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怨怼

作者:格子虫 |字数:1976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邵正谦回到办公室,关和跟陈晓舟都在,陈晓舟手上是一份精心准备好的晚餐,已经用微波炉热好了,就等邵正谦吃了。

    邵正谦洗了手,就坐下来拿着筷子吃,一点儿都不客气。

    陈晓舟还帮他泡了一杯菊花茶放在他桌子上。

    “晓舟,你先走吧,今天晚上早点休息。”邵正谦对她说道。

    “嗯,好吧,师父,关医生,明天见。关医生,我师父就先交给你了,别让他太晚睡觉。”走之前陈晓舟还不忘提醒下关和。

    “知道了,你这丫头,如今越来越像个管家婆了啊。”关和蹙眉,“你说说,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唠唠叨叨,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哦。”

    “留点口德。”邵正谦护犊子了。

    关和哼了一声,“还真是师徒情深啊,那些人都眼瞎么?你对晓舟这样好,他们愣是觉得你跟苏静有一腿。”

    邵正谦白了他一眼,埋头吃饭。

    那些与苏静沾上边的八卦内容,他真的是不想听,也不想插嘴。

    陈晓舟将止痛药留下,然后不坑一声的走了。

    她今天晚上还得去童鸿理的病房的陪护床睡觉,邵正谦给她安排的这份工作,要等童鸿理出院那天,才能够结束。

    “晓舟这闷葫芦的个性,跟你快有得一拼了。”关和摇头说道,甚是无奈。

    邵正谦没吭声,继续吃饭,将最后一口糖醋排骨塞到嘴里。

    关和顿时噌的站起来,一声惨叫,“我靠,你家晓舟就糖醋排骨可以见人,那么多排骨,你都不给我留一块儿的?”

    “那就娶回去,这人跟排骨不都是你的?”邵正谦擦了擦嘴,似笑非笑的说道。

    他今天心情好,有那个闲情逸致逗逗二逼关和。

    当初认识的时候,关和的二,莫名的就让他想到了童欣乐二哥的二,两个人都很二,可又二得有些不一样。

    后来,他也不知道,怎么跟关和的就越走越近了。

    再到后来,两人就成了朋友,他看不过来的病人,关和又可以搞定的话,他通常都会将病人给推到关和那边去。

    甚至,还带了他去跟童欣乐吃饭,以朋友的身份,将他介绍给童欣乐认识。

    “嘿,我说,邵医生,晓舟知道你是这么不厚道的师父吗?”关和啧啧出声。

    邵正谦冷哼一声,他也就是那么说说而已,他的得力徒儿,自然不可能让他这二货给糟蹋了呀。

    他在神外是很有名,可那些不了解神外的,遇上那些不了解神外的人就会直接的问他,你就是那神经病医生啊?

    想想关和那脸色,也是挺可乐的。

    好一会儿,关和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的嚷起来,“不是,老邵,我发现你这会儿心情很棒啊,刚才我们走了后,你跟人童欣乐是不是和好了?”

    “你觉得和好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啊?有那么容易吗?”邵正谦白了他一眼,以前,他觉得自己没恋爱经验已经够蠢了,现在发现跟一个恋爱白痴说爱情这东西,压根就是白搭嘛。

    “那倒也是啊,你看人童欣乐身边的那个叫秦远翔的家伙,我告诉你哦,我今天可是去网上查过了,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你知道这个秦远翔是谁吗?”关和神秘兮兮又惊吓万分的问着。

    “我知道他,可那又如何,术业有专攻而已。”邵正谦点头,可他并不会因为秦远翔的那些传奇经历就怵了他。

    毕竟,他的那些荣誉,也就是在他所擅长的领域里而已,他在他们医学界也是巅峰,所以,没什么好怕的,两人所得到的荣誉,也是不可比拟的。

    令他唯一担心的是,秦远翔跟这童家的关系,感觉挺深厚的,他唯一害怕的是,童鸿理届时会转了方向,去帮秦远翔,而不帮他了。

    毕竟,他跟秦远翔相比,差就差在,秦远翔从来没有伤害过童欣乐,而他有。

    童欣乐之所以跟他离婚,还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起离开他,他就知道,童欣乐对他的耐心已经用尽了,那一刻,他真的是害怕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也正是因为感觉到童欣乐要彻底远离他的决心后,他才会那么冲动的到处找她,那个时候,他就觉得是童家把她给藏起来了,压根没有想到,童欣乐让童家人给送走了,送到一个距离他远远的地方。

    “你这挺有自信啊,我看好你哦。”关和眯眯眼的说道。

    那一刻,他就秒懂了,邵正谦其实早就有所作为了,并不是他所担心的那么无动于衷。

    这一刻,他又有些怂了,届时,邵正谦人家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在他单身狗面前飘啊飘的,两口子再秀秀恩爱啥的,扎心又辣眼睛,他到底图什么啊他?

    “走吧,回你宿舍借宿一宿,累了。”邵正谦站起来,拿了钱包跟手机就走。

    关和埋头跟上。

    邵正谦有一间医院分配的宿舍,后来,他直接以馈赠的方式转送给关和了。

    这也是关和为何不紧张要赶紧存钱娶媳妇儿的道理,在青云市里,他算是有房的一族,车嘛,邵正谦有好几辆车,他想开,找邵正谦拿钥匙就好,反正只有一辆车,别人不能碰而已,那他就不碰呗。

    邵正谦是真有钱,他名气打开后,给有钱人家做一台手术,就是他们这些兢兢业业在岗位上恪尽职守,努力奋斗一辈子的钱。

    再加上,邵正谦还有个特殊的癖好,要人家珍贵的东西,那做十台手术,这辈子就不用再做了,就可以回家养老了。

    然而,国闻名而来找邵正谦的人有多少,他堆积起来的财富,那简直了。

    邵正谦对他也算是大方,说等他结婚的时候,送他一套别墅当婚房。

    他知晓,在邵正谦的心里,他这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朋友了,而他,对邵正谦没其他报答的方式,他发誓,不管秦远翔对童欣乐存了什么歹念,他都不会让秦远翔的邪念达成。

    对邵正谦,他永远都会用掏心窝子的方式去对他好。

    他知道,邵正谦离婚后就从来没有放下过童欣乐,对缠人的苏静,他也是没好脸色,有他在邵正谦的身边,他绝对不会给苏静任何有机可乘的机会。

    医院的宿舍,是各方面配置都比较好的套房,有三个房间,关和住进来后,稍微改造了下,邵正谦以前的睡房,他一直给邵正谦留着,方便他有时候值了夜班,或者熬夜不想回去的时候,过来住的。

    另一个房间,他给改成了书房加游戏房,电脑,各种书籍都忘里面堆,他们当医生的,要不学习,是容易被淘汰的。

    当然,压力大的时候,也是需要玩玩游戏来放松放松。

    所谓劳逸结合,就是这样,反正他是做不到,像邵正谦那样,当一个工作机器。

    给医院还有他自己挣得了大荣誉,当然好处就是,他们医院所有的人都不敢跟齐院长叫板,就邵正谦一个人能。

    这样的他,不是他们医院医生跟护士的偶像才怪咧。

    不止如此,谁都知道,齐院长的千金,桑桑小姐的一颗芳心,就放在邵正谦身上。

    讲真,邵正谦的桃花虽然比不上那些什么总裁,少爷,富二代啥的,但是邵正谦的桃花,每个质量都很好,除了苏静。

    最后一个偏小的房间,他留给了自己。

    反正睡觉的地方,一张床,一个小衣柜,对他来说,足以。

    邵正谦在走进关和给他留的房间前,转头对他说道,“我说过,这房子给你了,你就把你睡的房间跟这间房交换一下,我过来的时间不是很多。”

    “还是算了吧,你是住惯大别墅的人,睡那么小的房间,憋屈死了,就算偶尔过来住,也要住得舒服才行。”关和很坚持自己的观点。

    再说了,知恩得图报啊,邵正谦就是他关和现如今可以过得异常潇洒的恩人,要是没有遇见邵正谦,没跟他成为朋友,他如今不还苦哈哈的努力存钱买房啊。

    邵正谦摇摇头,他很无语,关和这是不知道,他以前跟沈燕,还有他奶奶一起住在铜锣巷的房子,那才叫一个憋屈,可是十来年,他们还不是过来了。

    “对了,吃药了吗?你徒弟晓舟临走的时候可是千交代万嘱咐啊,我可是答应了,你这要是没吃,她那边,我交代不了啊。”关和提醒道。

    “吃过了,刚才在办公室,跟汤一起吞的。”邵正谦点头。

    “亏你还是医生呢,不知道这西药要配白水啊?还跟汤一起吞,一会儿要起反应了,你别叫啊。”关和瞪他一眼。

    砰的一声,邵正谦直接把房门给关了。

    还说陈晓舟唠叨啰嗦,以他看,关和这么一个大男人,这么神神道道的,难怪要被人误会成神经病医生。

    *

    翌日。

    一到查房时间,邵正谦就准时出现在童鸿理的病房,一夜好眠的他,此刻,显得神清气爽。

    此刻八点半,童欣乐还没有来。

    手术成功对童欣乐来说,应该是放了一半的心,今天没提前来,估计是要送童彬去上幼儿园。

    邵正谦来到床边,做了些常规的检查,然后问了下童鸿理目前的感受,有没有哪儿感到不适应。

    童鸿理都摇头,目前良好。

    邵正谦放心的笑了笑。

    其他关于饮食跟狐狸的问题,他就只需要跟陈晓舟做下交代就好了。

    快速的跟陈晓舟说了几句后,邵正谦又俯身对童鸿理说道,“爷爷,您放心吧,看你今天的情况,手术很成功,并且这检查看来,还不错,当然,四十八小时后一切检查都正常,那么,一个月后可以康复出院,当然,我会建议家属让您在医院住满一个月的。”

    邵正谦强调。

    童鸿理了解的点点头。

    他知道,手术这么成功,他现在各种感觉都不错,也没有恶心,头痛等这些手术后遗症,在医院住上半个月也就差不多了。

    这邵正谦愣是要求住一个月,这用心在哪儿,简直就是显而易见。

    童鸿理笑了笑。

    这邵正谦肯用心就好了。

    “小翔那小子来了,你这是着急了吧?”童鸿理在邵正谦俯身帮他调输液管的时候,轻声的问着。

    “……我不怕。”邵正谦身子微顿,然后言不由衷的说道。

    “呵,呵呵。”童鸿理完不相信的轻哼出声。

    那一声声的呵呵,让邵正谦非常的尴尬,可是又要硬挺住,真的是挺难受的。

    童鸿理还是心存仁厚,不打算追问到底。

    反正他早已打算,让他们两个人自己去处理他们自己的事,就像以前童欣乐追他的时候是一样的,除非童欣乐主动开口求助,否则,他不会插手。

    就在这时,童老二童嘉晨来了,他推开门就看到邵正谦俯身在他爷爷的床前,一副做坏事的模样。

    他今天一大早过来,那是昨天他想守夜,愣是让邵正谦的徒弟陈晓舟给赶了出去。

    那小妮子,小他那么几岁,身材又那么矮小,愣是不怕跟他对峙来着。

    他都没明白,这小小年纪,小小个子的小姑娘,那气势感觉是要上天啊。

    “你干什么呢?邵正谦。”童老二本来就不喜欢邵正谦,瞅见邵正谦一副要做坏事的样子,还弄童鸿理的输液管子,他当即就想歪了。

    童嘉晨冲上来,忘了邵正谦的身手比他还要好,也忘了邵正谦跟他一般高,伸手提着邵正谦白大褂的衣领,就想将他提溜开。

    结果他还没有碰到邵正谦的白大褂,旁边的陈晓舟放下手中的记录本,迅速的冲了过来,挡在邵正谦前面,一把推开了正要冲过来的童嘉晨。

    童嘉晨因为惯性,让陈晓舟得逞了,被陈晓舟这一推,就给推得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这丫头,你——”童嘉晨咒骂着眼前的突然间力大无穷的陈晓舟,他下意识的就挥起了拳头,想揍下去。

    这丫头,居然敢这么用力的推他。

    “嘉晨,你干什么?”童鸿理直接严肃的问着。

    童嘉晨这才放下拳头,呵呵笑道,“我没干什么啊,爷爷,我就是没见过这么讨人厌的丫头而已,想替她父母教训教训而已。”

    这话,说的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陈晓舟呸了一声,怨怼道,“童二少爷,您大概不知道,您这张嘴脸才有多令人讨厌吧?不仅讨厌,心眼还毒,心毒的人,很丑,您懂吗?”

    这是童嘉晨第一次让一个女人说成丑,他这么貌似潘安,熟女梦中男神的一张俊脸,落在这臭丫头的嘴里,竟然闹了一个丑字。

    “你他妈眼瞎啊,臭丫头。”童嘉晨骂道。

    “晓舟,先出去工作,别跟疯狗一般见识。”邵正谦抢在陈晓舟发飙前,劝说着陈晓舟。

    “是的,师父,我先出去了,童爷爷,您有事就按铃。”陈晓舟原本很生气,让邵正谦这么一劝,她就心境平和了。

    陈晓舟一走,童嘉晨彻底发飙了,他直接怨怼邵正谦,“我去,邵正谦,你他么说谁是疯狗呢?你找打,是不是?”

    “二哥,你打得赢我吗?”邵正谦冷冷的反问。

    “卧槽,邵……”童嘉晨都要跳起来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啊,很快他就发现了更重要的一点,“我呸,邵正谦,你叫谁二哥了,你他么的这是在恶心谁呢?”

    邵正谦:“……”

    果然是条疯狗,说他是疯狗还不承认呢。

    “我告诉你,邵正谦,你跟我们家乐乐离婚了,我爷爷手术是你做的,我们童家欠了你的,我们整个童家来还,你别纠缠我们乐乐啊,不然,老子打不过你,也要跟你拼了。”童嘉晨怒吼。

    这是继之前跟邵正谦打架打输了后,童嘉晨第一次承认自己打不过他。

    “够了啊,嘉晨。”童鸿理淡淡的出声阻止。

    “爷爷,您先休息吧,我一会儿再过来看你。”邵正谦说道。

    “没事的,正谦,你忙就不用过来了,中午再过来也成。”童鸿理说道,对邵正谦,他一直都尊重的,哪怕邵正谦伤害过他最疼爱的乐乐。

    然而,作为一个过来人,再美好的爱情,都会有一段刻苦铭心的记忆,不管这记忆,是痛的也好,还是甜的也罢。

    他很清楚,对童欣乐来说,那个给过她刻骨铭心记忆的人就是邵正谦。

    “好。”

    而后,邵正谦走了。

    邵正谦一走,童嘉晨就正常多了。

    “嘉晨,你说说,你干嘛总是对正谦这样啊,就算他跟乐乐离婚了,他也是彬彬的亲生父亲啊,你不看在他的份上,也得看在乐乐跟彬彬的份上,对他稍微尊重点啊。”童鸿理劝着。

    “爷爷,您不提乐乐跟彬彬还好,您这一提到他们娘俩啊,我恨不得抽了邵正谦的皮,喝了他的血。”童嘉晨想到这点,到现在都还气愤的很。

    “你呀。”童鸿理也知道这人是疼自己的妹妹,性格上,也要比老大更轴一点儿,他们小时候是不太容易区分,可这长大了,两个人的性子不同,也就很容易区分了。

    童鸿理不想他一直纠结童欣乐跟邵正谦的问题,索性转移了话题,“先不说这件事了,你对人晓舟能不能客气点啊?她照顾了爷爷大半年呢。”

    “那小妞是自找的,你说她一个好好的丫头,干嘛非得跟邵正谦学呢,还叫邵正谦师父,那不是找抽呢吗?”童嘉晨还气得很。

    他在外面,被女人奉承惯了。

    也就他们家乐乐,才是让他捧在手心里的,乐乐怎么蹂躏他都没问题,但是除了乐乐,别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行。

    何况,那个陈晓舟还是邵正谦那边的,加上年纪比他小那么多,这么瞧不上他,还说他丑,这仇,无论如何,他都给她记下了。

    童鸿理不吭声了,被这老二给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们家,什么时候允许男人对女人动手了?等他有精神了,他得把童启发叫到跟前来问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教的儿子。

    瞧见童鸿理不说话了,童嘉晨自然以为童鸿理不舒服,他担心的跑过去,“爷爷,您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我去帮你叫医生吧。”

    “正谦都让你气跑了,去哪儿叫?”童鸿理没好气的反问。

    童嘉晨被噎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过河拆桥拆的未免有点太早了,眼下,邵正谦还是爷爷的主诊医生呢,他这得罪了人,难保这小心眼的邵正谦会不会对他们使什么绊子。

    童鸿理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童嘉晨,也知道,他这是想明白了些问题,也懒得搭理他了。

    童嘉晟就是这个时候停好车上来的。

    “怎么了?爷爷,吃过早餐了吗?”童嘉晟走过来,温和的问着。

    “嗯,有晓舟在,我的吃喝拉撒这些,你们都放心吧。”童鸿理对陈晓舟是相当满意的。

    童嘉晟扁扁嘴,说的好像陈晓舟会下厨似的,还不是别人做好,她不过是把别人做好的东西端过来而已。

    “那就好,这样吧,爷爷,我有个建议,等你出院了,我们就跟邵医生要了晓舟这个人,让她将来跟那个厨师一起,留在咱们童家照顾您,您看呢?”童嘉晟提着自己的意见,这个意见,他想了有两天了。

    “什么,让那臭丫头成天在我们童家白吃白住不说,我们还要给她钱啊?”童嘉晨简直不能够理解,他家老大到底是怎么想的。

    怕是这脑子进水了吧。

    “嗯,嘉晟的这个主意好。”童鸿理赞同。

    “不成,我反对,邵正谦身边的人,不管是那臭丫头,还是那胖厨师,一个都不许留在我们童家。”童嘉晨坚决反对。

    “呵,等咱们童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你再反对吧。”童鸿理冷哼的说道,这小子,今天怕是又吃错药才来的吧。

    童鸿理心里就是这么想自家孙子的。

    童嘉晨:“……”

    *

    童欣乐送完童彬赶来医院,看到两个哥哥还没有走,祖孙三人在房间里好像在讨论什么问题似的。

    她一进来,就让童老二抓过来问她意见。

    等童欣乐听明白过来后,笑了笑,“二哥,现在讨论这个还早吧,等爷爷出院的那天再说呗,况且,我们这边讨论的再热络,还得看人家晓舟乐意不乐意啊。”

    童嘉晨瞬间想明白了,也是,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得两个巴掌一起拍,才能达成啊。

    嗯,就这么决定了,他得想办法让那丫头,不同意去他们童家就好了,届时,就算他们家人都想邀请她,她不答应,那就没戏。

    “爷爷,您感觉怎么样啊?”童欣乐懒得搭理她二哥,过去关心的问着。

    目前,看着这精神状况是不错的。

    大概手术的刀口还是会很疼的。

    “嗯,还好,别担心。”童鸿理点点头。

    童欣乐很感动,不管接下来童鸿理还能多活多少年,对她来说都是福气,当一个人不用等死的时候,任何时候死亡,都不会令人觉得心塞了。

    “大哥,你们几点回公司啊?”童欣乐抬腕看了下时间,问向童嘉晟。

    接下来这二十天,童欣乐接下了主要看护的重任,反正她没事,在休假。

    “嗯,还可以等会儿,我十一点半约了客户,在那个时间点赶过去就好了。”童嘉晟说道。

    童欣乐点点头,她重新拿过包,然后说道,“那你跟二哥先陪下爷爷,我去完成一件彬彬交代给我的任务,很快就回来,好吗?”

    “那个叫林可可的女孩啊?”童嘉晟问着。

    “嗯啊,她爸爸林逸夫,我还认识呢,他爸爸其实能力不错的,可惜了。”童欣乐遗憾的说着。

    林逸夫已经把林氏卖给秦远翔了,林氏以后就成了秦源集团的一个分支了。

    如果林逸夫不卖,继续经营,林氏的未来,真的是无可限量。

    但是有舍有得,人在面对选择的时候,总会偏向于对他来说更重要的那个选择,对林逸夫来说,可可比林氏重要。

    而她觉得,林逸夫的选择是对的。

    “林逸夫那人还真的是可惜了,商业眼光是真不错,可他挑女人的眼光真的是不怎么样,还是不如咱老大,挑上赵老师,那简直了。”童嘉晨认同的点头。

    “你说的是可可的妈妈啊?她妈妈……”

    童欣乐的话还没有问完,兄妹二人的谈话就被童嘉晟给阻截了,“好了,别在背后议论别人,乐乐,你不是要给人小姑娘送东西吗?快去吧。”

    “嗯。”童欣乐点点头就赶紧走了。

    童欣乐穿过一条直线走廊,刚拐了一个弯,就看到邵正谦领着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一间病房走出来。

    邵正谦走在最前面,他两手很自然的垂在身体两侧,微侧着身子,再跟身后的人说着什么,那一群人手上都有比例,有的还很认真的在做笔记。

    那一副画面,在童欣乐的眼里,感觉医生真的是一个很神圣的存在了,有了他们,有多少病患可以减轻他们的痛苦啊。

    当然,每年都有惨痛的医疗事故的发生,可是,这种事情,双方其实都不想,但是又不能彻底避免。

    其实,医患关系之所以紧张,无非就是双方的不够理解对方造成的。

    此刻,童欣乐能有这样平静的心态,自然是童鸿理的手术很成功,她不敢去想,如果昨天的手术不成功,今天,她面对邵正谦的时候会是怎样的一个心态。

    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会彻底成为冰点吧。

    那一刻,她真的很庆幸,昨天那格外重要的十二个小时,就这样顺利且平安的度过了。

    童欣乐就发了这么一会儿呆的时间,邵正谦讲完了先前的病例,他转过来头,准备带着身后的人去下一个病房查房。

    就在他转过头来,就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童欣乐站在那儿发呆的样子,而她的脸,与他正面对着。

    他看了她一会儿,没有上前。

    他现在是工作时间,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他也不好做什么过分的举动出来。

    毕竟,那天的强吻,他知道,自己是一时冲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尤其是童欣乐不喜欢。

    他其实也在反思着自己的异常行为,也许,他真的是太激进了些。

    童欣乐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邵正谦也在看她,而他身后的那几个年轻的医生,嘴角都在含笑。

    那一秒,她就有些感觉不太好了。

    赶紧收回视线,她加快脚步朝电梯那边走去,好在,电梯很给力,她按下上楼键,电梯很快就上来了,门打开,她直接就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上后,邵正谦也收回视线,然后一张严肃脸,让身后跟着他学习的医生们都同时闭了嘴。

    之后,他们继续工作。

    童欣乐坐着电梯上到了十三楼,直接朝林可可的病房走去。

    林可可的房门是虚掩的,此刻,里面正在上演一出很残忍的一幕。

    医生跟护士在交谈,医生让护士将林可可给按住,下一秒,林可可哇的一声就哭了,林逸夫抱着可可,试着跟医生交谈,“刘医生,就没其他的办法吗?这孩子还那么小,这么小就做骨髓穿刺,很痛啊,她承受不住。”

    童欣乐:“……”

    骨髓穿刺?什么是骨髓穿刺?林可可又为什么要做骨髓穿刺。

    童欣乐整个人都愣了,她喜欢邵正谦,可是她却对邵正谦的医学领域所知甚少。

    她也没听到那个让林逸夫叫的刘医生是怎么回答的,反正,林可可的哭声更大,也更委屈了,她哇的叫着爸爸,说她害怕。

    这骨髓穿刺,听上去,都觉得可怖,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打针都怕的孩子,怎么能不害怕呢?

    童欣乐推开门进去,看着几个护士准备上前按着一直在挣扎的林可可,林逸夫抱着林可可的小身子,护士准备上前按脚,林可可就拼命的踢,蹬,还让他们走开。

    童欣乐的心就跟被针扎了下,她喊着,“她还是一个孩子啊,你们就不能用温和一点的方式吗?”

    “童阿姨。”林可可哭着叫,那小可怜的模样,简直让童欣乐都要心疼死了。

    童欣乐嗯了一声,走过去。

    林逸夫眼眶红透,里面尽是血丝。

    样子实在是罕见的狼狈,至少,童欣乐的记忆里,就从来没有见过林逸夫这般模样,一个大男人,一个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男人,此刻这般,还真让人有些说不出来一个字。

    哪怕是想要安慰安慰他的话。

    “刘医生,让我跟可可谈谈,给我五分钟,好吗?”林逸夫对着刘医生乞求道。

    刘医生点头答应了,“我们先出去,五分钟后进来。”

    医生跟护士都走了。

    童欣乐留了下来。

    那些人一走,林可可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林逸夫就开始劝说可可,他的劝说并不是直接入主题的方式,而是给林可可讲了一个勇敢者的故事。

    五分钟后,林可可平静下来,并且点头答应让医生跟护士进来,帮她做骨髓穿刺检查,还跟林逸夫保证,不再哭了。

    林逸夫笑了,童欣乐虽然看不到他的笑容,可她相信,林逸夫的眼底肯定有很多眼泪,因为,连她一个外人,都让他们父女之间的互动给感动了。

    林逸夫还真是一个好爸爸。

    林逸夫起身去叫医生的时候,她朝他比了个大拇指,林逸夫勉强朝她笑了笑,一个笑容里,透漏了太多的无奈。

    就在这个时候,童欣乐上前,将童彬给林可可准备的礼物替代童彬送给她。

    林可可朝童欣乐甜甜的笑了笑,“谢谢您,童阿姨。”

    没一会儿,刘主任就带着护士进来了,他们做出了要求,让林逸夫跟童欣乐先出去等会儿,林逸夫给了林可可一个鼓励的眼神,林可可也没再撒脾气,做出硬要她爸爸留下来的要求。

    那一秒的林可可,在童欣乐的眼里,真的是无比乖巧。

    两人走出去,有护士把门给关了。

    林逸夫瞅了一眼关上的门,然后往那边走廊上走去,走廊的尽头,有个露天的阳台,那边专供病人家属烟瘾犯了的时候抽烟用的。

    林逸夫径直的往那露天阳台走了过去,童欣乐瞧了瞧,跟了上去。

    林逸夫站在那儿,直接掏出烟盒跟打火机来,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来,点燃后,狠狠的吸了一口。

    然后就静默不语,直到一支烟没掉。

    林逸夫统共就没吸两口,吸烟不是目的,排解胸中的郁闷才是吸烟的目的。

    “可可为什么要做骨髓穿刺啊?”在林逸夫继续拿第二支烟的时候,童欣乐开口了。

    林逸夫手上的动作一顿,侧身看着童欣乐,大概是没想到童欣乐会跟着他过来吧。

    “做这个检查,是为了求证他们的猜测。”林逸夫喉咙哽咽。

    “猜测,什么猜测啊?”童欣乐蹙眉,那如果猜测是错的,那这检查不是白做了么,那可可不是白受那份罪了么。

    “他们,……他们怀疑可可不止神经先天发育不正常,现在还得了儿童急性白血病。”林逸夫看着阳台外面的那片亮白刺眼的天空。

    “!”

    什么?

    童欣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什么意思?

    白血病?还急性的?

    这不是给可可宣判了死刑么?

    童欣乐知道儿童白血病有多可怕,她还记得,童彬刚出生后的那一年里面,童彬要是稍微有个发烧咳嗽的,她都紧张得不得了,一颗心都备受煎熬。

    童彬有次肺炎住院,她隔壁床的一个小女孩,比他们晚了半天住进来的,一开始,医生也说是肺炎,但是后来,医生就让那个小女孩转科走了。

    再后来,听病人的家属说,那小女孩好像是被诊断为白血病来着。

    她知道这个病的凶险,孩子要得了这个病,对一个家庭来说,必然是痛苦且可怕的经历,那是一个家庭的重大灾难,一家人的希望都毁于一旦。

    她也在网上瞧见过那些得此病的儿童们,每个人惨白的脸蛋,还剃光头,天天输液,那惨样,真的是令人不忍直视。

    而且这种病,死亡率很高。

    可,这种骇人听闻的病,怎么就降落在可可的身上了呢。

    即便童欣乐此刻还有很多疑问想问,但是看着林逸夫那一身让悲惨气氛给笼罩起来,她就不忍心问了。

    好一会儿,蔡红得到医生的通知,让他进去。

    林逸夫掐掉了手上的烟,放在阳台上的烟跟打火机,他都不要了,就跟着蔡红离开了。

    这一次,童欣乐没有再追上去。

    因为,那间病房,太过沉重,沉重到让她不知道该怎么进去面对林可可那张可爱却又很有可能将湮灭的小脸。

    ------题外话------

    今天都5号了哦,亲们如果还有免费的评价票,月票啥的没有投的话,赏点给格子,好吗?o(* ̄︶ ̄*)o

    爱你们哒。

    打卡第5天,明天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