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大祸临头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5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灵士看了过来,魔邪摇摇头,他本来没想竞拍,也没那个实力,纯是没事找事。

    那三位灵女也看来,见魔邪没有竞价,气得小脸微红,凤目斜挑。

    魔邪侧过头。嗯!无涯子哪?再一看仇剑也没了。晕!这两小子到哪儿玩去了。

    竞拍因他这么搅和,很快就结束了。老灵祖连喊了三声,再没有出价,啪!一声爆音。众灵者站了起来,不用再看了竞拍结束了。

    嗡!一道光环将整个亭域罩住,老灵祖举着小锤停在半空中,眼睛瞪得滚圆,脸色变得铁青。

    “族老,有人盗了药楼的宝物”。数位宗老出现在空域,脸上滚着汗珠了,啪啪的落着。

    老灵祖眼神沉下,转向众灵者。“各位对不起,本楼出点小事,请各位坐在原地不要动”。

    众灵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从老灵祖和宗老的脸色也能分辨出几分,没人异议,默然的坐着,忘记了品茶,也没人交头结耳。

    老灵祖说完,闪身消失在空域,留下数位宗老守住亭域四门。

    魔邪四下看看,心里着了急。这两个家伙,走也不说一声。拿起茶盅,吱的喝了口。这一口,在静寂的亭域里比惊雷还要响,所有的目光唰的集中过来。

    魔邪拿着茶盅,还想吸第二口,不好意思的笑笑,尴尬的放下茶盅。

    几盅茶的时间,老灵祖笑呵呵的回到亭域。众人见此情景,心情也放松了,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各位久等了,虚惊一场,没事了。为了公平,请三位灵女和这两位灵士留下,其他人可以自行离开”。

    魔邪一愣,竟然看到老灵祖指着他,心里骂了句,都愿自己多嘴。

    很快,众灵者都离开了,亭内只有老灵祖、宗老和几位竞拍者。

    老灵祖走来,笑呵呵的走到魔邪不远处。“这位灵士,你的随从哪”?

    魔邪不好意思的笑笑。“来时还在,不知道去哪儿了”。

    “哦!是这样,请跟我来”。

    魔邪不知道什么意思,见数位宗老围了过来,心里咯噔一下,坏了。那两小子出事了。

    “灵祖发生何事”?

    老灵祖没说话,走到光门边。“请吧”!

    魔邪不想去,又走不了。被宗老用念力死死的压制住。只好走近光门。

    青光一闪,魔邪进入另一个空域,域内站着数百灵者,看装束,清一色的药甲,一看便知是药楼的人。

    老灵祖走出空域,看眼魔邪。“大量贼子,竟敢偷盗本楼宝物”。

    魔邪愣了下,以为在和别人说话,看眼老灵祖吓了一跳。只见他怒目圆睁,胡子乱颤,整个人因愤怒混身乱颤。

    “我......”。

    “还不召来”。

    “灵祖,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老灵祖气乐了,呵呵呵几声冷笑。“你的随从盗了本楼的三件奇宝”。

    “什么?谁盗的”?魔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唰!空中光屏亮起,只见两位灵士出现在空域,正是无涯子和仇剑,魔邪的眼睛大了,这怎么可能。

    看守护法刚要问。啪!无涯子捏碎灵珠,整个空域被冰晶冻结。仇剑遁到光球前,拿出冰锤和冰凿。几道火花爆起,放宝物的光球炸开,无涯子收了宝物。仇剑如法炮制,连开三球。无涯子收拾完,拿出灵珠,二人消失在虫洞中。

    我晕!魔邪冒了一头的冷汗,这个骂了。竟然让两个灵士当猴耍了。

    “你还有什么说的”?老灵祖怒目盯着他。

    “打死他,打死他”。数灵者喊道。

    魔邪牙咬的嘎嘎响。“灵祖是这么回事......”。

    魔邪把认识无涯子和仇剑前前后后的经过说了一遍。苦笑道:“如果,我是同伙,怕是早就跑了”。

    老灵祖没说话,这事他想到了。所以没有太难为魔邪,否则早就拿下了他。

    “无论与你有关无关,在抓住盗宝者之前,你不能离开药楼半步,来人带他走”。

    魔邪感觉老灵祖说的在理,怎么说也是他把小偷带进来的。“听从灵祖吩咐”。

    两位宗老走来,带着魔邪离开了空域。

    几位灵祖走过来。“师兄,不能轻易放过他,这小子一定和他们是一伙的”。

    “别说了,我自有分寸,发出追杀令,请各灵地、灵城、灵阜追查无涯子和仇剑”。

    魔邪被关进小小花园里,这花园正中有个不大的池子,池水清澈见底,一群群小鱼儿在水里欢快地游着,不时地吐着小水泡。池子四周有六个花坛,微风吹来,茶香扑鼻,引得蜜蜂、蝶儿在花间起舞。

    宗老把魔邪送入,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魔邪走进凉亭,坐在石凳上,气得直敲桌子。无涯子!仇剑!别让本祖遇到,我非打断你的手不可。

    “师姐快点,看这儿多美,好多的茶花”。

    几位灵女出现在远处的花海里,叽叽喳喳的说笑着。

    魔邪站起身走到亭边。哪不是那几位小灵女吗?怎么会在这里。

    白涓蹲在花丛中,闭着眼睛嗅着花香,嘴角翘着,一副陶醉的美态。

    水寒悄悄的出现在身边,对着茶花轻轻的吹了下,花粉爆开,扑了白涓一脸。

    啊!白涓跳了起来,顾不上满脸的花粉,追着水寒就打。“死丫头,你站住让我吹一下”。

    “谁让你一脸的骚样”。水寒躲的更快了。

    空域微动,老灵祖出现在花园内,水寒飞闪而过,躲到一边,白涓飞了过来,差点撞到灵祖的怀里。

    “师兄”!白涓急忙退了步,低下头。

    老灵祖嗯了声,师傅怎么想的,竟然还收了两小这么小的徒弟。“胡闹什么,不知道这里关着要犯吗”?

    水寒躲在师兄身后伸着舌头,大师兄是灵尊级,在她们眼里除了师傅、师母,他就是师门的老大。一天拉着脸,看不到半点笑容。

    “对不起,师兄”。

    “师兄,还是先审犯人吧”!另一位宗老低声道。

    老灵祖走向花园中心,轻轻一点,现出透明的光屏。水寒和白涓惊大了眼睛,这不是那个灵士吗?怎么被师兄抓住了。

    “小灵友,有几件事,我要再求证”。

    魔邪走出凉亭,微行一礼。“灵祖请说”。

    “你为何要带两个盗贼进药楼”?

    “灵祖,我说过了,为了省晶石,我出九千,他们出一千,所以才带进来”。

    几位灵祖互看一眼,这灵士已经到了炼识五阶,不应该差这点晶石,不过理由还能接受。

    “谁能证明你不认识二人”?

    魔邪一听傻了,他在灵域没有朋友,药城是他追杀冰魔误来的。“灵祖,我才从荒域回来,在药城没有朋友”。

    白涓看着灵士为难的样子,想起从师兄、师姐那儿听到的消息,原来抓到的是这个灵士。怯声的说道:“师兄,我和水寒在城外遇到过他”。

    嗯!老灵祖转头看向两位师妹。“怎么遇到的”。

    白涓低声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水寒也点头应是。

    老灵祖听罢,看向魔邪。“小灵友即是这样也不能证明你与盗贼无关”。

    魔邪这火上的,就别提了,见老灵祖要走,急忙喊住。“灵祖,宝物值多少钱,我赔”。

    老灵祖转过身,惊疑的眼神盯着灵士。一万还要别人掏一千的主,能赔得起吗?“以后再说”。

    魔邪见老灵祖不信。“真的,你出个价,我立即就赔,我还有要事办”。

    “过几日再说”。老灵祖并不信灵士的话,赔?三件宝物少说价值数千万,没有家族做后盾,谁能赔得起。

    光影一闪,魔邪的影像消失了。

    “师兄,让他赔也是个办法”?

    “以后再说,抓到盗贼要紧”。老灵祖说完转过头看向白涓和水寒。“此处封印是单向的,你们看不到里面,里面能看到外面,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白涓、水寒伸伸舌头,小脸唰的红了。“是,师兄”。

    老灵祖转身出了花园。两位灵女看眼空荡荡的花园中心,这才想起水池和六个花坛没了,做了个鬼脸,悄悄的离开了。

    魔邪看着空旷的花园,长叹了口气。这些日子真是倒霉透了,遇到这么多的烂事。

    白涓和水寒回到亭楼,两人都闷闷不乐。被大师兄训了,谁还有心情说笑。

    二人低头收拾着东西。“水寒,赤晓少主什么时候回来”。

    水寒摇摇头,这次她俩来药城有两个事务。一是送“纯血寒晶”,二是迎接赤晓少主。“应该就在这几天”。

    几天?

    水寒转头看向白涓。“怎么被大师兄训了,想回去了”?

    白涓没有这个想法,我希望少主快点回来,她也认得莫邪,让她看看被抓的灵士是不是他。如果是,她一定要救他出去。

    “我可不着急,我还有事没办”。水寒话里有几分气愤。

    白涓知道水寒为了什么?明日他的老情人就来了。她又要当挡箭牌了。“去办你的事,我找少主有别的事”。

    水寒抬头看向白涓。“你想救灵士,疯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