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小毒慢解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悄无声息的进了石室,莫邪眼睛直了,易绝躺在石床上,钝钧坐在床边,头枕着易绝的胳膊,累的睡着了。

    莫邪站在室门口,直直的眼神盯着这一幕,心口差点就炸了,转身逃出了石室。

    啊!长呼一声,扶着石壁差点倒在地上。一行行的热泪流下,滑过面颊,落在战甲上,一层层的鳞叶流过,没了影子。

    莫邪抓着胸口轻轻的捶着,心里这个痛呀!痛得已经无法再呼吸,泪水决了口子似的涌着。

    “你们这对......”。莫邪在心里破口大骂,却因为痛,声音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细细的雨悄然的洒着,轻轻地在眼前盖上了一层透明的薄纱。莫邪闭上眼睛,聆听着细细的“沙沙”声,任泪水与雨混淆在一起。

    莫邪的心被掏空了,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

    “灵祖”。细小的带着胆怯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莫邪猛的睁开眼睛,一溜酸痛从鼻内涌来,声音变得颤栗。“啊!钧......钧灵友,下雨了”。

    钝钧看眼细细的雨丝,嗯了声,总感觉,灵祖说的第一个“钧”字后面,还有话没说完。“灵祖采到药了吗”?

    “啊!下雨了”。莫邪神情有些恍惚,重复着同一句话。

    “嗯!绝哥的伤太重,我......”。钝钧还想往下说,莫邪打断了她的话。

    “下雨了,不用灵药,我来吧”!

    “多谢灵祖”!钝钧出来找他,就是想求他,还没有说,灵祖就答应了,为什么总说“下雨了”?

    莫邪抹了把脸,擦去脸上的雨水,红着眼睛转过身,进了石室。

    钝钧锁着眉头,她嗅到了酸痛的气息。愣了下,摇摇头。这个灵祖真怪,喜怒无常,似乎在逃避着什么事。想想世间还能有什么事能让铮铮汉子这样伤感,一定是触景生情了。

    轻轻一声叹息,一丝感慨被忧虑占据,急忙进了石室。

    莫邪站在床前,指尖凝着红色气环。没有钝钧,他真想一指杵死这个家伙。环光落在易绝身上,莫邪眉头锁起。“谁这么狠,竟然用毒,难怪钝钧无能为力”。

    “啊”!易绝痛呼一声,身体内交错的经脉复位。

    “绝哥!怎么了”。钝钧扑了上来。

    易绝汗淋淋的,豆大的汗珠子滚了下来,瞬间就透了战甲。看到钝钧惊慌的样子,强挤出笑容。“没......没......事,念......经......归......位......了”。

    “真的”!钝钧扑到易绝的怀里,两人激动的抱在一起,无视莫邪的存在。

    莫邪咬着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钝钧,泪水在眼里打着转,强忍着差点就掉了下来。

    易绝急推起钝钧,小声的说道:“灵祖”。

    钝钧红着脸抬起头,是呀!太激动了,怎么忘记了。回过头,愣了。“灵祖你......”。

    莫邪摸了把眼角的泪水,脸上强挤出笑容。“看你们好幸福,我也激动了,我......我先出去”。

    没等钝钧接话,莫邪身影消失在石壁上。

    钝钧不好意思的转过头,红晕泛到了脖子,捂着发烧的小脸不敢看易绝。

    易绝傻笑着,这是钝钧第一次主动的扑入他的怀里,如果没有灵祖,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刻。他还想揽过那细柔的身子,可是,他真的不敢。不过,他不怕,有了这一次,就是最美好的开端,这已经很幸福了。

    “好了吧!怎么还不下床”。钝钧略带温怒,狠狠的瞥了眼懒在床上的易绝。

    嘿嘿嘿!易绝傻傻的笑笑,支身想坐起,丹海内的真气运行。“啊”!大叫一声,再次倒在床上。

    “绝哥怎么了”?钝钧急忙扶住瘫下的身子。

    “不......不......不知道。真气无法运行”。易绝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完,脸色变得煞白。

    “我去找灵祖”。钝钧轻轻放下易绝,转身要走。

    易绝一把抓住钝钧。“钧儿,我不想你为我求人”。

    “我不求,你不求。难道让我看着你变成废人吗”?钝钧急得眼里凝着泪水。

    “这个灵祖喜怒无常,我担心......”。

    钝钧捂住易绝的嘴,她明白他的意思。像她这样美丽的女人,不知多少灵士垂涎三尺,易绝怕她吃亏。“我的心没人可以带走”。

    易绝松了手,他明白钝钧的意思,数万年了,她的心里只有那么一个影子,而他,似乎还没有印上。不过,他会努力的。

    钝钧遁出石室。雨依旧淅沥沥的下着,缠绵幽幽醉意。濛濛雨雾里,伟岸的影子在微微的晃动。

    钝钧雨步轻慢,走到灵祖身后。“灵祖,绝哥无法运行真气,求你帮帮我”。

    莫邪看着雨中零落的点点花瓣,娇羞欲滴,细柔妩媚,他已分不清那是花的柔美,还是雨的芬芳,那一丝清香和着雨的冰凉,深深的荡起心潮的涟漪。

    “我知道,他中了毒,给我一点时间”。

    中毒?钝钧吓得慌了神,她以为易绝是被封印了丹海,谁能封印,只有灵祖能做到,易绝不让她出来,就是怕灵祖别有所图。没想到会是中毒。

    泪水不争气的涌出,钝钧捂着嘴,她接触过灵域的毒,比圣境更可怕,只要中毒基本就是无解。

    “求灵祖......”。钝钧哽咽的不能出声。

    莫邪咬着牙,真想回身抱住钝钧,吻去她的泪水,告诉她,万年了,他无时无刻都在想她,可是......。

    “放心,我会有办法”。莫邪真的看不了眼泪,也狠不下心来,那个男人就算是他的情敌,他也不能让心爱的女人伤心。

    莫邪转过身,擦着脸上的水。“雨下大了,进洞吧”!

    钝钧急忙擦去泪水,她怕易绝看到。

    莫邪进了石室,走到床边。让易绝躺好,抻手捻在眉心处,又停了下来。“两位灵友,在下医术不高,想解毒还要些时日,请细心等待”。

    易绝脸色微白,看向钝钧。钝钧点点头,拉住他的手。“别担心,灵祖能解毒”。

    莫邪深吸口气,压住心头的痛。不错,这点小毒对他来说小意思,只是他不想解开,他怕解开了钝钧会和易绝离开。

    易绝相信钝钧,微微的点头。“有劳灵祖”。

    莫邪拉着长脸,也不吱声。他都要恨死易绝了,还要为你解毒。“让开吧!到洞外去,别让毒浸染你”。

    钝钧只好松了手,恋恋不舍的出了石室。她见过药祖解毒,用了很多的灵丹妙药,不知道这个灵祖怎么解。灵祖不让看,她只好出了山洞。

    “闭上念识,不可分心”。莫邪像模像样的坐在床前,挥动双手,左右画圈。

    易绝闭上眼睛,不敢乱看。解毒都是秘术,不可外传的。

    莫邪弄得室内乌烟瘴气,不象似在解毒,像似在放毒。双手不知划了多少圈,沾了点唾沫,在易绝脸上画着圈,怎么看留下的水渍都像在画“王八”。

    易绝不敢动,不知道灵祖用的什么药,冰凉凉的,滑腻腻的。灵祖不让看,也不让动念力,只好忍着。

    莫邪不知道画了多少个“王八”,嘴都画干了,舔了舔嘴唇。一指点在眉心处,捻出一点黑线。

    “感觉怎么样”?

    易绝动动真气,果然,有效果。“多谢灵祖”。

    “嗯!你好好休息,十日后,我再为你清毒,此毒只有十日才能聚化一次,不要动,静静的躺着,一动,聚化的毒会散去,还要等十日”。

    易绝真听话,说不动就不动,眨巴下眼睛算是答应了。

    莫邪起身走出石室。钝钧焦急的等在外面,看到灵祖出来。“灵祖怎么样”。

    “你可去看看,我已经帮他清出一点毒,还要等十日才能聚毒,再为他清理,这期间不能动,更不能激动,否则,聚化的毒会散去,还要等十日”。莫邪把说给易绝的话,又加点醋,说了一遍。

    钝钧点着头,要进入石室。

    “看眼就出来,里面是毒气”。莫邪提醒道,心里嘿嘿的笑着,他终于想到了办法,心里的苦痛一扫而光。

    阿嚏!钝钧进了石室,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出去”。易绝说了两个字,嘴唇都没张。灵祖说了不让动,这已经动了不少了。

    “绝哥好多了吗”?钝钧被熏得喘不过气来,真是毒,气味都不对了。

    易绝眨巴着眼睛,算是认可了。钝钧心里一喜,灵祖说了不让动,更不能激动,不然,她真会扑过去。

    “好好的养伤,我在外面等你”。钝钧高兴的出了石室。

    易绝看着钝钧的背影,要说的话太多了,想嘱咐她,又不能张嘴,动念力更不行了。心里急的要命,又没办法。

    莫邪感应到钝钧情绪的变化,只当没有看到,默默的凝视着远方。

    钝钧悄悄的走了过来,站到灵祖身边。斜眼看着灵祖,心里有无数的感激的话想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沉默了会儿。“灵祖,你有心事”?

    嗯!莫邪侧过头,强挤出点笑容。“算是吧!每个人都心事,他好多了吧”!

    “多谢灵祖”!感激的话太多了,真不知怎么说。“你可以说一说,或许心情会好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