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 这老家伙居然使诈(1更)

作者:格子虫 |字数:576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变身灵山大师姐极品小神医乡村小邪医真武世界大唐之最强帝王

    褚驰烈站在那儿,一脸懵!

    什么叫让他干净透了再来,这人醋劲这么大?

    褚驰烈想到这婆娘还是吃醋了,这心里头就高兴,可是分房他不接受。

    他什么都没做,就是那女人要挽他的手,他都没让。

    所以,他干净得很,身上压根也没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我不许分房,没有你,我根本就睡不着。”

    “……”没反应。

    这话,她信,但是没用,睡不着就拉倒。

    长本事了,年轻的时候都没给她甩过脸子,这会要给她甩脸子了,她平时就是太宠他了。

    她不会心软的。

    他就是看她容易心软,所以才蹬鼻子上脸来的。

    “老婆,媳妇,你有在听吗?回我一下,这儿子媳妇都在家呢,你别让他们看我笑话,成吗?”

    态度很诚恳,姿势很卑微。

    “你也知道他们在家呢?那你今天给我甩什么脸子啊?反正你老婆又不止我一个,你继续当皇帝,每天晚上翻牌子好了,也让大家伙热闹热闹。”

    郑心怡是一肚子火,隐忍了大半天了,她最讨厌别人跟她阴阳怪气的了。

    “你今天当着小辈的面说我蠢,是不是不太像话啊?”褚驰烈开始捋白天发生的事情!

    “你本来就,还需要说吗?不说人家也知道。”想到他这么介怀,那个字,话都到嘴边了,郑心怡还是给生生的吞了回去。

    “是是是,我本来就蠢,你骂得对,你给我开个门,咱们有什么话面对面说个清楚,好不好?一直用这个破机器,干什么呢?”褚驰烈服软了。

    大半天心情不好了,现在就想抱着她,美美的睡上一觉。

    夜深了,自己折腾自己大半天了,是真的累了,就像老胡说的,这辈子就认栽这一次,就只能认了呗。

    “怎么就成了破机器了?我觉得挺好用的。”郑心怡慵懒的坐在床上,有了这个特殊的扩音器啊,她也不需要吼,就像平时那样说话就好了。

    “你——”褚驰烈气急,这是在讨论机器好用还是不好用吗?

    “正谦,你——”

    咔嚓。

    郑心怡把房间门给打开了,笑着朝走廊那边看去,什么都没有,别说正谦了。

    这老家伙居然使诈,郑心怡转身要瞪人。

    此刻的褚驰烈,已经不请自入了。

    郑心怡这气得哦。

    她是想着他们闹腾自己的,别让孩子看笑话,毕竟一大把年纪了,人家小年轻都没有这么闹,他们却这样闹别扭,不好看。

    这才跳下床,过来开门,想给儿子解释下。

    哪曾想,这臭老家伙,居然会拿儿子撒谎。

    竟这么骗她开门,她以前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他还有耍诈这样的潜质。

    关键是,耍诈都耍的一本正经,让她轻轻松松的就上套了。

    郑心怡关了门,将某个不要脸至极正往她铺的好好的床上爬去的某人给拉下来,“你给我下来,褚驰烈,你自己说说,你这六十的人了,这脸是不要了,是吧?”

    褚驰烈被拉下来,脸蛋胀红,这谁被这样骂不要脸,那感觉都不会太好。

    褚驰烈先把那扩音器给关了,免得真的有人路过,听去了不好。

    这两口子的问题,关起门来,怎么都好说。

    “呵,还知道关机器,你这还是要脸的嘛,可我怎么愣是没看出来呢,你这脸早就被你给丢到外海去了吧。你……唔。”

    郑心怡说的正畅快,可转瞬,就被某人一拉,一个翻转,他们双双就跌落在了床上,郑心怡吓了一跳,某人用嘴堵住了她的。

    只是下一秒,某人嘴里就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郑心怡翻了个白眼,还学年轻人耍帅,还想床咚她呢,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六十的人,不是十六的人。

    不是什么高难度的动作,都适合他现在这个年纪去做的。

    郑心怡叹气,她是受到了他很多宠爱,可照顾他最多的人也是她啊。

    以前他受伤,命在旦夕的时候,她有多着急,没日没夜的照顾,怕他挺不过来,她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时时刻刻在他耳边威胁,他已经要了她了,他就得对她的一生负责一辈子,否则,除非她不能动了,不然的话,她就拿着他留给她的财产去养小白脸。

    是的,那个时候,为了让他活下来,她什么话都敢说。

    只是,她在把自己给他的时候,她就做了决定,这辈子就他这么一个男人,他要是真的死了,她纵使不跟着他去,她也绝对不会再接受别的男人的。

    “扭到腰板了吧?让你耍帅。”郑心怡嘴上不饶他的数落,手上的动作很快,将他翻过来在床上趴好,她就去房间拿药箱了。

    她拿了药膏贴过来,这都是老胡的独门秘方,不是医院里卖的那种给钱就能买到的跌倒药膏。

    “哪儿痛?”郑心怡问,声音已经轻柔了好多。

    “这儿。”褚驰烈指了下地方,委屈得不行。

    这人老了,还不得不服老哇。

    只是他每次扭到腰,都跟她有关。

    刚才呢,是动作大了点儿,不过,现在也值了。

    这婆娘,总算是对他温柔以待了,只要不分房,别说扭到腰了,多凄惨,他都可以接受。

    郑心怡将药贴贴了过去。

    贴好后,她用手给他揉了揉,把那块地方揉热,让药可以更好的渗透进去。

    “行了,我看你也别洗澡了,我去放水来给你擦擦。”郑心怡安抚他,又去衣柜拿了另一个新枕头出来给他用。

    郑心怡去放水的时候,某个老家伙,不顾腰痛,乐得在床上手舞足蹈的。

    郑心怡出来的时候,他又一本正经的做出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郑心怡,就像是一只求抚摸的二哈。

    郑心怡本来也不是真的生气,这会儿看到他可怜巴巴的样子,也气不起来了。

    她扭干毛巾,开始细致的帮褚驰烈擦身,每个角落都给擦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这些事,她也做习惯了,褚驰烈养伤的时候,基本都是个废人。

    所以,老家伙某个地方挺起来的时候,郑心怡只是笑,“老家伙腰都扭到了,你就乖一点,别折腾了。”

    这时,老家伙会忍不住脸红。

    这女人有时就是太大胆了,他这样一个让很多女人帮他生孩子的大男人反而在这方面比较害羞。

    他有时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事,也就在跟她一起的时候,他是身心愉悦的那种,跟别人,似乎就是一个走秀的过程,带着生孩子的目的。

    可跟她在一起,却不是。

    不生孩子,他也喜欢趴在她的身上。

    郑心怡拿了睡衣还有一条干净的内裤,“自己换好,睡觉了。”

    郑心怡关了灯就上床了。

    至于先前说的分房一个月的话,她也就忘了,毕竟说的就是气话,又没跟他认真来着。

    “老婆。”黑暗中,褚驰烈侧了个身,手摸上了郑心怡的肩膀,“腰不疼了,那儿疼。”

    “疼什么啊?我都绝经了,你还真行啊?”郑心怡火大的很,这人白天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晚上还真想让她伺候啊,真当她没脾气吗?

    她能让他上床,就已经很好了,这是想得寸进尺?

    这男人,就是不能让,一让就蹬鼻子上脸。

    “不是,你绝那啥了,跟我想那啥有啥关系?”褚驰烈被这逻辑给弄晕了。

    “睡觉,再给我啰嗦一句,我就踹你下床去。”郑心怡翻身过去,拿屁股对着他。

    今天晚上,休想。

    褚驰烈一头的问号,刚才还温柔如水,这会儿又跟个母夜叉似的了。

    这女人啊,太令人头疼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