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晚了(慎点)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1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太古龙象诀极品小神医降落远古两界套路之王

    陈光此问题一出,齐海东跟邵正谦脸上都有些烧,这家伙,这问题居然也敢这么问。

    王启是这里面最坦荡的,他笑了笑,摇摇头,直接的否认,“不在。”

    很直接的否认,没有任何的犹豫。

    包厢内的三个女生,都不是他喜欢的。

    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唯独陈光,他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所以,他又开始一问一答的方式。

    在问过王启,他喜欢的人是我们认识的吗,到对方高矮胖瘦,劝都问了一个遍,连眼睛是怎样,有什么习惯等都问了。

    谁让王启在回答陈光第二个问题的时候,让他们都吃了一惊,因为王启说,他喜欢的人,他们都认识。

    连童欣乐都认识,那证明,就是他们高三一班里的女生了啊,他们班五十四个人,有二十九个女生,除了包厢里的三个,其余二十六个女生都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这个提示,简直让陈光跃跃欲试,非得把王启心里的那个人给问出来不可。

    王启被灌了很多酒,陈光问到最后,他们也没人猜出来,王启喜欢的那个女生到底是谁,二十六选一,这么低的概率,竟然都猜不到。

    不得不说,这王启简直是藏的太深了,这回答问题,也是滴水不漏的。

    陈光最后挫败了,“好了,兄弟,哥服你了,这样,哥喝三杯,你直接宣布答案。”

    陈光说完,连着喝了三大杯啤酒。

    王启扶了下眼眶,又瞅了邵正谦一眼,然后缓缓开口,“苏静。我喜欢的人是她。”

    “什么?!”

    杨真真跟杜娜都叫了起来,童欣乐跟邵正谦心里也意外,但是表面上,他们都很镇定,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好像,王启喜欢苏静,是在他们预想的范围内。

    “不是吧,王启,你这藏的也太深了。”杜娜啧啧称奇。

    班女生都几乎让他们猜了一个遍,就觉得苏静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结果偏偏就是她。

    王启又看了邵正谦一眼,收回视线的同时,他默默的仰头喝了一杯啤酒。

    他这个小动作,让童欣乐瞧在了眼里,看来,王启当初不表白,那是以为,苏静是邵正谦的人,所以就一直压抑着自己。

    现在说出来,都还要如此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邵正谦的脸色,邵正谦难道就真的不懂,他对苏静的不避嫌,早就让别人误会很深了么?

    他真以为,这个世界,但凡内心坦荡荡,就够了吗?

    有些东西,你要是永远不说出来,不说清楚,那别人就不会明白。

    当然,你说出来了,也有人会故意装糊涂,那就另当别论了。

    “主要是她不喜欢我,高中三年,也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王启对此,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况且,苏静喜欢的邵正谦,这么的优秀。

    她怎么可能会把关注的焦点从邵正谦的身上,转移到他这里来呢。

    那个时候,童欣乐没来他们班级之前,他们班所有的人都觉得,邵正谦跟苏静是一对,那他的这个喜欢,自然是无疾而终的。

    “没争取过,怎么会知道结果呢,王启,加油,去表白一下啊。”杜娜开口鼓励。

    苏静喜欢邵正谦,他们都知道,可是邵正谦不喜欢她,他们也是在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知道了,否则,邵正谦也不会跟童欣乐有这一出了。

    这些年多过去了,就算邵正谦跟童欣乐俩人闹矛盾了,如今看邵正谦看童欣乐的眼神,他们这些旁人都知道,他们这邵班长是爱惨了乐乐的,既然如此,苏静就应该放弃。

    人家是两情相悦,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蹉跎一辈子,没人会这么傻。

    王启脸蛋有些红,分明听了杜娜的话,受了些诱惑。

    这时,邵正谦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翻出了苏静的电话,“这是苏静的电话,她人在我们医院的外科当大夫,下半年,要去京都学习,所以,你要是想表白的话,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王启:“……”

    王启就这么看着邵正谦,眼睛里情绪涌动,甚是感激。

    其实,他知道苏静在邵正谦医院的外科,跟邵正谦同一个科室,只是,他就是没勇气去表白。

    现在,连邵正谦都默默的支持他,内心里,他突然升出了勇敢之意。

    “谢谢。邵班。”王启开口道谢。

    “不谢,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一下,苏静跟原来不一样了,她爸犯事坐牢了,她妈受不了打击,中风瘫痪了。”邵正谦平静的将苏静家现在的情况说了出来。

    众人:“!”

    就连童欣乐都惊呆,她真的不知道,苏静家如今是这么一个情况。

    她想着上次在邵正谦的家里,苏静看到她出现在邵正谦家的阳台上,以她认识的苏静,她应该是要冲进来跟她撕架才对,可是那天的苏静没有。

    而是默默地开车走了,她当时就觉得那不太像是苏静的作风。

    现在,从邵正谦的口里得知苏静的遭遇,才知道,她原来已经没有苏家小姐的风范了。

    这样的一个苏静,应该是处处都充满自卑了吧,想必,沈燕更是心疼了。

    王启的脸色有些尴尬的变了色,他跟他们家就是很普通的家庭,他父母也是比较现实的人,苏静家如今是这样,他就算喜欢,想必,他父母也是会极力反对的。

    他真的可以跟苏静表白,苏静答应不答应都先另说,就算答应了,他跟苏静就能走得下去吗?

    那一刻,王启的心里,就这么陡升了退缩之意。

    房间内,因为邵正谦的如此不隐瞒,几个人有短暂的尴尬。

    童欣乐瞅了邵正谦一眼,心里默默的替他叹息着,以前就觉得他情商不好,现在,她觉得他这人直接的简直让人有些无语。

    人家王启刚跟他们说了他喜欢苏静,这边,邵正谦就把人苏静的家底给泄露了,这知道他的人,自然是知道他耿直的作风,这要是换做不认识他的人,肯定会误会成,他这样,是想将人苏静给私藏起来。

    当然,要不是今天包厢内的是这几个人,邵正谦或许不会说这些。

    童欣乐心里咯噔了一下,莫非,邵正谦是借着这个机会,把苏静如今的情况透漏给她知道?

    可是,让她知道这些做什么?

    理解并且认可他对苏静的帮助么?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今天是海东跟真真的主角,王启,不带你这样抢戏的哈。”陈光也察觉到气氛的异常,及时出声转换了话题。

    然后,几个人,这才奔向今晚的主题,而王启暗恋苏静这件事,就这么一扫而过了。

    饭局结束后,邵正谦跟童欣乐一道走,陈光跟杜娜一起走,王启就搭齐海东跟杨真真的顺风车,然后几个人说好下次再约的时候,就这么散了。

    大家都在同一座城市,见面的机会应该是比较频繁的。

    所以,分别的时候也没那么依依不舍,谢过齐海东跟杨真真后就走了。

    杨真真拉着童欣乐说了明天去看孟雨的事情后,两人这才分开。

    童欣乐坐的是副驾驶,不想跟邵正谦争辩。

    就剩两人的空间,邵正谦也没开车。

    他看着钻进车内的童欣乐,一副打算想要好好跟她谈谈的样子,他知道,他今天晚上突然跟他们说起苏静如今的情况,对童欣乐而言,内心或多或少都有些触动。

    “我说苏静的情况,不是想试探王启对苏静是否真心,真心想跟他提个醒而已,主要是想告诉你,我对他们苏家,真的是什么都不欠了。”邵正谦认真的说道。

    童欣乐扭头,却没有接茬邵正谦想要表达的主题,苏静如今的情况,的确是给她内心造成的冲击不小。

    不过,她也没想过要心疼那个人。

    她跟她,到不了这个份上,如果不是两人曾经同窗了几个月,她想,她此刻的心会更加的冷漠。

    犯事坐牢,又不是被陷害的,没什么好同情的。

    至于闻倾中风瘫痪,那是她承受打击的能力不行,又不是让人给弄来中风的,也是她自己心理承受力太低了造成的,都跟别人没什么关系。

    她没什么好说的。

    “嗯,你的好心,让我们看到我们自己同班同学略微丑陋的一面,邵医生,你是不是觉得你对苏静能够做到这个份上,真的是很高尚啊?”童欣乐故意这么说。

    王启在听了苏静的状况,他的脸色当即就变了,后面,杜娜跟陈光不小心说到苏静的时候,王启更是不吭声了,还说父母让他相亲的事情,他们也就知道了,王启跟苏静去表白这件事,大概就会不了了之了。

    这样的人,确实有点丑陋,可是也很现实。

    没人愿意当傻子,在什么都没有共同经历过的情况下,就跟另一个人一起分担她的责任。

    “我没觉得自己高尚,我也不觉得王启丑陋,相反,我觉得他退缩是个很聪明的选择,以他的能力,他背不了苏家的事情。”邵正谦实话实说。

    童欣乐冷哼了下,“嗯,没错,王启是背不了,你成功阻止了他深陷泥潭,他应该感谢你,邵医生,其实你可以背的啊,那就继续背下去吧,不用跟我讨论,开车吧,时间不早了,要不我下车打车回去。”

    说着,童欣乐就要转身去拉车门。

    邵正谦眼疾手快的按了车门锁,咔嚓一声,就把童欣乐给锁在车内了。

    童欣乐也不恼,她平静的将身体往后靠向后背。

    邵正谦隐忍克制着,他放在膝盖上的手,不断的收拢,然后他连连深呼吸了两下,“童欣乐,你就不想好好跟我说话,是不是?”

    童欣乐扭头看着他,“我真的不懂,邵医生想跟我说什么?”

    她真的不知道,他今天晚上突然说出苏静家的事情来,到底是要表达什么内容。

    “我想说的是,我欠他们苏家的,我已经还完了,我身上什么责任都没有背,等苏静下半年去学习了后,以后,她的未来,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也不会再关心,这样子,你愿不愿意重新接纳我,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邵正谦放低了声音,请求着。

    这次童欣乐回来,他一直想要放低姿态,好好跟她谈这个问题,只是,童欣乐刚回国,童鸿理要手术,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前面几天,童欣乐为了童鸿理的手术担忧着,他们俩自然是谈不了这么深的,所以他一直在等一个时机。

    结果呢,他们之间出现了太多人,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出现。

    今天齐海东跟杨真真的一百天纪念日,童欣乐见到了昔日的好友,这心情看上去还好,所以,他就想着趁着这个机会,跟童欣乐好好的谈谈。

    前两天,她不是跟他吵架,介意苏静么?

    那他就把苏静的问题,完完的摆放出来,还有他自己的态度。

    他对苏静没有任何的暧昧,而他对苏家的回报,在帮苏静铺好了康庄大道后就彻底结束了,至于以后苏静要怎么选择,那是他的事情。

    “你签署好的离婚协议书,到现在,都还在我抽屉里放着,我就从来没有签过字。”童欣乐内心涌动了很多情绪,她好想问他一句话,可是她还没有问出口,邵正谦又抛出来一句话,告诉她,那份离婚协议书,他就没签字。

    童欣乐:“?”

    童欣乐意外的很,这没签字,他们是怎么离的婚?

    她手上明明有他们的离婚证啊。

    随后,她就恍悟过来,在当时,就算邵正谦不签字,她家里的人那么的疼她,童鸿理还一再打电话给她向她确认,是不是真的要离婚?是不是非要离婚?

    她都很肯定的说是后,然后她就收到了童鸿理给她办好的离婚证。

    以邵正谦当时的情况,他们童家要在他不肯签字的情况下办理离婚,也不是没可能的。

    所以,当时,邵正谦受委屈了?

    邵正谦就这么看着童欣乐,看着如今这么难搞定的童欣乐,这要是以前的童欣乐,他只要稍微主动一下,她就会感动到不行。

    可是现在,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难道,她对他,就真的心如死灰了么?

    不会,他相信,童欣乐还没有对他心如死灰。

    否则,她就该接受秦远翔,不会在他怀疑秦远翔是她男朋友的时候那么的暴怒生气。

    “为什么想重新开始?如果你是为了彬彬的话,我说过,我可以把他……”

    “我爱你,想跟你重新开始,是因为我爱你!跟彬彬,跟别人都没有关系,就只是因为你!”童欣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邵正谦给抢白了。

    还一连两个,我爱你。

    童欣乐:“……”

    童欣乐当即就觉得自己的内心在翻涌,眼底有热流在涌动。

    如果,如果这三个字,是在那件事之前告诉她,该有多好啊。

    “是,童欣乐,我之前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三个字,可是我不相信,你完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你一直都很聪明的,不是吗?”邵正谦压抑着自己想要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冲动,一直耐心的等着她给他一个明确的回复。

    “再聪明的人,也耐不住你什么都不说,感觉永远都不会让人当真的。懂吗?邵医生。”

    好久之后,童欣乐才缓缓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无奈的摇头,这一刻,她不得不认,她眼里的天才,在某些方面,就跟小白痴一样。

    邵正谦看着她,好半晌反问,“童欣乐,现在是不是晚了?”

    他现在的表白,现在的醒悟,是不是晚了?

    因为,他没有看到他所想象的反应出现在童欣乐的脸上。

    同时,他又很疑惑,他当初,是不是还做了什么,连他都不知道的让童欣乐心痛绝望的事情?

    否则,童欣乐如今怎么会这般对他?

    童欣乐放在身侧的手,也因为邵正谦这番心痛的反问而不断的收拢。

    她心很痛,很酸,甚至差点就要忍不住当场落下泪来。

    可是,再痛苦,她都要咬牙坚持。

    她不能答应他,因为他们之间的问题,不是苏静。

    一个苏静,还不能让她下那么大的决定去离婚,离开一个她爱的男人。

    况且,如今这个男人,还爱着她呢。

    “是,邵医生,晚了。”

    童欣乐耳边听到,自己这么对邵正谦说话,此刻,她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

    邵正谦也一样,心都痛木了。

    可是童欣乐脸上平静的很,没有一丝波澜。

    所以,他要他们重新开始,真的晚了。

    “好,我知道了,我送你回去。”

    邵正谦转过身,连安带都忘了拴,就这么开车走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邵正谦将童欣乐送回童家。

    童欣乐下车,两人没说再见。

    童欣乐刚下车,迈了一步,身后的汽车就发动了,朝前狂奔。

    童欣乐转身,看着那消失的速度,心尖有点颤。

    那一晚,她一个人一个房间,然后,默默的流了一晚上的眼泪。

    *

    翌日。

    童欣乐难得赖床,她听着门口处传来了童彬的敲门声,童彬也就是象征性的敲了两下,叫了声妈妈,她这边没给反应后,童彬对杨瑞婷说道,“外婆,妈妈可能太累了。我们走吧。”

    童彬真的是很乖巧。

    童欣乐何尝不想给童彬一个完整的家,家里有爸爸,有妈妈,况且,她真的没想到,邵正谦昨天晚上会告诉她,他爱她。

    其实,她心口很激动,她对他不是完没有感情的。

    只是,她不知道,在邵正谦的心里,他父亲的仇真的就可以忘了吗?

    如果没有忘,那么,他将来真的要跟小舅干起来,她跟童彬夹在中间帮谁,这件事要是让杨瑞婷知道,她一定会帮小舅的。

    那个时候,让她跟童彬一起再做一次选择吗?

    她不敢,也不忍心。

    所以,昨天晚上,她真的是自私了一回,她没法将同等的感情回应他,只能让双方继续痛苦。

    她本来以为邵正谦不会这么快跟她交代苏静家的事情,毕竟沈燕是那样维护苏静,肯定不让邵正谦伤害苏静的。

    邵正谦即便不在乎苏静,可是他不可能不在乎自己的妈妈啊。

    所以,她以为,自己可以一直拿苏静当挡箭牌,阻挡两个人的靠近。

    哪知道,闷葫芦突然就不当闷葫芦了,什么都说了。

    童欣乐起床,走进浴室,看着因为哭了一晚上而浮肿得厉害的眼睛,她赶紧拿了面膜,还有眼膜贴上去。

    今天她还答应了杨真真要一起去妇幼院看孟雨老师的,她不能食言而肥。

    半小时后,童欣乐化了个妆才出门。

    她出门的时候,杨瑞婷跟童启发都带着童彬去上幼儿园了,家里就剩下童嘉晨,趴在早餐桌上吃早餐。

    他今天很闲。

    “二哥,你今天不去公司上班啊?”童欣乐主动招呼。

    “干嘛啊?不许你二哥有休息日啊?”童嘉晨瞅了她一眼,直接放下手里的早餐,他站起啦,“乐乐,今天化的这么漂亮,要去约会啊?”

    童欣乐扁嘴,“我跟谁约会啊?”

    “秦远翔啊,我听妈说,他想追你啊。”童二货很直接的说道。

    “你别胡说,我们家在青云市是还好,可是能跟人秦家比么。豪门也有大豪门,小豪门之别,人家秦家是大豪门,自然是要找大家闺秀的,我们家是小豪门,二哥,你找到你那小家碧玉没啊?”童欣乐直接把焦点从自己的身上转移到童嘉晨的身上去。

    “去,我逍遥的日子过不来,我非的找个人管着我啊?”童嘉晨无语的很。

    之前,他跟老大都是单身的时候,他们俩都让父母催,后来老大找到赵希媛,杨瑞婷催的也就没那么急了,现在杨瑞婷一心一意的盯着赵希媛的肚子。

    眼下,乐乐带着童彬回来了,杨瑞婷的注意力又让这母子俩给分散了不少,所以,他逍遥的日子过的是越发的舒服了。

    童欣乐无语。

    她跟童嘉晨辨嘴,无非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免得他太过精明的发现她浮肿的眼睛,虽然已经化了妆的,但是仔细看,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童欣乐看了下时间,拿了桌上的一个三明治,又拿了一杯鲜果汁,“我今天跟我同学约好了去看老师,二哥,我先走了。”

    “还同学呢,不就是邵正谦吗?”童嘉晨扁嘴说道。

    童欣乐开了自己的车到医院。

    她先去楼上看童鸿理,她刚到病房,杨真真的电话就来了。

    她接了杨真真的电话,同时去楼下等她,所以讲电话的她,并没有注意到陈晓舟一脸哀怨的盯着她看的表情。

    童欣乐到了楼下后,杨真真也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她抱着一束花,还提了一个大大的果篮,以及一箱高级营养品过来的。

    “你人来就很好了,还买这么多东西。”童欣乐接了一个果篮到手上,杨真真买太多东西来了。

    “应该的。”杨真真笑着说。

    她其实也就是上来走个过场而已,她跟童家人也不熟。

    但是童欣乐是她同学,她家里人生病,她来探望,实属应该。

    所以,杨真真上到楼上后,也没有多待,就彼此介绍下,杨真真让童鸿理好好休息,早日恢复健康,说了些祝福的话,两个人就离开了。

    因为妇幼院很近,所以两人都没开车,又去医院附近买了两个果篮,一人一个,然后两人买了些孕妇吃的营养品,孕妇奶粉这些,都是很实用的东西,就这么去了。

    杨真真来过两次,所以可以说是熟门熟路的。

    孟雨请了假保胎,张贺就不能再请假了,所以,张贺请了自己的妈也就是孟雨的婆婆从乡下来城里,专门照顾孟雨。

    孟雨跟她婆婆的关系很好,所以,孟雨住院后,简直让她婆婆给养的壮壮的。

    用孟雨的话说,就是这肚子还没凸起来呢,人就圆润了一圈,这肚子要凸起来,估计她都不敢照镜子了。

    这简直就是满满的幸福,装不住都溢出来了。

    杨真真跟童欣乐到的时候,杨真真让童欣乐先等等,童欣乐就站在门口等着杨真真的指示。

    杨真真推开门进去,他们这是两人间病房,张贺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了孟雨最好的。

    如今,孟雨这主诊大夫也是邵正谦帮他们找的,是市最好的妇产科大夫,邵正谦原本想帮孟雨弄一个单人间,让她住的更舒服,可是耿直的夫妻俩都拒绝了。

    学生好是他们的光荣,但是他们是能仰仗着就教了邵正谦那几年的时光,就占邵正谦那么大的便宜,领那么大的情。

    所以,他们固执的就住一般的病房,再说了,谁知道这胎要保多长时间呢,那单人间的开销,可不是一般大。

    他们是工薪阶层,老师的收入,这两年有提升,但是并不算高收入人群。

    “真真,你说你这隔三差五的来看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你人来就好,别每次都买这么多东西啊,上次你买的那罐孕妇奶粉,我都还没喝完呢,你又买来了。”孟雨真的是觉得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张老师说你喝了后,感觉不错,你也知道,一个大男人哪儿懂这些,我来看你,不就顺手再帮你带两罐了么?再说了,阿姨也不懂啊。”杨真真将手上的东西,放进了他们的储物柜,然后也没直接走过来,“孟雨老师,你猜猜看,我今天还给你带了什么惊喜?”

    “还有惊喜?”孟雨靠躺在床上,蹙眉问着。

    杨真真读书的时候就古灵精怪的,后来童欣乐转学来了后,她跟童欣乐走的还很近,但是三年前,童欣乐跟邵正谦离婚后,就直接出国了。

    她其实也挺感慨的,她真的没想到,那么喜欢邵正谦的童欣乐,到最后竟然能把邵正谦给抛弃了,那段时间的邵正谦,可真的是够可怜的。

    她看着都心疼,人就看着一天比一天消瘦得厉害。

    总不至于,是大忙人邵正谦来了吧。

    “当当当……”杨真真又把门给打开了,童欣乐走了进来。

    孟雨在认出童欣乐的那会儿,整个人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动作猛的让她婆婆赶紧上前,“小雨,你这动作太大了,要注意啊。”

    孟雨的动作也把杨真真给吓到了,赶紧跑过去,“是啊,孟雨老师,这医生可是亲叮咛万嘱咐过的啊,你别吓我啊。”

    童欣乐也让他们给弄得脸都白了。

    孟雨又缓缓的躺下来,看清楚来人后,她笑了下,“童欣乐,真的是你啊?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回来一个多星期,不好意思,孟雨老师,要不是昨天跟真真他们聚会,我都还不知道呢,来晚了。”童欣乐将手上的东西交给杨真真,让她拿去放,她自己走到孟雨的床前。

    “人来了就好,哪儿有什么晚不晚的,我这怀孕初期呢,三个月都还没有,这肚子都还没有凸呢。”孟雨情不自禁的揉了下肚子。

    “那小雨,真真,还有这位小姐,你们聊,我先去买点菜,今天你们二位就留下来吃午饭,这邵医生人脉真的很好,人家医院还给我们一个灶,让我们自己做饭吃呢。”张贺的母亲笑呵呵的说着。

    李桂花真的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妇人,勤快诚恳,而且待人很是热情周到。

    “对对对,你们俩留下来吃午饭,中午的时候,你们张老师也来,童欣乐,你可把我跟你张老师想死了都,必须留下啊。”孟雨朝童欣乐说道,童欣乐推拒不了,只得点头。

    孟雨又对李桂花说道,“妈,今儿就辛苦了,喏,也别做太多,啊,买点熟菜回来也是可以的。”

    “好,我知道了。”李桂花笑了笑,就往外走了。

    童欣乐跟杨真真两人一人坐床一边,杨真真知道今儿就没她什么事儿,所以,干脆拿了水果刀,在旁边给她们削水果。

    “你说说,当初你跟正谦都好好的,你们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啊?”孟雨一直想知道他们离婚的理由,可是张贺不让她问邵正谦问个明白。

    眼下童欣乐回来了,这人是主动提离婚的主儿,问她准没错了。

    孟雨也很直接,她想知道,就问了,也不会藏着掖着的,更不会觉得童欣乐会不会尴尬,她早就把童欣乐跟邵正谦当成是家人一般的人了。

    “我说是因为苏静,你相信吗?”童欣乐自然是没有办法把实话说出来的,所以又拿了苏静当挡箭牌。

    “你拉倒吧,你们离婚后,苏静才从京城回来的。”孟雨自然是不相信的。

    童欣乐扯了下嘴,女人就是要比男人更细腻些,所以她的这个借口,很明显的逃不过孟雨的观察力。

    但是,实话又是不能说的。

    “嗯,我知道,不过,这不代表,她就不影响我们的婚姻生活了,孟雨老师,你应该知道,他妈妈一直不喜欢我,她喜欢的是苏静给她当儿媳妇,如果我跟她之间的关系,能够像你跟张老师的妈妈那样,我跟邵正谦也不至于走到今天。”童欣乐苦涩一笑。

    她真的不想去说她跟邵正谦离婚那段,那是她内心的痛,每提一次,就会痛一次。

    孟雨:“……”

    童欣乐这样设身处地的说了下后,孟雨就有点理解了,原来是婆媳矛盾太深了么?

    难怪,之前问邵正谦的时候,她要帮他出头,去找童欣乐的时候,邵正谦拉住了她,说这是他活该,不怪童欣乐。

    邵正谦这人,情商不高,比不上张贺,加上又不太会说话,人闷得不行,估计怎么哄女孩子都不懂。

    要靠这人去哄童欣乐,真的是指望不上的。

    “那现在呢,你们俩见面了吗?”孟雨看着童欣乐无奈的样子,也是很心疼的。

    太多夫妻,因为婆媳关系没有处理好,弄的好好的两口子,最后分崩离析的,这样的案例也不是没有。

    可是邵正谦跟童欣乐俩人也是因为这个关系而闹离婚的话,她真的觉得很可惜。

    “嗯,邵医生现在很出名的啊,我爷爷的手术也是找他做的,现在还没有出院呢。”童欣乐点点头。

    “嗯,找他就是没错的。”孟雨很是认可邵正谦的医术,“那你们俩有复合的可能性没有啊?”

    童欣乐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孟雨还真是什么都敢问。

    还有一旁的杨真真,苹果都削好好一会儿了呢,这会儿也不拿出来给她们吃,指不定竖着耳朵在等着她的回答呢。

    “应该没有吧。”童欣乐给了她们一个答复。

    孟雨急了,“你找别人了?”

    她所知道的是,邵正谦是绝对不会找别人的,因为邵正谦就在等童欣乐回来。

    “目前还没有,孟老师,我想喝点水,可以吗?”童欣乐实在是不想再让孟雨这般盘问了,哪怕她知道,孟雨如此问,也是为了她们好。

    可是昨天才经历了她拒绝了邵正谦所提出来的重新开始的要求,这会儿,她还有点难过呢,她不想再被这么逼问。

    “我帮你倒。”杨真真站起来,将水果盘放在孟雨的面前,“孟老师,吃苹果。”

    孟雨看了杨真真一眼,也后知后觉的发现,童欣乐的表情不太对了。

    这两人明明对彼此还有感情,她眼睛很毒的,可就是别扭着。

    或者,她应该给邵正谦打电话,让他跟他妈妈好好谈谈。

    婆媳关系不好,当然要这个既是老公又是儿子的男人出面去协调才行。

    婆媳不和又不是大问题,孟雨认为,只要两个人有感情,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的。

    中午的时候,张贺来了。

    看到童欣乐的他,也是异常的惊喜,问了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过,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张贺没有追问她跟邵正谦的任何一件事,就问了她一些,回来后还走不?

    童欣乐摇头说不走了,留下来陪家人。

    张贺认可她的这个决定,说世界虽然很大,但是还是不如青云市好。

    世界是很美丽,可是家乡更好。

    童欣乐笑着点点头。

    然后,李桂花做好了午饭,叫他们去吃饭,她在病房里陪着孟雨吃。

    张贺就带着童欣乐跟杨真真去了医院的食堂吃饭。

    吃过饭后,杨真真就带着童欣乐走了,中午,孟雨要睡午觉,这是铁打的习惯,所以她们也就不去吵了。

    张贺也没挽留他们,送她们到医院门口。

    两人跟张贺告辞后,就一起去了市一院,一路上,杨真真也压抑着心里的问题,没有追问童欣乐。

    杨真真去地下停车场取车,童欣乐就直接去住院部了。

    有了联系方式,杨真真也不担心童欣乐会消失不见了。

    ------题外话------

    哈哈,结果出来了,就是苏静咯,答对了,格子稍后发放奖励哟,没答对的,也别气馁,等着下次猜奖答题咯。

    这次活动就限本院读者啦,书城那边的亲爱滴,就不好意思了哟。格子也说声,谢谢你们的参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