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凶神雪奴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莫邪走近残破魂城,血气越来越重。两侧石柱被化身锁定,再也没有幻化出“吸魂蝠妖”。

    禁识奴瞪着小眼睛走在前面。“我晕!这有,跳过去”。

    莫邪瞪了眼睛看向石地,什么也没有,死雪奴瞎蹦什么?抬脚要走过,禁识奴叫了起来。“主人,小心脚下”。

    莫邪的脚僵在空中,低头看了眼,什么也没有。再看禁识奴怪异的眼神,这脚抬也不是,落也不是。

    禁识奴拍着胸凌空抓了把,呵呵两声。“好了,抓到了”。

    看着禁识奴装模作样的熊态,莫邪气得直瞪眼。死雪奴明明是在吓唬人。

    来到残墙边,仰望城墙。这墙石十分的鬼异,不是方的,是圆的,一个个交错在一起,怎么看都不对劲。

    “主人,这是骷髅头”。

    经禁识奴提醒,莫邪看清了墙上的圆石。晕,果然是一个个头盖骨。

    “主人快走,太吓人了”。

    莫邪也不愿在细看,从城洞中走入。

    叮叮当当!术法撞击声响起。城内的残石上,数位修者在争斗。个个头破血流,还在死命的凝术。

    莫邪出现在城内,修者们停下了,血红的眼睛盯着莫邪,如同看到宝贝。

    骷妖族?彘魔族?奇怪!这两只异族大族也能打起来。

    “别打了,这不是来了吗”?骷妖族士指着莫邪吼道。

    彘魔族数了下,嘿嘿的笑了。“三胞胎,加个怪物够了”。

    说着异族修者狞笑的围过来。莫邪看着众人狰狞的面容,这些人在收集三魂。

    “修友,我的魂能不足,他行”。禁识奴咧着大板牙,指着主人喊道。

    骷妖族士打量过禁识奴,这家伙长的怪怪的,由其那柄煞血刃看着就令人毛骨悚然,还是少惹这家伙为好。

    “彘梧,怎么分”。

    彘魔族士眨巴着眼睛。“分什么,一起上,谁抢到是谁的”。

    话音没落,髓妖族和彘魔族修者一拥而上。

    “我拷,主人,这些家伙不讲究,打群架”。禁识奴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逃是没机会,“幽冥神镜”挡在空中,“枯骨封魂杖”一杖击入镜内,骷妖士大惊失色,想抽回魂杖,杖身如同粘在镜内,越来越深。

    禁识奴狞笑的出现在骷妖士身边,向其抛了个媚眼。

    骷妖士惊叫声,收回术法,想逃遁开。禁识奴撩起“骷髅煞血刃”拍在骷妖士屁股上。“飞吧”!

    骷妖士一个跟着跌了个狗啃屎。其他修者术法还在半途中,吓得脸色苍白,这是只什么怪物。咚咚咚!又是几道影子跌了出去。修者们彻底傻了眼,论念力,众修者与灵士不在同一个档次上,看似极快的术法,在其眼中如同慢动作般。四位修者飞出去了,众修者的术法才攻到战盾上。

    一声爆响,两道化身退了步。数道修者被击出数十丈远。

    一技过后,强弱已经见分晓。禁识奴抬起“煞血刃”点着众人的鼻子。“把魂珠交出来,我家主人会饶了儿等”。

    众修者面色苍白,冷汗淋淋。这回遇到个利害家伙,逃是不可能,谁先逃,谁先死,谁都不想当诱饵。

    彘梧从地上爬起来,心里不服气,又不敢表现出来。“你想打劫,就不怕盟约吗”?

    话声刚落,骨爪已经锁住其喉咙。“煞血刃”同时刺入口中,鲜血流在刃上。禁识奴嘿嘿两声。“就你这点本事,还和我家主人讲条件”。

    众修者看到此景都傻了眼,这个怪物口口声声的主人一直没有出手,如果他......。不敢再想,相互看眼。从怀中取出魔袋扔在地上。

    禁识奴不乐意了,一拳打在彘梧的脸上。“去,拾起来”。

    彘梧被打的昏头转向,一个跟头趴在袋子中间。捂着嘴想爬起来,看到禁识奴凶巴巴的小眼睛,立即没了勇气,忍着痛拾起地上的魔袋妖袋,小心翼翼的送到化身手里。

    “主人,这些没用家伙都收拾了吧”!

    禁识奴吼了嗓子,众修者腿都吓软了。慢慢的聚到一起,盯着怪物身后的煞神。

    “让他们滚出血魂城”。

    众修者听到这话,脸色好多了。也对,灵族有强者,一样不敢得罪异族。彘梧退到众修者身边。“灵友,留个名”。

    “狗眼睛,剑灵宫莫邪长老还不认识吗”?禁识奴得意的吼道。这把莫邪气得,他有意躲在雪奴身后,就是不想露出真容。死雪奴的破嘴太碎了。

    莫邪!人的影树的名,众修者听到莫邪两字,立即没了脾气,就连彘梧都熊了,结巴着道:“多......多......谢莫长老”。

    虫洞破开,众修者逃入虚空。

    禁识奴指着虫洞大笑。“主人,你的名牛,看见没有,都吓成这熊样”。

    莫邪瞪眼雪奴,真想给他屁股一脚。原本还想问问火炎子的事,这回好,都跑了。

    莫邪环视四域,残破的墙体间一座灵台闪着幽光。那是祭魂台?远远看去,无数的魂影在幽光中舞动,祭魂台似被无数的魂者托在空中。

    秘典中记载,“祭魂台”是“万魂之骨”的聚化之地。血魂城内有九九八十一座“祭魂台”。只有聚化万魂后,“祭魂台”上才会聚化出一根“万魂之骨”。

    此台已经聚化多少,远远的数过,果然少三缕。难怪两族在此厮杀。莫邪使了个眼色,禁识奴长皮了眼。“主人,怎么又是我”。

    莫邪瞪了眼,抬脚踢向雪奴屁股。

    禁识奴一溜灰的跑了,莫邪扫向几处空域,这座祭台不仅有骷妖魔和彘魔族,还有几妖在不远处火拼。

    嗖嗖嗖!一道灵影飞遁而来,看到莫邪等人,急色喊道:“快走,枯虫族追来了”。

    灵影几闪逃入残楼后,莫邪看向遁来的枯影。

    “嘿嘿嘿!这儿有三个”。枯虫停在近前,看到莫邪等人喜出望外。

    “杀”。当首枯虫女娇喊声。

    “鎏银封魂钴”扑天盖地的飞来,阵阵枯骨毒气弥漫,聚成两记重锤砸向莫邪头顶。

    莫邪没想到这些枯虫者这么毒狠,上来就下杀手。这破毒什么时候炼化过,莫邪没想起来。镜光一闪。“枯骨封魂杖”砸在钴光上。

    一声巨响,毒气被震散,枯虫者们震得退了步,收回“封魂钴”,偷偷的揉着酸麻的手臂。

    “你是骷妖族灵奴”。枯虫女小脸闷得通红,瞪着惊愕的媚眼,不可思议的盯着莫邪。

    莫邪心里好笑。一会儿,我用的“浸骨魈魂匕”,还是彘魔族哪!

    “交出虫袋”。

    众枯虫愣了下,这几位灵士好嚣张。没等细想,“浸骨魈魂匕”射到近前。

    “啊”!枯虫们惊呼声,凝出虫盾挡在身前。

    噗!数顶战盾碎开,枯虫士低头看眼胸前的窟窿,一头倒在空中,血气漫空而起。一阵怪风吹来,血气中的魂影被吸向远空。其余的枯虫者连退爆退,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位凝魂五阶灵士能力战五位凝魂六阶枯虫者,并轻易的斩杀一虫。

    这时枯虫族人才感觉不对,盯着莫邪的脸上下打量。此人是?

    我晕!莫邪?枯虫族人认出莫邪,转身要逃。

    三道化身,一道幻影挡住众虫。莫邪背着手走来。

    “莫邪长老,我等有眼不识泰山,请长老恕罪”。枯虫族人见莫邪走来,吓破了胆,急忙见礼。

    “火炎子在何处”?

    众枯虫愣了下,苦着脸。“长老,我等没见过火炎子”。

    莫邪脸色极其难看,进城时,被火炎子偷袭,这些枯虫怎么可能没见到。

    众枯虫看到莫邪的脸色,立即慌了神。四处神识,不知如何是好。

    “主人,祭台上有个糟老头子......”。禁识奴飞遁而来,看到众虫者,瞪起小眼睛。

    “谁欺负我家主人了”?

    众枯虫瞥眼怪物,差点没哭了,谁欺负谁没看出来吗?

    禁识奴提着煞血刃走到近前,刃锋指向枯虫。“你,还是你”。

    枯虫士吓得脸都白了,头摇得跟别浪鼓似的。“不......不......”。

    啪!血刃拍在枯虫士脸上,枯虫士惨叫声飞了出去。

    “妈的,在冰魔面前,还敢说假话,主人问你什么了”。

    枯虫士倒在血泊中,嘴都打歪了,一口口吐着血泡。

    “你......”。血刃指向枯虫女。

    枯虫女看到族兄的惨样,花容失色。冰魔听说过,此魔心狠手辣,下手从不留情。“火炎子逃到灵族祭台”。

    “得了,早这么说,不就成了”。禁识奴炫耀的瞥眼化身和幻影,向众枯虫勾了勾手指头,指指众虫腰间的虫袋。

    众枯虫死的心都有了,怎么遇到这个瘟神。握着灵袋的中不停的抖着。

    “怎么?死重要,还是灵袋重要”。禁识奴瞪了眼睛。

    这一吓唬,众枯虫解下灵袋,送到化身手中。

    禁识奴拉长了脸。“一群贱骨头,给脸不要脸,都给我滚出血魂城”。

    众枯虫松了口气,急忙拿出虫洞,逃入虚空。

    莫邪摇摇头,还别说,真得有雪奴这种横主,有些时候心太软,真的不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