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金蝉墓碑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2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不好”!火炎子身影闪来,一道紫爪划过战甲。火影凌空转身,就听得轰的声,雷影震得嗡嗡乱颤。空中血影飞去,落在骷髅尸骨脚下。

    火炎子凶光毕现,转过头来。小月手持奇异的灵兵倒在血泊中。

    骷髅尸骨看到那件灵兵,暗淡的红瞳变得血亮。伸手抓过灯座,骨指轻轻弹在刃身上,当!剑刃飞落。“嘿嘿嘿,我的宝贝,你在这里”。

    火炎子看到骷髅尸骨手中残破灯座,眼皮惊跳数下,向后退了步。

    骷髅尸骨身影闪过,骷髅体落在灯座上。一道血光闪现,一柄奇异的兵刃闪现在空中。

    火炎子感觉胸口冰凉,惊愕的低头看了眼。火云甲上划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咕咕血流喷出。捂着血口,火炎子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盯着那柄奇异的兵刃,闪过不甘的眼神。

    噗!一股子轻烟爆起,火影消失在空域。

    “嘿嘿嘿!哈哈哈”!空域里响起狂笑声,代真子、紫真子被无穷的罡气逼到石壁边。噗噗噗!血光穿胸而过,两颗“真元”落在空中。

    两道剑影护住小月、钝钧,被逼到石壁一角,变成了血人,蜷缩成一团。

    狂笑声止住。骷髅光闪现在空中。虚影化形,低头看着身上的骷髅甲,狂喜的转了数圈。

    “太美了,本灵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合身的衣服”。骷髅虚影抖动的骷髅光。

    啪啪!两声爆音。“暗云”、“游魂”破开“咒魂珠”站在空中。看到空中的骷髅光,暗云、游魂退到一边。

    叮当!两只战靴飞出,踏云落在数丈外,慢慢的遁到暗云和游魂身边。

    骷髅虚影美了会儿,骷髅光看向三件灵兵。“走,跟我去破开镇石”。

    暗云等慌了神,一旦镇石破开,三兵就没有利用价值。“主人,即然有能力破开镇石,我等告辞了”。

    骷髅虚影寒光闪过,骷髅光盯着暗云。“你想造反”。

    “主人,你我当年有约定,一旦镇石开启,我等要离开禁地,去寻找莫邪主人”。灵光一闪,暗云、踏云和游魂合成战影虎视着骷髅光。

    骷髅虚影阵阵冷笑。“现在由不得你们,好好的跟着,不然,我废了你们”。

    战影退了步。“主人不守诚信,别怨我等无情”。

    话音刚落,空域布满骷髅光。噗噗噗连爆五声,洞域被血气弥漫。数息过后,血光暗淡下来,数百片残甲散落一地。空荡荡的洞域凝满残破之气,小月、钝钧都消失在洞中,就连那两珠真元都没了踪影。

    “放肆!还没人敢和我谈条件”。骷髅虚影冷冷的站在空域,冷笑数声,骷髅光闪过,洞口禁门啪的爆碎开。

    洞域暗淡下来,死一般的寂静。暗淡的空域分不清白天黑夜,时光如流般过去。

    这日,洞域凝固沉旧气息动了下,一道灵影出现在空中。刚刚现身,灵影愣在空中,目光慢慢的移动。

    “雪奴发生何事”?

    禁识奴拉着骷髅剑遁出空域。“嘿嘿嘿!主人,你醒了”。

    莫邪点点头,等着雪奴解释。

    “主人,想死我了,你不在,我受老苦了”。说道禁识奴呲着大门牙,咧开大嘴。

    “我知道了,后来的事哪”!

    “主人,我都爆了,那还有后来”。禁识奴哽咽着,那委屈劲就别提了。

    “雾化石”?

    “主人......”。空域里响起苍老的声音。

    莫邪伸手抓起“雾化石”,惊得眼皮直跳。“怎么回事”?

    “雾化石”苍老的声慢慢的讲起。

    莫邪越听越离奇。“混天”这个名字第一次听到,好可怖的战力,竟然把暗云、赤日等抹杀。

    莫邪凝视着尘土覆盖的洞域。不知过了多少年,洞内已经堆积尺许厚的灰尘,暗云、踏云、游魂、赤日、欺天残碎灵体已经不见。

    爪影一闪,几道残影落在手中。莫邪念力凝聚,暗云甲影凝在空域。看到甲影,莫邪暗然神伤,想当年这件灵甲陪伴他数千年,如今落得这等下场。

    叹了口气。莫邪将灵兵魂影凝化成珠。“放心,本祖会让你们重铸神兵”。

    莫邪收好灵兵魂珠,走到残破的光门前,取出幽冥神镜,啪!镜光打在光门上,石烟爆开。莫邪出现在空中,侧头看眼远域,急速飞遁而去。

    不多时,来到透明石壁前,壁内镇石还在?莫邪惊愕不小,以“混天”的战力都没能打开镇石?走到石壁前,凝视着石上的符文。

    幽光从镇石上亮起。慢慢的闪动着几行大字。“六念合一,无人能启”。

    莫邪眉头轻挑,伸手抓向镇石。石上的符文乱了,随着手抓近,一点点的消失。渐渐的石内又现出几行大字。“化神之境,神咒必解”。

    “晕”!莫邪骂了句,慢慢的收回手。他连“聚魄境”都没到,想解开神咒,根本不可能。只好放弃。

    莫邪凝视空域,眉头锁成了疙瘩。“混天”即然解不开镇石,怎么会离开禁地?除非,镇石镇压的并非是混天本体,能是何物哪?

    百思不得其解,环绕碎石山遁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雪奴所说的冰影,奇了?

    嗖!莫邪腾空而起,直遁山巅,白色栩光落下,“幽冥神镜”吸入闪光。噼啪数下,空中闪电暗淡下来,瞬间消失在山顶。

    几息间,莫邪身影出现在山顶巨大的祭台下。仰头看去,不由得吸口冷气。“这是谁的祭台”?

    落到石阶上,一曲悲凉的箫声响起,心境随之变得沉重,如同千斤重石压在胸口,不能呼吸。悲凉油然而生,几乎在箫声中泪奔。

    莫邪心神微抖,扫去悲冷的心境,抬脚踏上石阶,无数的环光出现在脚下,石阶凌空而碎,消失在空中。

    几步出现在祭台上,一道无字金碑立在祭台中心。莫邪站在祭台边,凝视着无字碑,道道符光出现在碑面,金光闪闪的聚向碑心。

    “金蝉子”。三个金光大字闪现在碑面。莫邪感觉杀气扑面,一道残影飞来。噔噔!连退两步差点掉到祭台下。

    阵阵惊寒过后,莫邪凝神金光大字。这金蝉子是谁?为何会在此立碑。来到灵域这么久,还没听说过有这么神秘的灵者,会在禁地立碑。

    莫邪凝神片刻,金光大字没有任何变化,只好向碑后走转去。走到金碑后侧,道道符光聚向碑心。行行金光小字出现在碑面上。看过前几个字,莫邪大吃一惊。

    “天宇战君”!激灵打了个寒战,立即想起灵域的传说。“天宇战君”是灵族唯一的化神级族主。莫邪急忙凝神行行金字。

    金光篆字并不多,了了几十语,简述金蝉子生平。最后一个“卒”字。惊大了莫邪的眼睛。这不是“金蝉子”的功德碑,是墓碑。这么说灵族唯一的化神级神主死了,这怎么可能?莫邪根本不信,想想化神级是神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易的死了。

    不过,碑文记录了一件事,虽然只是几个字,令莫邪起了疑心。古兰城?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单单提到此处?难道金蝉子去过古兰城?在哪里发生什么?

    莫邪细看碑文,恍然大悟。碑文虽然短,却提到十几处地名,这古兰城就是最后一处。什么意思?莫邪想不明白,或许这就是金蝉子一生去过的地方。

    看了会儿,真的看不出什么东西。莫邪只好走向祭台出口。

    身影一闪,莫邪消失在空域。一颗小小的石头,落在无字碑后。

    空域晃动,祭台下走上数位异族族主,个个脸色凝重。上了祭台,抬头看到无字碑,愣了会儿。

    “盟主,这是金蝉子的墓碑?怎么是无字的”?九天神虫疑惑的问道,凝神金碑,却什么也没看到。

    鸠魔族主哼了声。“金蝉子数百万年没有现身灵域,死在这里谁信哪”!

    “如果真死了,那道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横公族主盯着石碑,咬牙切齿道。

    “血灵城、幽灵宫、异灵城、古兰城,四战四伤,金蝉子能逃的过去,也算是奇迹了”。九行黎虫冷笑着,说心里话,自从金蝉子消失后,九行黎虫真的很想她。

    四位异族族主凝视着石碑,眼里闪着不同的符光,却没有一个光字凝出。过了许久,鸠魔族主狠狠的骂了句。

    “死蝉子,到死还玩花样,向我们炫耀念力”。

    横公等族主面色微红,众族主确实念力不如金蝉子,所以看不到碑中符字。

    “念力强有个屁用,还是让我们打的东躲西藏,如今连影子都没了”。九天神虫不屑的笑着。

    “真是死了,我们也放心了。不如早早的把灵族灭了,留着后患无穷”。

    “还不到时候,等灭剑灵宫时,金蝉子必会出现。如果他不现身,说明必死无疑。那时再灭灵族也不晚”。鸠魔族主冷笑着,用一个破石碑就想骗过异族,我想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盟主英明,如今千湖岛攻破在际,离剑灵宫灭亡已经不远了”。横公族主说完成,众异族族主狂笑不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