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聚会(有奖猜题)

作者:格子虫 |字数:19470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童欣乐将童鸿理推回到病房,她的父母就过来接班了。

    加上之前童欣乐在国外耽搁的几天,眼下,童鸿理手术成功出来都是第三天了,已经住院一个星期了。

    童启发关心的问了一句,“乐乐,你们这公司给你放多少天假啊?”

    “一个月啊,放心吧,还有半个月呢,我都不急啊,爸。”童欣乐笑着说。

    公司欠她假期,反正她这休假期间,是不接公司电话的,这点,她最直接的领导很清楚,所以打电话找她的人,都是打着关心的旗号。

    “那就好。”童启发这就放心了。

    主要是童欣乐这不是在家里工作,在家里工作,给她放个一年半载的假都没有问题,可是在外面给别人打工,那就要按照别人公司的规矩来。

    这点,杨瑞婷就不高兴,“你说说,你当初跟人签合同的时候怎么就不一年一签啊,弄得现在,你看看,人都回来了,不帮衬你哥哥,去帮别人。”

    “妈,这不是当初没有预料到嘛,再说了,我公司老板人也很好了,肯放我回国内,在他们家分公司上班也很不错了。”童欣乐实话实说。

    她确实对她的顶头上司托尼很感谢,要不是他力帮他说服公司老板啊,她就只能以撕破脸的方式跟公司取消合作的关系了。

    不管怎么样,人家也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啊,他们家底的确是可以够她跟人公司撕破脸,但是这事情传出去,名声不好,而且,也损形象啊。

    再说了,在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里做事情,也有它的好处,就是多学习点人家的经验,以后争取让他们童氏也能打响品牌。

    “你懂什么,我们童氏跟人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能够相提并论吗?再说了,乐乐是学销售管理的,她过去学点销售管理方面的经验,对她来说,这是好事。”童启发怼自己的妻子,然后又扭头朝童欣乐说道,“乐乐,你妈不懂,工作上的事情别跟她解释,好好干,不管怎么说,这次签订的合约,要给人做满。”

    “嗯,我知道了,爸。”童欣乐点头。

    秦远翔他们家的集团,也是世界百强以内,真的是超级牛掰的。

    秦远翔现在回国内,还要开发地产的项目,这真的是再有钱的人都不会嫌弃钱多啊。

    也是,这种不嫌钱多的精神,童欣乐觉得她应该多跟他学学。

    “行行行,我不懂,就你们都懂。”杨瑞婷都懒得跟童启发辨嘴,当初,她嫁给他的时候,她也是名牌大学生,好不好?

    要不是让他说好听的,最后给当了家庭主妇,她现在也不至于混成这般让他嫌弃的地步。

    杨瑞婷假装不痛快。

    其实这些年的家庭主妇的生活,让她一点儿都不后悔,甚至还获益良多。

    首先,她收获了五个孩子,三个女儿,两个儿子,还两个双胞胎,这种福气,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拥有的。

    其次,她斩获了一个超级疼爱她的老公,她从未靠自己的劳动力给这个家赚过一分钱,但是童启发却颁给她一个功劳最大的奖给她。

    这样的一个好男人,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她当家庭主妇,不赚钱的这些年,她从来都不会像网上那些家庭主妇抱怨的那样,需要伸手向老公要钱,她的钱,永远都用不完。

    她的小金库,从来都是大大方方存的。

    逢年过节的时候,她不想要礼物的时候,童启发都会给她准备各种花式大红包,直接存进她的小金库里。

    见老婆生气了,童启发赶忙就不顾童欣乐了,跑过去哄老婆去了,也不顾自己的老爸跟女儿都在房间内。

    童鸿理见夫妻俩恩爱了一辈子,这心里自然是替他们高兴的。

    童鸿理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张卡来,“乐乐,过来。”

    童欣乐走过去,童鸿理就把卡递给她,“拿着,既然还有半个月就得上班了,逛街去,给自己添点行头,另外再给我宝贝彬彬买点他喜欢的东西,他生日就快到了,不是吗?”

    “不用了,爷爷,我有钱,我会给他买的。”童欣乐不好意思要,她还记得,她当时帮邵正谦从苏德手上买回那套别墅的时候,还欠童鸿理一笔账呢。

    “你给他买的是你买的,我给他的是我的,心意不同,拿着。”童鸿理坚持提前把这张卡当做生日礼物,塞给童欣乐。

    童欣乐推辞不了,只好收了下来,“那我替彬彬谢谢太爷爷了。”

    童鸿理满意的笑了,“嗯,这还差不多。”

    童欣乐无奈。

    “好了,好了,别天天守着我这个糟老头子了,找正谦去,让他陪你逛逛街,从前他忙,现在他没那么忙了,让他陪着你一起去。”童鸿理说道。

    童欣乐:“……”

    童欣乐无奈的很,她这爷爷,以前都不这样的,现在尽想着撮合他们俩了。

    童欣乐也不傻,这陈晓舟天天陪着童鸿理,童鸿理又那么喜欢那丫头,陈晓舟自然是要帮她师父说话的了,童鸿理听进去了,不得想尽办法撮合了吗?

    刚说到邵正谦,邵正谦就推开门进来了。

    “叔叔阿姨都来了。”邵正谦对童启发跟杨瑞婷打招呼。

    “嗯,正谦下班了。”童启发笑呵呵的回应。

    邵正谦没有穿白大褂,可不是就下班了嘛。

    童欣乐也知道,邵正谦现在上班随意的很,她回国的第一次找上门来的时候,李娜不是都说了,邵正谦在门诊看病,是要看心情看他自己的时间的。

    这么随性的医生,如此任性还门庭若市的医生,别说他们青云市了,就是放眼国也没几个。

    “我找童欣乐,晚上有同学聚会,高中的,杨真真知道你回来了,硬是要你参加。”前面的话,是邵正谦对长辈说的,后面的话,是邵正谦对童欣乐说的。

    他之所以提杨真真,那也是因为那个时候,杨真真是童欣乐的同桌,两人的关系应该是最要好的。

    这些年,班上的那些留在青云市的几个同学,几乎每年都会找几个借口举办几次聚会,当然,他有时间的也会参加。

    没时间的话,自然就参加不了了。

    他跟童欣乐结婚后的那三年,童欣乐还比较爱参加,当时他是班长,同学聚会这种事在别班,基本都是班长组织起来的,在他们班,是班长夫人代劳,而且班长还时常爽约,当然,单买的勤快,也确实是让人说不了闲话。

    毕竟,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嘛。

    “同学聚会?”童欣乐缓缓的咬着这四个字。

    自打他们离婚后,她就迅速出国了,所以这三年来,她换了手机,也没跟以前的高中同学联系上。

    就连私立学校的那些朋友,她回来后,也都还没有顾得上去联系。

    这段时间,她也很少出门,一般就是家里,幼儿园,然后医院三点一线了,也没机会遇上那些人。

    童欣乐是真不知道,邵正谦原来是这么心大的,他们都离婚了,他好意思接受人家的邀请,还前来说服她去参加么?

    “同学聚会是好事啊,去去去,赶紧去准备,彬彬让小媛给带回来就好了,或者让小媛带到他们家去待一个晚上也是可以的。”童鸿理说道,还直接安顿好了童彬。

    童欣乐不吭声,她不是很想去,主要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让那帮同学追问起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怎么,乐乐,你还信不过你大哥大嫂啊?你大嫂是个不错的人。”童鸿理紧跟着说道。

    童欣乐自然知道,童鸿理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她跟邵正谦走呗。

    “知道了,爷爷,您现在真是够操心的。”童欣乐无奈的应道。

    她想,她需要找邵正谦好好的谈谈了,不要总是指使陈晓舟天天在童鸿理跟前洗脑。

    童欣乐跟着邵正谦出门。

    两人一起乘坐电梯下楼,“今天真的有同学聚会啊?”

    “嗯啊,杨真真跟齐海东俩人宣布恋情,发消息来请我,我说带你一起过去给他们庆贺下,杨真真很高兴,特地打电话给我,让我务必带你一起去,说她好久没看到你了,很想你。”邵正谦尽量将杨真真的话给带到。

    其实他也很想她。

    “真真姐跟海东哥?”童欣乐蹙眉,这两人,她还是很有印象的,只是,如今大学情侣都没几个能坚持到最后,这高中同学还能当情侣的真的是超级罕见啊。

    而且,她怎么都觉得两个人不像是能走在一起的那种人啊。

    想当年,邵正谦的那个同桌,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邵正谦的影响,还是说他们彼此互相影响,反正两个人闷起来有得一拼。

    杨真真呢,跟她差不多,是个话痨子。

    闷葫芦跟话痨子,她觉得没什么好结果啊。

    反正她切身经验是这样的。

    “嗯,很意外吧?杨真真没有请苏静,所以咱们可以放心去。”邵正谦主动与她攀谈起来。

    只是,邵正谦的主动,让童欣乐听了心里不舒服。

    “邵医生,可否请问你,你这意思是,我怕了苏静么?”童欣乐挑眉问着。

    她不跟苏静打交道,只是不屑,懒得搭理而已,不跟苏静计较那么多,只是觉得计较了也没意义,不代表,她怕她,好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邵正谦辩解。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童欣乐直接问着,每次邵正谦只会说他不是这个意思,可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啊,邵正谦从来都说不清楚。

    她最烦他的也就是他这点。

    好像,只要她不问,只要她自己可以想通,可以调节,他就不会再开口解释了。

    “我的意思是,杨真真跟苏静的关系不好,所以,她不会请她,不是说你怕她。”邵正谦解释着。

    “钥匙还我。”童欣乐听完了解释,却突然摊手要钥匙。

    “钥匙放在家里了,要不,中午回去吃,我给你煮?”邵正谦趁机说道。

    “邵正谦,你少骗我。”童欣乐爆炸了,她都听到钥匙在他裤兜里响了,还敢骗她放在他家里面。

    人一爆炸,就直接连名带姓的喊了出来。

    “我以为,你都要忘记我名字了。”邵正谦扁嘴,不提钥匙,直接把话题给带走。

    “不给,是不是?”童欣乐没有让他给带偏,坚持问着她的钥匙。

    她也可以再买一辆,或者家里重新再挑一辆的,只是从前的甲壳虫,她开习惯了,所以不想换而已。

    她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恋旧。

    不是缺钱,也不是不喜欢新的,可是旧的东西,用的时间久了,用习惯了,去更换,一开始总会有段别扭的过渡期。

    见童欣乐生气了,邵正谦只得妥协,“一会儿给,行不行?”

    童欣乐这才不追问了,邵正谦的话,她还是信任的,说给就一定会给。

    “杨真真的聚会,你要不要去啊?”邵正谦用手肘撞了下她。

    “去,要不你别去了,我自己可以一个人去,你把真真姐请客的地方发给我,还有她的联系方式。”童欣乐说道。

    邵正谦脸色有点难看,“我是齐海东邀请的。”

    童欣乐没吭声,她也就是那么一说而已。

    *

    晚上七点,童欣乐跟邵正谦准时的出现在众乐会所,那是一家集餐饮以及各种休闲于一体的专供朋友聚会的地方。

    中等档次,大众消费。

    今天是杨真真跟齐海东确认恋爱第一百天,大抵两人都没有想到,高中毕业,又历经大学几年时光,然后各自工作,竟然还能遇上,从而相恋。

    他们并不是在高中的时候看对眼的,所以算不得学生情侣。

    只是他们之间的恋爱又多了层同窗的关系,所以又显得特别了一些。

    因此,在他们恋爱满一百天的纪念日里,杨真真突然的想到,请高中同学一起来帮他们庆祝庆祝。

    齐海东这几年,也不曾跟邵正谦断了联系。

    加之,三年前,齐海东的父亲遇上车祸,命悬一线的时候,是邵正谦拼力挽救,把齐海东的父亲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齐海东一家都挺感谢邵正谦的。

    后来,齐海东时常会做东请邵正谦吃饭。

    他是IT精英男,挣的多,花的少,最大的开销,就是拉着邵正谦一起吃宵夜了,他还国各地到处跑,帮人家做设计,做软件等,所以他在青云市的机会也不多。

    但是每次,他从外地回来,都会给邵正谦带点当地的名小吃,谁让邵正谦家里的那位,是个名副其实的爱吃嘴咧。

    只是,突然间,邵正谦让他不要再麻烦了,他才知道,童欣乐去国外了,当时他也没多想,以为童欣乐这是去国外留学或者是培训啥的。

    时间久了,他才逐渐的知道,邵正谦跟童欣乐之间出了问题。

    齐海东不是大嘴巴,所以当年哪怕好多同学都跟他打听童欣乐跟邵正谦是不是离婚了,他也咬紧了嘴巴没有说。

    后来,他跟杨真真谈起了恋爱,杨真真处于关心童欣乐,也找他确认了,他把事实告诉了杨真真。

    杨真真只是唏嘘感叹了一番,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同学圈里去宣扬。

    但是在他们同学圈里,关于邵正谦跟童欣乐之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故事,那就是邵正谦其实喜欢的人还是苏静,跟童欣乐结婚,不外乎是因为童欣乐当年给他买了别墅做为生日礼物,邵家承受不起童欣乐这样大的恩惠,童欣乐又用婚姻来绑架,所以,邵正谦不得已,才娶了童欣乐。

    好多同学都不太信,但是也有人信了,毕竟,当初,邵正谦跟童欣乐结婚后没多长时间,他的确表现的很异常。

    当然,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饶是他跟邵正谦的关系比较亲近,邵正谦也没有跟他说过,而他也没有问过。

    这次他们俩也没想过能够邀请到童欣乐来,毕竟,如果不是邵正谦提了那么一句,他们俩都不知道童欣乐都回国了。

    童欣乐出国就更换了手机,杨真真也好久都没有联系过她了。

    所以,杨真真只好拜托邵正谦,让他务必帮她把童欣乐给请来。

    好在他俩也没请多少人,请来的都是当时跟童欣乐关系还比较好的,像童欣乐后来的同桌,杜娜,还有现在在体校当教练的陈光,当时也是对童欣乐这个小妹妹特别的呵护。

    其他人就没有特别通知了,眼下,得知童欣乐回来了,他们也就没有再广而告之了。

    童欣乐跟邵正谦提前到达的,到达的时候,就杨真真跟齐海东两人在包厢里面,他们也没有你侬我侬的说着甜言蜜语。

    服务员推开房门的时候,两人直接抬头,然后就看到邵正谦跟童欣乐两人进来了。

    童欣乐比以前漂亮多了,也更成熟了,更有魅力了,可杨真真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杨真真站起来,开心的叫着,“乐乐。”

    那道叫喊,是真的含着开心与惊喜的。

    童欣乐朝杨真真看过去,杨真真也变了样,但是童欣乐还是记得她,她展开笑颜,“真真姐。”

    “哎,过来坐。”杨真真说着的时候,人已经走过来,将童欣乐给拉过去了。

    童欣乐顺着她走了过去,两人过去的时候,杨真真抬起腿踢了齐海东一脚,“嘿,没个眼力劲,赶紧给乐乐还有我们的邵医生腾座啊。”

    齐海东这才站起来,让童欣乐坐到里面的沙发上,又赶紧将果盘,小吃,还有鲜榨果汁给推了过来。

    童欣乐朝齐海东笑了笑,“海东哥,恭喜啊,真真姐这么好的女人,让你给追到了,要珍惜哦。”

    童欣乐的话刚说完,坐在外面的邵正谦一道眼神就扫了过来。

    如今的他,确实很敏感,总觉得童欣乐这话里话外,对他都充满了指控,而他确实也做的不够好。

    相当的不好。

    当年他的那些行为,在别人眼里,的确是不够珍惜童欣乐的。

    也是他活该,有现在这么痛苦的处境。

    “嗯,谢谢,我会的。”齐海东立即回答。

    杨真真甜蜜羞涩的笑了笑,拉着童欣乐的手,直接说道,“让他跟邵医生聊,我们好久没见了,得好好说说话。”

    童欣乐点点头,然后把她下午逛商场买的礼物给拿了出来,“对了,乐乐姐,这是送给你们相恋一百天的礼物,祝你们幸福快乐。”

    “谢谢。”杨真真收下了礼物,然后交给齐海东,让他收好。

    杨真真就跟童欣乐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包厢内的两个男人也很知趣,女人在一起聊天的空间里,自然是没男人说话的余地的。

    齐海东拿了烟跟打火机,在邵正谦眼前挥了挥,邵正谦点点头,就跟着他出去了。

    邵正谦会抽烟,有时候累了,乏了的时候,他就会抽,之前,童欣乐刚出国的那会儿,他抽得更厉害,有时候一个晚上,半包烟就下去了。

    因为他工作的特殊性,他抽烟的次数还是很稀少的。

    齐海东不一样,他工作压力比较大,在这日新月异的大环境下,他们这个行业的竞争力特别强,而他没有其他发泄的方式,就只能抽烟,他不爱喝酒。

    两个男人跑到外面的走廊上吸烟聊天去了。

    包厢内,杨真真很是照顾童欣乐,一会儿给她拿果盘,一会儿拿小吃,一会儿又递果汁,让童欣乐感到很暖心。

    “什么时候回国的啊?”好一番折腾后,杨真真才问到正题上来。

    “嗯,有一个多星期了。”童欣乐应道,“我爷爷动手术,邵正谦是他的主诊大夫。”

    童欣乐干脆也不隐瞒了,她知道杨真真接下来肯定就会问,怎么就跟邵正谦联系,不跟别的同学联系,尤其是她。

    “难怪呢,你爷爷怎么啦?干什么要动手术啊?”杨真真恍悟,她说呢,这回来一个星期了,就只跟邵正谦联系,不跟他们这些人联系啊。

    原来童欣乐联系邵正谦,不是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是邵正谦的职业身份在那儿啊。

    他们的邵班长,占的是职业的光啊。

    “就是心脏手术,我爷爷的心脏有点问题。”童欣乐没有细说,其实她也不太懂,正常人的正常心脏是个什么样,反正医生说他爷爷的心脏畸形,可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大问题。

    “这样啊,那我明天去医院看看你爷爷去。”杨真真很率直。

    “不用了。”童欣乐婉拒。

    “要的,要的,我们关系这么好,当然得去看啦,另外啊,明天你有空吗?咱们去妇幼院看看孟雨老师吧。她怀孕了,不过胎像不稳,在妇幼院安胎呢,她要是看到你啊,肯定高兴坏了。”杨真真笑着说。

    “孟雨老师现在才要孩子啊?”童欣乐懵懂的问着,她跟邵正谦的孩子马上就三岁了。

    “嗯啊,当初教我们的时候,出了邵正谦那样一个状元,然后就又心意的带了一个班,你也知道啊,后来呢,他们想要孩子,但是听说一直没成,为了要个孩子啊,孟雨老师吃了不少苦头,咱们张老师可心疼坏了,但是孟雨老师不甘心,所以很辛苦的四处求医,眼下真的是好不容易怀上这个孩子了,两口子高兴坏了,结果呢,孟雨老师又吃上苦头了,这不见红了,医生让躺医院保胎。”杨真真了解的很清楚,“她这次为了保这个孩子,跟学校请了长假的。”

    当年她高考选择的是师范大学,后来毕业了,父母走了点关系,把她弄进了她读高中的那所中学当中学老师。

    所以,她跟孟雨现在算是同事。

    他们这一届,是张贺跟孟雨带的第一届毕业生,两口子很年轻的,也就长他们几岁而已。

    “怎么会这样。”童欣乐也是一阵感慨,她怀童彬的时候,虽然也很辛苦,但是也没孟雨这般辛苦啊。

    让杨真真提到孟雨后,童欣乐就特别想孟雨,想当初,孟雨知道她喜欢邵正谦,这背地里帮了她不少的忙。

    她心里都是记得她的好的。

    她离开的这三年,还真的是超级狠心的,逢年过节的,也没有给孟雨发过祝福短信,想必在孟雨那里,对她这个学生是特别失望的吧。

    “谁知道呢,有些人像孟雨老师这样,渴望一个孩子,却要的不容易,可也有些人,不想要孩子,那就是容易怀孕得很啊。”杨真真感叹着,她上大学的时候,好多女同学都去医院打过胎的。

    有些人,甚至打好几胎呢。

    童欣乐笑了笑,“好,那我们就说定了,明天去看孟雨老师,这样吧,你也不用特地去看我爷爷,我们俩约个地点吧。”

    “反正顺路,又不会麻烦,妇幼院就在邵班长他们医院的隔壁那条街。”杨真真坚持要去看童鸿理。

    童欣乐见推辞不了,就只好答应了。

    眼见着七点十五分了,童欣乐发现就她跟邵正谦到了,她诧异的问着,“真真姐,你不会就请我跟他两个人吧?”

    “不是,齐海东先请了陈光还有王启,王启现在跟他是同事,同一个单位,不同组,我又先请了杜娜,现在在青云市的,也就我们几个了,其他的同学,要么回老家了,要么去别的城市了,所以,都在青云市的这几个,我们平时也就时常联系,这不,请了他们后,才听说你回来了,我又没你现在的电话,只好拜托邵班长务必请你来一趟。”

    杨真真解释的很详细,就怕童欣乐不高兴。

    毕竟人多嘴杂,她跟齐海东不多嘴问她跟邵正谦的关系,那是因为他们了解一点儿内幕,可是那些不了解的人,来了指不定就会乱开玩笑。

    “嗯,没关系的。”童欣乐觉得都是同学一场,都在青云市,多联系是正常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次回来,留在青云市的同学,就只剩这么几个了。

    她还没有出国前,他们也举办过同学聚会啊,那个时候,苏静还没有从京城回来,所以,童欣乐会跟杨真真一起将同学组织起来,凑在一起吃吃饭,唱唱歌啥的。

    那个时候,她还很意气风发,毕竟,她的梦想真的实现了,二十岁就跟邵正谦结婚了。

    “那我们现在交换下电话号码吧。”杨真真掏出手机来。

    童欣乐报了自己的手机号,杨真真给她打了过来。

    电话通了,杨真真备注了乐乐两个字。

    杨真真本来还想问问童欣乐跟邵正谦,他们俩干什么要离婚的,结果,她跟齐海东请的别的客人来了。

    陈光跟王启勾肩搭背的走过来,看到邵正谦倒是不意外,他人本来就在青云市,跟齐海东的关系又还不错,今天是齐海东的喜事,邵正谦出席正常的很。

    陈光只是干笑了两声,“老邵,可是有几年,咱们这样的聚会,你没参加了吧?”

    “你记错了吧,老邵这是毕业后就没参加过几次吧,仅有的两次,也是让童欣乐给硬来来的。”不等邵正谦说话,王启就反驳着。

    “嗯,先前对不住各位同学,以后,尽量争取多参加,这不,东海跟真真结婚的时候,咱们至少还有一次聚会不是。”邵正谦难得这么平和的说话。

    陈光跟王启都有些愣住了,闷葫芦突然就不闷了。

    遥想当年,邵正谦跟童欣乐谈恋爱期间,其实早就不是闷葫芦了。

    可是他们听说邵正谦跟童欣乐离婚了,童欣乐甚至直接出国去了,然后,邵正谦就又变成了当初的闷葫芦,甚至比当年还闷。

    “进来吧,老铁们,今儿有贵客。”杨真真牵着童欣乐的手跑过来开门。

    童欣乐也没躲,然后门外三个刚来的人就看到童欣乐了,瞬间三双眼睛都蓦地瞪大了。

    陈光率先开口,“啊啊啊,乐乐小妹妹,你回国啦?”

    “嗯啊,光哥。”童欣乐点头。

    “今儿还真是贵客啊,好几年没见你了,这会儿是出落的更加漂亮了,啊。”陈光夸奖着,他对童欣乐就是哥哥对妹妹的情感,毕竟,童欣乐是他们班最小的。

    成绩又好得不得了。

    “谢谢。”童欣乐谦虚的低了个头,这个世界上,漂亮的人多了去了,每个人的美,又是不一样的,她哪儿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啊。

    “我是王启,童欣乐,还记得我吧?”王启伸出手来。

    “记得,好久不见,大家。”童欣乐跟王启握了一下,缩回手,郑重的跟大家伙儿一起打了个招呼。

    “行了,咱们都是老铁,进去坐,肚子都饿惨了。”齐海东招呼着众人。

    众人进屋,然后落座。

    三个女生坐一起,童欣乐坐中间,左右是杨真真跟杜娜,杨真真的旁边是齐海东,邵正谦没能如愿的跟童欣乐坐一起。

    有些小不开心,可是童欣乐跟杨真真还有杜娜聊的那么欢快,此时此刻,童欣乐是真的感受到了同学真情的,所以,他还是替她感到高兴。

    人来齐了,服务员就开始上菜了。

    几个人聊的最多的自然是当年同窗的事情,谁谁谁的糗事啊,还有这人那人发生在宿舍里的笑料。

    这些都是同学在一起聚会的热门聊天话题,所以,同学聚会,很少有冷场的。

    说完这个,又说那个,一个班,五六十号人,说不完的。

    不过今天的主场是杨真真跟齐海东,加之陈光又很能调动气氛,他一开口,就把焦点给集中了,“好了,咱们就几个人,不说别人的八卦了,那啥,两位主角,说说你们的恋爱史吧,话说,你们俩在高中都没有看对眼,这如今又没在一个单位,一个老师,一个IT精英的,怎么就突然搞起恋爱来了?”

    陈光这个问题问出来,在场的都好奇。

    毕竟,很多学生情侣,首先都是在学校里就看对眼了,可是在他们印象中,这个齐海东跟杨真真两人交集也不多,别说恋爱趋势了,连暧昧的泡泡都没有呢。

    “咱们是相亲遇上的。”杨真真也不藏着掖着。

    他们彼此被长辈要求相亲,样真真那天被要求见五个男的,见的第三个就是齐海东。

    齐海东那天呢,也被要求见了三个女的,见的最后一个就是杨真真。

    杨真真实在是被长辈要求去相亲都相怕了,齐海东也是一样,他工作忙,所以平时回家的次数不多,也就放假,过年过节的时候,比较有空,而他所有空闲时光,都让家里的长辈所安排的相亲给占满了。

    他也实在是乏了这样的日子。

    相亲能够遇上同学,两人觉得这也是缘分,所以就想说在一起试试,一来呢,可以不用再被逼着相亲了,二来呢,两人都认识,高中三年两人也没闹过矛盾,相处还是挺愉快,三来呢,两人有共同的话题,也有共同认识的同学朋友。

    加上,双方的父母也都挺满意对方的,听说两人还是高中同学,就极力撮合了,然后他们俩这处着,处着,还真让他们给处出了真感情来。

    这也算是皆大欢喜。

    没有那么多的浪漫与轰动,就是平淡朴素的感情。

    两人说完他们的故事,杜娜这人泪点很低,听着听着,就听出眼泪来了。

    陈光见了就笑,“嘿,我说杜娜,你这是怎么了?要不,我撮合撮合你跟王启好了。”

    陈光就是没个正行。

    “屁,你少他么的乱点鸳鸯谱,人家王启有心上人的。”杜娜直接怨怼回去。

    再说了,就算王启心里没有人,她跟王启也不会来电的。

    杨真真跟齐海东这样的情况,不是谁都可以复制的。

    要不然,夫妻档都成同学档了,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还别说研究生,博士,博士后这样的了。

    王启听杜娜这么一说,脸蛋也红了。

    这脸蛋一红,那就是证实了杜娜的说法,一时间,陈光跟杨真真都好奇起来。

    杨真真抢在陈光之前开口问着,“真的啊,王启,你心上人是谁啊?我们认识吗?是高中的同学,还是你们单位上的同事啊?还是别的什么人啊?喜欢就追啊,勇敢点。”

    杨真真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直接让陈光给嫌弃了。

    “嘿,真真,你问这么多,让人怎么回答,回答你哪个啊?”

    “那就一个一个回答啊?”

    “去。”陈光不认同。

    “得,你厉害,你问。”杨真真放权。

    陈光将一杯啤酒喝下肚。

    搓搓手,然后问,“那啥,王启,你可要说实话哟,你喜欢的人现在在我们这个包厢内吗?”

    三个女生闻言都愣了。

    陈光这问题,问的还真毒,屋内的三个女生,两个都有喜欢的人,而且喜欢的人还都在包厢里,让人王启怎么回答?

    ------题外话------

    猜猜看,王启喜欢的人是谁?()

    A、童欣乐B、杜娜C、杨真真D、苏静

    哈哈,从此刻到明天新更新的章节为止哦,猜对的人,每人奖励30币币,明天更新的内容免费看,\(^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