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道破天机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5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碧玉面如土色,捂着脸,翻身跪在空中。“主人息怒,那个怪物真的躲在石头里”。

    火云掌凝在空中,火影沉默些许,难怪这个禁识奴能来到灵域,原来是“雾化石”带来的。

    “在何处”?

    “主人,就在钝钧手中”。

    “钝钧找到了禁识奴”?火影瞪着凶残的眼神,碧玉吓得直躲。“是的”。

    嘿嘿嘿!火影干笑了两声,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想找到禁识奴,雪奴体内有莫邪的魂魄,必须得到他。

    “他们去了哪里”?

    “听说,去了大长老哪儿”。

    “走吧!我知道了”。

    碧玉长出了口气,终于可以走了,心都要吓碎了。

    林间花径,易绝拉着钝钧飞速的走着,边走边用术法凝炼花精。

    钝钧心急如火,脸上淡静如粉。她心里明白,易绝非常的喜欢她,每次外出归来都送来一珠花精,这花精是用万朵千年奇花精髓凝炼而成,一珠,没有百年焠炼难得其精华。

    易绝笑眯着多情的眼神,粉红的嫩脸在眼中闪着羞涩。“钧妹别急,我还有千朵就可以焠炼一珠”。

    “快走吧!能不急吗”?

    易绝摇着头,没有什么事比为师妹收集花精更重要的,至于大长老的灵兵被盗,只是他想见钝钧的借口。

    “易师兄采花哪”?几位师妹笑盈盈的走来。

    易绝嗯了声,头都没抬。他的事,众师兄弟妹都知道,没有什么好解释的,钝钧羞得小脸丹红,挣扎的想把手抽出来,火热的大手握的更紧了,微微感觉到一丝疼痛,小脸更红润了。

    “钧师妹也去听消息”?众灵女笑盈盈的围到钝钧身边,挤着神秘的眼神。

    “啊”!钝钧可算有了机会,抽出微红的小手,与师姐们攀谈起来,易绝心里不情愿,又不能表现在脸上,只好默默的跟在后面。

    “知道吗?这回大长老都气疯了,所有弟子都受罚了”。

    “是呀!不讲理,他天天当宝似的看着,天天抱在怀里,丢了还怨别人”。

    “就是”。

    众弟子愤愤不平,不多时来到雄伟的大殿前。殿前石阶上跪着数千弟子,只穿着内甲,背后甲丝碎裂,血迹斑斑。

    无数弟子躲在远处的林中围观着,眼神里凝着恐惧之色。

    数千弟子中,有百余位尊祖,这些在岛内一呼百应的人物也在其中,怎能不让人心惧。

    一位长须老灵士背着手,来回踱着步。凶狠的目光扫向众弟子,这眼神如同刀子一般,落到那个弟子身上,吓得他哆嗦个不停。

    “说!神盾哪?我的神盾哪”?老灵士咆哮着,声音已经接近于嘶哑,看来吼了很久了。

    没有弟子敢回答,一个个低着头,汗珠子在咆哮声中滴滴掉落。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找不到,都给我殉葬”。

    殿域灵光闪动,一位中年风韵灵女走出域门。眉尖微挑,脸上挂满了冰霜。

    “师哥火气不小呀”!

    老灵士怒容凝固,小眼眯成了缝,笑嘻嘻的快步迎上前。“师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吩咐声,我好去接你”。

    风韵灵女斜了老灵士一眼,没理他。看向众弟子。“都起来吧!忙各自的事,尊级弟子留下”。

    众弟子唰的站起,行过大礼,蹒跚的离开。

    老灵士眨巴着长皮眼,没敢阻拦,笑眯眯的,八面威风劲在风韵灵女面前矮了一截。

    等众弟子都离去,风韵灵女狠狠瞪眼老灵士。“丢人,进殿”。

    老灵士的老脸抽搐着,耷拉着脑袋跟进大殿。身后弟子们长出了口气,轻轻的拍拍胸口,取出战甲穿在身上,面带欣慰的跟了进去。

    远处的弟子失望的摇着头,没好戏看了。大长老是妻管严,代娇子师尊回来了,什么脾气都没了。

    “看看,什么是真爱,这就是。神兵都没有心爱的人重要”。

    “有这种爱,死我也愿意”。

    易绝偷偷拉住冰冷的小手,斜眼娇艳的侧脸,手紧了紧。

    钝钧的心完不在这上面,她被一种熟悉的气息困惑了,这气息,她原本感应不到,但念域中的“赤日神兵”能。

    “师妹想什么哪”?钝钧愣神的样子,令易绝十分疑惑。

    “啊!没有”。钝钧急忙收回念力,又不自觉的扫了眼远处的大殿。

    易绝顺着那道眼神看去,眉头锁成了疙瘩。什么也没有看到。

    钝钧转过身,默默的向外走去。易绝有点慌了。“钧妹,你怎么了”。

    走了两步,钝钧转过身。“师哥,求你一件事”。

    易绝咧开大嘴,傻笑两声。“求什么?有事直说”。

    钝钧扫眼四域。“我想进入长老”。

    易绝一把捂住钝钧的嘴,他明白后面是什么话。急忙拉着师妹向远处走去。“回亭内商量”。

    钝钧恋恋不舍的看着身后的殿影,不情愿的跟着易绝。

    二人回到亭楼内,易绝摸了把脸上的汗水,瞪着大大的眼睛。“为什么”?

    钝钧咬着嘴唇,沉思了会儿,抬头看着那张焦急的脸。“师哥,还记得我提起‘灵域之门’的事”。

    易绝点点头,那事是够离奇的了,如果不是出自钝钧的口,他只能当笑话听。“你是说莫邪”?

    提起这个名字,易绝心里酸溜溜的,却又无法回避,这么多年,他苦心经营这份感情,就是想从钝钧心里慢慢的抹去那道影子,如今发现,效果微乎其微。不过,他很欣慰,至少钝钧并不讨厌他,二人之间也有亲密的接触,虽然很少,却令他神魂巅倒。

    “不是,是那几件圣兵”。

    腾!易绝来了精神。这件事,钝钧提起过,太离奇了,他从来都没听说,圣兵有灵性,还能说话,打架。“那一件”?

    钝钧摇摇头,拄着香腮。她也想不明白。信息都是“赤日神兵”传递给她的。“我想进入长老殿,估计就能找到踪迹”。

    长老殿为何与圣兵扯上关系?不过,师妹这么说,一定有她的道理。“放心,这件事交给我”。

    “好,你去办,我联系小月”。

    易绝高兴的不得了,兴高采烈的跑出大殿。

    易绝刚走,殿域气温急降。禁识奴大摇大摆的坐到石案边,拿起灵果啃了起来。

    发过晶信,钝钧走到妆台前,叮当的敲打着。禁识奴坐着没趣,走到钝钧身边,瞪着大眼睛看着妆台上的物件。

    钝钧做的很细心,每一步都精准到位,看得禁识奴直咧嘴。

    移容术,莫邪算是大家,却没有钝钧的手法高超。

    看得愣神时,灵域微动。小月出现亭内。“钝钧”。

    喊了声,小月被禁识奴惊呆了。“你是”。小嘴哆嗦起来,整个人都不能麻木了,心跳到嗓子眼。禁识奴嘿嘿两声。“主人,在下是雪奴”。

    “你你,莫邪哪”?

    “主人在圣境”。禁识奴苦笑道。

    小月根本就不信,莫邪进了“灵域之门”,怎么可能没到灵域,还在圣境。“胡说,你怎么来的”?

    禁识奴叹了口气。慢慢的把“灵域之门”的事讲了一遍,进了“灵域之门”后的事是编的。钝钧停下手中的活,细细的听着,这事,她没有问过,也没想问,过去的事了,她不想再问了。小月问起这事,她才知道原来是这样。

    小月愣了会儿,突然掩面哭泣。万年了,她抱着一丝希望,四处寻找,希望能找莫邪,今天彻底的失望了。

    禁识奴慌了神,钝钧遇到它时,十分的冷漠。小月会这样,有点措手不及。恨恨的骂着主人,都是主人让它编的假话。

    哭了会儿,小月抬起头,盯着禁识奴。“你说的都是真的”?

    “啊!真的。灵域没有魂者,谁不知道,我也是‘雾化石’带入灵境”。禁识奴又编起瞎话。

    小月噙着泪水,走到钝钧身边,扶在她的肩膀上,不停的抽泣。钝钧实在是干不下去了,轻轻的拍着小月。“我都说过了,没有希望的,你何必这么痴情”。

    泪水浸过战甲,湿透了钝钧的心,痛痛的不能呼吸,万年了,这种痛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感觉不到了。

    禁识奴看着两位女主人,心里骂着。主人也太狠心了,明明可以现身,就躲在“雾化石”中瞪眼睛。几次,禁识奴都想骂娘了,看见“雾化石”,火气又压了下来。

    钝钧拍着小月的肩膀。“别哭了,我们还有件要事”。

    小月抹着擦不干的泪水,强忍了会儿,又趴在钝钧的身上呜咽着。

    “好了,好了,还想那死鬼干什么?他如果有心想着我们,早就来灵域了”。钝钧咬着牙骂道。

    “他是魂者,能来吗”?小月泪汪汪的哭道。

    “还能让我们回去陪他”?

    小月一愣,猛的直起身,擦去眼中的泪水。“对,我回去找他”。

    钝钧慌了,急忙拉住小月。“你疯了,这事万万使不得”。

    禁识奴也吓了一跳,立即挡住小月。“女主人不能去,主人他早就来灵域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