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三十三章阴险长老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7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啊!众神虫惨叫声,捂着嘴呻吟着,破口大骂。“那个王八犊子下的套”。

    话到嘴边,这才看清发生了何事,大叫声,四散逃去。

    跟在后面的神独等虫清楚的看到这一幕,张着嘴,吓得愣在空中,撤!一窝蜂的逃向神虫城。

    城外出现怪物的消息不经而走,越传越可怖。神虫族本身就是异虫灵化,还有比它们更吓人的,弄得神虫城上下不安,竟然比城主令还管用,没人敢出城了。

    大长老神葶气得嘴唇发抖,指着神独等虫破口大骂。神虫族灵化数千万年,怎么生出这么一群废物。

    神独跪在空中,啄米似的谢罪。大长老一问三不知,不气死才奇怪哪!

    “还不滚出去”。神猁怒吼声,算是给神独解了围,屁滚尿流的逃了出去。

    “大长老,我看此事,还是静等其变,大法老不会善罢甘休”。

    神葶眼皮跳了下,面色缓和下来,是呀!自己没什么损失,大法老就不同了。“好!就这么办”。

    神独出了长老殿,心里这个郁闷,的确够丢人的,什么东西没看到,就吓成了这样。不行,这气顺不过来,必须请大师兄出手。

    嗵!神独低头想着,脚下速度没有减。迎面撞入来人的怀中。

    “瞎眼睛”!一股劲气扫在脸上,神独还没看清是谁,被拍在石墙上。脑袋嗡的声化了魂,等看清来者时,已经被两位法老架住。

    “大胆,竟敢冲撞大法老”。

    神独的点也够背的,应该是今天没出门没敬主。被法老提着脖领子,拉到一边,抡着大手就是罚嘴巴子。

    大法老扫眼,见是神独。好小子,本大法老正要找你,还敢冲撞我。“带过来”。

    神独被提着领子拉到近前,那还有一点尊祖的威风。“大法老息怒,我怎么敢冲撞你”。

    大法老知道它也没这个本事,黑着脸,低头问道:“说,这是不是某虫授意的”。

    “啊!不,不,不。是世孙没长眼睛”。

    “我问的是城外的事”。大法老提醒道,小眼睛眯成了缝,等着神独明确的答复。

    神独脑袋木了,都说大法老心眼小,果然如此,自己要废了。“没......没有,是神狼自己去的”。

    “好,你不说,来人,掌嘴,打的它说不出来为止”。

    众法老就等着这句话,提起神独,噼哩啪啦一阵大撇子,神独开始还能顶两句,求个饶,几撇子过后,脑袋肿成了球,嘴张不开了,念力都打散了。

    大法老看着打的差不多了,摆摆手,示意把人带过来。细声细语的问道:“是不是有人授意的”。

    神独那还听得进去,嘴里嗯哼着,流着血,直吐泡泡。

    “这不就成了,走,带上它”。大法老脸拉了老长,带着众法老气势汹汹的冲进长老殿。

    殿外的事,早有族人报给的大长老。这把大长老气得,有心出去救人,又不愿与大法老正面交峰,只好忍气坐在殿内。

    大法老阴着脸进了大殿,看到大长老在品酒,脸都白了,指着大长老吼道:“神葶,你又使绊子”。

    大长老放下酒盅,斜眼大法老。“神络,吃错药了,你那只眼睛看到的”。

    嗵!神独被扔到地上,跌了个狗啃屎。看不清谁是谁了。“大法老饶命,我服了”。

    大长老一听,气得手直抖,端起酒盅洒到神独的脸上。本来就已经血流满脸,酒浇上,整个脸都跟着刮了刀子火辣辣的,痛得,满地打滚。

    “神络是本殿长老,你竟然敢如此伤他”。

    大法老呵呵冷笑。“你是告诉我,打狗还要看主人吗?我就打它了”。

    大长老气得混身发抖,指着大法老。“你究竟想怎么样?我们去找大元老评理”。

    “评个屁理,城外是怎么回事,你的人去了毫毛未伤,我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这不是你动的手脚”。

    大长老听到这话,简直要疯了,它找理还找不到,大法老这般问罪,它怎么能放过。一个高跳起,指着大法老大骂。“你的族人智障,问我吗”?

    大法老一听,这是骂他种有问题,这还了得,两人吹胡子瞪眼对骂起来,什么词都用上了,众族人一看,事情不对,悄悄的躲了出去。

    出了大殿,看到一位老祖抱着膀子坐在飞空宝座上,吓得急忙见礼。老祖冷冷的嗯了声。“又打起来了”。

    “大刑老,这次没打,在对骂”。

    “哦!这道是新鲜了,你们谁也不准乱说,小心我割了你们舌头”。

    大刑老是三老之首,专管刑律,谁敢不听。众法老别看神气,那是因为有大法老撑腰,如今一个个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下去吧”!

    众法老如卸重负,急忙退出长老殿。

    大刑老座在逍遥椅上,并不急于进去,等了许久,看了看日头,这时应该差不多了,两个老家伙也就那么点嘴皮子,再骂就没什么花样了。起身走入大殿。

    进了殿域,大刑老差点乐了,老个老家伙坐在案前喝着闷酒,瞪着眼珠子一句话也不发。

    “没词了”。大刑老坐到案前,拿过酒杯,自己斟上。二老脸红脖子粗的把脸扭到一边,谁也不搭理大刑老。

    “好了,此事因我而起,我先自罚一杯”。

    大法老斜了眼,撇着嘴,拿起大刑老倒的酒,一扬头,干了。啪!摔在桌上。

    大刑老摇摇头,又倒了一杯。“近来,我也想通了,事情总有个解决办法”。

    大长老脸色缓和,接过酒杯,也干了,轻轻的放下。“大刑老别卖官子,给个结果”。

    大刑老自倒一杯,这回拿在手上,看眼二老,扬头干下。“好了,我三老是神虫族三根柱子,不可乱,这神廷的事,先搁下,就当没有这少主,你们看如何”?

    “当真”?大法老转过脸来,面色也缓和了,即然大刑老让步了,它也不好顶着。

    大长老反而不高兴了。“大刑老,你这可是偏袒神廷”。

    “那怎么办,你要罚,他要管。让我这个大刑老左右为难,因为这点事都闹成了这样,让天下各族笑话,本老脸皮厚,就笑刑律不严,执法不正吧”!

    二老见这事有了结果,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至少神廷少主不用受罚了。对视一眼,拿起酒杯,嘴里含着苦笑。

    “现在可以商量正事了。二位都已经派了人,说说想法”。大刑老锁着眉头,心里骂道:“两个老不死的,这戏应该收场了”。

    大法老放下酒杯,此事十分怪异,神狼是聚魄一阶,以他的战力,不可能没有逃生的机会。“神峰谷是我等游乐之地,瀑飞雾动,景致绝佳,从来没有异象”。

    “这事有什么好商量的,神廷少主进了血魂城至今未归才是正事”。大长老没好气的说道。

    大刑老没把神峰谷的事放在心上,那点小事,找位长老办理即可,血魂城的事才是大事。“我说的就是此事”。

    大法老回过神来,这事的确伤脑筋,当年他也派法老进了血魂城。至今没有找到神廷少主。“刑老,这次接回少主,就别谈罚不罚的事”。

    “那是后话,接不回少主,大元老那儿不好交代,族主出关了,更难办了”。大刑老也有难言之隐,这事处理不好,他里外不是人。

    “再派弟子入血魂城”。大长老也着急了。

    “不过,有件事如果办好,此事十拿九稳”。大法老沉色道。

    “什么事?别卖官子,急了,我骂你”。

    “老不死的,骂人,我怕你呀”!

    “好了,又顶牛,谈正事”。大刑老急忙劝止,两人几句不和,又要骂架。

    大法老没功夫理他。“还记得那个叫承影的灵奴吧!当年来时‘凝血真元’也送到了族里”。

    “有这事”?大刑老好奇的看向大法老。

    原来当年大法老留了一手,有意让灵族把“凝血真元”送到神虫族,以此控制灵奴。

    “听说族主还给了承影,怎么还有”。

    “你傻呀!那是假的,少主被她控制,可见此女不是一般的妖艳,就是妖精。所以我没有给”。大法老鬼笑道。

    还有这事,大长老还真小看大法老了,这个天天与他顶牛的家伙,还有这心思,难得了。

    “你说怎么的,前不久,那个灵女化血还魂了”。

    大刑老、大长老听到这话,眼睛都直了,一连问了几句真有此事。

    大法老卖了会儿官子,那还用说,还魂殿由他主持,谁怎么样,他能不知道吗?

    三只大老突然鬼笑了起来,有了这个灵奴,事情就好办了,看来不久,少主就会回宫。

    “不对,老不死的,你有想法”。大长老锁起眉头。

    “别乱想,我可不想得罪人,不过,可以请灵族的人,那就不好说了”。

    大刑老心领神会,这个大法老好阴险。“请谁哪!谁会得罪少主,难道请剑灵宫的”。

    “这事请大长老出手了,什么事不能都我来做,有天出事了,你们拍拍屁股都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