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 一圆一尖,龙凤胎(2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7952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见邵正谦如此乖巧的就答应了,胡老这心里简直爽的不行,自己看上的徒弟,能够这么乖的听话,他这师父当的自然也满意。

    邵正谦这人本来就是重情重义的,他是有点点别扭,但是他一旦自己认可的人跟事情,他都会格外的认真。

    就像当初,如果不是心里接受了童欣乐的靠近,童欣乐也没那么多的机会可以靠近他,胡老这边是反着呢,面上先接受了,慢慢的心理就会接受了。

    “对了,你师父我呢,是懂一点玄学,也在研究人的命理跟命格,但是还没有那个本事,可以控制小宝宝不给看,魏医生呢,知道我的执念,我以前救过她一命,所以就帮衬了下我,让你尽快松口,小宝宝调皮,今天不给看,说不定下次就给看了呢,你也不需着急,不过啊,以我对你媳妇儿那肚皮的研究,里面至少有一个是丫头,所以说呢,你想要女儿的心愿,是绝对能被满足的,但是要记得,做女儿奴可以,我们绝对不能够没有原则性的去宠,否则,将来吃亏的还是丫头自己。”

    胡老语重心长的说道。

    邵正谦的脸色,在这段时间,变了好几下。

    听到最后,真的是有些郁闷了。

    这说了等于没说。

    “您确定,至少有一个是丫头?”邵正谦还是抓住了这番话的重点,其他都是废话,就这句话,他爱听。

    有一个女儿也好啊,以后家里三个男人,就宠两个女人。

    “嗯,要是不准,让你挖了师父我的眼睛,好不好?”胡老对这点还是有信心的,肚子两边,一圆一尖,就是龙凤胎的特征啊。

    如果有错,那就只能说明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历史经验有误,与他无关啊。

    只是,为此搭上一双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点不值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邵正谦听他都这么保证了,想想也就算了。

    就算到时候生出两个儿子来,他也不会来挖他眼睛的。

    “那没别的事了,我先走了,您都爱喝什么茶?”邵正谦最后问了句。

    “没要求,是茶就好。”胡老开心的嘴角都弯起来了。

    邵正谦问的这么直白,自然是要送茶叶给他的,只要是乖徒弟送的,什么茶都好。

    何况,他岂可不知,邵正谦的品味不会差。

    邵正谦点点头,转身就要走。

    “哎,等一下,叫声师父来听听。”胡老要求道,此刻像个讨糖吃的小孩。

    邵正谦脸色一僵,刚才敬了三杯茶,他不是叫了三声师父来着,这是没听够?

    “快叫啊。”见邵正谦没松口,某个刚荣升师父的人,有点着急。

    “师父。”

    邵正谦开口,满足了某人的欲望。

    “唉,乖,以后师父会罩着你的,在这孤岛,即便不能横着走吧,也不会有人真敢欺负了你。”胡老许下承诺。

    邵正谦抿唇。

    有褚老大护着,他想也没人敢欺负他吧。

    当然,他不会一直依赖别人的,这也是他刚才为何松口,拜了胡老师父。

    这个人,既然有那么多人想要拜他为师,他肯定有过人之处。

    孤岛长寿的人不多,除了他老爸褚驰烈之外,这里上了年纪的人也就褚老大,四十几岁,胡老跟他父亲差不多大,其余的人都挺年轻的,五十岁以上的人就没看到过,更别说这快六十岁的人了。

    其余的都是毛头小子了,三十岁以上的人不少,二十岁左右的人居多,再然后就是小孩子了。

    他今年三十一了,虽然还没有正式过生日,但是在褚家排行都能排到第九,就可以知道,这里人真是不长寿。

    邵正谦没再耽搁,从胡老家里出去。

    经过前院的时候,刚才喊他的那个人,看着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但是因为他身边有顾管家在,他也不敢再惹事。

    邵正谦更加不会搭理他们。

    回到家,邵正谦就谨遵师父的嘱托,将红色的锦囊袋用红色的绳子给穿起来,然后戴在了脖子上。

    看着有点怪异,他忍着想要取下来的冲动,他给放进了衣服里面,好在他穿的是有领的,还能将红绳遮掩下。

    然后又把另外两个锦囊袋放在了平时不怎么打开的抽屉里,他找了袋子装起来。

    弄好后,他就去找童欣乐了。

    童欣乐在厨房帮忙,邵彬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说想吃包子,这不,郑心怡就让人去买了面粉在厨房发面,然后做馅。

    童欣乐就守在那儿帮忙。

    六七八自然也在帮忙,四个女人,每人分得一块肉,在砧板上切。

    剁剁剁的声音,就跟奏响的乐章一样。

    厨房也有绞肉机,自动的,手动的都齐,可郑心怡就喜欢手切的,说是这样的肉馅会更好吃。

    反正人手多,发面也需要时间,不着急。

    邵正谦一到厨房,就看到童欣乐那怀着重重的身子,因为手上剁肉的动作,在那儿抖啊抖的,看得他胆肝俱裂。

    就这抖动法,真的没事吗?

    他走过去,动作轻柔,又快速又准确的出击,握着童欣乐的手,“还是我来吧,你在旁边歇着。”

    童欣乐看到他,“你怎么就回来了?妈还说,你肯定要在胡老那儿吃中饭呢。”

    “他晚上要过来家里吃饭,对了,我已经拜他为师了,你也跟我一起叫师父吧,另外,师父说了,肚子里至少有一个是宝贝女儿,明天我们出门,去买点东西,我得给女儿早点准备好房间。”

    邵正谦笑着说,一脸慈父的模样。

    童欣乐总算是懂了,这人为何心情如此之好,那是因为有人顺着他的心意说了让他心满意足的好话。

    这还如此爽快的认了师父,她都有点怀疑,这胡老要是说这肚子里两个都是小子,他是不是会气得死都不肯认下这个师父啊?

    “哦。”童欣乐应了声。

    她是无所谓的,孩子是男是女都好,她对儿子跟女儿都没有执念,能够来她肚子,跟她有母子情分,儿子也好,女儿也罢,都挺好的。

    纵使她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邵正谦了,但是对于他为何会如此喜欢女儿,她想了很多,也想不明白。

    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邵正谦太喜欢她了,所以想要有一个女儿,这样当成童欣乐的缩小版,从小就对她好。

    如果不是因为太爱童欣乐,他其实对孩子的性别也没那么深的执念。

    邵彬是儿子,他依然疼爱邵彬,不过他的疼爱,会偏理性一点,不会像童欣乐这样,看到邵彬现在很苦,就会很心疼。

    “你拜师了?”郑心怡插话进来,“那个老头子有没有高兴的蹦起来?”

    “没有您说的这么夸张。”邵正谦摇摇头,不过他看得出来,那老头子确实高兴。

    在他面前,还算比较隐晦吧。

    想到这儿,邵正谦也觉得那老头子好像也没那么讨厌,认这个师父,也没他所想的那么抗拒。

    主要是认了师父也不影响他陪童欣乐就好。

    “那老头子就跟个老小孩似的,他对你八字很感兴趣,也是他一直想要你回孤岛来的,反正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你爸的,然后慢慢的你爸说服了我,我就说,只要你们不反对,那我也不反对。”

    “原来是他想我们回来,妈,听您这意思,您这是不太想我们回来啊?”邵正谦也开始挑郑心怡这话里的语病了。

    “哪个当妈的不想自己的孩子在身边呢,你问下乐乐,彬彬离开的这段时间,她是不是很想,我就是在想,既然你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来,我当初又那么坚持的把你送出去的意义在哪儿?还让你背着他们邵家的恩怨。”

    想到邵正谦这些年所经历的,这孩子也真的是不容易。

    幸好遇见了童欣乐这样美好的女孩,否则,她可以想象,邵正谦的生活,不会充满这么阳光。

    大概就会一辈子都被仇恨蒙蔽着双眼。

    那他的人生,真的会暗无天日。

    在外面过那样的日子,还不如在孤岛与人斗智斗勇,至少还精彩一点。

    “不,当然有意义,您要不送我出去,我就遇见不了她,遇见不了她,那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什么叫爱情。”邵正谦说的无比的认真。

    童欣乐:“……”

    童欣乐瞬间觉得脸发烫起来。

    这人说的情话,简直让人遭不住。

    过去,她以为我爱你这样的情话,就足以让人脸红耳赤了,但是邵正谦这样的情话,杀伤力更厉害。

    是谁说他这样的人是木头疙瘩的?

    这么会说情话的人,那可真是少见,好不好?

    “咳咳,咳咳,真该让你爸好好听听,什么叫做甜言蜜语。”郑心怡故意咳嗽着说。

    一屋子的人都被郑心怡的话给逗笑了。

    褚驰烈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自家媳妇儿在众人面前抱怨了,抱怨他不会讲情话。

    “那你告诉我,你要听什么样的甜言蜜语?”褚驰烈直接问出声。

    这女人真是难伺候啊,心里想什么又不说出来,不说出来,别人怎么会知道呢?

    别人不知道,自然就说不到她心坎里,不是很正常的嘛?

    那还在这儿抱怨什么?

    “说出来后让你重复有意义吗?人家正谦说的这些话,又不是乐乐教的,蠢。”郑心怡开始开始切佣人整理好还洗干净的葱。

    被这么嫌弃的某人,脸色真的很黑。

    也就他媳妇儿,敢在这么多晚辈面前,这么不给他面子。

    某人也生气了,“我过来跟你说一声,我中午不在家里吃了,老二的四媳妇儿生日,亲家过来了,我得过去陪着喝两杯。”

    过去喝两杯,自然是得见老二的妈妈了,还得跟老二的妈妈以夫妻的名义陪着亲家喝几杯,前几年,褚驰烈都不参与这样的应酬。

    退出江湖后,就只想跟郑心怡过神仙眷侣的日子。

    可这婆娘,实在是太气人了。

    刚才老二过来提这件事的时候,他是直接拒绝了的,但是这会儿他故意说起来,就是为了让郑心怡吃醋,让她也紧张紧张。

    可是郑心怡知书达理,从认了他是她男人后,她也就认了他身边还有其他女人的存在,就算在他与她过上二人世界,与别的女人不再有夫妻之实了,但是在一些需要他充场面的时候,他还是要跟别人以夫妻的关系去应酬一下他们的社会关系的。

    就算是为了孩子,他这个当爸的也该拿出父亲的担当来。

    郑心怡非常的理解,所以,他提这件事的时候,郑心怡心情没什么起伏,“嗯,你去吧,家里也没什么事。”

    一句话堵得褚驰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边,他都拒绝老二了,他就是想听一下这婆娘撒泼吃醋的话,霸道的说一声不许去,也是好的啊。

    可这婆娘……

    太特么的让人失望了。

    褚驰烈甩了下手,怒火中烧的走了。

    ------题外话------

    咱们的褚老跟个愣头青似的,年轻的时候没好好的谈过恋爱,就当爹了,老了得补上,^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