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竞争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42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女神的贴身侍卫都市超级保镖今生有幸

    “没关系,我就找他,他认最好了,不认的话,我也就自认倒霉了。”不等童欣乐说完,秦远翔就说话了。

    “正谦不是那种人。”童启发开口说道。

    他替邵正谦说话,换来的是杨瑞婷的一个白眼。

    “今天晚上怎么跟邵医生跑去吃饭了呀?家里给彬彬准备了很多好吃的,结果临时你告诉我不回来吃饭。”杨瑞婷替秦远翔问着。

    秦远翔等了童欣乐差不多一个晚上,当时她给童欣乐打电话,童欣乐只是说有点事,不回来吃晚饭,她以为童欣乐是真的有事忙,没想到这丫头带着孩子跑去跟邵正谦吃饭去了。

    “今天可可姐出院了,林叔叔要带可可姐出国,所以,邵叔叔带着我们去跟他们吃饭去了。”童彬开口对外婆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那彬彬是不是舍不得可可姐姐啊?”杨瑞婷也知道这件事,那小丫头也真的是可怜。

    “嗯,是啊。”童彬大方的承认着。

    “没关系,以后还可以用别的方式联系,来,时间不早了,外婆先带你回房间洗澡。”杨瑞婷拉着童彬的手就准备上楼,“乐乐,你送送你小翔哥,啊。”

    童欣乐说了声好。

    秦远翔也知道时间不早了,他也不好意思再赖在童家,于是就跟童欣乐一起往外走了。

    “那丫头真的……”秦远翔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可童欣乐懂了,她点点头,此时,她已经没有刚开始知道这件事的时候那么难受了,连林逸夫都让邵正谦给说服了,她自然也就坦然接受了。

    人这一生,生老病死,是最无奈的事情,也是人怎么都逃避不了,只能去面对的事情。

    事实就是事实,伤心也得面对,坦然也要面对,还不如好好的调节好自己,让余下的日子,不要只剩下遗憾。

    她想,这就是林逸夫为何非得把他一手创办的林氏给卖了的原因。

    “哎。”

    秦远翔深深的叹息了声,可可那丫头是真的很可爱,可惜了。

    秦远翔叹息了一声也就过去了,他仔细瞅了童欣乐两眼,然后试探的问着,“你哭了?”

    “没有啊。”童欣乐矢口否认,她是想哭,只是眼泪还来不及落下来,就让人给治愈了。

    “邵医生安慰你了?”秦远翔用的是疑问句,但是他相信,如果童欣乐没哭,那一定是邵正谦的功劳。

    “他安慰的是可可她爸。”童欣乐直接否认了。

    这件事,她不想跟秦远翔分享。

    秦远翔抿唇,“嗯,说的也是,那你现在需要人安慰一下吗?”

    童欣乐看着他,秦远翔缓缓的张开双臂,奉献出拥抱,随时等她冲进来。

    “谢谢,不用了,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你的车明天还要送到汽车修理公司去呢。”童欣乐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好吧。”秦远翔掩藏起心中的失落。

    “嗯,那晚安了,慢点开车。”童欣乐说完,也不等秦远翔上车,她就直接转身进屋了。

    秦远翔看着那道门从里面关上后,他这才把车开了出去。

    小区外面,邵正谦的车就停在马路中央,等着秦远翔。

    秦远翔看到了,将车开到邵正谦的旁边,然后两辆车都停了下来,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秦先生,你的车,是我故意撞的,修车的单据,你到时候寄给我就可以了。”邵正谦很直接的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怂。

    秦远翔抿唇笑了下,摇摇头,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冷冷的反问,“真没想到,邵医生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嗯,如果幼稚的我,可以让秦先生终止自己不要脸的行为,那我幼稚一下,又何妨呢?”邵正谦没跟人吵过架,不代表,他不会吵。

    秦远翔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碍他眼了,让他心里不舒服得很,他不需要对他客气。

    秦远翔:“……”

    秦远翔脸部表情有些僵硬,嘴角也有些抽搐。

    他真的没有想到,邵正谦会说这样的话,当然,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有一天会被人说成不要脸。

    “邵医生,麻烦问问,我怎么不要脸了?”秦远翔憋着一口气。

    邵正谦也是大方,“这还需要问,秦先生还真够是不要脸的,童欣乐跟童彬,我从来都没有打算放手,所以,麻烦秦先生好自为之,不要伸手去碰不属于你的人。”

    邵正谦说完这话,也不等秦远翔回复,就打算上车离开。

    他之所以等在这里,就是为了提醒秦远翔,注意分寸。

    “不属于?”秦远翔淡淡的重复了下这三个字,他现在是无比后悔,当初没有早做准备,要是那个时候,他就行动起来,这会儿也就没邵正谦什么事儿了,“邵医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跟乐乐已经离婚了,那乐乐也是不属于你的吧?你可以解除,还不许别人了?”

    再次被人提醒跟童欣乐离婚这件事,邵正谦也不恼,他从来都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这件事不是童欣乐故意提醒他,他就不会生气。

    “这么说,秦先生是不打算放手了啊?”邵正谦严肃起来。

    “为什么要放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除非,邵医生不认为自己是君子。”秦远翔直接承认了他对乐乐的好感。

    况且,他已经后悔过一次了,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要争去看看。

    可以让他放手的人,只有一个。

    除非是童欣乐自己宣判了他的死刑,那么谁出面都不行。

    “邵医生,各凭本事,如何?”秦远翔先冷静下来,绅士的朝邵正谦伸手表达了自己要与他公平竞争的意思。

    邵正谦看着秦远翔伸出来的手,看着他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他内心很爆炸,他没有表达他的友好。

    他装不来,一个对他妻儿有不诡之心的情敌,他装不出来那种谦和的态度。

    就在那一刻,他似乎有点明白过去童欣乐面对苏静时的心情了,内心爆炸,可她表面上却一丝一毫都不显山露水,让他以为,有些话,他不必说得太清楚,童欣乐都能明白。

    现在看来,过去的他,错得有多离谱。

    邵正谦转身直接上车,然后开车走了。

    邵正谦一走,秦远翔收拾起了故意装出来的闲适的表情,表情严肃的也上了车,他知道,这条路,他还没开始,就已经充满了荆棘。

    不过,秦远翔,你怕吗?

    不,他不怕。

    邵正谦,那就各凭本事吧!

    *

    翌日。

    童欣乐早起给童彬做煎蛋。

    煎蛋刚做好,杨瑞婷起床了,闻着香味找到了厨房。

    “妈,早。”童欣乐很自然的跟她打招呼。

    杨瑞婷点点头,朝她走过来,开口说道,“乐乐,我昨天接到你秦妈妈的电话,她说她想来青云市看看你爷爷。”

    “秦妈妈?”童欣乐想到了秦远翔的那个母亲,她跟秦远翔打交道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没有见过秦远翔的妈妈咧。

    据说,那是一个商场女强人,不输她老公,也就是秦远翔父亲的一个超级厉害的女人,秦家的商业帝国,就是他们两口子一起创办的。

    然后,强强联合,生下了秦远翔这么一个集两人所有优点于一身的儿子。

    秦远翔是家里的独子,所以,之前,他们公司的那些女同事都在传,像秦远翔这样出身的少爷,估计只有一国公主可以与之匹配了。

    这说法,是有点夸张,但是童欣乐知道,这一是,众人认可了秦家的财力雄厚,就算是娶了公主,那也绝对不是公主下嫁秦家,这二呢,现在的人也都有自知之明,虽然秦远翔人不错,家世不错,是一个人人都渴望得到的良夫,可是也不是谁想要就能要的。

    秦远翔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按理说,身边应该是有不乏追求者的,然而,秦远翔的身边,主动追他的人却很少,主动跟他告白过的人,有是有,可是听说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而这些,都得归功于秦远翔的母亲,那个威严与霸气并存的秦夫人。

    童欣乐不怕她,因为她对秦远翔很坦荡,没有任何歪心思。

    “就是你小翔哥的妈妈啊。”杨瑞婷提醒。

    在她的印象里,秦远翔的母亲,章丽萍是一个挺精明的女人,她跟她是两种类型的女人,昨天她接到章丽萍的电话时,她也有些意外。

    她不认为章丽萍要来之前,还要先跟她打一通电话。

    他们两家的关系是很友好,可是因为地理位置太遥远,俗话不还说,远亲不如近邻呢,因为来往的少,所以,这友好的关系,也会慢慢生疏起来的。

    就像他们现在对秦远翔,也是客套得不得了。

    章丽萍给她打电话,问了很多关于乐乐的事情,说到最后,章丽萍还打趣,说乐乐刚出生的时候,他们两家还要结儿女亲家呢,这次回来,也是打算好好看看乐乐。

    杨瑞婷知道秦远翔对乐乐有好感,也存了心思,但是她也没想到,秦远翔会把这件事都跟他母亲说了。

    她还没有弄明白乐乐的想法咧,她担心,这章丽萍要来了,这乐乐不会说话,把人给得罪了就不好了。

    “嗯,我知道啊,她来就来呗,我们当VIP客人热情对待不就好了吗?”童欣乐调皮的说着,瞧她妈一副紧张的模样,就像是什么国家领导人要来了一样。

    “你这丫头,妈跟你说正经的呢。”杨瑞婷无奈的很。

    “我也很正经啊。”童欣乐觉得很冤。

    杨瑞婷看着童欣乐一副一点儿都没多想的样子,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这件事了。

    她想了想,然后转移了一个话题,“你昨天带彬彬跟邵正谦吃饭,你告诉彬彬,邵正谦是他爸爸的这件事了?”

    “还没有,还不知道怎么说呢。”童欣乐摇头,成功让杨瑞婷给转移走了话题。

    “那你对你跟邵正谦这件事,是怎么想的啊?”杨瑞婷换了个方式来问。

    “妈,我很感激他救了爷爷,但是我很清楚,我们离婚了,我不会跟他有任何的暧昧的。”童欣乐这话算是给杨瑞婷一个承诺了。

    她虽然不知道杨瑞婷为何总是关心这件事,但是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回国前,她就想好了,她没有勇气去过这样一个生活。

    如果她跟邵正谦之间,真的横亘着她小舅舅的话,她想,她宁愿苦死,都不会去勉强邵正谦为她牺牲什么。

    爱一个人,就算不在一起,永远把他放在心里,也是一种爱人的方式。

    她对邵正谦,就是如此。

    她想,时间会让她慢慢的淡忘,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之前跟邵正谦的那些纠葛,纯属意外,她也没想到,邵正谦会突然间变化这么大,一时间,难以接受罢了。

    现在,她已经调节好了自己。

    “嗯。”杨瑞婷轻轻的应了声,“乐乐,看来你想的很清楚了,可是,你还这么的年轻,你就没想过自己的未来,没替自己的未来打算过吗?如果有人以后追求你,你打算怎么办?”

    “……看缘分吧。”童欣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给了杨瑞婷这四个字,她真的没想过,可是她知道,杨瑞婷这样问也是关心她,担心她真的就此孤独终生一辈子了。

    重新再找一个,她还真没有这个想法,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有些抵触的。

    但是,一直一个人,似乎跟她的家人真的交代不过去。

    听了童欣乐的话,杨瑞婷松了一口气,“乐乐,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等你爷爷出了院,你也正常上班了后,妈妈帮你留意留意。”

    童欣乐:“……”

    童欣乐倒吸一口气,这么快?

    她妈还真的是行动派来着。

    杨瑞婷想的是,章丽萍要回国也没那么快的,秦远翔人在这里,他们秦氏的根基,又在国外,那边还需要人打理。

    等到章丽萍来了,再跟童欣乐提这一茬,大概就要顺理成章很多。

    “妈,我去楼上看看彬彬醒了没有。”童欣乐不想再说这件事了,找了个合适的借口走了。

    杨瑞婷点点头,然后从冰箱里把进口牛奶给童彬拿出来,帮他热好。

    她只是想确认童欣乐不排斥重新再找就可以,至于跟秦远翔能不能成,那是后话了,毕竟,身为母亲,哪怕她的乐乐生过孩子,离过婚,但是在她眼里,乐乐还是适合最好的。

    在她的内心里,秦家其实不是那么合适,倒不是说她瞧不上秦远翔,秦远翔那样的人能当她女婿,自然是太让她骄傲了,只是嫁给秦远翔,那势必是远嫁啊。

    到时候,乐乐就要跟着秦远翔一起定居国外了,邵正谦虽然她不太喜欢他闷闷的性格,可好歹在国内啊,邵家的家庭情况,可以让乐乐想回娘家就回娘家,很方便,而且,乐乐要是受了委屈,需要帮助,他们也是随传随到。

    所以,在杨瑞婷的内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

    童彬吃过早餐,母子俩手拉手出门的时候,秦远翔准点的出现在童家门口,童欣乐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我今天要去医院一趟,九点半,4S店就会给我发账单消息,所以,我去找人索要赔偿,既然顺路,我就过来给彬彬当司机了。”

    秦远翔的解释,合情合理。

    童欣乐给张叔打电话,让他别开车过来了,他们坐秦远翔的车走。

    母子俩坐上秦远翔另一辆座驾的后车座时,童欣乐帮童彬拴好安带,“你说说你都秦总了,那点钱,你还真至于。”

    在童欣乐的眼里,邵正谦还是那个穷酸医生,就算他靠本事挣了不少的钱,但是跟秦远翔的财力相比,还是差很远的。

    所以,她觉得,能替他省一点就省一点,毕竟,她认识邵正谦的时候,他们家的日子真的很穷。

    至于说邵家没出事之前,还是比较丰衣足食的。

    她没见过,所以无法想象。

    就是他们邵家的旧别墅,她替他们买回来的时候,是那种老式的旧别墅格局,里面的装修,也是过时了的。

    就算没破产的邵家,都没有办法跟他们童家相比,更别说是秦家了。

    “怎么?你这心疼啊?”秦远翔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与其说是个玩笑,不如说是试探。

    他想试探下,在童欣乐的心里,邵正谦所占的位置还有多重,这样,他可以知道,自己在跟邵正谦的竞争中,他到底有几成的胜算。

    可不管有几成,他都打算拼上一次。

    “我不心疼,就是觉得吧,你太斤斤计较了。”童欣乐朝秦远翔吐了个舌头。

    童欣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秦远翔也没试探出个所以然来,他只是笑笑,也没解释。

    他更加不会告诉她,邵正谦昨天晚上还在小区外等他来着呢。

    两个人将童彬送到幼儿园交给赵希媛后,就一起去医院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童欣乐从后车座坐到副驾驶去了。

    在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童欣乐收到林逸夫发来的他跟林可可在飞机上的照片,后面附了五个字:准备流浪啦!

    父女俩在照片里,笑得很甜蜜,林可可依偎在林逸夫的怀里,笑得可甜了。

    林逸夫也是如此。

    童欣乐备受感动,她想,就算林可可最后知道自己要死了,她也不会觉得遗憾吧,毕竟在她人生最后的那段日子,她父亲把什么都给抛下了,就陪着她去流浪,也是很美好的。

    “怎么了?”秦远翔将车驶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发现童欣乐看着手机发呆。

    童欣乐迅速回神,“哦,没事,就是林逸夫跟可可上飞机了,拍了张照片给我。”

    童欣乐回了两个字,开心。

    两人下车,坐电梯到住院部的九楼。

    两人出电梯的时候,邵正谦正好组织了查房的人员,他们第一间病房就是童鸿理的,所以,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邵正谦一行人就这么撞见了童欣乐跟秦远翔。

    看到两人一起来的,邵正谦的眼眸狠狠的收缩了下。

    邵正谦身旁的人,见此情景,也不敢说话。

    最近,他们医院的八卦是越来越热闹了,从一开始苏静速的霸占着他们医院群的八卦版,后来到院长的女儿齐桑的加入,可是随着齐桑外出学习了,他们所有的人都认为,邵正谦这是选了苏静啊。

    然后,苏静就一直沾沾自喜了好长的时间,直到童欣乐的出现,纠缠,激吻,强吻的绯闻一出来后,所有人才恍悟,苏静一个人跳了这么多年的独角戏啊。

    真的是可悲可叹。

    当然齐桑昨天回来了,回来后的齐桑对邵正谦发动了新一波的攻势,让很多人都拭目以待,这场多人上演的戏码,到底要怎么演下去。

    毕竟,人家仙女的身边,那一个男配,都比苏静跟齐桑加起来都还要厉害啊。

    哪怕齐桑是他们院长的女儿又何妨,那也仅限于他们医疗单位的厉害,再说了,也就他们市一院而已,这邵正谦要是跳槽到别的医院去,他们这院长跟院长的千金也拿邵正谦没办法。

    即便不跳槽,这父女俩也没能让邵正谦妥协,毕竟邵正谦是他们市一院的招牌,这人走到哪儿都是香馍馍,他只要表达想要跳槽的思想,那接盘的人多的是啊。

    所以,他们院长那是想尽办法都要挽留的人才啊。

    又怎么能做出逼婚的事情呢。

    不过,围观群众最喜欢看热闹了,所以,这出戏,愈演愈烈更好了。

    只可惜,童鸿理就住院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这场大戏,怕是落不了幕的,到时候都不好看了。

    “邵医生,这么早就查房,真是尽职尽业啊。”秦远翔率先开口。

    之前的他,断然是不会用这口气跟邵正谦说话的,可是有过了昨晚,秦远翔知道邵正谦其实也挺接地气的。

    既然不是那么高高在上,不可捉摸的人,秦远翔说话也就没那么虚浮了。

    何况,邵正谦的底细,他也知晓得差不多了。

    他是童欣乐的前夫,还何其有幸是童彬的亲生父亲,这两样优先的条件,对他来说,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了。

    但是,秦远翔安慰自己,就算邵正谦的条件优势很好,但是童欣乐选择了跟他离婚,那他们之间肯定就有问题。

    而他,要钻的就是这个空子。

    他希望,他可以成功。

    邵正谦自然听出了他话语里的讽刺,没有搭理他,而是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他对待自己的工作,是无比认真,且专心的。

    昨天晚上的情况,他可以跟他怨怼,但是此时此刻,他是一名医生,他确实要做到尽职尽责。

    邵正谦转身朝童鸿理的病房走去,带着大队人马。

    童欣乐看着他带这么多人去爷爷的房间,不是很乐意,她跑步过去,拦在他们前面,“邵医生,今天需要带这么多人去查房吗?”

    “童老先生的这个病例很特别,我需要更多的人进行更多的了解,昨天我就跟病人说过这个问题了,病人并未反对。”邵正谦平和的解释。

    除了做手术的时候,让人现场观摩外,他还程录了像的,以供别的医生进行学习。

    除了手术过程需要别人学习之外,这手术后的观察,护理也是一样的重要。

    “病人没反对,可是你问过病人家属的意见了吗?病人家属要是不同意呢?”童欣乐有些气愤,她觉得邵正谦怎么能这样呢。

    那病房里面的人是她爷爷,不是他实验室里的那些小白鼠,还供这么多人参观的。

    “童小姐,我们医生也是人,也有休假的时候,我是童老先生的主诊大夫,我休假的时候,也是需要别的医生来继续查房的,查房是医生的工作程序,一个程序都不能落下,我只是让他们替代我的时候,能够及时发现异常的现象,也是对病人跟你们家属的负责,难道,这也不可以吗?如果家属坚持不同意,那我……”

    童欣乐有点尴尬,她没想到,邵正谦让人来是这么一个目的。

    她默默的退了开去。

    邵正谦也没再说了,推开门,让身后的人一起进去。

    童欣乐跟秦远翔最后进去,只见邵正谦很耐心,很认真的在用着他们专用的医学术语在讲课。

    整个过程,她都低垂着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总是拿些不好的东西去想邵正谦这个人。

    以前,即便她还不确定邵正谦跟苏静是什么关系的时候,她还是很阳光很乐观的告诉自己,他们之间没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查完房,邵正谦也就没其他病人了。

    之前的二十六床,昨天也出院了。

    “一切都很正常,恢复的数据不错。”邵正谦走过来,对童欣乐说道。

    “嗯,谢谢。”童欣乐点头。

    邵正谦抬眸看了一眼秦远翔,“秦总今天是来找我要赔偿的?”

    “顺便而已,我主要是来看童爷爷的。”秦远翔也同样很直接。

    “是吗?多少钱,一会儿来办公室找我。”邵正谦说完,就转身出去了,“对了,我今天上门诊,一会儿去门诊的楼的办公室找我。”

    “邵医生,我的车钥匙呢。”童欣乐叫住他。

    邵正谦看了她一眼,“车,我送去4S店修了,车钥匙在我家里。”

    童欣乐+秦远翔:“……”

    秦远翔脸色很难看,邵正谦这意图很明显。

    童欣乐脸色也不太好,说好了今天还她的车,结果这人连钥匙都干脆不带,真是的。

    “那麻烦邵医生明天上班的时候记得把钥匙带来,另外,把你找的那家4S店的名片给我,我自己去取就好了。”

    “没关系,我修好了,给你送来。”邵正谦很霸道,很强势的说着。

    他转身叮嘱童鸿理好好休息,然后就走了。

    陈晓舟在那边听了他们的对话,听的她都笑了。

    她师父的手段真的是太拙劣了,但是呢,不得不说,还挺好使的。

    看看这秦先生的脸色,还有童小姐的一脸无奈,就知道童欣乐拿她这个师父,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

    “很好笑吗?”陈晓舟拿了东西,也准备离开,经过童欣乐身边时,陈晓舟听到她这么问她。

    “不是。”陈晓舟抿唇应着。

    童欣乐:“……”

    一副都要憋不住笑的样子,还敢跟她说不是。

    童欣乐哼了声,懒得理这师徒俩,都是一路货色。

    秦远翔问候了童鸿理一声就走了,同时他收到了4S店发来的预算账单的短信,秦远翔拿着手机去门诊楼找邵正谦了。

    邵正谦今天接诊的病人还挺多,大家都在排队。

    秦远翔过去的时候,李娜让他拿号出来。

    “这位小姐,我不看病,我找邵医生谈赔偿问题的。”秦远翔对李娜直接说道。

    李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当然,她认识眼前这个秦远翔,他也是他们医院八卦话题人物之一,只是,他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找邵医生谈什么赔偿问题啊。

    两人就算要谈,在她看来,也是谈竞争问题。

    李娜心里这样想着。

    “你们家邵医生把我的车给撞了,麻烦进去告诉他一声,我的时间也很宝贵,否则,他要赔的,就不只是修理的车费了。”秦远翔笑吟吟的说着。

    但是对李娜而言,那笑,真的是很冷,完没达到的笑意。

    邵正谦那边听了李娜的说辞后,依然没有见他,而是让李娜传话。

    李娜走出来,抱歉的对秦远翔说道,“不好意思,秦先生,邵医生说您要有事就先走了,现在是邵医生的就诊时间,所以,病人才是他首要负责的第一位,您要自己在这里等造成的时间浪费,邵医生概不负责,您的修车费,他说他认了,至于钱,他会想办法送到您手里。”

    秦远翔微微一笑,点了个头,收回了手机,“好。”

    秦远翔转身走了。

    李娜在心里打了一个颤,眼前这个男人,还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应对的。

    反正,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紧张得后背都是汗了。

    那边,童欣乐在童鸿理输完液后,就推他去楼下晒会儿太阳。

    说是晒太阳,其实就是童鸿理在医院新认识的几个老头子,一起坐在那儿聊天。

    童鸿理跟人聊的很起劲,童欣乐一个人在旁边待着有些无聊。

    蓦地,童鸿理叫她,让她去买点水。

    童欣乐就去了。

    买了好几瓶水回来,给每个老爷爷多发了一瓶,她自己也留了一瓶来喝。

    她仰头喝了好几口,童鸿理还在跟人聊天。

    她在想,陈晓舟在面对这情况的时候,她是如何打发时间的?

    “童小姐。”就在童欣乐想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的时候,齐桑突然出现了,还叫了她一声。

    童欣乐回头看着齐桑,她还记得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昨天的出场方式,还有她跑到她面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说她是邵正谦的女朋友,但凡跟邵正谦沾上关系的人,她童欣乐就会记得特别牢。

    哪怕,齐桑只是还在倒追邵正谦。

    甚至,邵正谦当场就直接否认她的身份。

    “你好,有事吗?”童欣乐应了。

    “有点事,不然,我也不会过来找你了,不是吗?可以借一步说话吗?”齐桑问着。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院长千金,在这家医院里,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她都要注意下影响的,眼下,她就算有很多话想跟童欣乐挑明,可是她也不会选择在这人来人往的走廊上。

    “我在陪病人,不能去太远。”童欣乐挑明了她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好,不会太远,就那边,我们转过来说,不影响你陪病人。”齐桑指了指草地的那一边,那一个角落确实没什么人,而且视野开阔的很,的确是不会影响她看着童鸿理。

    “那走吧。”

    童欣乐就这么跟着齐桑走过去了。

    两人站定后,齐桑也就开门见山了,“我知道,你是邵正谦的前妻,我想冒昧的问一下童小姐,你有打算跟邵正谦复合吗?”

    童欣乐愣住,这个女人不是昨天才回来吗?都知道她跟邵正谦这层关系了?

    齐桑开口解释,“你跟邵正谦的关系,如今是我们医院的大八卦啊,拜关和的大嘴巴所赐,差不多我们医院每个人都知道你是邵正谦的前妻了。”

    童欣乐点点头,难怪,她觉得之前有些医生跟护士看她的眼神怪怪的,竟然是这样。

    不过,她也不介意,她确实跟邵正谦有过一段婚姻关系,这是事实,逃避不了的。

    她也没想过要逃避这段事实。

    “有没有,会影响齐小姐的决定吗?”童欣乐反问。

    她之所以没有正面回答齐桑的问题,她认为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她看得出,齐桑喜欢邵正谦的决心,跟当初的她,有得一拼。

    另外就是,她不认为这个答案对齐桑来说有任何的意义。

    难道说,她有打算复合,齐桑就不喜欢邵正谦了吗?

    “不会。”齐桑很直白的应着。

    童欣乐抿唇笑了一下,果然如她所料。

    就这个反问,让原本对童欣乐不太重视的齐桑,忽然就不敢轻看童欣乐起来,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跟苏静那个没脑子的女人比起来,眼前这个对手才是她最大的对手。

    “好吧,童小姐,我喜欢邵正谦,我不管你有没有想要跟他复合,我都要告诉你一声,从现在开始,咱们俩就各凭本事,公平竞争,好吗?”齐桑说道。

    童欣乐看着齐桑伸出来的手,就像是他们俩要打拳击比赛,比赛开始前的友好握手一样。

    “齐小姐,如果九年前你跟我下这样的战帖,我会迎战,但是现在,抱歉,虽然我的答案不会影响你的决定,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我没打算跟他复合,所以,你要追他,还是不追他,你请便就好了。”

    齐桑笑了,她没想到童欣乐这么的坦率。

    刚才,她就知道,童欣乐是个很强劲的对手,加上邵正谦对她又很特别,所以,她胜算不大。

    但是,童欣乐没复合的打算,这就不一样了,她的胜算,瞬间大了很多啊。

    “那我们可以当朋友吗?或者,你还可以帮帮我。”齐桑笑着问。

    童欣乐有经验,毕竟她曾经是邵正谦的妻子,所以有个有经验的前辈帮助她追邵正谦,她这胜算,又会提升好多,不是吗?

    齐桑想的很美好,可童欣乐直接拒绝了。

    “抱歉,我们当不了朋友,不管是邵正谦喜欢的,还是喜欢邵正谦的,只要是同性,跟我都成不了朋友。我爷爷叫我了,我先过去了。再见,齐小姐。”

    齐桑:“……”

    ------题外话------

    格子想说,齐桑小姐不讨厌,也是一个坦率的女孩,亲们喜欢吗?

    格子家老大停课了,因为他们班有小朋友得手足口病了,俩个娃都在家,格子码字的时间有限,所以,想偷懒,不想万更了,给格子点鼓励吧,亲们,让格子有动力坚持万更来着。

    爱你们哦。格子自己也会加油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