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外人

作者:格子虫 |字数:198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不知道是厨师的问题,还是服务员的问题,接下来上的好几样,都是川湘系列的辣菜,苏静就只能这么尴尬的看着他们吃了好一会儿。

    那一瞬,童欣乐不由自主的往林逸夫的方向看了一下,恰巧,林逸夫这个时候也给了她一个眼神,不知道是她眼花还是咋的了,林逸夫看她那一眼,好像有跟她眨眼。

    然后她收回视线,夹东西吃的时候,又瞄了一眼对面的苏静,她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让这些辣菜给气的。

    此刻,童欣乐不得不怀疑,林逸夫这是不是之前听了她说的她跟苏静的关系不友好,所以,这在变相的针对苏静啊?

    可是这林逸夫不是认为苏静是邵正谦的女朋友吗?

    既然这样认为了,那他当着邵正谦的面,针对人家邵正谦的女朋友,这不恩将仇报吗?

    可林逸夫看着不太像是会做这些无聊事情的人啊,在她的印象里,林逸夫其实是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那个时候,看他对他那怀孕的妻子那么好,就知道了。

    童欣乐甩甩脑袋,不让自己去想那些。

    她应该走出邵正谦跟苏静的包围圈才对,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就是围绕这两个人转。

    “怎么了?童欣乐,你不会是辣到了吧?”林逸夫突然开口。

    “怎么会。”童欣乐直接否认了,况且,这几样菜,也就是看着辣,事实上也不怎么辣,至少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川菜上完了,接下来上的就是他们当地的菜了,青云市是以闽菜为主的,当然,随着社会发展,各地的交融,他们青云市也有主打某个菜系的餐馆,实则是兼容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

    青云市又是爱吃嘴居多,所以什么小吃一条街,那真的是惠及到每个片区都有一条供好吃嘴品尝的小吃街,还有小吃节,时不时的就会有人以各种名目来举办小吃节,美食节啥的。

    苏静就挑蒸菜系列来吃,什么蒸鱼,蒸虾,蒸螃蟹,她都吃,然后就是喝汤,吃点炒青菜啥的。

    那些红红的,油油的,不管那几大盘菜是如何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苏静愣是可以不碰。

    反倒是他们五个,吃这些辣椒,吃的脸色红润,酣畅淋漓。

    苏静吃的不多,每种东西碰了几筷子,她就放下碗筷来了。

    在某些方面,苏静是挺有节制,又能将自己克制得很好的人。

    林逸夫作为东家,看到苏静就吃这么点,自然是要问询的,“苏医生,是不合口味吗?要不,我让他们把菜单拿来,你看你喜欢吃什么,咱们再点几样?”

    “不用了,我晚餐是吃不多的。”苏静摇头,她这是要维系身材,晚餐绝对不多吃,再好吃,她也会忌口。

    况且,这么几个人在一起吃呢,她要是太矫情也不太好。

    林逸夫顿时就明白了,“哦,苏医生减肥呢。可你这身材走出去,没人会嫌胖的,这么瘦还减,果然女人任何时候都嫌弃自己身上太多肉了。”

    “林总,你好像很懂女人啊,我还单身呢,你有空不妨传授弟弟几招。”关和适时插嘴,他确实是想谈恋爱了,可他不太想听苏静讲话倒也是真的。

    他们这房间里,有两个男人都是结过婚的,虽然这结局都是处在离婚中,可毕竟人家有过女人,还有孩子的,不像他,连女人味儿是啥,他都没尝过。

    他这眼见着,就要奔三的人了,都还是处男一枚,他都不敢说出去,说出去特怕人家笑掉大牙。

    至于秦远翔,人家那是有太多女人喜欢,估计挑都挑不过来吧。

    所以,综上,他是这个房间里最可怜的男人。

    “关医生,你在跟我说笑呢。”林逸夫呵呵笑着,他懂什么女人,能传授什么经验给他啊。

    他这辈子也就可可妈一个女人,当初还是可可妈倒追他的,他没有追过女人的经验,答应可可妈之后,他就一心一意的为了这个女人开始创业,然后他们就有了女儿。

    他只是没有想到,可可妈到最后,竟是那么心狠的一个女人。

    也怪他当初眼瞎,他不会挑女人。

    这样一个失败的他,又怎么给关和传授经验咧?

    “我这么认真的模样,你觉得我在跟你说笑?”关和一副冤得很的模样。

    林逸夫无奈的摇摇头,他不上关和的道。

    “你们慢慢吃,我去个洗手间。”喝太多果汁,最不好的就是想跑厕所,童欣乐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朝他们说道。

    几个人都点点头。

    童欣乐就直接离开了包厢。

    苏静也想跟着出去,今天对她来说,是个机会,她可以找童欣乐问问关于孩子的事情。

    有些事,她得弄清楚。

    可是,她就这么跟着出去了,邵正谦肯定猜得到她这是去找童欣乐,肯定会不高兴的。

    而她,不想惹邵正谦不高兴,也不太敢惹他不高兴。

    好在,就在她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的时候,沈燕给她打电话了,苏静高兴的很,把手机屏幕递给邵正谦看,然后指了指外面,邵正谦点了个头,苏静就站起来了。

    “不好意思,各位,我出去接个电话,你们慢慢吃。”苏静也很有礼的说道。

    她走到门口,沈燕的电话就因为她长时间没接,而自动挂断了。

    苏静等了几秒,沈燕没有打过来,她也没回拨过去,而是大踏步的直接朝洗手间那边走去。

    她到了洗手间门口,发现童欣乐还没有出来。

    她又去洗手池那边洗手,然后补了下妆,童欣乐这才从里面的格子间出来。

    看到苏静的时候,又意外又不意外的。

    她缓步走过来,在苏静旁边的洗手池洗了个手。

    苏静就这么看着她,如今的童欣乐,好像段数更高了,明知道她专程在这里等她的,她也可以做到不惊不乍的。

    她这样的云淡风轻,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苏静一直很疑惑,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童欣乐越是表现的平静,越是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如果童欣乐可以表现得激进点,或许,她还可以见招拆招来着。

    有时候,她太主动,也未见得是一件好事。

    “找我有事?”洗完手的童欣乐,抬起头,透过镜子,给了苏静一个眼神。

    “孩子是正谦的,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孩子还给他?”童欣乐都这样问了,苏静也很直接的步入主题。

    她很清楚,童欣乐的策略,不就是想利用孩子,让邵正谦回头再找她嘛。

    这个时候的苏静都忘记了,当初是童欣乐主动要离婚,邵正谦死活不肯签字,最后没办法,童家用了特殊手段,让他俩离婚了。

    而且,当年离婚的时候,童欣乐是带着孩子离开的,如果她真的要用孩子当筹码,当年就用了,干什么要等到现在?

    “我跟他的孩子,这个问题还轮不到你来过问吧?苏静,你问这个问题,以什么身份呢?邵正谦的妻子吗?如果是,那等你们真的结婚了,成了邵太太后,你再来找我谈吧,现在,咱们俩谈不到一起,因为,你没资格。”

    最后四个字,童欣乐转过身来,看着苏静的那张精心装扮过的脸,一字一字的说的很清楚。

    之前,刚回国的那会儿,她是差点以为苏静跟邵正谦结婚了。

    可是,晓舟间接的让她知道,邵正谦不仅没有跟苏静结婚,甚至,苏静追了邵正谦三年,邵正谦都没松过口。

    这件事,她确实挺意外,奶奶死了,现在邵家最有说话权利的人就是沈燕,苏静有沈燕的力支持,沈燕居然都没有能够劝说邵正谦,让他把苏静给娶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邵正谦对苏静还真的是不喜欢。

    否则,邵正谦不可能不听沈燕的。

    她甚至觉得,不管有没有她的出现,苏静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邵正谦的爱。

    想明白了这点,她莫名的在替邵正谦开心,总觉得邵正谦的眼光还真不错。

    听到童欣乐这样说,苏静倒抽一口气,人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好在有墙壁支撑,她很快直起身子,“童欣乐,你放心,我跟正谦的事情,那是早晚的事情,倒是你跟正谦,你别以为有了孩子,你们就还能复合。我告诉你,这辈子,你们都别想复合。”

    童欣乐心尖一颤,被戳中内心所介意的东西,童欣乐还是觉得有些难受。

    她也很清楚,这辈子,她跟邵正谦之间,大概都不可能了,就算有童彬,他们之间,也是可以看得到结局的。

    所以,这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年,一个人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可她不想让自己的难受让苏静这人瞧见,所以,她哼笑了声,“你觉得我想跟他复合吗?如果我今天需要复合,我当初就不会离那个婚。不过苏静,有句话,想告诉你一声,就算没有我,你也得不到他,你比我先认识他,我跟他结婚又离婚的这几年,你还是没有得到他,你觉得,你这辈子还能有机会?早晚?还要什么早晚,你今年多少岁了?女人这一生,到底有多少时间让你这样蹉跎啊?”

    童欣乐对谁都不会说狠话,但是苏静这人真的是太让人讨厌了,所以,她实在是忍不住,说了一些难听到极点的狠话。

    这是苏静自己找过来的,活该。

    “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苏静备受刺激,大声朝她喊道。

    “哼,你觉得我在操心你?不要太自以为是,我跟你,还不到需要操心的这个份上。”童欣乐说完,再不给苏静说话的机会,就朝洗手间外面走。

    她走出去的时候,脚步一顿,邵正谦就站在外面,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又听到她跟苏静多少谈话内容。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彼此互望了好几秒。

    “我来找苏静的,我妈打我电话找她。”邵正谦开了口。

    “嗯,你们俩聊,我先过去。”童欣乐点头,迈开步子,准备从他身边走过去。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童欣乐内心很忐忑,悬着的一颗心,还没有放下来,她的手臂,还真的如她所担心的那样,让邵正谦给一把抓在他手心里。

    此刻,她手臂冰凉,他的手心滚烫,让他手心这么一包裹,她觉得那热度,直接蔓延到身了。

    “童欣乐,真的不需要复合吗?”邵正谦低声问着。

    童欣乐诧异的抬头看向他,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她忽然发现邵正谦问的好认真。

    可是这个时候,邵正谦怎么会问她这个问题呢?

    “如果我想复合,你会怎么样?”

    就在童欣乐以为自己做梦来的,邵正谦又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童欣乐觉得眼眶很热,那一瞬,她几乎忘掉了她身后站着的苏静,也忘掉了当初誓要跟邵正谦离婚的那个决心。

    其实这三年,她真的不好过。

    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童彬长大了,跟她分房之后,她每天晚上一个人在大床上入睡,就会很想很想他。

    好几次半夜一个人醒过来,她就会回忆他们婚后的那段生活,虽然邵正谦经常晚归,值夜班还不会回来。

    她很少跟邵正谦一起入睡,但是邵正谦回来后,她觉得,她睡的很好,很心安,至少半夜从来都不会惊醒。

    不像她现在,失眠好像成了家常便饭。

    此刻,她身的细胞仿若都在叫嚣着,呐喊着。

    就在她几次欲张嘴,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后面的苏静扛不住了。

    “正谦,阿姨不是找我吗?我们给阿姨回个电话吧。”

    苏静将沈燕给搬出来,适时的将童欣乐的冷静跟理智给拉了回来。

    “你们聊,一会儿见,邵医生。”童欣乐声音清冷的说道,示意邵正谦放手。

    邵正谦放开了她,童欣乐得以从他身边走过去。

    她回到包厢,包厢里,秦远翔跟林逸夫聊的很愉快,关和加入进去,也不显得突兀,什么话题都还能接上。

    童欣乐一坐下来,秦远翔便帮她盛了碗蛤蜊汤,“怎么了?怎么去那么久?”

    “没,肚子有点痛。”童欣乐说道,她刚才在厕所确实拉肚子了。

    大概是吃辣的缘故。

    她平常吃的不多,今天好几样都是辣菜,她没控制住嘴,吃了不少。

    “好点了吗?要是还痛的很,我去帮你买点药?”秦远翔关心十足的说道。

    童欣乐摇头,“不用了,好多了。”

    “那就好,再吃点吧,一会儿等邵医生跟苏医生回来,我们差不多就该回去了,阿姨打电话来找我要人了。”秦远翔半玩笑半认真的说着。

    童欣乐点点头,她知道秦远翔说的是她母亲,杨瑞婷。

    她也没问,怎么没打电话给她。

    关和脸蛋红透,没喝酒却像是醉了般的眯眼看着秦远翔跟童欣乐之间的互动,他这颗心也真的是替邵正谦给操碎了心啊。

    他得提醒提醒邵正谦,还想要老婆,就要付诸行动了,而不是眼巴巴的这么看着。

    关和不知道的是,邵正谦本来就在付诸行动。

    包厢外。

    苏静当着邵正谦的面给沈燕回了一个电话,沈燕问她,“静静,今天晚上还回来吗?”

    苏静当着邵正谦的面不好说不回,只得硬着头皮道,“嗯,要回的,我在滨河苑这边吃饭,我一会儿给您带一份蒜蓉虾给您做宵夜,您不是最爱吃了吗?”

    沈燕很高兴,“好啊,我等你回来,让正谦一起回来。”

    “这个你还是跟他说吧。”苏静可不敢要求邵正谦。

    “我跟他说了,他答应了,你俩一会儿一起回来,也买点你俩爱吃的宵夜一起带回来。”沈燕在电话那边开心的说着。

    苏静也开心了,“好,一会儿见,阿姨。”

    苏静挂了电话,看着邵正谦,“阿姨说你答应她一会儿回去。”

    “嗯。”邵正谦应着。

    苏静嘴角慢慢咧开,心中在盘算着,一会儿要在这边带点邵正谦爱吃的小龙虾回去,眼下虽然还没到放开吃小龙虾的时候,但是还是有人卖的。

    “那我去找老板买一份蒜蓉虾,再让他煮一锅小龙虾带回去吃,好不好?”邵正谦确认了,苏静更开心了。

    “不用,我不在那边过夜。”邵正谦拒绝了,准确的说,只要苏静在那儿,哪怕时间再晚,他也会回到一个没有她在的地方睡觉。

    苏静:“……”

    “彬彬的事情,你不要管,要不要让彬彬回来,那是我跟童欣乐需要商量的事情,不是你能跟她商量的,记住了吗?”

    “可他是邵家的孩子,他就必须要回邵家来,阿姨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苏静据理力争,她其实就是不想邵正谦总用孩子的借口,去靠近童欣乐。

    她害怕。

    “必须?他虽然是孩子,但是他是一个人,他想不想回,要不要回,他自己也有选择的权利,何况,他要不要回邵家,那也是我们邵家的事情,你管不起。”

    说完,邵正谦转身走了。

    苏静整个人压抑的快发疯了,邵正谦这话,明显在说她是一个外人。

    三年了,邵正谦对她就是这么的不冷不热。

    果然,她苏静现在在他眼里,老早就不够瞧了。

    这人还真的是现实,以前,他们苏家风光的时候,邵正谦以及沈燕他们就跟个哈巴狗似的,现在,她反倒成了摇尾乞怜的那个人了。

    不,邵正谦,她不会这样了,她必须得主动出击,她必须给沈燕施加压力了。

    一个有良知的人,是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

    人情债是这辈子最难还的债务,他们邵家欠了他们苏家的,那么这辈子,都会欠着,就算邵正谦不这么认为,但是她可以提醒沈燕。

    她相信,沈燕当初以死相逼,不让邵正谦去找童欣乐,邵正谦都顺从了,那么现在,再来一次以死相逼,邵正谦真的还是可以这么坚定的不娶她吗?

    童欣乐不是说了嘛,只要她当上了邵太太,就可以有资格跟她谈孩子的抚养权,这辈子,她最恨的人就是童欣乐,不是之一,所以,她要看到童欣乐母子分离。

    她一定要做到。

    之前,不逼沈燕,不逼邵正谦,是希望邵正谦对她可以稍微心甘情愿一点,但是现在,她对邵正谦的耐心已经用尽了。

    邵正谦可以对她说出这番话,足以表明,他对她的耐心早就没了,也真的是厌恶她了。

    既然如此,她何必要处处顺着他呢?

    她真的就那么犯贱吗?

    苏静想这些的时候,眼底深处,蓦地发狠起来。

    好半晌,她调整好情绪,重新转身去洗了个手,照了照镜子,拨弄一下头发,然后望着镜中的自己,自嘲的冷哼。

    她告诉自己,她真的不想对邵正谦这样,但是,她之所以不得已要这样,都是让他跟童欣乐逼的。

    她再不出手,她想,她就该要疯了。

    苏静又耽搁了一会儿才回到包厢,秦远翔跟童欣乐真的等的快要不耐烦了,可秦远翔因为良好的出身跟家教,让他没有提前离开。

    等苏静进来后,秦远翔就打算带童欣乐先走,结果,林逸夫让大家一起,“我们都吃好了,苏医生还吃吗?不吃,我们一起走吧?”

    “嗯,你们先走吧,我跟邵医生还要帮邵医生的妈妈带点宵夜回去。”苏静先是笑眯眯的对林逸夫说道,然后回头找邵正谦确认,“是吧,正谦?”

    邵正谦的眼眸狠狠的一阵收缩,他还没有应,童欣乐就先开口,她开口的对象自然是秦远翔,“秦总,我们先走吧。”

    童欣乐俯身拿了放在旁边的包,朝林逸夫点个头,“林总,我们先走一步了。”

    秦远翔也跟在场的人一一打了招呼。

    然后,邵正谦就跟关和一起,目送着童欣乐跟秦远翔一起离开。

    林逸夫问着关和,“那关医生要跟我回医院吗?”

    “要啊。”关和赶紧应道,他转身问着邵正谦,“正谦,你今晚要回家啊?”

    刚才的情形,讲真,他都替邵正谦着急。

    他跟苏静本来就没什么,他从来都没有澄清过,这关系,让他们医院的人误会就是了,但是,在童欣乐面前,他也就这么放任她误会吗?

    可正如那句话所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邵正谦没有反驳苏静的话,对关和说道,“嗯,你跟林总先回医院吧,我妈想吃点蒜蓉虾,我给她买点回去。”

    “呵,是吗?你这两天倒是把孝子当的挺好的。”关和真的是让邵正谦给气笑了。

    之前才特地去过沈燕那边,给她送什么血压监测仪啥的,这才过了几天,又要给沈燕送宵夜了。

    这沈燕能有邵正谦这样的儿子,真的是她福气,但是他就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当妈像沈燕这样当妈的,居然逼着儿子去接受一个她儿子压根就不喜欢的女人。

    甚至还不惜以死相逼来着。

    反正,他真的是对沈燕喜欢不起来。

    他跟苏静之间倒是没有仇怨,工作上,苏静其实还是很认真努力的,他也不反对苏静追邵正谦,毕竟,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人。

    但是,沈燕那样做,他就有些瞧不上了。

    “少说两句。”邵正谦淡淡的说着。

    关和嘁了一声,然后跟林逸夫走了。

    林逸夫看得有些懵懵的,不知道他们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但是他也不是多话的人,关和让走,他就跟着走了。

    邵正谦此刻心情虽然还是挺郁闷的,但是要好多了。

    只因为,童欣乐刚才对秦远翔的称呼,一声秦总,已经表明了他么俩之间确实没有过于亲密的关系。

    再加上,他相信童彬,哪怕因为秦远翔的射击打的不错,让童彬对他有了崇拜之情,他也相信,童彬喜欢他要比秦远翔多。

    对他来说,不是他不想澄清跟苏静之间的关系,在医院里,他不去澄清,是觉得没有必要,一旦特地澄清,好像两人真有什么关系似的。

    最重要的是,那些人误会还是不误会,他压根就不在乎,只要童欣乐不误会就行,如果童欣乐误会了,他会开口解释。

    他了解童欣乐。

    他相信,她可以判断出来,哪怕之前,她确实有过误会。

    苏静只觉得关和有些多管闲事。

    在他们都走后,邵正谦直接就走出了包厢,而她,紧紧跟上去。

    两人买了蒜蓉虾,还买了一些沈燕比较爱吃的小吃,然后两人打车回邵家的别墅。

    邵奶奶走后,邵正谦劝过沈燕搬家,但是沈燕不肯,说邵天在这里,邵奶奶也在这里,她以后死也要死在邵家的老宅里。

    沈燕对奶奶存有这份心,邵正谦也就不多加劝阻了,反正除了星河湾,他名字的那些房子,他都装修好了,沈燕想去哪住两天都可以的。

    一路上,邵正谦跟苏静都没有交流。

    邵家别墅距离城中心不远,下车的时候,邵正谦对的士师傅说道,“师傅,等我十分钟,可以吗?我还要回去的。”

    “好的,先生。”的士师傅应着。

    苏静整个人都傻眼了,见邵正谦下车就往里屋走,她赶紧追上去,“正谦,你今晚又不用值夜班,就不能留下来过夜吗?”

    邵正谦看了苏静一眼,他曾经跟她说的话,她到底是听不明白,还是故意装不明白。

    很显然,答案是后者。

    既然是跟他装糊涂,邵正谦都懒得搭理,直接进屋去了。

    苏静:“……”

    苏静咬牙,暗自跺脚,随后跟了进去。

    沈燕在屋里等他们好一会儿了,两人都进屋来了,她都不知道两人回来了,主要是他们俩都没有开车,她也没听到熟悉的汽笛声。

    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屋,沈燕站起来,“都到了?我都没听到你们开车进来的声音啊。”

    “妈,我们没开车,打车回来的,今天跟一个病人的家属在外面吃饭。”邵正谦解释道。

    “哦,这样啊,那快进来吧,今天晚上就不走了吧?我把你的房间都收拾出来了。”沈燕对邵正谦说道。

    他们母子间,这些年,因为一些事,一些人,弄得母子关系有些僵。

    冷静下来,她也知道自己做的有点过了。

    好多时候,她一个人在家,苏静要下班了才能过来陪她,她人际交往的能力有限,不像她的婆婆,人老了,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也结交了很多是志同道合的老人们,可以一起散步,一起聊天,日子倒也不会太无聊。

    她没有这种能力,出去的时候,人家主动招呼她,她也没有太大的兴致,大多数的时候就闷在家里面。

    她也不知道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她这个人就有点爱钻牛角尖。

    婆婆死前,告诉过她,让她好好珍惜邵正谦,说邵正谦这辈子肯定会好好的孝顺她的,她不钻牛角尖的时候,也会认为邵正谦是这世界上最好,最孝顺的儿子,可她一旦钻入牛角尖,她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就觉得邵正谦哪儿哪儿都不好,也不顺心了。

    所以,她现在真的想要对邵正谦好点,再好点。

    她想,早点跟邵正谦修复好母子关系,这样,苏静也不用等得那么辛苦了,好在,苏静真的是宽宏大量,知书达理的。

    “不了,妈。我一会儿回去还有点事,我就是过来看看你,顺便有点事想跟你说。”邵正谦将手上的宵夜放下,那口袋里面的蒜蓉虾,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味。

    “都九点了,还有啥事啊?静静说今天你不用值夜班,昨天不是帮你同事值夜班了么?”沈燕柔声的说道。

    邵正谦看了一眼随后进来的苏静,她对他的事情,倒是知晓的很清楚。

    苏静低着头,那一刻,她其实是忐忑的,主要是邵正谦刚才说要跟苏静说事儿,她不确定,邵正谦要跟苏静说什么事儿,总不至于是要说他跟童欣乐有孩子的那件事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苏静不自觉的把手给揪紧了。

    她这边才想明白,要给沈燕施加点压力,邵正谦那边要是提前说了孩子这件事,那么,她再给沈燕压力,会有什么结果?

    “是吗?那苏静告诉你,童欣乐回来了吗?”邵正谦冷斥了一声,然后问着沈燕。

    沈燕:“……”

    沈燕沉默着,他们母子之间,大概从童欣乐主动留下离婚协议然后就消失不见后开始,他们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再讨论过童欣乐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说,当时她那样做,也就是逼邵正谦跟童欣乐离婚,后来,不管他们谁主动提的离婚都好,只要他俩离婚的这个结果出现了就好。

    尔后,邵正谦的疯狂行为,让她真的是又气又急,她没想到,在邵正谦的心里,童欣乐已经占据那么重要的位置了。

    说是独一无二,都不过分。

    她那个时候,确实是气极了,说了很多口不择言的话,现在想来,邵正谦都没跟她计较,这些年来,对她仍然是好得不得了。

    所有知道他们家情况的人,都羡慕她有邵正谦这么一个又能干,又孝顺的儿子。

    沈燕看了苏静一眼,即便苏静没有告诉她,她也不怪她的。

    “没有。”沈燕摇头,“她回来了?是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她回来求我,救她爷爷的。”邵正谦淡然的说着,好像这件事,他这么一说,还真的是童欣乐自己在求他,而不是他耍了手段,让童欣乐回来求他一样。

    “这样啊。”对童家的事情,她表现的兴趣缺缺。

    虽然在邵正谦跟童欣乐结婚的那几年,童家这个亲家,对他们家好的真是没话说。

    但是因为童欣乐那个小舅舅,她便连着讨厌了好多人,包括他们童家一大家子也受到了牵连。

    所以,她甚至都不关心童鸿理到底得了什么病。

    邵正谦似乎料到沈燕对这件事,会是这个反应,所以童鸿理的病,他提都没有在沈燕面前提过。

    “妈,我今天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当初,童欣乐跟我……”

    “正谦,你不是让司机等你十分钟吗?已经到了。”苏静突然开口提醒着邵正谦,她不想邵正谦把这件事就这样告诉给沈燕。

    她几乎就能立即想到,邵正谦大概是不想让她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呵,邵正谦现在为了童欣乐,已经防她防到这个地步了么?

    “你不是想我留下来过夜么?”邵正谦反问着,语气不善。

    苏静脸色苍白,沈燕倒抽一口气。

    她就是不太受得了邵正谦用这种态度对苏静。

    当初,留下苏静,邵正谦说是他给钱,应聘苏静过来给她做伴,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把苏静当成来他们邵家打工的人。

    甚至对邵正谦这种说法,极为不满。

    不过,邵正谦给了钱,她让苏静拿着,并且笑着安慰苏静,让她早点习惯用邵正谦的钱,等他们结婚了,邵正谦的钱都是她的。

    苏静听了很高兴,而她跟苏静两人这些年的相处,越发的处出了感情,在苏静的眼里,或许,她是她未来的婆婆,但是在她眼里,苏静就是她的女儿。

    她疼苏静的那颗心,不比对邵正谦的感情,甚至,她还更偏心苏静一点儿。

    “正谦,静静她……”

    “妈,当初坚持让我们离婚,是因为你觉得童欣乐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所以让我离婚,重新找个可以为我们邵家延续香火的女人,我还记得,你说过,如果童欣乐怀孕了,你就会认下这个儿媳妇儿,是不是?”

    沈燕:“……”

    沈燕懵懵的,她不太明白,今天邵正谦回来跟她讨论过去的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而且还不避忌苏静。

    “正谦,你——”

    “我以为苏静对你不会有任何的隐瞒,现在看来,你不仅不知道童欣乐回来了,你还不知道,她还带了我跟她的儿子回来。”邵正谦嘴角轻轻撇了撇。

    “什么?!”沈燕震惊至极。

    她当时是说过这句话,但是那个时候,她之所以敢撂下这句话,是因为她认定童欣乐在知道那些事后,是绝对不会跟邵正谦生孩子的。

    但是,她显然是预估错误。

    苏静曾经告诉过她,童欣乐这个人太不按常理出牌,而她结果还是用了常理来想这个丫头,她真的是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童欣乐竟然还是给邵正谦生下了孩子。

    童欣乐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就在沈燕弄不明白童欣乐的时候,邵正谦又说话了,他只是表明了他自己的态度而已。

    他说,“妈,我今天过来就是跟你打声招呼的,童欣乐这个儿媳妇儿,不管你说话算不算话,认不认她,我都要追她回来。我先走了,妈,吃完了宵夜,早点休息。”

    “……”

    ------题外话------

    回到从前的习惯,格子已经适应了,亲们,还习惯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