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手术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025

人气小说:圣魔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真武世界劫天运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都市天龙至尊

    转眼,一天就过去了。

    童鸿理预约好的手术日子到了。

    这些天,对童家人来说,过的那叫一个缓慢又煎熬。

    这天早上,童欣乐七点半就到医院了,守在童鸿理的病床前面,昨晚十点开始,童鸿理就被要求禁食了。

    童欣乐也没吃早餐,主要是着急忧心,弄得胃口都没了。

    她昨晚想留下来守夜,童鸿理不让,她只好一大早醒过来就跑来了,童彬,她也拜托给父母了。

    看着童欣乐这么早就来这里陪他了,童鸿理笑道,“干什么早早的就来了?今天小彬彬该去上学的吧?你都不送他去了幼儿园再来?”

    “没关系,我送他去幼儿园的时间一直都不多,他也不介意的,爷爷,我就想早点来守着你,你悄悄的告诉我,您会不会害怕啊?”童欣乐故意这么调皮的问着,就是觉得童鸿理应该会紧张,而她就是想帮童鸿理缓解下他的紧张。

    童鸿理没好气的笑了,“你这丫头,你奶奶去世的早,爷爷独自在这世上活了这么多年,也差不多了,你说,爷爷会不会害怕?”

    童鸿理这是在间接的告诉她,他老早就活够了,他这是既不怕痛,也不怕死。

    童欣乐:“……”

    童欣乐一时哑口无言,小时候,她有记忆开始,就不记得奶奶的一切,后来,她才知道,她还没有出生,奶奶就没了。

    所以,她压根就没见过奶奶。

    爷爷很伤心,但是他理智的没有抛下身边的人,跟随奶奶而去,可是她一直都知道,爷爷对奶奶的思念。

    她虽然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奶奶,可是听爷爷描述奶奶的时候,加上家里留着的奶奶的照片,以及她那两个姑姑的闭月羞花的容貌,还有爷爷说她两个姑姑那样的容貌都不及奶奶的五分之一,至此,她知道,她奶奶是一个怎样的大美人。

    而且,还是一个极具古典韵味的大美人。

    难怪,爷爷有过奶奶这样的女人当妻子,就再也接受不了别人了。

    “爷爷,您难道就不可以表现出一点儿害怕来,让我安慰安慰您啊?”童欣乐扁嘴,有些小小的不高兴了。

    “呃……好好好,爷爷好害怕,我的小乐乐,快来安慰我。”童鸿理瞬间很配合的跟着童欣乐搭戏。

    “爷爷,您演得也太假了。”童欣乐小小声的抱怨着,嘴角也忍不住含着笑意。

    童鸿理无奈的笑道,他知道他的乐乐在担心什么,所以今天的表现才会这么的不正常。

    他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他活了一辈子了,他这个年龄,也算是高寿了,就算死,也是喜丧,死得其所。

    可他也明白,就算是如此,也会让他的家人担心难过好一阵子。

    他不想在这场手术中死去,因为他不想他的乐乐因为这件事,怪罪邵正谦。

    邵正谦那孩子,他其实还挺喜欢的,加上他的宝贝乐乐喜欢,邵正谦在他心里的分数就更高了。

    如果乐乐当初是因为不爱邵正谦而离开他的话,那么现在,就算邵正谦回头,他也不会答应,但是,他的乐乐分明还放不下那个男人,那么,有情人就该有个好结局,毕竟,人这一辈子,真的是太短暂太短暂了。

    他还记得他老伴常说的那句话,两个人,家世背景只是一个附加分数,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关键是看两个人之间有没有感情。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所以,人与人的结合,首要条件必然是感情,其他都是附加。

    别人家是怎样的,她不管,反正他们家的五个孩子,都是要以感情为基础的,门当户对,不是他们童家挑选伴侣的首要条件。

    儿女辈是如此,孙子,孙女辈自然也不会另眼相待。

    “乐乐,咱们要相信正谦,同时也别给正谦太大的压力,让这一切都顺其自然,知道吗?另外,爷爷也会很勇敢,在手术中力配合正谦,爷爷还等着,你们一家三口团聚的那一天呢。”童鸿理拉了拉童欣乐的手,很明确的给她指出了方向。

    也表明了他自己的态度,他是希望童欣乐再给邵正谦一次机会的。

    童欣乐听懂了,却把头给低下去,“爷爷,抱歉,我没想过跟他复合。”

    她不想谈这件事,场合不对,时机也不对,但是童鸿理既然提到了,她也必须得表个态。

    她不想童鸿理抱着这样的希望。

    因为她压根就没有想过复合这件事,在她的意识里,她认为,这辈子,她跟邵正谦都不可能复合了,如果说为了童彬勉强走在一起的话,那么,不是他们俩的痛苦,而是他们三的痛苦。

    “这件事,现在别先下定论,等手术过后,找个时间,两个人坐下来慢慢谈,总之,爷爷还有一句话要交代你,不管今天手术的结果是什么,都要相信,那是天意,不要把个人情绪牵扯进来,知道吗?”童鸿理说道。

    童欣乐:“……”

    童欣乐点点头,她真没有想到,童鸿理已经什么都考虑的很清楚了。

    其实理智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要相信邵正谦,当然,也得做好发生任何意外的心理准备。

    可偏偏人是情绪化的动物,有理智的时候,也有冲动的时候。

    邵正谦的口碑很响,名气也很大,技术也过硬,以她对邵正谦的了解,她应该完相信他的能力,今天的手术一定会成功。

    但是大概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在接受手术,童鸿理又是她很在意的一个亲人,所以,童欣乐担心的一整晚都失眠了。

    昨晚,她几乎没怎么睡,半梦半醒之间,就这么折腾了一个晚上。

    天蒙蒙亮,她就醒过来了,三天前,童鸿理刚住院进来的时候,她还不会如此紧张,但是到了手术这天,她却紧张到不行。

    心焦,人也焦。

    就在这时,邵正谦跟陈晓舟推开了童鸿理病房的门。

    进来的第一眼,邵正谦就看到了童欣乐坐在童鸿理的床边,祖孙俩,手拉手的好像在打气似的。

    他倒是没想到,这么早的时间里就能看到她。

    他以为,她会提前把童彬送到幼儿园,然后提前来医院。

    然而,童欣乐却是到达童鸿理身边的第一个童家人。

    “家属来了也好,手术注意事项,昨天已经签过字了,今天这个是复核的单子,童小姐,麻烦你看一下。”邵正谦将手中的手术注意事项的复核单子交给童欣乐。

    童欣乐接过来,并同时说了声谢谢。

    “童小姐,正谦,你们俩需要这么客气?”童鸿理直接问着。

    童欣乐脸蛋有些微红,那些复核的项目,她也没仔细看,纯粹就是相信邵正谦,所以,她直接问着陈晓舟,“晓舟,在哪儿签字?”

    “这么快就看完了?”邵正谦抢着反问。

    他站在她的前面,陈晓舟站在他的后面,这童欣乐不问他,却问陈晓舟,如此的舍近求远,当真就这么不想跟他说话吗?

    “童小姐,还是看仔细点,免得……”

    “我相信你,所以不用看了。”童欣乐突然仰起头,对邵正谦说道。

    “……那就签在这儿。”邵正谦低下头,伸出手,就在童欣乐的手上,将复核的单子翻到了第三页的下面,然后在家属签字的那栏,指了下。

    低着头的邵正谦,唇角微扬,心情非常的愉悦。

    只因为童欣乐的那句相信。

    等童欣乐签完字,直接把资料还给他的时候,邵正谦握着资料但是没抽走,“我那天说的,如果手术没有成功,我以命相还,不是气话。”

    童欣乐:“……”

    童欣乐诧异的看了看他,这个世界上,牛人很多,但是医学界的牛医生,她就没有见过这么牛的。

    就算百分百可以成功的手术,医院跟医生跟病人家属承诺的时候,也会扣掉20%,告诉他们只有八成的成功率。

    那些成功率更低的手术,医生跟医院给的单子,更是将成功率再减掉一半都有。

    让家属签的那些单子也是坑人的,反正就是,如果一旦手术出现了意外,或者什么医疗事故,让家属签署的这些单子,大多可以帮助医院逃避责任。

    这也是当今医患关系如此紧张,家属动不动就暴躁的原因,因为他们不懂,他们然相信医院跟医生,医院跟医生让签什么,家属都会签,救人心切。

    没有出事还好,出了事才知道,签了那些单子,到底有多坑。

    出了事,什么都不懂的他们,连个维权,讲道理的地方都没有,耍横都不一定能够讨要到一个说法,要是不耍横,别人正眼都不会瞧你一下的,直接把人给轰走。

    这种事,自然不会发生在他们童家人的身上,因为懂医疗界规则的人,他们童家大有人在,不是门外汉。

    真要出事,维权有的是绿色通道。

    只是,童欣乐没有想到,邵正谦竟然会给她这样一个承诺。

    她还为了那天她所说的那些话,真心实意的跟他道歉。

    可是现在,他告诉她,那些话不是气话。

    不是气话,那么,就是认真的话咯。

    邵正谦,还真不是一般的自信。

    “嗯。”童欣乐轻轻的应了声。

    邵正谦扯了扯嘴,回头对童鸿理说道,“爷爷,我去做术前准备了,一会儿,咱们手术室见?”

    “嗯,好。”童鸿理点头。

    邵正谦看了童欣乐一眼,转过身走了两步,然后又想到什么,“童欣乐,手术大概要十二小时左右,你想不想进手术室,给我喂吃喂喝,顺便擦点汗啥的?”

    童欣乐抬头看他,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耍嘴皮子了。

    自打他当上外科医生一来,她就从来没有跟他进过手术室,手术室那地方,是可以随便进入的吗?

    再说了,手术室又不是实验室,他给人的身体开刀啊,又不是在实验室给小白鼠开刀,他怎么就能这么笃定,她有那么强大的心理接受能力?

    去看人的身体,被手术刀给割开?

    她不敢看,她不想晚上做噩梦。

    况且是看她爷爷做手术,她没那个胆子,她怕她在手术室里的心智不够强大,然后影响他们的操作。

    她还记得看那些医生的电视剧,手术室里面的操作都是争分夺秒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除了生孩子,她记得她做剖腹产手术的时候,那些给她肚皮开刀的医生,还能谈笑风生,甚至,还会考虑晚上吃什么,周末去哪儿买海鲜啥的。

    反正她很佩服,她想,当时她就算因为打了麻醉剂,不会感到疼痛,可是肚皮被划开的那一刻,难道就不会血流如注么?

    如果会血流如注,那么那些医生是怎么做到如此淡定的在一边手术,一边聊吃的?

    童欣乐表示她真的很好奇,却又不很佩服那些医生的淡定。

    “我不去。”童欣乐直接拒绝了。

    邵正谦哼笑,“那就麻烦你去买点吃的,一会儿交给晓舟。”

    童欣乐:“……”

    邵正谦压根就不等她回应,就直接走人了。

    似乎笃定了她会去给他买吃的一样。

    陈晓舟这边,在邵正谦走后,拿了棉签,在童鸿理的干裂的嘴唇上蘸着,让他不会觉得那么口渴。

    然后,陈晓舟紧跟着就帮童鸿理测血压那些,做着术前检查,一边做着记录,一边对童鸿理说,“童爷爷,稍后还会测,您整个人需要配合的就是尽量放松就好,没事的哈,一会儿就当自己睡了个长觉就好了。”

    “嗯,知道,我不紧张。”童鸿理笑眯眯的说着。

    陈晓舟做完检查后,抬头看到童欣乐还站在房间里呢,“童小姐,麻烦你了,师父有胃病,会习惯性的胃痛,只要饿一点儿,没及时吃东西,又没吃药的话,就会痛。所以,还是请你跑一趟吧,谢谢了。”

    童欣乐:“……”

    所以,那天,邵正谦让她当代驾司机的那天,陈晓舟追出来,递给邵正谦几粒药,还要求他立马吃,其实是治疗胃痛的药么?

    邵正谦什么时候有这毛病了?

    她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

    “快去吧,乐乐,这胃痛,可大可小的。”童鸿理也说道。

    童欣乐哦了一声,拿着自己的包包,走了。

    楼下有家便利店,童欣乐想过的,邵正谦做手术,自然不可能带味道大的进去吃,所以盒饭啥的,还是别想了。

    就买点牛奶,饼干,面包这些垫垫肚子就好了。

    想着牛奶喝多了,容易尿急,也会影响手术的进展,所以,童欣乐就要了一杯牛奶,然后挑选了一些软面包。

    陈晓舟说邵正谦胃痛,那些太硬的不适合他。

    然后同样的东西,她多要了一份,两份东西,一份给邵正谦,一份给陈晓舟。

    她自己早餐都没吃,她买东西的时候也没想起来,好像都感觉不到饿似的。

    在医院正门口,就见到刚下车的秦远翔,他今天让司机开车送他来的。

    他提了很多营养品,从外包装的盒子上看,就知道很精致,也很奢侈的营养品。

    只是,邵正谦对童鸿理的饮食有控制,估计秦远翔送来的这些,她爷爷都暂时享用不了。

    “乐乐,来这么早?”秦远翔叫她。

    “我是我爷爷最亲的人,来得早说的过去,但是秦总,你来看病人,是不是太早了?我以为,得等手术结束后你再来会比较合适。”童欣乐说的都是心里想的实诚的话。

    “不欢迎我啊?”秦远翔笑眯眯的扭曲着童欣乐的意思。

    “欢迎,只是,你秦总分分钟创造的价值,我们童家耽搁不起啊。”童欣乐笑。

    秦远翔伸手,故意使坏,将童欣乐梳理的好好的精致的蘑菇头给揉乱了,不等童欣乐抱怨出声,秦远翔就开口了,“三年都是这蘑菇头,太单调了,还是把头发蓄起来吧,我觉得,你更适合长发飘逸的样子。”

    “你又没看过我留长发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就适合呢?”童欣乐扁嘴。

    她怨怼秦远翔的时候,又想起邵正谦提的让她蓄发的要求,那个时候,她心砰砰直跳。

    秦远翔让她蓄发,她没有这感觉,也不会想到网络上流行的那句话。

    她甚至还能理智的反问他。

    “阿姨把你三年前长发飘逸的照片发给我看了,我以为你这样就已经美成仙了,没想到,长发飘逸的你,比仙还美。”秦远翔说着美丽动听的话。

    被秦远翔这么一本正经的夸奖,童欣乐真的很害羞。

    那种害羞跟面对邵正谦时的羞是不一样的。

    被秦远翔这样夸奖的时候,她只是觉得自己远没有他所说的那么好,而面对邵正谦的时候,他就一个深情款款的眼神,都能让她升出独属于女人在面对心上人时的那种娇羞。

    她知道,这辈子要等到彻底放下邵正谦的那天,需要努力很长的时间。

    两人上楼的时候,童鸿理已经躺在手术移动车上,陈晓舟指挥着那些护工小心翼翼的将童鸿理从病房里推了过去。

    看到此情形,童欣乐跑步过去,秦远翔跟在她后面,童欣乐的大姑童汐颜看到他俩,“乐乐,就听你爷爷说,你早来了,原来是下楼去接远翔了啊?”

    “我没有,就是在楼下买东西回来在门口碰到的而已。”童欣乐开口解释。

    陈晓舟之前就误会了她跟秦远翔的关系,陈晓舟是邵正谦的徒弟,所以,童欣乐下意识就开口解释。

    她虽然不会特地跟陈晓舟解释什么,但是她也不想陈晓舟误会加深。

    何况,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她不下去帮邵正谦师徒俩买吃的,也就不会碰到秦远翔,就不会让她大姑以为,她下楼是去接秦远翔的。

    秦远翔瞅了童欣乐一眼,倒是没想到,她会如此一本正经的解释下。

    “晓舟,这是给你们买的软面包,辛苦你们了。”童欣乐走到陈晓舟面前,将手上提溜的两个口袋递了过去。

    “谢谢童小姐。”陈晓舟取下口罩,接过东西,然后又把口罩给戴上。

    然后一行人,就跟着移动车床,一起坐电梯上到手术室那层。

    童汐颜跟童汐诺两个女儿走在车床的两侧,拉着童鸿理的手,内心也是惶恐不安的,就是一场小手术都让她们担心得不得了,更别说是今天这样的大手术了。

    女人的心大多比男人的心要软很多,童汐颜跟童汐诺姐妹俩眼眶都是红的。

    童欣乐的二叔童启文跟三叔童启明两人就要镇定多了,他们走在后面,与邵正谦的副手在进行关于手术的交流。

    手术室在十四楼,从九楼上去,也不远。

    很快就到了,那扇手术室的大门,就这样,将病人跟家属就这么隔开。

    童启发跟杨瑞婷因为要送童彬先去幼儿园,所以,他们赶到的时候,童鸿理已经进去了。

    童鸿理早就发过话了,他们童家太多人了,不过是一场手术而已,所以,除了他最疼爱的童欣乐,其他年轻人一律不许来,就他的五个子女到场就好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一场手术,就影响太多人的生活作息,如果一场手术,都要让人停止工作来守着,陪着,那他要死了呢?

    难道这日子就不过了?

    “乐乐,你爷爷都进去了?”童启发明知故问道。

    “嗯,爷爷很有信心,放心吧,手术的成功,也跟患者有没有自信有很大的关系。”童欣乐点点头,在对她爸说这些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她自己打气。

    十二个小时的手术,那真的是一段非常漫长又煎熬的过程。

    八点五十,换好装的邵正谦从另一边走出来,直接朝手术室那边走。

    看到童家人都把手术室外的休息椅都坐满了。

    他叹息一声,还是朝大家走了过来,“其实不用所有的人都杵在这里,手术准时九点举行,晚上八点半再过来就行。”

    “嗯,我们知道,先让我们守在这里下吧,我们不会影响你们操作的。”童欣乐应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邵正谦解释。

    “我知道,我们就是想在最近的距离陪着我们最重要的人,邵医生,你能明白吗?虽然我们知道,我们见不到,这样在外面守着也没什么帮助,但是我们在这里才会安心,今天这十二个小时,除了这儿,哪儿都不能让我们安心。”

    童欣乐说的时候,邵正谦就一直看着她。

    两人看着彼此的眼神,让秦远翔注意到了,那一刻,他好像看出来了些什么,只是,他微微蹙了眉头,又慢慢的否认自己的这个猜测。

    邵正谦没再劝了,停了几秒,他说,“童欣乐,等我出来。”

    说完,他转身进了手术室大门。

    他还要做消毒准备,要争分夺秒,尽量让手术提前结束。

    邵正谦这么的告诫自己。

    就在邵正谦说完那话后,童家人都不太意外,唯一意外至极的人,是秦远翔。

    可是邵正谦进去后,童欣乐整个人忽然陷入了自己沉思中,她缓缓的走到窗边,站在窗口,侧身看着窗外的一切。

    秦远翔想走过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从童欣乐周身散发的气息里感觉到,她此刻需要独处一会儿。

    他不认为,她想独处这么一会儿,是因为童鸿理,他更怀疑,是因为那个叫邵正谦的医生,才让童欣乐有了这样看似低落实际又不会太低落的惆怅情绪。

    早上九点。

    手术室门口的红灯蓦地亮起,童家人不约而同的手都握紧,他们知道,这是手术开始了。

    接下来的十二小时,将是他们童家人最难熬的时间。

    童欣乐更难熬,虽然童鸿理劝过她,不管手术的结果是什么,都让她以平常心来面对。

    但是,纵然她已知晓邵正谦有多能干,有多天才,但是再能干的天才也抵挡不了意外状况的发生啊。

    她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可是她却非常的紧张又忐忑,好怕会出现什么连邵正谦都控制不了的意外。

    到那个时候,邵正谦真的会以命抵命吗?

    不——

    就算手术真的失败了,她也很清楚,她百分之两百,不愿意让邵正谦那么做。

    秦远翔也没说话,他就这么感受着在场所有的童家人紧绷的情绪,童欣乐的情绪最紧绷了,他现在是这群人里面,最淡定,也是最放松的那个。

    这与置身事外没关系,他知道童鸿理对童欣乐意味着什么,如果童鸿理要是没了,他绝对相信,以童欣乐如此丰沛的情感,哭死都会。

    所以,他跟他们一样,无比期待这次手术,一切顺利。

    可他实在不忍心见童欣乐在这儿一直这么纠结。

    他迈步朝她走了过去。

    “乐乐,大家伙儿都守在这里,要不,你跟我一起去买点吃的喝得,拿上来,让大家解渴解饿,你说呢?”秦远翔走到童欣乐不远的地方停下来,问着。

    童欣乐抬头看他,又扭头看了下她父母,还有几个姑姑跟叔叔,朝秦远翔点点头。

    十二个小时,确实像邵正谦说的那样,他们都留在这里,其实真没什么用的。

    童欣乐走过去,先跟父母打声招呼,童启发问着自己的弟弟妹妹,要不要去哪儿休息下,几个人都摇头拒绝了。

    “还是不了,十二个小时而已,我们都守在这里,万一医院的血库不够,我们都是可以用的活体血库,谁合适谁上。”童启文说道。

    童启发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虽然他们这一代都进入到中年状态了,但是给自己的老爹献血,输血,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随时需要,随时取。

    就怕万一医院的血库不够呢。

    甚至他们还给自己的孩子打了招呼,手机要随时能够打的通,找得到人,医院有任何需要,火速前来。

    反正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他们童家之所以如此兴旺,也是父辈开始,兄弟姐妹就很和睦。

    一个和睦的家庭,就会越来越兴旺,盛大。

    “那你们买点东西上来备着吧,里面的医生护士也要奋战12小时,他们轮休的时候,还可以来拿点东西进去吃。”童启发说道。

    “好的,童叔,那我们就看着买,等我们下,很快就回来。”秦远翔替童欣乐回复。

    童启发点点头。

    那一刻,他也没有多想眼前的这两个人。

    从十四楼下去的时候,电梯在十三楼停了下,关和走进来,看到里面的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身高差又很萌,俨然一对璧人。

    他作为男人,都能够敏感的感觉到秦远翔对童欣乐不一样的心思。

    他就没想明白,邵正谦难道就不着急么?

    还有童欣乐,难道没感觉到秦远翔那颗躁动的心,还是说,童欣乐真的想彻底远离邵正谦了?

    “关医生。”秦远翔跟童欣乐主动朝他打招呼。

    “嗯,秦先生。”关和对秦远翔保持着生疏客气的态度,看童欣乐的时候,就一副很熟的样子,“童欣乐,楼上的手术开始了,是吗?”

    “嗯。九点就开始了。”眼下,都九点半了。

    “那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你不在手术室外面守着。”关和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我们去买点吃的跟喝得上去,要守的。”童欣乐点头。

    “买吃的啊?给正谦的?那你买的,还不如回家熬点粥备着,他那个胃啊,让他这几年蹂躏的不像话,我告诉你啊,你以后得好好帮他调理下这胃,他那个胃,虽然没什么大事,不至于到胃癌的地步,可要不好好保护好,这痛起来,也是要命的。”

    关和是故意这么说的。

    他也不明确的说出童欣乐跟邵正谦之间的关系,可他就是看不惯秦远翔想要讨好童欣乐的样子。

    童欣乐这样的,还是跟他们家的正谦更相配。

    “关医生,你到了。”童欣乐真是有些无语,她不知道关和干嘛要这样说,可现在,她懒得跟他争辩这些问题。

    她现在一心一意想的都是手术室里面的情况。

    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这漫长的十二小时能够快点,且平安顺利的度过。

    关和尴尬的哦了一声,然后人就退了出去。

    退出去的时候,他还很敌视的看了秦远翔一眼,秦远翔嘴角微扬。

    这一刻,他更加肯定邵正谦跟童欣乐之间一定有关系。

    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打退堂鼓的。

    在他秦远翔的世界,还没有开始比试,就认输的案子是没有的。

    无论输赢,他都会坦坦荡荡。

    到了一楼,童欣乐准备出电梯,被秦远翔一把拉住了手臂,同时秦远翔又迅速的按下了负一楼,“楼下就是些便利店,太简单了,我们开车去周边找个大点的超市。”

    童欣乐不太想去,但是,秦远翔说的又很对,医院附近都是些便利店,可供挑选的东西真的不多。

    刚才她下楼来,选来选去,都不知道怎么选。

    最后拿的那几样,也是勉为其难选下来的。

    童欣乐不反对,就跟秦远翔到了负一楼。

    关和说的那番话,童欣乐没当一回事,秦远翔听进心里去了,但是也跟着童欣乐没有当一回事。

    “你今天开车来的?”童欣乐忽然问着。

    他们刚才不是在医院的门口碰上的吗?

    她以为秦远翔是打车来的呢。

    “不是,我今天是打车来的,不过我让助理之前开了辆车过来,让我随时备用。”秦远翔说道。

    童欣乐点点头,她知道,秦远翔这个人,什么都想的很周到。

    秦远翔用身上的定位遥控锁找到车之后,带着童欣乐过去了。

    童欣乐上车后,秦远翔没有立即开车,童欣乐蹙眉,“快开车吧,我们早去早回。”

    “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先放松下,我放点音乐给你听,今天的你太紧张了。”秦远翔笑着说。

    童鸿理的那几个儿女都紧张,可是他还是觉得最紧张的是童欣乐。

    他明白,失去一个至亲,对一个人的打击,但是没有意外发生的话,生老病死是常理,老人肯定会先行离去的。

    这是每一个人都必然接受的自然规律。

    童欣乐伸手直接把音乐给关了,她心里有点烦躁。

    “我这两天有找人问过,邵正谦的技术到底怎么样,他们都告诉我,他是青云市最好的医生,甚至不止是青云市,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专家医生,据说京城的医院,慕名前来挖人都挖不走,这样的医生,我们应该相信他,而你,应该对他更熟悉,更有信心才对。”

    秦远翔低叹一声,也没强迫她一定要听音乐了,开口安慰着。

    “秦总,现在真不适合你做知心大哥哥,我们快去吧,不然,我就下车了。”童欣乐真没什么心情跟秦远翔在这个时候讨论邵正谦的医术。

    秦远翔:“……”

    秦远翔不吭声了,如了童欣乐的愿,默默的将车给开了出去。

    今天的童欣乐相较于以往,要烦躁很多,他能够感觉的出来。

    他甚至知道,童欣乐之所以这么烦躁,跟童爷爷做手术有一定的关系,可那个给童爷爷做手术的人,才是让她烦躁的主源吧。

    童欣乐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发现自己跟秦远翔发的这一通莫名其妙的脾气有些过了,就算秦远翔他们家跟他们家交好。

    但是她跟秦远翔又从来没有交集的,她不该这样跟秦远翔发脾气,秦远翔也没那个义务要承受她的脾气。

    “不好意思,秦总,刚才我……”童欣乐想要开口道歉,秦远翔阻止了她,“不需要跟我道歉,你要知道,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个让我挠了脚心的小婴儿,虽然我们这些年都没有见面,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那个可爱的,又肥嘟嘟的小婴儿,所以,在我面前,你想哭就哭,想闹就闹,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怎么任性怎么来。”

    童欣乐:“……”

    她可不敢。

    要知道,他是人人敬畏的秦大总裁啊,而她,算什么呢?

    童欣乐扭头看了下车窗外,摇下了车窗,让外面的风吹了些进来,然后她慢慢的深呼吸,调整着她自己烦躁的情绪。

    好一会儿,她发现,她的烦躁,在慢慢的得到平息。

    “你说的对,我应该对邵正谦充满信心才对,毕竟,他是我前夫,是小彬彬的爸爸,是我曾经深爱过的人,我曾经见过他在实验室做各种手术,我还见过,他将一个濒临死亡的小白鼠给救活了,他的同学包括他的老师都在说,那小白鼠没救了,但是他给那只小白鼠做了一个手术后,那小白鼠神奇的多活了三个月呢,这样的他,今天主刀,手术必然成功。……”

    “……”

    ------题外话------

    温馨提示:手术肯定是成功的,接下来,剧情会稍微快点了,应该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个爆发的小高潮哈,大纲是这样的,细纲还说不清楚,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