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收藏过八千加更1

作者:格子虫 |字数:8476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自然大玩家真武世界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都市绝品仙医拜师九叔

    “夫人。”陈宝玲身边的佣人齐声叫着。

    陈宝玲让那一巴掌打的眼冒金星,倒地的时候,她又因为撞击,整个人就这样昏了过去。

    本来在来之前,她就有点气血攻心的。

    这一巴掌,她自然是承受不住的。

    郑心怡本来就没事,就是被推倒的时候,她的手磨破了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褚驰烈一来就打人,还把人给打晕了。

    陈宝玲是个女的,还是老大的媳妇儿,是他儿媳妇儿,这当公公的打媳妇儿本来就没理了,还下手这么重。

    陈宝玲被打的侧脸,当即就肿了起来。

    郑心怡看到那模样,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在她看来,人家的姑姑死了,过来撒个泼也是好合理的,忍忍就过去了,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

    这陈宝玲要是不找来,她都不知道陈可琴竟然撞死在了褚老大的面前。

    她整个人听说了这些事,都还没有缓过劲来,这人又把人给打昏了。

    “你们赶紧把你们的夫人送医院去,快点。”郑心怡叫着陈宝玲身边的人,那些人似乎才回过神来,七手八脚的把人给抬走了。

    陈宝玲的人走了,耳边就安静多了。

    郑心怡转过身看着褚驰烈,也不好开口责备,他也是帮她出头。

    虽然下手是狠了点儿。

    可打也打了,现在再来计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可琴真的死了?”郑心怡不是不相信陈宝玲所说的,她就是想找褚驰烈确认一下。

    “嗯,我本来正要去老大那里,可听说你让人打了,没事吧?”褚驰烈肯让陈宝玲身边的人把陈宝玲给抬走,也是因为郑心怡发话了。

    这郑心怡要是没说话,谁都别想把人给弄走。

    他会直接用冷水将人给泼醒的。

    “没事,你赶紧去老大那边吧,那叫什么事啊,真是让人晦气。”郑心怡的心情不好,那狗跑出来吓人,最终还是没酿成大祸,把狗处决了就好了,这人怎么还跟着怄气了呢。

    郑心怡想不通。

    “真的没事?”褚驰烈不放心她这里。

    “真没事,我这里都是小事,好了,赶紧去吧。”郑心怡催着。

    她不过是破了点儿皮而已,那边都死人了,孰轻孰重,当然是那边更重要了。

    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以褚老二为首的那些人,又要说很多难听的话了。

    褚驰烈把人交给了邵正谦,带了些人就走了。

    褚驰烈走后,邵正谦过来对郑心怡说道,“进屋去吧,我帮你处理下伤口。”

    郑心怡被推倒的地方,都是砂石地,小砂石没有进皮肤还好,要是进了皮肤,这天气最容易感染了。

    郑心怡点点头,邵正谦是外科大夫,甚至有外科圣手的美誉,他说什么,她自然是要听的。

    进了屋,郑心怡这才把手掌心摊开,磨破的地方都渗出了血丝,看着有点吓人。

    褚驰烈微微蹙眉,那女人推人的时候,是把浑身的劲都给使出来了吧,否则,郑心怡这掌心里的伤,也不会如此严重。

    “消毒的时候会有点痛,您得忍着点,另外,我还要检查伤口里面有没有砂石,有还要清理出来。”邵正谦说。

    “嗯,你弄,妈忍得住。”郑心怡点点头。

    邵正谦是医生,他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邵正谦开始操作,消毒的时候是真的刺痛,郑心怡其实挺怕痛的,当初生孩子的时候,整个医院就她叫的最大声。

    回想起当时来,她自己都嫌弃自己,她有时候是真不知道,褚驰烈是怎么忍受得她。

    但是就是这些点点滴滴,她发现,褚驰烈是真的爱惨了她。

    他们之间,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浪漫,褚驰烈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能够给她的浪漫很少,连陪她的时间都不多。

    可是她很清楚,褚驰烈是把他所有的个人时间,都挪给了她。

    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双氧水涂抹的时候,邵正谦用镊子将里面的小砂石都给夹走,小块的,双氧水冲一冲,也就跟着走了。

    然后上消炎药,邵正谦最后还是给她的掌心铺了一层纱布,“这个星期都尽量别沾水,洗澡的时候,手抬高。”

    “是,邵医生。”郑心怡调皮的说道。

    童欣乐睡到下午四点才醒,她压根不知道陈可琴死了,陈宝玲还跑到家里来大闹,她发现郑心怡手心被纱布缠着的时候,她很关心,“妈,您的手?”

    “没事,下午去弄花花草草的时候,不小心跌了一跤,磨破了点皮,没大事,正谦已经帮我处理过了,我不碰水就行了。”郑心怡不想让她担心,虽然陈可琴的事情也不会瞒太久。

    可这些事,压根就不需要童欣乐来操心。

    “嗯。”童欣乐点点头。

    “少夫人,吃水果。”佣人帮童欣乐拿了刚从葡萄架上摘下来的葡萄。

    “谢谢。”

    下午五点半,褚驰烈回来了,还把跟人打架而受了伤的邵彬给带了回来。

    褚老大也跟在后面。

    气愤不已。

    他已经知道了陈宝玲被褚驰烈一巴掌给打的昏迷这件事,但是他没有去医院看人,这巴掌打的好。

    如果不是邵彬跟人打架而受了伤,他此刻会冲到医院去再打那贱人一巴掌。

    分不清青红皂白的女人,就该挨收拾。

    褚老大原本建议邵彬去医院处理下伤口,但是邵彬不肯,因为他说他爸爸是最好的外科医生,所以找他弄就可以了。

    拗不过固执的小家伙,褚驰烈又答应了,他只好跟着过来。

    原本这件事,他不想让邵正谦跟童欣乐操心的,他已经压下去了,通知了R国的陈家,让他们过来把陈可琴的尸体给带走。

    陈可琴的莽撞,加上陈宝玲的撒泼,褚老大已经决定了不让陈可琴葬在孤岛上,褚驰烈也说了,不认她是他的女人。

    父子俩的配合以及坚决的处罚,让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所以,这件事最终的落幕就是陈家必须得吃这个哑巴亏,况且,陈宝玲作为儿媳妇儿,竟然公然打自己的婆婆,这个行为本来就恶劣。

    所以给了两个选择给他们陈家选,要么把陈可琴的尸体带走,要么褚老大就休了陈宝玲,让她滚出孤岛。

    陈家不傻,权衡下,陈可琴死了就死了,死不能复生,何况,她在孤岛,早就没有任何地位了。

    以前褚小艺在的时候,还能得到褚驰烈的欢心,褚小艺是在陈家病逝的,为了保住陈可琴的位置,所以他们陈家找了人假扮褚小艺。

    可他们哪儿知道,那个假扮褚小艺的人,竟然得意忘形的把自己当成真的褚小艺了,四处惹祸,最后引火烧身。

    是以,陈家自然要保住陈宝玲主母的位置。

    这事,就是这么处理的,陈家都认了,褚老二他们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当事人都不替自己讨公道,他们这些人,无非是外人。

    可谁都没有想到,基地里那个曾经受过陈可琴恩惠的孩子,在知道这事后,竟然把气给撒到了邵彬的头上。

    邵彬的表现,也让褚驰烈格外惊喜。

    才四岁多一点,还不到五岁的邵彬,跟一个八岁的男孩子打架,并没有吃多少亏。

    这次打架,不可不说是虽败犹荣。

    他脸上虽然都是伤,但是那个男孩,直接被邵彬给弄断了小手指骨,此刻疼的眼泪直掉。

    那状况,比邵彬更惨。

    褚驰烈看到,当场就摸了邵彬的脑袋,“不愧是爷爷最得意的孙子。”

    邵彬受到了褚驰烈如此高的评价,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今天跟他打架的那个人竟然骂他父亲是杂种,还说他母亲是扫把星,他即便还不太懂这些话确切的含义,但是他也很清楚这些绝对不是好话。

    说他父母坏话的人,他当然要拼命了。

    他当时想的就是,就算打不过,他也要让别人知道,敢说他父母坏话的人,他会跟对方拼命的。

    父母爱孩子,孩子维护父母,这都是本能。

    大人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他不懂,他只懂得,他是绝对不允许别人那样说他父母的。

    褚驰烈问他为何打架,他只说那人骂了他,至于原话,他重复不来,也不想重复。

    童欣乐看到他满脸都是伤痕,手臂也有伤,整个人狼狈得不像话,她简直心疼得无以复加。

    还以为是训练时受的伤,随后就被告知这是跟人打了架。

    还是一个大了他近一倍的大男孩。

    童欣乐先让邵正谦去帮儿子处理伤口,至于公道,等邵彬好了后,她再去找那人的父母。

    “放心吧,孩子没吃亏,他把对方小手的指骨都给弄乱了,对方进了医院。”褚驰烈说道。

    他们就是看着比较惨烈一点而已,可大问题没有。

    童欣乐不敢相信,对方可是有八岁啊!

    邵彬这么厉害吗?

    这是从小就有打架的天分啊。!

    那是隔代遗传?

    童欣乐想到以前,她喝醉酒,被人调戏,赶来的邵正谦正好撞见,他差点没把对方给揍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简直不敢相信邵正谦这种身板的人,竟然这么能打架。

    所以,这打架也是天生的么?

    童欣乐最后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心中的愤怒减轻了不少。

    毕竟是死者为大,这件事,对方已经死人了,陈宝玲也没讨到好。

    就是他们刚来,就得罪了这么多人,这以后在孤岛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哇。

    虽然这件事,她不认为他们有什么错,毕竟今天要是真的被那小狼狗给咬了,到时需要付出生命代价的,是她的孩子。

    那么就是他们一家要承受这份巨大的悲痛。

    之前赵希媛没了孩子,他们一家的感受,她都没忘。

    如果孩子不健康,她可以理解并且接受,可要是因为这些不必要的意外没了,她没信心可以支撑的住。

    所以,她同情陈可琴,这个女人做这样的选择,真的是太偏激了。

    但她也庆幸,她自己跟孩子没事。

    至于得罪人,她也不怕,她跟邵正谦一路走来,得罪的人不少。

    况且,这次他们问心无愧。

    童欣乐没有过多的关注陈可琴的事情,“爸,妈,大哥,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有必要找一下那孩子的父母。”

    小孩不讲道理,那大人总该是讲道理的吧?

    “那娃没了母亲,老六是他父亲,但是没管过他,是我在派人照料他的生活,教育上有缺失,乐乐,你要信任大哥,这件事也交给大哥去处理,好不好?”

    褚老大说道。

    他就是过来道歉的,他是没想到这娃还挺记恩的。

    他记了陈可琴的一饭之恩。

    童欣乐没吭声,孩子也很可怜,老大都这样说了,她也做不出咄咄逼人的事情。

    看来,这亏,还必须吞了。

    有点憋屈。

    ------题外话------

    不好意思,久等了,孩子今天有点闹,因为咳嗽,医生不让他晚上喝牛奶了,就给他断了,但是他习惯了,所以没得喝,伤伤心心哭了很久才睡着,抱歉哈!

    睡着还在喊喝奶奶,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