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巧遇钝钧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3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影子如同冰雕,响出几声刺耳的碎裂,哗啦!散落在地上,冒起缕缕白雾,鬼异的消失了。

    禁识奴抱着主人冲出亭楼,看眼茫茫的夜色,一溜烟的逃入黑幕中。

    楼边的石上,黑黝黝的影子动了下,慢慢的爬起身,嘟囔了句。“老子怎么睡着了”。

    拍着脑袋想了会儿,雨泽傻傻的走到亭下光影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雨泽发生何事”?

    梓晨子遁落空域,看着雨泽傻乎乎的样子,绉起眉头。

    “师傅,我睡着了”。

    梓晨子瞥了眼,这个弟子说胡话哪?“为何发晶信”。

    “没有呀”!雨泽被问愣了,他没记得发过信。

    “没发,你不是说莫邪要见岛主吗?人哪”?

    人?雨泽眼睛直直的看着师傅,他怎么想不起来哪?梓晨子没有心思与弟子闲扯,大步走入亭楼。

    啊!一声惊呼!雨泽打了个寒战,急忙遁入。正好与飞出的人影撞在一起,一个跟头飞了出去,重重的坐在地上,鼻子、嘴撞得血淋的。

    梓晨子捂着脑门子,脸色发青,顾不上额头两排血印子。拿出晶信,弹入夜空中。

    雨泽捂着嘴,跑了回来。看到师傅阴森的脸色,不敢多问。“师傅,你的脑门破了”。

    梓晨子哼了声,凶巴巴的瞪眼雨泽。“闭嘴,准备迎接岛主”。

    雨泽一听岛主要来,这下慌了神。急忙清理脸上的血。

    梓晨子没有动,木木的站着,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十分的紧张和难看。

    淡淡的幽香,似兰似梅,直透鼻息。暗淡的夜色如同提前迎来黎明,在香气中变得明亮,四域的树影更加清晰,花香四溢,如浴春风。

    “见过岛主”。梓晨子微行一礼,向一侧让开半步。

    妩媚袅娜,轻盈飘逸的灵影踏着香气走出夜色,身后跟着数百楼尊祖,个个容颜清丽,秀甲如雪。

    千湖岛主瞄眼师徒二人,眉头微挑。“梓晨,何事”?

    袅袅之声,清如鹂鹊。梓晨眼神有点痴迷,如同做了个短梦,机械似的欠身。“岛主,亭内说话”。

    千湖岛主虽然不喜欢梓晨子神神秘秘的样子,还是跟进了亭内。众灵尊没有岛主懿旨,只好守在亭外。

    黎明很快到来,各城弟子被这一幕惊掉了下巴。天哪!这不是千湖岛上的灵祖吗?探了下头,慌张的躲回到亭楼内。

    数个时辰后,千湖岛主和梓晨子走出亭域。突然,岛主回手一技将亭楼打成了尘埃。“走,回岛”。

    众灵尊心里疑惑,没一个敢问,默默的跟着岛主离开。众人走后,无数的弟子走出亭楼,看着这片空荡荡的石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一位弟子抬头凝视着远处的迷雾,眼里闪着火影,许久低头离开。

    稀薄的清纱流动着乳白色的线影,明亮的水帘,飞溅的瀑群,隐没在朦胧的黛色后面。一道冰影,晶莹的甲衫上沾染着雾珠,摆着轻盈的羽衣,走出袅袅轻烟。

    禁识奴的身影出现在谷地的飞瀑中,一手托着“雾化石”,一手提着骷髅剑,嘴里不停的嘟囔着。“都死绝了,关键的时候还得看老子”。

    嘟囔完,眼神亮了下,站在空中僵直了会儿。悄悄的走向瀑雨深处。

    几缕清烟弥漫,晨光中的花香凝着露珠的冰凉。三道纤影出现在雾池边,穿着十分的清凉,弯腰梳理着的秀发。

    “姐姐好了吗?师傅要回来了”。水花扬起,露出一张芙蓉般的俏脸。钝钧宛然的笑着,看向两位半浸水中的灵女。眼神微斜,俏丽的笑容僵住了。

    “愣什么?又想情哥哥了”。灵女侧脸看去,半开的笑嘴僵了。

    “啊!我的战甲”。

    嗖嗖嗖!三位灵女护着玉胸,凝剑怒视雾瀑。“谁?快滚出来”。

    叮当当!几声清脆的碰撞。禁识奴呲着大板牙走出空域,手中拖着的骷髅剑尖一下下的割过卵石,身后留下一片碎裂的石头。

    钝钧等人退了步,差点滑入水中,脚下虚光闪过,踏入雾空。“站住”!

    禁识奴嘿嘿两声。“说,怎么能进千湖岛”。

    灵女被冰影惊得微张小嘴,更吃惊的还是钝钧,看到禁识奴,变得异常的慌张,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淫贼,还敢进千湖岛”。两位灵女俏容温怒,凝术击向禁识奴。

    “别”。钝钧轻喊了声,没出手,反而向后退去。

    两位灵女看不清冰怪的境界,没有半点的惧色。灵剑化成数点梅花,飞点冰怪眉心、丹海。

    禁识奴轻挥骷髅剑,就听得当当两声。空中点点花影消失。两位灵女惊呼一声,退出数十丈远,落入水池中。

    锁!禁识奴剑尖点中池水,两道飞出池水的灵女定格在水面上,摆着飞天的纤纤冰影。

    “住手”。钝钧轻呵一声。

    禁识奴呲着板牙转过头。“喊什么?一会儿,我在收拾你”。

    雪奴把钝钧吼愣了,怯生生的退了步,愣愣的站在空中看着禁识奴,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许久哽咽道“雪奴,莫邪哪”?

    禁识奴横愣着眼,瞪着可怜惜惜的钝钧。“都死了,化魂了”。

    “在哪儿”?钝钧不哭了,反而惊喜。

    “我那儿知道,在圣境吧”!

    钝钧眼神迷乱了,她依稀的记得“灵域之门”的事,那道身影永远不能忘怀。

    “他真的没来灵域”?钝钧自言自语,慢慢的走向瀑雨深处。

    禁识奴眨巴着眼睛,看着钝钧的伤心的背影,板牙一咧。呜!“雾化石”飞入嘴里,脑海里响起冥音。“雪奴,别坏了主人的大事”。

    禁识奴扣出“雾化石”,真想咬碎了它。“狗屁大事,看着自己的女人伤心,算什么男人”。

    “雾化石”凝出一道石影,身披雾凌甲。“别嘟囔,还不快跟着”。

    “哎!你小子反天了,敢和老子这么说话”。禁识奴瞪了眼睛。

    “主人意思,你明白”。

    禁识奴鼻子里喷着冰气。“别逼逼,化你的石头,修你的炼”。

    身影一闪,出现在冰雕前,骷髅剑轻轻划过,两位灵女落下水域。啊啊!接连惊呼数声,慌张的护住胸甲。

    “老子不看,走,带我去千湖岛”。禁识奴凶神恶煞似的拿着骷髅剑点着灵女。

    两位灵女吃了亏,知道不是冰怪的对手,只好怯怯的走上水域,向雾域深处走去。不多时,众人追上木纳的钝钧。二人看到她,气得银牙细咬。

    禁识奴跟在灵女身后,有意的躲到一侧,别看他敢凶人,只不过是装面子。对这位先前的女主人,心生惧意,怎么说,在主人的心里,这个女人是无法被取待的,只是因女主人的背叛,心里不能原谅。

    “雪奴还我战甲”。

    禁识奴愣了下,慢慢的拿出叠好的战甲,送给身边灵女。

    灵女对钝钧刚才没出手的事心生怨恨,看到这一幕更来气了,我们都光着,她要穿战甲。哼!脖子一拧,没接战甲。

    禁识奴不是怜香惜玉的主,抬脚踹在灵女屁股上。嗵!灵女双膝跪在空中,痛得泪流满面。

    “你干什么”?钝钧抢过战甲,扶起灵女。“师姐没事吧”!

    灵女想推开钝钧,看到那双冰冷的眼神,没敢动手。

    “都拿来”。

    “啊”!禁识奴乖乖的拿出战甲交给钝钧。

    三位灵女穿上战甲,多了几分灵气。钝钧转头看向禁识奴。“为什么要去千湖岛”?

    “这不是我的事,不能”。突然,嘴里多了块石头,声音卡住了,憋得雪奴直瞪眼睛。

    钝钧也吓了跳。没注意,石头怎么飞入雪奴嘴里的,好奇的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禁识奴扣出“雾化石”,长长的吸了口气,捏着石头吼道“死石头,你再堵老子的嘴,我捏碎了你”。

    “雾化石”没理它,也不能说话。

    钝钧眨眨着晶莹的大眼睛,回味着禁识奴的话,似乎听出了什么味道。嘴角咧了下,拉着师姐向雾海深处行去。

    禁识奴好奇的跟着,这雾太诡异了,什么千湖岛?应该叫迷雾岛,那有湖呀!

    不多时,众人来到碧雾凝结的空域,两侧飞瀑如烟,只听到水声,看不到瀑布的影子。钝钧转过头。“雪奴,你是灵物,无法进入千湖岛”?

    啊!禁识奴愣了会,突然,乐了。“你带着这块石头”。

    三位灵女目光落在闪着冰渣的石头上。这块塞过冰怪嘴的石头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细细的看过,不错,就是块石头。钝钧点点头。

    冰影一闪,禁识奴消失了,留下块石头浮在半空中。

    三位灵女对视一眼,钝钧收了石头挂在腰间。

    “师妹,这行吗”?师姐担心的问道。

    钝钧苦笑着。“走一步看一步吧”!

    两位师姐知道,私入“千湖岛”是大罪,一旦被护法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小脸唰的白了,呶呶嘴。“钝钧,我还有事先走了”。

    “站住,中了我的冰毒,还想跑”。

    咔嚓!两位灵女冰结在空中,混身挂满了冰甲,留下两双惊恐的眼神。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