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请假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737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童欣乐去病房,就见童嘉晨气冲冲的从医生值班室那边走过来,看到童欣乐,也不等童欣乐开口问,直接抱怨起来,“乐乐,我告诉你哦,邵正谦那就是一个超级不负责任的家伙,居然这个时候请假了,还特么的请了一个星期的长假。”

    童欣乐:“……”

    请假了?

    这么突然?

    童欣乐蓦地想到了昨晚邵正谦那开车的速度,简直就是怒气冲冲,犹如一头暴怒中的狮子一般。

    在被她拒绝后,他们似乎是不太适合见面。

    只是,他要是不想见她的话,也不用请假吧,告诉她一声,她可以选择他在的时间范围内不出现在她爷爷的病房里。

    这个时候请假,难怪她二哥这么生气,估计其他童家人也是不满意的吧。

    “我打电话问问吧。”事情既然是因她而起,童欣乐想的是,她尽量把邵正谦给劝回来,虽然这手术已经好几天了,可是他是他们家人的定心丸,有他在,他们才不会怕。

    童欣乐刚拿出电话,童嘉晨就将电话给夺走了,“行了,那种负心汉,你打什么电话啊?”

    “二哥,别这样说他。”童欣乐忍不住维护起来,她不想听到任何人说他的不是。

    尤其是负心汉这三个字,这压根就没有的事,邵正谦不是负心汉,她比谁都清楚。

    她这也不是护犊子,他们的婚姻结束,并不是因为邵正谦的负心。

    “嘿,乐乐,这人跟那个叫苏静的贱人都出双入对成那样了,这还不是负心啊?”童嘉晨气不过。

    童欣乐走了后,他们因为在同一座城市,他外出应酬的时候,难免会碰到那两个人,有时候是他们两个人,有时候他们是三个人。

    反正,看着那画面,他就心里不舒服。

    人家身边一直有个女人陪着,可是他家乐乐呢,孤身在外,还一个人带大孩子,真特么的太可怜了。

    “他跟苏静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俩要有关系,也就没我什么事了。”童欣乐也不想多说,反正一句话就否认了童嘉晨的说法。

    “呵,你就是傻。”童嘉晨毫不客气的说道。

    “二哥,你就当我傻吧。”童欣乐也懒得跟童嘉晨争辩。

    童嘉晨:“……”

    童嘉晨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童欣乐索性也不给邵正谦打电话了,她想,她应该还是了解他的,所以,他既然真的请假了,她爷爷这边,他肯定是安排好了的,否则,他不会这么放心的离开七天。

    童欣乐进病房后,陈晓舟正在给童鸿理读武侠小说,让他午休。

    她知道,爷爷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看武侠小说,那个时候,听说奶奶会给爷爷念,现在陈晓舟给爷爷念,晓舟这还真的是误打误撞,难怪他爷爷想出院后还让晓舟跟着回童家照顾他。

    原本,晓舟是邵正谦的人,她真的不想让邵正谦的人天天在她眼前晃,可是这会儿,她还真的挺希望晓舟可以在她爷爷身边多陪陪他。

    童鸿理此刻睡着了。

    陈晓舟小心翼翼的帮童鸿理压了下凉被,然后起身,看着童嘉晨,她叹了一口气,“二少爷,你还是少来医院吧,你真的帮不了什么忙,只会添乱。”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听了陈晓舟的话,童嘉晨就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这丫头,现在简直了,仗着有童鸿理撑腰,简直什么话都敢对他说。

    “二哥,爷爷睡了,你走吧,闲得慌,还不如出去多认识点妹子,你看人家大哥都知道结婚了。”童欣乐提醒他。

    她也想童嘉晨走,这样,她才好问下陈晓舟,关于她师父的事情。

    “哼,胳膊肘往外拐的丫头,得,我走了。”童嘉晨气冲冲的走了。

    童嘉晨一走,房间就安静了好多。

    陈晓舟却不想看到童欣乐,她拿了白大褂,准备穿上就走,她现在的身份还是实习医生,她想过下半年转正的,所以,她得努力。

    “童小姐,童爷爷这里先交给你了,我先走了,我今天在门诊楼上班。”陈晓舟还是给童欣乐打了招呼,哪怕她真的很不想。

    “嗯,那也不着急,时间还没有到呢。”童欣乐点点头,看了时间,门诊楼那边现在是两点上班,现在一点半都没有。

    陈晓舟就站着不说话了。

    童欣乐低叹声气,然后走到陈晓舟的面前,将她拉到外面的阳台上,“晓舟,我知道你气我,只是,你师父今天请假,你知道他这么几天是去哪儿吗?”

    “我不知道,她只是交代我这一个星期过去帮他做两次卫生,其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是从关医生那儿听说他要请一个星期的假的。”陈晓舟并不是要隐瞒她,而是她确实不知道。

    可是师父多年都没有这样请假过,这一请就是一个星期,昨天,师父又是带着童欣乐去参加他们的高中同学会,然后他请假的事情,她都是听别人说的,反正就在她面前失踪了。

    她打电话过去,她师父的手机都关机。

    这情况真的是太异常了。

    她都联系不到她师父,那这情况就真的是不妙。

    “他交代你,给你打的电话吗?”童欣乐多嘴问了一句,只要有人确定邵正谦没事,是安的就好。

    她就担心,以邵正谦昨天那么快的速度冲出去,会出点什么事的话就遭了。

    “发的微信,童小姐,你要看吗?”陈晓舟语气有些不太好。

    “不用了,就这样吧,我不打扰你了。”童欣乐也知道,邵正谦突然这样,这晓舟肯定是对她不满了。

    “童小姐,我可以多嘴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昨晚,你跟我师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陈晓舟看着童欣乐,很认真的在看。

    她就怕错过一丝一毫童欣乐脸上的表情。

    她敢百分百的保证,她师父突然消失不见,肯定跟童欣乐有关。

    “嗯,如果他跟我说要我跟他重新开始,然后被我拒绝了,在你看来算事的话,那就是发生了。”童欣乐也很直接,坦率的说了。

    她虽然不知道陈晓舟跟邵正谦是怎么成为师徒的,但是陈晓舟对邵正谦是真好,邵正谦也很信任她。

    她看得出来。

    陈晓舟:“……”

    听了童欣乐此番话,陈晓舟一口气憋在胸口处,胸口那儿闷得不行,她简直不知道该说童欣乐什么才好。

    让她师父对童欣乐开口要求重新开始,她这师父得鼓足多大的勇气,又会努力多久才能开得了这个口啊,可是就让童欣乐这么轻描淡写的给拒绝了。

    “为什么就不能给我师父一个机会呢?你们有童彬,而且,苏静压根就不是你们之间的问题,童小姐,你……”

    “晓舟,苏静可以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那你师父的妈妈呢,你应该知道,她有多么的不待见我吧?你也应该知道,在你师父妈妈的眼里,她最希望谁当她媳妇儿。”

    陈晓舟又禁声了。

    她知道童欣乐说的这个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

    让师父为了童欣乐不认自己的母亲了吗?

    她师父是个大孝子,这件事,她师父做不到的。

    “那,那如果我师父最后说服阿姨了呢?”陈晓舟真的是替他们感到着急。

    “那就等你师父说服了再说。”

    之所以这样说,童欣乐是不想让陈晓舟知道,她跟他师父,大概都没可能的。

    陈晓舟走了。

    童欣乐从阳台进屋,窝在沙发上,小睡了会儿。

    三点半的时候,童启发跟杨瑞婷来了。

    换童欣乐的班,让她好准时准点的去接童彬。

    童欣乐坐电梯的时候,遇上了关和,关和也看到了她,不过,这一次,关和没有主动跟她打招呼。

    童欣乐有点尴尬,但是还能接受。

    大概邵正谦身边最亲近的人,都知道她把邵正谦给气走的事情了吧。

    出了电梯,关和也是径直的朝前走。

    童欣乐也在一楼走出电梯,她本来是要去地下停车场的。

    她看着关和匆匆的朝医院门外走,她跑了起来,追上去,“关医生。”

    关和听到她叫,停了下来,回头看她,很清冷的问着,“有事?”

    没有前缀童欣乐。

    童欣乐硬着头皮走上去,“那个,邵正谦没事吧?”

    “呵,你不是一直都叫他邵医生吗?我还以为你都忘了他名字是什么了呢。”关和是一点儿都没客气的数落了童欣乐一番。

    童欣乐都盘接受了,“他没出事就好,既然他不想看到我,如果你能联系到他,那么,帮我转告一声,其实他不需要请假,我不来就可以了。”

    关和能够帮邵正谦以讽刺她的方式出气,童欣乐这心也稍微放宽了些,证明邵正谦也没大事。

    没大事就好。

    她也没别的奢求。

    而她也可以不来医院,反正她来医院也只是起个陪衬的作用,照顾童鸿理的事情,压根就用不上她,陈晓舟是主力,还有他们家还请了专门的护工来着。

    “我先走了,关医生,打扰你了。”

    童欣乐说完就转身走。

    关和却调转方向,朝她跟了过去。

    “童欣乐,我怎么几年前没有发现,你对正谦的心,竟是这么狠的?”关和有点不可思议的说着。

    童欣乐不替自己辩驳,也不开口解释。

    关和要怎么理解,那是他的事情,她真犯不着,对每个人都解释一遍。

    何况,她对邵正谦是不是真的狠,她自己知道就好了,别人要怎么理解,她都无所谓。

    “昨天他请你跟他重新开始,你知道,让他开这样的口有多么的难,你是了解他的,他放低了姿态,你却犹豫都没有,你就给拒绝了,童欣乐,你在我眼里,在我们医院所有认识你的人的眼里,你都是仙女,可是现在,你怎么就成了巫婆了呢。”

    童欣乐脸色有些难看。

    关和这用词,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不过就是拒绝了邵正谦要跟她重新开始的要求而已,她这就是巫婆了吗?

    童欣乐咬紧了唇瓣,回头看着关和,“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关和:“……”

    关和无语,刚才是她追着他过来了,现在让她说的好像是他不放她走一样。

    他就是忒心疼邵正谦,现如今,谁要见了邵正谦的模样,都得心疼,哪怕童欣乐的拒绝和好,是那样的合情合理,拒绝也是人家的权利,可是邵正谦如今那张被撞得跟猪头差不多的脸,实在是让人看了不忍心。

    他连请假,都是他代办的。

    他现在都还忘不掉,齐院长看他的眼神都恨不得吞了他。

    他撒谎,说邵正谦已经坐上飞机了,手机关机,谁都联系不上他,只有等他下了飞机后主动联系他们。

    他不这样说,齐桑肯定会逼着他一直给邵正谦打电话的。

    然而,齐桑也是一脸的不相信。

    此刻的邵正谦在哪儿呢?

    他在医院里的宿舍必然是留不下他的,他自己的家,他又不想回,里面有个房间,是属于童欣乐的,刚被童欣乐拒绝了,他这心里还别扭着呢,所以也不想回那个家。

    所以,最后,他躲在了老霍家里养伤。

    关和这下班了,就匆匆的赶去老霍家里去照顾人。

    “童欣乐,你不觉得,你对他真的是太心狠了,你就不想知道他在哪儿?怎么样了吗?”童欣乐再次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关和再次出声。

    童欣乐的心脏,受到了撞击,猛烈的收缩。

    她想知道,又能怎么样?

    知道他现在如何,她又能怎么样?

    既然什么都做不了,还不如让可以做的人去关心。

    苏静跟那个齐桑比起来,她宁愿邵正谦选择齐桑。

    “关医生,我跟他之间,就是医生跟病人家属的关系,我先走了。”

    童欣乐这一次,不等关和再发声,转过身走了几步,然后就开始跑,像是后面有狼在追似的。

    关和:“……”

    关和无奈,脚步匆匆的去门口打的,然后直奔老霍家。

    老霍家在铜锣巷一栋破烂的四合院里,这是他的老宅,他在市区里还有套电梯公寓,三室两厅的,可是他宁愿出租,都不自己住。

    他就喜欢蹲在这又老又破的四合院里面,关和不理解,邵正谦却是很理解。

    偶尔闲暇时间,会过来陪老霍喝喝酒,下下棋,然后在铜锣巷子里散步,怀念他曾经住在铜锣巷的那段时光。

    祭奠着乐乐给他的那段最美好的时光。

    铜锣巷很大,他们当时租住的是铜锣巷的西区,老霍家在东区,东西两尾,所以,邵正谦过去还真没跟老霍见过面。

    直到邵正谦工作了,时常光顾老霍开的饭馆,这才结下了忘年交。

    此刻的邵正谦,鼻青脸肿的像个猪头一样躺在客厅里的躺椅上看着新闻,厨房里,老霍围着围裙亲自下厨伺候他。

    昨晚也是倒霉,他自己车速快,拐弯的时候遇上个酒疯子直接给他躺地上去了,然后他为了不压到人,紧急转了方向盘,然后撞上了后面一辆车速依然很快的车,最后他们双双撞上路栏,对方跟他都比较惨。

    当然,他最惨了,醉鬼安了,他遭殃了,一张脸都毁了,额头破了,鼻子跟嘴巴都肿了,连眼角都有伤,真的是破相了。

    虽然,他不是很帅,但是还属于耐看的那种。

    邵正谦当时就觉得想死的心都有了,哪怕童欣乐不是那么在乎颜值的人,但是他要真破相了,也是给她添堵。

    他也真是服了自己了,在那种时候,想的还是童欣乐。

    尤其是,他认真且诚心的提了让他们重新开始的要求,甚至还告诉她,他爱她,他都这样了,童欣乐还是拒绝了他。

    想想都还觉得心痛。

    关和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严重的情绪。

    邵正谦坐直身子,也知道他这是受委屈了,毕竟他什么交代都没有,还把手机给关机了,让别人找不到,在齐卫东那儿,关和必然是要受点委屈的。

    不过,他不想跟外界联系,倒不是真的顾惜这张脸,而是,他现在心情很糟糕,这样的心情,他的工作会严重受到影响的。

    所以,他这才干脆让自己放假。

    齐卫东不会不答应,他必须得答应,只是嘴巴上会说点难听的倒也是真的。

    他是不怕齐卫东说难听的话,但是关和不一样。

    “老齐让你气着了?”邵正谦直觉认为是齐卫东让关和这么生气的。

    “我哪儿敢生齐院长的气啊,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走哪儿都是香馍馍,都有人抢啊?”关和坐在他旁边,像个刺猬似的反问回去后,就端着桌上的那杯白水,咕咚咕咚的喝下肚。

    “那你这是让病人给骂了?”邵正谦好脾气的说着。

    昨天晚上,他也是倒霉,遇上个醉鬼就不说了,后面那个车上的女司机也是个神经病,都说了,他负责了,硬是拉着他不让他走。

    后面交警来了,他才知道后面那个女的是醉酒驾车,这特么的,都是想死的节奏。

    两个醉鬼,一男一女的,这是要弄死他啊?

    交警让他去配合调查,他也去了,车子要扣押,他就让关和过来接他,直接让关和把他送到老霍这里来了,然后就有了今天让关和帮他跟齐卫东请假这一出。

    他自己不出面,是不想听齐卫东啰嗦。

    齐桑回来了,当了护士长,齐卫东将齐桑安排在他们外科,这番别有用心,他也是明白的。

    只是,他现在,除了童欣乐,压根就没心思应付任何女人。

    齐桑也没逮着他就表白,所以,他连说拒绝,说不可能的机会都没有。

    “屁,我是让你家那童欣乐给气着了,这苏静跟齐桑都知道逮着我问你的行踪,她倒好,追是追来了,可是……”关和都不想说那件事了,想来都气。

    邵正谦没吭声,他几乎能够想象得到,童欣乐当时的表情。

    她不同意重新开始,那就是代表着,她真的想跟他结束了,既然是想结束了,又怎么会关心他呢。

    关和纳闷,邵正谦还可以这么平静。

    “你说,她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秦远翔吧?”关和半晌不吭声,一开口,就是这么绝望的怀疑。

    邵正谦心被扎了下,“应该不至于。”

    邵正谦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安慰了关和,还是在安慰自己。

    两人聊得不是很愉快,老霍做好了一桌的菜,“好了,过来吃饭了。”

    邵正谦从躺椅上起来,关和也走过去,这气归气,可是肚子也饿了,也是事实。

    吃了几口饭,这智商也跟着回来了。

    关和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不该跟邵正谦说这些的。

    邵正谦这会儿是外伤内伤兼有,这外伤休养个三五天就好了,这内伤呢,怕是三五年都好不了吧。

    吃过饭,邵正谦就从饭厅跟客厅连在一起的屋子里走出去了,找了个借口就回到老霍帮他安排的房间。

    “你说你,没事回来告诉他这些糟心的事情干什么?”老霍不认同的说着关和。

    关和愣了下,“我……,我不说,这些糟心的事就能没了吗?”

    老霍反倒是说不上话来了,这关和平时二,有时候这说出来的话,还挺有道理的。

    最后,特地给邵正谦做的那一桌菜,都进了关和跟老霍的肚子里。

    关和还辩解,他这是化悲愤为力量。

    老霍差点喷了,贪吃就贪吃,贪吃还让他说的这么的清新脱俗。

    *

    童欣乐那边接了童彬就直接回家了。

    佣人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童欣乐回到家后,佣人就告诉她,“五小姐,四小姐回来了。”

    “四姐?”童欣乐诧异的反问。

    那个就爷爷住院跟手术那天现过身的大忙人童欣安,居然舍得回来了吗?

    童欣安,现年二十八岁,未婚,是国内知名律师,专攻各种刑事案件的官司,最近定居安城,距离青云市有上千公里,之前在京城自己开律所。

    自己的律所还在,可是身为老板的童欣安却一直在安城,听说是为了一个警察,那个警察工作调配到了安城,童欣安就这么跟去了。

    杨瑞婷替她操心的很,她一个女孩子当律师,做母亲的不反对,可是什么领域不去碰,就是打个民事诉讼,或者专攻离婚啥的都行啊,偏偏要去打刑事案件的官司,一个女孩子,成天跟一堆警察打交道,还有那些各种各样恶心反胃的案子打交道,这成什么样子嘛。

    然而,不管杨瑞婷怎么说,童欣安就是很坚持。

    童家的女孩子,个个都挺有脾性的。

    因为童氏企业,女孩子每个人分得相应的股份,每年分红就可以了,继承跟管理,都是童家儿子要去做的事情。

    所以,童家的女孩子都是享福的,男孩子才是去拼,去杀的。

    童家的女孩子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童欣安从小就喜欢看辩论赛,最喜欢就是跟人辩道理了。

    长大了,自然而然的就去当律师了。

    她三姐童欣萍就很沉默,跟双胞胎妹妹童欣安是截然相反的性格,所以,长大后的童欣萍就读了考古学。

    杨瑞婷差点没让这姐妹俩给气死。

    好在,童欣乐比较乖,读书什么的,按部就班,也很正常。

    甚至毕业后,还去童氏帮忙,也不用满世界的乱跑,就连结婚生孩子都没让她怎么操过心,哪怕现在离婚了,在杨瑞婷的眼里,那也是三个女儿中最省心的那个了。

    “怎么突然回来了?”童欣乐问着。

    佣人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妈妈,是四姨回来了?”童彬仰着小脑袋问着。

    “嗯。”童欣乐点点头,“我们去楼上看看你四姨吧。”

    童彬点点头。

    母子俩正准备上楼,童欣安就下楼来了。

    “乐乐,回来了?我有事找你呢,你来我房间一趟。”童欣安对童欣乐说道,然后俯身对童彬说,“彬彬,四姨从安城给你带了很多好吃的回来,喏,在饭厅那边放着呢,你去让人帮你拿,好不好?”

    “嗯,好,谢谢四姨。”小孩子嘛,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小嘴都很馋,听说有好吃的,眼睛都贼亮贼亮的。

    “不用谢,去吧,四姨跟妈妈说点事,一会儿就下来。”童欣安笑眯眯的。

    童欣乐跟着童欣安上楼。

    “四姐,什么事这么神秘啊?”童欣乐笑了笑。

    “听二哥说,邵正谦请假了啊?你能联系到他人吗?我想请他跟我去安城走一趟。”童欣安如此神秘,也是想拜托童欣乐找邵正谦。

    她中午才到家的,在房间里收拾了下,就碰到气冲冲回来的童嘉晨,她本来要去医院的,后来跟童嘉晨聊了会儿,她听说邵正谦请假了,今天查房什么的,都是别的医生替代的。

    她去医院的目的,主要是找邵正谦,邵正谦不在,爷爷看到她,估计又得问东问西的,她不想接受盘问,后来就没去了。

    她知道童欣乐接了童彬会回家来,就心安理得在家里等着了。

    “你让他跟你去安城啊?”童欣乐蹙眉,“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柯城的女同事因为我受伤了,小腿中了一枪,送去医院的时候,那边的蠢医生说要截肢,那女的吓的哇的就哭倒在了柯城的怀里,所以,我想请邵正谦过去帮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要截肢。”童欣安说起这个就生气了。

    她现在想来,恨不得那一枪打在她的腿上,这样,柯城的怀抱就是她的了。

    那女人,真是贱啊,发起骚来,简直让她自叹不如。

    “姐,你是不是傻啊?这情敌受伤要截肢,你就让她截呗,柯城都不怕,你怕啥?”事不关己,童欣乐说话也是不客气的。

    主要是,童欣安追这个柯城,她也是知道的,好多年了,柯城对她姐又不是完的无动于衷,就是柯城身边的那个女人,真的是很厉害。

    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反正她姐表白的这么明确了,柯城就是不肯给她姐一个承诺来着,两人的事情也就这么拖着。

    现在这女的,还说什么是为了她姐受伤,她现在就脑补出了一出阴谋剧,她就不相信,那个女人有那么伟大。

    “如果她真的截肢了,柯城会娶她的。邵正谦这么神,他肯定有办法的。”童欣安说这话的时候,都着急的快要哭了。

    童欣安是真的很喜欢柯城,从她当律师来,屡屡获胜,她性子也就变得很高傲,后来,跟柯城打交道的次数多了,她就喜欢上了那个男人。

    前几年,柯城没有想过要处理人生大事,一心扑在事业上,加上警察这个职业,杨瑞婷也是反对的,所以,两个人就一直这样暧昧着。

    就在童欣安以为两人会水到渠成的时候,柯城身边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女警花,那女警花简直就是个心机婊,一点儿女警花该有的气质都没有。

    天天都在柯城身边嗲声嗲气的,这样的人竟然分到了柯城的刑侦组做内勤,童欣安也觉得很想不通。

    可是,人家女生有背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们童家也有背景,可仅限于在青云市,在京城,她的律所有这样的规模,都是靠她自己给打拼出来的。

    “好了,姐,你别急,我帮你联系下邵正谦,他关机了,他同事也都找不到人,他跟医院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童欣乐连忙承诺下来。

    “嗯,你要早点找到他,那边医生说了,要尽快,我怕我这一来一回,就给耽搁了。”童欣安催促道。

    童欣乐:“……”

    童欣乐觉得,这截肢的事情要是真的,那她这专程跑一趟还真的是多余的。

    可是因为那个女人要截肢,柯城就要背负那么一个责任的话,不管事情是怎么样的,柯城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但是受伤害的却是她姐。

    童欣乐直接给陈晓舟打电话,问陈晓舟,她师父还有别的联系方式吗?

    陈晓舟很意外,但是她没有告诉童欣乐。

    那个别的联系方式,她自己也打过了,没用,还是联系不上。

    “那把关和的电话给我。”童欣乐要求道。

    这个,陈晓舟没有拒绝,把关和的电话转发给了她。

    有了关和的电话,童欣乐没有犹豫,就直接打了过去,关和接起来,童欣乐在电话那边直接问着,“关和,不管你多讨厌我,但是现在有件事,必须请你老实告诉我,邵正谦在哪儿?我有一件人命关天还有一件关系别人终身幸福的事情找他。”

    关和:“……”

    两个小时前,童欣乐一副不想见邵正谦的样子,两个小时后,就着急成这样了?

    还人命关天,关系终身幸福呢,说的这么严重。

    “要不要告诉你,不是我说了算的,你等着,我帮你问问。”关和直接挂了电话。

    童欣乐:“……”

    还真的自己藏起来了?

    童欣乐抑郁的想着。

    那边,关和挂了电话,去敲邵正谦的房门,邵正谦的房门没有上锁,关和直接推门进去了。

    “童欣乐找你,说有件人命关天还关系着你们终身幸福的事情找你谈。”关和故意扭曲了童欣乐的意思。

    邵正谦嘴角抽搐,他知道这一定不是童欣乐的原话,关和居然可以这么二的扭曲。

    “就这事?”邵正谦很平静的反问。

    “……卧槽,你就这反应啊?”关和简直要炸了,人命关天跟终身幸福这两个词还不能让邵正谦给爆了吗?

    之前不是一直很激动的想跟童欣乐和好吗?

    那他现在一脸猪头的模样出现在童欣乐的面前,不是正好让童欣乐心疼吗?

    只要这女人还会心疼,那他们俩就有戏啊。

    这么绝佳的机会,邵正谦都不知道好好利用么?

    他刚才之所以那么生气,主要还不是因为童欣乐来找他问邵正谦的事情的时候,没有要求要跟他一起去见邵正谦吗?

    童欣乐要是坚持来见邵正谦的话,他肯定连意见都不会问,就直接把童欣乐给带来了。

    邵正谦那脸上的擦伤,没几天就能好,可是他内心的伤呢,就只有童欣乐可以解决。

    “出去把门给我关好。”邵正谦依然一脸平静的很。

    关和愣了下,然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关和出去后,给童欣乐回了一个电话,说邵正谦不想见她,然后也不等童欣乐多问,就把电话给挂了。

    童欣乐+童欣安:“……”

    姐妹俩面面相觑,童欣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们俩闹矛盾了?”

    童欣乐摇头,“我们俩都离婚了,还能闹什么矛盾啊?对不起啊,姐,帮不了你了。”

    童欣安深呼口气,童欣乐都请不来邵正谦,她就更没有办法请人了。

    眼下看来,她几年的爱情就要这么无疾而终了,就这么败给一个意外,她真的是超级不甘心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不甘心也得认。

    邵正谦不肯去,那边的医生坚持要给那女人截肢,一旦柯城承诺,让她截肢就娶她,那女人肯定会答应做手术的。

    到时候,她就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柯城跟别的女人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想到这儿,她瞬间连赶回安城的勇气都没有了。

    “姐,那个柯城,要不咱就放弃吧,我觉得,这么多年,他都给不了你想要的,那他就给不了了,咱们主动放弃,至少还有尊严,你说呢?”

    这是童欣乐第一次劝童欣安。

    以前,她跟童欣安一样,看到了邵正谦,就觉得要把他拿下,在他们童家姐妹的眼里,就没有她们拿不下的男人。

    那时候年轻气盛,做什么事都是盲目自信。

    可是现在,她不会这样觉得了,哪怕邵正谦都说爱她了,她也没勇气再跟他牵手。

    童欣安爱的这么累,能让人感觉到累的爱情,就不是好爱情。

    趁早抽身,还有痊愈的可能,甚至还有重遇另一段幸福的机会,要是晚了,什么可能跟机会就都没有了。

    童欣乐觉得她就是抽身晚了,晚到,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有机会去爱别人了。

    童欣安看着童欣乐,好一会儿,“你跟邵正谦,真的不可能了?”

    童欣乐想了会儿,点点头。

    童欣安叹息一声,“真没想到,你居然舍得放弃他。”

    童欣乐:“……”

    童欣乐没法说她此时此刻的心,到底在经受着怎样的煎熬。

    就在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彼此的时候,童欣乐的电话响了,童欣乐拿过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她想都没想就直接摁掉了。

    很快,电话又响起来了,还真是锲而不舍。

    童欣乐接起来,那边的邵正谦开口了,“是我!”

    童欣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