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尴尬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127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都市天龙至尊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邵正谦回头,就看到童彬兴奋的小脸出现在他眼前,那一秒,他内心是激动的。

    一天没见,他真的挺想小彬彬的。

    今天一天,他找了很多借口去童鸿理的病房巡视,他以为总会有一次能够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人,但是,下班前的最后一次过去,他都没有等到这两人。

    他算是知道了,这两人今天大概是不会来了。

    再加上,他们童家人都在津津乐道的说着秦远翔这号人,他去的频繁,自然就听到了些。

    他才知道,秦远翔跟童家,竟然还有着那么深厚的渊源。

    他甚至还听到了,关于秦远翔五六岁的时候去童家挠刚满三个月的童欣乐的脚心,还一副想要带走童欣乐的这些过往时,他觉得他五脏六腑都是烧的。

    当然,这是他自找的,他自己没事跑去人家的病房,然后听到这些让他觉得挠心挠肺的东西。

    他也明白,在童家人眼里,他们都不觉得他适合童欣乐,所以在他面前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说着童欣乐跟别的男人的事情。

    加上关和那天往他手机上发过去的照片,哪怕关和手机的像素不太好,他还是能透过那张照片,看到两人间的和谐感。

    就如关和所说,那还真的是一枚强敌,十分强大的敌人。

    如果秦远翔真的对童欣乐有那样的心思,他该怎么做?

    貌似秦远翔这一出现,就赢得了童家一大半人的人心啊,而他就一个童彬,他甚至还不确定,童彬在得知真相后,知道他就是他爸爸后,对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般。

    这些都是不确定,也让他忐忑,让他不安的因素。

    邵正谦恍神的功夫,林可可就朝童彬笑了起来,“弟弟,快进来。”

    “邵叔叔,我今天跟妈妈还有秦叔叔一起去电动商城了,玩了好多游戏,秦叔叔很厉害哦,玩那个丛林射击玩得好好,还给妈妈赢了一个超大的抱抱熊咧。”

    童欣乐走到门口,就听到童彬献宝似的的在跟邵正谦说着他们今天在外面游玩的事情。

    她朝邵正谦看了一眼,邵正谦没有给她眼神,可她看得出邵正谦僵硬的表情,她猜,可能邵正谦还在生她的气吧。

    她也就赶紧收回眼神,也没接话,免得童彬一直津津乐道下去这件事。

    邵正谦是脸色不太好,身体也都僵硬的很,但是却不是童欣乐所想的,因为她昨天说的那些话而生她的气,而是童彬说到那个秦叔叔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样子让他觉得不是滋味。

    没听见邵正谦吭声,童彬又接着问,“邵叔叔,你会玩丛林射击吗?”

    “小弟弟,邵医生是拿手术刀的,才不会玩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呢,会玩那些东西的人,不好。”不等邵正谦开口,林可可突然说道。

    林可可的话,让邵正谦别扭的心情得到了一丝丝缓解。

    可他知道,男孩子跟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从小就不一样,男孩子从小就对枪啊,射击啊,感兴趣的很。

    他虽然没有去玩过什么丛林射击的游戏,可他不认为自己就不会玩。

    不就赢了超大的抱抱熊么,有什么好了不起的?

    邵正谦别扭的想着。

    童欣乐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她又看了邵正谦一眼,将手上给林可可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可可,这是阿姨跟小弟弟帮你挑选的雕塑模型,还有毛笔跟颜料,可以根据你自己喜欢的颜色,给这些模型涂颜色,是白雪公主跟七个小矮人,喜欢吗?补偿给你的生日礼物,虽然迟到了,还是希望你可以喜欢。”

    “我很喜欢,谢谢阿姨,谢谢小弟弟。”林可可将礼物拿过来,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不客气,可可姐姐,你昨天还请我们吃了那么好吃的蛋糕。”童彬笑着说,“等我下次过生日的时候,我也请你吃。”

    “那是邵医生买的,你要喜欢吃,等你过生日的时候,邵医生也会帮你买的。”林可可很自然的说道。

    童彬一双期待的眼神就这么看着邵正谦,邵正谦回以他一个微笑,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是还有一阵呢嘛,等生日到了再说,好吗?”

    “好。”童彬乖巧的答应。

    他现在虽然是不太排斥秦远翔了,但是他还是更喜欢邵正谦,就是莫名的更加喜欢他。

    “邵医生,我为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些话,道歉,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童欣乐想了想,还是主动跟邵正谦为了昨天她说延期手术的话道歉。

    她想着,明天就是手术了,她希望,不管是实施手术的医生还是接受手术的病人,都应该有个良好而愉悦的心态。

    邵正谦心里嗯哼了声,别扭的应着,“客气了,童小姐。”

    童欣乐:“……”

    童欣乐一怔,她也不知道怎么搞得,总觉得每次邵正谦叫她童小姐的时候,都是怪怪的感觉。

    还好,他们之间的尴尬没有维持多久,林逸夫就上来了。

    跟他一起上来的,还有关和。

    林可可在神经科的时候,关和是她的主诊医生,一直以来,可可都承蒙关和跟邵正谦的关照,林逸夫也知道,对他们也真的是很感激。

    等他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后,他就可以心意的陪在女儿的身边了。

    “邵……”关和进房间就想把检查结果跟邵正谦说一下,结果看到童欣乐跟童彬也在,他愣了下,“童欣乐,你也在。”

    每次见到童欣乐,他都很自然的叫她名字,童小姐三个字,他也知道这样叫更为合适,但是他觉得,彼此都认识,再叫什么童小姐,显得生疏了。

    哪怕他们之间的关系,与生疏相比,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

    童欣乐抿唇点点头,“是啊,关医生。”

    她对关和有点印象,但是她真觉得不太熟,所以,每次面对关和这么热络的打招呼的方式,她都有些不习惯来着。

    尤其是那天,关和跟人家餐馆的老板,不知道在说她跟秦远翔什么,她没听清楚,但是从那个餐馆老板的表现来看,应该是说些不太好听的话,否则,他们过来结账,那老板那么惊悚的做什么?

    一般来说,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这样。

    背后说人,也算亏心事之一。

    “童欣乐,你这真的是交友满天下啊?这关医生也认识你啊,了不得啊。”林逸夫用着玩笑的口吻说着。

    “林总,你跟童欣乐也很熟啊?”关和好奇的问着。

    关和扭头看了童欣乐一眼,这妞认识的都是大人物啊。

    这林逸夫在他们青云市,也算是成功的商人之一,如果不是这几年,他一心一意的专注他女儿的病,有了这个后顾之忧,否则,以林逸夫的能力,在他们青云市,必然大有作为。

    可惜了,林逸夫这么好的经商人才,老婆不给力,他现在就为了女儿在奔波,大部分的心思都在林可可的身上。

    不过,想来也是,以童欣乐的家庭背景,认识的自然是与他们童家相当的成功人士。

    “嗯,三年前,跟她是搭档,这个搭档啊,能力很足,就是不负责任,项目还没有完成,人就跑了。”林逸夫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此刻的林逸夫,还不知道童欣乐的前夫就是邵正谦。

    当初认识的时候,他只知道童欣乐已婚,但是童欣乐的丈夫是谁,他不清楚。

    毕竟每一次,童欣乐参加应酬的时候,都是跟她家那两个务必帅气的哥哥一起的,而她从来都没有带过老公出席。

    那一会儿,圈内的人还以为她单身咧,直到有个胆子大的老妇人说要给童欣乐介绍男朋友的时候,童欣乐才笑着拒绝,说她都结婚了。

    邵正谦默默的瞄了童欣乐一眼。

    童欣乐没有多说什么,就让林逸夫说好了。

    “好了,好了,以前的事情都不说了,那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吃饭吧,关医生,邵医生,我也邀请了童欣乐,大家都认识,就一起了,好吧?”林逸夫抬腕看了下时间说道。

    “我没问题啊。”关和说道。

    邵正谦没吭声,他这边也是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童欣乐大概不想跟他同桌吃饭。

    林逸夫知道邵正谦也没问题的,直接对童欣乐说道,“走吧,童欣乐,我把公司都卖了,接下来就要带我女儿出国了,也就赶巧了,下次想让我请,都没那个机会了。”

    童欣乐诧异的看向他,她真是没想到,他居然为了他女儿把公司都给卖了。

    还记得,刚认识他那会儿,在她眼里,林逸夫简直就是个工作狂魔啊,他有多么喜欢做生意,她真的看得到。

    一说起生意,项目合作的事情,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辉,侃侃而谈的。

    现在,他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居然说卖就卖。

    林氏企业从发展到现在,虽然光景不长,但是在青云市就如同一匹令人意想不到的黑马,短短两三年,就赶超好多老企业,成为青云市商界圈里的新秀。

    “你真把公司给卖了?”童欣乐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下。

    “嗯,真的,对方叫秦远翔,在世界商界大佬排行榜上,他都有排名的,我们青云市也有他的分公司,就是秦源集团,林氏让他收购,我觉得不可惜。”林逸夫说道。

    “啥?”

    童欣乐真的是懵了,说来说去,竟然都是互相认识的。

    秦远翔没跟她说过,他来这里是为了要收购林氏企业啊,当然,秦远翔也没有那个要跟她交代的必要,毕竟秦远翔在这之前只是她的客户,是她现在服务的公司的合作伙伴而已。

    这种事,自然是不会跟她讲。

    只是,这件事,对她来说,真的是太意外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远翔找了过来,林逸夫听秦远翔说他是来找童欣乐的,林逸夫简直在心里更加佩服童欣乐了。

    连这种级别的人物,都跟她童欣乐关系匪浅,这童欣乐怕不是要上天。

    “别拿这么奇怪的眼神看我,他之前是我客户,现在我才知道,他们家跟我们家,我们两家关系还不错,难怪之前那么帮我来着。”童欣乐看到林逸夫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开口解释了下。

    然而,这一解释下来,邵正谦的脸色就更不好了。

    童欣乐总觉得她的解释是不是有问题,因为她迟钝归迟钝,可她还是发现林逸夫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改变,这就不说了,连关和跟邵正谦的脸色都变得有些让她看不懂。

    这番解释,听在邵正谦跟关和的耳朵里,真的是撇清力度不够,甚至还有些撒娇的意味。

    邵正谦当然黑脸了。

    林逸夫不知道这些人心里的小九九,反正秦远翔是他的恩人,他们昨天白天谈收购的时候,秦远翔比市值价还多给了他10%。

    这种气度,让林逸夫真是佩服之至,难怪人家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能力得有,另外,会做人大概才是衡量一个人到底是有大出息,还是小出息之别。

    他卖公司这么急切,一些利欲熏心的商人,不趁机压价都不错了,秦远翔还能给出比市值高出10%的价格来购买,真的是让他很感激。

    所以,不论秦远翔跟童欣乐之间是什么客户关系,还是两家友好关系都好,既然秦远翔来了,那这餐饭,必然是要一起的。

    林逸夫的热情,让人拒绝不了。

    邵正谦也想看看,这秦远翔到底要干什么,所以跟关和对视一眼后,两人都答应了林逸夫的邀请。

    林逸夫刚才说错过了这次,就没下次的说法,让童欣乐婉拒都不行,只好答应了。

    秦远翔见童欣乐答应了,自然也就答应了。

    答应过后,童欣乐才发现,今天这顿餐,他们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吃,真的是有些尴尬的。

    林可可的情况,自然是不能离开医院的,童彬不想跟他们大人待在一起,就想跟林可可一起玩,所以也不肯去。

    秦远翔提议去楼下把吃的提上来,童彬表示肚子不饿,不想吃。

    “别担心他俩会饿,可可的房间里有很多吃的,他俩要是饿了,蔡红会安排的,走吧,我们去吃饭,可可,陪弟弟好好玩哦。”林逸夫对林可可说道。

    “知道了。”林可可点头答应。

    安排好了两个小家伙,几个人这才一起往外出。

    走到门口,林逸夫又想到什么,“我们好几个男士,就童欣乐一个女士,不太好吧?邵医生,不如把苏医生叫出来,你们俩不是……”

    林逸夫的话还没有说完,邵医生的脸色倏然变冷,关和直接插了进来。

    “别乱说啊,林总,苏医生跟我们就是同事,仅此而已。”关和赶紧替邵正谦解释,当然,这解释是说给童欣乐听的。

    童欣乐低着头,假装不去听他们说的这个话题,反正今天是林逸夫做东,他要请谁,不请谁,都他做主。

    她是客人,即便不喜欢苏静,她也不会发表意见的。

    只是,因关和的插嘴,林逸夫没有说完的那些话,她也懂。

    在林逸夫的眼里,邵正谦跟苏静都是有着非比寻常关系的两个人,在他们医院,大概有更多的人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很正常,不管邵正谦如今的态度如何,苏静喜欢他,这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实。

    她跟苏静不对盘,但是苏静对邵正谦如此专一又痴情,倒还真的让她佩服。

    邵正谦也在这空档,抬眸朝童欣乐看了一眼,她是那么淡定又娴静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因为苏静这个名字而受到什么影响。

    他扭头过去,回复林逸夫,“林总既然想请,就请吧,不过,你给她打电话邀请她会比较合适。”

    邵正谦的内心活动就是,童欣乐都让秦远翔参加饭局,不怕他添堵,那他干嘛要担心苏静的存在,会不会让她添堵。

    多年后,邵正谦每每回忆起今天这一幕的时候,他简直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简直就是幼稚。

    童欣乐说起这一幕的时候,也是嫌弃他嫌弃到不行,当然,嫌弃我们邵医生幼稚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而那个时候,咱们邵医生的报复手段,就是很单一,不让某人下床呗,至于几天不下,得看咱邵医生的心情了。

    这是后话,回到现在。

    见邵正谦答应了,林逸夫连忙点头,就给苏静打了这通电话。

    苏静那边自然答应了。

    一伙人在医院正门口碰面,苏静看到童欣乐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童欣乐因为知道她要来,所以还算镇定。

    林逸夫就是人精,从苏静的反应上看,就知道苏静跟童欣乐也认识。

    邵医生跟关医生是她的同事,她跟邵医生的关系还不一般,所以,不会因为看到这两人,脸色有变化。

    秦远翔,她也不太可能会认识。

    所以,就只有童欣乐了。

    “我发现,你们的圈子还真是小,都是旧识啊。”林逸夫喃喃的说道。

    童欣乐轻呵了一声,扭头用着只有他们能够听到的音量说道,“嗯,有关系好的旧识,像我跟你,也有关系不太好的,像我跟这位你新请来的苏医生。”

    林逸夫:“……”

    那一刻,他真的是尴尬了。

    他是真不知道,童欣乐跟苏静的关系是这样的,他是好心想多请一个女士来,是为了不让童欣乐觉得不方便,结果,把苏静叫来,才真的是让童欣乐不方便。

    那一刻,林逸夫有点后悔这么做了。

    真是好心办坏事呀。

    可都这样了,林逸夫也不能又让人家回去,只好硬着头皮调和这颇为尴尬的气氛。

    “苏医生,我们在滨河苑吃饭,你要开车吗?不开车,就上我的车一起过去。”林逸夫对苏静说道。

    “好啊,那就麻烦林总了。”苏静点头,她已经缓和了脸上的表情。

    苏静抬眸看了眼童欣乐,发现她跟秦远翔走的很近,邵正谦跟关和走的很近,这两人貌似没有像传说中的那么的亲密。

    可是,他们之间竟然都有孩子了。

    当年,童欣乐居然怀着孩子还跟邵正谦离婚了,她确实很吃惊。

    她也很想知道,当初两人都有孩子了,这沈燕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走到这步的,这两天,自打孩子的事情让人在八卦群里给八卦出来的时候,她这一天都不平静。

    对付一个童欣乐都已经够让她吃力了,她真没想到,这会儿又蹿出一个孩子来。

    她必须得冷静冷静才行。

    她不像那些傻护士那么傻,那个孩子,她很清楚,就是邵正谦的。

    童欣乐对邵正谦的感情,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很清楚,在跟邵正谦维系期间,童欣乐绝对不会出轨,更不会在这区区三年,就跟别的男人生孩子。

    指不定,童欣乐到现在就只有一个男人。

    而她,真的希望,童欣乐现在身边的这个男人可以给力点,要把童欣乐给追走了,她就彻底没后顾之忧了。

    她希望,童欣乐有这个魅力,足以吸引她身边一看就很优秀的男人。

    “这样吧,我跟苏医生坐林总的车,那秦先生,就麻烦你载一下邵医生,邵医生有些关于手术的注意事项需要给病人家属做番交代。”关和主动的分组。

    当然,他也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邵正谦都白了他一眼,这借口,拙劣的连他都听不下去。

    “不麻烦,其实我正好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下邵医生,请稍等下,我去把车开过来,乐乐,你跟我一道。”秦远翔看着关和跟邵正谦说道,然后对童欣乐说道。

    “哦。”童欣乐点头,跟着秦远翔一起过去了。

    虽然她不太明白,秦远翔干嘛去开个车都要叫她一起,既然叫她了,她自然顺从了,她确实是不想跟这一堆人站在一块儿,除了林逸夫,其他三个人都会让她不自在。

    而秦远翔很聪明,又很有眼力见,知道他去开车,留童欣乐在这儿会很尴尬,所以他把她给叫走了。

    两人就这么转身走了,童欣乐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邵正谦真是要气炸了,他气得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都紧紧的捏在一起。

    他甚至想要暴走,可偏偏这一刻,他不让自己认输。

    如果这场争夺,还没有正式开始,他就提前认输了,他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的。

    两人一起往停车场去的时候,秦远翔忍不住好奇之心,还是问了,“你曾经跟他们打过什么交道吗?”

    童欣乐不解的回头,她不知道秦远翔说的他们具体指的是谁。

    可她还是回答问题了,“林逸夫我以前跟他合作过一个项目,算是搭档吧,邵医生你应该知道,他现在是我爷爷主诊医生,后天做手术的人就是他,关医生是他同事,我对他不熟,那天我们吃饭就碰到过的,那个苏医生呢,我高三转过学,跟她当过几个月的同学,然后我们俩,大概磁场不合,一碰上就不对盘。”

    童欣乐是这样解释的,她没好意思在秦远翔面前说,她跟苏静是在读书的时候为了争夺邵正谦而闹下的矛盾。

    毕竟,现在回想起来,高中生就那么狂热的去追求一个男生,她会觉得好害羞,当然,她不会后悔有过那段时光。

    任何时候回忆起那段时光,她都不会后悔。

    那段回忆,对别人来说,大概很枯燥乏味,但是对她来说,却是特别有纪念意义的。

    任何时候回忆起来,她都还是觉得小甜小甜的。

    他们那个时候那么的纯粹。

    “原来如此。”秦远翔点头,算是认可了童欣乐这份解释。

    可天生不对盘的两个人,他见过,所以,他相信。

    两人上了车,秦远翔去驾驶室,童欣乐很自然的打开副驾驶的门,想到邵正谦要跟他们坐一辆车,她就浑身不太自在。

    她不会跟邵正谦一起坐后座的。

    所以,她压根没有犹豫就坐上了驾驶室。

    秦远翔将车往地面开。

    远远的出了停车场,童欣乐就看到关和在拉着苏静一起上林逸夫的车,而苏静一副不乐意,也不耐烦的样子。

    大概这是在外面,又有林逸夫在的关系,苏静抗拒的不是很明显。

    最终,苏静还是让关和连拖带拽的跟拉上了车。

    邵正谦很平静的站在门口等他们的车。

    秦远翔将车开过去,停的位置刚刚好,邵正谦不需要走,就可以直接拉开后车座的门,坐上来。

    秦远翔把车窗摇下来,“委屈邵医生坐后面了。”

    “没关系。”邵正谦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邵正谦一坐上来,童欣乐就挪了下屁股,动了动身体。

    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种了一种叫邵正谦的毒,邵正谦一上来,她就觉得空气中的压力不小,让她觉得压抑,还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秦远翔自然没有注意到童欣乐这些隐藏又特意克制起来的情绪。

    一路上,秦远翔都在跟邵医生聊天,问些邵正谦过去都做过什么手术,当然重点是邵医生对童鸿理的情况怎么看。

    童欣乐听的懵懵的,秦远翔不是商业奇才吗,她怎么觉得,她问邵正谦的这些问题,都那么深奥咧。

    好像,他还懂医学来着。

    如果是,那未免也太才了吧,那这样的话,她对他会更加崇拜了。

    邵正谦都很耐心的回答着,好一会儿,秦远翔笑,“邵医生会不会觉得我很烦?”

    “不会,就是觉得以秦先生你这置身事外的身份,这么关心这次手术,有点不合适。”邵正谦很直接的说着。

    他对他问的那些问题,不会觉得烦,他心烦不满的其实是秦远翔把自己当成童家的一份子,以这个身份跟立场来问他关于手术的事情。

    童欣乐:“!”

    童欣乐不禁侧目,她没料到,邵正谦对秦远翔说话是这么的不客气。

    不止不客气,好像还有点像是在发脾气一样。

    她从来没有见过邵正谦跟谁用这样的口吻说过话,哪怕是她家那个不靠谱的二哥,邵正谦不喜欢也从来没这么怨怼过她二哥。

    今天这样对秦远翔,她都感觉到邵正谦的不喜欢。

    只是,他跟秦远翔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他这不喜欢到底怎么来的?

    秦远翔:“……那倒是,或许以后才合适,不过童爷爷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等合适了,我也不来请教邵医生了。”

    邵正谦:“!”

    邵正谦抬头看向童欣乐,童欣乐压根一点反应都没有。

    邵正谦忽然就有些明白了,这就是她一直这么排斥他的原因?

    她这是默许秦远翔了吗?童彬也答应了吗?

    难怪,见面第一天她说的那么轻松,要用童彬的抚养权来换,亏得他当时傻傻的以为,她是为了爷爷呢。

    原来是为了她自己。

    呵,呵呵,真是好笑。

    童欣乐不知道邵正谦有这么多的内心戏,三人一辆车,让她原本就局促,不够淡定,所以,秦远翔那番暗示的忒明显的话,她压根就没听进去。

    而她压根就没听见的话,她自然是做不了任何反应的。

    邵正谦却自己脑补了太多东西。

    车内,因为秦远翔的这番话,邵正谦以为童欣乐已经做出了反应,他懒得再回应,他脑袋扭向车窗,看着外面。

    车内寂静了好一会儿,滨河苑到了。

    林逸夫下车的时候就向老板要了两个相邻的车位,供秦远翔停车。

    两辆车停好后,滨河苑的老板亲自过来迎接他们一行六人,将他们送到林逸夫提前预定好的包厢。

    “林总,今天吃火锅还是炒菜啊?”滨河苑各类吃的都有买,可谓是符合所有顾客的口味,连海鲜都有,不过要来这吃海鲜,得提前两天预定,才能吃上最新鲜的。

    “你们家的火锅有外面的火锅城的火锅好吃吗?别给我乱出馊主意,来这里自然是冲着你们的招牌菜来的,反正,那些卖的好的招牌菜,你尽管给我上来,叫厨师炒好点,用点心,我这里有国外回来的贵客。”林逸夫提醒道。

    他跟这里的老板熟得很,每次来,都不需要菜单的,都是让老板给他搭配,安排好就行。

    如果这餐让他非常满意,他也会额外的再给他们一点小费,林逸夫的人脉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因为他会做人。

    老板也会相应的给他合适的折扣。

    “好嘞,林总,您就放心吧。”老板直接让服务员撤走了菜单。

    “我们等着吃就好了,这边上菜很快,十几个厨师,每人一个灶,火也旺,咱们不会等太久。”林逸夫说道。

    “林总,要喝酒吗?”值班经理推开他们包厢的门,主动问道。

    “今儿不喝,给我们弄几扎鲜榨果汁来就好了,我们都要开车,不开车的也是医生,他们不喝酒的。”林逸夫也没问大家的意见,直接给拒绝了。

    他这样的安排,大家都很喜欢。

    秦远翔要开车,自然不会喝,邵正谦后天要手术,最好也不要喝,关和呢,没人陪他喝,自然也没劲儿。

    至于童欣乐自己,她跟苏静压根就喝不上。

    六个人坐十二个人一桌的大桌子,位置够宽,两人之间还能隔一个位置左右的距离,很不错。

    果汁率先上来了两扎,林逸夫找服务员要了杯子,就挨个挨个给被子灌满,然后分发下去,倒完后,林逸夫就举起手上的果汁,站起来,先是朝在座的几位鞠了一躬。

    “我林逸夫先给邵医生还有关医生、苏医生鞠躬,谢谢你们这一年来对可可的关照,我这个失职的爸爸,对你们真的是感激。这杯,我先敬你们,我干了,你们随意。”林逸夫仰头,直接喝掉了手上的果汁。

    “林总,不需要这样,我们关照可可,那是因为可可那丫头确实可爱。”关和说道。

    邵正谦难得附和的点了点头。

    苏静听的也是一阵鼻酸。

    “是啊,可可这么可爱,老天爷对她不公啊。”林逸夫说的那叫一个黯然。

    嗓子也哑了,可是他再也哭不出来了,知道可可的病后,他一个人流过很多眼泪,可是现在,就算可可遭受更严重的事情,他想,他都不会再哭了。

    如果这是注定好的结局,他认为,他除了接受,再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挽救他的宝贝女儿。

    如果可可可以活下来,那么,让他付出什么代价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第二杯,敬童欣乐跟秦总,认识你们俩,是林某人的福气。一样,我干,你俩随意。”林逸夫倒了第二杯,敬向了童欣乐跟秦远翔。

    两人端着面前的果汁,都喝光了。

    童欣乐瞧着林逸夫的模样,想着病房里的可可,心里一阵一阵的揪紧。

    放下果汁杯,她情不自禁的看向邵正谦跟关和的方向,“关医生,可可的病,真的……”

    童欣乐的话还没有问完,关和就无奈的摇摇头,“至少国内的技术是不行的。”

    如果只是林可可先天神经畸形的话,林逸夫倒是可以带可可去国外求求这方面的特级专家,但是如果邵正谦的猜测是真的,那么,可可就只能等死了。

    连去国外的意义都没有了。

    但是,这个时候,提这件事,真的会很影响情绪。

    童欣乐也不问了。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滨河苑的厨师水平真的很棒,上菜很快,就在一屋子的人都陷入沉默中,服务员就把他们的菜陆续的上来了。

    都是些大菜,以川味为主。

    “他们这边的招牌菜走的是川菜系列,会有点辣,有没有对辣椒过敏,或者完不接受辣菜的,一会儿还有不辣的菜上来,可以再等等。”林逸夫介绍道。

    苏静不吃辣,一点儿辣都不接受。

    她不过敏,但是她就是不喜欢辣椒的味道。

    “我不吃,没关系,我等一下好了,你们先吃。”苏静说道。

    “哎,童欣乐,你呢?”林逸夫关照的都是女士。

    “我可以。”童欣乐直接用筷子伸向那碗红彤彤的看上去就很辣的菜,刚才服务员介绍的时候好像说的是毛血旺三个字。

    “好。”林逸夫点头,然后他也筷子伸向了毛血旺,同时朝苏静说道,“苏医生,其实可以学着吃点辣,这八大菜系啊,川菜,湘菜都是辣的,粤菜太甜,偶尔吃吃还好,经常吃的话,我还是觉得辣点的菜更好。”

    苏静笑笑,抿了抿唇,没说话。

    邵正谦跟关和也开始吃了起来,他们都不挑食,什么都能吃。

    关和身体里有一半的血液是四川的,他父辈在巴渝一带,所以,他很能吃辣。

    邵正谦也是跟关和关系好起来后,接触了川菜,不过,他吃得来辣味劲霸的湘菜,对川菜自然也不排斥的。

    苏静就一个人看着他们五个人,吃得津津有味。

    ------题外话------

    嗯,这个月开始,格子不分章了,尽量保持万更一章哈。

    亲们,六一节快乐,今天大宝学校有活动,下午放假,带俩宝贝出去过节,我也想有个六一节,o(* ̄︶ ̄*)o

    明天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