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车祸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78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半天没听到童欣乐的声音,邵正谦也猜不透,她到底是震惊呢,还是在别扭生气。

    不过,童欣乐有事找他,他倒是记得住的。

    “找我有什么事?在接下来七天,你有事找我,就打这个电话号码,不要给我宣扬出去就好。”邵正谦在那边说道。

    童欣乐回神。

    “是我姐,她在安城那边有个认识的人要截肢,她想请你随她去安城一趟,帮那个人看看,是不是可以有不截肢的办法。”童欣乐言简意赅的说着。

    “安城哪家医院?”邵正谦直接问着。

    童欣乐:“……”

    童欣乐懵了,他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就说不愿意的话,问人家哪家医院,她不知道。

    她内心,其实也不太愿意邵正谦管这件事。

    “算了,让你姐听电话。”邵正谦在那边说道。

    然后电话就交到童欣安的手上,他俩在电话里说什么,童欣乐就不知道。

    她想,大概就是问她医院,医生吧,还有那个病人叫什么名字吧。

    反正童欣安就回答了三个问题,剩下的就一直嗯,哦,好的回复。

    也没几分钟,童欣安就挂电话了。

    隔了差不多一分钟,童欣安喃喃的说道,“邵正谦跟三年前的他还真的是完不一样了,他说了,他不需要跟我去安城,他直接会打电话找那个主诊医生,然后跟他聊一聊,让对方把陆璐的拍片情况给他看,他就可以判断是否真的需要截肢。”

    童欣安整个人都愣住了。

    还能这样的,那她跑这一趟回来,岂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早知道,她还不如呆在安城,看看陆璐那个小婊砸,用截肢来得到一个男人,真的就这么能嘚瑟吗?

    如果陆璐真的截肢了,那她还真的要退出了,她没办法跟一个残疾人抢男人。

    童欣乐也很惊讶,她也没想到,邵正谦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只是,邵正谦既然肯帮忙,却不肯露面,到底是何缘由呢?

    真的是避儿不想见她吗?

    那要是不想见她,又何必给她打电话,还帮她姐这样一个大忙呢?

    “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那我们下楼吃饭吧,爸妈应该也回来了。今天二姑他们值班。”童欣乐对童欣安说道。

    “好。”

    童欣安点头,将童欣乐的手机交还给她。

    两姐妹就这么勾肩搭背的准备出门。

    结果,一道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是童欣安的手机,童欣安抱歉的朝童欣乐笑着说,“抱歉,等我一下。”

    童欣乐点头,安静的站在旁边。

    童欣安掏出电话来,手机屏幕上跳跃着乔伊两字。

    “嗨,乔伊,我这刚回青云市,你就知道了,你这消息够快的啊。”童欣安有些无奈的说道。

    童欣乐知道乔伊,乔家的大小姐,是童欣安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考大学的时候,两人才分开的,两人在青葱学生时代,好的跟什么似的。

    两人是超好的闺蜜。

    不过,两人走的路却完不一样,童欣安当了律师,乔伊去混娱乐圈了,还真让她给混出了点名堂来。

    虽然在娱乐圈没有红的发紫,可是放眼望去,整个娱乐圈能够像乔伊这样任性的挑导演,挑剧本,挑合作的男艺人,几乎连剧组都是随她挑的人,真的是没多少。

    乔伊的背景很身后,乔家家底雄厚,乔伊外公家更是有政治背景,而且,乔伊的外婆很宠乔伊,所以,乔伊在他们青云市也是一个牛人。

    在京城,同样是牛人。

    童欣安在京城可以那么快的站稳脚跟,开了那样一个规模宏大的律所,乔伊帮了不少的忙。

    乔伊一直想让童欣安做她的专属律师顾问,但是奈何童欣安喜欢上了柯城,身为童欣安的好闺蜜,自然是力挺她去倒追自己喜欢的男人,所以也就没为难童欣安了。

    但是乔伊需要帮助的话,童欣安也是二话不说,分内之事。

    电话那端的乔伊傲娇的很,“废话,我说了,我在你身上安装了追踪器的,你还不信?”

    “信信信,我的大小姐,你这个时间点儿给我打电话,不会就是为了专程向我证明,你给我安追踪器的吧?”童欣安无奈的回应。

    “我昨晚回的青云市,比你稍早点儿,你都不知道,我昨晚一回来就遇上车祸了,真是倒霉透顶,我……”

    “车祸?你伤到哪儿没有啊?”

    乔伊的话还没有说完,童欣安就着急的问着。

    乔伊是个演员,这浑身上下可都是宝啊,要是伤到哪儿了,可真的不划算。

    “还好,我人没事,就是磨破了皮,已经处理过了,但是我要打官司,告那傲慢张狂的家伙。”乔伊在电话里非常气愤的说着。

    “好啊,你把对方的资料发一份给我,我晚上就帮你写起诉状,另外,我明天就去交通局整理资料。”童欣安也很仗义的说着。

    “嗯,好,等着,我给你发邮箱,还有交通局负责我那起车祸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我一并给你,要是需要我出面,我明天就跟你一起去。”

    “暂时不用,你先发对方司机的资料给我就行了,交通局那边,我自己先过去一趟就好了,去之前,我去找你,你给我签一份委托协议就好了。”

    “好的,亲爱滴,明天请你吃饭。”

    “嗯。”

    两人挂了电话。

    童欣安跟童欣乐朝楼下走去,到了饭厅,童启发跟杨瑞婷果然回来了,看到童欣安的时候,夫妻俩都挺惊讶的。

    “安安,你还真的回来了啊?”杨瑞婷不敢相信的问着。

    之前童彬告诉她,说四姨回来了,她还不太相信咧。

    结果还真的是。

    “嗯,回来有点事。”童欣安没说在安城发生的事情,她不想让父母跟着担心。

    “那回来了,就多待两天。”杨瑞婷说道。

    “嗯,知道了。”童欣安爽快的应着。

    见童欣安难得这么乖巧,杨瑞婷也很开心。

    童启发见老婆高兴了,自然也跟着高兴了。

    厨房里早就加菜了,满满的一桌菜,他们四个大人,还有一个孩子,足够吃了。

    “二哥呢?”童欣乐问着。

    “二舅舅刚才接到大舅舅的电话,让他去公司加班了。”童彬一边剥虾,一边回答。

    “甭管他,他又不会饿肚子的。”杨瑞婷说道。

    童欣乐也没想管,她就是那么一问。

    童欣安的手机响了,她知道是乔伊发来的邮件,随后微信也响了,乔伊发了一个抱抱的表情,表示感谢。

    童欣安没有点开邮箱。

    吃饭的时候,她要是太专注手机,杨瑞婷会不高兴的。

    他们家也没这个规矩,爷爷在家的时候,那吃饭都得把手机搁另一边儿去。

    吃过饭后,童欣安去客厅的沙发,点开邮箱。

    她一直在减肥,所以晚上吃的不多,那一桌的美食,她从来都是辜负的。

    童欣乐还在吃,她不减肥。

    吃完了,她会出去跑步,童彬想去就带着童彬一起,童彬要不想去,她就自己去跑。

    只是,童欣安看了邮件后,她直接开口叫着,“乐乐,你来一下,快点。”

    童欣乐正在喝汤,听到童欣安催促的声音,她赶紧放下碗筷,跑步过去。

    “怎么了?”童欣乐来到客厅,诧异的问着。

    “昨天晚上,跟乔伊一起发生车祸的人,是邵正谦?”童欣安将手机放在童欣乐的面前。

    童欣乐拿过手机来看,图片里的那辆车,果然是昨晚邵正谦开的那辆,而发生车祸的那条路段,正好也是邵正谦要回家的必经之路。

    邵正谦出车祸了?

    所以,这才是他请假的理由?

    不是她所想的那样,是他不想见她来着?

    “乔伊要告他,这是怎么回事呢?”童欣安皱眉得很,乔伊那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这邵正谦要还是她妹夫,这件事就很好办了,自己人,乔伊说什么都不会介意的。

    可是邵正谦现在跟她妹离婚了,这前妹夫的关系,乔伊未必会买这个账。

    童欣乐也很为难,乔伊是让乔家跟尹家两家人给宠出来的千金,她从小到大的世界,都是以她为中心。

    邵正谦到底是怎么得罪这尊大佛的啊?

    不过,眼下,她倒不是最担心乔伊要找邵正谦麻烦这件事,她挂心的是,邵正谦到底有没有受严重的伤。

    他请了七天假,休息七天就能上班的话,那这伤,是不是说明就不严重呢?

    童欣乐还是不太放心,她转身朝楼上走,“姐,你跟乔伊姐好好说说吧,尽量让她放过他,我上楼打个电话。”

    童欣安哦了一声。

    那边,她也起身到外面去打电话去了,这件事,她想,她还是当面跟乔伊谈会比较好。

    童欣乐进房间就给邵正谦的另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响了两声,邵正谦就接了。

    “邵正谦,你出车祸,你躲起来做什么?你都不用看医生,到医院的吗?”童欣乐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就是医生,我还看什么医生?到什么医院啊?”邵正谦愣了半晌,才应道。

    他没想到,童欣乐这么快就准确的知道他出车祸了。

    按理,他身边的这几个人都不会出卖他才对,关和倒是想出卖,结果,童欣乐不是没给他机会吗?

    “那,那你有事没事啊?”童欣乐继续问着,语气的里担忧没有丝毫掩饰。

    “你担心我啊?”邵正谦的声音温柔了许多。

    童欣乐:“……”

    童欣乐不应,她是担心他,但是不是他想的那种目的。

    “童欣乐,既然拒绝了我重新开始的要求,就不要再给我希望了,否则,我不一定还会放手的。”邵正谦突然说道。

    童欣乐心脏又一次缩紧。

    所以,他昨晚是决定好放手了吧。

    挺好的,这不就是她所期盼的吗?

    可是,谁来告诉她,她此刻为何会这么失望,这么难过,这么的痛。

    “还有事吗?要是没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邵正谦说道,也没把自己的伤情说出来,反正,童欣乐最好不要对他抱有一丝一豪的关心,不然,他会纠缠她生生世世的。

    她即便是厌恶他,他也绝对不放手。

    “邵正谦,你昨天撞了乔伊,乔伊现在要告你,她请了我姐给她当律师,你看,你要不要跟她私下和解下?”

    童欣乐赶紧开口说道,她想,邵正谦还能如此中气十足的跟她说话,那应该是受伤不严重才对。

    要是受伤严重的话,七天假哪儿够啊。

    这样权衡了一番后,童欣乐放心了不少。

    “她醉酒驾车,我干嘛要跟她私下和解,她想闹大,告诉你姐跟她,我奉陪。”邵正谦无所谓的说道,反正他在童欣乐这儿受了气,正愁没地方发泄呢,这个乔伊要撞上来,他就拿她当出气筒。

    童欣乐:“……”

    邵正谦如今还真的是口气很大。

    他们童家在青云市的地位不低,可是也不会跟乔家人闹崩,这邵正谦现在说话,怎么这么的威武。

    他还真以为,他是外科圣手,就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了吗?

    这乔家不止是有钱,还有权呢,这乔家的孩子,在青云市,哪个不是横着走的?

    更别说,乔伊还是乔家跟京城尹家,两家的大宝贝儿了。

    这乔伊在邵正谦这里受了委屈,那乔家人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最怕的是到时候一个小问题就此闹大,就真的不好收拾了。

    “邵正谦,你听我一句劝,你是男人,乔伊是女人,男子汉大丈夫的,跟女人道个歉,你又不少块肉。”童欣乐真的是心急如焚。

    “童欣乐,我再跟你说一遍,昨晚不是我的错,我是要避开一个躺在地上的醉汉,结果,你说的那个乔什么的,她跟在我车屁股后面,我一拐弯,她也不减速,就这么撞上来了,才发生了车祸,她是醉驾,外加超速,这么一个不懂交通规则的人,你让我跟她道歉,你没事吧?她要告我,是不是?你让她来告。”

    说完,邵正谦就直接挂了电话。

    童欣乐:“……”

    童欣乐整个人都是懵懵的。

    她不过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而已,可是邵正谦压根就不领她的情。

    但是,邵正谦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乔伊这么做,那就是真的过分了。

    还找上她姐帮她打官司,这不是把她姐给置于两难的境地么?

    内心里,童欣乐选择了更信邵正谦。

    可是她现在很纠结,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才是最好的。

    另外,她确实也很担心邵正谦的受伤情况,可是就像邵正谦所说的,她既然都拒绝了重新开始,那么,她不该再表现的这么担心他。

    童欣乐整个人躺在床上,她是不是应该对乔伊要找他打官司这件事,也别去管,反正他自己都不在乎了,她那么在乎干什么?

    劝是这么劝自己,可童欣乐压根就放不下。

    她又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下楼去了。

    楼下,童欣安已经没在客厅了,童欣乐问佣人,佣人告诉她,童欣安出门了。

    童欣乐猜想,童欣安大概是去找乔伊亲自谈这件事了。

    *

    童欣安开车到达乔伊分享给她的地点,是一家KTV,乔伊站在门口等她。

    童欣安将车停在马路的对面,下车走过去,乔伊看到她,也朝她走过来。

    “安安,你没骗我吧?那个邵正谦真的是乐乐的前夫啊?”还不等童欣安说话,乔伊就拉着童欣安的手问着。

    她之所以会想着告邵正谦,也是因为他昨天晚上的态度太不好了,她就喝了点酒,又没醉,他就在交警的面前说她是酒后驾车。

    她喝了那么点鸡尾酒,嘴里的酒味,连她自己都闻不到,那邵正谦简直就是属狗的,鼻子那么灵,还让交警给她做酒精测试。

    哪怕她表明了身份,邵正谦那眼睛,亮得跟什么似的,让人交警想放水都放不得。

    她当时就在想,这男人真的是太龟毛了,居然这么盯着她。

    他急拐弯,害她撞上来,她都没怎么吵没怎么闹,要知道,那是她爷爷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特别喜欢的一款车,就让他这么给撞了下,她对他的口气冲点,不是很正常吗?

    可那人倒好,在交警面前一番话,让她被交警给带到交通局去了,说什么配合调查,而他自己呢,倒好,仗着他受伤了,大摇大摆的去处理伤口,最后还让别人来替代他。

    她乔伊这两年虽然是去了京城,这事要发生在京城也就算了,虽然尹家是很牛,可是京城牛人不要太多。

    然而,这青云市可是她的老巢,她在自己老巢的地方,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这般委屈,也没吃过这样的瘪。

    这口气,她当然得出。

    她从交通局出来后,就把那辆车的所有人查到了,至于邵正谦是医生,他在医学领域到底有多高的荣耀,那是病人跟他同一个领域的人才有所了解。

    乔伊,还有他们乔家都没有机会求到邵正谦面前去,所以,她不知道邵正谦在很多人的心里,就跟神一样的存在,也是正常的。

    自然,乔伊便没把这邵正谦给放在眼里。

    她就是觉得邵正谦这人挺带种的,这种人,她得好好给他一个毕生的教训,仅此而已。

    可是,她没想到,她这平生第一次想要狠狠给一个人教训时,竟然踢到了铁板。

    这人,竟然是童欣乐的前夫。

    “是啊,这种事,你觉得我会骗你啊?”童欣安说道,“你都不知道,当我看到你发给我的资料时,有多惊讶,还有乐乐,她肯定很担心,指不定已经去说他了。”

    “他们都离婚了,这乐乐还这么关心她前夫啊?”乔伊问着。

    “乐乐追他的时候,那疯狂劲你又不是不知道,俩人离婚了,乐乐还给他生孩子了呢。”童欣安无奈的说道。

    两人这离婚,在他们童家人眼里,不过就是童欣乐使性子,闹闹脾气,发泄下对邵正谦的不满而已。

    这两人,复婚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童欣安才不想自己的闺蜜跟自己唯一的妹夫闹那么僵,不然,她处在中间,真的会很尴尬的。

    “好吧,就看在乐乐这份上,这茬就这么过去了,我不告他了。”乔伊爽快的说道。

    “乔伊,那我就替我妹谢谢你了。”童欣安踏实了不少。

    “那倒不用,我们这么好的关系,这事说清楚就好了,不过,乐乐喜欢的那个男人,真的不是一般人。”这话,虽然不怎么好听,可乔伊很确信,她这是在夸邵正谦来着。

    “嗯,他现在的确不一般,以前就是个穷小子。”童欣安这个时候,自然是要踩邵正谦一脚的。

    “走,进去喝点儿,难得在青云市见面,你丫的最近跑去安城,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啊。”事情说好后,乔伊也就不针对了,这一口气,她可以为了童欣安跟童欣乐姐妹俩给吞了。

    再说了,就算不看在童欣乐的份上,童欣乐背后的秦远翔,他的面子,她怎么说还是得给的。

    这次,她之所以将所有的通告都给取消了,就是为了这个秦远翔。

    那个她在飞机上有过一面之缘,然后就再也忘不掉的男人。

    她听说这个人,最近来了青云市,还收购了林氏企业,最重要的是,他跟童家还有渊源,这秦家跟童家的关系还不一般的很。

    如果不是昨天出了那么一件糟心的事情,她想,今天她就可以直接心情美美的去医院探望童爷爷了,然后跟秦远翔套套近乎。

    童欣安没有拒绝,就跟着乔伊进去喝酒了。

    她正好心情很不好,喝点酒,可以抒发郁闷,挺好的。

    午夜十二点,童欣安喝醉了,让乔伊给送回到了童家。

    乔伊实在无语极了,让童欣安进去陪一下,结果,丫的一进房间,就成了女汉子,跟她们共同的朋友喝的简直豪爽极了。

    这人来敬,她一杯干了,那人来敬,人家一口,她又是一杯,结果到最后,没有人来劝她喝酒了,她倒好,倒上酒,跑去劝别人了。

    叫来的酒,这一大半都进了童欣安的肚子,这么个喝法,不醉才怪咧。

    童欣乐因为烦躁,所以失眠了。

    童欣安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客厅里等她呢。

    见到童欣乐这么狼狈的模样,还有乔伊一脸无奈的样子,她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伊姐。”童欣乐叫她。

    “哎,乐乐,真不好意思啊,叫你姐出来应酬下,结果,让她喝这么醉。”乔伊也觉得好抱歉。

    童欣安今晚的喝法,她真的是担心死了。

    好怕她喝到最后,会发生酒精中毒那种倒霉事。

    哪怕,他们叫来的酒,品质过关,发生酒精中毒的事情应该是不太可能,但是也有醉死人的酒啊。

    这童欣安的酒量又不是特别好。

    “没关系,乔伊姐,我知道我姐这是心情不好,谢谢你送她回来,真的是麻烦你了。”童欣乐真诚的说道。

    也没有特意的太套近乎,她知道,眼下邵正谦那件事,出都出了,童欣安见过乔伊了,想必该说的都说了,她这个时候再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姐是我闺蜜,说这些就太客气了,对了,乐乐,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邵正谦是彬彬的爸爸,我要知道,肯定就没这一出了。”乔伊主动说起这件事。

    “没事,乔伊姐,肯定是他说话,得罪你了,谢谢你不跟他一般见识啊。”童欣乐笑了笑,然后先让还没有睡的佣人把童欣安给弄到房间去,乔伊还没有走的打算,她得陪着。

    “给她换身衣服,再准备一杯蜂蜜水,能喝就让她喝下去。”童欣乐对着佣人说道。

    其实,她这话也是多此一举,童家大多都是做生意的人,做生意的人难免就会有应酬,有应酬,那喝醉就是常有的事情,那佣人们都习惯了,照顾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乔伊姐,要不要进来坐会儿,我姐从安城带了当地很有名的花茶回来。”童欣乐邀请着乔伊,当然,花茶不是童欣安带回来的,而是她家二哥去安城出差的时候买回来的。

    童欣安这次回来的这么匆忙,怎么会给他们带特产回来呢。

    这逻辑上就不通。

    “不用了,谢谢啊,乐乐,这么晚了,我就不进去打扰了,我也要赶紧回家,不然,我奶奶就该着急了。”乔伊婉拒了。

    也没有在童欣乐面前拆穿她的说辞,童欣乐这次回来这副鬼样子,想想也知道,柯城那边给她罪受了。

    她当时就跟她说过,柯城那个男人,不适合做老公的,不就是破了些所谓的奇案大案嘛,这童欣安的英雄气结真的是太严重了。

    她当时就给童欣安分析过,她不喜欢柯城,无非是觉得柯城比较英雄,因为她有盲目崇拜英雄的主观意识。

    可偏偏童欣安很执着啊,这一执着啊,就是好几年给蹉跎了。

    她也是替童欣安惋惜,惋惜她的青春岁月,就这么白白的浪费在了柯城身上,当然,她也替柯城感到遗憾,这辈子错过童欣安这么一个好女人,那将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那也好,我送你。”童欣乐说道。

    乔伊正有此想法,点点头,答应了。

    乔伊的车,就停在别墅大门口外,所以,童欣乐所谓的送,就是穿过一个亭台廊榭。

    “乐乐,听说,你跟秦远翔很熟啊?”乔伊终究忍不住开口问了。

    “还好吧,他跟我们家是老相识,我姐应该跟他更熟吧。”童欣乐说道,她小时候见秦远翔的时候还是个婴儿呢,可那个时候,童欣安她们都是要三岁的孩子了,应该跟当时的秦远翔可以玩在一起。

    “那乔伊姐可以请你帮个忙么?帮我约秦远翔出来吃个饭,行吗?”乔伊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的提出要求。

    “乔伊姐这次回来,推掉了所有的通告,就是为了他啊?”童欣乐也不傻,自然听出乔伊的心思来了。

    乔伊有点不好意思,红了脸点头,“嗯,之前在飞机上偶遇过一次,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他就是秦远翔,我经纪人还跑去,想让他混娱乐圈呢。”

    “可以啊,我姐回来了,让我姐请他吃饭,到时候乔伊姐你作陪就好了,你是我姐的朋友,一起吃个饭也很正常。”童欣乐对秦远翔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帮乔伊姐一次,请吃饭这种事也很方便,这一次让乔伊顺心的话,那她不追究邵正谦也会觉得气顺。

    是一件挺好的事情。

    就是委屈了秦远翔,其实也不算委屈,乔伊能够喜欢上他,童欣乐觉得两人挺相配的,乔家虽然比不得秦家,但是这尹家可就未必了。

    一家从商,一家从政,这商政联姻,那就是一桩美谈。

    童欣乐已经想的很远了,到时候,这秦家要是满意,这线还是他们童家搭的,那无疑是给他们童家增加了两家实力不错的盟友。

    一举好几得的美事,她童欣乐又不傻,当然乐意得很。

    再说了,请吃饭,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嗯,那就谢了。”

    乔伊得到满意的答案,自然是满意而归。

    之前对邵正谦的怒气,也因为童欣乐这么爽快的帮忙而烟消云散了。

    “不客气,那我约好了,再联系你。”童欣乐笑了笑。

    “好嘞,那我先走了。”乔伊转身就要出门,又想到什么,转身问着童欣乐,“对了,那个邵正谦,是个很有性格的男人,挺好的,干嘛不要了?”

    乔伊是把童欣乐真当妹妹了,所以才会这么直接的问。

    小时候,这个小丫头就喜欢跟着他们屁股转,只是那个时候,她跟童欣安总喜欢装成熟,愣是不乐意她给她们当小尾巴,这些,她都记忆犹新。

    “这说来话就长了,以后有机会再跟乔伊姐你说。”童欣乐四两拨千斤的说道。

    “也好,那拜了。”

    “拜。”

    童欣乐关上门,直接进屋,去了童欣安的房间。

    此时,童欣安已经被照顾的很好了,睡衣给换上了,连身体都被佣人给擦了,蜂蜜水也喝了半杯,此刻,童欣安正舒服的仰躺在她房间里的大床上。

    童欣乐对着还在辛苦的佣人说道,“今晚辛苦了,回去早点睡吧,衣服明天让别人洗。”

    “好的,五小姐。”

    佣人出去了。

    满房间的酒味,童欣乐也不想呆。

    她转身欲出去,就听到躺在床上的童欣安大叫一声,“柯城,你丫的就是个混蛋,姐不要你了。你走吧,跟陆璐好好过你们的残疾人生去,呜呜……”

    童欣乐听到前半句,还无奈的摇摇头,直到听到哭声的时候,她不放心的重新走回房间,结果人家大小姐睡的好好的,只是嘴巴上在呜呜的,当然眼泪也在流。

    童欣乐叹息一声,替她擦了眼泪,又帮她压了压盖在身上的凉被,然后离开了。

    童欣安此时此刻的痛楚,她能够感同身受,可是她相信,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所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跟邵正谦,应该也会如此。

    翌日。

    童欣乐睡过了头,没能早早的去医院,也没能送童彬去上幼儿园。

    她甚至连童彬的声音都没听到。

    她是被电话铃声给吵起来的,她拿过手机,是一串陌生的数字号码。

    童欣乐下意识的就想要挂掉,可是又想到邵正谦的那个备用号码,好像挺眼熟,她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接了电话。

    “喂。”

    “是我。你姐说的那个叫陆璐的,除了截肢,没有任何选择,股骨头已经坏死了,再拖,她要截肢的可就不是小腿了,大概整条腿都得截,让你姐劝劝那个人,别因小失大,安城那家医院骨科的主任医师,医术相当不错,他完可以胜任这个手术,就这样。有事再跟我联系。”

    “……”

    童欣乐还懵懵的,邵正谦就把电话给挂了。

    敢情这邵正谦以为人家不肯做截肢手术么?那人是巴不得做截肢手术来着。

    只是,邵正谦挂电话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她想跟他说声谢谢都来不及,她也想问问,他到底伤到哪儿了,伤势到底如何,邵正谦也没给她机会。

    也是,邵正谦都打算放手了。

    她又何必巴巴的贴上去呢,这样不好。

    放手,挺好的。

    他们之间的这种情况,不想放手也得放手。

    她早在离婚之前,就已经想明白了,否则,当初也不会那么决绝了。

    童欣乐起床洗漱,开门的时候,童彬给了她一个惊喜。

    “今天没去幼儿园?迟到了吧。”童欣乐蹙眉说道。

    “妈妈,今天周六啊。我们是双休周末。”童彬嘿嘿笑。

    童欣乐才想起来,今天果然又是周六了,她都不知道怎么过的日子,居然连周末都给忘了。

    “嗯,那吃早饭了吗?”童欣乐点点头。

    “吃过了,就你跟四姨没有吃了,外婆都给你们留着的。”

    “你四姨还没有起来啊?”童欣乐诧异的问着,她都醒来迟了。

    童彬点点头,不过,他不关心四姨,“妈妈,今天带我去医院吧,我想去找邵叔叔,好几天没看到了,我很想他。”

    童欣乐抱歉的说道,“今天可能真不行,你邵叔叔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所以,你去医院也看不到他。”

    “那……那我们去他家找他吧,邵叔叔之前就说过,等我回国了,会邀请我到他们家去玩的。”童彬脑子转的很快。

    童欣乐:“……”

    童欣乐心里哀嚎,以前他们娘俩的周末,难道没有邵正谦就不能过了吗?

    她真觉得,这近三年的时光,她一把屎一把尿的把童彬给拉扯大,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这儿子长大了,天天都想着自个的父亲来着。

    “我先去看下你四姨,待会儿再说吧。”童欣乐说着,就让童彬自己去玩,她直接去楼上找童欣安。

    此刻,童欣安已经酒醒好一会儿了,但是她木讷的坐在床上,不想起床,也不想洗漱,她这么多年,干练的女强人形象,简直就是一夕崩塌了。

    她刚才给柯城发了再也不见的短信,她放弃了,彻底放弃了。

    一夜醒来,她似乎明白了很多,当然,这跟乔伊有关系,昨晚乔伊真的是劝也劝了,骂也骂了,最后她实在是放弃了,她说,这件事,得她自己想通。

    而她在昨晚那样大醉一场后,好像真的想通了很多。

    她此刻发呆,不是因为舍不得,而是疑惑,这几年,她认为的爱情,是真的存在过吗?

    ------题外话------

    幼稚撞车后的后遗症来了,真的遭遇了车祸,昂……

    关于柯城跟陆璐,这两个就是打酱油的哈,亲们不要太介意了,么哒。

    主角看累了,给你们穿插点二货的情节,有两个二货,童二货跟关二货,O(∩_∩)O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