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受伤(小高潮,必戳)

作者:格子虫 |字数:21434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回去的时候,童欣乐的心情明显受到了影响。

    童嘉晟跟童嘉晨赶时间要走,她一回来,哪怕她情绪有变,赶时间的双胞胎也一时半会儿没有注意到,交接了后,两个哥哥就一起走了。

    童鸿理睡了一小觉起来,就看到童欣乐明显低落的情绪,他张嘴问着,“乐乐,不是给人家小姑娘送礼物去了吗?怎么回来这么一副样子啊?”

    童欣乐看了下童鸿理,然后摇摇头,她不想把那充满悲伤的事情告诉他。

    其实想想也就能想通,这世界这么大,人这么的多,每一天每一秒,都有人出生,也有去世,这种生离死别的事情,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发生。

    只不过,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边,哪怕不认识,都会唏嘘感叹一番,况且,还是认识的呢,那带来的心理冲击力,就真的是可想而知了。

    “没有,爷爷,您晒过太阳了吗?”童欣乐问着。

    “晒过了,你大哥刚推我过去晒了一个小时了。”童鸿理应道。

    童欣乐:“!”

    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就已经用掉了一个多小时了吗?

    童欣乐简直没想到,人沉浸在悲痛意外的气氛里,时间也是过的这样快的。

    而她自己,是一个不太负责的看护人,做的远远没有晓舟做的好呢,难怪,爷爷想让晓舟一直照顾他来着。

    这些年,在童鸿理身边照顾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她真是没想到,晓舟这么年轻的年龄,却在照顾人上面有一套,还深受老爷子的喜欢。

    “爷爷,那我帮你削个苹果吃吧?”童欣乐想找点事情来做,随手就抓了一个苹果握在手上。

    “嗯,当心点啊。”童鸿理随口就是叮嘱。

    结果,童鸿理的话才刚落地,童欣乐就切到了左手食指,那鲜血,瞬间涌流了出来。

    童鸿理着急的很,奈何伤口还很痛,又牵扯不得,这一着急,引发的情绪波动,就已经牵动伤口,痛得他嘶了一下。

    “爷爷,您别着急,没事,口子不大,就是血流的有点多,您别担心我。”童欣乐暗暗的骂自己,怎么这个时候出这样的状况。

    她赶紧抽了张纸巾,包裹住食指,准备止血。

    “你这样不行的,叫医生吧,去护士站那边找正谦,让他帮你处理下,这个天气,就怕感染了。”童鸿理忍着痛,飞快的说着。

    恰好,陈晓舟忙完了,进房间来就看到童欣乐所出的状况。

    她马上拿出耳麦,及时通知了邵正谦,“师父,童小姐切水果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指割到了,我让她过来找你,你去护士站的处理间等着吧。”

    “好,让她快点过来,我这边立即准备。”邵正谦急切的应着。

    从门口到童鸿理的床边,没几步路,陈晓舟都是小跑着过来的,她随手从白大褂外口袋,撕了一个医用纱布外胶带,然后将里面的纱布拿出来,贴在童欣乐的手指上。

    “童小姐,你这伤口必须处理,护士站那边都准备好了,你赶紧过去吧,消个毒也是好的。”陈晓舟都没有说是她师父准备好了。

    “真的不用,我就是个小伤口。”童欣乐不想去,邵正谦就在护士站,她都听到陈晓舟跟邵正谦通话了。

    “你这样,童爷爷不放心的,他都这样了,你还想让他担心你啊?”陈晓舟聪明的很,直接搬出了童鸿理。

    童欣乐:“……”

    童欣乐只好过去了。

    她虽然真的觉得没有处理的必要,但是她也确实是不想让童鸿理担心。

    这个意外,出的还真不是时候。

    她走出门口,拐个弯,就看到邵正谦站在护士站的入口,她硬着头皮走过去,不就是切到了手指,这么点伤,需要邵正谦这外科圣手亲自来帮她处理吗?

    她真的觉得这有点大材小用了。

    可她脚步没有停,她脑子分析的很快,这个时候,她要是退缩了,就真的是矫情了。

    她走过去,邵正谦直接领着她去了护士站的处理室,没有说话。

    “坐下吧。”

    进了处理室,邵正谦直接叫着她。

    此刻,处理室还有护士在帮病人配药,邵正谦对她说话的语气,还挺自然,而她,也就这么的听话的坐下去了。

    邵正谦走过来,弯身先看了下她的切口,切口很深,里面的嫩肉都看到了,这女人,居然还扭扭捏捏的不想过来处理。

    这个天气,说热不热,说凉不凉的天气,真的很容易感染的。

    “你怎么弄的?伤口这么深。”邵正谦有点责怪的出声。

    “我……”面对邵正谦的责怪,童欣乐不知道该说什么,很深吗,她不觉得啊,当然,她也没看仔细,就是觉得当时血流的有点多。

    “打个破伤风吧,避免感染,另外,我会涂点酒精消毒,会有点痛,你忍着点。”邵正谦平静的说着。

    童欣乐:“……”

    童欣乐不敢相信的看着邵正谦,给她抹酒精,那是有点痛吗?那明明是很痛,很痛的,好吧?

    她好想问他一句,邵医生,你确定你这不是公报私仇么?

    这么小伤口,要求她打破伤风针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在她伤口上淋酒精,这就太毒了吧。

    童欣乐伸出去的手,就这么自然的往回缩了起来。

    她害怕,反正她就是怕痛,从小就怕痛,长大也怕痛。

    好多人问过她,她既然这么怕痛,当初怎么就敢生孩子咧?

    这个问题,她也回答不了。

    她就是生了孩子呀,但是,她还是怕痛啊。

    邵正谦在准备着消毒的东西,又让护士去楼下的药方拿破伤风的针药上来,破伤风针是要打的,不过,酒精消毒是吓唬她的。

    同样都有消毒的作用,他知道她怕痛,自然会选择不会痛的消毒药水,比如碘伏,紫药水,还有现在药业公司近两年研发成功并且上市销售的长效抗菌的消炎药,都是不会痛,而且,消毒效果还不错的选择。

    他在做这些准备工作的时候,嘴角含笑,心中所想的是,童欣乐还是从前的那个童欣乐。

    童欣乐此刻的感觉却非常不良好,她很害怕,很紧张。

    她知道,邵正谦一般是不会跟她开这种玩笑的。

    他都叫护士去楼下拿针药了,这屁股上挨一下,是必不可免的了,但是,她这受伤的地方,真的要被残忍的抹上酒精么?

    那可是比在伤口上撒盐还要痛苦啊。

    “邵医生,我怕痛,可以把酒精换做别的消炎药水吗?”最终,童欣乐还是提出了一个病人可以提的要求。

    当然,这么丢脸的承认自己怕痛,她是在等护士离开后才说的。

    反正,她也不怕在邵正谦面前丢脸,过去,在他面前丢的脸不算少。

    他们在一起后,她也有过生病感冒,头疼发热的时候,有一次,她记得,她为了一个项目可以谈成功,她跑到外市去跟那客户沟通,后来又连夜返回去的时候,遇上瓢泼大雨,她出门的时候没有看天气预报,或者是看了天气预报,不太相信它的准确度,就什么雨具都没带,她躲了雨,可是那雨下了好久,都没有要停歇的样子。

    最后,她就一咬牙,冒着雨,朝小区内狂奔。

    那一晚,邵正谦值夜班。

    她回去后,一个人洗了热水澡,也吃了预防感冒发烧的药,然后就累的躺在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怎么都醒不过来,是邵正谦下了夜班回家后发现的她,带她去医院输液。

    结果,她很神奇的,邵正谦将她一路从家里扛到车上,又送到医院去的路上,她都没有醒过来,结果在主诊大夫说要输液的时候,她噌的坐了起来,看到邵正谦,委屈极了,告诉他,她怕痛,所以,她不要输液。

    当时,她那么大个人,居然说因为怕痛,而不肯输液,真的是笑喷了屋子里好多人。

    最后,因为她发高烧,整个人都快要烧晕厥了,所以,邵正谦没有顾忌她怕痛这个理由,还是让她接受输液。

    只是,护士过来扎针的时候,他开口让护士轻一点,准一点,尽量不要弄疼她。

    输液扎针其实是不痛的,多半是病患太过紧张造成的自我意识的痛感,当然遇上手法不太好的护士,或者新来的护士,那是会遭受点罪的。

    可是即便邵正谦已经找来了手法很熟练的老护士,这一针扎下去,童欣乐还是哭了。

    他以为是吓哭的,结果童欣乐哽咽的叫唤道,痛,好痛啊。

    至此之后,他才知道童欣乐是真的怕痛。

    他们的第一次,也是因为童欣乐紧张怕痛,试了好多次,才成功的。

    为此,他所遭受的罪,其实也不少。

    而他,甘之如饴。

    现在想来,都是甜蜜而幸福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酒精消毒的效果最好,这个天气,最好还是……”

    邵正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招来童欣乐的一声指控,“邵正谦,你这是公报私仇。”

    一声喊叫,让童欣乐跟邵正谦都同时愣了。

    童欣乐暗叫不妙,她怎么就把人给连名带姓的叫出来了呢。

    邵正谦反应过来,嘴角抿了又抿。

    原来这样刺激她一下,她就知道他叫什么了。

    看来这酒精的效果,还真的是不错,除了消毒,还能让人恢复记忆。

    “公报私仇?童欣乐,我们有仇吗?”邵正谦忍住气,反问道。

    虽然叫他名字让他很开心,但是后面这四个字,他可不是那么开心了。

    他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仇,他们有的是几辈子都牵扯不断的爱。

    他爱她,他不相信,她完感觉不到。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他,两人的眼底里,在这一刻,似乎都流露出了一些什么东西。

    恰在这时,去而复返的护士的推门进来了,“邵医生,针药拿上来了。”

    “嗯,放在那儿,你准备一下,帮童小姐打。”邵正谦对着那名护士说道。

    “哦,好咧。”护士应着。

    童欣乐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她知道,屁股上挨一针这件事,是逃不掉的了。

    邵正谦拿了透明的消炎液过来,先用棉签沾上碘伏,帮她清洗伤口周边凝结起来的血块,血块被清洗干净,童欣乐这才看到,伤口还真的很深。

    这会儿,疼痛感也是越来越强烈了。

    清洗好伤口,邵正谦举着消炎液瓶子,柔和的说着,“这是不会痛的消炎药,不用紧张。”

    童欣乐视线转移,看着邵正谦近在咫尺的脸,她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是这样的近,近到她都能看清楚,他脸上的毛孔粗大。

    “邵医生,最近熬夜很多啊,让你们医院的护士帮你推销点美容护肤的东西吧。”

    “……”

    童欣乐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这话,让邵正谦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一脸的阴沉。

    同时还苦了人家护士。

    要知道,这憋笑,真的是天下,最苦的一件事情。

    “看来,是我瞎担心了,童小姐还挺幽默的。”邵正谦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就甩手走人了。

    童欣乐扁嘴,好半天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她是为了他的颜值着想啊,好好的一个帅颜值,就拿给值班,熬夜给蹉跎了。

    她也就是想到,他没有拿酒精对付她,所以,也就好心了下。

    倒是一旁的护士,拿过准备好的针药走过来,“童小姐,打破伤风针之前,我们要先做个皮试的,做皮试的时候会有点痛,你忍忍。”

    “嗯。”童欣乐一脸苦兮兮的应了声。

    内心里狂躁的将邵正谦给骂惨了,他就是公报私仇来着,还不肯承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敢做不敢当了啊?

    她这点小口子哪里就需要如此小题大做,让人家给她打破伤风咧?

    简直就是浪费人力,也浪费药力。

    嘶~

    针扎进皮肤的那刻,童欣乐痛的在心里倒抽了声气。

    做了皮试,要观察十五分钟左右。

    十五分钟后,护士再次走了过来,先看了下童欣乐的手腕,没有过敏,她就去准备针药。

    “麻烦童小姐脱下裤子。”

    “哦。”

    童欣乐脱裤子的时候,手都在抖。

    好吧,她知道打针其实没那么痛,可就是心里恐惧严重。

    一会儿,护士就打完了,童欣乐笑着跟她道谢。

    从注射台上下来,童欣乐拐着走出去。

    其实打针确实不太痛,但是她就是心理作用太大,总觉得好痛好痛。

    她从处理室出来,邵正谦靠墙站着在等她。

    她看到邵正谦,整个人就觉得不好了,再加上邵正谦那似有若无的笑,简直虚无缥缈的很,然后,她整个人就更加觉得不好了。

    这人,居然还好意思。

    “到了吃饭的点了,我们吃饭去吧,晓舟在陪爷爷吃饭,所以病房那边暂时不需要你了。”邵正谦大方的说着。

    “邵医生,我可以对你说,我不想跟你吃饭吗?”童欣乐扭头,很直接坦荡的看着他,又很直接明白的说出她此刻的想法。

    她确实是不想跟他吃饭来着。

    邵正谦睁着眼睛看了她好一会儿。

    童欣乐都很坦荡的迎接他的凝视,一点儿退缩的想法都没有。

    好,很好。

    “嗯,童小姐这是想过河拆桥了?”邵正谦点了点头,挑眉问着。

    “这算是过河拆桥吗?邵医生的诊疗费,我们童家没有少你一分钱吧?邵医生要提什么条件,只是不太苛刻,我相信我的家人就算是竭尽力都会替你办到,还是说,陪邵医生你吃这顿饭,就是你的要求,如果是这样,那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就不欠邵医生你什么了哦。”

    童欣乐口齿一向伶俐,只是,他们彼此都没有想到有一天,童欣乐会用这伶俐来对付邵正谦而已。

    邵正谦在心里哼笑了声,“不想跟我吃饭?那童小姐想跟谁吃饭?新交的男朋友秦远翔吗?”

    童欣乐诧异的抬头:“!”

    他居然这么误解她跟秦远翔的关系。

    太龌龊了。

    童欣乐在心里面咒骂。

    面上,她严肃以对,“就算是,这件事跟邵医生你有什么关系吗?”

    “你说呢?你好意思问我?”邵正谦真的是气疯了,眼底泛着猩红。

    他不过是假意试探下,他以为童欣乐肯定会第一时间否认跟秦远翔之间的关系,但是结果是童欣乐居然没有否认不说,还急于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

    因为生气,所以,邵正谦的声音有点大。

    惹得护士站的值班护士频频看过来。

    童欣乐当即就觉得自尊严重受损,她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转身就走。

    邵正谦下意识的就伸手去抓她。

    她反手就是一甩,然后扭头,狠狠的看着邵正谦,低吼着,“邵正谦,别碰我,别用你肮脏的手,不知道摸过苏静多少次的手来碰我,好吗?你要不恶心,我会恶心的。”

    邵正谦:“……”

    邵正谦猩红的眼眸更红了。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童欣乐,看着她就这么突然的在他跟前爆发了。

    他想,这么多年来,大概这是童欣乐第一次这么失控的在他面前表示,她到底有多介意苏静的存在。

    可是,他对苏静压根一点儿那种心思都没有。

    从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我没有。”下意识的,邵正谦开口解释。

    可是童欣乐压根就不想听他解释,她情绪第一次这么崩溃,也是她所没想到的,她也觉得意外极了,震惊极了。

    下一秒,她转身就跑走了。

    邵正谦想去追,在他抬脚迈步的那一刻,电梯门打开了,秦远翔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他看到童欣乐的身影在他眼前一闪,他直接叫了她一声,“乐乐。”

    童欣乐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到秦远翔,她没多想,直接走进电梯,然后两人就坐电梯下去了。

    邵正谦追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并且在往下走。

    他气得重重的捶了电梯门一下。

    那个阴魂不散的秦远翔,还真的是很讨厌。

    *

    电梯内。

    秦远翔就发现了童欣乐手指上的伤,也发现了她脸色有点不对。

    不过,他刚才还没有来得及出电梯,所以没看到邵正谦,更加不会知道童欣乐如此糟糕的情绪,其实是跟邵正谦有关。

    “怎么了?”秦远翔柔声的问着。

    童欣乐摇摇头,想说没事,但是喉咙的地方哽的慌。

    她以为,今天对她来说,应该是愉悦且美好的一天,毕竟这是她爷爷手术成功后第二天,只要好好的调养身体,那么,她爷爷还可以颐养天年,而她还可以在他身边好好的孝顺几年。

    但是,她没想到,今天遭遇的事情,却让她的心情这么的糟糕。

    先是林可可竟然被人怀疑是急性白血病,再然后,她情绪还没有恢复过来,给童鸿理削个苹果皮都把手给割道口子,然后又让邵正谦这么的怀疑她。

    他们都离婚了,她交不交男朋友,那都是她的事情。

    倒是他,在她走后的这些年里,他说是到处找她,可是结果呢,一边找她,一边跟苏静并肩进进出出的。

    对苏静这么的好。

    她不在的这些年,她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回来后,也有人告诉她,她不在的这些年,苏静一直在追他,可是他都没有答应。

    好,可是既然不答应,不喜欢,那可不可以不要对那个女人那么好呢?

    就算他曾经欠苏德一份情,那也不过是,苏德买他们邵家别墅的时候,比市场价多付了20%的钱吗?

    那多出来的钱,在她跟苏德购买的时候,就已经替他偿还了。

    就算人情再难还,他在高中三年,帮苏静从一个学习不怎样补习到可以去京城上名牌大学的学子了,这还不够吗?

    他不喜欢苏静,好,就算她信了,可是他的不喜欢,却要负责苏静的一辈子,她想,没有一个女人会接受的。

    他对苏静都这样好了,她都没说过他什么了,她不过是要跟秦远翔吃顿饭而已,让他恶心成那样?

    这就真的是太过分了。

    想到这些,童欣乐还气得身子在发抖。

    她想,邵正谦之前对自己的侵犯,她因为懵懵的,所以都没有过激的反抗过,甚至事后想了想也就作罢了。

    但是,从现在开始,她不会再让邵正谦这么轻而易举的侵犯她了。

    他们之间,除了童彬,不会再有别的任何的交集。

    “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好吗?乐乐。”秦远翔诱哄着,他实在是看不了童欣乐如此难受的模样。

    “真的没有,说出来,我会很丢脸。”童欣乐调整了情绪,平静的回复着。

    “那我保证,不笑话你,好吗?至少,你得告诉我,你这手怎么受伤的吧?”看着童欣乐的手指让纱布给包了起来,秦远翔蹙眉问着。

    “哦,给我爷爷削苹果,不小心让水果刀给割了,割得还挺深,今天中午的值班医生要求我打破伤风针,你知道的,做那皮试很痛的,我怕痛。”童欣乐只好将她觉得很丢脸的事情说出来。

    她想,小孩子怕痛,拒绝打针吃药是可以理解的,她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是害怕打针吃药,那就真的是相当丢脸了。

    “原来是做皮试啊,做皮试是很痛的啊,我也接受不来。”秦远翔为了让小丫头高兴起来,不惜自我贬低。

    “真的假的啊?”童欣乐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秦远翔在她眼里,那是很能干的,她觉得,做生意能做到像秦远翔这样,那别的方面,秦远翔必然也不会出太差的。

    这种幼稚低能的事情,在她身上出现,还可以理解,至少她是女生啊,秦远翔这样的人会害怕,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丢分的事情,我骗你干什么?”秦远翔低笑出声。

    好久之后,童欣乐才知道,秦远翔为了她,破了很多原则,而她在明白秦远翔的心意后,她也只能是一声叹息,一声抱歉。

    如果在她遇上邵正谦之前,她先遇见秦远翔,或许,她的人生,会变得有所不同。

    “心情好点了没?”秦远翔低头再次温和的问着。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了地下停车场,秦远翔搭着她的肩,带她出去。

    “心情不好,吃好吃的可以改善,听阿姨说,你爱吃鱼,今天我们去你最吃的那家天府渔家,好吧?”秦远翔问着她的意见。

    反正只要让她高兴起来,让他做什么都成的。

    “我今天不想吃鱼,换家吧。”童欣乐直接拒绝了。

    “那换成什么,你说。”秦远翔一副任她挑的模样,“反正我今天请客。”

    “嗯,我想吃烤肉。”童欣乐直接提了要求。

    “好。”秦远翔满口答应了下来,“哪家烤肉好吃,你指路,我来开车。”

    “嗯。”这点,童欣乐倒是没拒绝。

    童欣乐其实也不太清楚哪家烤肉店好吃,她以前去吃过的那家店,距离市一院这边有点远了点,她不想去那么远的地方。

    而她想吃烤肉,其实也就是一个借口,她今天真的没心情,也没什么食欲。

    吃烤肉呢,关键是自己得花时间去烤,这样,用的时间多,吃的也少,一举两得。

    烤的时候,还可以抽空恍神。

    在秦远翔将车子绕进比较繁华的小吃一条街的时候,童欣乐就挑选了一家看着干净又卫生,装潢还比较上档次的烤肉店。

    秦远翔将车停在那家烤肉店的门口。

    两人走进去,服务员送来了菜单,一人一张。

    童欣乐点的都是素菜,什么土豆,藕片,还有青笋条,韭菜串,豆干这样的,秦远翔点的都是荤菜,麻辣牛肉片,羊肉串,里脊猪肉条,香辣排骨,骨肉相连,鱿鱼串这样的。

    服务员听着两人报的菜品,一边帮他们勾划,同时嘴角含笑,这是他们见过的最有默契的情侣搭档了。

    简直配合得太好了。

    “要饮料吗?”服务员象征的问了下。

    “嗯,来两罐王老吉。”童欣乐点头。

    吃烧烤类的东西,来点凉茶是最好的了。

    “好,两位请稍等。”服务员走了。

    一会儿,他们烧烤锅来了,紧跟着菜品也到了。

    童欣乐在她那边烤的是素菜,秦远翔在他那边,放的都是荤菜。

    童欣乐把烤好的素菜就往自己的盘子里放,放了好几样后,秦远翔长手伸过来,直接端到他面前去了,然后把烤好的肉片放在他的盘子里,端到童欣乐的面前。

    “不是说要吃肉吗?这尽拣素的干嘛啊?”秦远翔宠溺万分的说着。

    “那是你不懂女生,女生任何时候都会嫌自己胖的。”童欣乐笑着说,不过,还是把那肉片给吃进肚子里去了。

    有肉吃,自然是比菜好吃啦,要是对自己的身材够自信,也没哪个女人不喜欢吃肉的,总是去吃素的。

    只是,肉吃多了,相应的运动量就得增加,否则,到时候真的给你长几斤肉出来,就真的是苦兮兮了。

    “你又不胖。”秦远翔瞥了她一眼。

    童欣乐嘟嘴,不乐意的说道,“那是你眼神不好,这儿,这儿,都是肉。”

    指着自己不算细的胳膊,又指了指自己的小肚腩的地方,容易长肉的地方,她真的是很害怕凸出来。

    “那儿,那儿,本来就是该长肉的地方。”秦远翔直接回复。

    童欣乐彻底无语了,在秦远翔夹第三片肉过来的时候,她直接就拒绝了,“不要逼我吃啦,我真的要肥死了,拿你是问哦。”

    “好啊,你要肥死了,我负责,好不好?”秦远翔挑眉。

    “噗,你负责?你负什么责啊?你还能把我多余的肉给吃了不成?”童欣乐直接就喷了,此刻,她没把秦远翔当成那个高高在上的,她需要极尽讨好的客户了,而是,将他当成那个在她小时候就会挠她脚心,逗她乐的小哥哥。

    所以,她说话也是无所顾忌的。

    “只要你愿意,没问题啊。”秦远翔一本正经的很。

    “吃吧,我吃素啊,那些肉,都交给你,你说你负责的,那就好好的吃。”童欣乐说道。

    所以,她说的吃,其实是这个吃。

    秦远翔抿唇自嘲的笑了下,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所以,他告诉自己不要心急,但是也不能太慢了,否则,机会稍纵即逝。

    这一次,要是又错过了,他一定会很后悔的。

    一餐烤肉,余下的肉类,童欣乐就负责品尝下味道就行了,大部分的肉,都让秦远翔给吃进肚子里去了。

    童欣乐就负责素菜,然而,就那几样素菜,童欣乐都没有吃完,还让秦远翔帮忙解决了些。

    两人吃过饭,回到病房的时候,都已经快接近三点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陈晓舟已经没在病房了,在病房的是童启发跟杨瑞婷。

    “原来乐乐是跟你一起吃饭去了啊?两人吃这么久,吃什么去了?”杨瑞婷看着他俩一起进来,走过去,温和的问着八卦。

    “吃烤肉,所以有点久了。”童欣乐直接回答道。

    她真不知道她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嘿,你说你这孩子,这小翔难得回来一趟,你怎么就请他去吃烤肉啊?也不找个档次高点的。”杨瑞婷责怪道。

    要知道,这秦远翔从小都在国外长大,吃的也是西餐,就算西餐吃腻了,那换点档次高点的中餐不好吗?

    跑去吃什么烤肉这样没档次的大排档。

    “呵,妈,这烤肉也不是我请的,是翔哥请的。”童欣乐不叫秦总了,从此她决定叫他翔哥,以后挣票子,就找翔哥去。

    “你还好意思说呢,你是东道主,人家大老远跑来,你居然让你翔哥请客,你就是这么当东道主的啊?”杨瑞婷继续责备,反正不管童欣乐说什么,她总能挑出一些理。

    “阿姨,是我要请客的,再说了,我刚收购了一家公司,以后啊,可能还会长期驻扎在这里呢,到时候经常到家里来蹭饭,阿姨会不会嫌我烦啊?”秦远翔主动开口解释。

    “阿姨怎么会嫌你烦啊,你要肯常来啊,阿姨可巴不得呢。”杨瑞婷高兴坏了的说道,“你看小翔就是不一样啊,这回国来一次,还能收购一家公司,真的是本事大。”

    “阿晟跟阿晨也一样的能干。”秦远翔谦虚的说着,不贬低自己的同时,又夸了童家的孩子。

    “他们俩加在一起块儿都比不上你。”杨瑞婷直接贬低了自己那两个儿子。

    童启发摇摇头,他这老婆今儿成马屁精了,净拍秦远翔的马屁去了。

    “怎么会呢。”秦远翔笑的尴尬,这有点太力捧他了。

    他扭头对童欣乐说道,“乐乐,我去楼上找下林逸夫,有点交接工作要跟他完成,晚上跟他还有他们公司的一些股东约了饭局,要不要一起?”

    “你谈正事,我就算了吧。”童欣乐直接拒绝了。

    “反正林逸夫你也认识,也都认识的。”秦远翔还想再劝劝。

    他现在私心里就是想尽可能更多的给外界造成一股暗示,暗示他在跟童欣乐交往,这样,童欣乐慢慢的心里有数了之后,他再找合适的机会进行表白。

    他希望一切可以慢慢的水到渠成,不至于,突然冒昧的表白,会吓到童欣乐。

    “还是算了,我晚上要陪彬彬的,早上还好点,这晚上要是没有我,他会闹脾气的。”童欣乐还是拒绝了。

    “那好吧,那我先上去了。”秦远翔点点头,然后对着房间里的长辈说道,“童爷爷,叔叔阿姨,我先走了。”

    “哎,常来啊。”杨瑞婷补充了句。

    童欣乐呆了下,忽然想到什么,她急忙转身跑出去,朝屋内的人丢下一句话,“我马上回来。”

    杨瑞婷呵呵笑了下,没好气的说道,“这冒冒失失的丫头。”

    “不跟你年轻时一模一样吗?”童启发神补充了句。

    自然,遭受到的是杨瑞婷的白眼。

    门外,童欣乐追上还没有走到电梯那儿的秦远翔,“对了,忘了告诉你,你跟林逸夫进行工作交接还有今晚的饭局,注意下他的情绪。”

    “他怎么了吗?”秦远翔多嘴问了句。

    注意人的情绪,自然是他们常年参与各种应酬的人所需要注意的问题之一,但是能多了解下对方是因为什么事儿而影响了情绪的话,那会更好。

    “他女儿,就是那个可可,被肿瘤科的医生怀疑是急性白血病,今天上午,我去送可可礼物的时候,正好碰到那些医生要给她做骨髓穿刺。”

    童欣乐说这些的时候,哽咽的很。

    秦远翔忽然就明白了,童欣乐今天为何心情如此之糟了。

    原来是为了那个小丫头。

    “原来是这样,给你一个温暖的抱抱。”秦远翔说着,就上前一步,轻轻的拥住了眼前这个让人又爱又怜的丫头。

    童欣乐懵懵的,然后就听到秦远翔在她耳边说道,“乐乐,你这个善良的小天使,希望我的拥抱,可以让你别那么难过,相信可可她吉人自有天相,好吗?”

    童欣乐点点头,原来这拥抱的目的是安慰。

    她已经调节的差不多了。

    从秦远翔的怀里退出来后,秦远翔转身,童欣乐从缝隙里看到距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邵正谦站在那儿,脸阴沉的就快要下雨了。

    ------题外话------

    哈哈,O(∩_∩)O哈哈~

    好吧,格子什么都不想说,就是想笑,怎么办,已经让气愤郁闷的老邵给一脚踹飞了。

    明天见,远远的飘来,格子已经腾飞在天上了,没有给过格子评价票的亲们,赏点评价票哈,五分哦,不是五分,去找五分的书投,谢谢,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