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 见面礼,三个锦囊袋(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86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回去的路上,童欣乐才反应过来,好奇的问着郑心怡,“昨天来家里的那个胡老伯,他真的那么厉害吗?”

    她肚子不过是让他盯着看了一会儿,今天这俩小家伙就这么不配合么?

    无神论的童欣乐,相信世间有千千万万的诡异事件发生,她只是不相信,她身边会发生这样的诡异事件罢了。

    被人盯着看了下肚子,肚子里的小宝贝就可以这么别扭了?

    童欣乐到现在还是不太敢相信。

    她觉得不过是巧合罢了。

    “嗯,反正他在孤岛,就是一尊菩萨,你们爸对他都是礼让三分的,基本上没人敢得罪他,但是也有不长眼的,都没什么好下场。”郑心怡实话实说道。

    她还真不是吓唬邵正谦的。

    褚驰烈好几次死里逃生,都是因为有老胡的帮衬。

    如果没有老胡,褚驰烈估计早就嗝屁了,哪儿有外界传的那么神乎其神,不过都是肉眼凡胎罢了,谁也比谁的命多。

    所以,她为什么会替老胡酿造他喜欢喝的杏花酒,在郑心怡的心里,老胡是褚驰烈的救命恩人,也是她的恩人。

    没有老胡,那有她现在的幸福。

    对老胡好,她会尽自己最大的诚意。

    可老胡看上邵正谦,想收他为徒这件事,她先前就跟老胡说过了,对这个儿子,她也有很多的亏欠,所以她不掺和这件事,让老胡自己去说。

    说通了,他们要当师徒,还是要当义父义子都随他们的便了。

    童欣乐:“……”

    童欣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得罪胡老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这邵正谦可是把人得罪的不轻啊。

    这要怎么办?

    邵正谦没有被吓倒,倒是直接握住了童欣乐的手,安慰她,“没事的,你婆婆说话应该比较夸张。”

    郑心怡斜眼看了下邵正谦,有点上火,“她婆婆是你的谁啊?有你这样说话的,难怪脾气那么好的胡老,都能被你给气走。”

    褚驰烈就更直接了,伸脚就踹了邵正谦一下,“太不像话,惹你妈生气了,还不跟你妈道歉?”

    “妈说的一点都没错,得罪胡老伯的人果然没好下场。”童欣乐总结道。

    邵正谦:“……”

    他这样就叫没好下场了?

    童欣乐心里还真是有点怕怕的,“老公,你赶紧想办法,怎么去哄一哄人家吧。”

    “没什么好哄的,只要他松口给人当徒弟,那老头马上就没事了。”褚驰烈搭腔。

    “爸,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邵正谦无奈的说道。

    这三个人一唱一和的,这是没有经过任何商量,就如此齐心的要把他推出去给人当徒弟啊。

    “看看吧,这儿子从小送出去,缺乏管教,对我们都这样,真不知道老胡看上他什么了?”褚驰烈立马做出受伤的模样,去找老婆寻求关爱。

    郑心怡拍了他一下,“少来。”

    童欣乐有点没忍住,抿唇笑了一下。

    之前就觉得两人挺接地气的,要不是亲眼看见,亲耳听见,她还真是不敢相信,在郑心怡面前的褚驰烈,是这样的一个褚驰烈呢。

    童欣乐回头又看了一下,紧紧抿着唇,脸部线条僵硬的邵正谦。

    邵正谦将人送到家里,把人安置妥当后,又离开了家。

    谁都知道,他这是去找胡老了。

    郑心怡跟褚驰烈对看一眼,他们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如果正谦还是拒绝的话,那就证明他们之间真的是没师徒的缘分。

    童欣乐担心他这黑着脸过去把人得罪的更厉害。

    不过,她担心也没用,她现在要去房间跟家里视频了,只能告诉家里人,肚子里的俩个小家伙实在是太调皮了,害羞躲着关键部位,不让看。

    实话不能说,这实话要说出来,准能吓死她妈妈的。

    *

    邵正谦直接去了胡老的家里,他工作的地方也就是家里。

    胡老的那些徒弟都在,看到邵正谦过来了,也知道邵正谦的身份,褚驰烈跟褚老大基本上是跟岛宣布的。

    褚老大当邵正谦是弟弟,但是在很多褚家人的眼里,他们就没有一个外姓的家人,这人来孤岛,不是那么名正言顺的。

    又不是因为娶了他们褚家的女儿,既然跟褚驰烈相认了,那这姓也不改过来,很明显是没把他们褚家人放在眼里嘛。

    这样的一个人,他们自然也不会尊重他。

    可偏偏胡老还要收这人做徒弟。

    胡老在他们孤岛,像神一样的存在,能当胡老的徒弟,那是上辈子做了好事,这辈子的福气。

    但这个邵正谦呢,完没有这样的意识。

    “嘿,你怎么又来了?”其中一个正在扫地的人看到邵正谦,相当不客气的问道。

    这人既然不乐意当胡老的徒弟,那一直往他们这边跑干什么?

    看了就招人烦。

    邵正谦看了对方一眼,没吭声,这里是胡老的地盘,他来这里自然是找胡老的。

    “嘿,我说……”那人见邵正谦不说话,顿时扔了扫帚,想要冲过来找茬。

    胡老的管家见状,立即从里屋出来。

    “干什么?想闹事啊,想闹事滚回自己家里闹去。”管家是胡老的人,不管这些人在这房子之外是个什么地位的人,在这里,都得听他的管教。

    而他听从的,只有胡老一个人。

    胡老对邵正谦有多特别,他也是知道的。

    昨天胡老回来了就交代过他,只要是邵正谦人来了,就把他往他的后院领。

    能进后院的人,除了他之外,邵正谦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啊。

    虽然他也瞧不出来,邵正谦到底有什么天分能够让胡老刮目相看,但是他跟着胡老这么多年了,胡老第一次这么执着认真又主动要收一个徒弟,那这个人,肯定是有本事的。

    管家吼了一句,那人自然不敢闹事的,除非不想在老胡这里待了。

    管家过来把人往里面带。

    老胡正在后院焚烧东西,模样很虔诚,嘴里念念有词的。

    邵正谦安静的站在旁边也不打扰,管家直接走了。

    等老胡忙完受手上的活儿,过来理他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今天怎么没有直接走人?还挺耐心的哈。”胡老笑起来。

    邵正谦没心情跟他开玩笑,“胡老,如果我得罪了你,你要搞搞我,别搞我老婆跟女儿。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哟哟哟,看到了吗?这么肯定是女儿?”胡老眯着眼睛反问。

    邵正谦心里有数,真跟这人有关系,可是这人到底怎么做到的?

    对童欣乐跟孩子有伤害吗?

    “喜欢女儿不是什么难事,跟着师父我,师父绝对可以保证,让你心想事成,好不好?”胡老上前,特别认真的说道。

    “我不认为自己有这个天分,您到底看上了我什么?”邵正谦抬头,宁可信其有,让他不再坚持了。

    只要能保一家人平安,他又何必跟一个老头子计较那么多?

    他不就是想收他做徒弟么?

    “没有天分不怕,咱们有师徒缘分就行,总之,我就认定你这个徒弟了,怎么样,要不要拜师?”胡老对收邵正谦做徒弟这件事,非常的执着。

    “是不是拜师了,你就不搞事了?”想到孩子在视频里那调皮的劲儿,看了半小时都没有让人看到想要知道的结果,邵正谦一想到是这老头搞的鬼,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既然想拜师,你这说话的口气,是不是得改改?”胡老蹙眉反问,在他这里,承认了他这个师傅,那该有的尊师重道,那是必须得遵守的。

    即便他很喜欢他,但是他老胡门里的规矩,邵正谦也必须得遵从。

    当然,他很喜欢他,所以绝对不会太为难他的。

    邵正谦:“……”

    他能说,他不想拜师么?

    “得,还是不甘不愿的?行,没问题,你再回去好好想想,其实孩子是男是女,老早就有个定数了,我本事再大,也改变不了孩子的性别,不然,我都是神仙,就该长生不老了,反正几个月后,等你老婆生产的时候,是儿子还是丫头,你也自己能看了,不用求我,回去吧。”

    胡老说的轻松,挥挥手就要让邵正谦离开。

    这到生产那天,得要快过年了,这得好几个月呢。

    也就是说,他得为里面到底是不是宝贝女儿,还得稀里糊涂好几个月呢,他这焦躁的心,要好几个月才能抚平。

    这对他来说,就是个大折磨啊。

    这老头,还真是狠。

    “我可以拜您为师,但是孩子出生之前,我不会到你这边做一个徒弟该做的事情,我要陪着我老婆,直到她生产。”最终,邵正谦还是妥协了。

    毕竟,几个月的折磨,他实在觉得太漫长了。

    他想知道,这样,他可以早早的为自己的女儿做点事,比如给她准备一个温馨浪漫的房间,如果是儿子的话,就大可不必了。

    “呵呵,放心吧,我都跟你说了,下个月,我得陪你大哥出去谈个生意,这有没有命回来,还不知道呢,我这要有命回来呢,咱们才有机会做师徒,这要是没命回来啊,你……”

    “能别胡说吗?”邵正谦不开心的阻止他胡说八道。

    既然已经松口认他做师父了,那他心里,就是把他当师父看待的,他虽然不太喜欢他吧,但是也没想过,要他就这样去了啊。

    胡老乐了,“邵正谦,你还真是有趣啊,真有趣。”

    邵正谦的脸色又不好看了,他又没做过什么,为何在这老头眼里,他就是有趣的?

    “来人,上茶。”胡老对外面守着的管家喊了一声,然后他坐在他的年代已久的藤木椅上,“拜师的程序简单的很,你妈妈早就准备好了杏花酒,晚上去你家吃饭的时候,你敬我三杯就是了,现在呢,顾管家会送茶进来,奉三杯茶,磕三个响头,咱们这就礼成了。”

    是挺简单的。

    邵正谦没有发表意见。

    顾管家的茶很快就送进来了。

    邵正谦双膝跪地,一个响头磕下,奉上一杯茶,“师父,请喝茶。”

    连续三次。

    胡老心满意足了。

    礼成的时候,胡老从藤木椅上下来,亲自扶他从地上起来,同时,给了他三个锦囊袋,“这三个锦囊袋,是师父送你的见面礼,你自己拿回去放好,这红色的回去后用红色袋子拴好,戴在脖子上,保你平安的,不要离身,洗澡都不要取下来,打湿不怕,很快就会干,其余两个也是保命符,关键的时候再拿出来用,谨记。”

    胡老严肃认真的说道。

    邵正谦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题外话------

    咱们邵医生有师父了,^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