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恐怖灵阜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96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莫邪看着承影失望的眼神,心里痛痛的,万年了,钝钧、承影的心变了。哎!两个最喜欢的女人都投入别人的怀抱。

    沉默了会儿,他是想摇头的,不知为什么?还是点头了。

    灵珍子看到莫邪同意了,心里十分的不快,剑灵宫不许外人进入,她带着莫邪是因药祖有令在先。这个女人怎么办?阻于莫邪的面子,不好当面回绝,只好看看再说。

    神廷心里虽然不快,又没有办法,如今它和神权长老都中了毒,这样放走莫邪,到那儿去找他,只能出此下策。

    承影与神廷话别后,戴上面纱,遁到莫邪身边。“灵祖可以走了”。

    莫邪看眼灵珍子,扶持着遁向远方。

    灵者走后,神廷暴跳如雷。指着灵者遁去的方向破口大骂,胸中的怒火发泄过后,渐渐的冷静下来。一双鹰目盯着神权长老。“长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本族不能出手了,只好请兄弟族了”。

    “请谁”?神廷难住了,这可是坑人的事,请谁出手都可能被骂得狗血喷头。

    “谁也不请,告知各族,灵珍子负伤即可”。

    一阵奸笑声响起,枯洛也跟着嘿嘿两声。

    莫邪和灵珍子遁出数十万里,身上的伤势发作了,经脉受损,真气过行不畅,混身打着哆嗦,扶在莫邪的身上,一阵阵剧烈的咳血。

    “莫灵友去哲萝阜”。

    莫邪也有伤在身,被灵珍子这么压着,呼吸跟着急促了。“在什么地方”。

    灵珍子颤抖着拿出晶轴,划了几下都没有点到。

    “我知道,我带你去”。承影拿过晶轴,走向前侧。

    莫邪看着身前妖媚的身姿,不自觉得咽了口吐沫。她真想抻手揽过细柔的腰姿,却又不敢。数万年了,承影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

    不知不觉,三人来到一片雾海云山。滚滚的雾潮翻滚在山腰,浮着一座座岛屿,时隐时现。

    “那就是哲萝阜”。承影指着一座山峰,话语里没有半点的惊喜。

    莫邪看眼山峰,没有看到阜影,只看到黑色的陨石堆成的秃山上。

    雾气向两侧滚开,四位宗老出现在雾幕下。上下打量着莫邪三人,眼神里充满警惕。“三位是何人”?

    莫邪刚要回答。灵珍子拿出一块腰牌。“我要见阜主”。

    宗老们看到腰牌,脸色大变,急忙行礼。“特使大人快请,你怎么伤成了这样”。

    灵珍子没回应,闭目倒在莫邪的怀里。

    “快快快”!宗老们慌了神,急忙引路。莫邪咬着牙,紧紧的跟着,不多时来到黑色陨石峰下,一座不大的阜街出现在黑石谷间。阜子十分清静,只有零星的几家铺子开着门,看到有陌生人来了,慌张的躲入铺子里。

    多事之秋,莫邪叹了口气,没有当回事。

    “特使,阜主外出还没有回来,我先领您到栈内疗伤”。宗老怯生生的说道。

    灵珍子实在不想说话了,她急需静修,打通伤损的经脉。

    “知道了,快去安排”。莫邪回道。

    宗老带着莫邪等人来客栈前,店童小心翼翼的迎上来。“护法大人,这是谁”?

    “混帐,这是你问的吗?快选间最好的亭楼”。宗老瞪眼骂道,语言充满了恶毒。

    店童没敢吱声,低着头带着莫邪等人进了客栈。宗老站在门口看了会儿,擦着脸上的汗,急速的走了。

    莫邪窥视着客栈每一个角落,奇怪,这么大的客栈,竟然没有人住,空气里凝着淡淡的血气,这血味虽然淡,对于六念合一的修者来说,这血气太重了,虽然有人刻意的抹去,还是掩饰不住。

    扫了一眼,莫邪看到了空中遗留下的魂影,这影子都是爆体而亡,谁下的这么狠的手。

    “灵祖,这是本栈最好的亭楼,你先住下,有什么事竟管吩咐”。店童溜眼灵珍子的伤势,眼神那么一闪,莫邪便起了警觉。

    “去吧!不要有人打忧就行”。

    店童又看眼承影,应声出去了。

    莫邪放下灵珍子。“灵祖,你先修炼”。

    灵珍子拿出一丸丹药放入口中。“莫邪一年内不要有人打忧我”。

    莫邪点点头,他也要疗伤,又不敢。这个亭楼的一角堆放着几团爆体的血魂,他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承影跟我到外亭”。

    承影不情愿的看着莫邪,他也叫莫邪,怎么听得这么别扭。

    莫邪来到外亭域,盘膝坐了会儿。他伤在魂体上,这种伤,不是一时半会能疗好的,只能用大量的魂珠去滋养。拿出魂珠放入口中。

    承影斜着眼睛瞄着灵士,咬了会嘴唇道:“你能不能不叫莫邪”。

    莫邪没有吱声,他多少明白承影的意思。过了一日,莫邪吐出魂珠,脸上的气色好了不少,准备继续修炼,可是不行,这个灵阜太诡异了,必须弄清楚。

    “你给我起个名字吧”!

    承影一愣,这小子大喘气呀!这么久才回答。“没心思,这个名字你就是不能用”。

    莫邪看眼承影笑了,“这是你的专利,还是你的名字,为什么不能用”。

    “我......,不管怎么说就是不能用”。

    莫邪没心思与这小丫头斗嘴,走到亭域一角。“你没感应到这亭内有血气吗”?

    承影噘着嘴,愣了下。什么血气?她没有感应到?瞪着大眼睛看着灵士。

    莫邪指尖轻轻的捻动,几条血丝慢慢的聚入指间,形成小小的血珠。

    啊!承影瞪大了眼睛,她什么也没有感应到,亭内有血气?就应该有杀戮。谁会在亭楼内杀人,灵族不会允许的。

    啪!血珠碎去,一道虚影出现在空中,杖光一闪,宗级灵士脑浆崩裂,瞬间爆成了血气。骨爪伸来,抓住“凝魂真元”,哈哈哈的一阵狂笑。

    爆光中的血气太弱了,莫邪没能看到是谁杀了灵士,但从杖光的威能上看,那位修者境界极高,宗老根本不是对手。

    莫邪脸色冰冷,再次捻动手指,这里不仅只有这一团血气,还有,应该能找到线索。一连凝出数个血珠,都是一个场景,似乎,这些灵者是被一杖打死的。这怎么可能?谁能有这样的实力,能出手同时灭杀这么多的宗级灵者。除非是尊级修者。

    看着空中的血气,莫邪心里阵阵惊寒,如今,他魂力受损,很难应付大战,尊者对他太危险了。

    耳边响起哒哒声,莫邪侧脸看向承影。从她的眼里,他看到了一丝恐惧。心神一动。“承影,你认得这杖影”。

    承影眼神变得慌乱,不敢看莫邪的眼睛。不错,她跟着神廷少主这么久,见过异域各族的兵器,这杖影的确有些熟悉,只是不想惹事,更不想说。“我......我不知道”。

    莫邪只当承影吓得慌了神,没有细细的追问。收了空中的血气,莫邪的面色冰凝,这个阜子十分的古怪,不知道灵祖为什么要到这里,难道阜主与剑灵宫有关系。想到这里,激灵打了个寒战。

    身影一晃,两道化身走出空域。“主人”?

    “看好灵祖”。莫邪发现承影有所隐瞒,并不跟她一条心,他不放心承影在亭中,只好用化身了。转身,莫邪出了亭楼。

    承影看着两道化身,这个莫邪竟然没有修炼灵地的术法,化身没有与本体融合,难怪战力这么强。

    莫邪出了亭域,悠闲的走在亭楼间,看似随意的游玩,心里惊恐不已,亭间的每一处角落都隐藏着血气,整个客栈不下千团。

    莫邪手指在袖间轻轻的捻动,几息间,就得到十几个血珠。

    “灵祖,这么有闲心”。店童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赔着笑。

    “闲着无事,想出去买些灵物”。莫邪走向客栈外。

    “灵祖,你看天色不早了,阜内的店铺都已经打烊了,还是明天吧”!店童急忙拦住莫邪。

    莫邪看着挡着门的店童。“这天色并不晚,为什么会打烊”?

    “近来灵域极乱,各族灵祖云集而来,时常攻击灵阜,所以还是不要出去为好”。

    “是这样”?莫邪像似吓了一跳,转身回到栈内,走到池边,坐在岸边的凉亭里。

    店童远远的看着灵祖,没敢走近,似乎只要看住他,就是可以了。

    一束束柔和的光从空中倾泻下来,池面穿上一件血红的丝缕衣,宁静的池水顿时被打破了,一跳一跳的,随风抖动着血色的影子。

    莫邪坐在池边看着水中凝聚的血气,清理血气的人念力虽然高,和他比差的远了。在他看来,这满池不是水,而是血,一池可怖的血。

    阵阵毛骨怵立,头发都炸了起来。谁这么狠,斩杀了这么多的灵者,一眼扫过,这池中至少有五万多灵者,大多在凝魂境以下。

    莫邪吸了口气,平息着恐慌的心,手指不停的捻着,只要得到更多的血魂,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

    月上枝头,露水淋湿了头发,一滴滴的落在战甲上。莫邪站起身,走向亭楼,池中的血魂清理的差不多了,他急于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