”。

    大法老昊星子看眼灵云子。“有用吗”?

    四位尊祖顿时没了声,谁都知道异族的追杀令是要灭杀灵族后起精英,可是又没有办法。“追杀令”已经接了,办了,死的不过是个玄级的小灵士,不办后果就不好说了。

    毕寒子沉吟数息。“来人,传令宫外七十二城,追杀此灵士”。

    晶光一闪,一道令牌飞出宫域。三位尊老看眼晶光,长长的叹了口气。谁也没有阻拦,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这事早就听到风声,拦是拦不住的。

    “找死的节奏”。灵云子狠狠的骂了句,起身出了大殿。

    毕寒子看着灵云子的残影。“断净这事还得你来办”。

    断净子苦笑笑。“宫主得罪人的事都让我干了”。

    “你也看出灵云子的态度,你不出手,只能让昊星子出手,你俩看着办吧”!

    断净子和昊星子相视一眼,有什么办法,不办,下次异族不会这么客气了。

    亭域内,魔邪收了术法,软软的靠在床边。他没想到解开宗级封印这么难,弄的他精疲力尽,才强行打开。

    秦月看到灵士累得虚脱了,拿出香帕,要帮灵士擦汗。

    魔邪接过香帕。“去照顾你母亲”。

    秦姬的脸上已经有了红晕,依旧晕迷不醒。秦月整理好床被,倾头看向灵士。“你也回去好好休息吧”!

    魔邪咬着牙站起,拿出一颗“血灵珠”。“给你母亲含着,有好处”。

    秦月接过“血灵珠”,小脸唰的白了。“哪儿来的”。

    “荒域得的”。魔邪被秦月问愣了,随口说道。

    秦月心里疑云重重,又不好意思多问。轻轻的将“血灵珠”放入母亲口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