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齐桑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37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乾龙战天玄医枭后武炼巅峰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今天晚上,童欣乐帮童彬讲故事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的,讲了好几处都是错的,让童彬开口提醒了好几次了。

    童彬再次发现童欣乐讲错故事的时候,小小年纪的童彬,默默的叹息了声,开口问道,“妈妈,你今天是不是照顾太爷爷太累了啊?”

    “没有啊,小彬彬怎么这么问呢?”童欣乐收拾起飘散的心绪,开口问着。

    她不过是一直在想,要怎么开口跟童彬说邵正谦就是他爸爸的这件事。

    这件事,一直不说也不是个办法。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隐瞒这件事,眼下,越来越多的人都知道了,她自然是不担心他们童家人的。

    她只担心,像苏静这样别有用心的人,万一让她逮着什么机会,就说些不好的话给童彬听,那才是她最介意的。

    可是,这件事,她还没有考虑周,说了这件事后又该怎么办,告诉童彬,爸爸妈妈不会在一起,让他好好的想想,然后选择他们其中一个吗?

    又或者,她直接告诉他,为了太爷爷,她已经跟他爸爸谈好了,只要他爸爸要他,她就把他还给他爸爸。

    不管哪种,她都觉得,这对孩子来说,有些太过残忍了。

    可是跟邵正谦和好,然后一家三口一起过,这对他们来说,真的没问题吗?

    上次邵正谦说他想复合?

    那是真的吗?是他的心意,还是说,其实不过是勉为其难而已?

    童欣乐拍了一下脑子,她怎么到现在还能将邵正谦所说过的那些话,记得这么的清清楚楚。

    “没事,就是觉得你太辛苦了,感觉秦叔叔这次来,估计又是工作上的事情找你吧。”童彬人小鬼大的说着。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他。

    按理说,童彬这样一个小孩子,在他们大家伙的疼宠下长大,他不该这么的人小鬼大,可是偏偏,他承受了很多宠爱,却还是异常的懂事乖巧。

    难道说,孩子的成长期间,还真的不能缺了父亲这个角色吗?

    应该是吧,或者,她不该那么固执?

    或者,她真的应该按照长辈所言,为了孩子,为了彬彬,改变一些她固有的想法?

    童欣乐觉得自己脑子太混乱了。

    童彬又打了个哈欠,“好了,妈妈,你别讲了,我困了,我睡觉了,妈妈晚安。”

    童欣乐笑笑,“晚安,宝贝。”

    童彬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好像真的很困的样子。

    童欣乐抿唇,将他把被角压好,才起身准备去洗漱。

    这时,童彬又把头转了过来,“妈妈,邵叔叔今天好糗哦,看来,你说的是对的,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东西,也有啥都不会的一面。”

    童欣乐笑了笑,“嗯,取长补短,做好自己就好了。不过,不会打游戏的人,也有他的吸引力,是不是?你还不是更喜欢你邵叔叔。”

    童彬嗯了一声,还重重的点了个头。

    童欣乐笑,其实在她心里,不会打游戏的邵正谦,也是最棒的。

    他今天晚上的行为太幼稚了,让她看到,邵正谦其实骨子里也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游戏,也不想在儿子面前,落人下风。

    殊不知,不管他是怎样的,喜欢就是喜欢,不会因为他会什么不会什么而改变。

    童欣乐去洗漱了,回来的时候,童彬已经睡沉了。

    她把房间中间的帘子拉了过来,回到她的大床上,躺在床上敷面膜,然后刷手机,关心她的人还是很多。

    她这人,没什么太了不得的优点,就是人际关系还不错,她对人真诚,也会收到相应的朋友。

    她的微信上,收到来自好几条同事发来的问候短信。

    她一一回复。

    夜深了,她撕了面膜,然后睡了。

    *

    两天后。

    童鸿理的身体恢复的数据比较好,脸色也在一天一天的变得越发的健康。

    童家人为此都放心了很多,对邵正谦也是十分的感谢。

    秦远翔刚接管了林氏,所以这两天都没有时间过来,但是他忙里偷闲的时候,会给童欣乐打电话问童鸿理的恢复情况,得到良好的回复后,他也替童欣乐开心。

    童欣乐的心结了了,就会离开医院,跟邵正谦减少接触的机会了,到时候,他可以让童欣乐参与到他这次的项目计划里,以后,两人公私在一起,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培养感情。

    秦远翔就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段时间,他在加快整合林氏内部的组织,以及未来的方向,这样,他才能放手的去跟童欣乐一起开展新的项目。

    当然,重点是培养感情。

    这天,童欣乐来的比较早,主要是,她记得,今天好像是林可可那边可以出检查报告了,她想找个时间,去林可可的病房看看去。

    童欣乐来的时候,邵正谦还没有查房,邵正谦一般是从童鸿理的病房开始查的。

    童欣乐坐了几分钟,邵正谦就组织好了医生跟护士前来查房了,做些基本的检查,邵正谦是老师,所以,他听了后,会让身边跟他学习的医生也听听。

    做完了检查,邵正谦就跟童欣乐阐述下病人的情况,反正就是恢复得不错,继续下去就好了。

    童欣乐点点头,然后很客气的说着谢谢邵医生。

    邵正谦也习惯了。

    “走吧。”查房完毕,邵正谦将病例档案填好后,直接交给护士去配药,一些消炎药啥的,还得继续输,得输一个星期左右。

    童欣乐目送他们离开后,在房间里等了会儿,直到陈晓舟过来亲自帮童鸿理挂点滴,童欣乐开口问她,“晓舟,你师父查完房了吗?”

    “嗯,查完了,现在在医生办公室,你要找他就去吧,童爷爷这里,我来。”陈晓舟热情又大方的说着。

    童欣乐:“呃……”

    童欣乐有些小尴尬,她就这么问了一下,陈晓舟的回答也太详尽了。

    她也不扭捏了,她确实是要去找邵正谦。

    主要是她不好直接问林逸夫,毕竟那种事,开口问就是一种残忍。

    “爷爷,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童欣乐回头对童鸿理说道。

    “嗯,快去吧。”童鸿理就是想他们俩多沟通,能沟通是好事,最怕的就是两人都是闷葫芦,啥都不说。

    童欣乐走了出去。

    直接去医生办公室找邵正谦,此刻,邵正谦正在翻看着那些交上来的病例档案,他感觉到了周遭的不正常。

    他的同事还在叫他,他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童欣乐。

    他立即放下手中的病例档案,疾步走过去,来到童欣乐跟前,问着,“有事?晓舟不是过去了吗?”

    他下意识的认为童欣乐会过来找他,只可能是童鸿理那边出了状况,但是童鸿理要有状况的话,陈晓舟会立即通知他才对。

    “嗯,就是她在,我才放心过来。”童欣乐点头,随后就对邵正谦提了要求,“你跟我来一下,我们到旁边说。”

    童欣乐实在是没法面对这么多双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她,她都不知道,她过来找邵正谦,居然能够让他们都放下手中的活儿,就这么把她给看着。

    “好。”

    邵正谦跟着童欣乐到了旁边没人的走道。

    他心中充满了期待,眼神也很柔和。

    “我想问,可可的骨髓穿刺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童欣乐直接开口问这件事。

    这件事,她挂心了两天。

    “你怎么知道的?”邵正谦反问,就觉得她这两天怪怪的,像是有心事来着。

    他一直以为,她在担心,他会跟她抢童彬来着,他不打算跟她抢,就算他提跟童彬有关的要求,那也只有一个要求,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

    他也表态过这件事,可童欣乐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原来是因为可可。

    “那天帮彬彬送礼物给她,碰上了。”童欣乐还是解释了下。

    邵正谦点点头,“嗯,出来了,急性白血症,老刘告诉我,好的话,还有半年,不好的话,大概就三个月。”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很平静。

    童欣乐听了后却蓦地眼热鼻酸,她转过身去,豆大的眼泪就这么滚落下来,她简直没想到,还真的是这么一个结果,甚至医生把生命的期限都给出来了。

    一个那么幼小,那么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判了死刑,童欣乐不敢想象,如果可可是自己的孩子,那是一种多么令人崩溃的切肤之痛。

    不过五秒,童欣乐就感觉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包裹住,邵正谦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别伤心了,童欣乐,换个角度想,如果死亡是一个人可以摆脱疼痛唯一的方式,那么,死亡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不是吗?”

    童欣乐身子一颤:“……”

    “她已经承受了好多连成人都不能承受的痛苦,如果那是我的孩子,我肯定会替她申请安乐死,带她出国去申请,在这之前,完成她所有的心愿,然后微笑幸福的送她离开。”

    邵正谦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在国内,是不能申请安乐死的,只能出国。

    当然,他这么说,不是想说国内允许安乐死还是不允许安乐死的出发点到底是对还是错,他只是想劝诫童欣乐,死亡并非都是与悲伤有关。

    现在很多人,在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后,在治疗的后期,真的是没法忍受病痛带来的折磨后,他们就会乞求家人去帮他申请安乐死。

    这在国外,是一种正常且充满了人性的做法。

    童欣乐也看过国外关于父母替生病的婴儿申请安乐死的那个轰动球的新闻,当时,她也觉得孩子的父母很理智。

    申请安乐死,不是说父母就不悲伤了,不痛苦了,而是他们忍着剧痛,帮着孩子减少痛苦,让孩子可以安然的离开这世界。

    童欣乐意识到邵正谦在抱着她,她却没有挣扎后,她想从邵正谦的怀里走开,邵正谦的手机就响了。

    是林逸夫打来的电话。

    邵正谦告诉了童欣乐,童欣乐抿唇站远了点。

    邵正谦接过电话,“邵医生,我想替可可办理出院,刘主任告诉我,我们住院的时候,是你们外科经办的,关医生今天休假,我只好找你了。”

    “可以,我在办公室,你过来找我就是了。”邵正谦说道。

    “嗯,谢谢你。”

    林逸夫挂了电话。

    “那你忙吧,我先回去了。”童欣乐听到了林逸夫说的话,她有点怕见到林逸夫,主要是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别人。

    “童欣乐,你要是不反对,晚上我们带着彬彬跟他们父女俩再吃最后一餐饭吧,可可喜欢吃牛排,我们请他们父女俩吃,好不好?”邵正谦询问着童欣乐的意见。

    “那怎么跟彬彬说啊?”

    童彬也是个感情丰沛的孩子,她不知道童彬要是知道他新交的朋友可可姐得了这样严重的病,会怎么样。

    “就告诉他,我们庆贺可可姐出院,其他都不必说,有些事,孩子长大了就明白了。”邵正谦什么都想好了。

    童欣乐脑子比较乱,让邵正谦这么一说,就也就稍微清楚点了,她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邵正谦笑了下,“嗯,那你先回病房去吧,我们下午一起去接彬彬。”

    童欣乐这次没反对,她点头,转身回了病房。

    邵正谦拉了她一下,“调整下情绪再进去,别让爷爷担心你。”

    童欣乐怔了下,是哦,爷爷以为她是出来找邵正谦的,她这要是红着眼睛回去,爷爷肯定会误会她跟邵正谦没谈好。

    她点点头。

    邵正谦眼神柔得能出水,今天的童欣乐,很乖,让他很舒心。

    “邵正谦——”蓦地,他们的身后响起一道明媚的声音。

    童欣乐诧异的抬头望过去,邵正谦没有转身,只是,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对这道声音的主人,一点儿都不期待。

    下一秒,邵正谦直接对童欣乐说道,“我们走吧。”

    童欣乐:“!”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邵正谦冷漠的反应,一时怔愣在那儿。

    然后,一道红的很耀眼的身影咻的一下,直接狂奔过来,很自然的略过她,跑到邵正谦的前头去了,“邵正谦,你啥意思啊?我提前回来,给你的惊喜,你这是什么反应啊?”

    齐桑不满邵正谦对她如此冷漠,要知道,当初,她可是为了他去进修的,就是为了可以跟他一起并肩作战。

    她学护士的,改专业当外科医生,是不太现实了,可是她可以当护士长啊,以后什么都可以跟在他身边,也不会有人嚼舌头的。

    “我有事忙。”邵正谦冷冷的四个字,一个字都不愿多给。

    齐桑却不介意,听到他有事,齐桑回头就看到站在那儿的童欣乐,也不羞涩,很大方的自我介绍,“嗨,你好,我叫齐桑,是邵医生的女朋友,你是他病人还是病人的家属啊?你们有事忙,我可以耽搁你们一分钟吗?只要一分钟就可以了。”

    齐桑做出一副拜托童欣乐的样子。

    童欣乐就听到她说她叫齐桑,给自己的定位是邵正谦的女朋友。

    她内心波动,面上依然平静如水,她僵硬的扯了下嘴角,“我跟邵医生谈完了,你们聊,我先走了。”

    她没有回答齐桑,她到底是病人还是病人的家属。

    邵正谦就这么看着童欣乐,就把他丢给齐桑,一个人要走。

    他没让,他知道童欣乐听了齐桑的话,误会了。

    他突然想起了关和说,两个人之间有误会就得说清楚,不说清楚,误会就会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

    他跟苏静之间,清清白白的,可是童欣乐就是觉得他们有事。

    眼下,齐桑又说她是他女朋友,童欣乐又是一副明显听进去了的样子。

    “别听她胡说,她不是我女朋友。她……”邵正谦拉着童欣乐的手腕,直接开口解释。

    齐桑愣住了,她又不是第一次开这样的玩笑,邵正谦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跟谁否认过,最多就是警告她,让她不要乱讲而已。

    但是,今天的邵正谦,明显很不一样啊,他拉着人家女孩子的手,还解释的这么认真。

    “她是不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邵医生你不需要跟我解释,放手,我还有事呢。”童欣乐严肃认真的要求着。

    邵正谦就是不放开,“晓舟待在那儿,比你守着还好。”

    童欣乐:“……”

    这人太不给面子了,她知道晓舟在那儿,论专业论应对能力,都比她好,可是她的存在,又不是以医护人员的身份,她是病人家属,她的存在,是给她爷爷温暖以及快乐的。

    齐桑看着他们俩,发现童欣乐脸色不好,是真的要生气了。

    她赶紧开口劝道,“正谦,你赶紧的放开人家吧,人家要生气了。”

    “你告诉她,说你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就放。”邵正谦扭头看着齐桑,认真的说着。

    他一心一意不想童欣乐误会他,这些年,他洁身自好,从来没有招惹过别的女人,除了她之外,他对别的女人没有任何兴趣。

    “不需要。”齐桑还没有说话,童欣乐就开口了,还挺大声的。

    齐桑有一瞬间的尴尬,她又开始打量起童欣乐来,然后慢慢的,有所察觉。

    “你们先聊,我去你办公室等你。”齐桑没有按照邵正谦要求的说,而是直接转身走了,方向自然是直奔医生办公室。

    她带了很多礼物回来,除了邵正谦的礼物,别的同事也有,她来这里,除了见邵正谦,也是给别人分礼物的。

    有礼物,大家都很喜欢,他们原本把视线一直放在这三人身上,齐桑过去,用礼物将这些人的视线给转移走了。

    童欣乐一下觉得轻松不少。

    “可以放开我了吗?有人在等你呢。”童欣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

    她本来也不激动,不过是一个邵正谦的追求者,又不是邵正谦的女朋友,她不至于吃这种飞醋。

    她刚才脸色难看,只觉得邵正谦的行为太多余,多余的让她在别人的眼里,是一个爱吃醋,爱嫉妒的女人。

    平心而论,她是那种女人吗?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她还是他的妻子咧,她穿高跟鞋,偶尔拐个脚啥的,跑到外科,就专门等着他来给她看。

    当时,外科的那些年轻貌美的护士,恨她恨得牙痒痒的,她那个时候就知道,邵正谦的身边真的是桃花泛滥成灾啊。

    所以,再多几个像刚才齐桑那样主动说自己是邵正谦女朋友的人,她也不觉得奇怪,当然,她也没当真。

    因为她知道,如果真的是邵正谦的女朋友,他会告诉她的,不需要从别人的口里听到。

    “你信我吗?”

    邵正谦却固执己见,坚持要问出个答案来。

    “你有病吧,我信不信有什么关系,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好吗?”童欣乐见他这么坚持的问她,她真是有些恼火起来。

    刚才他们之间还萦绕着很和平的氛围呢,因为可可的事情,她伤心,他在安慰她,而她接受了他的安慰。

    可这会儿,就因为邵正谦的固执,她忽然就恼火起来了。

    这要是说她没有受到齐桑那些话的影响,邵正谦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邵正谦就这么听着童欣乐再次强调,他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他觉得心一阵一阵的收缩。

    好在,林逸夫这个时候从楼上下来了,他带着手续,脸色看上去还算好。

    “童欣乐,你也在啊?”林逸夫主动招呼她。

    童欣乐见逃不过去了,朝林逸夫咧嘴笑了下。

    两人就这样聊上了,林逸夫这才知道,她爷爷找邵正谦动手术的事情,林逸夫责怪她,“你说说,我应该去看看老人家的。”

    “真的不用了。”童欣乐认真的说道。

    看着林逸夫自己家里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她不想给他添这个麻烦。

    “要的,要的,你看我这脑子,就是不够用,在医院里碰见过你几次了,就没想过问问你因为什么事来的医院,我一会儿就过去。”林逸夫坚持得很。

    邵正谦发表了意见,“这样吧,林总,你先跟童欣乐过去一下,我马上过来找你,我跟童欣乐说好了,晚上带着彬彬,我们一起陪可可吃顿牛排,我请你们吃。”

    “好啊,那麻烦邵医生了。”林逸夫满口答应。

    童欣乐看着林逸夫这么坚强的样子,心里对他更是佩服了。

    童欣乐只好把林逸夫带去她爷爷的病房,在经过电梯的时候,电梯的门打开,苏静从里面走出来。

    她看了童欣乐跟林逸夫一眼,林逸夫给苏静打了声招呼,苏静没有回应,脚步如风似的朝邵正谦的办公室那边走去。

    童欣乐直接领着林逸夫去了童鸿理的房间,童鸿理是认识的,所以两个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林逸夫也没对他们隐瞒,直接将自己的情况悉数的说了出来。

    童鸿理跟童欣乐对视了一眼,童欣乐正在想着要怎么安慰林逸夫的时候,林逸夫却早就想清楚了。

    “没事,其实邵医生昨天晚上就找我聊过了,我觉得是他说服了我,我也想通了,这是我跟可可的缘分,既然上天注定了,我们就这么几年的父女缘分,我也觉得满足了,真的,童欣乐,我没事,你不需要再安慰我了,我跟可可能够遇上邵医生,是我们父女的荣幸。”

    林逸夫笑着说。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童欣乐见他真的没她想象中那么难过,也就多嘴问了下。

    “嗯,带可可出国去,我想带她去看看这个世界,她以前就时常问我,爸爸什么时候才有空带她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啊?那个时候的我,没想明白,总觉得赚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可眼下,才知道,比赚钱更重要的事情多了去了。”

    林逸夫也有些自嘲,以他现在的年纪,还算的上是青年,正是男人应该奋力拼搏的年纪,可是他的想法,却有些中老年的意味了。

    “嗯,说的是,那我祝福你们这趟旅行,玩的愉快。”童欣乐点点头,也把眼泪给咽了回去,或许,邵正谦说的真的很对,并非所有的死亡都是悲伤。

    死亡,如果成为一个人唯一的解脱痛苦的方式,那么,它就不悲伤。

    “好,那我先去给可可办手续,晚上见。”林逸夫趁着这个机会告辞了。

    童欣乐送他到门口。

    再回到病房的时候,童欣乐跟童鸿理都唏嘘感叹了一番,可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命轨迹,医生都无能为力的时候,别人就更无能为力了。

    *

    下午四点,邵正谦邀请童欣乐坐他的车,童欣乐不答应,于是,邵正谦就厚脸皮的坐到童欣乐的车上去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童欣乐也回来好些日子了,她不能每次出门都让张叔送,所以,她给自己挑了一辆车,她现在都每天自己开车送童彬去幼儿园。

    两人上车后,童欣乐就开车走了。

    童彬看到他们俩一起出现,自然是很开心的,拉着邵正谦的手,把他在幼儿园一天的生活经历都讲给邵正谦听。

    邵正谦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很认真的在听,甚至,在该给回复的时候就会给出合适的回复,这样的他,让童彬如此喜欢也是理所应当的。

    路过蛋糕店的时候,邵正谦让童欣乐停了下车,童欣乐将车停在蛋糕店门口。

    邵正谦要进去拿蛋糕,童彬吵着要一起去。

    邵正谦就依了他,不仅让他跟着去,下车的时候,邵正谦一个弯身,就把童彬给抱起来了,惹得童彬哈哈笑。

    童欣乐:“……”

    这么宠孩子,真的好吗?

    童欣乐觉得很疑惑,她其实也宠孩子,但是因为她太笨了,所以每次想好好宠童彬的时候,都容易把事情搞砸,渐渐的,童彬习惯了也就接受了。

    然后童彬小小年纪,就学着自己把事情做好。

    带童彬出去,他跟一般大的孩子比起来,简直要优秀好多,弄得一起玩的父母都在夸奖童欣乐,说她很会教孩子,

    童欣乐真的很尴尬啊,她不是会教孩子,而是她是一个太笨的母亲。

    邵正谦这一次拎着三个蛋糕盒子出来,他跟童彬坐到后车座后,放了两盒在前面副驾驶的位置,对童欣乐说,“那两盒是你的,味道不同,你晚上回去一盒,早上起来一盒。”

    童欣乐瞅了一眼,没吭声。

    旁边的童彬悄悄的总结了一句,“邵叔叔,你跟我妈妈果然有仇啊。”

    邵正谦震惊,瞄了一眼端坐在前面,认真开车的人,扭头问着童彬,“这话怎么讲?”

    “我妈妈是公司业务经理,所以,她在减肥,晚上晚餐都不多吃,你还让她吃甜食,你这是要让她胖死啊?”童彬嘟着嘴说道。

    邵正谦:“……”

    童欣乐感觉得到邵正谦不认同的眼神。

    她依然专心的开车,她减肥还是不减肥,都不需要经过他批准。

    “男人还是喜欢肉感比较好的。”好一会儿,邵正谦趁着童彬没注意的时候,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童欣乐下意识的双手握紧了方向盘,心里咒骂了一句流氓。

    转个弯,他们就直接去了那家牛排店。

    林可可跟林逸夫已经到了,就他们父女俩,林可可坐在轮椅上,林逸夫推着她在店里提供给顾客游玩的角落转。

    “可可姐。”童彬进来看到林可可就先叫上她了,跑到他们跟前的时候,童彬才叫林逸夫,“林叔叔,好。”

    “彬彬真乖,来了,那我们进去吧,我要了个包厢。”林逸夫夸奖了童彬一番后,朝童欣乐说道。

    童欣乐点点头,说了声好字。

    三个大人,两个孩子在一起的空间里,两个孩子交流的特别好,林可可也很开心,因为她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了,去看看这个世界,而不是成天待在医院里面,闻那些难闻刺激的味道。

    知道林可可办理出院了,童彬也替她开心。

    童彬也有点不舍,毕竟,这是他回国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最重要的是,这个姐姐,是邵叔叔引荐的,所以,他真的是很珍惜的。

    “可可姐,那你跟林叔叔还会回来吗?”童彬问着,因为他妈妈告诉他,他们以后就留下来了,不走了。

    “嗯,可能不回来了吧。”林可可唔了声,然后说出可能性。

    她其实是有点知道的,虽然林逸夫还什么都没有跟她说,她一直都觉得她身体这么差,连走路都不能走,她的生命应该是不长的。

    既然不长,那么,她这次走了就走了吧,她不想让谁还对她有牵挂,尤其是她看得出来,童彬对她是那样的不舍。

    她万一死在了外面,现在又告诉童彬,她还会回来,那不是让人白期待吗。

    “林叔叔,你是要带可可姐在国外定居吗?”童彬不知道,所以问的很单纯。

    “嗯,是的。”林逸夫点头应着。

    “没关系,以后,我们还可以视频的。”林可可安慰着童彬。

    “嗯。”童彬点点头。

    两个孩子说好了,三个大人在这餐饭里面所当的不过是陪衬的角色。

    晚餐后,双方很平静的告别,林逸夫推着林可可跟他们说了声再见,就推着林可可走了。

    邵正谦抱着童彬,童欣乐站在他俩旁边,童欣乐就目送着他们父女俩离开的身影,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或许就只能看到林逸夫形单影只的身影了。

    “走吧。”邵正谦开口,他知道童欣乐多愁善感。

    看个电视,电影啥的,那些情节都是编剧瞎编的,童欣乐也知道不是真的,可就是能够让那些胡编乱造的情节给逼出眼泪来。

    童欣乐点头,很自然的掏出钥匙,他们开的是她的车来,当然是她来当司机。

    结果,邵正谦伸手,“车钥匙给我,我来开,我先送你们回去,明天我把车给你开到医院去,你明天再自己开回来吧。”

    童欣乐抬眸看他一眼。

    邵正谦解释,“我没开车来,这么晚了,总不至于让你们先送我吧。”

    童欣乐哼笑了下,“你就不能自己打车回去?”

    “妈妈,别这么对邵叔叔。”童彬替邵正谦求情。

    童欣乐拒绝不了自己的儿子,“妈妈就是跟你邵叔叔开个玩笑而已,你看你跟护什么一样。”

    眼下这还没有父子相认呢,这要是父子相认了,那恐怕是不得了啊。

    童欣乐把钥匙放在了邵正谦摊开的手上,然后跟童彬上了后车座,邵正谦将他们送回到童家。

    童家门口,听着一辆大奔。

    童欣乐认出来了,这是秦远翔的座驾,这么晚了,秦远翔在他们家?

    “这是秦叔叔的车。”童彬也认出来了,指着那辆大奔说道。

    “嗯,跟邵叔叔再见。”童欣乐点头,也没去看邵正谦的脸色。

    “邵叔叔,再见。”童彬跟邵正谦挥手说道,就让童欣乐拉着进屋了。

    童欣乐下车到进家门,邵正谦就目送着他们进去,整个过程,童欣乐就没回过一次头。

    邵正谦扭头看了一眼停在童家的那辆大奔,嘴角撇了一下,然后调了下倒车档,一脚油门踩下去,砰的一声巨响。

    童欣乐还没有进入客厅,还没有见到秦远翔,就听到这声巨响,她闭着眼睛咒骂,邵正谦,你还能再幼稚点吗?

    “妈妈,邵叔叔撞了秦叔叔的车。”童彬呀的一声低呼。

    童欣乐知道,她甚至知道,邵正谦就是故意的,他的车技有多好,她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是一条窄得不能再窄的路上,邵正谦都未必能剐蹭别人的车,何况,他们家门口的那条路,停三辆车都够了。

    这么宽的路,他却能撞上秦远翔停在那儿的车,那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屋内的人也听到了这声响,这么响,又这么近,肯定是秦远翔的车遭殃了。

    所以,屋内的门打开,童启发跟杨瑞婷都跟着秦远翔打算出来看看。

    三个人就看到了童欣乐跟童彬。

    “乐乐,彬彬,你们回来啦?”杨瑞婷开口问道。

    “嗯。”童欣乐应道,然后抱歉的看着秦远翔,“不好意思,小翔哥,是我的车撞了你的车,邵医生他今儿喝了两罐啤酒,大概头有点晕,所以没注意到。我明天给汽车修理公司打电话,帮你看看。”

    “他撞了我的车,你要帮他给我修?”听了童欣乐的话,秦远翔理出了来因果关系。

    邵正谦犯的错,童欣乐来承担,这两人,难道是已经和好了吗?

    他还没有正式展开行动,他是不是就要被判出局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他开我的车撞了你的车,你要是找车主的话,你就只能找我,不过,你要找司机的话,门口的监控我不知道能不能拍到他的脸,万一他不认的话……”

    秦远翔总结的很到位,但是童欣乐不想他们误会她如今跟邵正谦的关系,所以解释了下,万一邵正谦不肯认,那最后遭殃的不还是她么?

    谁让她就一时心软,就答应把车借给他,开走了呢?

    ------题外话------

    齐桑回来了,且看越来越乱的局面,咱们邵医生如何穿越迷宫,走到咱们乐乐这条道上来,然后一条道走到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