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灵石陷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不认得,我找他干什么”?扁乐想闯进去,被店童死死的拦住。

    “我哪知道你干什么,来人呀!有人要闹事”。店童扯着脖子喊道,扁乐气得想搧他。

    灵者们聚了过来,数位店老走出亭域,看到这般有情景,脸色十分的难看。“干什么,吵吵闹闹”。

    店童看来了帮手,指着灵女。“她要私闯灵祖的寝楼”。

    店老拄着石杖,走到扁乐身边,杖光一闪,点在其肩上。“灵友想闹事,你来错了地方”。

    扁乐猝不及防,被店老控制,脸红了半边,额头凝满了细汗。“我......我是他内人”。

    店老手中的石杖哆嗦下,眼里凝满疑惑,上下打量着灵女。这灵女个头娇小,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凝脂般的雪肤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娇艳羞态,惊艳无伦。

    “为何不早说”

    “说了你也不信”。

    “确实不信,来呀!先拿下”。店老杖头一紧,压得扁乐有点喘不过气来。

    “住手”!亭门微动,魔邪走出亭楼。

    店老看到灵士,急忙收了石杖。“灵友,你在哪”?

    “嗯!都走吧”!

    众人看得无趣,纷纷的走开。魔邪看着一脸怨气的扁乐。“你怎么来了”。

    “偶遇呗”!扁乐说着进了亭楼。

    魔邪愣愣,这也叫偶遇?看眼秦姬的亭楼,摇摇头跟了进去。

    扁乐坐在石桌边,噘着嘴,侧脸对着魔邪。

    “我正在修炼,床都没收拾”。魔邪走到床边,收拾着绢被。

    “我又不是陪你睡觉的,不用收拾”。

    魔邪被说傻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只好笑笑。“来这里何事”?

    “路过,看你活着吗”?

    “真差一点,......”。魔邪讲起秦姬的事,扁乐的眼睛大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秦姬会在这里。许久才问道:“她哪”?

    “就在不远处的亭楼里”?魔邪本想叉开话题,没想到扁乐认得她。

    “带我去看看”。

    魔邪心里暗喜,好事。带着扁乐来到秦姬的亭楼。

    秦姬见到扁乐下了一跳,侧头看看。“古欣哪”?

    “她有事,没来”。扁乐看到秦姬脸色不太好,果然如无名说的,急忙问道:“伤势怎么样”?

    “好多了,多亏了灵祖出手,不然真的危险了”。

    扁乐斜了魔邪一眼。“还在这站着,我谈点闺中的事,你想听吗”?

    魔邪心里这个气呀!呵呵!我带你来,反过来赶我走。又不好意思计较。“哪!我先出去,你们聊”。

    三个女人盯着魔邪离开,才收回了目光。

    “姬妹,这个灵士能是莫邪重生的吗”?

    秦姬愣了,她没想到扁乐会这么问,张着小嘴,愣了会儿。“有几分神似,不应该呀!如果是,我能够感应到”。

    扁乐有点失望,她真希望秦姬回答是肯定的。那样她就不用这么劳心了。“如果不是,那就没有救他的必要”。

    秦姬和秦月看向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事要发生。“谷主,发生什么事”。

    扁乐低着头,她不太想说。师兄青风子已经认定他就是那个过江的人,一旦消息露出,各大城池、灵阜都会追杀他。

    “他惹了异族”。

    这事秦姬知道呀!魔邪为了救她把鬼魑族得罪了。“我知道,都是因为我俩”。

    “即是这样,我们必须帮助他,现在外面到处是追杀令”。

    秦姬和秦月吓了一跳,她们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急忙问道:“怎么帮他”?

    扁乐想了会儿。“找到冰魔,搅乱灵阜,让他逃出去,想办法让他去剑灵宫”。

    秦姬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找冰魔,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找冰魔”。

    “很简单,冰魔能认出莫邪,你我才有帮他的理由”。

    秦姬想到想也是呀!她也想知道,这个酷似莫邪的灵士是不是莫邪。

    扁乐眼神闪动,她太清楚冰魔了,只是见到酷似莫邪的灵士,冰魔都会杀掉他。这些年,所遇到的酷似莫邪的灵士就是这么死的。

    秦姬没想到扁乐会有这种想法。“不用吧”!

    “当然用,你不想知道莫邪在哪儿吗”?

    这话掏中了秦姬的心,这些年,她为了什么?那还用说吗?“好,有什么办法引来冰魔”。

    “你和秦月都会‘寒波识禁’,我们用雪奴引它来”。

    “会来吗”?秦姬半信半疑,说心里话,她多多少少有些不情愿,必竟灵士对她们母女不错的。没有必要试他。

    “我们......”。扁乐小声的把盘算好的事一一说出,秦姬只好点点头。

    “还犹豫什么?真是莫邪,你偷着乐吧”!

    另一座亭楼里,魔邪锁着眉头。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扁乐是怎么找到他的。混身上下看了一圈,又一圈,没有什么东西可疑。目光一闪,落到那块“根源令”上,只有它是从风月阜得到的,当时扁乐也在场,难道这令牌有问题?

    反反复复的看了会儿,也没有找出令牌上有什么问题,除了它,还有混元尊?不可能?“幽冥神境”?也不可能。看来问题出在根源令上。魔邪之所以这么谨慎,原因很简单,他现在被追杀了,不想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看来,他必须早些离开这里。不能给母女带来祸事。魔邪下定决心,计划起如何离开。

    入夜时分,三道灵影出了灵阜,几息间出现在万里之外。四下看看,见没有人跟踪。灵影落入山林中,不多时,近处的树枝挂了一层的白霜,隐隐约约的灰暗树空中凌空划过无数道孤线,随风旋转、飞舞,犹如从天而降的柳絮,一时间弥漫天空。

    三只窈窕的雪奴出现在昏暗的树林中,手持着寒冰骷髅剑,凝视着点点星空。

    静了会儿,冰甲雪奴遁出树林,急速的飞近灵阜,遁到千里处,凝出晶冰雕凿的骷髅弓,搭上骷髅箭。嗖!寒光划着长弧,落向灵阜。

    噗!骷髅箭射中灵阜巨塔,引起阵阵寒煞的惊铃声。

    平静的灵阜立即乱了,近万灵者冲出客栈、亭楼。惊慌的盯着黑漆漆的天空。

    数位宗老出现在空中,看到护阜塔上的骷髅箭,吓得倒吸口冷气。眼神也随之阴沉下来,回首看眼惊慌失措的灵者们。

    “没事,都回去吧”!

    众灵者们惊恐未定,却没看出什么端倪。见宗老这么说,迟疑片刻才散去。

    魔邪站在人群中,本来想趁着黑夜离开,竟然遇到这种。看眼塔上的骷髅箭,一缕熟悉的寒气侵入心神。冰魔?这气息怎么变了。

    回到客栈,魔邪拿出“幽冥神镜”,窥视着万里空域。

    瘦面宗老见众灵者散去,伸手捻下骷髅箭,闪身消失在灵阜内。

    一间阴暗的亭域内,四位宗老围着晶珠,珠域内放着粉红色的骷髅箭。

    “这箭怎么和以往的不同”?

    “怎么,你怀疑不是冰魔”?

    “那还用说,如果是,不可能这么快到这来,定是有人生事”。

    瘦面宗老呵呵两声。“这种用残血冰晶灵化之物,你能修炼出来”?

    众宗老没了声,的确如此,以他们的境界,想炼出这只“骷髅箭”,根本不可能。

    “怎么办,阜主不再阜中,准备的残血冰晶又拿不出来”。

    瘦面宗老徘徊着,这事难就难在这里。如果阜主在,这事好办多了,不在,怕是要惹火了冰魔。

    “这样,孙长老与余长老出阜与冰魔商量,我与唐长老在阜内收集冰晶,先对付一时”。

    “好!我等立即行动”。

    四位宗老一分为二,出了亭楼。

    噹噹噹!破锣声响成了一片,刚刚进了亭楼的灵者们,惊慌的遁出,瞬间整条街道都挤满了人。

    瘦面宗老站在高墙上,半闭着眼睛,等灵者们没了声,才清了清嗓子。

    “各位,这只骷髅箭都认得吧”!

    晶光一闪,众灵者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寒冰箭”。惊呼声响成一片,

    “嗯!算你们还识货,那我就不多解释了。雨峰阜有难,各位要共同承担,那位有冰晶的都献出来吧”!

    众灵者鸦雀无声,谁都清楚,宗老说的冰晶可不是普通的冰晶。必须在残血冰晶以上,这东西太少了,有也献不起呀!

    瘦面宗老眼神阴沉下来,锐利的目光从一张张惊恐的脸上扫过。

    众灵者一个个低下头,不是怕,是真的没有呀!

    失望的眼神扫过,猛的定格在一位灵士身上。这灵士没低头,反而向他微笑。“嗯!你,过来”。

    魔邪在众灵者感激的目光中走到前排。“灵祖,我有一颗,不知如何收”。

    瘦面宗老剑眉高挑,他没想到这个炼识五阶的灵士这么不识抬举,还想要晶石。“你问问众人怎么收”。

    众灵者心里明镜似的,宗老就是不想给晶石。没有一个人吱声。

    瘦面宗老笑了笑。“即然没有人出价,我出个价吧!一万晶石”。

    众灵者心里嘘了声。“明抢得了”。

    魔邪笑了。“足够了,有个价就行”。

    晕!众灵者想明白了,灵士知道拉不上价,能得点算点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