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追杀冰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1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我叫秦姬,他叫秦月”。

    冰雾静了,骷髅冰光随之消失。“是你们?是在找莫邪吗”?

    雪奴当然能感应到同根同源的气息,禁识奴都是以“寒波识禁”为幻化之术,以含有龙脉血源的冰晶为精魂幻化而成,两者不具备,不可能修得实体。

    “你没找到吗”?

    “我,我已经有了自主精魄,用不着灵体、灵识”。冰魔说话十分的冰冷,他已经不把雪奴们当成同类。

    “这么说,这些年,你没有找过主人”。雪奴异常的惊愕,冰魔穿得冰甲,用的骷髅寒冰剑都与它们相同,看不出半点的变异。

    “不要跟我谈他,我是冰魔”。

    雪奴惊退半步,冰魔竟然要发火,想起它斩杀扁乐禁识奴的狠招,雪奴吓得立起骷髅盾。

    冰魔斜眼雪奴。“你俩滚吧!看在同源同根的份上,我不吞噬你们,记住,有我冰魔出现的地方,不许你们踏入半步”。

    雪奴被冰魔的霸气镇住了。许久才问道:“如何才能做到你这样的冷血”。

    冰魔盯着雪奴,眼神微微变化。“其实,很简单,永远不要爆体”。

    雪奴一听,立即明白了。为什么她们做不到,因为她们与主人血脉相溶,息息相通。冰魔不是冷血,而是莫邪主人在圣境化魂了,并没有带走冰魔。

    “多谢指点,我等不想回灵阜,请冰魔收留”。

    冰魔愣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这样,盯着雪奴看了半天没说话。“秦姬、秦月两位主人在何处”?

    “灵阜内”。

    冰魔的眼神变变。“如果你们想跟着我,只有一个办法,让她们化血还魂”。

    雪奴眼皮跳个不停。立即明白什么意思,灵者化血还魂至少有数千才能修炼出真元,这么长的时间足可以让它们修炼到冰魔的境界。

    “好!有什么办法”?

    “你们真要杀主人”?冰魔瞪大了眼睛,说心里话,他都不敢呀!如果不是主人被害了,他怎么可能流落到今天的地步。

    “你说哪”?

    冰魔被问住了,惊疑的看着雪奴,有点懵。“你们想好了”。

    “想好了,这事还要仰仗冰魔”。

    “我......”。冰魔叫了起来。“不行,不行,不行”。

    “总不能让我们自己下手吧”?雪奴想不到冰魔会吓成这个样子。

    “卖主求的事,我干不了,何况!秦月是莫邪主人的亲骨肉,你们这是要害我,一旦见过主人,你们让我怎么办”。

    雪奴见冰魔发了火,看来,这家伙并没有真正的冷血,只是一直没有与主人莫邪的灵识融合,变得孤僻。

    “那怎么办,我们也做不到”。

    冰魔嘿嘿嘿两声。“我们不行,有人可以”?

    “这事应该问你们自己,谁是你家主人的仇人”。

    “对呀”!雪奴娇呵一声,立即想起了什么。三只禁识奴小声的商量起来。

    灵阜内,秦姬和秦月急出了汗,扁乐灵识伤了,说明雪奴被强行爆体,为什么她们的禁识奴没有回来?越想越急。

    “母亲,我出阜看看”。

    “不行,鬼魑族定在阜外,不能出去”。秦姬的伤还没有痊愈,不想女儿出城冒险。

    “雪奴一直没有消息”。

    “再等一等,如果出了事,你我不会什么事都没有”。

    “就这么等着”。

    “嗯”!

    嗖!一道晶光飞入亭域。秦月急忙接住,按在眉心上,差点惊叫出声。“母亲,雪奴发现冰魔了”。

    “在哪里”?

    “阜外十三点,二万里处的石驼峰”。

    秦姬差点跳起来。“快,通知无名”。

    魔邪看到汗淋淋的秦月,被带来消息惊愣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秦月为何让他击杀冰魔。

    秦月的理由很简单,只有击杀了冰魔,才能保证灵族不分化,不会为了冰魔相互残杀。

    “冰魔不会化血还魂吗”?

    “不会,这一点,我们研究了很久,因此冰魔见到境界高的就躲”。

    魔邪心里暗笑,这能是冰魔不能化血还魂的理由吗?不过,秦月来求他,什么都可以作为理由。

    “好,我这就出城,不许乱跑”。

    秦月点点头,对这个大灵士还是很信任的,不过多出那句不许乱跑,听得有些大男子主义,怎么把我当成小女人了。

    “嗯!你放心”!

    魔邪和秦月出亭楼,独立向阜外飞遁,几闪消失在夜色里。

    秦姬走了过来,窥视眼千里空域。“走,跟上”。

    “扁乐怎么办”。秦月心里很别扭,主意是扁乐出的。现在好,她没事了,躺着清闲,所有的事都不管了。

    “别管她,快走,不然追不上了”。秦姬拉着秦月飞空而起。

    魔邪站在山巅,拿着“幽冥神镜”,凝视着万里处的灵阜。见到秦姬和秦月追来,心里乱成了麻。想不明白,秦姬和秦月为何要斩杀冰魔。

    这冰魔,魔邪不会放过,不用秦月等劝说,他也会出手。

    魔邪刚要遁空,眼神又被“幽冥神镜”吸引住。只见镜里,又有三道黑点遁出灵阜,远远的跟在秦姬和秦月身后。

    镜域急速的扩大,渐渐的看清那三道影子。“老灵士、玉胸女,还有扁乐?她不伤了吗?有问题”?

    魔邪本想去石砣峰,看到这种形势,反而不急了,拿着“幽冥神镜”远远的跟在众人身后。

    接近石砣峰,秦姬和秦月变得十分的小心,遁到树尖上,慢慢的向前搜索。

    “母亲,你感应到雪奴了吗”?

    秦姬摇摇,这傻孩子。女儿境界高,念力强,她都感应不到,还用问别人吗?

    “你感应不到”?

    秦月摇摇头。

    嗖!树空破开个窟窿,两道爪影抓向秦姬、秦月。

    秦姬眉心飞出一道黑光,刺中巨爪爪心。轰的一声爆光,秦姬像片枯叶,随着强大冲击急飞飘去。

    秦月娇呵声,捏碎“九魂珠”。两只鬼魑影抡起骨刀劈向爪锋。两团爆光碎裂,爪锋破开骨刀,锁住细嫩的脖子。

    嘤的一声,秦月晕死过去。

    数千里外的青风子看到惊变,想出手已经晚了。“化神鞭”吐出一道虚影,击中再次抓向秦姬的利爪。

    啪啪啪!三声脆音,利爪被击碎三根爪骨。一声闷哼,树域里涌出一股子血气。

    鞭梢回卷,倒在空中的秦姬被拉回到青风子身边。

    “月儿”。秦姬顾上口吐鲜血,疯狂的挣扎着、喊着。

    一只老魑祖不紧不慢的走出空域。“青风子,你管的太宽了吧”!

    “魑琛,你来到灵域撒野,还想反咬我一口吗”?

    “你是灵族的丧家狗,你不咬我,就万幸了”。

    青风子脸阴了下来,他没想到魑琛会来灵域。“放了秦月,我不与你计较”。

    “在灵域,你说了不算”。魑琛狂笑着,它没把青风子放在眼里,虽然听说青风子的战力惊人,它也不是吃软饭的。

    “这么说,你不放了”。青风子握紧“化神鞭”,阵阵的混沌之气,从鞭梢中凝出。

    魑琛凝出骨刀。“正好本祖很久没有领教兰陵宫的绝技”。

    两位尊祖箭发弩张之时,突然树林中有人惊呼。“尊祖,少主把秦月偷跑了”。

    “我晕”!魑琛转身要走,青风子怎么可能放它走。弹出“战影晶台”,将魑琛拉入战域。

    此时的魔邪,并没把精力放在这里,目光紧紧的盯着“幽冥神镜”的一角。

    那里站着晶白的影子,阵阵的寒杀之气从镜面直透其心神。丹海内的九儿瞪开眼睛,凝视着虚空。

    “冰魔”。从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里,魔邪猜出了是谁?这正是他要寻找的那缕神秘的气息。

    魔邪迟疑一息,这冰魔与我有何关系?抽出“混元尊”。

    冰魔与两只雪奴躲在山巅上,突然一股惊寒直透心神。冰魔的瞳孔瞬间扩大,抓住身边的雪奴,投上空中。

    噗噗!两声爆音。千里空域化成冰障,一道身影僵直的冻在空中。

    冰魔扫了眼,看清了那道影子。惊呼一声,转身就逃。

    魔邪破开冰封,急速追去。这一追,魔邪傻了眼,冰魔的境界不低,遁速和他一样,就在数千里外晃着,想追上根本没有希望。

    魔邪手里有“幽冥神镜”,他不怕冰魔逃,以现在的速度,别想逃出万里之外。

    “冰魔,还不给我停下”。

    “你谁呀!敢追老子”。冰魔早就吓得毛鸭子了,这灵士长得跟主人太像了。

    “你不停下,我可不客气了”。

    “你先停,我就停”。

    魔邪一听乐了。我先停,你一息逃出千里,想抓你就更难了。一计不成,魔邪又生一计。

    “我有事与你商量”。

    “你先停下来,再商量”。

    我晕!魔邪差点没气乐了,这冰魔就怕他追上,什么事都得让他先停下。软的不行,来硬的。

    “我不想伤你,否则你逃出不出我的战尊”。

    “你停一下,看我能不能逃出去”。

    妈的!魔邪要气疯了,这么远,术法根本无法打到,干着急没办法,否则他早就出手了。

    冰魔吓得要死,这期间他变换了多次方向,想利用山峰和迷雾逃出灵士的念域。逃出数十万里后,这才发现根本做不到,灵士死死的盯在后面,只要它变换方向,立即抄近路追来,几息间就近百来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