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死里逃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淡淡的血气混着夜色的冰冷,有意的掩饰,无法抹去血气的余腥。

    到了亭楼前,莫邪惊吓得手脚冰凉。迟疑片刻,才走入亭内,就在这片刻间,莫邪凝得影晶,看到一道凝着血气的背影。

    进入亭域,天宇端坐在石案前,灵兵按在桌上,一滩血水从桌角滴滴的流下。听到一丝微响,慢慢的转过头,眼神悲凉,嘴角凝出牵强的笑容。“我......”。

    噗!莫邪眼前爆开血花,天宇身影消失在案边,一颗“真元”飞落手中。“真元”凝着最后的影像,悔恨和歉意弥漫心境,莫邪的心里凝着一滴清盈。

    捏过血气,莫邪锁起眉头,又是那道身影,看不清面容的影子。在咫尺之间,黑光一闪,天宇定格在惊愕之中。

    “天苍”!莫邪想起天宇的师弟。即然有人对致远和天宇下手,天苍也不会有好结果。莫邪转身遁出亭楼,沿着淡淡的血气追去。

    越追,心越寒。那缕血气消失在水池上。莫邪感觉到不妙。听说天苍就住在池边的亭楼,是那间?

    “谁”?侧头看阴暗的林域,斥问道。

    莫邪心里一惊。雨泽出现在林边,看到莫邪后也是一愣。灵兵闪闪的点着寒光。

    “你来干什么”?雨泽没好气的问道。

    “找天苍师兄”。

    雨泽转身冲入林中,莫邪咧了下嘴,站在原地没动。

    “老杂毛,你来抓我呀”!寒风从林中刮出,凝在叶尖的露水啪的碎成冰花。

    唰!一道白光从冰雪林域里飞出,瞬间到了莫邪身前,啪啪的爆着,凝出一张可气的脸影。

    莫邪瞪着眼睛,禁识奴跑到了这里?他这一搅和,引来雨泽。莫邪无法离开,凝出战盾挡在身前。“师兄要我帮忙吗”?

    林域内响起噼噼啪啪的声音,冰花树影在爆声中化成的冰渣。雨泽胡子拉渣的遁出林域,抹了把脸上的冰渣,斜了眼莫邪,凝术又冲入林中。

    术法的爆裂声引来数百位灵者,远远的看着,没有一个敢出手。雨泽是聚魄四阶灵尊,谁敢出援手。

    “老杂毛,你别跑呀”!嗖嗖嗖!三道寒光飞出林域,在空中斩出三道长长的冰凌。众弟子吓得向后退去,不退不行呀!这脸刀割了一般的痛。

    梓晨子出现在众人身后,冷冷的看着冰花银树,眼神极其的狰狞。

    几息之后,雨泽挂着满身的冰溜子出来了。哗啦!抖动冰甲。“妖孽,那里走”。喊完,身影一闪又要冲入。

    冰影冲着他飞来。“我不走”。

    雨泽身影急忙向后退去,差一点撞入冰影的怀里。

    “嘿嘿嘿!你走什么”?禁识奴拄着骷髅剑,指着雨泽奸笑着。

    雨泽被戏弄,气得脸都青了。还好有夜色掩护,看不清那张变了形的脸。

    梓晨子面子挂不住了,慢慢的走上前。

    “师傅,我......”。

    梓晨子抬手制止,目光冷冷的盯着禁识奴。“你就是冰魔”。

    这话一出,禁识奴愣了下,接着冰脸扬得老高。“有眼力,认得本魔的名号”。

    “果然是你,为何杀害花桐、花蒂几位灵者”。梓晨子面现杀气,冰冷的问道。

    “为灵族除害,本魔最恨吃里扒外的家伙”。

    “就你,管的太宽了”。梓晨子咬牙切齿,恨不得手起剑落,一技斩杀这个家伙。

    “本魔知道,今日逃不出去,又有何妨,诛杀叛逆,足已”。禁识奴仰天狂笑,一股子豪气冲天,声音震得四域威鸣。

    梓晨子呵呵两声。“灵族的事,用得着你个外人插手吗”?说话间,凝出一道光环。

    突然,禁识奴笑声愕然而止,举起骷髅剑。“火炎子,主人本奴去也”。

    噗!骷髅剑穿胸而过,硕大的冰躯碎裂,眨眼之间爆成了冰气。

    梓晨子气疯了,一把抓去,握住冰渣。“谁!谁是幕后主使”。

    “法老不可冲动”。雨泽眼神惊慌,急忙提醒道。

    梓晨子脸色微沉,知道刚才失态了。“查,一定要查出真凶”。

    莫邪远远的看着,心里这个好笑。禁识奴呀!禁识奴!打不过,就打不过了,还装得这么豪气。

    雨泽应了声,侧头看向莫邪,眼神里闪着晶芒。莫邪转身走到天苍身边。“天苍师兄,我有话和你商量”。

    天苍收回目光。“长老什么事”?

    “走,亭内说话”。

    二人转身离去,雨泽看眼梓晨子。“法老怎么办”?

    “杀,不能放过一个人”。

    雨泽心领神会,走向冰池边的亭楼。

    莫邪和天苍进了亭内,急忙封印空域。天苍怪怪的看着长老。“长老发生何事”?

    莫邪没有回答,等封了亭门后,长出了口气,这才转过身,拿出一颗影晶。“师兄,你可知天宇师兄被杀”。

    “什么”?天苍僵直在空中,死死的盯着莫邪的嘴,许久才结巴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莫邪简要说了经过,拿出影晶送到天苍近前。“你看,这人可熟悉”。

    天苍凝神晶中的那道身影,眼神慢慢的变得可怖,凝出灵剑,噗!刺入丹海。

    莫邪眼前爆着血烟,“聚魄真元”落入手中,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没有半点反应的机会。

    莫邪惊张着大嘴,脑袋里嗡嗡直响,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天苍见到那道身影,会选择自杀。

    拿着真元,莫邪的手在微微的抖动,他感觉到自己触动了一个可怖的人物,这个人足可以让尊祖恐惧,甚至不惜用死来逃避。谁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凝视着那道身影,看着那张模糊的脸,这是谁?

    阵阵的寒栗后,莫邪从恐惧中缓过神来。解开封印,坐回案前。

    雨泽出现在亭内,激灵打了个寒战,怒目凝视莫邪,剑花一点,直指莫邪眉心。“长老,你到底是谁”?

    莫邪叹了口气。“师兄,我想见岛主”?

    雨泽盯着莫邪手中的真元,天苍的气息还凝在空间。想起岛外一连串的鬼异凶杀,雨泽寒毛惊立。虽然对莫邪击杀天苍怒气难消,却不敢轻易出手。

    晶光一闪,雨泽退出亭楼。莫邪放心了,默默的坐在石桌边想着近来一连串的事件,越想心越惊,不知不觉的被恐惧笼罩。幻影默然的站在身边,莫邪本体消失在空域。

    幻影拿着“雾化石”,随手放在桌上。

    空域微动,一道影子出现亭楼内。幻影看到影子,惊的站起身。“你是火炎子”?

    “问的太多了,他还不配。说,‘九九归魄丹’在何处”?面容模糊的影子恶狠狠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在我手里”。幻影一惊,立即凝出战盾挡在身前。

    “莫邪,就你这点本事,逃不出去,交出来,我给你化血还魂的机会”。

    “为了个丹药,你用得着杀这么多的人”?

    “是给你看的,你不是想见到我吗”?

    “我在找火炎子”。

    “我在找你”。

    莫邪心头暗惊,原来此灵并不想与火炎子扯上关系,也对火炎子无视,是为了丹药而来。

    “没有”。

    “你说的”?影子阴森森的盯着莫邪。“来人”。

    嗵!一道清丽的身影落在空中。莫邪心头一紧,灵女挣扎的想爬起来,又重重的跌倒。秀发披散开,露出一张绝色的面容。

    “钝钧”?幻影牙齿磨了声,斜眼看向影子。“拿个女人来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

    影子凝视着莫邪,他没有感应到半点惊慌和激动。心里升起凝团。他真的不认得钝钧?抬脚踩在钝钧的肚子上。“你不想救她”。

    钝钧护住腹部,粉脸渐渐的淤青。“莫邪哥哥救我”。

    莫邪幻影按住“雾化石”,冷冷的凝视着钝钧。“钝钧,我是想救你,但,我不是你莫邪哥哥”。

    钝钧泪流满面,慢慢的闭上眼睛。“万年了,莫邪哥哥,你在哪里”。

    “即然无用,留你何用”。影子怒吼道,脚尖轻轻用力。噗!一股轻烟爆起。影子一愣,低头看了眼。

    青光从眼前闪过,莫邪身影出现在影子身后。

    “想逃,没那个容易”。影子回手一点,正中虚空。

    莫邪半只脚踏入门里,一股魂力直冲胸口,像似重锤闷来。惨叫声,幻影飞了出去。

    影子闷哼一声,退了半步,虚幻的嘴角流出白色有血浆。

    影子狠狠的盯着蜷缩在地上的莫邪,好阴险!竟然用假逃与自己拼命,这一技着实不轻,打得气血涌动,差一点散了精元。

    莫邪幻影挣扎着,面色苍白的靠着石柱,影子的境界深不可测,没有魂甲护身,早被影子击爆体。

    影子稳定精元,恶狠狠的盯着莫邪,阵阵冷笑。“莫邪,还有什么本事”。

    莫邪幻影身麻栗,瘫在柱边,无法聚集真气。只好苦笑道:“本祖认栽了”。

    影子伸手从莫邪腰间取下灵袋,扫了眼,眉头紧锁,好强的念力。犹豫间,噗!灵袋爆开,影子瞬间被冰封。

    禁识奴提着骷髅剑遁出空域,抬脚踹在影子腰部,抓起莫邪幻影逃出亭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