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叛族少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哈哈哈!笑声响彻四野。啸天兽尾巴一痛,长嘶声,回脚就是一腿。少主闪身躲开,又是啪啪数脚,踢得影子纷飞。

    灵剑宫少主松了手,气喘吁吁的躲到一边。鸠铬哼了声。“好了!让给他一骑”。

    鸠魔送过缰绳,噗哧的笑声。灵剑宫少主阴沉着脸,接过缰绳,遁上啸天兽。

    万里空域边缘,莫邪拿着“幽冥神镜”窥视着此处的一举一动,蒙面灵士是谁?为何会帮助鸠魔族,被如此的侮辱,没有半天的怨气。

    等鸠魔者消失了,莫邪又遁了回来,来到一处不起眼小山峰,很快找到无涯子等人。

    仇剑终于等到灵祖回来了,擦着汗水。“灵祖怎么样”?

    莫邪心事重重,鸠晴少主被抢走了,一旦醒来,必会派大量的高手来营救众宗老。“收拾下,离开此地”。

    仇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鸠魔族少主没回来,看来事情有变故。慌忙抱起沉睡的师兄,让宏宇等人牵着众鸠魔宗老走入山间的谷地。

    莫邪走在后面,边走边清理着空中遗留的气息,以他的念力,清理过后,没人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果不其然,数个时辰后,数位异族尊老杀气腾腾的寻来,到了小山前,傻了眼。鸠魔宗老们的气息无,众人凝术数次,都没能找到珠丝马迹。瞬间,变了脸色,互看一眼。“快去请大长老”。

    莫邪等人翻山越岭,整整走了十天十夜,才逃出这片山域。

    仇剑和林丽等人十分不解,灵祖已经完成任务,完可以回剑灵宫天牢,为什么还冒险留在这儿。

    莫邪没有太多的解释,他想寻找下一处灵阜,即然此处灵阜被异族发现,其他灵阜也可能出事了,如果不毁去宫门,异族早晚找到密径,那时就晚了。

    这日,莫邪等人来到山域边缘,还是没能找到新的灵阜。看眼“幽冥神镜”。“无涯子,你和众人回天牢交了事务,把外面的情况告知特使,让他速将其它分舵秘趾给我”。

    无涯子等人这才知道莫邪要干什么?原来要找下处秘径,破坏宫门。

    “是,灵祖”。无涯子接过晶信,放入灵袋中。

    莫邪离开千丈外,无涯子等人向灵祖深行一礼,取出回城珠。噗!一道环光爆开,巨大的黑洞将众人吞噬。

    看着消失的环光,莫邪放心了。只要无涯子和鸠魔宗老们走了,他就敢放手一搏,再无顾虑。取出“幽冥神镜”,凝神四域,身影一闪,遁入空中。

    搜索十余万里后,莫邪深吸一息,目光落在山坳深处。身影缩去,几息间出现在山间溪水边。

    这水凝着血气,虽然有人刻意的抹去,却无法逃出莫邪的念力。沿着小溪走出数百丈,血气更浓了。莫邪锁起眉头,这血气里还有异味。

    突然,一道獠牙凝出林域,两齿尖牙咬向喉部。莫邪“六念合一”,这点速度,根本不放在眼里,凝出骨爪,抓住利齿獠牙,向后掰去。雾海深处的修者没有停下的意思,巨大的魔影扑了过来,伸出巨爪影,要与莫邪的骨爪硬碰硬。

    “住手是灵族”。气喘吁吁的微弱声音,从林中传出。

    莫邪听到这声音,心里咯噔一下。一失神,爪影穿过战盾击在胸口上。闷哼声,噔噔噔!连退了数步。喷了口鲜血,瘫倒在草丛中。

    等了数息,雾气晃动,齿风披头散发,混身凝着血气,扶着灵女走出树林。草丛中的灵者一动不动,齿风小心翼翼的将“飞天獠牙”横在胸前,战盾挡着灵女身。

    远远的盯着瘫在草中的黑影看了会儿,还是不放心,凝兵刺去。

    “别是灵士”。灵女喘息的说道,声音很小,蚊子似的。

    “别说话!小心毒血攻心”。齿风忙把灵女抱入怀中,慢慢的坐在草丛中,取出一颗珠子放入灵女微张的口中。

    “不行,你会中毒”。灵女转过头,无力的手想推开珠子。

    “没事!死,我们也要死到一起”。齿风急了,躲开灵女的手,硬将珠子放到灵女嘴边。

    灵女闭着嘴,躲闪着,嘴里呜呜的。“不不我不能害你”。

    “白涓!你都伤成这样了,还看不出我的心吗”?齿风颤音喊道,眼泪溢满眼眶差点没哭出声来。

    “你个孽畜,竟然在这里打情骂俏”。空中传来怒骂声,一道白光击在齿风后心,轰的声,齿风被击出数丈远。

    流线般的身影在远处打了个旋,带着气团飞回到灵女身边,闪身挡住灵女,嗵的跪在地上,咚咚的磕起响头。“族老开恩,放过白涓”。

    一位齿魔尊祖走出空域,脸色铁青,眼睛红通通的。“你你还敢求情,我齿魔族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族老,只要你放了白涓,我跟你回去”。齿风不停的磕着头,声泪俱下。

    “放肆!闭嘴”。齿魔尊老气得混身发抖,声音变了调。它怎么也想不明白,族内美女如云,齿风身为少主,竟然为了灵女背叛齿魔族。

    齿风不停的求着,气得齿魔尊老都要疯了,指着齿风的手抖个不停,胡子乱颤,真的拿它没有办法,换了别人,早就一巴掌拍成肉泥,还能等到现在。

    魔爪凝出实影,齿风转身要护住灵女,被魔爪击退数步,爪影抓向灵女喉咙。

    轰!一团爆光炸开,齿魔尊老哼了声,退出雾团,捂着胸口,凶残的目光移向草丛中的灵影。

    “族老”。齿风惊呼一声,冲过去,伸手扶住齿魔尊老。

    “不要碰我”。齿魔尊老抬手挡住齿风的手,一道劲风将齿风击退了数步远。

    莫邪掸着身上的水气站起身,面目狰狞的与凶光对视。“尊祖,欺人太甚了吧”!

    齿魔尊老被偷袭,这才发现草中还有个灵士,凝魂三阶?竟然敢偷袭它。凶光毕现,手动了下,又停了下来。脸色变得阴冷。“你找死”?

    莫邪呵呵两声,他并不怕齿魔尊老,刚才那一技,毒已经封印了尊老的丹海。“尊老,本灵不想以你为敌,只要放了灵女,我定解去毒诀”。

    齿魔尊老锁着灵女的喉咙,嘿嘿两声。“小家伙,从来没有人和我讲条件”。

    莫邪眼神微变,心里没了底,他的毒至今无人能解。齿魔尊老说话这么硬气难道没有中毒。心里咯噔一下,面色变得凝重。

    噗!齿魔尊老牙齿缝里挤出一线血丝,顺着嘴角流下,身子晃了晃,伸手扶住身边的树身。随手将灵女扔入齿风怀里。“滚”!

    齿风抱着灵女。“族老,你怎么样”。

    “滚”!齿魔尊老又吼声,气血喷口而出。毒术确实没有封住丹海,被它强行压制住,就因为压制,所以消耗大量真气,使得气血逆行,吐血不止。

    “你走吧!我会守诺言”。莫邪冷冷的道,他已经确定,齿魔尊老只是受伤,没有封印丹海。也不敢轻举妄动,怕尊老凌空一击,他也废废了。

    齿风没有走,它怕莫邪再出手,明显族老中毒了。虽然恨族老,更怕它,不等于会眼睁睁看着灵士伤它。

    一时间,三位修者僵持住。

    灵女动了下,无力的抬起散乱的头。“灵祖,求你解开毒咒”。

    莫邪看着那张苍白的脸,心痛的不能呼吸。他怎么也想不到白涓会和齿风在一起,这世道真的乱了,承影和神廷,秦月和魑原,这回又看到白涓和齿风。

    “你答应放他俩走”?

    齿魔尊老哼了声。血嘴挤出几个字。“族人不会放过他们”。

    莫邪见尊老嘴硬,不说放人。看眼白涓,凌空轻轻捻动,黑光从齿魔尊老身上飞出,瞬间变成黑色珠子,闪了下光芒,消失了。

    齿魔尊老狂喷口鲜血,脚一软,差点倒在树下,身子软软的靠着树干,一点点滑坐在根上。

    “族老”。齿风想上前。

    齿魔尊老抬手挡住。“滚!你让我丢的脸还不够吗”?

    齿风退后一步,这时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咚的跪在地上,连磕数个响头。

    “族老保重”。起身看向莫邪,拱拱手。“灵友,灵域之大,万族同修,何乐而不为”。

    莫邪怔怔的看着远去的身影。“齿风等下”。

    齿风回过头,看到莫邪走来,心里有几分不解,抱紧怀中的白涓。

    莫邪走到近前,看着白涓青色的脸。“她中毒了”。

    齿风点点头,看眼族老,这毒正是族老下的。族老为了阻止它离开齿魔族,对白涓下了毒手。这不能怨族老,只因它太喜欢白涓了,必须救她。

    莫邪没有问原因,毒对他来说就是鸦片,嗅到就上瘾。他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哪!“让我看看,我能帮助她”。

    白涓抬起晕花的眼神,看了眼莫邪,这气息有点熟悉,却看不清灵士的脸。“你是谁”?

    “路人,何必问我的名字”。莫邪双指按在白涓的眉心处,丹海上的斗盘风旋而动。一缕青丝从眉心钻入指尖。莫邪长吸口气,脸上凝出满足的笑容。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