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幼稚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76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秦远翔也看到了邵正谦的脸色不好,今儿要不是跟林逸夫之前就约好了,不好改期,他真的很想趁这个机会,跟邵正谦好好的叨叨。

    不过,算了,既然决定留在青云市,为自己的未来拼搏下,那么,以后就有的是机会。

    两个男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邵正谦收回眼神,然后朝童欣乐那边走去。

    秦远翔没有阻止,因为他很清楚自己阻止不了,童爷爷还是他的病人,他还是童爷爷的主诊大夫,所以,他任何时候要去查房都是正当且正常的。

    况且,邵正谦还是童彬的爸爸,他现在的处境,小丫头连他喜欢她都不知道,他又如何在这种境况下,去阻止些什么呢?

    他只是默默的期望着,接下来这一个月的时间,尽快过去。

    电梯来的很快,他等不到邵正谦开口说话,他就只能进电梯,然后上楼。

    邵正谦直接走到童欣乐的身侧,扭头,看着她平静的侧颜,长长卷卷的眼睫毛,好像布娃娃的眼睫毛,很漂亮的那种。

    “童欣乐,这算是报复我吗?”邵正谦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的问。

    他以前,跟苏静拥抱过两次,仅有的两次,都让童欣乐看到了。

    所以,哪怕他刚才看到她被秦远翔给抱在怀里,气得心肝脾肺胃,五脏六腑都在痛,最后,他也让自己克制,冷静。

    不过是个拥抱而已,他们在国外,指不定时常跟外国友人行这种拥抱礼呢。

    他可以当做是一个礼节。

    可是如果童欣乐承认刚才的拥抱是报复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跟秦远翔还有一次拥抱,这样,他们一人两次,就打平手了。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童欣乐平静的心湖在听到邵正谦这些胡言乱语的时候,就噌的炸了。

    她实在是搞不懂,他不是仙人吗?

    既然是仙人,怎么突然就下凡了?还多了人间的七情六欲来着。

    “我是胡说吗?刚才我看到的,是我眼瞎?”邵正谦压抑着自己,他怕自己声音一高,童欣乐就又跑了。

    他们之间,什么时候突然间就多了这么多的障碍。

    童欣乐就这么瞪着邵正谦,她在想,邵正谦这是需要她再一次的提醒他,他们之间目前的关系吗?

    “我没有摸过苏静,我嘴也是干净的,除了你,我没有亲过谁,病患的人工呼吸,有专业的护士,我的手的确抱过很多人,那些急需要抢救的病患,如果这你也要嫌脏的话,我无话可说。”邵正谦平静的开口解释。

    “神经病。”

    童欣乐丢下这么三个字,转身走了。

    邵正谦愣了下,才知道,童欣乐这是在骂他。

    他跟她解释,换来她用神经病三个字来形容他,如今的童欣乐,还真的不是过去那个童欣乐了。

    他真的失去了以前那个快乐的像个小天使一样的童欣乐了吗?

    他还记得,以前的童欣乐,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会对他使性子,哪怕是在他都有些心虚的时候,童欣乐的笑跟好,都能让他想要对她好一辈子。

    可,造化弄人。

    他们之间的纠葛那么多,那么大,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她彻底的老死不相往来。

    三年的冷冻期,应该够了。

    所以,他走上去,平静的说道,“一会儿我们一起去接彬彬,晚上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吃饭。”

    他故意用了一家三口,只是为了抹平秦远翔带给他的不爽,当然,这话,要是让秦远翔听到,他会更加舒爽的。

    邵正谦不知道,童欣乐已经将他们之间的关系,乃至他是童彬父亲的事实,都跟秦远翔坦白了。

    “邵医生这是打算要认回自己的儿子了?怎么,苏静前两天才跟我说过要跟我谈彬彬的抚养权,这邵医生就这么快的就要执行她的命令了?”

    听到这话,童欣乐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邵正谦。

    她以为,邵正谦要认回彬彬,怎么着也要等到她爷爷出院后,可她真的没想到,邵正谦是这样的迫不及待。

    加上苏静前两天才跟她说过这种话,她很难理智的思考邵正谦这话里的诚意有多少,她觉得,邵正谦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之前说跟苏静没关系,现在,苏静刚说过的话,邵正谦就在执行了,不是吗?

    “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你非要扯上她一个外人,要做什么?”邵正谦觉得莫名其妙。

    他想不明白,他不过就是想要他们一家三口吃顿晚餐而已,她干什么要这么尖锐的拉扯苏静出来给他添堵,也给她自己添堵。

    童欣乐看出邵正谦脸上所想要表达的意思了,无非就是说她在作呗,可是身为一个女人,她难道连点作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还是说,她能永远体贴他,包容他,让他左拥右抱?

    她想,她要是永远不告诉他,不让他知道,她其实有多介意苏静,恐怕,他的生活里,永远都逃不开苏静吧。

    没错,他是欠了苏家很多,但是他欠的那些债,真的要用一辈子去补偿苏静来偿还么?

    苏静在她面前嘚瑟的嘴脸,她真的是看够了,看腻味了,好吗?

    “她是外人吗?我想你妈她恨不能早点替你把她变成你们家的内人,邵正谦,这次我得明确的告诉你,要跟我谈彬彬的抚养权可以,但是如果苏静是彬彬的后妈的话,不好意思,这抚养权,你大概是要不回去了。”

    童欣乐也不怕他,就这么眼跟眼,眉跟眉,鼻子对鼻子的跟邵正谦对视。

    “彬彬不会有后妈。”邵正谦很直接的说道。

    童欣乐脑子没转过来,邵正谦这个承诺,让她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儿。

    然后,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怎么就这么介意起苏静来了,莫非是在吃醋么?

    这个时候,她还吃苏静的飞醋,不是有病么?

    两人站在走廊上,对峙着。

    童启发打开门,就看到他们俩站在那儿说话,“乐乐,正谦,你们站在那儿做什么,要进来吗?”

    “嗯。”邵正谦点点头,对童欣乐小声的说着,“先进去看爷爷,有什么话,待会儿说。”

    童欣乐也知道,跟邵正谦吵架不能当着她家人的面。

    两人的战火,暂时熄灭下。

    邵医生马上就下班了,他过来就是看下童鸿理,问问他的情况,当然,一般来说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就是日常一问。

    邵正谦问完,童鸿理就对童欣乐说道,“乐乐,该去幼儿园接彬彬呢,这里有你爸妈在,你赶紧走吧。”

    童欣乐也不推辞,点头说好之后,就直接拿包走人了。

    “有没有给你张叔打电话啊?”杨瑞婷问道。

    童欣乐这才发现,刚才忘了打电话。

    “没关系,阿姨,我开车送她去。”邵正谦开口。

    “哦,那就麻烦你了,正谦。”杨瑞婷没吭声,童启发开了口。

    “不会,那我们就先走了。”邵正谦看着床上的童鸿理说道。

    童鸿理点点头。

    童欣乐也只好跟着邵正谦走了。

    两人出了门,邵正谦带着她去另一边坐直达停车场的电梯。

    经过这么一休息,两人的火气都没之前那么大了,平静了好多。

    童欣乐也想明白了,她刚才之所以不受控制,完是让邵正谦给气的。

    她跟秦远翔真有什么问题也就罢了,可是明明就没有什么问题的,愣是让邵正谦给挑出事来,她当然气不过啦。

    反观他自己呢,一直在跟她强调他跟苏静之间的清白,可结果呢,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他对苏静的不一般。

    算了,他跟苏静之间的关系,她早就知道了,一开始都没有计较,现在两人没关系了,跑来计较,那不是有病么?

    “我道歉,童欣乐。”上了车后,邵正谦没有去发动车,而是扭头,特别低声下气的道歉道。

    童欣乐狠狠的愣了下,然后摇头,“别说了,我也有问题,一个巴掌拍不响。”

    “嗯,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跟苏静没任何关系,我欠他们苏家的债也还完了,以后,……”

    “你们的事情,不用告诉我,我对你们,还有你跟你妈的事情都没兴趣,邵医生,麻烦开车吧。”

    邵正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让童欣乐给打断了。

    而且,提到沈燕的时候,她连声阿姨都没有叫,用的是你妈两个字来形容她。

    她对沈燕的失望,也是不言而喻的。

    在她跟邵正谦婚姻维系的那些年,沈燕对她的付出完感受不到,如果他们说的那件事是真的,虽然是她小舅舅对不起他们一家在先,她可以理解沈燕后来对她的排斥。

    但是,她也不会忘记,在这件事曝光之前,她小舅舅没有回国前,沈燕对她也是从来都没有一个好脸色,在她面前,也是说苏静如何如何好,说她多想念苏静。

    她真的不懂,苏静到底给沈燕灌了什么迷魂汤,可以让沈燕对她的付出,完忽略不计。

    现在,她也不想去搞懂了。

    况且,沈燕现在恨她恨得不行了。

    她也不想去见沈燕,觉得没必要,主要是彼此见面会尴尬。

    邵正谦看着童欣乐自顾自的拴上安带,一副不想与他多说的模样,他在心底也叹息了一声。

    看来,他们之间的问题,比他所预想的还要多。

    他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的问题,多的绕的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又该从哪儿开始解。

    邵正谦也拴了安带,然后默默的开车出发。

    “晚上想吃什么?”邵正谦转移了问题。

    “一会儿接到彬彬,你问他吧。”童欣乐妥协了,她不是为自己妥协的,是为彬彬妥协的,她想,彬彬应该很开心可以跟邵正谦一起吃晚餐的吧。

    “我会给你还有彬彬足够的时间,今天我不会告诉他,我是他爸爸这件事。”邵正谦说道。

    “……嗯。”好一会儿,童欣乐点头应着。

    她内心其实已经做好决定了,邵正谦是他爸爸的这件事,童欣乐决定,由她来告诉童彬。

    然后,车内就是令人窒息的沉默。

    从前,他们之间,童欣乐很会找话题来说,所以跟童欣乐在一起,邵正谦不会有冷场的感觉,童欣乐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但是现在,童欣乐不说话,他找话题来说,说不到两句,童欣乐的冷淡,就会让他们之间的谈话冷掉。

    好不容易,车顺利的开到童彬的幼儿园。

    四点半,幼儿园放学,他们等了也就五分钟。

    为了方便挪车,邵正谦就坐在车里等,童欣乐拿了接送卡,进园接童彬。

    童欣乐顺便邀请赵希媛跟他们一道,赵希媛婉拒了,说今天要回娘家吃饭,所以她要等她大哥来接。

    童欣乐了然的点点头,然后就带着童彬走了。

    童彬拉着童欣乐的手,叽叽喳喳的将幼儿园的稀奇事讲给她听,童欣乐恬静的听着,时不时的插嘴问两句。

    母子俩一起走过来的画面,美好极了。

    邵正谦眯着眼睛,看得好陶醉。

    他脑子里想的,就是这美好的画面,什么时候可以从他们的两人行,变成三人行来着。

    他越发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有时候,越期待,就会越容易心急,心浮气躁,就越容易搞砸。

    到了邵正谦的车前,童欣乐打开车后门,跟童彬一起坐到了后面。

    邵正谦抿紧了唇瓣,最终没有说什么。

    童彬开门就看到坐在前面的邵正谦,开心的大叫,“邵叔叔,今天你跟妈妈一起来的?”

    “嗯啊,你看看还有别人吗?”邵正谦点头,然后问着。

    “没有了,我太高兴了,邵叔叔,那我们一起在外面吃了晚餐再回去吧,妈妈,好吗?”童彬开心的大叫,然后跟童欣乐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嗯,可以。”童欣乐同意了。

    本来邵正谦就是过来跟他一起吃晚餐的。

    童彬欢呼出声,从座位上蹦起来,直接在童欣乐的脸上啵了一下。

    邵正谦想了想,说道,“彬彬,要不去上次你们周末去的电动商城吧,那儿是一个广场,叫吉祥广场,除了有电动商城玩啊,还有好吃的呢,这样,好不好?我们去那边,邵叔叔请你们吃旋转小火锅,去年年末的时候在青云市流行起来的,吃完了,你带叔叔去电动商城打丛林射击,好不好?”

    童欣乐:“……”

    前面还好,听到电动商城跟丛林射击的时候,童欣乐听的简直眉眼一跳。

    忽然就想到童彬在邵正谦说秦远翔打那个丛林射击好厉害的那番话,这人,今天要去那边吃饭,还要在那边玩一样的游戏?

    邵正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啊?

    童欣乐这边在怀疑邵正谦的智商有问题,那边,童彬开心的大叫。

    显然是用最高的实际行动,响应了邵正谦的提议。

    童欣乐干脆让自己当个稻草人得了,继续保持她的缄默,反正他们俩都商议好了,她发不发表意见,都是一样的。

    所以,她的意见没有任何意义。

    二比一,早就决定了结果。

    邵正谦也没问她意见,当车子驶出交通偏拥堵的幼儿园所在的街道后,邵正谦就载着他们往吉祥广场那边飞奔而去。

    停好车后,他们三个人并肩朝邵正谦说的那家卖旋转火锅的旋转餐厅走去。

    邵正谦帮童欣乐叫了一锅海鲜汤底的锅,他自己也要了鲜菌鸡汤为汤底的锅,然后帮童彬叫了一锅番茄排骨汤底的锅。

    小孩子吃点酸酸的番茄,正好开胃。

    这家旋转火锅,其实就是小火锅外加自助的模式,按人头来算钱,菜品自己去拿,饮料,小吃,甜品都是随便吃的。

    成人晚餐价188一位,两个成人,免费送一个六岁以下的小孩子的位置,是挺大众的消费。

    童欣乐不会嫌弃也不会介意。

    童彬也吃的很开心。

    主要是邵正谦领着他,自己去取东西过来,然后放在小火锅里面去煮熟,再放进嘴里吃掉,这尝试,童彬是第一次,自然喜欢。

    童欣乐吃的也还好,主要是汤底的汤还挺好喝。

    “喜欢啊?那周末再来?”趁着童彬又去拿冰淇淋的时候,邵正谦问着童欣乐的意见。

    童欣乐抿了抿唇,没吭声。

    她觉得邵正谦太闲了,他不应该有这么多时间来消耗在她的身上才对。

    可邵正谦一脸等待她回复的样子,让童欣乐只好回答下他,“再好吃的东西,吃的时间长了,吃太频繁了,也会变得不好吃,隔久点再来,会比较容易让人想念。”

    邵正谦认可的点点头,“说的是。”

    童欣乐抽了张纸巾擦嘴,晚餐来吃这种小火锅的人还挺多,而且,店家因为店里位置不够,加上生意火爆,所以每个人的用餐时间还限制了的,每人用餐时间不超过两小时,超过了的,还得按小时费加钱。

    当然,两个小时足够让一个认真吃饭的人解决吃饭的问题,那些吆五喝六的,边吃边谈人生的那种,大概两小时的时间限制就真的不够用了。

    邵正谦站起来,“还吃冰淇淋吗?我去帮你拿。”

    “不吃了,等彬彬回来,我们就走吧。”童欣乐拒绝了。

    “嗯,我去看看。”邵正谦转身朝外面走,结果他还没有离开桌子,童彬就兴高采烈的跑回来了。

    吃饱喝足后,邵正谦还真的带着童彬去楼上的电动商城玩儿去了。

    童欣乐无语的很,可是怎么办呢,童彬兴奋的很,她也只能跟着。

    可是她真的不想看邵正谦如此幼稚的举动,她不认为,邵正谦会有玩那种游戏的能力,不是她小看邵正谦,而是她觉得,邵正谦没有那种兴趣。

    可是,他愣是就可以为了一个小孩子的一句无心之语,做出这么幼稚的举动来,也确实是让她开了眼界了。

    到了电动商城,邵正谦充好了值,两人就直奔那个丛林射击了。

    此时此刻,玩这款游戏的人都还有,只不过,上周末,秦远翔破下的纪录,还没有让人给破了。

    那个最高分数,一直高高的悬挂在屏幕的上方。

    “邵叔叔,你看,那就是秦叔叔创造的纪录,你能不能给打破了,好几天了,居然都没有人给破了,这秦叔叔真的是厉害啊。”童彬兴奋的说着。

    童欣乐听得都闭上了眼睛,这还真的是傻儿子啊,不知道他的邵叔叔已经因为他对秦远翔的夸赞,而嫉妒抓狂了么?

    居然还敢在这里说秦远翔很厉害来着。

    “呵,是吗?”邵正谦冷冷的说道。

    那一刻,邵正谦脸上是轻描淡写,云淡风轻的样子。

    然而,一个小时后,邵正谦就打脸了,他打的游戏记录,连当日的别人创下来的最高记录,他都没有能破,更别说是秦远翔之前给创造下来的呢。

    邵正谦打的分数,连个小布偶都拿不到,更别说是放在橱窗里面,那些庞大的抱抱熊之类的大型布偶了。

    童彬也是从一开始的充满希冀,到最后无奈的叹息,看来,邵叔叔在游戏方面,真的很逊啊。

    他感叹,自己对邵正谦的希望抱的过于高了些。

    邵正谦不信邪,又连打了半小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是一次比一次的成绩还差,连童欣乐都瞧不下去了。

    “没天分,咱就得承认,行吗?在孩子面前逞什么强啊?”童欣乐上前来劝说。

    然而,她的安慰,对邵正谦来说,无疑于是火上添油。

    不仅不能灭火,还让邵正谦内心的火烧的更旺。

    当然,童欣乐这是不知道,邵正谦吃的不仅是童彬对秦远翔的夸赞,还有秦远翔用成绩换下来的那个抱抱熊,他不知道童欣乐这两天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抱着那玩意在睡。

    要真的是,他想,他会更抓狂的。

    邵正谦白了她一眼,然后又要继续。

    童欣乐无语得很,“嘿,我说差不多就行了,好吗?看看现在几点了,孩子要早点睡,明天还要上幼儿园。”

    听着童欣乐的抱怨,邵正谦看了下时间,然后直接甩了手上的枪,弯身抱起旁边的童彬,“走,我先送你们回去。”

    童欣乐:“……”

    先送?这是啥意思?

    这意思是,送了他们后,他还要返回来继续打么?

    童欣乐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牛角尖钻的未免也太离谱了点儿吧。

    不管他会不会打,能不能打,他不还是童彬生物学上的父亲么?

    这个事实,又不会因为童彬对秦远翔的崇拜跟赞扬就给改变了呀。

    他需要这么计较么?

    上车后,童欣乐看了一眼邵正谦,想要再劝劝他,可是想到,她的劝,他也未必听,索性就放弃了。

    他要怎样,那是他的事情。

    她管那么多,干什么。

    邵正谦开车送他们回童家别墅,童欣乐牵着童彬的手就下车了,童彬跟邵正谦说了声再见,就被童欣乐拉着进屋了。

    邵正谦掉个头,就把车开回了电动商城。

    电动商城的老板,见到他这个菜鸟又回来了,自然是开心的,看到他,给了个良心建议,“我说,这位老板,干脆你一次性充个五千,你今晚打不过关,破不了记录,那橱窗的抱抱熊,我们也送给你,你看呢?”

    老板内心其实在想,这家伙,为了泡一个有孩子的女人,也真的是值了。

    那女人是很漂亮,可是这再漂亮,又有什么用,老了也就都丑了,何况这孩子都生过了,也就不值钱了。

    可是这傻不拉几的家伙,还追的很热烈,很热心。

    这年头,还真的是有这种乐意去给人家当便宜爸爸的男人。

    “不需要,我不要送的,不过,给我充五千块。”邵正谦直接拒绝了老板的好意。

    老板乐了,爽快的帮邵正谦充了五千块,然后刷卡结账。

    老板做生意也实诚,“老板,我这人说话算话,你这充了五千块,那个抱抱熊,我就送你了,如果你破了上面的纪录,我再送你一个,你就可以抱走俩。”

    邵正谦没搭理他,拿着充值卡,直奔丛林射击。

    打了几圈下来,也不行,邵正谦都想要骂娘了。

    那老板也在边上看着,这家伙,为了个女人,还真的是很拼啊。

    他今天晚上亲自守夜,他倒要看看这家伙,为了那个女人会拼到何种程度。

    邵正谦又连着打了好久,一阵胡通乱打之后,他开始慢慢变的冷静下来了,也抛却了脑子里的浮躁,不让自己去想童彬怎么说秦远翔的厉害,也不让自己去想,童欣乐抱着那个抱抱熊的情景。

    他开始仔细研究起战略战术来了,然后他慢慢的打的也就越来越好了。

    只是,距离要拿高分,还是有距离的。

    就在他研究战术研究的正专注的时候,关和打电话来找人了,他心情不好,刚得知林可可都让刘主任给做了骨髓穿刺了,他突然有点怕这个检查的结果。

    所以,晚上他不想自己待着,可是找别人也不合适,就想着给邵正谦打电话了。

    “心情不爽,就到吉祥广场来,我有个地方可以让你好好发泄发泄。”邵正谦对着电话那端的关和说道。

    “啥?你跑吉祥广场干嘛啊?”关和郁闷,之前,他约过好几次,让邵正谦跟他一起去那边玩,邵正谦每次都一个词将他打发了,说他幼稚。

    呵,感情这家伙,今天晚上突然不嫌那个地方幼稚了?

    “你别告诉我,你在电动商城玩?干什么,为了儿子,你可真够拼的啊。”关和笑笑道。

    “少他妈废话,来不来,来就到那边来找我,不来,你就一个人发泄,就这样,挂了。”

    邵正谦打累了,去老板的柜台买了两瓶矿泉水,然后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他一口气喝掉了一瓶,打了这么久的时间,他真的是又累又渴,虽然进步是有,但是进步不大啊。

    还真是让童欣乐给说准了,他没有打游戏的天分。

    可他就是不信这个邪,如果说术业有专攻的话,他跟秦远翔在各自擅长的领域里都是优秀的人,然而在这游戏方面,他不允许自己比秦远翔失败。

    所以,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今天晚上,要是不把秦远翔创造在这里的纪录给破了,他就不是邵正谦。

    他咬牙,又站起来,过去打。

    半小时后,关和到了。

    丛林射击就处在电动商城门口比较靠前的位置,加上,丛林射击这边就邵正谦一个人在打,关和找人很容易的。

    关和大步走过去,“嘿,我说,邵正谦,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玩这种哥玩的简直就不想再玩,也不屑玩的游戏了?”

    “你说啥?”邵正谦转身,不相信的看着关和。

    他知道关和这人平时爱说点大话,可是这丛林射击,是童彬喜欢的,却让关和这小子给说成这样,也真是够了。

    “我说,哥玩这款游戏,都玩腻歪了。”关和傲娇的说着。

    然后他从邵正谦的手上拿过抢,点了开始后,就开始完美的射击,丛林射击,他打的都是分数最高的猎物,并且一枪爆头。

    人家那些好几枪都打不起,但是关和就是能够做到一枪爆头,并且拿到分数。

    关和玩枪的样子还蛮帅的,本来电动商城玩的人就不多,哪怕就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都让关和吸引过来看他的枪击表演了。

    二十分钟,关和就破了秦远翔的纪录,然后又用了五分钟创造了新的纪录。

    有了新纪录,关和就如他所说的那样,不乐意玩了,所以,他空放了几枪,没有分数,游戏就结束了。

    他放下枪,周围的围观者,连同电动商城的老板,都替关和鼓掌起来了。

    邵正谦也真的是看傻了眼,他简直没想到,关和这一次,当真不是吹牛,他当真有这么厉害。

    “傻了吧,来,哥哥教你。”关和嘚瑟的很。

    这还是第一次,他可以在邵正谦面前这么嘚瑟下,以前,他可是从来不敢拿自己很会玩游戏的这件事,放在邵正谦的面前进行炫耀啊。

    要知道,打游戏这件事在邵正谦的眼里,那完就是一件不务正业的事情,有这罗马时间,对邵正谦来说,还不如多找几只小白鼠去做试验呢。

    “去。”邵正谦啐了他一声,问着,“要给你办张卡吗?”

    “不用,你拿枪,我告诉你打哪儿,你就打哪儿就好了。”关和傲娇的说着。

    最后,在关和的指导跟说明下,邵正谦没有用一通宵的时间,就破了秦远翔的纪录,甚至还破了关和今晚新创造的纪录。

    邵正谦很疑惑,问关和这是怎么做到的,关和笑,“所有的游戏,都有通关宝典啊,想知道啊?”

    邵正谦没有兴趣知道。

    看着邵正谦兴趣缺缺的样子,关和就知道,他会是这意兴阑珊的表情。

    “行了,纪录也破了,陪我吃宵夜去吧?广场这边好多卖吃的,都是二十四小时通宵营业。”关和见他心愿已了,开口说道。

    他们两个大男人,还抱着这三个超大的抱抱熊,也真是绝了。

    主要是老板太实诚了,不管怎么说,都要送两个抱抱熊给邵正谦,还让他抱走一个,说那是他们用技术赢去的,他没话可说的。

    还说做生意就是要讲诚信,哪怕他们是做小生意的。

    关和对这老板的生意经倒是很认同,临走的时候,还跟老板握手一番,并祝老板生意兴隆。

    “要吃什么?”邵正谦问着。

    “小火锅。”关和要求道。

    “换一个,晚上,我跟童欣乐带童彬吃过了。”邵正谦很直接的说着。

    “……我操。”关和愣了好半晌,咒骂了声,然后看到邵正谦大踏步的朝他停车的位置走去,他加快脚步,追了上去,“我说,你怎么突然这么幼稚起来了,原来是想跟儿子邀功啊?”

    邵正谦:“……”

    邵正谦没吭声,可他很清楚,他不是要跟儿子邀功,更想跟童欣乐邀功。

    他想让童欣乐每天晚上抱着他送给的抱抱熊入睡。

    有了关和的通关宝典,他想,就是跟秦远翔现场厮杀,他也不会输。

    “想好了没?要吃什么?”邵正谦将三个抱抱熊放在后座后,站直身体,再次问着。

    “小火锅你都吃过了,那就三楼烤肉咯。”关和委屈的很。

    他就是馋小火锅了。

    可是邵正谦晚餐才吃了,他也知道,不可能再要求他夜宵还吃这个。

    “那走吧。”

    邵正谦率先朝前面走去,关和埋头跟上。

    关和还在纠结邵正谦那个幼稚的问题,可是不管他怎么问,邵正谦就是懒得搭理他,最后问的烦了,邵正谦直接说道,“再说,我就不奉陪了。”

    关和这才禁声了。

    “可可她今天让老刘给做了骨髓穿刺。”关和突然一改之前的八卦,声音低沉的说道。

    这是两人进了电梯后,关和才说的。

    “嗯,我知道。”邵正谦点头,对比起关和来,他要显得平静得多。

    他也猜到,关和是为了这件事,心情才不好的,否则,他也不会陪关和吃这顿宵夜。

    “你就这么平静啊?毕竟,我们俩一起宠可可那丫头,宠了一年了吧,我是真舍不得那丫头。”关和郁闷的很,可可多可爱啊,真的是人如其名。

    那么可爱的一个小丫头,老天怎么就真的忍心把这么痛苦的疾病降临在这个孩子身上。

    只是,老天爷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学会舍得,医生太过情绪化,对自己对病人都不好。”邵正谦冷漠的应对。

    也就那天晚上,他难过了一阵阵,然而,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就像火葬场的人见了太多哭丧的画面,也就慢慢的麻木起来了。

    不是说他们这类人就没有情感了,而是人经历多了,看得多了,有些东西,就比较能够坦然的去面对,去接受了。

    关和也知道,他又不是没面临过生死瞬间,就是莫名的对可可疼爱有加,仅此而已。

    “那你舍得就这么让姓秦的继续在童欣乐跟童彬面前蹦跶啊?那可是你老婆跟儿子。”关和夹了一片烤熟的牛肉放进嘴巴里嚼。

    邵正谦沉默了会儿,喝了一口啤酒,“你有好招啊?”

    关和:“……”

    所以,邵正谦也是不舍得了,只是苦于对童欣乐没招啊?

    可是,关和觉得这简直不要太容易了,好不好?

    童欣乐离婚了都要把邵正谦的儿子给生下来,这说明什么?不是说明了童欣乐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嘛,既然如此,他觉得两人只要把话给说开了,就好了啊。

    “那不简单,你就跑到童欣乐的面前,告诉她,你爱她,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你跟苏静什么关系都没有,至于你妈,她的反对,你都当成屁,这事,不就成了?”

    邵正谦就这么看着关和口若悬河的把这件事说的如此简单,他嘴角抿了抿,最终没吭声。

    如果一切要能靠这两句话就解决了,他何尝不想这样。

    ------题外话------

    格子有点怀疑咱们邵医生的智商了,不过,想想就觉得好可爱啊。亲们觉得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