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冰魔现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2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小子,有你的。给他九千九百九十九颗晶石,各位每人捐一颗晶石吧”!

    我晕!魔邪差点骂了娘,这瘦面宗老给他下了个套,一颗晶石没多少,因为他的一句话,众人都得捐,现在不知道有多少灵者在骂他。

    无数道怨恨的目光聚来,魔邪整个人就跟掉到火炉里,瞬间烤了八分熟。这还不算,每位灵者拿出一颗晶石时都看他一眼,这把他气得,怎么的,我献出一颗“残血冰晶”还有错了。

    瘦面宗老狞笑着,等众灵者交了晶石,清了清嗓子。“谁还有‘残血冰晶’,本祖出高价”。

    大街上鸦雀无声,没有人再自告奋勇,一个个低着头,生怕被点到。

    “没有是吧!来人,搜”!

    数百位护法走进人群,抢过灵袋搜了起来。

    “各位,我也没有办法,冰魔只要‘残血冰晶’,它既然来了,就一定有人有,不然不会引来,为了灵阜和众人的安,只能委屈大家了”。

    瘦面宗老阵阵有词,说的句句在理,但怎么听都别扭。

    “宗老,我......我有”。一位灵士汗淋淋的跑了出来,举着灵袋跪在空中。

    “晚了,先前想什么来的,给我揍”。

    数位护法上前,抡起大手,啪啪啪!连搧了数十个嘴巴子,打得灵士哇哇直叫,连护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灵族有难,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出工不出力,还想安逸,这就是下场”。瘦面宗老抬脚将灵士踢到一边,狠狠的瞪着街上的灵者。

    “宗老,又抓到一个”。两位护法抓小鸡似的提着灵女走出来。

    “灵祖……灵祖放手,放手,与他无关哪!那是我的灵袋”。干将跟着跑了出来,拦住两位护法。

    护法抬脚将干将踢了个跟头。“妈的,你的灵袋,你用花灵袋干屁”。

    干将被踢的鼻青脸肿,飞速遁来,抱住护法的脚,嘴里喷着血。“真的,真与她无关,是我的”。

    护法一脚将干将踩入石地中。“宗老......”。

    瘦面宗老看眼灵女,立即明白护法意思。小子,这时候还想着孝敬。“压过来”。

    护法将灵女推到宗老身前。“跪下”。

    “行了,免了”。瘦面宗老阴沉着脸,盯着披头散发的灵女。“抬起头”。

    灵女慢慢的抬头,露出一张俏丽的脸儿,就像雨后清晨里的一朵荷花。小嘴嘟嘟的,流了蜜似的。竟然是承影。

    瘦面宗老眼睛直了,紧紧的盯着灵女的脸儿,柔声的问道:“怎么不交出来呀”!

    “我......我没有”。

    “胡说,没有怎么会被抓来,难道让我亲自搜吗”?

    “我真没有”。

    瘦面宗老瞄眼护法,小子,你溜须也不能这样吧!“来人,带回府内发落”。

    突然,远域凝来煞气,念力威压下,灵者纷纷跪在地上。只有零星的几位灵祖站着。

    瘦面宗老面色冰寒,盯着阜外的空域。

    只见月空中,站着数十位神虫者,整个灵阜被无形念力笼罩。

    “神虫友”!瘦面宗老拱拱手,心阵阵惊跳。神虫族怎么来了灵域。

    神犹看着瘦面宗老。“孙峰现在牛气不少呀”!

    孙峰干笑两声。“族内事务,不得已为之”。

    神犹嘴角抽了下,根本没把孙峰放在眼里。指指灵女。“她是少主的人”。

    孙峰一听,吓出一身的冷汗。抬脚将护法踢飞。“没长眼睛吗?谁你都敢抓”。

    “神虫友,在下不知少主远来,请恕罪”。孙峰吓得连连鞠躬。

    “来人,快迎接神虫族少主”。

    灵阜中趴在地上的护法们慌了神,急忙分开跪在地上的人群,列队站成一排,齐刷刷的跪下。

    神犹扫眼灵者,目光落在魔邪身上。心里暗惊,小灵士好强的念力,竟然无法威慑他,眼神微变,凝出凶光。

    “神犹宗老免了吧”!神廷少主走来,他不想在承影面前跟她的族人过不去,这样她会没面子的。

    身影一闪,出现在承影身边。“影儿,我可找到你了”。

    承影看眼跪在地上的灵者们,慢慢的跪下。“见过神廷少主”。

    “哎”!神廷慌了,承影什么时候给它跪过,急忙扶住。“干什么?你想吓死我”。

    “承影是灵族”。

    神廷立即明白了,抓着承影的胳膊,回头柔声喊道:“还不快起来”。

    跪在地上的灵者们,急忙起身,纷纷躲入亭楼中。

    “没事了,都走了”。神廷笑道。

    承影瞥了眼,转身就走。

    “影儿,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是吗?就为了显示你少主威风”。

    “没有,这不是看到你有难吗”?

    “有难,我经历的难多了,这算难吗”?

    神廷被问得哑口无言,它听说过承影的事。多次想进神虫域都被赶了出来,它听了都心痛。

    “有我,以后不会再有”。

    承影回过头。“你的承诺值几个钱”?

    神廷愣了,这个能值钱吗?马上追过去。“你说值多少就值多少,以后我跟着你”。

    承影扶起干将。“爷爷,没伤到吧”!

    干将擦着血,斜眼神廷。“没事,小伤”。

    神廷少主瞪眼孙峰。“谁把爷爷弄伤的”。

    远处惊魂未定的护法腿一软,跪在地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少主饶命,我不是有意的”。

    神廷少主刚要发火,扫到承影的脸。“指着灵士,以后长长眼睛”。

    “是,是,是”。护法吓得连连磕头,脑袋磕的血肉模糊。

    “行了,滚”。孙峰吼了声,护法吓得屁滚尿流的跑没了影。

    承影扶着干将走近亭楼,神廷少主站在门外,愣没敢进去。神犹走近少主。“少主,你都给足了面子”。

    “宗老,这是我的事,去安顿族人”。

    神犹摇摇头,他太了解少主的脾气,想想族主都劝不了的事,它怎么能劝得住。回身走向孙峰,路过魔邪时,上下打量了下。“小子,你会坏事的”。

    “谢了”。魔邪拱拱手,转身走向客栈。

    孙峰走来,看到神犹的脸色不好看。“神虫友,这种人不用与他一般见识,我自会处理”。

    “行了,少惹事,少主不喜欢这样”。

    “是,是是”。

    “把你的府邸让出来,给少主住”。

    “放心,我这就去安排”。孙峰心里长出了口气,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身。“少主有什么嗜好”?

    “你想干什么”?神犹的脸沉了下来。

    “没别的意思,怕少主不满意”。孙峰急忙解释道。

    “去办你的,自会有人去打理”。

    “好好”。

    神犹回头看向少主。神廷依旧站在门外,瞪着大眼睛,嘴角凝着笑意。

    “来人,把这里清空了”。

    数百位护法应了声,遁入亭楼里,不一会儿,半个灵阜的灵者都清空了。

    客栈内,魔邪进了秦姬的亭楼。见三位美女围坐在石墩前,小声议论着,似乎正在等他。

    “都在哪”?

    扁乐斜眼他。“你就不怕惹事吗”?

    魔邪知道扁乐说什么,呵呵的笑笑。“有那个灵女在,不会出事”。

    “你美呀”!

    “形势在哪儿摆着”。

    扁乐气的直瞪眼,又没办法。她们都认识承影,确实不会出问题,关键是,这么一来重要的事被搅了,心里别提多堵了。

    “冰魔要来了,怎么办”?

    魔邪一听乐了。“不会来了,有神虫族在,你认为冰魔会来吗”?

    扁乐看看秦姬,确实是这么回事。看来这引蛇出洞的戏不好演了。

    “别想那些,有好戏要上演了”。魔邪神秘的笑着,三位灵女看了他一眼。扁乐说了句。“神经病”。

    话音没落。扁乐啊的惊呼一声,捂着脑袋跌落地上。

    魔邪伸手揽住细腰,将混身颤栗的扁乐抱在怀中。“怎么了”。

    秦姬、秦月围上来,只见扁乐牙关紧咬,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子连着线的滚下来。看到此景,二人立即知道,雪奴出事了,能出什么事?难道......?

    魔邪捻住扁乐脉门,脸色阴阳不定。灵女修炼了什么术法,这么怪异。

    “无名,放到床上,休息几日就好”。

    “好”!到了床前,魔邪拿出“启念神珠”放入扁乐口中。“怪了,灵友怎么会突然念力受损”。

    秦姬看眼秦月,两人心知肚明。“让她修炼吧!灵友请先回去,我们照顾她”。

    魔邪满脸的疑云,听到秦姬下的逐客令,只好走出亭楼。

    万里外,寒风呼呼地刮过光秃秃的树梢,冰树银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哀声尖嚎。一团白色的冰雾凝在风中,两只雪奴凝剑指着冰团。

    冰雾动了动,露出冰溜溜的眼睛。“你们是谁,敢坏本冰祖的名声”。

    “你是冰魔”?雪奴瞪着冰晶媚眼。

    “不错,正是本祖,快说,你的主人是谁”。冰魔厉声吼道。

    “凭什么告诉你”。

    “嘿嘿嘿!不说,那个雪奴就是你们的下场”。

    雪奴骷髅剑凝出数道剑光,在身前形成冰网。刚才事出突然,冰魔怎么把扁乐的禁识奴吞噬的都没看清。

    “就你们这点本事,还敢在本魔面前摆弄,不说,我炼化了你们,自然知道”。说着,两道骷髅冰光飞出冰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