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迟到(首订4)

作者:格子虫 |字数:139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苏静是来给邵正谦送鸡汤的,只是,在办公室没看到人,所以,她放了鸡汤打算先走,结果没有期待会跟邵正谦碰面,就这么刚好碰上了。

    关和自打嘴巴的一幕,让苏静看到了,关和有点微微的小尴尬。

    他不太喜欢苏静,总觉得苏静太自以为是了,尤其是在喜欢邵正谦这件事上,有些自信过了头,简直就是迷之自信。

    每次,他明里暗里在对苏静说教的时候,苏静就会拿出一副傲娇到不行的嘴脸,对他说,“我跟邵正谦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这外人来插嘴,我认识他多少年?你认识他多少年?你觉得我需要向你交代我跟他之间的事情?”

    每每这个时候,他嘴上都无法辩驳,毕竟,他就上班的时候才认识邵正谦的,这苏静可是跟邵正谦同窗了高中三年的。

    人家认识的时间是比他长,所以,人家牛逼哄哄的。

    他也清楚一点邵正谦的家事,苏静不就仗着邵母沈燕的喜欢么,但是他真的好想告诉她,男人要娶谁当老婆,自己的妈说了不算,得自个儿说了才算。

    又怕太打击苏静了,他不是那种嘴上不饶人的人。

    “正谦,阿姨今天身体好了点儿,在家里熬了鸡汤,让我给你带点过来,你趁热喝。”苏静不想被邵正谦太过讨厌,尤其是在童欣乐刚回来的时候,所以就叮嘱了他这一句,就打算走了。

    “苏静,你要是不赶着回去,跟我来一下办公室,顺便帮我妈把保温盒带回去。”邵正谦叫住准备进电梯的苏静。

    “好。”苏静笑了笑,立即答应,她内心很欢腾,哪怕邵正谦让她跟着他去,只是为了拿沈燕的保温盒。

    关和耸耸肩,知道,他这探听八卦的想法,就只能这么中断了。

    可他好想说,他真的不甘心,很不甘心啊。

    “关医生,是打算今年年终的时候评优秀医生啊?昨天值了夜班,今天又义务的给我们医院上了一个白班,你还真是无私奉献啊。”瞅见关和还不太乐意走,苏静不客气的讽刺道。

    关和:“你……”

    苏静仰头,白了他一眼,对他非常不屑。

    在她眼里,除了邵正谦,她瞧不上他们医院任何一个男人。

    “苏医生,奉劝你一句,做人呢,还是应该厚道一点,否则啊,容易招人恨,你这一路平坦顺利倒也没什么,可这要是一不小心,磕了碰了或者栽跟斗了,别人看了,捂着嘴偷笑,也没人出现扶你一把,懂吗?”

    说完,关和钻进电梯,按了关门,电梯就一路往下了。

    苏静气得脸都白了。

    她跟这个关和,也是天生不对盘,两人见面就斗嘴。

    这个关和,跟童欣乐一样,简直就是她的两大克星。

    苏静调节了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朝邵正谦的办公室走去。

    进去的时候,邵正谦都已经将鸡汤给喝光了,她见状,欣喜的笑,“喝光了?够吗?明天我让阿姨再多炖点?”

    “不用了,偶尔喝一喝就好。”邵正谦摇头。

    “嗯,也是,太油腻,你看我这肚子上的肉,愣是让阿姨给我养起来的。”苏静故作轻松的说着。

    她不提今天发生在医院的八卦新闻事件,也不提童欣乐的名字。

    她想自欺欺人一番。

    然而,邵正谦不给她这个机会。

    关于她说的那些废话,邵正谦也一个字都不关注,她胖了,瘦了,好看了,还是变丑了,在他眼里,也就一个样,她就是苏静而已。

    “你今天去星河湾了?”邵正谦直接问着。

    昨儿个送她上车的时候,才告诉过她,不要再去了,今儿她就犯了,他想,他有必要郑重其事的跟她说道一下这个事情。

    “……是。”苏静犹豫了下,还是承认了。

    她没想到,童欣乐竟然认出她来了,隔得那么远,她还戴了一个墨镜,童欣乐都能把她给认出来了,这应该是心虚了吧。

    她在心底,发出一声冷哼。

    “我昨天有没有跟你说过,星河湾,你不要再去了?回去转告我妈,如果她再把进出卡给你,那么,我会收回这张卡。”邵正谦说的很决绝。

    苏静一愣,“……”

    她不敢相信,邵正谦为了她今天在星河湾出现一下,还迁怒到沈燕的身上了。

    她知道,那栋房子,是他的个人空间,他房子的钥匙,连沈燕都没有,就只肯给沈燕一张小区的进出卡,沈燕为此,也是介怀的。

    所以,哪怕好奇邵正谦的房子装修,想要看看的欲望,让邵正谦的此番作为给打击的没影儿了,愣是就不去看了。

    她也好奇,可是连沈燕都进不了房子的门,更别说她了。

    可她真是没想到,童欣乐这一回来,就能享受到沈燕都不能享受的特权,邵正谦这么做,就不怕沈燕再被童欣乐给刺激了,然后身体出现大问题吗?

    还是说,童欣乐这一回国,邵正谦就要在沈燕跟童欣乐之间做出最终的选择。

    不对,要说做选择,在几年前,邵正谦就做了选择了,不是吗?

    邵正谦选择了沈燕,不是吗?

    何况,童欣乐跟他们邵家有仇,沈燕明知邵正谦深爱着童欣乐,可是因为邵天的仇,也是用尽了手段,最终逼得邵正谦跟童欣乐离婚了。

    所以,在她看来,邵正谦跟童欣乐之间,已经有了一道横亘不了的鸿沟,邵正谦也明明知道,又怎么可能会为了童欣乐,对沈燕如此呢?

    想着这些,苏静看着邵正谦,发现,他的态度极为认真又严肃,她脸色瞬间就白了。

    “正谦,你不会……”

    “苏静,我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听清楚了吗?我不想说第二次。”不等她说完,邵正谦很明白的告诉她。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邵正谦不想看苏静耷拉个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对于苏静的这些表情,也就他母亲沈燕会放在心上,而他,老早老早就没反应了。

    苏静咬牙,喉咙里涌动的那些话,最终她没有说出口,她不觉得此刻是她跟邵正谦撕破脸皮的时候,她妈妈医疗费那么贵,她妈活着就是一个无底洞,她爸那边,她还要钱打点关系,才不至于她爸在里面过的太辛苦。

    所以,她必须得倚靠邵正谦,如果邵正谦不帮衬她,她的父母,她那瘦弱的肩膀,压根就扛不住。

    因此,现在她不能跟邵正谦撕破脸,就算要撕,也是沈燕跟他撕破脸皮,然后她在中间做和事老。

    苏静告诉自己要忍,必须得忍,忍不下也得忍。

    就像今天中午,在星河湾,她看到童欣乐就那么公然不要脸的穿着邵正谦的白衬衫出来晾衣服的那一刻是一样的。

    她没有冲过去,让童欣乐开门,然后跟她撕架,而是用尽力让自己忍耐下来,然后开车离开。

    只是,她没想到,童欣乐现在也是大嘴巴了,她来过这件事,居然也跟邵正谦说了。

    难道说,他们俩之间,都已经谈到她了么?又是怎么谈的她?

    童欣乐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她目前跟邵正谦的关系?

    苏静看着邵正谦换了白大褂,她拿了保温盒就走。

    走出去的时候,还把正要进来的值班护士给撞了一下。

    值班护士想骂娘,然而等她发现那是苏静医生的时候,她也只好忍耐了下来。

    虽然今天,他们医院的八卦主题,都是邵医生跟那位仙女儿,可是,毕竟苏静医生在他们医院,享有了邵正谦的特殊照顾长达三年。

    是以,哪怕正主另有其人,在邵医生没有彻底公开之前,他们还是不太敢跟苏静作对。

    “邵医生,25床的病人找你好一会儿了。”值班护士忍气吞声的朝邵正谦说道。

    “好,我马上过去。”邵正谦点点头,然后提了一个口袋。

    那是他刚才给童彬买汉堡的时候,路过蛋糕店时,买的小蛋糕。

    他三个月才轮得到一次夜班,那个25床的小病人在他们外科已经住院近一年了。

    他值夜班的次数少,但是每次他值夜班,25床不管有事没事,总是会让护士来叫他过去看她。

    今天也是想着这个小丫头了,知道她爱吃奶油蛋糕,他没来由的就疼上她了。

    因为,童欣乐跟他奶奶也爱吃奶油蛋糕。

    所以,刚才,他就进去买了一块,就想着带一个过来给那小丫头解解馋。

    本来也想买一个给童欣乐的,结果,那丫头中午吃太多,最好啥都不吃,只喝水就行了,不然的话,好不容易缓解的难受,又会加重了。

    邵正谦先去了25床,那丫头名叫可可,也才六岁不到,是个挺精灵的丫头,在神经外科断断续续住了一年,因为家里有钱,25床让他们家给包了。

    当时她父亲找到他的时候,他婉拒了,他虽然号称外科圣手,但是术业有专攻,各种外科手术,他都比较精通,就是神经这块稍微薄弱了点,而关和是神经外科专业的,他在这块领域比他更专业,他也就是人相对懒散了些,对那些升级考试不太有兴趣,总认为那是虚名,所以他一直没拿到该有的名誉,但是实际操作却是娴熟且成功率很高的。

    林可可的父亲,被邵正谦拒绝了,最后也没办法,只好先暂时接受了关和,而他不允许关和对林可可的病情擅自做主。

    除非林可可因为神经痛而受不了的时候,林可可的父亲才会允许关和进行医疗方便的救助,好在神经外科不是那么忙,可是林家有钱啊,人家愿意一直支付床位费,所以,就算有人觉得林可可的家长很讨人厌,然而,却没人讨厌可可那孩子。

    毕竟,那还是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女孩,还是一个天生因为神经发育不,时不时就会周身疼痛的可怜的小女孩。

    而且,可可虽然是富家小姐,但是却非常的乖巧懂事,照顾她的医生跟护士,都跟她非常的友好。

    而她,最喜欢的医生不是关和,而是邵正谦。

    邵正谦也特别的疼爱她,在百忙中也会抽点时间陪她一会儿。

    到了病房,林可可原本嘟囔着嘴在跟今天留在这儿照顾她的小保姆抱怨,“彩虹姐姐,你说邵医生怎么还没有到啊?”

    彩虹姐姐,原名叫蔡红,因为跟林可可最喜欢看的彩虹同音,所以,林可可一直坚持叫她彩虹姐姐。

    “嗯,邵医生很忙啊,我刚才去找过护士了,护士会通知他的,他忙完了就过来啦。”蔡红耐心的跟小丫头解释。

    林可可也知道邵正谦很忙,但是她是掰着手指头,算着日子的,今天轮到邵正谦值夜班了,邵正谦说过的,只要是他值夜班,他就会抽空过来给她讲两个故事听,还陪她聊会天呢。

    三个月才有一次这样的好事,她当然一直眼巴巴的盼望着邵正谦来啊。

    就因为一直眼巴巴的渴望着,所以才会觉得这时间是越过越慢。

    当然,此时的林可可还不懂得,越焦急越缓慢的道理。

    “我知道,可是……”

    “可可。”

    林可可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门边的听了好一阵他们谈话的邵正谦开口叫她。

    “邵医生。”房间内一大一小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唤他,小的那个,特别的开心。

    “嗯,蔡小姐,这里先交给我吧,你去休息一下,半小时后再回来就好了。”邵正谦对蔡红说道。

    “好的,邵医生,麻烦您了。”蔡红对邵正谦很客气。

    “不会。”邵正谦摇头。

    蔡红离开后,邵正谦刚走到床边,就让林可可拉下来坐着了,“邵医生,今天你给我带礼物了?”

    林可可瞧见邵正谦两手都是背着的,所以,猜到他给她带礼物了,小脸上,尽是兴奋。

    “先猜猜。”邵正谦卖着关子。

    “嗯,上次带来的是积木,是玩的,这次带的,不会是吃的吧?”林可可用心的想着。

    邵正谦笑,伸手往她小鼻子上刮了一下,“小机灵鬼,这都让你猜到了,那这块奶油蛋糕就赏给你咯。”

    “哇,奶油蛋糕,邵医生,你好好哦,我好爱你。”有美味的奶油蛋糕可以吃,林可可的这张小嘴可真是甜啊。

    邵医生无奈的摇头,心里感叹,还真是人小鬼大。

    林可可美滋滋的吃着奶油蛋糕,一双眼睛,看一会儿蛋糕被她吃了多少,然后又抬头跟邵正谦对视。

    “邵医生,你今天笑得真好看,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林可可确实是很机灵,而且,她善于观察,在她看来,今天的邵医生,心情好像格外好。

    他俩说过,有好事要互相分享的。

    她长高了,长壮了,吃了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第一时间跟邵正谦分享的,相对的,邵正谦有好事也要告诉她。

    不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邵正谦的好事有点少,唯一的好事就是,邵医生见到了他的孩子,她知道邵正谦跟他的妻子离婚了,因为她也是父母离异的单亲孩子。

    她跟着爸爸,她也好久没有见到妈妈了,她会想妈妈,但是妈妈马上就要生弟弟了,没有时间来看她,更别说陪她了。

    她知道,邵正谦的儿子被他妻子给带到了国外。

    “这你都知道?”邵正谦假装蹙眉,

    “那你要不要告诉我啊?”林可可嘟着嘴,小嘴上都是奶油。

    邵正谦抽了一张湿纸巾,耐心的帮她擦了擦嘴上的奶油,然后告诉她,他的好事。

    “告诉你,弟弟回国了,刚才,我还去接他放学了呢。他上幼儿园了。”邵正谦笑着说。

    “哇,那他这是要留下来不走了,是不是?”林可可听了,眼睛都瞪圆了,那还真的是天大的好事呢。

    “嗯,不走了。”邵正谦点头,很肯定的说道。

    因为他不让他们走了。

    “邵医生,你要是有时间,就带小弟弟来看看我,好不好?我想,邵医生的儿子,一定很招人喜欢,我会把他当亲弟弟对待的,我会送他很多玩具,好不好啊?”

    林可可的嘴很甜。

    “好。”邵正谦满口答应。

    “谢谢邵医生,就是我不能下地,不然,就可以跟小弟弟玩追逐的游戏了。”林可可遗憾的说着。

    “没关系,爸爸不是要带可可去国外医疗了吗?肯定能够好起来的,关医生不是说了吗,可可一定能够好,就是要用点时间,是不是?”邵正谦给她打气。

    他不喜欢小丫头悲观的样子,哪怕关和说她的情况很复杂,复原起来很难,大概这辈子都只能靠轮椅生活。

    要不是家里有钱,恐怕,她连减轻疼痛的药都用不起,让一个小孩子忍受着神经剧痛,那是一件多残酷的事情。

    林父有钱,真的是不幸中的万幸。

    “嗯,要是我好了,我一定要带邵医生家的小弟弟去坐摩天轮。”林可可做出承诺。

    邵正谦笑,心脏深处,忍不住有些疼。

    “嗯。”林可可点头。

    吃完了一块奶油蛋糕,邵正谦帮她倒好了一杯白水,让她喝。

    喝完了水,邵正谦拿过旁边的故事书,让林可可挑两个,他来念。

    林可可挑了两个最长的故事让邵正谦念,她就是私心的想让邵正谦多陪她一会儿。

    邵正谦也就耐心的帮她讲了这两个故事,一个是野天鹅,一个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两个故事再长,也有讲完的时候,邵正谦讲完了,蔡红就回来了,她去洗澡房洗了个澡,还把衣服给洗起来了。

    她进来的时候,林可可就知道,邵正谦要走了。

    果不其然,已经有护士找上门来了,“邵医生,16号床叫你过去一下。”

    邵正谦点点头,温柔的对林可可说,“可可,一会儿好好睡觉,我空了会再过来。”

    “嗯,关医生早上说,我今天下午要打针的,我刚才跟护士说了,让你晚上来了再打,一会儿你帮我打针,好不好啊?”林可可拉着邵正谦的手腕,要求着。

    “……今天身体痛了吗?”邵正谦愣了愣,然后蹲下来问着。

    “有点点痛,关医生说,打一针就好了。”林可可懂事的说着,其实很痛,昨天晚上开始的,先是头开始痛,痛的都要裂掉了似的。

    凌晨三点发作的,她不敢叫痛,照顾她的彩虹姐姐已经很累了,她不想打扰她休息,所以她抱着头,一直忍着疼痛,后来她实在是忍不了了,才无声无息的掉眼泪。

    忍到天微微亮的时候,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叫了彩虹姐姐,说她痛。

    早上就打过一针了,止痛了,关和说下午要再打一针,她也拖到了晚上,关和同意了。

    交代好了护士,他就走了。

    现在剧痛已经过去了,这会儿疼痛,是在她能够忍受的范围内,所以,还好。

    邵正谦这么问,她也不想让他担心。

    “好,我去16床看看,就过来给你打针,好吗?”邵正谦问着。

    “嗯,好。”林可可点点头。

    邵正谦走了。

    邵正谦去了16床,处理完16床,他又去了林可可的房间,给她打针。

    裤子解开,林可可的屁股上,手臂上,好多针眼,这个小女孩,承受了太多好多成人都没有经受过的痛苦。

    哪怕看太多病人所承受的痛苦,邵正谦还是忍不住心疼这个还不到六岁,又乖巧又懂事又惹人怜的小女孩。

    “邵医生,你可以陪我到睡着吗?”虽然林可可知道邵正谦很忙,但是她真的好想邵正谦陪陪她。

    因为,她很快就要出国了,出国前,今天晚上,是邵正谦最后一天值夜班。

    下一次,邵正谦再值夜班的时候,她就不在这家医院了。

    “可可,邵医生很忙的,很多病人要找她。”蔡红开口,不想再麻烦邵正谦了。

    “没关系,睡吧,可可,我在这里陪着你。”邵正谦答应了她。

    “谢谢你,邵医生。”林可可笑了,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她入睡是很快的,有邵正谦陪着,更快,所以,她不会耽搁邵正谦太多时间。

    没一会儿,林可可匀称的呼吸就传来了。

    邵正谦扬唇微笑。

    蔡红走过来,“邵医生,可可睡着了,您去忙吧。”

    “好,照顾好她。”邵正谦没有再推辞。

    他还要去童鸿理的病房,今天住院部,就16床一个上个星期做过脑部驱除淤血手术的病人跟童鸿理是他的病人,其他的病人都不是他负责的。

    从林可可病房出来,童鸿理的病房跟林可可的病房是两个尽头的单间病房,所以,他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还要拐两个弯才能到。

    他迟到了。

    他到达的时候,童彬还在坚持要等等邵正谦,可是童欣乐说时间不早了,要带他回去睡觉,童彬第一次反驳母亲,坚持自己的决定。

    童欣乐有些生气。

    一是生气童彬原来是这么固执的,以前她都没发现,二是生气,邵正谦既然说过要来,也不知道早点来,不知道童彬在等他?不知道童彬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吗?

    尤其是小孩子的睡眠多重要,耽搁了,对小孩子身体发育不好,身为医生的邵正谦,难道连这点常识都不懂?

    童欣乐忍耐了一会儿,看了时间,她严肃的说道,“童彬,现在马上就九点了,妈妈说过,咱们上幼儿园期间,最迟九点半睡觉,一会儿坐车还要坐好一会儿,再不走,你睡的时间就不多了。”

    童彬:“……”

    童彬苦哈哈的一张脸,就这么看着童欣乐,他也很矛盾,一边想等邵正谦,另一边也知道,妈妈说的有道理,他要再不回去睡觉,明天起床就会因为睡不够而痛苦。

    童彬知道自己必须妥协,可失望的表情,毫不掩饰。

    童欣乐也心疼,这件事的责任,她认为应该由邵正谦负责。

    才这么想着,邵正谦推开病房的门,朝他们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迟到了。”

    “……”

    ------题外话------

    还有一更,娃在哭,我在电脑前给亲们上传,哎哟,小心肝痛,娃哭得可惨了,要我喂他吃饭。

    再来一更,格子先去吃饭,红包等会弄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