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 分房一个月(3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8258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面对某个黑脸包公突然的怒火,郑心怡也是一脸懵。

    他还生气了,她体贴他,没再晚辈的面前吼他不许去,这人还蹬鼻子上脸,给她甩脸色呢?

    哼,等他回来再收拾他。

    这人是越发的欠收拾了。

    某个黑脸包公此刻已经走出大门口了,鼻子痒痒的,又打不出喷嚏,郁闷的摸了摸,站在门口,等了五分钟,也没见郑心怡追出来。

    气愤不已,掏出电话就给老二打,让他过来接他。

    此时,厨房内,准备工作做好了,就等面发好后,把肉馅裹进去了。

    褚驰烈突然的生气,也没改变厨房内的欢声笑语。

    想到邵正谦转述胡老的话,郑心怡对童欣乐笑着说,“看样子,这要么就是一对丫头,要么就是龙凤胎了,乐乐,你喜欢龙凤胎还是俩丫头啊?”

    俩儿子,看来是不会了。

    郑心怡还是蛮相信胡老的话的,他有一双天眼,他说至少有一个是丫头,那童欣乐这胎是龙凤胎的几率比俩丫头几率更大。

    “龙凤胎自然是最好的。”童欣乐笑着说。

    任何怀了两个孩子的妈妈都希望肚子里能是龙凤胎了,儿女双,这样真的很完美。

    只不过,她已经有一个儿子了,所以,就算这肚子里是俩女儿,她也不觉得有什么。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估计就是呢,那老头子的话,得信。”郑心怡凑到童欣乐的耳边说道。

    童欣乐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邵正谦这师父都认了,估计师父也不会再藏着掖着了。

    吃过午饭后,邵正谦就陪着童欣乐去午睡了一会儿,然后他让方言帮他带两盒上好的茶叶过来。

    方言也是一个喜爱喝茶的人,在来之前,他知道方言准备了几箱子的各种茶叶,随便拎两盒,想必就能应付那老头子了。

    岛上是什么东西都很先进,但是好吃的,好喝的,还是要他们那边的世界,毕竟,人多力量大,人多的地方,可创性也高。

    方言拎茶叶过来,顺带也把阿九带上了,阿九可高兴了。

    一直想过来,可是褚驰烈那样一尊佛在家里面,她也不敢啊。

    褚驰烈以前的事迹,那可真的是深入人心的,反正听说过他传说的人,都不敢把他当成普通人来对待。

    哪怕他已经退休了,似乎不管事了。

    但是英雄,即便是退出了历史舞台,也是让人不敢轻怠的。

    童欣乐看到阿九过来,就放六七八半天假,不让她们三这么一直前后脚的跟着她,况且她身边也有暗卫,在这里,她也没什么危险的。

    四个丫头就在一起聊天。

    褚驰烈也没在家,郑心怡对人又很和蔼,四个丫头也比较放的开。

    童欣乐也加入了她们的聊天。

    六点的时候,老胡就过来了,看到方言也在,老胡先逗上他了,“哟,出春风满面桃花开,小言,你可以准备结婚了。”

    方言哂笑,“胡老伯啊,借你吉言,我也想啊,要不,你给我看个时间。”

    方言向来都是顺着老胡的话说,他这人,也特禁逗。

    老胡直接应道,“好,我准给你挑个好时间,就是这么着急的,你俩这是不是有娃了?”

    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方言就是再禁逗,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脸红,“胡老伯啊,我媳妇儿也在屋里呢,你一会儿可别乱说啊,她脸皮薄,经不住你这样逗的。”

    “好好好,知道护媳妇儿那可是好事啊。”老胡点点头。

    他也没逗姑娘的喜好。

    六点十分,邵彬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手臂上又有了擦伤,可小家伙非常勇敢,哼都没哼过一声。

    童欣乐看到了,又是心疼。

    邵正谦劝着她,“好了,小孩子训练是这样的,有时候没掌握到方法,受伤是难免的,你老公我是外科,我带他上楼处理下。”

    “嗯。”童欣乐点点头。

    邵正谦带邵彬走之前,对方言说道,“把两盒茶给我师父。”

    胡老喜滋滋的,邵正谦的这声师父,叫的他美滋滋的。

    “师父?谁啊?”方言并不知道胡老已经是邵正谦的师父了,方言就是纯好奇,“你都是医学天才了,按理说,别人都要找你做师父,这谁有资格当你师父啊?”

    岛上的医生,方言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

    就从外科而言,还没有谁的医术有邵正谦厉害呢。

    胡老瞪了方言一眼,“你个没眼力见的,当然是我啦,怎么,我也没资格么?”

    方言瞪大眼睛,他哪儿敢说胡老没资格啊,胡老自然是有资格的,只是他俩研究的不是一个体系的啊。

    邵正谦研究的是科学的,胡老研究的是玄学的。

    科学跟玄学,在一定程度上,是相反的。

    这两人之前,居然能成为师徒关系,那真的是太玄乎了点吧。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当然是有资格的。”方言赶紧说道,“放心吧,胡老伯,你徒弟给你准备的茶,绝对是上好的茶,保管您喝了还想喝,总之给你管够。”

    胡老撇嘴,“要你说,我徒弟给我准备的礼物,自然是最好的。”

    方言:“……”

    这傲娇的小模样,这师徒俩,有时候还真是有得一拼。

    方言不多嘴了。

    邵正谦也不想听他们在那儿吹捧,带着邵彬就上去了。

    父子俩回到房间,邵彬的伤就是皮外伤,邵正谦先帮邵彬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衣服,又去拿了医药箱,帮他处理了伤口,做了消毒。

    邵彬对这样的小伤已经习惯了,在基地的时候,就喷了消毒药水的,不过,为了让童欣乐不担心,他还是又接受了一次消毒。

    “彬彬,妈妈是女孩,你以后训练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咱们尽量别让她太过担心,好吗?”邵正谦说道。

    邵彬点点头,“嗯,我知道了,爸爸。”

    邵正谦欣慰的点点头,“疼吧?”

    “不疼。”邵彬勇敢的摇摇头。

    邵正谦摸摸他的头,“真是勇敢的小男子汉。”

    父子俩下楼,晚饭就开始了。

    褚驰烈故意磨蹭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回来,郑心怡就做了两坛杏花酒,一坛她已经让人给封好,“胡老,一会儿这坛,你带回去慢慢喝吧。”

    “好啊,谢谢你了,心怡。”老胡点点头。

    “不客气,应该的。”郑心怡说道。

    邵正谦坐下来后,就按照老胡说的,先倒了三杯酒,一杯又一杯的敬了他三杯。

    每敬一杯酒,他也叫了一声师父。

    老胡满意的很,喝完了邵正谦敬的三杯酒,老胡又拿出了看家宝贝,一个拴了红绳的镜囊袋,这个他做的很好,重新装饰过的。

    “乐乐,这是师父给你的见面礼,正谦的,我白天已经给他了,你记得戴在身上,洗澡都不要取下来,你可以当做是平安符。”

    童欣乐特别虔诚的接过来,点点头,“我会一直戴着的。”

    “乐乐就是比你乖。”老胡赞赏的说着。

    邵正谦懒得说,他已经把他给的东西都戴在脖子上了。

    他帮童欣乐夹菜的时候,老胡就看见他脖子上戴的东西了,这人,其实还是很乖的。

    这徒弟,是真没找错。

    其实他心里清楚,邵正谦这人,一旦嘴上承认了,就会真心实意的对他的。

    而他执着的让邵正谦当他徒弟,一是了解了他在医学上的天分,他对药很敏感,也研究过,外科手术也是一流,这样的人才,学他的玄学,那也绝对是一学就透的,二是这人实在,心地单纯,他的本事,他学走了后,才不会用他的看家本领去做坏事。

    所以,他要他做徒弟,会传授他的看家本领。

    “来来来,为了你们俩的师徒关系敲定,咱们大家都走一个。”褚驰烈举杯敲着桌子,他发现自己简直被忽略了。

    他敲桌子也就是为了吸引郑心怡的注意,并不是要桌的人都注意到他。

    可偏偏郑心怡不吃这套,跟大家举杯,还是一个眼神都不肯给他。

    褚驰烈郁闷得很。

    大家一起喝完酒,郑心怡又照顾起邵彬跟童欣乐来了,倒是老胡跟邵正谦他们聊的很开怀。

    晚餐后,邵正谦要陪师父,童欣乐就去邵彬的房间陪邵彬做作业。

    阿九四姐妹也有时间聚在一起聊天。

    郑心怡切了水果出来给大家吃,褚驰烈压根就不专心,一双眼睛就放在她的身上,这辈子,他就是比不过郑心怡的耐力。

    这女人,就是可以一直都不跟他说话,除非是他主动去找她。

    想到这儿,褚驰烈就有点气愤。

    都一辈子了,这个女人难道就不能服软一次么?

    “行了啊,这辈子就栽了这么一次,你就认了吧。”老胡喝着清茶,早就看到褚驰烈一点都不专心。

    这老都老了,还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这是晚上想要被赶出房间睡觉的节奏?

    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了,不知道这老家伙在别扭个什么劲。

    “我就不信邪,今儿偏要等她给我服一次软,我就要她服软一次,我服了一辈子了。”褚驰烈扁嘴说道。

    一旁的邵正谦跟方言听了这样的话,都憋住,不敢笑。

    邵正谦是真没想到,他老爸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啊。

    “行,我看你今天晚上得独守空闺了。”老胡又喝了一杯茶。

    “你他么别这么乌鸦嘴,成不成?”褚驰烈心里一阵惶恐,那婆娘不会真想像以前那样,把他赶出房间吧。

    这女人,可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老胡喝完最后一杯茶,起身告辞了。

    时间确实不早了,边吃边聊原本就很耗时间,方言也带着阿九走了,瞧她舍不得的样子,他让六七八休假的时候到他们家来窜门。

    六七八答应了,阿九这才跟着方言离开了。

    邵正谦也去找童欣乐了,很快,偌大的客厅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现在也是习惯了早睡,他起身去找郑心怡。

    郑心怡已经回到房间了,不过是他们主卧的隔壁。

    褚驰烈发现郑心怡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房,就走出去找人,佣人都说没看到夫人,褚驰烈眉头一蹙,就去敲隔壁的房门了。

    郑心怡躺在床上看书,听到了当没听到。

    褚驰烈敲了半天,来来往往的佣人还在做走廊的卫生,他没敲开门,也觉得很尴尬。

    “去把房间的备用钥匙给我拿来。”褚驰烈吩咐道。

    “别费心机了,我里面反锁了。”郑心怡在房间里用对讲机说道。

    褚驰烈气极了,真想一脚踹开房门。

    佣人见状,赶紧走了。

    褚驰烈见佣人走了,这才通过对讲机说道,“开门,跟我回去睡。”

    “不要,我不跟身上有别的女人味道的男人同床,所以分房一个月,等你干净透了再说。”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