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天湖石疤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48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小灵友有什么看法”。灵贝子已经研究了一月之久,多少有些眉目。这种凝毒术,完以念力支持,能把认得毒凝结出来。

    “这是一种复合毒,应该不下千种毒素”。这毒是莫邪下的,有多少毒,他当然清楚,只是不想解罢了。

    灵贝子瞪大了眼睛,他识得三百七十一种毒,这已经不错了。小灵士出口就是千种,蒙的?“小灵友都识得”?

    莫邪摇摇头。“有几种不认得”。

    太惊奇了,灵贝子怎么也不相信,莫邪能识得这么多的毒。眼睛里闪着灵光,凝视着莫邪的眼睛。“小灵友先出手如何”?

    莫邪明白灵祖的意识,这是要和他比试解毒术呀!凝起术指,点出一缕白光,写了个“收”字。光符落在毒针上,一缕黑线被吸入光团。

    灵贝子也不客气,点手收了一缕。莫邪收了十缕,灵贝子也收了十缕。收到三百五十一时,灵贝子汗透衣襟,还有二十缕,如果小灵士还能收,他输定了。

    莫邪犹豫会儿,又收了五缕。灵贝子长出一口气,看来小灵士已经到了极限,收了五缕后,笑呵呵的看向莫邪。“莫灵友还能收几缕”。

    莫邪有心将毒都收起,又怕太张扬。“摇摇头,灵祖果然毒术精湛,在下自愧不如”。

    灵贝子凝着胜者的笑容,又收了十五缕。“小灵友已经是天下奇才了,不多见,不多见,再精炼千百载,本灵也得甘败下风”。

    “请灵祖多多指点”。

    灵贝子满意的点点头,目光落到斑纹毒针上,这上面至少还有二百多种毒无法识别。“哎!以后再说,这余下的毒不解,这些灵士还是救不了”。

    “灵祖,这种单一解毒法,只能解去皮毛,动不了毒根,要想一次性解去,融毒术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灵贝子当然知道,只是这种术法要多人施术,师姐、弟都不在,她找不到帮手。目光落到莫邪身上,眼神亮了起来。“你我同施”。

    莫邪苦笑的摇摇头。“灵祖,你我境界不同,同时施术,会反馈到我身上,还是令请高明吧”!

    小灵士说的不错,灵贝子只想解毒了,却忘记了这件事。“对,对,对。我请师姐、师弟”。

    莫邪看到晶信飞走,高悬的心放了下来。其实,这毒好解,但他不能解。他想引来灵珍子。果不其然,灵贝子中招了。

    “莫邪哥,我们去休息”。小月看准了时机,她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要这个莫邪解答。

    灵贝子本想与莫邪再切磋毒术,转头看到小月,心里咯噔一下。这小丫头怎么还没犯病。“好!莫灵友先休息,小月侍奉好”。

    小月怯生生应了声。莫邪看到小月,猛然想到她体内的鬼物。“灵祖,小月身上是何物,为何如此恐怖”?

    灵贝子摇摇头,他也不知道是何物?多次问过小月,可是小月就是不说。目光一闪,落到小月身上。“月儿,莫灵友是你恩人,你能说说吗”?

    小月的脸腾的白了,眼神不停的躲闪。不敢与师傅、莫邪对视。

    莫邪这才知道,问题出在小月身上,灵贝子也不知道是何物。“小月,你不能太任性,此物不祥,会毁掉你的”。

    小月狠狠的咬着发白的嘴唇,一声不吱的低着头。

    灵贝子叹了口气。“莫灵友看到了吗?不是我这个师傅不关心弟子,这小月不把本人当亲人,我也不问了,由她去吧!不过,小月如果你伤及族人,我定不饶你”。

    “是,师傅”。小月如卸重负,深行大礼。“师傅,我和莫灵祖先出去”。

    灵贝子虽然生气,碍于莫邪的面子,没有深追纠。

    “灵祖,两位尊祖来了,请通知在下,我要向几位灵祖学习毒术”。小月拉着莫邪向外走,莫邪只好无奈的跟着。

    不多时,来到一间亭楼。小月指着亭匾。“这儿是月儿亭,我的小窝”。

    小月的闺楼,莫邪吓了一跳,没想到小月会带他到这里。“我还是找个地吧”!

    “别走,我有事问你”。小月紧紧的抓着莫邪的手,攥着三根手指头,生怕他逃了。

    “不好吧”!

    “进”!小月命令道,说话狠叨叨的。莫邪有种预感,又没有办法,只好跟了进去。

    唰!一头秀丽的发丝弹开,小月晃着头摘下移容术。

    莫邪的手抖了下,知道完了。小月这是要现真容了,眼睛不由的瞪起,心里充满了期待,他想看看数万年后的小月是否比当年天湖山时更丽质。

    一张美得惊魂的脸转了过来,媚眼斜斜的瞄着莫邪的丑脸。莫邪张大了嘴,天哪!小月美的怎么形容?怎么形容!手不由的搓了数下,真的想不出词了,只好愣愣的看着,傻傻的笑着。

    “看够了吗”?

    莫邪机械的点点头,急忙又摆头。

    小月噗嗤笑出声来,捂着嘴抖了会儿肩。“把移容术戴下”。

    “不不不”。莫邪含糊不清的说着不字。

    小月笑容消失了。“你是不是莫邪,看着我”。

    莫邪侧着头,根本不看小月的眼睛。他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对视一眼,百态尽现,根本藏不住的。

    “你是莫邪,你不敢面对我”。小月有点急了,今天,她一定要知道面具后到底是谁?

    莫邪还是躲着,防止小月突然出手,嘴里却不否认,也不承认。如今,他身上有“九九归魄丹”。此时此刻,他还不想与小月相认。怕连累了她。

    “你不说话,就是承认了”。小月激动的手都抖了,想扑入莫邪怀里,又怕认错了,那就太尴尬了。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上是何物”?莫邪突然说话了。

    小月咬着牙,媚眼盯着莫邪的脸。“我说了,你让我摸一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是不是莫邪”。

    莫邪吓了一跳,不能吧!小月摸自己的脸就能分辨出来?在他的记忆里,小月没有这个本事。眼睛转了转。“好吧”!

    数千年前,小月到鬼灵族,在一处破败的石宫里,看到一堆枯骨。当时,小月并不再意枯骨,在灵境混了近万年,血腥、死亡、残骨看得多了。

    犹豫时,听到宫外一阵大乱。不容细想,小月看了一圆。整个宫内,没有比这堆枯骨更安的了,一闪消失在枯骨内。

    啊!小月整个身体僵在骨中,感觉脑袋痛了下,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她再次醒来时,吓得急忙坐起。她不是遁入枯骨里,怎么到了荒郊野外。

    小月想了会儿,还是没想明白。等到晚上修炼时,才发现只要进入修炼状态,必被神秘的力量召唤。每到月圆之夜,念力不能自己,整个人都疯癫了,必须吸到血魂,才会安静下来。

    回到灵域后,每月发作一次,伤了不少的师弟妹。灵贝子先前只当是小月与弟妹切磋,动手太狠重伤了师弟妹。直到有一日,小月吸食血魂时,被灵贝子偶然遇到才东窗事发。不得已把小月关起来,等药祖回来后再细研。谁知,到了望天城,因忙于解毒的事,望记小月月圆之夜变幻的事,造成了一场追杀。

    小月说的轻描淡写,关键处几句带过。莫邪依旧听得目瞪口呆。说来说去,小月身体里有什么依旧解释不了。

    “好了,我的事讲完了,该你了”。小月跳起,抓着莫邪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莫邪慌了,故事有的点紧凑,疑点太多。他还想再问,小月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看着微微发抖的手指,莫邪没有阻止,双手护住两腮,瞥着玉白的指甲。

    小月好紧张,这个时刻,她期待了数万年。今天终于找了莫邪,她希望这不是梦。

    指尖落在莫邪的脑门上,沿着发缘轻轻的移动。莫邪能感觉到指尖的颤栗和慌乱,在头发里跳了几下,长长的叹息声,收回手,捂着脸,嘤嘤的哭着。

    莫邪慌了,她听不得女人的哭泣,每一滴泪水都象把刀子扎在心口上。手掌轻轻的落在小月光滑的肩膀。“怎么了,怎么不摸了”。

    小月的哭声更凶,声音也高了几分贝。莫邪彻底慌了神。“好好好!不用摸了,我摘下面具”。

    “不不用,你不是莫邪哥”。说完,小月哭得更伤心了。

    莫邪愣了,我不是,我不是,谁是呀!我就是莫邪。

    “莫邪哥头上有块疤”。小月断断续续的哭泣着。

    疤?莫邪摸了下额头,真的没有。那来的疤?我怎么不记得了。

    莫邪当然记不得了。傀境天湖山,小月和数位好友在水潭中洗澡,莫邪从天而降,小月抽出宝剑,看向湖中,婀娜的曲线,修长圆润的玉腿,没有半点遮掩。莫邪从水中露出脸,惊慌的盯着小月的身体。“啊”小月一声惊叫,挡住蹦兔似的玉锋,猛的蜷缩起玉体。莫邪痴呆的瞪着惊愕的眼神。“啪”。一块飞石不偏不正的打中莫邪的额头,鲜血顺着脸颊流到水中,染红了一片水面。

    那是小月第一次见到莫邪,那道伤疤也成了永久的记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