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一剑惊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莫邪看着钝钧天真的样子,呵呵的笑了。拉住无骨的小手。“来,坐会儿”。

    钝钧惊慌的想抽出手,不知为何又没有动,任由莫邪这么拉着。

    这手秀窄修长,丰润白暂,指甲放着粉光,柔和的带着珠泽。莫邪不舍得松开,又怕钝钧生气。坐下后,不情愿的松开了手。

    钝钧烫到似的收回手,脸儿微红的躲到一边,不敢看灵祖的脸。

    莫邪被眼前的春光迷了眼睛,喜出了泪水。呵呵的笑了着。“钧妹天香国色,在灵境定是第一美人”。

    钝钧没想到莫邪会这么色,张嘴就泡人。她的美色的确无双,但说是第一美人,她可不敢当。“谢谢灵祖,叫我钝钧好了”。

    这钧妹可不是一般人能叫的,只有莫邪哥哥才这么叫,就是易绝,钝钧都不让叫她“钧妹”。

    莫邪呵呵的笑着,他已经叫习惯了,这种习惯在千年前已经养成了,一时半会是改不掉的。“钧妹讲讲剑灵宫好吗”?

    这......?钝钧为难了,剑灵宫是灵境各族的对头,宫内宫规森严,许多事都是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剑灵宫有什么好讲的,还是灵祖讲讲修炼的心法吧”!

    “这小机灵鬼”。莫邪心里笑骂道,十天确实很长,讲修炼心法应该过的很快。“嗯!那就聊聊如何修炼‘念力’”?

    钝钧用力的点着头。嘴里跟着嗯了声,转过红扑扑的脸盯着莫邪,眉尖微挑。这时她才发现灵祖用了移容术,这种术法是必心子灵祖的绝技,少有人会。看这术法的造诣并不深,和她比都差了一截。灵祖能是谁?

    莫邪发现钝钧盯着他的脸,不好意思与她对视,他怕太激动把这个小尤物吓跑了。清了清嗓子,讲了起来。

    钝钧炼识二阶,在念力修炼上有些心得,大多是族中的长老讲授的,是先修念力,还是先修境界,她一直很迷茫,听到莫邪的讲解,惊大了眼睛。不时的插嘴,问些古怪的问题。

    莫邪乐在其中,有问必答,有时说些俏皮话,把在傀境时逗妞的本事都用上了。两人开始还很疏远,越聊越近乎,石崖间时不时的响起咯咯的笑声。

    钝钧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对这位灵祖没有半点陌生感,仿佛就是多年的朋友聊的十分开心。万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开心,没有一点拘束,笑得前仰后合,修炼都忘记了。

    转眼过了十天,钝钧余兴未消。莫邪站了起来。“丫头,我去给易绝疗伤”。

    钝钧愣了,她竟然忘记了这事,脸色一红。“有劳灵祖”。

    莫邪不舍得走,又不能不去。装也得装像点。点点头,大摇大摆的进了石室。

    钝钧看着莫邪的背影,轻轻的咬着手指,怎么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惊慌,她怎么了?怎么会忘记了易绝的伤,十天了,竟然没有进去看看。

    莫邪进了室内,易绝拉着长脸,石雕似的一动也不动。

    走到近前,莫邪低头看了会儿,指尖光环点在易绝的眉心处。“嗯!不错,毒性凝结很好”。

    易绝眼睛里爆着光,他太激动了,心里有很多的话想说,又不能说。

    “闭上眼睛,收敛念力”。

    易绝听话的照做了。莫邪呲着牙,指尖蘸了点吐沫,在易绝的脸上又画了起来,画什么?还是小王八。心里骂道:“小样,和我抢女人,我玩死你”。

    这一画,不知道画了多久。之后,捻住易绝眉心,抽出一缕黑线。

    啊!易绝感觉抽筋般的痛,整个身体都蜷缩到一起。

    莫邪捻着黑线,就像捻着一条黑色的虫子在手指间不停的扭动。易绝稍稍缓解。

    “小子,我让你看看这毒有多么可怕”。说话间,手中的黑线飞出,噗!黑线飞入石壁,瞬间!石壁化成了黑水,飘出阵阵腥臭味。

    易绝吓傻了,眼睛直勾勾的。这就是丹海里的毒?脸唰的就白了。

    莫邪心里好笑。“不要动,好好的凝炼毒素,十天后,我再来”。

    莫邪出了石室,看到钝钧愣愣的守在室外。微微一笑。“进去看看吧!他还要静休,不能说话”。

    钝钧点点头,进了石室。呜!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熏得差点没吐了。

    “钧,我没事,不要进来”。易绝看到钝钧,眼里凝着焦急,生怕她中毒,急忙喊道。

    “不要说话,好好凝炼,我在外面等你”。钝钧看到易绝的气色好多了,心里高兴,嘱咐几句后,出了石室。

    易绝长出了口气,这个灵祖还不坏。

    “怎么样”?莫邪笑呵呵的问道。

    “多谢灵祖”?钝钧脸儿微红,不知为什么,看到莫邪走近,她就感觉混身燥热,慌乱的不能自己,心嗵嗵的跳个不停。

    “谢什么,又不是外人”。

    钝钧看了他一眼,真会说话,还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怎么,我说错了”。莫邪笑问道,这话真够逼人的了。

    “没,没,灵祖心真好”。钝钧不知说什么好了,她也怕灵祖不高兴。

    “哈哈哈!钧妹展示下念力”。

    钝钧可算找到了台阶,红着脸转过身。嫩白的小手在身侧轻轻一抓,凝出一把灵剑。娇呵声,灵剑飞出数百里。

    莫邪看了摇摇头,抻手拾回灵剑。“钧妹的念力太低,这么修炼会影响战力”。

    莫邪拿出“幽冥神镜”。“过来,看这里”。

    钝钧看着莫邪手中的镜子,这镜子似乎在哪儿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了。慢慢的伸过头来,看着平静无奇的镜面。

    莫邪笑着抻手拍拍镜上的小脸。“这么看是看不到的”。

    钝钧骚的脖子都红了,没想到灵祖敢动手动脚,还摸她的脸。刚要发怒,灵光点在眉心处。眼前亮着幽光,镜中的景象映入眼帘。

    “看着”。莫邪喊了声,灵剑脱手而出,万里外出现一道血光。

    镜面一闪到了血光处,钝钧吓得捂住了嘴。

    一位战虫士呲着牙,伸手拔下后背的灵剑。“妈的,谁敢伤老子”。

    身边的战虫宗老们都傻了,只看到一道红光,十九子就掉下兽背,后背多了把剑。

    这剑的力道正好,不轻不重,穿过战甲,伤到一点皮。

    十九子爬起来,咧着嘴,爆跳如雷。“你们这群混蛋,哪飞来的剑看不到吗”?

    众战虫宗老看向远空,是看到了,但太快,没等反应过来,已经中标了。

    “追”!数只乌驼兽飞遁而去,几息来到四千里处。剑从这儿飞进来的,再远,谁也窥视不到了。

    十九子趴在兽背上,这剑没伤到肉,剑气却伤到了筋骨。痛得直不起腰了。“还愣着干什么追呀”!

    谁有这么强的念力,根本不可能。达不到六念合一之境,没人能攻击到五千里外的。没办法,少主火了,追吧!

    钝钧看着镜子,十九子,她认得。起初没想到会这么远,有两三千里,已经是灵族的翘楚了。看到十九子们飞遁来,整整跑了五千里,她还是看不到战虫的影子。

    “灵祖”?钝钧担心起来,这么多的宗老杀来,一旦被发现就完了。

    “没事,让它们再跑一会儿”。

    钝钧心里发慌,不自主的抓住了莫邪的手。

    莫邪心头一紧,知道钝钧怕了。轻声道:“我这一剑有万里,放心吧!再有二千里,我们就跑”。

    “可是.......”。钝钧看向石室。

    “放心,它找不到的”。莫邪说着拉着钝钧的手遁入山间谷地,躲到了山林深处。

    十九子和众宗老追出八千里,不得不放弃了。这么远,灵境没人能做到。

    “这是谁的伤剑”。十九子找不到人,把火撒到灵剑上,抡起“獠齿弯钩”劈向灵剑,咔!灵剑应声而断。又是几钩下去,灵剑碎成了块。

    十九子还不解气,指着空域大骂。“死灵者,有本事你出来”。

    莫邪拉着钝钧躲在松林里,听到十九子骂人。“钧妹,还有灵剑吗”?

    钝钧摇摇头,她就那么一把灵剑,还是宫内灵祖送的,如今断了,心痛的不得了,哪还有多余的剑。

    “别惹事了”。

    莫邪呵呵几声,伸了伸舌头,弄出一副顽皮像。“听你的,不然,就不是一剑的事了”。

    “就你能”。钝钧相信莫邪有这种能力,镜子里的战虫们还有多远,她不知道,一千里?二千里?这点距离对灵祖来说不是问题。

    十九子发了会飙,实在是没地方撒了,飞呼呼的带着众宗老走了。

    宗老们松了口气,太可怕了,灵境竟然有人能无声无息的伤到少主,他如果想杀人,太容易了,赶快离开这事非之地。

    钝钧看着远去的战虫影,心里惊愕不已。“灵祖,你刚才那一剑击出多远”?

    “你猜”?莫邪神秘的笑着。“走,我带你去看看”。

    不等钝钧答应,莫邪拉着小手,飞遁到二千里处。

    钝钧看着空中的碎剑,不错,正是她的灵剑。刚才在镜中已经看到被十九子毁掉。二千里?钝钧转过头看着莫邪。“灵祖你”?

    “嘘!知道就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