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给人当徒弟怎么了(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15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不死武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草根飞扬诸神永恒大宋超级学霸

    胡老头的目标是邵正谦,可他此时却笑眯眯的盯着童欣乐直瞧。

    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仔细打量了两遍。

    最后是视线落在了童欣乐圆滚滚的肚子上。

    看了许久。

    邵正谦见他是个老头儿,辈分也跟他爸差不多,毕竟邵彬都叫他一声胡爷爷来着。

    所以他一直隐忍着没吭声,可这个老头子也实在过分,人家没吭声,他就一直这么看,也太不像话了吧。

    他脾气再好,也实在是忍耐不了他这般盯着自己的媳妇看。

    “胡老,您好,您这是打算把我媳妇的肚子给盯出一个窟窿来吗?”邵正谦心中不爽,可这语气里还算客气的。

    童欣乐只觉得脸蛋一阵阵的发烫,她被盯着肚子看的时候,不过是有点不自在罢了,她肚子原本就比寻常孕妇来的大,走出门,盯着看她肚子的人不在少数,有些不懂事的孩子会一直盯着看,像这个老伯一样。

    她都习惯了。

    可是,邵正谦这么直接的问人家,她真是觉的太尴尬了。

    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胡老?你爸爸没告诉你,我要收你为徒么?你叫我一声师父都不为过吧?”胡老头挑眉说道。

    他也是一个很直率的人,今天听家里的小徒弟说,一个叫邵正谦的人来过了,但是因为他出去了,这人就干脆的走了。

    他对他更是有了兴趣。

    很久没有遇见一个像邵正谦这样让他感兴趣的人了。

    “他告诉我了,不过,不好意思,胡老,我现在就只想陪媳妇生产,不太想出去做事,也没想过要在这段时间跟您学东西,所以暂时不需要了。”

    邵正谦很直接的拒绝了。

    既然人都到家里来了,那就干脆直接说清楚的好,他也不想一直为这件事纠结。

    况且这人擅长的是巫蛊,他是信奉科学的,而且是无神论者,他也不认为,他们三观不一致的人,可以做好师徒这样的关系。

    “你这是拒绝我了吗?”胡老头又一次挑眉,这人还真是有趣呢。

    迄今为止,都是别人死乞白赖的求他,让他收他们为徒,他真是没想到,这有一天啊,竟然风水轮流转,轮到他来求别人了。

    嗯,这世间还真是因果循环,有报应的。

    在这之前,他的那个师父就说过,他晚年的时候会遇见一个良人,一个不怎么看得上他的良人。

    莫非这人就是他命里注定的劫数么?

    如果是这样,他更要坚持收他为徒了。

    坚定了这样的想法,也知道这是他的明知故问,他也不等邵正谦正儿八经的回复他了,他直接问着,“行,我差不多知道你的意思了,那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肯给我当徒弟,是不是要我拿出点真本事啊?”

    邵正谦:“……”

    邵正谦有些无语,他刚才难道说的不够清楚吗?

    他不是因为他没拿出真本事,他是现在就没想过要做任何事。

    他现在唯一想做,唯一要做的事就是陪着童欣乐平安健康的生下他们的孩子。

    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得放在童欣乐生完孩子后。

    比如要不要留下来,留下来又该做什么来养家糊口的问题。

    他都打算放在以后再来想。

    “真的跟抱歉,我没想过要给您当徒弟,您又何必执着于我呢?我相信在这里,天份比我高的人比比皆是,您现在嗯威望找一个徒弟,绝对不是难事。”

    邵正谦继续拒绝。

    他希望这个老头子可以听的明白,不再纠缠了。

    他不想学巫蛊。

    “你说的没错,是不难,可是要找一个,处处都对我胃口的徒弟,那就很难,至少,我活到现在,就碰到一个你,我可没把握,还能再活这么长的时间,所以,除了你,我也等不到第二个称我心意的徒弟了。所以,就是你了,我认定你了。”

    胡老头有点耍赖的说道。

    童欣乐都听的傻了眼。

    她想她应该是没耳背吧,可是胡老这话的意思确实是在说邵正谦是他称心如意的徒弟,但是邵正谦一直在拒绝他啊。

    邵正谦也有点伤脑筋,要不是这老头的态度实在认真,他都会以为这人是在跟他开玩笑来着。

    他说的难道还不够清楚,他不想认什么师父,可这人偏偏说什么就是他了,还认定他了,他真的是有点无语。

    要不是褚驰烈说他这人很厉害,他真的有可能会把这人当成神经病。

    在他们那边,那些研究所谓巫蛊的人,他们也都叫神婆或者是算命先生的。

    他总觉得,能够研究这方面的人,多少都有点神经质。

    眼前这个人,似乎体现的更多。

    “抱歉,我不预备当你的徒弟,不好意思。”邵正谦简单明了重复了最后一次。

    他觉得自己跟他说太多,显然没有丝毫的作用。

    说完,邵正谦扶着童欣乐就要走。

    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这人简直就是在胡搅蛮缠。

    他尊他上了年纪,但是他自己也不可以这么的为老不尊吧。

    童欣乐觉得这样走了不好,毕竟人家来家里是做客的,郑心怡此刻还在厨房为她下厨了,他们这要是把客人给得罪了,那可不太好。

    童欣乐不愿意配合。

    胡老看在了眼里,笑了笑,“邵正谦,你喜欢女儿吧?那你知道,你媳妇儿肚子里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想不想知道,你这次能不能达成所愿?”

    “明天我们去做产检,就什么都知道了,老伯,你不需要在这儿故弄玄虚。”邵正谦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人。

    这个人真的是太咄咄相逼了,他不喜欢他所研究的东西,他还偏生要收他做徒弟,这本就是强人所难。

    他不喜欢他这样的方式。

    现在又拿童欣乐肚子里的孩子做文章,以前没有高科技的时候,的确有的人可以一语成簪,这种事是有概率的。

    不尽如人意的也有很多,有人想要儿子的,被那些神婆或者自命不凡的算命先生一说是个女儿,那想要儿子的立刻就带着孕妇到医院里把孩子给做了,有些孩子甚至都成型了,见打下来的孩子是个男胎,一家人哭死了都。

    女人身体好了后,直接跟男人离婚了。

    最后闹了个家破人亡的境地,这种毫无科学的有神论,他这样的医生是不主张的。

    “我是不是故弄玄虚,你好好问问你爸妈,今天你似乎不欢迎我,那我明天晚上再过来喝你妈酿造的杏花酒好了。”说完,胡老头转身走了。

    童欣乐想上前把人留下来,结果邵正谦拽着她的手不肯放。

    胡老走的很快,一不留神,人就已经走到门口了,就连管家开口都留不住人的。

    管家走过来看到邵正谦跟童欣乐,朝他们打了个招呼,“少爷,少夫人,这胡老,怎么气冲冲的啊?”

    “我们哪儿知道?”邵正谦没好气的反问回去。

    他还好意思气冲冲的呢,他这边才应该要好好的生气,好不好?

    “他要收您当徒弟,您给拒绝了?”管家也不恼,继续问着。

    这件事,在他们孤岛都传开了,胡老又是个包不住话的人,这些年,岛上多少年轻人想要跟他拜师学艺啊,都被他以那些人没有天分,与他没有师徒缘分的借口给拒绝了。

    留在家里的那些人,虽然他们名义上是师徒相称,但是岛上的人都知道,胡老对他们一点都不满意的。

    这一次,总算是遇上一个称心如意又有天分的可以当他徒弟的人了,结果呢,人家不乐意当他徒弟,还坚决的给拒绝了。

    这件事要是在他们岛上传开啊,肯定有很多人认为这是胡老的报应来了啊。

    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啊。

    “您怎么也这么八卦啊?”邵正谦不想说这件事,偏偏这里的人都揪住不放。

    管家的年龄也大了,邵正谦虽然不满他这么八卦的追问,但是反问的时候,也还是用了敬语的。

    他不是那种不讲礼貌,随意撒泼的人。

    刚才之所以那样跟胡老说话,主要是那人真的是气着他了。

    他很不喜欢,那人拿童欣乐跟她肚子里的孩子来彰显他的本事。

    即便,他在某些方面,真的很有本事。

    “好好好,我不八卦了。”管家笑着走了。

    童欣乐却不满的瞪向他,“咱们这就把人老伯给得罪了,一会儿爸妈问起来,看你怎么说。”

    邵正谦抿唇,“直接说呗,一会儿我来说,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童欣乐翻了个白眼,“嗯,我也不想掺和你这件事了,人家年纪都那么大了,你就松个口给人当徒弟又怎么了?”

    童欣乐真是不能理解,这人怎么就跟一老头较上劲了呢?

    邵正谦是有苦难言,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童欣乐说,那人是研究巫蛊的,他们都是无神论者,童欣乐平日里连庙都不怎么进的人,怎么会相信巫蛊这一说呢。

    邵彬从楼上洗完澡下来,褚驰烈就出来叫他们吃饭了。

    看了一圈,褚驰烈这才发下没有看到老胡,“彬彬,你胡爷爷呢?”

    “刚才还在这儿跟爸爸他们说话呢,我也不知道。”邵彬回着。

    童欣乐撇开眼,她不说话。

    “生我的气,走了,他说明天再过来。”邵正谦将老胡走之前留下来的话,言简意赅的转达了。

    原话虽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要表达的无非就是这两个意思。

    邵正谦疑惑的是,既然他今天不欢迎他,那为何他会如此肯定,明天他过来,这状况就会有所改变了呢?

    “爸爸,你好厉害啊,胡爷爷是岛上的开心果,这么多年,就没有人能让他生过气的,你是第一个,不,是唯一的一个。”邵彬直接说道。

    邵正谦:“……”

    邵正谦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么明显的讽刺,一听,他就懂了。

    他儿子这是在扁讽他来着。

    那老头子是开心果吗?

    他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呢?

    也完没感受到,他所感受到的就是那个老头子快把他给气死了。

    偏偏,那老头还说什么,他很称他心意,他却感觉他们俩完不对盘啊。

    他说没有遇上过像他这样的,他也没遇上过像他这样的老头子啊。

    以他看,这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

    “算了,算了,反正他不是说了明天要过来吗?”郑心怡发话了,她直接让人把她刚打出来的酒给放到酒窖里去了。

    胡老头人没来,那她的杏花酒,就没有最好的赏识人,自然是不给喝的。

    “你就这么小气,那老头没来,杏花酒都不肯给我喝一杯。”褚驰烈不满的说道。

    郑心怡夹了一个卤猪脚给他,“明天一起喝,多存一天,味道更好。”

    褚驰烈:“……”

    小气就小气,还找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

    ------题外话------

    胡老是个好人哟,o(* ̄︶ ̄*)o,你们肯定会喜欢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