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剑灵分舵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1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莫邪站起身,几道影子急忙躲到亭楼后。莫邪没理会,转身走向小月住的灵亭。

    进了亭域,承影眼神变得慌乱,她不知道莫邪找到什么证据。

    莫邪取出数百颗血珠,噗!爆起巨大的血烟团,无数交错的场景闪现在空中,看得莫邪和承影瞠目结舌。

    空中爆起的景像太可怖了。无数的灵者被血妖族斩杀,瞬间血流成河。灵者们挣扎着反抗着,无耐境界太低了,在大灵者面前如同蝼蚁一般。

    莫邪看得眼睛都红了,一直以来,他不愿杀戮,必竟万物皆有灵性,修炼难于登天。各族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用不着,为了一点点的小事,拼得你死我活。

    如今看到这血腥的一幕,莫邪气得身子直抖,啪!一拳打在石案上。“异族妖魔,本祖与你们世不两立”。

    承影看傻了,知道没有什么可以隐瞒了。如今,她与神廷少主在一起,少主还受制于灵士,发生这样的事情,少主和长老没救了。

    “灵祖息怒,事情必有原因”。承影小声的劝道。

    “住口,什么原因可以滥杀无辜,可以践踏生灵”。莫邪简直要疯了,眼睛变暗了,突然闪耀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自己烧得口干舌燥,说话都变了调子。

    承影被灵祖的怒火吓得不敢再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不但没有效果,反而灵祖会更加的厌恶她。

    莫邪咆哮会儿,渐渐的冷静下来。即是这样,如今城内的灵者又是谁?想不了那么多,起身走向亭门。

    “灵祖,我跟着你”。承影急忙走上前。

    “看住她”。莫邪没好气的吼道,化身遁来,拉住承影的胳膊。

    莫邪出了亭域,那位店童又迎上前,脸上凝着恭色。“灵祖......”。

    话没说完,脖子一紧,脸色变得通红,余下的话卡在喉咙里,瞬间就把脸憋青了。

    莫邪瞪着血红的眼睛,牙齿里挤出几个字。“说......怎么回事”?

    店童眼珠子都要被捏爆了,挣扎着,紫色的脸抽动着痛苦的表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灵祖,这......这是怎么回事”。店主慌张的跑过来。

    莫邪挥袖打出一道光环,将店主击出数十丈远,趴下地下口喷鲜血。

    莫邪细细的看过店童的脸,没有移容术,丹海、识域都是灵者的气息,应该不是异族幻化而成。

    啪!店童摔倒在店主身边,捂着脖子痛苦的呻吟着。

    莫邪大步走上前,中途随手一抓,将几个想逃遁的店童扔在脚下。

    店主看到灵祖杀气腾腾的走来,吓得血都忘记喷了,吐着血泡。“灵祖息怒,灵祖息怒”。

    “城内发生何事,说半点假话,我让你们永无化魂之日”。

    店主不相信莫邪能做到这一点,但折磨他们绰绰有余。“灵祖,不关我们的事,都是异族干的,我们是昆毕宫的,临时驻守在这里”。

    昆毕宫是灵族十九大灵地之一。莫邪听说过,怎么会与异族混到一起。

    “为什么要血洗灵阜”。

    “这......这里是剑灵宫分舵.......”。后面的话不用店主说,莫邪已经想明白了,灵珍子为什么要来这里,异族为什么要血洗这里,原来与剑灵宫有关。

    “无耻,你们这些灵族的败类”。莫邪举手想抽店主,咬咬牙,又放下了。这些人虽然帮着异族,必竟是灵族的精英,修炼不易呀!不自觉的,心又软了。

    “血洗灵阜的血妖族在哪儿”?

    店主慌了神,瞪着恐怖的眼神。“灵祖,我是昆毕宫弟子,我真的不能说,说了,你不杀我,宫内刑老也得杀我”。

    莫邪一听,差点没气疯了,这么说,是不想说了。“那你就为数十万灵者陪葬去吧”!

    说话间,手起掌落,硬生生的把店主拍成了血雾,连炼识真元都没有凝成。

    莫邪收回凝着血气的手,看向店童。“你告诉我”。

    店童吓得磕着头。“灵祖饶命,我们来时,异族都走了,只留下个特使在阜内”。

    “在哪里?带我去”。

    店童哭跪在地上。“灵祖,我这已经犯了大忌,如果去了,我重生的机会都没了”。

    莫邪看着这群软骨头,真想一掌劈死他们。“不用你们去,说,在哪里”。

    “在......阜主府”。

    幻影走出空域,提起店童扔入亭楼里。莫邪大步走出客栈,抬头看到一道红光飞出阜域。

    嗖!莫邪不容多想,一步踏空,凌空打出一道镜光。那道红光飞出千里,嘭的栽了个跟头,摔入山林中。

    “透空魔幻爪”抓入林子,血淋淋的髅妖女落到空中。

    莫邪收回“幽冥神镜”,刚才太心急了,把神镜打了出去,翻过来看了看,放心了,还好,镜子没有坏。

    是个女人?莫邪长皮了脸,最不愿意和女人打交道。脸一沉。“说,你的族人都去了哪里”?

    髅妖女嘴里流着血,眼睛充了血,看着灵士就是个血人。“要杀就杀”。

    “想死”?莫邪来气了,没想到这个髅妖女性子这么烈。“你真的不说,别怪我不客气”。

    魔幻爪伸到髅妖女胸前,抓住胸甲,左右轻轻一分,就听得嘶啦,胸甲开了个大口子,雪白的玉沟露了出来。

    髅妖女怎么也没想到灵士如此荒淫,会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胸口一阵冰凉。啊的一声惊呼,小脸没了血色。它不怕死,就怕被沾污了身子,这是族群不可饶恕的大罪。就是化血还魂了,在族内是奇耻大辱,吐沫星子也能淹死她。

    髅妖女抱住半露的玉峰,瞪着惊死的眼神,眼角不争气的流着泪水。“我......我说,呜呜......”。

    莫邪看不得泪水,红着脸松开胸甲,真想给自己两撇子。怎么会想出这么下流的手段。瞪着哭泣的妖女,沉默了。

    髅妖女上气不接下气的哭了会儿,才哽咽的忍住哭声。“它......们去追杀阜主了”。

    “去了哪里”?莫邪看眼“幽冥神镜”,他来的太晚了,想救阜主已经没有机会。

    髅妖女指了下远域,抱着胸蜷缩在空中,惊慌的眼神盯着莫邪的脸。

    莫邪算算时间,叹了口气。抓起髅妖女遁回灵阜。

    阜内灵者们看到莫邪抓回异族特使,吓得都躲到亭楼内。完了,完了,惹大祸了。不久血妖族必来报应。

    莫邪走在大街上,看到灵者们这副德性,气得脸都青了。本祖不能与这些人为伍,此时更加坚定去剑灵宫的想法。

    走到客栈前,刚要进屋。哗啦,身后响起一片战甲摩擦声。莫邪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着黑压压的灵者。

    一位老灵士跪步上前,连磕数个响头。“灵祖,灵阜大难,我等境界低微,放我们离开吧”!

    看着恐慌的灵者们,莫邪心痛不已,灵族族人怎么会如此的怯弱,逃命却这么心齐。“散了吧”!

    众灵者一听,纷纷叩头。起身,落慌而逃。

    整个灵阜瞬间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只有孤零零的亭楼,在夜色中隐匿。

    莫邪看眼髅妖女。“你也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髅妖女愣了,灵士会放它?这不是做梦吧!看了会儿,见莫邪向阜内走去。立即清醒过来,这是真的放她。“多谢灵友”。

    莫邪没有吱声,头也不回的进了客栈。

    “灵祖怎么样”?承影关心的走过来。

    莫邪看眼这个当年心爱的女人,如今看到她没有半点的激动。“都走了,灵阜只留下我们”。

    承影瞪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莫邪的脸,这个男人身上真的有莫邪的影子,是她太思念了吗?“我们怎么办”?

    “等灵祖伤好后再做打算,你去修炼吧!这颗‘神丹’,或许对你有用”。莫邪又起了恻隐之心,拿出他的宝贝“启念神珠”,交给了承影。

    “这是什么”?承影拿着神珠哆嗦着。

    “去吧”!莫邪不想与承影缠绕,他对承影与神虫族少主在一起十分的厌恶,当年他看到钝钧和易绝时都没有这种心态。

    承影看出灵祖不耐烦的样子,只好拿着神珠,走到一边修炼去了。

    莫邪坐了会儿,拿出“幽冥神镜”,窥视着万里空域。突然眼神一凝,急速拉大镜面。身影一闪,消失在亭域内。

    远空两道纤影急速的逃遁,转眼间到了灵阜前。秦姬一口气还没喘过来,看到阜门前坐着一位奇丑的灵士。

    “灵祖,我们被追杀,可否到阜内躲避”。

    丑灵士没说话,摆摆手。秦姬拉着秦月遁入阜内,一进来,立即傻了眼,这......?人哪?

    “妈!阜内没人,不能在这里等,逃吧”!秦月慌了神,拉着秦姬向外走去。

    “别动,你看这儿”。秦姬指着街上的墙壁,不起眼处,画着一个鬼异的符号。

    “这是剑灵宫的分舵”!秦月叫出声来,太高兴了。这些年,她和母亲四处流浪,想找到剑灵宫入口,可惜一直没有找到珠丝马迹。

    “我们等等”。秦姬相信,守阜的丑灵士一定是剑灵宫的灵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