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缓解(首订1)

作者:格子虫 |字数:11744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她哀怨的瞪了邵正谦一眼,邵正谦从她手里拿走了玻璃杯,那眼神,仿若是在看白痴一样,无奈的很。

    “去沙发那儿坐半小时,一会儿带你去散步。”邵正谦强势的说道。

    “不,我,嘶……”童欣乐朝前迈了一步,想追上去说她要回家,然而,她才迈这么一步,她肚皮处的疼痛感,让她忍不住低吟了一下。

    那痛感,疼的让她倒抽了一口气。

    “先坐,不要乱动,让你喝两口而已,喝那么多,该。”邵正谦收敛起同情心,转身将玻璃杯拿进厨房。

    童欣乐:“……”

    童欣乐郁闷又无奈。

    眼下这情形,还真如邵正谦说的那样,她该,居然就因为酸菜鱼好吃,就没能控制住嘴巴,将人家做的那么一大盆鱼给吃了精光。

    也就是邵正谦了,要换做别人,指不定把她当成劳改犯来着。

    面对邵正谦的不搭理,童欣乐只得乖乖去沙发那边坐会儿了。

    邵正谦在厨房又鼓捣了好一阵才出来,他出来的时候,童欣乐瞧见他一手拿着一支点燃烛火的拉住,一手端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东的小碟子。

    待邵正谦走到跟前,他看见碟子里装的金黄色的清油,然后,邵正谦安坐下来,将碟子举高放在蜡烛的上端,加热。

    她诧异的看着邵正谦的动作,但是一直未出声,她不想邵正谦再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她了。

    好一会儿,邵正谦吹灭了蜡烛,左右手,他各伸出一个大拇指,在碟子里,左右手的大拇指去沾了沾碟子里的清油。

    同时,开口叫她,“把上衣掀开,露出肚皮。”

    童欣乐两手紧紧的揪住上衣,警惕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按摩啊。你以为我要干什么?”邵正谦反问,还故作出一脸纯洁无瑕的表情来。

    童欣乐抑郁,“……”

    她真的觉得邵正谦变了,变得有点坏。

    可是,她不讨厌他的坏,就是觉得稍微有点别扭。

    “按摩干什么啊?”童欣乐扁嘴问道,手已经松开了一点点,没有揪得那样紧了。

    “帮助你大肠蠕动,简单来说,就是助消化,快点,清油要冷了,还得重新加温。”邵正谦稍微有点催促。

    童欣乐只好将上衣掀开,她肚皮平坦,但是上面仍然可见生了小彬彬后留下来的妊娠纹,肚皮这么难看,童欣乐别开了脸,她不想看到邵正谦嫌弃的眼神。

    哪怕,她之所以会留下这么严重的妊娠纹,是因为生了他们俩的孩子才导致的。

    可是,只要有妊娠纹的女人,多少都会有些自卑。

    尤其是这青光百日的,还不得不在人前掀开肚皮,让人观赏。

    邵正谦自然看到了童欣乐肚皮上的妊娠纹,当时,他就猜到童欣乐怀孕容易长妊娠纹,她皮肤白皙,透过她的皮肤,肉眼就能看到她皮肤内部的毛细血管。

    她的毛细血管比正常人的偏细,小彬彬在她体内,随着月份的逐渐增长,童欣乐肚皮上的毛细血管自然就容易被撑破,从而形成妊娠纹。

    只是,他没想到,童欣乐的妊娠纹这么严重。

    居然都长到肚脐眼这里来了。

    他用除了大拇指的其余四根手指头,带有一种心疼的感觉,抚摸了一下这些妊娠纹,童欣乐平躺在沙发上,她看不到邵正谦的动作,所以,她以为他已经在开始按摩了。

    她闭上眼睛。

    然后,耳边传来了邵正谦的声音,“辛苦你了。”

    童欣乐有些不明所以。

    她不知道邵正谦这声辛苦了,到底是指什么。

    下一秒,邵正谦的按摩开始了,他用两只手的拇指,沾上清油,从肚脐上方一点点的位置开始,以划八字的方式在帮她按摩。

    清油热热的,邵正谦按摩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大概好几百下后,邵正谦才结束按摩。

    “好了,起来试试。”

    随着邵正谦一声好了,童欣乐直接将衣服放了下来,邵正谦还没有来得及帮她擦肚皮上的清油,他正在处理自己手上的油,自然,童欣乐的上衣,很快就让清油给晕染了一大块清油渍。

    童欣乐看着那不断扩散的清油渍,有些欲哭无泪,她出门,就穿着这一套衣服,又没多带,现在衣服脏了,她连换都没衣服换。

    不过,原本胀胀的肚皮,在经过他这几百下的热清油按摩了之后,还真的是舒服了好多,虽然还是胀,但是至少没刚才那么痛了。

    刚才那脚步迈一下,肚皮都会痛上一阵,可这会儿,她就是转动腰身,也不会觉得痛了。

    “怎么样?”邵正谦将没有用完的清油给倒进了垃圾桶。

    “好多了,邵医生,谢谢你,你好棒。”童欣乐不加吝啬的道谢。

    邵正谦微蹙眉头,“……”

    还在别扭的叫他邵医生呢。

    邵正谦回头正视了一下童欣乐,知道她不会喜欢穿有污渍的衣服的,何况,她肚皮上还残留着清油,不处理,人也会不舒服。

    “这样吧,你去楼上的浴室洗个澡,洗澡也是高耗能的行为了,也有助于大肠蠕动加快,我出去帮你买衣服,我没回来前,你去我衣柜拿件衣服先穿上。”邵正谦这么说。

    “不用了,你要不嫌麻烦,就先送我回家吧,我回家换。”童欣乐下意识的就拒绝了。

    在他家洗澡,让她很别扭,尤其是还穿他的衣服,会让她更不自在。

    当然,以前他们还是夫妻的时候,她很喜欢穿他的白衬衫,长长的可以当裙子了,但是现在,他们不是夫妻啊。

    这件事,她可是铭记于心的,她认为,他们应该时刻保持距离。

    “不行,送你回家,这一来二去的费时间不说,眼下两点多,马上就三点了,小彬彬四点半就放学,还要去幼儿园接他去医院看他太爷爷,你觉得送你回去,会来得及?”

    “……”

    童欣乐没吭声,她也不知道,时间过的这么飞快,居然马上就三点了。

    童欣乐不做声,邵正谦就当她是默许了,他在前面带路,“跟我上楼,我给你先拿我的衣服,顺便告诉你怎么调水。”

    童欣乐:“……”

    想到小彬彬,童欣乐就没办法拒绝邵正谦的提议,挣扎了会儿,最终还是跟着邵正谦上楼去了。

    二楼有个小客厅,左边有几个小房间,左右对齐的,都是关着门的,右边就中间一道门,此刻,正大打开。

    她知道那是邵正谦的房间,门打开,就是随时等着她进去。

    抬腕看了下时间,童欣乐放弃了犹豫,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房间很干净,很整洁,他的房间黑白分明,不过,也夹杂了一些别的颜色,让他的房间看起来不会太过花哨,又同时保持了它原来的清冷。

    邵正谦请来装潢这个房子的设计师,应该是相当厉害的,童欣乐想,等她以后要重新装潢房子的时候,一定要邵正谦把这个设计师介绍给她。

    她很喜欢这个室内设计师的风格。

    她进来的时候,邵正谦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放在手上,记忆里,童欣乐好像蛮喜欢他的白衬衫,晚归的时候,童欣乐躺在他们的大床上,她有自己的睡裙,就是不爱穿,就喜欢穿着他的白衬衫,然后露出两条光溜溜,又白又嫩的大腿,真的,他感觉,每天晚上回来,让他看到这么一幅香艳喷鼻血的场景,就是一场考验,更是一场折磨。

    另一只手拎着一条四角裤,瞅了瞅,“好像不太适合啊。”

    他以为,童欣乐既然洗了澡,应该会连着内衣,内裤一起换,这也是她过去的习惯,他这栋房子,也是去年年底刚搬进来的,他还没来得及准备她的东西。

    童欣乐一脸汗哒哒,“……”

    他不会是想让她穿他的四角裤吧?

    那不是不太适合,完是不合适,好不?

    “不用,我就随便冲凉下,换个外套就可以了。”童欣乐说道。

    “嗯,那你跟我进来,我告诉你。”邵正谦点了个头,把四角裤重新塞回去。

    两人进浴室,邵正谦给她将如何调热水跟冷水,童欣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邵正谦就走了。

    童欣乐一直等到,邵正谦开车走人了,她才开始脱衣服,然后打开浴室的喷头,冲凉。

    动作很快,她也就在肚皮有油的地方,抹了点香皂,搓一搓,身体其他地方,就简单的过了下水,然后就完事了。

    她拿过浴巾擦干,拿过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除了邵正谦的白衬衫,其他的衣服,还都是她自己的。

    眼下,正值四月份,天气还不是太炎热,她穿的是中袖的浅粉色纺纱衬衫,下面穿的是黑色打底裤,眼下,浅粉换成了白色衬衫,黑白配,很分明,再加上她坨红坨红,满脸胶原蛋白的脸蛋,镜中的自己,童欣乐都觉得很美。

    这几年,相较于十七岁跟邵正谦相遇的那一年,她的确是长开了,那个时候,她跟苏静各有各的美,但是她不止美,还比苏静灵动许多。

    经过几年时光的洗礼,她的美,越发的明朗了,五官长开了,身体也发育的更好了,还长了个儿,高挑又不会显得粗犷。

    一句话就是,越来越有女人味儿了。

    小的时候不太明白,女人味儿是什么,现在,也说不清女人味儿怎么讲,可是镜中的那个小女人,就是女人味儿十足,妖娆又魅惑得很。

    所以,女人味儿大概就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吧。

    想了想,童欣乐没有再欣赏镜中的自己,她拿了一个盆子,装着自己的衣服,去洗衣服的地方,将那块清油渍的地方,用洗洁精搓了搓,没两下就没了。

    她将衣服拿到阳台去晾,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楼下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红色的宝马,很明显就是一个女人开的。

    那颜色,耀眼明媚且妖娆,这款,无论是款式还是颜色,一个大老爷们都不会喜欢的。

    红色宝马车没开走,童欣乐就站在阳台上,与它四目相对,她视线很好,所以,她看得到,驾驶室坐着的就是一个装扮很靓丽的女人。

    她虽然看不清那女人的脸,一是距离有点远,二是那女人戴了一副大框墨镜,挡住了一半的脸,她不是神仙,也没有透视眼,所以认不出。

    可是直觉告诉她,那女人就是苏静。

    女人的直觉,一般都很准。

    毕竟,昨天晚上,她送邵正谦回来的时候,苏静就站在这栋房子的门口。

    只是,既然她是女主人,这个点选择回来,为什么又不进屋呢?

    是害怕撞见不该撞见的画面?还是说,她其实还算不得是这房子真正的女主人?

    她跟苏静认识的时间不算长,短短几个月的认知,让她了解苏静这个女人,对不是自己所有物的人都盯的很紧,所以,如果她已经是邵太太了的话,此刻,应该要冲进来,与她撕架一通才对。

    车里的人,坐着的的确是苏静,这辆宝马,不是邵正谦买的,是沈燕拿着邵正谦的钱买来送给她的,变相的也算是邵正谦买的。

    她中午知道两人的八卦后,就一直守在童鸿理的病房外面,看到邵正谦跟童欣乐没有跟着童家人走,而是单独的去了停车场,她也跟着去停车场取她的车,不过,并没有一路跟着,而是她自己开到了邵正谦的这个不许别人进的房子这里。

    她没有等多久,邵正谦果然就开着车出现了,带着童欣乐进了这栋房子。

    他们在里面待了多久,她就在这儿停了多久。

    进出这小区的卡,也是沈燕给的,但是沈燕也没有房子的钥匙,所以邵正谦给沈燕的权利就是,如果不打招呼就来这边找他的话,沈燕也只能在小区里面等,不能擅自进去。

    可是,童欣乐却可以进去。

    这才是童欣乐回国的第三天,童欣乐就进去了,甚至,两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发生了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么?

    她看着童欣乐就这么放肆的在大白天就穿着邵正谦的白衬衫,站在阳台上晾晒衣服,她就恨的心都揪紧了。

    想到在平时的相处中,她偶尔不小心的碰到了邵正谦的手臂,邵正谦都会远远的隔开跟她的距离,这童欣乐回来,他就一改他形象,居然强吻,完颠覆了他在别人心中的模样。

    可是,邵正谦不仅不在乎,甚至,还变本加厉,难道,他真的打算重新追回童欣乐吗?

    想到有这样的可能性,苏静心慌不已,她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最终,她抬眸朝站在阳台上的童欣乐又恨恨的看了一眼,然后,驱车离开。

    童欣乐:“!”

    就这么走了?

    童欣乐就这么诧异又意外的看着红色宝马就这样远离了自己视线范围,如果那人真是苏静的话,苏静不应该连门都不进一下,就这么走了啊?

    难道说,她的直觉出错了?

    童欣乐没让自己再去想那人到底是不是苏静,因为她的视线,很快就出现了邵正谦的车,那人买衣服回来了。

    她抬头看了下今天的天气,天朗气清的,湿哒哒的衣服,去接小彬彬的时候,她这件雪纺纱大概也干不了。

    不过,她打算湿的也带走。

    她不想给自己留下第二次来这里的借口。

    邵正谦开车进来,童欣乐转身进了房间,然后又离开房间,朝楼下走去。

    因为她不确定那人是不是苏静,所以,这件事,她没有对邵正谦提,反倒是,她让邵正谦提进来的这么多大包小包的东西给吓了一跳。

    不是说出去帮她买一件外套的吗?

    怎么就带了这么多口袋回来?

    “喏,女装我不懂,让店员给推荐的,你挑一件换上,另外的,你可以自己拿去房间的衣柜里去放吗?”邵正谦问的一脸认真。

    童欣乐:“……”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他,她很怀疑,眼前的邵正谦是不是假的?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学霸邵正谦吗?

    况且,在医学造诣上,他甚至还是天才型的外科圣手来着,她说的话,他真的听不懂?

    她刚才还提醒他来着,他们离婚了,不是吗?

    “算了,你先挑,剩下的,我帮你拿去挂。”邵正谦放弃了索要答案,跑一趟,热得很又口渴的厉害,他转身去厨房喝了一大杯白开水。

    再出来的时候,童欣乐还维持刚才瞪他的表情,那些装女装的口袋,动都没让人动过。

    “要我帮你挑啊?”邵正谦笑了下,缓缓走过来耐心的问着。

    “不用。”童欣乐拒绝了,她看了一下口袋上的图案,然后挑选了一件跟她之前雪纺纱颜色差不多的衬衫,“我就要这件,其他的,你都拿去退了吧,你的家,我只会来这一次,不需要准备我的东西,没必要。”

    童欣乐说完,也没去看邵正谦的脸色如何,她拿了口袋就准备走,走了两步,又想到什么,她站住脚,但是没回头,“谢谢你了,邵医生。”

    一声邵医生,她提醒的不止是他,更是她自己。

    她提醒且警告自己,不要再沦陷了,因为如果她一旦沦陷了,以后痛苦的会是三个人。

    她不想让她的宝贝儿子知道,爸爸妈妈其实是仇人。

    就算邵正谦肯为了彬彬,不记她这份仇,可是沈燕呢?

    沈燕是邵正谦的母亲,她也不想邵正谦为了她,让他们母子变成仇人。

    她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何结婚后没多久,沈燕对她简直坏到不能再坏了,在奶奶死后,更是变本加厉的仇视她。

    原来是有理由的,不是莫名其妙的。

    童欣乐拿了衣服就去了这一楼的卫生间,将邵正谦的白衬衫给换了下来,她在里面耗的时间稍微久了点儿,因为,她把她穿过的衬衫顺道洗了下。

    她直接拿到外面去挂了起来。

    “我的衣服,习惯晾在我房间外的阳台上,麻烦你了。”就在这个时候,邵正谦用着客气且有些疏离的口吻对她说道。

    童欣乐:“……哦。”

    好一会儿,邵正谦就站在眼前,就是没打算主动上前来接过她手上的衬衫。

    童欣乐只好再次硬着头皮往二楼走去,进过他那个超大的卧房,去了阳台,将他的白衬衫晾在她雪纺纱的旁边。

    她看着两件挂在一起的衣服不受控制的发了会儿呆,随后,她默默的将自己的雪纺纱给取了下来。

    她上楼的时候,邵正谦迅速将沙发上的十几个口袋都拿上,跟着一起上了楼。

    进了房间后,他干净利落的关门上锁。

    ------题外话------

    PS1:哎哟妈呀,关门落锁了,咱邵医生是要干嘛啊?

    哈哈,哈哈哈,不要太邪恶了,哈,亲们。

    PS2:今天首订一共是三万字,共计5章。(答对的亲们可以欢呼了,明天就等着格子的奖励吧,要记得订阅才有奖哦。书城的亲们别着急,奖励看下章题外哈。)订阅需要90币币,等级不同,币数不同,望理解,这跟网站有关,跟作者没关系哈。

    ps3:格子这章发了,先去弄月票红包跟订阅红包,亲们可以先抢再看后面4章,会陆续的上传,别着急哈,不会等太久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