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陪睡(首订2)

作者:格子虫 |字数:1323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童欣乐拿着湿衣服进屋,准备找邵正谦要一个口袋来装,结果就看到邵正谦,将那些新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一件一件挂在衣架上,然后一件一件的挂进衣柜里面。

    他的衣服,已经挪到了另一边,给她腾出了一大半的位置,用来挂她的衣服。

    所以,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又是白说了?

    好吧,既然他喜欢,她又何必去费口舌。

    她都懒得找他问口袋的事情,她直接朝房门走去,旋转门把的时候,她才发现,门都让他给落了锁,她打不开。

    她有些生气,气得脸都红了,她回头看着邵正谦还在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挂那些衣服,她就有些怒不可遏。

    “邵医生,你能告诉我,你锁门是几个意思啊?你要干嘛?”童欣乐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因为生气,她胸口处,起伏的很厉害。

    邵正谦微转过头,就看到童欣乐如此激动的样子。

    他把手上最后一件裙装挂进去后,关了衣柜门,朝童欣乐走过来。

    童欣乐下意识的就往后退,结果就这么撞在了门板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来,不至于痛,可是她心脏却忍不住砰砰砰乱跳。

    该不会是,邵正谦还想再来一次门咚吧?

    邵正谦将她脸上的表情变化,悉数看尽眼里,停留在她脸上的最后一个表情就是防备,是的,她现在在防备他。

    虽然有点难受,但是他也能够理解。

    他继续朝她走近,没有解释,等到距离只剩一步之遥了,他停住朝她伸手,“湿衣服给我,我帮你拿去晾。”

    童欣乐:“……”

    他不肯自己去晾他的衬衫,却要主动帮她晾她的衣服,他这是要干嘛?

    啊呸,不是啊。

    问题的关键不是谁晾谁的衣服,问题的关键是,他关门还落锁。

    她没给,“我的衣服,我自己会晾,你开门,放我出去。”

    邵正谦没忍住,扬嘴笑了一下。

    这表情,让童欣乐想要飙脏话。

    她觉得,自己俨然就是邵正谦手里任他逗,任他捉弄的小宠物似的。

    要知道,她童欣乐,不管是在童氏上班,还是在国外给人打工,都是领导级的人物,而且还是管理手下几百号人物的那种级别的领导。

    可是,怎么到了邵正谦这里,她就完没有当领导的气势了呢?

    这画风,也太诡异了点儿吧?

    童欣乐想要拿出平常工作中的范儿来,但是没用。

    邵正谦已经转身朝窗口那边走去,他把窗帘给拉了起来,童欣乐心口处发紧,这关门落锁的事情还没有交代,他又在拉窗帘?

    童欣乐刚要质问,邵正谦不紧不慢的开口,“那你自己去阳台晾去,然后进来陪我睡一觉,我有点累,昨晚没睡好,一整晚都在做梦,还都是你。所以,你放心,我只是想让你陪我睡会儿,不会对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情。”

    童欣乐:“……”

    童欣乐没想到,邵正谦会这么直白的跟她说,他昨天晚上整晚做梦梦见她。

    听着这些话,她觉得有些鼻酸。

    她站着没动,是在感触,也是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邵正谦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可以让她坚定了的一颗心,让他三两句话给弄得崩溃。

    这人,怎么就能这么坏?

    邵正谦发现童欣乐还站在原处没动,他微蹙了眉头,他都这样保证了,她还是信不过他?

    邵正谦脸微沉,语气微冷,“童小姐,别让我提醒你,你现在是有求于我,爷爷的手术,你这是打算换人做么?”

    “……”童欣乐诧异的抬头,吸了吸鼻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看着突然就变脸变口气的邵正谦。

    “我又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不过是让你陪我睡会儿而已,这都很难答应?”邵正谦一本正经问的很认真。

    童欣乐:“?”

    都陪睡了,这要求还不过分?

    如果是夫妻,陪睡这个要求自然是不过分的,但是他们现在是两个没关系的人,他这陪睡的要求,可不是一般般的过分,好不?

    童欣乐真的很想反问,可是邵正谦提醒的对,她现在是有求于他,她不该使性子得罪于他了,就算是翻脸不认人,过河拆桥,那也应该等爷爷手术过后才行。

    她认怂了。

    两个人之间的谈判,谁有资本,谁就有发言权。

    这是谈判桌上,不言而喻的生存法则。

    他们之间的谈判,她没任何资本,邵正谦有,所以,他有发言权。

    童欣乐快速去阳台那边,重新把衣服给晾起来,这一来一回,还真的是多此一举了。

    她再次进屋后,邵正谦已经坐在床沿上了,还没有躺上去,似乎在等她。

    她关了通往阳台的门,然后拉上窗帘,明亮的房间,瞬间暗黑了下来。

    她走过去,坐在床上,其实两人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躺过,她这么别扭,其实是有点作了,这么想了后,童欣乐就让自己变得坦然一点。

    她抬腕了看下时间,不早了,也就能睡半小时。

    “睡吧,你不是说你累了吗?”童欣乐脱下脚下的拖鞋,直接上了床,就这样接受了他提的陪睡的要求。

    床上有一床宽凉被,邵正谦没有多拿条被子出来,童欣乐就懂了,他是让两人一起盖。

    她不拒绝。

    邵正谦没动,童欣乐也不说话,拉过被子盖了一半,然后,她侧过身,躺了下来。

    一分钟后,邵正谦也上了床,拉过另一半凉被。

    躺下来,翻身。

    童欣乐闭着眼睛,邵正谦的手已经伸过来,一手放在她腰上,另一只手从她腰际另一侧探入,然后一个用力,她整个人就被拉到一个滚烫又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怀抱。

    然后,就没然后了。

    因为邵正谦睡着了。

    听着耳边邵正谦传来的匀称的呼吸声,童欣乐整个人都有些傻了。

    邵正谦还真是说话算话,说只是陪着他睡一觉,还真的就是睡一觉而已,而她,刚才竟然有些想入非非。

    还有些,心猿意马。

    在邵正谦的面前,她就是一直纯洁不起来。

    离婚前,是她主动的想要找他睡她,这离婚后,她也是被动的想着他会睡她?

    在他面前,她就不能有点纯洁的想法么?

    童欣乐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不过,她愣是忍着没动,因为邵正谦是真的睡着了,还是睡得很沉的那种。

    她其实很想转过身去看一下他的睡颜的,但是邵正谦的睡眠一向很浅,她怕她这一翻身,就吵醒他了。

    所以,她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过一下。

    被人搂抱的感觉当然是很舒服的啦,他们初结婚的时候,邵正谦按时回来跟她一起睡觉的次数少的可怜,搂着她睡的几率更是少之又少,可是那个时候,心无芥蒂,两人面对面相拥入眠的感觉,真的好棒,好幸福。

    然而,现在,童欣乐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僵硬。

    保持同一个姿势超过五分钟,人就会很难受,而她,为了能够让邵正谦睡个好觉,她愣是保持了近半小时。

    直到邵正谦醒过来。

    在这个难熬的过程中,她也不是完发呆的,她脑子里想的是她主动勾引邵正谦非常成功的那一次,邵正谦疯狂起来是真的疯狂。

    她被邵正谦狠狠的要了整整一夜,到最后,她真的是精疲力竭了,第二天,他们一起躺在床上醒过来。

    她求着他,“今天周末,在家陪陪我,好不好?不要去实验室了吧?”

    破天荒的,邵正谦点头答应了。

    他们俩一起赖床,童欣乐将头靠在他胸膛上,在他心口处,很随意的划着圈圈,一圈又一圈,最后被邵正谦给抓住了手,放在他唇边,啄吻。

    他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他说,“疼吗?童童。”

    家人叫她乐乐,他不想叫,两人第一次肌肤相亲过后,邵正谦就给了她这个爱称。

    所以,当她听见,邵正谦叫小彬彬为小童童的时候,她感触很大。

    她摇头说不疼,当时的她,心口满满的都是幸福跟满足,身体稍微的不适,对她来说,算个球。

    然后,他又说了,“童童,再给我几年的时间,再等等我,好吗?”

    当时邵正谦没有说出口的是,再给他几年的时间,他会还给她一世宠爱。

    童欣乐以为他说的是,再给他几年时间,好好让他奋斗一番,以后,他会多匀点时间给她,所以,她点点头。

    在她看来,只要邵正谦心里有她,便足以让她心满意足了。

    然而,那一天过的很美好,却不是完整的一天。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沈燕打电话叫走了邵正谦,邵正谦没带她去,当天晚上,邵正谦也没有回来。

    她给邵正谦打电话,邵正谦不接。

    邵正谦消失两天两夜后,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奶奶死了,然后,他们三便陷入了巨大的亲人离世的悲痛之中。

    之后,他们就一直忙着奶奶的丧事,也就在这个时候,苏静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当中。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大概就是她人生最痛苦,最痛苦的日子。

    她身上,邵正谦因为疯狂而给她制造的吻痕,还没有退尽,她就遭遇了邵正谦的家庭冷暴力,这冷暴力持续了好久,好久。

    一直到她对他们的婚姻心灰意冷,他们甚至没吵过架。

    后来,她彻底对他们的这个婚姻绝望了。

    就这么离开,她不甘心,所以,在她决心离开前,她提了一个要求,她对他说,“正谦,我想要一个孩子,你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

    她以为,邵正谦会拒绝。

    但是没有,那天晚上,邵正谦满足了她。

    第二天,邵正谦对她说,“童欣乐,如果没有孩子,咱们就离婚吧。”

    童欣乐:“……”

    童欣乐没吭声,可她那一刻,真的是哀莫大于心死。

    虽然她早知道,邵正谦可能早就存了要跟她离婚的心思,但是亲耳听到他这么说,还是会觉得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在痛。

    邵正谦没有等到她回应,就离开了家。

    她觉得她应该告诉他,不管这一次,有没有孩子,她都会跟他离婚的。

    尔后,邵正谦就一直没有回家。

    她起草了离婚协议,她什么都不打算要,她选择净身出户。

    就连她爷爷买的,送给他们当婚房的别墅,她也打算分邵正谦一半,当然,如果沈燕跟他都要拿走,她也可以随他们的便。

    她不想在财产上跟他们起任何冲突,只要邵正谦签字,他们彼此放过彼此就好了。

    离婚协议起草好,她就拍下来发给邵正谦,然后告诉他,有时间就见一面,把离婚的事情给处理了。

    然而,邵正谦一直没有给她回复。

    她又等了一个星期左右,才去医院找的邵正谦,结果被告知,邵正谦下乡去了,要下个月才能回来。

    童欣乐懵了。

    后来就想明白了,邵正谦这是故意躲着她呢。

    邵正谦去的那个乡下,据说很偏远,什么都不发达,估计,她发的那些微信信息,邵正谦压根就没收到。

    这件事,她本来想自己处理好了,再跟她家里人说的,可是,月底的时候,她大姨妈没来,第二天,她去了私立医院做尿检,还查血,两项检查都证实了她怀孕了。

    她想到邵正谦说的,如果没有孩子,他们就离婚。

    可是,他们有孩子了呀,有孩子了,邵正谦难道说就不想离婚了么?

    为了孩子,委屈他自己,坚持跟她捆绑在一起?

    童欣乐不敢想像,那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婚姻,她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在那种为了孩子而坚持不离婚的婚姻中度过来的,可是,她就是不能。

    说她矫情,说她作都好,她就是不接受这种模式的婚姻。

    所以,她不想跟邵正谦他们纠缠,因为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肯定是瞒不住的,但是,她想通了,有了这个孩子,她更是下定了决心,要跟邵正谦离这个婚。

    因此,她回去求助了爷爷童鸿理。

    童家人知道她跟邵正谦有了孩子却要离婚,都非常的气愤。

    然而,她就是不肯说出他们离婚的真相,甚至直接把责任扛了下来,反正说的就是她要离婚,没有任何理由,她就是要离婚,不跟邵正谦过了。

    童鸿理也不逼她非得说出一个原因来,也不许童家任何一个人逼她。

    童鸿理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她要出国,去一个让邵正谦找不到的国家。

    她所有的要求,童鸿理都无条件的答应,同时,也接下来,她要跟邵正谦离婚的任务,反正,童欣乐在离婚协议上都签好字了,离婚这个决定是铁打不动了,其余的操作,对童家人来说,都很好操办。

    那时的邵正谦,初入社会,自然抗衡不了家大业大的童家。

    所以,邵正谦回来后,在他知道童欣乐居然怀孕了还要坚持跟他离婚后,他失控了。

    这个童欣乐是傻子吗,没听懂他离开前说的话,他说的是如果没有孩子,他们就离婚,反之,如果有孩子,那么,他们就不离婚。

    他涉足医学领域多年,他们也不止一次发生关系,但是之前童欣乐都没事,那是什么原因?聪明人都知道。

    所以,那天晚上,童欣乐会怀孕,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他之所以说如果没有孩子,他们就离婚,那话,是说给电话那端的沈燕听的,但是傻傻的童欣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明白。

    就这么突兀的给他留下一纸离婚协议,然后带球跑出了国。

    反正,对童欣乐来说,她是一夕之间,从幸福跌落至谷底的。

    邵正谦蓦地醒过来,童欣乐硬生生的掐断回忆,没有转身,直接问,“你醒了?要醒了的话,就起来吧,我都躺麻了。”

    邵正谦这才注意到童欣乐一直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就没改变过。

    他脸色不好,口气恶劣的指责,“你傻啊,这么不舒服的姿势,都不知道换一换。”

    童欣乐微怔,然后辩嘴,“……不知道谁害得?天知道谁以前说过,我只要一翻身,某个属鱼的人就会醒。”

    邵正谦愣了,然后乐得咧开了嘴。

    “那么以前的事情,你还记得啊?你可真记仇!”邵正谦心情愉悦的反问,同时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歇,在帮童欣乐活动麻木的关节。

    童欣乐:“……”

    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不仅记得,还记得清清楚楚。

    只是——

    画风怎么又变了?

    待童欣乐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邵正谦居然在帮她活动关节,难怪,她觉得那种麻麻的感觉,怎么消退的这么快。

    “谢谢。”童欣乐真诚的说道。

    邵正谦抬眸看着她,目光深情如许。

    童欣乐不敢一直看,所以,她下意识的就要扭头避开。

    邵正谦突然伸手放在她下巴的位置,微微用力,便将她的头给微抬了些起来,然后,他的头朝她越来越靠近。

    童欣乐不知道该如何躲避,她想缩头,邵正谦压根不让。

    就在邵正谦的唇就要贴上来,童欣乐都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了。

    此时,童欣乐突然开口,“对了,忘了跟你讲,你出去帮我买衣服的时候,我去阳台晾衣服,好像看到苏静了。”

    这个时候提苏静,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浇灭了两人之间突然燃烧起来的大火。

    “苏静?你确定是她?”邵正谦皱着眉头问着。

    “不是很确定,主要是她戴了墨镜,如果她有一辆车是红色宝马,车牌是青AXXXX的话,那应该就是没错了。”童欣乐说道,她的视力真的是非常好。

    记忆力也是不错的,对于一些数字,她可以做到,瞄一眼就能过目不忘。

    邵正谦:“……”

    那就没错了,那辆车,邵正谦是知道的。

    其实,苏静也就那一辆车,据说她很爱惜,同事有事想跟她借车去开,她也不愿意,而他相信童欣乐的话。

    苏静又来了,看来,她是没把他跟她说的那些话给放在心上啊。

    还有沈燕,让她不要把小区的出入卡拿给苏静,再有一次,那他连小区的出入卡,也要收回来了。

    瞧见邵正谦没说话,童欣乐也就不吭声了。

    只是,现在两人的姿势有些奇怪,她微微的将身体往后挪了挪。

    “起来吧,你去楼下等我下,我冲个凉,换个衣服,很快就下来,晚上我在住院部值夜班,你今天晚上要不要守夜?”邵正谦问着。

    邵正谦也懂,这个时候童欣乐提苏静的名字,压根就不想他继续刚才要做的事情,不想就不想吧,或许真的是他太急切了点儿。

    童欣乐看着他的眼睛,然后回答,“大概他们不会让,他们想让我先把时差调回来。”

    邵正谦点点头,没再强求,他也知道,童欣乐口中的他们,说的是童家人。

    “邵医生,我有个问题,有点好奇,可以问一下吗?”童欣乐下床,走到门口时,转过身来。

    “你问。”邵正谦找到衣服,快走到浴室门口了。

    “你都升到这个级别了,还要值夜班呀?”童欣乐怎么觉的不太可能呢。

    “哪个级别啊?不管哪个级别,我还是一线医生,不是后勤,所以值夜班也正常啊。”邵正谦回答道。

    “哦。辛苦了!”童欣乐说完,转身开门走了。

    邵正谦:“……”

    ------题外话------

    PS1:没亲到,格子高兴,邵医生憋屈。

    PS2:QQ书城的亲们,格子也看到你们的热情答题了,格子没那边的后台,所以奖励只能是你们麻烦点,加格子的群,然后以红包的方式把这个奖励送到亲们的手上哈,群号是格子的窝:252045914,敲门砖,格子求奖励,私聊格子哈,么么哒,抱歉抱歉哦,等格子写出大火文后,再去了解下前辈们是怎么给你们奖励的,o(* ̄) ̄*)o。

    书院的亲们是21个币币的奖励,有点少,不过是一分心意啦,来吧,来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