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三重禁制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97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莫邪的心狂跳数下,他才一点功勋,别想进“景寒宫”了。

    晓晶走到望天崖边,凌空行礼。“景寒宫内门弟子回宫”。

    唰!一道晶桥飞跨崖空,形成巨大的拱形。

    “灵友请”。灵颖子一步踏上桥面,一圈光环从脚下展开,整个桥面都晃了起来。

    这是念力幻化的桥面,如同真桥一般。莫邪看了出来,呵呵一声。这景寒宫真会玩呀!处处设阵,还都是念力阵,难道景寒宫以修念力为主吗?

    莫邪跟上去,战靴落在桥面,星点涟漪都没有踩出。

    “啊”!晓晶差点叫出声来。这望天桥是大长老用念力所化,用来测试宫内弟子修炼。少主把莫邪带到这里,就是有意的难为他。没想到这个莫邪念力远在大长老之上,达到踩雪无痕之境。

    莫邪大步跟着少主,他的念力远在布阵的灵祖之上。走在桥面上,桥内的念力反馈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正想着,突然,后屁股被重重的踹了一步,身子流线般飞出桥栏。

    莫邪身子一轻,浮在崖空上。回头嘿嘿两声。“晓晶”。

    还没说完,近处空域突然变化,无数条银蛇般的闪电生成,瞬间锁住莫邪的手。

    手腕一紧,光丝卡入肉中,身体阵阵剧痛,撕裂了一般。

    灵颖子走到桥栏边,扬着笑媚的小脸。“呀哟!莫灵友,你这是干什么”?

    咯咯咯,数宗老笑着,眼里都蹦出了泪花。

    莫邪用力拉了几下光链,啪啪啪!朵朵电火花从光链里爆开,噼啪了两下,电火花如针刺般扎向魂甲。几声爆音后,莫邪痛得直咧嘴,知道自己中计了。

    “少主,为什么要害我”。

    灵颖子瞄了眼。“你不是很牛气吗?还不交出虫袋”。

    莫邪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想到城内外相遇的事。糟了,这娘们有意收拾他。

    “放了我”。莫邪瞪起牛眼睛,他对晶链一事最为敏感,看到这东西就想起当年的刑湖,额头上的青筋变得越来越粗,缕缕杀气在眉心间凝聚。

    “哎呀!妈呀!我好怕怕”。灵颖子叫了起来,咯咯的笑得细腰乱颤。她根本就不怕莫邪发火,发火也没有用,进了“炼心池”,就别想轻易出来。这是大长老设下的大阵,没有大长老,谁也解不开。何况,大长老去云游了,一时半会的回不来。

    莫邪气得肺都要炸了,四臂凝出六色火焰,噼啪数声,晶链被烧出裂缝。

    灵颖子脸色大变,暗叫不好。她之所以想在这里收拾莫邪,一个是与大长老有亲情,好说话,想收拾谁,就收拾谁。别一个是这“炼心池”可不是一般的大阵,尊级灵者都过不去,别说小小的宗级。

    看到莫邪要炼断“炼心锁”,心慌了,不是怕莫邪找他算帐,是从来没见过有人能烧断它。

    啪啪啪啪!四声连响,“炼心锁”果然断裂。莫邪踢开锁链,对着灵颖子嘿嘿几声,身影一闪,就要遁上桥面。

    灵颖子根本不怕莫邪,只是没有想到他这么猛。眯眼退了步,眼影微跳,一道晶光大手从谷底飞出。莫邪遁影被大手捏住,瞬间消失在谷底。

    滴滴细汗从额头凝出,扫眼四域。莫邪真的没了影子。这,这怎么可能?灵颖子慌子,跟随的宗老们更慌了。他们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莫邪就逃走了。

    糟糕!族主交的任务没完成,灵颖子慌的是这件事。要知道族主一再吩咐,一定要把虫袋拿到手。莫邪?没了影子。

    灵颖子跑到桥边,桥下云雾翻滚,寒气逼人。伸头到桥外,整个脑袋都挂上了冰霜。

    “少主小心”。晓晶等宗老如梦方醒,脸都吓白了。这要是少主跳了下去,她们也狒狒了。

    呼啦!众宗老伸手抓住少主战裙,猛的向后一拉。灵颖子被拉回来,整个脸都挂了冰溜子。

    “少主”。

    灵颖子娇嗯一声,打了个大大的寒战,脸上的冰掉了下来,把桥面扎出大大小小的洞。

    几息后,灵颖子缓过神来,愣愣的看着桥外的云雾。眼睛直勾勾的,没了媚色。此时,她哭的心都有了。完了,完了,族主非得责罚不可。

    众宗老看到少主的神色,心里这个苦呀!舌头根都苦了。真他娘的倒霉。不过,没人敢说话,只能干着急。

    “出宫,搜捕莫邪”。

    灵颖子只能如此了,也许这是最好的补救方法。

    众宗老听到命令,那里还敢等,转身遁向宫门。撕碎莫邪的心都有了。

    莫邪感觉到身子一紧,血流上的脑袋。嗡的,脑袋大了好几圈,胀得跟猪头似的,眼睛黑了下,就没了知觉。

    泉水叮咚,似从岩缝间涌出,汇着溪流,欢快地唱着歌儿,几声翠鸟的叫声,回荡在山谷间,吵得人睡不着。

    莫邪锁起眉头,扣了扣耳朵。这大清早的,那来的鸟叫声,吵死人了,还让老子睡不睡觉了。真想弹指打下那只不长心的鸟,慢慢的睁开惺忪睡眼。

    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猛的想到起,自己在崖空上,与灵颖子对峙。突然,脖子一紧,。

    莫邪猛的坐起。卧龙似的盘曲松枝下,虬龙般的枝叶垂到地面,黑面石台悬浮在半空,两侧坐着两位老者。

    莫邪的眼睛渐渐的亮了。“景寒宫大长老”?另一位不认得,看境界与大长老相差无几,发丝雪白,披散在身后。

    两位老灵祖没有动,拿着棋子,盯着棋盘。远远的看去,如同石雕一般。

    莫邪伸着脖子看了会儿,也不见灵祖们动。乖乖!真是石头。揉了揉眼睛,还是没看出来。

    哎呦!脖子痛了痛,嘶嘶啦啦的。摸了下,不摸还好,这一摸火燎燎的。莫邪呲牙咧嘴,这脖子一定破了皮。哼了几声,慢慢的爬了起来。看眼石雕老人,扶着腰走到棋盘前。“老哥借座坐会儿”。

    石雕拿着棋子,两双栩栩如生的眼睛里闪着棋格的影子。

    莫邪抽筋扒骨活动会儿,斜眼看看棋盘,这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用得着这么想吗?

    看眼两尊石雕,伸手取下大长老石雕手里的黑子,按在棋盘上。黑子刚落下,突然感觉到棋局里爆起刺目的光芒。莫邪身子急退,迅速捂住眼睛,整个人飞了出去。

    一团爆光炸开,莫邪胸口被猛的撞了下,一口鲜血喷出数丈远,噗!精血落在青石,嗞嗞嗞!缕缕白烟升起,青石化成了雾气。

    莫邪仰面朝天,看着滚滚云雾都变了色,黑里透红,红里透紫,血凝固在眼影里。

    过了许久,莫邪才爬了起来,摇了摇生痛的脑袋,直身子想站起来。

    “小家伙醒了”。

    莫邪机灵打了个寒战,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两位老灵士相对而坐,中间的棋盘没了,凌空放着数十颗棋子。

    “是真的呀”!莫邪忘记了痛,急忙爬起向二位灵祖见礼。

    “见过两位大老”。

    另一位老祖面如黑锅,斜眼莫邪。“断净子找你的”。

    大长老鼻子里哼了声。“欠手的灵士,过来”。

    莫邪四下看看,没人,不用问,一定是叫他了。“大长老有何吩咐”?

    断净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着棋盘。“胆子不小,竟敢闯禁地,不要命了”。

    莫邪脑袋嗡的一声,急忙解释。“大长老,我路过望天崖,被灵颖子推下了桥面”。

    两位老祖不约而同的抬起头。上下细细的打量着莫邪。许久,断净子才问道“为何推你”。

    莫邪不敢隐瞒,生怕大长老找他的茬,急忙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黑脸老灵士看眼大长老。“断净子,这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

    断净子眯着眼睛,宫主亲自安排的事,必定有隐情,不过,目光落在莫邪腰间的灵袋上。“拿来,我看看”。

    莫邪摸了摸虫袋,大长老仅次于宫主的灵祖,这东西给他应该没有问题。犹豫下,还是双手奉上。

    断净子拿过虫袋,眉头锁了下。这虫袋有三道禁制,念力禁制已经被打开,魂力和魄力禁制没有动。“你解开的”。

    “是,不小心看了眼”。

    断净子笑笑,说得轻巧,这种禁制能这么轻易打开吗?嘶嘶嘶!缕缕白烟升起,整整冒了一年之久,第二层禁制才解开。

    断净子抹了把汗,看向黑面老灵士。“神算子,这层禁制还得你来帮我”。

    神算子抖开卦衣。“断净子,你这是想拉个垫背的”。

    断净子哈哈大笑。“我不远亿万里回来,就是想见见你,这关系可是没说的,怎么会把我断净子说的这么龌龊。来个痛快的,说!帮还是不帮”。

    “你这可是赤裸裸的威胁”。神算子虽然这么说,还是凝结魄力,两道奇光出现在眼中。

    断净子大喜,这种禁制耗时费力。如果他想解开,没个百年别想成功,有神算子帮忙那就不好说了。

    四道奇光落在虫袋上,朵朵冰花落下。

    莫邪看得眼皮直跳,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这个虫袋里放的什么东西,用了三重禁制。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