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誓言(2)

作者:天梦流彩 |字数:7166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请叫我鬼差大人

    自那次之后,佐伊发觉自己常常对着不远处的指挥帐发呆。()

    一开始,她以为自己在琢磨,怎样能从那个暗门悄悄地摸进去,偷到解药。不过她脑子中思考的计划,总是在进入了指挥帐后,就跑偏了。

    虚拟场景一:

    夜深人静,月朗星稀,佐伊悄悄地摸进了指挥帐。恺撒的指挥帐里通常没有夜班侍卫。侍卫们都在指挥帐外站岗,这是恺撒的怪癖之一,他睡觉的时候,身旁不许有人。

    这处暗门离恺撒的床铺很近。她借着柱子上的火把的火光,摸到了床边,发现床铺上没有人。这不奇怪,恺撒这个家伙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不用睡觉的,他就像是一个总是充满精力的怪物。

    佐伊扭头四望,在指挥帐中间的大桌那里看到了恺撒。恺撒就着油灯,正拿着一根金属墨水笔,用几把三角尺组合在一起,在图纸上描画着什么。他脸上的神情十分认真,几缕碎发从他的额头垂下,让他的侧脸显得英俊又正派。这是他在面对佐伊时,很少会表现出来的。他面对佐伊时,总是显得又可恶,又邪恶,还总会说出和虫子有关的,很恶心的话。

    这时,一个军政官出现在恺撒的桌旁。那是一个机敏而高大的希腊人。佐伊连忙缩进阴影里,那个叫黑虎的希腊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对付,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隐藏起来。

    “匠人们说,五列桨船原有的设计,会让船体过于笨重,如果碰上行动灵活的海盗船,就会让舰队过于被动。”黑虎指点着图纸道。

    “船尾配加双舵,船头破水的角度,也要修改。”恺撒信心十足地道,“放心,我的五列桨船,会成为让海盗望风而逃的海上巨兽。”

    恺撒的话让佐伊的心怦怦地跳起来。她忍不住探出头,想看看恺撒口中所说的海上巨兽的图纸,到底是什么样的。然而她只看到了恺撒惯常的自信满满的微笑,她的心越跳越快。

    “对了,我画了新型的冲角设计图,你们讨论的怎么样了?”恺撒又问。

    黑虎笑道:“匠人们说,你这种设计可以在撞击后,让战舰比以前更轻易快速地后撤,都赞不绝口呢。”

    “不止如此,它还能加固船体结构。”恺撒微笑道。

    佐伊知道在海战中,常常会发生有的战舰在撞击敌舰后,被卡住船头,最后不得不和敌舰一起同归于尽的事故。如果恺撒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罗马军舰的战力将又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

    恺撒和黑虎又继续讨论战舰的设计,佐伊躲在一角听得出神,看着恺撒,将自己来的目的也忘记了。

    虚拟场景二:

    佐伊趁着军团吃饭的时候,恺撒不在帐中,且指挥帐守卫松懈的时候,悄悄地潜入指挥帐。

    此刻指挥帐里空无一人。佐伊心喜,直奔床尾的木箱而去。

    却在这时,指挥帐外传来说话的声音,佐伊连忙躲在床后的角落里,探出脑袋。他看到恺撒和烈熊一边说话,一边走了进来。

    “恺撒,你还没吃午饭呢,要不我把午饭给你拿进来?”

    “饭等会再吃,我要先回封信,然后你让人用快马将信送到罗马。”恺撒说完,就快步走到桌前,展开羊皮纸,金属墨水笔在羊皮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是送给布鲁图吗?”烈熊站在一旁,帮忙整理着空白的羊皮纸。烈熊笨手笨脚,羊皮纸洒了一地。

    恺撒瞥了一眼,摇了摇头,手下不停地道:“科妮,布鲁图,我母亲,还有克拉苏。每人都有一封。”

    “啊?这么多?那你还是吃完饭再写吧。”烈熊劝道,“你昨天晚饭就没吃,前天也是。”

    “你怎么这么多话,女人似的。”

    “我!”烈熊委屈地撇嘴,“我倒是真希望科妮莉娅能在这里,至少她在的时候,你能好好吃饭。唉,科妮莉娅走的时候可是说了,如果下次见你的时候,你瘦了,她要扒我的皮。”

    恺撒头也不抬地低笑:“放心,你是我的人,除了我,没人能扒你的皮。”

    科妮莉娅是谁?佐伊心里疑惑。她看了眼不远处的那只木箱,耐心地等着恺撒写完信,出去吃饭。然后她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到解药。完美!

    恺撒的前几封信写的很快,不过最后一封,他写了很久,中间还让烈熊找出之前的来信,查询了一些信息。

    佐伊悄悄地探头去看,发现恺撒的脸上眉头紧皱。这可不太常见,在她的印象里,恺撒总是泰然自若的。虽然有时候给人感觉太狂了些,不过军团士兵却很吃这一套。每一次恺撒说一些没有意义的废话,比如什么“我们的荣耀”,什么“我们的土地”之类的。军团士兵就会狂热地欢呼,连那些工匠们都是,一个个都像是着了魔。这种狂热,佐伊以前只在农神节的敬神礼上见到过。

    佐伊听到烈熊问道:“克拉苏又在哭穷了吗?”

    恺撒叹了口气:“其实也难怪他。他以前做房地产生意,他的账簿充其量是以银币做记账单位。而我们造船则是动辄以塔兰同(talent)的白银计价。一艘三列桨船造价要将近2个塔兰同,而维持一艘三列桨船的战斗力,每年则要花费20塔兰同,这些压力实在太大了。”(1塔兰同白银约合75万美金)

    偷听的佐伊暗暗咋舌,她以前开海盗船,坏了就自己修,这里打个补丁,那里换块船板,花费最大的就是换桅杆,而且还可以从被打劫的船上拆拆补补,从来不知道维护一艘军舰居然要花费这么大量的白银。

    “现在我们只是在旧军舰上翻修,还没到大量花钱的时候,再过几个月”恺撒说到这里深深地叹了口气。那语气中的无奈,仿佛长着触手,将佐伊的心也拽着坠了下去。

    如果没有钱,那就造不了五列桨帆船了吧?她的五列桨帆船啊,佐伊也暗暗地焦急起来。聪明如恺撒,一定能想到解决办法的吧?

    接着几个军政官走了进来,他们又是来找恺撒讨论技术问题的,什么载重量,什么平衡系数,还有风帆的形状,角度,甚至材质

    佐伊心里暗暗着急,连这些小事都要找恺撒商量,他岂不是要累死也忙不过来?而且他现在的头等大事是筹钱啊,还要什么比筹集造船的经费更重要的事呢?这些军政官都是废物吗?

    佐伊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来干什么了。

    总之,佐伊拿到解药的心,一直未死,然而她也从来没有真正行动过。

    再加上最近造船的压力似乎大了起来,佐伊每天回到帐里就只想睡觉,也实在没精力去筹划什么偷解药的事了。

    营地里的气氛也越来越严肃,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那种无形的压力,虽然恺撒什么也没说,但是营地里几乎所有能用上的人力,都去船坞帮忙。军营只留守了必要的外围守卫人员

    在佐伊的常识中,建造一艘三列桨帆船,需要一个熟练的匠人团队至少近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然而自从恺撒将造船的工程细化,船坞被分成了几个工坊,大家各自制造配件,再行组装后,造船的速度就一下子快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恺撒的船坞似乎总也不缺匠人。希腊人,西班牙人,高卢人,凯尔特人,这些匠人似乎来自四面八方。每当船坞出现匠人短缺时,就会有新的一批匠人加入。

    佐伊一直都纳闷,这些匠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曾经问过一个匠人,问他们是从哪来的,怎么会加入恺撒的军团。

    那些匠人都是说,是恺撒出了大价钱,招募匠人,所以他们才会前来。不过这个说法,佐伊是不信的。因为她从来就没在附近的镇上见过恺撒的招募告示。而且这些匠人大多来自遥远的国家,在这个时代,消息要传到那里,至少也要半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是恺撒招募来的?

    再想到恺撒军团里,那几个古怪的军政官。尤其是那个黑虎,相比一个军官而言,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学者,一个工程师,或者一个商人。

    这件事就显得更奇怪了。

    不过,佐伊转眼就释然了。恺撒他自己不也是像一个工程师?哪有一个军团长,一个贵族,桌子上摆着的不是文书和地图,而是复杂的工程图纸?也许这就是恺撒的军团特别吸引那些匠人的原因吧。

    那一天,恺撒又和烈熊一起到船坞视察。他们远远地站在防波堤上,并没有走近工坊。匠人和士兵们都在专心工作,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然而在战舰里打磨桨孔的佐伊看到了恺撒,他站在防波堤的高处,鲜红的斗篷在风中翻卷。他脸色严肃地看着那些停在船坞里的战舰,有的已经被安装了甲板,有的还只是一个空荡荡的骨架。

    佐伊的手中的动作机械地打磨着木头,这些工作她已经做得很熟练了,她几乎闭着眼睛就可以完成。大概就是这个原因让战舰的建造速度大幅加快了吧,然而她能感到恺撒并不满意,他似乎还是觉得太慢,然而他也无法可想了。

    佐伊盯着恺撒的脸,她觉得他今天的脸色很不好,也许是海风太大了,他看上去像是纸一样苍白。

    他指着那些战舰和烈熊说着什么,佐伊努力地盯着他的嘴,然而他说得太快了,他的神情有些激动,突然他倒了下去。

    佐伊大吃一惊,她猛地扒住桨孔,探出头去。她看到烈熊扶住了恺撒,神情焦急地大叫。然后他将恺撒背在背上,向大营冲去。

    佐伊缩回船舱,想也没想地扔掉手里的工具,奔了出去。有人在她身后大声地叫她的名字。佐伊头也没回。

    什么绝不离开队伍之类的誓言,让它见鬼去吧。现在她要去看恺撒到底怎么了。

    佐伊脚步如飞地奔回大营。营地里她几乎没碰到任何人。所有的人都在船坞工地,她心慌意乱地想,怎么能这样,如果这时候有人来行刺恺撒怎么办?他现在那么虚弱。刺杀,对了,刚才恺撒突然倒下,会不会是刺杀?不,不可能,她根本没看到箭矢,那会不会是中了毒?会不会有人也给他用了那可怕的巫药?

    佐伊气喘吁吁地奔到指挥帐前,脚步未停地冲了进去。她听到短剑出鞘的声音,烈熊一脸凶狠地盯着她:“你在这做什么?”

    佐伊的眼睛盯着床铺上的恺撒:“他,他会死吗?”她喘得几乎话也说不完整。

    烈熊审视地打量着佐伊,冷哼一声,还剑入鞘。

    “应该死不了。”烈熊转身走到床前,佐伊跟了过去,烈熊瞪了她一眼,但是没有阻拦。

    “他刚才昏过去了,不过现在又醒了。”烈熊担忧地道,“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这样。”

    佐伊俯下身,盯着床上的恺撒。恺撒的脸色惨白,额头有细密的冷汗。

    佐伊伸出手去摸,然而恺撒突然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他的手心冰凉得像是外面的海水。恺撒睁眼冷冷地看着她:“你出去。”

    佐伊没有动,她伸出另一只手,去按恺撒的胸口,一边观察着恺撒的反应,当她按到恺撒的腹部时,恺撒颤了一下,推开她,狠狠地骂了句脏话。

    “让她出去!”恺撒侧身蜷起身体,沙哑地道。

    烈熊去拉佐伊,佐伊甩开了烈熊:“让我看看,你是腹痛是不是?让我看看,你到底是哪里腹痛。”

    “我哪里都不痛,出去!”恺撒的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他说话时的嘴唇发青。

    烈熊有些犹豫。

    “你知道他怎么了?你见过这样的病?”

    佐伊使劲点头。

    “蠢货,去叫军医。”恺撒低吼道,“还有将这个女人带走!”

    烈熊忽略了恺撒,急急地问佐伊:“你知道这是什么病,你知道怎么治?”

    “我不知道怎么治,但是我能减轻他的痛苦。”

    烈熊看了看疼得满头大汗的恺撒,又看看佐伊,咬牙道:“我去找军医,你留在这里,减轻他的痛苦。”

    佐伊点头。

    恺撒口申吟了一声,像是受不了烈熊的愚蠢,不过他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你伤害恺撒,我发誓,就是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找出来,碎尸万断。”烈熊狠狠地威胁。

    佐伊白着脸点头。

    烈熊急急忙忙地冲了出去。

    佐伊扭头看着床上的恺撒。她突然发现,现在她就在她日思夜想的指挥帐里了,而现在没有人能阻止她做任何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