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化毒大阵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莫邪身体是重生的,先前身体上的各种伤痕都已经消失,就连面容都改变了不少。小月看到莫邪真容,也未必能认出是莫邪,只能说有几分神似。特别是莫邪从前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神更不复存在。

    “你说的莫邪哥是那一位”?莫邪明知故问,小月抬起头,眼泪汪汪的。

    “那是我的爱人,数万年前的爱人”。

    莫邪叹息一声,慢慢的解下移容术。“应该和我很像吧”!

    啊!小月惊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莫邪的脸。“你你不是他”。

    莫邪苦笑着,他想说自己重生了,哽在喉中没有说出来。“我失去了记忆,许多人都说我像他,所以我就用这个名字”。

    小月细细的看着莫邪的脸,的确没有伤疤。她相信了,难怪他要用移容术,却没有细想,莫邪为什么会移容术。“太像了,吓死我了”。

    莫邪乐了,他再也不用担心被小月认出来,也可以名副其实的跟着她。

    “小月,这是我炼的‘启念神珠’,我用不上了,送你吧”!

    小月接过灵袋,呵呵的笑着。“怎么想泡我,我可是心有所属的人,你会后悔的”。

    “哈哈哈!有什么可后悔,就当我帮助嫂夫人,谁让我俩长的像哪”!莫邪心里乐了,他想试试小月说的是真的吗?

    “别太自信”。小月收了灵袋,没有细看,药祖的念珠都用过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好了,我要修炼了,你回去吧”!

    “去哪”?莫邪摊摊手,没人给他安排地方,没地方去呀!

    “该去哪儿!就去哪呀!总不能住我这儿吧”!小月下了逐客令。

    莫邪笑了,他不会走,小月念域内的鬼物虽然被压制,还会有发作的危险,他怕走了,会出事。“我不走,就跟着你了”。

    小月眼眉竖起,那丝温柔消失了。这么多年,她守身如玉,独居空楼已经习惯了,一心等着莫邪。“不行,你不能住这儿”。

    “那好,我在亭外守着,有事着我”。莫邪说着出了亭楼,坐在亭门边的石雕上。

    “灵祖”。远远守在外的灵女轻轻的喊了声。莫邪看了眼知道是来找他的,摆摆手,并没有过去。

    灵女不敢过来,现在都知道小月师姐中邪了,时常咬人,太吓人了。“灵祖,师傅让我来安排你的起居”。

    “不用了!我守在这里”。

    灵女见莫邪不走,立即明白了,早就听说灵祖带着小月回来的,这是在看着师姐。

    信息传到灵贝子的耳朵里,灵贝子笑了笑。他这个弟子可是铁女,没人能得到她。这个莫邪也是白费力气。

    一晃数月,望天城城主派人来看了几次,都失望的回去。带回的消息是,还没有找到解毒的方子。

    几位大老都急出了火,这么多的灵祖中毒了,望天城的事务陷入瘫痪中,很多事情都没人打理。

    “城主还是另请高明吧!这个灵贝子徒有虚名”。

    宛月也想呀!可是请谁哪!灵域知名的医师就这么几个,请药祖?谁敢哪?那可是剑灵宫的大法老,如果被异族知道了,望天城就废了。

    “再等一等吧”!

    大老们正发愁,突然一位弟子闯了进来。“城主,灵珍子来了”。

    “灵珍子?她怎么会来”?大殿内立即变得死气沉沉。众人都知道,灵珍子是剑灵宫弟子,她竟然敢来望天城。

    “我去收拾她”!飞鸿跳起,这事他当然要先出头。

    “不行,灵珍子是灵贝子的师姐,她应该是灵贝子请来的,可能与解毒有关”。石阳急忙制止,

    众灵祖看向城主。宛月点点头,摆手让飞鸿坐下。“此事就当不知道”。

    众人点点头,长出了口气。如果城主下令,只能硬着头皮对付灵珍子。

    缕缕晨光落在莫邪的脸上,他在小月亭外守了五个月,果然如灵贝子所说,小月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变异一次,还好有他守着,及时压制住,不至于小月再次出丑。

    每次过后,小月都羞愧不已。她的身子被假莫邪看了个遍,恨不得杀了它。可是这个赖皮就是不走,说了多少狠话都没用。

    “灵祖,师傅有请”。一位弟子小心的走近,眼睛不停的看着亭门。

    哎哟!莫邪跳下石雕,捂了下胳膊。昨晚是月圆夜,又让小月咬了一口,吸走不少的血魂。这口咬得太狠了,两排大牙印子深入肉中,用了几次治气都无法平复。

    “灵祖”。灵女急忙扶住莫邪,灵祖十分平易近人,时常送弟子一些丹药,弟子们都争着来照顾他。

    “没有事,有点麻,你去吧!我去找小月”。

    灵女一听要带着师姐,吓得小脸煞白,应了声,转身就跑。

    莫邪进了亭楼,小月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楼顶,眼角凝着泪水,感觉到有人进来。“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莫邪站了会儿,他知道小月为什么这样。昨晚,那一幕又呈现在眼前,盯了眼小月起伏的美胸。“起来,跟我去见灵贝子”。

    “滚!我说了,不想见到你”。小月怒吼着,声音十分的可怕。

    “听话,跟我走,在没有医好你的病前,你必须跟着我”。莫邪口气十分的生硬,没半点商量的余地。

    “滚!快点滚开”。小月哭着坐了起来,她知道,不起来不行了,再不起来,这个男人就会过来抱着她走。

    莫邪站在门前,看着小月哭哭泣泣的穿着战甲,这点艳景小月不避讳,想想身子都看过了,还在乎这事吗?

    等了两个时辰,小月才打扮完。流着眼泪走到门边。莫邪挡住她,抻手擦去凝在眼角的泪水。“别哭了,外面有很多师兄妹,再哭就不漂亮了”。

    小月僵直的没有动,她已经习惯了。每次走到这里,莫邪检查一番后,才带她出门。她怎么感觉自己是这个男人养的一只金丝鸟。

    “嗯!不错,今天更光彩照人,太漂亮了,笑一笑,对,就这样”。莫邪拉起小月的手,侧了下头。“听话,回来,我送你‘启念神珠’”

    “破东西,谁稀罕”!小月咬着嘴唇,她都有杀人的心了。

    莫邪带着小月出了亭楼,像一对情侣似的牵着手,引来无数怨恨的目光。

    “小月,你的追随者不少呀”!莫邪念识一闪而过,呵呵的笑着。

    “滚!没你的事”。小月咬着细牙,狠狠的瞪了眼莫邪。

    “这事,我必须知道,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除了你大师兄不好对付,还有谁”?

    小月把脸撇到一边,这个下三流的男人,用帮助她压制鬼物为借口,占尽了便宜,你等着,我要先挖了你的眼睛。

    莫邪见小月不吱声,拉着她来到灵贝子寝殿。数十位黑甲弟子守在殿外,看到有灵者走来,不经意的看过来。

    火辣辣的眼神烧灼着脸,莫邪感到一阵灼热,侧头看向那群灵者。两道身影一闪躲到众人身后,速度虽然快,以莫邪的念力还是太慢了。

    “扁乐、古欣”?莫邪看清了灵女,竟然是她俩。

    “灵祖,师傅等你很久了”。一位弟子催促道,众人等的花儿都要榭了,才看到灵祖慢悠的走来,还拉着师姐,这话里带着酸溜溜的味道。

    莫邪收回目光,走入大殿。

    殿内的灵者不多,见他进来。转头看向前方,没有一个人向他见礼。

    “莫邪过来”。灵贝子招招手。

    莫邪拉着小月走上前。大殿上坐着两位灵者,一位是灵贝子,另一位灵女明艳高雅,仪容安静,体态娴淑,混身凝着独特的空灵与清丽!

    “莫邪,这位是灵珍子,我的师姐”。灵贝子笑呵呵的介绍。

    莫邪急忙行大礼,灵贝子真的找来帮手了。

    灵珍子浅浅一笑,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这就是莫邪,药祖提到的莫邪?“请起”!

    “灵祖,小月身中鬼物,请灵祖出手相帮”。莫邪拉起小月,引见给灵珍子。

    灵珍子甜甜一笑,这事灵贝子已经说过了,她也没有办法,这个小灵士管得道很宽,比人家师傅还着急。“我知道了,坐,我先研究解毒的事”。

    莫邪坐在下首,那些比自己境界高的弟子都恭敬的站着。

    灵贝子拿起毒针。“师姐刚到,先不要着急解毒,还是休息几日吧”!

    灵珍子何常不想休息,她来到城中,望天城高层一定知道了,因有求于她不能出手,一旦消息传开,就不好说了。如今异族千方百计的想灭掉剑灵宫,知道她来了,一定不会放过她。“我可是拿命做赌注帮你这个忙”。

    灵贝子哈哈哈大笑。灵族都以为他是药山的,没人知道他是剑灵宫的。师姐就不同了,打着剑灵山的招牌。

    “好!莫灵友解毒功炼的如何”?

    “灵祖已经炼成”!

    “好!布阵”!灵贝子话音刚落,殿内弟子飞身遁起,围坐在莫邪、灵贝子、灵珍子周围。

    三人成犄角之势盘坐在空,闭目凝术,个个面色凝重。

    一位弟子抱着直挺的灵士走入中心,轻轻放在石台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