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绝望灵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钝钧和易绝看过宗祖,不认识,又不敢多问。生怕宗祖不高兴,正犹豫着是否过去。

    “你俩到我身后”。宗祖的声音威严起来。钝钧看眼空域,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急忙扶着易绝遁落到宗祖身后。

    莫邪的脸抽搐着,十分的难看,痛呀!痛的无法呼吸,感觉身后嗖嗖的直冒凉风。

    数道灵影出现千丈外的空域。先前的灵士指着莫邪吼道:“师傅、师叔就是他救下剑灵宫弟子”。

    难怪灵士这么神气,原来,来了两位凝魂六阶宗老。

    一位六阶宗老打量着莫邪,没见过,望天城何时有这么个宗老。“你是望天城谁的门下弟子”。

    莫邪也不避讳,轻轻拱手。“石阳副城主”。

    易绝和钝钧脸变了色,石阳听说过,是景寒宫的人,完了,这次再劫难逃。牙齿紧咬,做好一死的准备。

    六阶宗老一愣。石阳是景寒宫的内门弟子,地位极高。即是他的弟子,应该是一家人。“即是石阳尊老的弟子,还不拿下剑灵宫叛逆”。

    莫邪呵呵两声。“你说拿就拿,本祖没有面子”。

    六阶宗老一听,火腾的上来。他已经够给面子了,没想到这个灵士根本不要面子。“这么说,你吃里扒外”。

    “里,我不吃,外,我也不扒。这两位灵者,我留下了”。

    “你......”。这话如同火上浇油。六阶宗老火冒三丈,立即变了脸。凝出战尊。“给你脸不脸”。

    他火了,莫邪早就火了。心爱的女人在别人怀里,那有时间跟他玩嘴皮子。嘴里骂了句,手掌一翻,凝出“混元尊”,不等六阶宗老出手,凌空一技斩向两位宗老。

    两位六阶宗老凝兵也要出手,念力太低,先凝灵尊,还没有莫邪快。见到尊光凌空飞来,惊呼一声,凝盾挡在身前。

    咔嚓!战盾被尊光劈开,白芒瞬间斩到战甲上。两位六阶宗老闷哼一声,飞了出去,脑子一片空白。怎么飞出去的都忘记了。

    咚!一个后屁股墩把身后的弟子撞得四仰八叉,接着一片嚎叫。

    莫邪撇着嘴,盯着倒在空中呻吟的灵者们。如果不是他收术快,两位六阶宗老必一技斩杀。莫邪对他的战力心里有底,却没有想到能强到这种地步。

    易绝和钝钧都惊傻了,他们没想到宗老敢动手,还敢先动手,一技将两位六阶宗老击败,没废吹灰之力。难道是尊老拌猪吃老虎?不然当今灵域谁有这种战力。

    两位六阶宗老捂着胸口趴了起来,看看胸前战甲上的白痕和空中碎裂的战盾,脸腾的红到耳根子。二人心里明镜似的,刚才灵士手下留情了,不然,不是这种下场。

    “告辞”!二人没脸再战,拱手离开。

    莫邪心头的怒气爆发之后,平息了不少。仰天长叹,自从来到圣境,又来到灵境,数万年过去。再深的情,再真的爱也会被时间磨灭,都怨他,能怨钝钧吗?

    易绝和钝钧看着宗老的背影,见他仰天长叹。心里敬佩不已。“无敌总是孤独的”。

    易绝身有同感,当年在圣境时,他何常不是如此。而今在灵域,他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

    莫邪一直闭着眼睛,平息着心中的苦痛。凭他的感觉,钝钧与易绝不是患难,在眼神里,在手势里,在身体里,在他看到每一个动作里都包含着情爱。

    痛呀!痛的莫邪无法呼吸,心被一双大手死死的攥着,他不敢回头,再看到那个眼神,他的心就能炸了。真想找一堵墙,用力撞撞生痛的脑袋,更想把那颗痛的要碎的心挖出来,太痛了,痛的他没有回头面对的勇气。

    两只手慢慢的放在胸前,随着那痛,紧紧的攥着。拳手越攥越紧,呼吸停了,整个身体不停的抖着。

    钝钧的心痛了下,紧紧的盯着崖边的身影。突然,她感应到恐慌,紧张,心跳。不知为什么?她仿佛看到了可怕的影像。

    “宗祖......宗祖”。

    莫邪什么都没有听到,整个人都窒息了。突然,猛的睁开眼睛,双手向前飞展,一声发自内心的呼喊:“啊—”!

    莫邪将胸中沉压多时的痛释放出来,无形的念力飞向远空。数千里外,守着空域的景寒宫弟子猛的抱住头,瘫在地上,嗷嗷的嚎叫起来。

    莫邪的声音无限的拉长着,胸中的怨气飞泄,久久的才放下手臂,慢慢的坐在崖边,捂着脸默默的流起泪来。

    钝钧盯着灵祖的背影,不知何时泪流满面,似乎她被感染了,竟然也流了泪,眼睛模糊的看不清近处的影子。伸着手,又慢慢的放下。

    易绝伤的很重,被这一幕惊愣了,他想不明白,这位宗祖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痛苦、伤心。似乎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有点慌张的紧紧的抓住钝钧的手,把哭泣的钝钧抱在怀里。

    数千里外的景寒宫弟子们彻底崩溃了,相互搀扶着向远空逃去。此时他们明白了,差得远了,那位宗老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再不走,就不是念力攻击的事了。

    莫邪鼻子里重重的喷出一口气,慢慢的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远空。

    “多谢宗祖,景寒宫弟子都逃了”。易绝吃力的说道。

    莫邪没有吱声,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淡明的天际。等到一缕阳光照在水淋淋的脸上时,他低着头转过身。“走吧!我帮你们疗伤”。

    钝钧的泪水已经干了,看了眼莫邪,扶着易绝跟在身后,她怕看到那张脸,也怕看到那双眼睛。

    “别怕,有我”。易绝感觉到钝钧的手在颤抖,以为她还在恐慌,想想这几日的经历,真是九命一生。

    莫邪走到石壁前,身影消失在壁面。易绝愣了下,这是遁石术?钝钧也会的。不过,她只是想了想,在灵域会这种术法的人多了。

    钝钧低着头,一滴泪水在眼角转动,她看的很清楚,却不敢相信,她只想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幻觉,这不可能。

    过了一小会儿,莫邪低着头遁出石壁,抓住二人的肩膀,隐入石壁内。

    只是这么一瞬间,易绝和钝钧同时看清莫邪的脸。

    “移容术”?这个宗祖竟然会移容术?易绝看向钝钧。钝钧环视着山洞,似乎并没有看到那张脸。易绝的手紧了,抓着钝钧的手都出了汗,心里有点慌,不停的想从钝钧的脸上找到答案。

    “绝哥,坐这儿,我帮你疗伤”。

    钝钧扶着汗淋淋的易绝走到石床边。易绝呻吟一声,他的伤确实太重了,为了保护钝钧,被被灵尊击中数次,如果没有钝钧在身边需要保护,他怕是早就化血还魂了。

    嗯了声。易绝躺在石床上,骨头咔嚓一声,易绝又嗯了声。

    钝钧急忙扶住易绝。“痛了”。

    “嗯!没事。让我用治气”。易绝咬着牙,他不想表现的太疼痛,怕钝钧为他担心,他最怕钝钧流泪,每次看到那星星的泪光,仿佛一把刀剜进了心里,在流血。

    “别,我来帮你”。钝钧按住易绝,凝出治气点在他的胸骨上。

    莫邪默默的站着,看着两人秀着恩爱。在他的眼里,只有钝钧的影子,她的脸,她的头发,她的笑容和汗水。

    “用不用药晶”?

    莫邪突然问道,声音虽然很小,在钝钧的心里,如同惊雷,震得不能自己。

    “嗯”!

    “我去采药”!莫邪转身离开,迅速逃离了那个山洞,他不敢再看了,再看下去,他会疯的,真的会疯的。走出山洞,嗵的跪在石地上。捂着脸,呜呜的哭泣着。数万年了,莫邪从来没有哭过,无论生死离别,他从来没有这么伤心的哭过,他不是软弱,他是在为自己哭泣。上天弄人,要么不见,见了为什么会让我如此的伤心。

    哽咽一会儿,莫邪抬起头抹着脸上的泪水。“我怎么哭了”?

    是呀!怎么哭了?莫邪自己都不知道,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就哭了。

    看眼雾气中穿梭的白日,无精打采的进了山林。踏着露水走了一程又一程,莫邪不知道走了有多远,却没有采到一棵草药。

    这山不是没有千年药草,只是在他的眼里,那里还有药草的影子,每一棵草株上的露水都闪烁着钝钧的笑容。他不敢看,只能低着头,哗啦啦的趟着草叶。

    露水冰凉凉的挂在战甲上,流在战靴上,滚入泥土中。

    一道鬼异的影子出现在露水的光晕里,随着莫邪趟过,啪啪啪的爆开,消失在树林中。

    莫邪似乎并没有感应到那道影子,依旧低着头,慢慢的走着,说是来采药,他的手里至今没有一枚药晶。

    就这样,莫邪在鬼影的跟随下,漫无目的的走着。一直到雾儿散去,月儿升起。一抬头,不知不觉的回到石壁前。

    莫邪愣愣的看着石壁,又看看空空的双手,再看看清冷的月光,长长的叹息一声。这是怎么了,走了一天,什么也没有采到,自己在想什么?莫邪努力的回忆着,他什么也没有想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