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守候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151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童欣乐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间跟秦远翔说这些,还说了这么多。

    秦远翔也没想到,他的猜测就这么得到了证实,在他完没有想到的情况下,童欣乐就这么跟他证实了,有部分是他猜到了,也有他没猜到的部分。

    童彬跟邵正谦从显性遗传上看,就瞄那么一眼的话,看上去是不太像父子俩的,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想过,邵正谦就是小彬彬的爸爸。

    当然,他以为童欣乐就跟邵正谦之间的关系,紧紧就是认识,然后顶多谈过恋爱而已,他是真没猜到,童欣乐的前夫原来就是他。

    那么,到底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要童欣乐怀着孩子的时候,就非得要跟邵正谦离婚呢?

    “嗯,他是优秀的医生,我相信,但是乐乐,他不是一个优秀的丈夫,不然,你也不会离开他了,是不是?”秦远翔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进行评述,哪怕他此刻内心是有些翻涌的。

    最后,他还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尽量平静的向童欣乐阐述了邵正谦这个人。

    他觉得自己需要点时间来消化下,但是不管他接下来要消化什么,他都没想过要放弃,对童欣乐的这份感情。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可以让他如此用心对待的女人,他真的不舍得放弃。

    况且,这个女人的过往,似乎真的不太好,他想帮她忘却掉那些不幸,从今往后,让她永远记得,她所拥有的记忆里面,只有幸福,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回忆。

    童欣乐仔细回想了下,邵正谦过去确实不是优秀的丈夫。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理解,邵正谦为什么要在婚后对她进行冷暴力,然而,在她了解了真相后,她忽然就理解了。

    领证的时候,她没有告诉远在国外的小舅舅,想着他跟小舅妈来回跑一次也挺麻烦的,再加上,她跟邵正谦原本也没打算筹备婚礼,所以,这件事,她跟她妈商量了下,就暂时没有说了。

    后来,不知道是她妈在电话说漏了嘴,还是谁说漏了嘴,总之,知道她结婚却没有通知他的小舅舅气急败坏的带着小舅妈从国外回来了,然后非要坚持跟邵正谦一家见面。

    就这次见面后,她跟邵正谦之间的所有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仔细想想,邵正谦除了冷暴力之外,其他还真没对她做出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来,当然,除了那一次,他在房间里打电话,跟电话那端的沈燕撂下了很多狠话。

    很多让她到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心颤发抖的狠话。

    想到那些,童欣乐就浑身都不舒服。

    不等童欣乐开口,秦远翔继续说道,“咱们今天先别去想那么多了,好吗?等爷爷从手术室凯旋,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带上小彬彬,嗯?”

    “等爷爷先出来再说。我没事,你好好开车,谢谢你,秦总。”童欣乐笑着说。

    有些话,藏在心里面太久,找个人说出来就好了。

    童欣乐真的没想到,有一天,让她可以这样发泄下自己的情绪的人,竟然是秦远翔,大概,她想着,一个五六岁的大哥哥能够不嫌一个婴儿烦,在他在的所有的日子,就那么不厌其烦的逗弄一个婴儿的大哥哥,真心是个不错的好人。

    “对我,不需要这么客气。”秦远翔提醒道,然后默默的开车了。

    两人到了大超市,秦远翔推着推车,童欣乐在前面,一边走,一边选。

    而他,跟在她的身后,对超市的物品没有兴趣,他唯一的兴趣就在童欣乐的后面看着她。

    他真的很享受这种居家的感觉,一个人单身了这么多年,他不是不想结婚,只是一直没遇上合适的。

    每每想到那个曾经让他挠过脚心的小婴儿,他就会身心愉悦,但是,他现在非常后悔,后悔这么多年,就想着多给点时间,给那个小婴儿长大,他的如此等待,换来的却是别人的捷足先登。

    而且,那个抢了他宝贝的男人,在得到如此珍宝后,还不懂得好好珍惜,真是让他心有不平。

    可是,他看得出来,哪怕邵正谦让童欣乐失望到离婚,但是那丫头,对邵正谦的心,还没有彻底死心。

    现在,他突然对这件事的信心,减少了一半,之前的信誓旦旦,到现在的忧心忡忡。

    他看得出来,童欣乐离婚的这些年,压根就没有对那个男人死心。

    她还喜欢他,甚至是爱,浓烈的爱。

    让他羡慕不已,那个邵正谦,可以得到他心尖上的小婴儿这样深厚的爱情。

    而事实是,他先遇见她的,却没有先得到她的人跟心。

    “秦总,你想什么呢?问你话呢?”回过神来,就看到童欣乐手上拿了两款巧克力,在他眼前晃,同时,耳边传来童欣乐略带抱怨的声音。

    他立即收敛飘散的心绪,“买巧克力给我吃啊?”

    “嗯啊,你要吃哪种?黑巧,还是抹茶?”童欣乐点头。

    “都可以。”秦远翔笑。

    童欣乐无语的很,然后把两款都扔进了购物车里面,两人又继续朝前走。

    逛来逛去,都是零食区,走了没两趟,购物车都快让他们俩给堆满了,童欣乐还不忘给童彬买了些他喜欢吃的。

    完了,两人推着满满的购物车去结账。

    秦远翔推童欣乐出去,让她去旁边休息区去等,他在这边排队结账。

    “你去吧,我来买单,这些都是我们家人吃的。”童欣乐不好意思让秦远翔请客,虽然,他不缺钱,而且这购物车上的东西,也不值多少钱。

    “分的还真是清楚。”秦远翔斥笑,还是坚定不移的推开她,“在我的字典里面,还没有让女士结账的道理。”

    周围排队的女士们听了之后,都忍不住用眼神给秦远翔点赞,这种会自觉自愿的给女士结账买单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感觉都要绝种了。

    简直就是绝种好男人啊。

    童欣乐才不相信他的鬼话,直接开口打脸,“秦总,你忘了,你来的第一天,可是我请你吃的午饭啊,你那个时候,怎么不把男人的风度拿出来?”

    众人:“……”

    众人连同秦远翔皆被打脸,被打的还挺狠。

    秦远翔才不在意周围人的眼神咧,童欣乐能够这样批,他感觉挺好。

    “是啊,反正我们俩,花谁的钱不是花啊?都是你的啊。”秦远翔脸皮厚起来,也是没谁了。

    而这回复,没毛病啊。

    众人:“……”

    这特么的是当众撒了一地的狗粮啊。

    童欣乐:“……”

    童欣乐也被这秦远翔天下无敌的厚脸皮的回复噎住了,她懊恼的一掌拍向自己的脑门,她嘴皮子功夫是不错,但是跟秦远翔比,还是差远了。

    算了,惹不起,她难道还躲不起吗?

    他爱买单就买呗,反正,他喜欢,不是吗?

    秦远翔刷卡结账,把两大袋东西外加一箱矿泉水,都放进了推车里,然后推着过来,他们一起坐电梯去了地下停车场。

    大型超市就这点好,他们的推车可以从超市直达停车场他们停车的位置,这样会省去不少的劳动力。

    把东西都放进后车厢,秦远翔将推车推了回去,然后两人离开。

    这么一来一回的耽搁,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又一个半小时过去了,现在是十一点了,他们买回来的东西正好可以用来填填肚子。

    童启发还叫了外卖,差不多十二点送过来的,秦远翔也跟他们一起,在手术室门口吃着外卖,等着手术。

    中午的时候,大家也都坐在休息椅上,相互依靠着休息。

    大家一起互相说说话,陪伴着,时间也过得很快。

    下午五点半,童彬让童嘉晟跟赵希媛给送过来了,晚辈们的到来,让童鸿理的家属队伍又壮大了好多。

    童家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长的特别好。

    就连老掉了的童鸿理,即便是满脸皱纹,那五官,也不会是可怖的,中年的男女,那也是男的老帅,女的老靓。

    童欣乐这辈,更是男神,女神级的容貌,童欣乐在这里面,容貌更是倍加出众,上青云大学的时候,那是不言而喻的校花人物,好多人都把定位仙女级别。

    来来往往的护士,做清洁的护工,先是让这么强悍的队伍给震惊到了,最后一边工作的时候,又忍不住被童家人的颜值所吸引。

    所谓美好的事物,人人都向往。

    所有的人,皆是如此,谁不爱好美丽的东西呢?

    不管是人,是花,还是动物,那长的漂亮的,自然受到的关注就多。

    童彬很可爱,又是他们童欣乐他们这代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其他的还是不到一岁的小婴儿,这种时候就没带出来了。

    所以,童彬一现身,就得到了众人的关注。

    大家都逗着童彬玩。

    最后童启发跟杨瑞婷商量了下,中午已经吃了外卖了,晚上再吃外卖也不像话,于是,两口子商议的结果就是带大家伙出去吃。

    顺便也减少下这手术室外的压力,他们真的来了太多人了。

    “这样吧,今儿我们人也难得来这么齐,基本上都来了,我跟你们大嫂做东,今天晚餐我们请,也没几个小时,在手术结束之前,咱们回来就是了。”

    童启发都发话了,大家自然就附和了。

    童欣乐不想去,大部队都守在这里自然是不好的,但是一个人都不留,也不太好。

    “爸,我不去,你们去吧,回来的时候随便给我带点什么就好了,你们慢慢吃,也别担心我饿,这里还有好多零食呢。”童欣乐这样说。

    听见童欣乐不想去,童彬也不想去。

    童欣乐不去,童启发跟杨瑞婷都还可以答应,但是童彬,他们的宝贝小外孙,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断掉一餐饭。

    所以,在童欣乐的劝说下,童彬听话的跟着外公外婆去了。

    秦远翔想留下来陪童欣乐,但是童家人都不答应,毕竟秦远翔是他们童家的客人,主人都去吃饭了,哪儿有留客人在这里守着的道理。

    所以,无论如何,童启发都不让秦远翔留下来,秦远翔只好跟他们走了。

    因为童欣乐坚持说她一个人就好了,所以,所有的人都让童启发给带走了。

    对童欣乐来说,今天这场手术,相比较其他人来说,会显得更为特殊,里面接受手术的人是童欣乐最在意的爷爷,做手术的人,是童欣乐唯一爱过的男人。

    她比别人更加看重这场手术,也是正常的。

    只是,她真的太紧张了。

    童启发离开的时候,拍了拍宝贝女儿的肩膀,让她放轻松点,一切没那么可怕。

    所有的人都走后,手术室门外,显得特别的安静。

    童欣乐都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她看着手术室上方的红灯,病患需要做手术的都在这间手术室,里面的操作间很多,所以,来来往往的也有紧急被送到手术室的病患跟家属。

    童欣乐松口气,好在他们家的人都散了,这要是都挤在这里,还不得引发别的病患家属的不满啊。

    童欣乐坐在椅子上,她跟前,一直有个胖男子在那儿走来走去。

    她隐忍了几分钟,然后有些烦躁的想要提醒他,让他别走,坐下来等吧,结果,她还没吭声提反对的意见呢,大概是胖男子的妈从座椅上跳起来,直接揪住胖男子的耳朵,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瞧你那点出息啊,不就媳妇儿要生孩子嘛,看你紧张的像是自己要生孩子似的,我可告诉你,这出来的要是个闺女,那可就非得再生一个啊。”胖大妈言之凿凿的说道。

    童欣乐听的都蹙了眉头,这女人在里面生孩子,这边当婆婆想的却是不是媳妇儿跟媳妇儿肚子里孩子的安危,想的竟然是孩子的性别。

    女孩子怎么了,难道她自己不是女的吗?

    童欣乐还从来不知道,这世界有如此讨人厌的婆婆,如此重男轻女。

    这第一个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咧,就想着第二个了?

    “妈,这种话,你跟我唠嗑唠嗑就好了,千万不敢在我媳妇儿面前说啊,她这生孩子呢,你没看见现如今好多女人都会得产后抑郁的吗?再说了,你不是常说生儿子没用的吗,长大了就不认爹娘了,那我跟我媳妇儿得生个闺女啊,以后还带回来一个女婿孝敬我们了,不会跑得没影没踪的。”

    胖男子很耿直啊,任她妈又拍又掐的,反正一番话,就是护媳妇儿,而且,巴不得生出来的是个闺女。

    胖老太气得要命,下手的力道一下就加重了,“你这都胡说啥呢,我们单家,人丁单薄,就指望你多子多孙,你结果倒好,就要女儿,不要儿子,是不是?你说,我这要死了,怎么下去给你爸交代啊?”

    “哎哟喂,妈,妈,轻点,轻点。”胖男子惨叫的特别夸张,直开口求饶。

    童欣乐发现自己刚才似乎误会了什么,从这个男人说的话,他其实是挺疼妻子的。

    但是呢,又不是那种会为了妻子耿直的将自己的妈妈给得罪了,这胖男子,看上去傻乎乎的,童欣乐却觉得他情商很高。

    她甚至可以想见,在这个胖男人的两边调和下,里面那个正在生孩子的女人,不会受太多苦,太多罪。

    有些婆婆,这些话,压根就不会跟儿子说,会直接跑到儿媳妇儿的面前去说,提要求。

    童欣乐抿唇笑了笑,她这还真的是有闲心去关心人家的家务事。

    不管人家家里到底怎么折腾,还是到底怎么欢乐,那都是人家的事情。

    童欣乐惆怅的是,她其实觉得很遗憾,她生小彬彬的时候,除了娘家人之外,再没别人了。

    这对她来说,真的是一大超级遗憾。

    在她倒追邵正谦的那段时间里,甚至婚后,她一直以为他们的未来,总会有那样一副画面,就是她怀孕的时候,邵正谦对她特别温柔。

    然后每天都会陪着她跟孩子,他们俩一起感受着孩子从孕育那生出来那一刻的神奇,两个人也会一起养育着他们的孩子,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将是他们年老时的最美的回忆。

    人这一生,原本就该如此简单。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要有多复杂,也从来不会要求邵正谦要有多浪漫,她只是希望,他们彼此可以陪伴着彼此,一起慢慢到老。

    然后人生很多重要的阶段,都一起有商有量,陪着彼此度过。

    可是,世事难料。

    有些看起来最简单的要求,往往就是很不容易实现。

    “好了,妈,您别揪耳朵了,好吗?人家小姑娘会笑话我的。”回过神来,耳边,胖男子都还在跟他妈求饶。

    “你拉到吧,人家小姑娘没事笑话你做什么,你这么胖,人家都懒得看你,好不好?”胖大妈直接怨怼了回去。

    胖男子脸蛋绯红,尴尬的很:“妈,您真是亲妈,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我胖怎么了,我胖,我有我媳妇儿疼,将来还有我闺女爱,哼,再说了,我之所以这么胖,那不还是您遗传给我的呗。”

    “嘿,你小子,欠揍,是不是?”胖大妈怒得双手叉腰。

    “妈,你从小就揍我,我现在都当爹了,你还揍我,以后我闺女长大了,你可不许揍我了啊?”胖男子一脸认真的说着。

    知道自己的妈不想要闺女,他就偏偏渴望闺女。

    “请问吴梅的家属在哪儿啊?”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护士抱着个孩子走出来问道。

    胖男子跟胖大妈都跑过去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是吴梅的家属,她是我老婆(儿媳妇儿)。”

    “嗯,恭喜,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孩子很健康哦,家属可以先抱回病房,产妇还要等一会儿。”护士高兴的将孩子递到孩子的奶奶手上。

    主要是胖男子一听到是小子,还是个大胖小子,胖男子心里那叫一个别扭,他渴望了九个多月的闺女,怎么就一眨眼变成了小子咧?

    胖大妈嘴都乐歪了,她赶紧抱着大胖孙子走了。

    坐电梯的时候,她扭头叫着儿子,“嘿,你跟我一起先下去,娃儿一会儿饿了,咱得有人搭把手。”

    “不,饿了就让他先饿着,他妈还没有出来呢,我得等着。”胖男子拒绝了自己的妈。

    胖大妈哼了一声,然后心满意足的走了,嘴里还叨叨的说着,这个梅梅还真争气。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嘴角一直含笑。

    她想,里面的那个女人最终是幸福的。

    然后那个晚上,竟然做了三台剖腹产,三个孩子,两个女孩,一个男孩。

    男孩就是胖男子那一家的。

    现在的人还真是跟从前不一样了,听到是男孩,做老公的反而气呼呼的,听说是女孩,哇塞,一家人兴奋的跳起来,抱在一起。

    简直了。

    童欣乐心想,这个世界,将来会越来越和谐的。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七点半后,时间过的是越来越慢,每次童欣乐觉得时间过去好久了,拿手机出来,结果就才过了三分钟,五分钟。

    还真的是要十二小时,一分钟都不能提前吗?

    手术室门外,从热闹到寂静,又从寂静到热闹,最后再回归到寂静。

    童欣乐的那颗焦躁的心,简直备受煎熬。

    电梯叮的响起,童欣乐下意识的抬头过去看,他以为又是什么做手术的要上来了,结果是关和。

    关和看到她,就朝她走了过来,大大方方的坐在童欣乐的旁边,“童欣乐,你就在这里守一整天啊?”

    “是啊,关医生,你有事啊?”童欣乐客气的应着。

    “没事,就过来看看,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关和左看右看,都没有见到童家的人。

    “我家人去吃饭了,他们一会儿就过来。关医生,是来等邵医生的?”童欣乐直接的问道。

    “你叫正谦邵医生?”关和发现了重点。

    童欣乐:“……”

    她这样叫,有错吗?

    “童欣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关和继续问着,哪怕童欣乐的表现,他看得很明白,他不是那么的受待见。

    但是,这个问题,他真的是好奇得不得了。

    偏生,邵正谦那家伙,就是个闷葫芦,怎么都不肯说,哪怕他把他给灌醉,就指望着邵正谦酒后吐真言,结果,那家伙,喝醉酒,直接睡死过去,跟死猪有得比。

    童欣乐轻轻的点头,表示可以。

    可童欣乐给了他机会,别人可没给他机会。

    就在关和张嘴要问问题的时候,电梯那边又叮了一声,电梯门打开,秦远翔提着口袋,迈着大长腿朝他们俩走来。

    操——

    关和在内心以爆粗的方式问候了秦远翔。

    这个家伙,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还真打算纠缠童欣乐这个有夫之妇啊?

    他可是会把这件事告诉邵正谦的哦。

    秦远翔走过来,先是跟关和点了个头,礼貌的与他打招呼,“关医生也来了啊?”

    “嗯,怕邵正谦一会儿饿得手脚发软,所以我过来等着,一会儿好扛他回去。”关和故意这么说的。

    他反正在他们医院是二出名了,也是横出名了。

    他才不管秦远翔的身份有多厉害呢,反正在他眼里,最厉害的人就是邵正谦,就邵正谦能从他的眼入了他的心,别的人,都靠边站去。

    “关医生还真是幽默。”秦远翔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一边跟关和说话,一边帮童欣乐把口袋打开,“喏,慢慢吃,小心烫。”

    “嗯。谢谢。”童欣乐点头。

    里面是一碗香菇鸡肉粥,还有浓郁的蟹黄汤包,以及一小份开胃小菜。

    简单又很适合她现在吃。

    人还是要吃正餐的,一大碗香菇鸡肉粥让她给吃完了不说,十个蟹黄汤包,她竟然吃了六个,这会儿肚子饱的很。

    剩下的四个,秦远翔自己吃了起来。

    关和见了,扁嘴,等邵正谦这个月发薪水了,他也要邵正谦请他吃童欣乐今晚吃的东西。

    秦远翔看见关和扭曲的表情了,他笑着解释,“关医生,不好意思,这剩下来的东西,也不好请你吃,你要是想吃,要不我给老板打电话让他给你送过来。”

    “不用了,谢谢,我吃了晚饭来的。”关和直接拒绝了。

    他是想吃,但是不是谁请他吃,他都吃了。

    关和不满的是,这人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这童欣乐剩下来的蟹黄包,他给吃了,这特么的挤兑谁呢。

    他这是替邵正谦不甘心。

    童欣乐吃了秦远翔给她带来的晚餐没多久,童启发跟杨瑞婷就上来了,童启文跟童启明也来了,童汐颜他们就没上来了,在楼下的病房里坐着等。

    毕竟这手术室外面的空间也不大,他们太多人,而且,这手术室里又不止他们一家在做手术。

    现在距离手术结束也就不到半小时了,他们从一开始的紧张忐忑期待到现在的逐渐平静,也是一段漫长的过程。

    而且,他们也想明白了,这手术时间这么长,真要出事的话,早就出事了。

    几个人都没说话,关和自然也就让人给忽略了。

    距离邵正谦预计的十二小时,还有二十分钟,十分钟,五分钟……

    手术室的灯灭了,童欣乐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几个人就这么秉着呼吸等待着手术室的大门给打开,就关和一个人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个手术,的确是很难。

    至少他们青云市除了邵正谦没人敢接,放眼国,以童鸿理的年纪,加上他原本畸形的心脏,也没几个敢找死,做自毁名声的事情。

    可是邵正谦就敢,一是他有这个能力,二是这个人是童欣乐的爷爷,也就是他的亲爷爷。

    大门终于被打开,陈晓舟走在前面,护士推着手术车床跟在陈晓舟的后面。

    陈晓舟走在前面,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路还带风,很是骄傲自豪。

    “童小姐,手术成功了。”陈晓舟将这一好消息,慎重的告诉给童欣乐听。

    童欣乐:“……”

    那一刻,童欣乐激动的都站不稳了,好像一只脚莫名踩空了似的,就那么滑稽的拐了一下。

    要不是秦远翔就在边上站着,适时伸手扶住了她,她指不定都能拐到地板上去。

    “你们把病人推到病房去。”陈晓舟对身后的护士说道。

    然后又对童启发跟杨瑞婷说道,“童叔,杨姨,麻醉剂退了,就会醒,不过童爷爷累了,毕竟这么长时间的手术,可能麻醉退了后,人也睡着了,让家里的人都先回去吧,明天早上过来,准没问题的。”

    “嗯,好,晓舟,真的是辛苦你了,那我们先跟着去病房了。”童启发很激动,也很感恩。

    “乐乐,你先留下,等正谦出来,代替我们大家跟他说声谢谢。”童启发走之前,交代着童欣乐。

    他说这话是没跟杨瑞婷商量过的,他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要不此刻他需要去楼下病房做安排,他也会跟着童欣乐留下来,对邵正谦说声谢谢再走的。

    杨瑞婷看了一眼边上站着的秦远翔,用手肘碰了碰童启发,这人就知道乱说。

    经过杨瑞婷的暗示,童启发笑着对秦远翔说,“那个,小翔,你童爷爷没事了,谢谢你啊,过来陪了一天,这样吧,你跟我们一道下去,我叫人送你回去。”

    秦远翔看了一眼童欣乐,看着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在那边等电梯的童鸿理,即便不想走,可他也很清楚,他继续留下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他点点头,“好,童叔,我跟你们一起下去,不过不用安排人送我了,我开了车来的。”

    “嗯,那也好,辛苦你了,小翔,我知道你其实回来是有正事要做的,耽搁你这么多宝贵时间,真的是不好意思的。”童启发跟秦远翔说着,第二班电梯就这么到了。

    童欣乐又被留了下来。

    关和也没走,陈晓舟看着关和这么不识趣,她原本都走了,结果又不得已转身回来,“关医生,你来一下,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儿啊?晓舟,你说你,就是这点不懂事,没一点眼力见啊,我找童欣乐还有话要问她呢。”关和走过去,就被陈晓舟拉着走了,关和叨叨个不停。

    “关医生,到底是我没眼力见,还是你啊?这我师父一出来,人家两人有话要说,你这个大灯泡杵在那里,合适吗?”陈晓舟虽然比关和小好几岁,但是她一点儿都不杵关和。

    反正她有她师父撑腰,关和不敢欺负她的。

    关和:“……”

    关和哑口无言,电梯来了,他又让陈晓舟给连拖带拽的给弄进电梯里面去了。

    “不是,晓舟,你确定你这师父现在就能搞定你师娘么?”电梯门还没有关,关和一副不太相信的反问。

    陈晓舟:“……”

    陈晓舟仰头,那是她师父的事情,而她,永远都相信她师父的能力。

    那边,童欣乐又等了好一会儿,邵正谦才从手术室里面出来。

    邵正谦出来的时候,他身边还有两个好学的年轻医生正在就这场手术的案例,在听邵正谦分析经验跟心得。

    今天这场艰难的手术,让他们看的简直是叹为观止,即便如此近距离的欣赏着邵正谦做手术的步骤,可是那样艰难的手术,他们也没把握敢上去操作。

    可是他们眼里的邵医生,不愧为是他们医院医生跟护士的偶像啊,那做手术虔诚的模样,简直让他们膜拜。

    现在回忆起手术室里的情形,他们简直觉得就像在看大片一样。

    邵正谦从一开始就亲自主刀,到最后的缝合,也都是他自己在缝合,无论是刀工,还是缝合的技巧,都堪称完美。

    难怪有那么多外来医院的年轻人都想要找邵正谦学习。

    三人聊着聊着走出手术室门口,然后就看到等在那儿的童欣乐,另外两个人也知道这两天流传在医院的八卦,所以很自觉的闪了。

    “那邵医生,我们就先走了。”

    “好。”邵正谦轻声应。

    两个医生走了,经过童欣乐身边的时候,还朝童欣乐点了个头。

    童欣乐回以一个微笑。

    然后又看着邵正谦。

    邵正谦站在原地没动,他没想到,他耽搁了这么久出来,还能看到童欣乐。

    他不是不想亲自出来,向童欣乐报告手术成功这个喜讯,而是他今天有让两个很有潜力的学生医师进手术室学习并观摩这件事,他没有告诉童欣乐。

    童鸿理的身体构造有他的特殊性,也算是他们医学界很有特点的一个案例,所以,他考虑了再三,决定让学生跟着他进来学习。

    但是这件事,他不想让童欣乐知道,更不想让童家的人知道。

    怕他们会认为,他对这场手术,不够认真,不够专注。

    他的想法很简单,他虽然被很多人褒奖的很高,但是他并不希望只有他自己懂得这些救死扶伤,他希望越来越多的医生都可以有这样的能力,这样,对老百姓来说,是福音。

    “你怎么没有跟着回病房?吃过晚餐了吗?”邵正谦走过来,还有两步远的时候,他停下,温柔的问着。

    拜那些八卦的护士所赐,他知道,童欣乐基本一天都站在这里。

    “吃过了,你呢?”童欣乐点点头,回问。

    “那么多护士在里面,总有一个两个是管吃喝的,放心吧。”邵正谦抿着唇,淡笑了下。

    童欣乐:“……”

    童欣乐知道,他这是在提醒她,那天说过的话。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以前她就没发现,让他的伪装给骗了。

    “有话要跟我说啊?”邵正谦柔声问着。

    他知道,他不该充满期待,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期待了一下。

    “嗯,欠邵医生一句谢谢,还有辛苦了,早点休息,我先走了。”童欣乐知道邵正谦做这么长时间的手术下来,必然是累惨了,她不想耽搁他。

    她转身就要走,却让邵正谦给伸手抓了回来。

    童欣乐抬头看他,他则一字一句认真说道,“童小姐,真的要感谢别人,是不是应该问一下,别人需要什么样的感谢呢?”

    童欣乐认了,“好,那邵医生说说看,需要我怎么感谢?”

    邵正谦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下,回了一句话,“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我找你。”

    童欣乐:“……”

    这可是开放式的条件啊,谁知道她要答应了,这人到时候会提什么条件出来。

    “怎么了,不肯啊?”邵正谦挑眉问着。

    “好,说好了,休息吧,累一天了,明天不是还要查房吗?”童欣乐不想一直纠缠,她是真的希望帮邵正谦节约时间,让他好好休息。

    邵正谦:“……”

    他放开了手,让童欣乐先走。

    他内心很愉悦,也很欣慰,为了童欣乐,别说累一天,就是累上几天几夜,他也甘之如饴。

    而他,也知道,童欣乐担心他身体吃不消。

    在这样的情况下,童欣乐还能替他身体担忧,他觉得,让他受什么样的罪,都值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