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依你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793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狼与兄弟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前妻归来:邵医生好久不见

    童欣安下床来,一身邋里邋遢的给童欣乐开了门。

    童欣乐看到她的模样,真是心疼不已,就像当年,她挺着个大肚子,童家人轮流过来陪她的时候一样,对着她,也是心疼到不行。

    他们是一家人,这辈子都是骨血相连的至亲,在外面被别人欺负了,他们能够感同身受,恨不得去跟人拼命来着。

    “你要真难受,我们把这事告诉二哥吧,让他……”

    “别。没必要,乐乐,你别担心我,我没事。”

    童欣乐的话还没说完,童欣安就阻止她了。

    童欣乐:“……”

    童欣乐明显不相信她的话,这样子,能叫做没事嘛?

    她当年可要比她好太多,伤心哭泣的时候,只是躲被窝,不会示于人前。

    她也不敢示于人前,她挺着个大肚子,真要哭那么伤心,估计她的家人,真想杀了邵正谦。

    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隐藏不住。

    她不敢想,要是当年就闹开了,童彬大概也就不存在了,估计早就能化为一滩血水了。

    好在,她庆幸,当年的她,就这么当了一只鸵鸟。

    “我真的没事了,我跟他说清楚了,我不去安城了,安城的东西我也不要了,我休息一段时间,直接回京城去。”童欣安再次解释了一遍。

    “真的啊?就一个晚上你就想通了?”童欣乐实在是震惊又佩服。

    她姐果然是她姐啊,比她厉害多了。

    “或许乔伊说的是对的,我对他就是个崇拜,并没有爱。”童欣安叹息的说了声。

    童欣乐:“……”

    这也太惊悚了吧?

    不过,说到乔伊,童欣乐想到昨晚乔伊想要她们帮她约秦远翔这件事。

    “乔伊姐喜欢上小翔哥了,她然我们约他吃饭,你给小翔哥打个电话吧,我一会儿带彬彬去医院。”童欣乐直接把这艰巨的任务,转交给了童欣安。

    “嘿,这电话你就不能打啊,人家乔伊拜托的是你,你别忘了啊,乔伊放了邵正谦一马,给的是你的面子。”童欣安不想接这个任务,她跟秦远翔又不熟。

    小时候一起玩过,可是好多年没见了啊,童欣乐跟人一起合作过,打过交道,她请,不是更好?

    “我的面子没那么大,她是看在你们闺蜜情分上,放过了我而已,再说了,邵正谦又没违法交通规则,你们就算告他,也不一定有胜算,所以,姐,我就算欠,欠的也是你,好了,我走了,你赶紧下楼吧。既然不去安城了,跟我们一道去医院看爷爷吧。”

    童欣乐转身就走。

    童欣安好半晌说了一句,“都跟人离婚了,还这么护犊子,你能有点出息不?”

    童欣乐听到了,只当做没听到。

    她是在帮理,跟护犊子没关系。

    十点半。

    三个人一起出门,童欣乐开车。

    童欣安还打扮了下。

    快到医院门口时,童欣安开口了,“乐乐,我去停车,你跟彬彬就在门口下吧。”

    童欣乐没有反对,从驾驶室下来,带着彬彬从医院正门走进去。

    童欣安开车从侧门去了停车场。

    童彬还嘟着嘴,他想去邵正谦的家里,但是他妈妈说邵叔叔的电话打不通。

    童欣乐知道童彬不开心,可她没法劝他。

    “乐乐——”

    童欣乐牵着童彬的手刚进入医院,前方一道声音,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童欣乐抬头,循着声音望过去。

    沈燕在苏静的搀扶下,从门诊楼前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看着她们俩缓缓的朝他们母子俩走来,童欣乐下意识的将童彬扯到她身后来。

    苏静看着童欣乐的动作,蓦地一怔,童欣乐这是什么反应?当她们是人贩子么?

    沈燕可是童彬的奶奶,亲奶奶。

    “彬彬,去住院楼,找得到吗?”童欣乐快速的弯腰问着童彬。

    童彬点点头,他当然找得到,坐电梯他也会,而且住院楼那边有帮忙按电梯的护工阿姨,他就算不够高,也可以请求帮忙的。

    “好孩子,你先过去,妈妈随后就来。”童欣乐点头,在沈燕跟苏静就要到达跟前时,她对童彬说了一个字,“跑。”

    童欣乐语音刚落,童彬在另外两人还来不及反应之前,撒腿就跑。

    “哎……”苏静看着童彬跑走,叫了声,童彬跑的更快了。

    等到童彬拐弯到住院楼那边时,童欣乐才收回视线。

    扭头就看到沈燕不认同的目光,她还没吭声,沈燕就摇头说道,“乐乐,孩子还没三岁吧,你居然让孩子一个人走?”

    “彬彬是在国外长大的,他三岁前所学的东西,跟我们国内不同,他掌握的生活技能相当于我们国内一个十岁的孩子,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他。”

    童欣乐平静的回复。

    国内的孩子,像彬彬这么大,好多都会背唐诗了,儿歌更是唱得溜溜的,她的彬彬不会,儿歌唱一般,唐诗不会念,只会讲故事,还讲的不利索。

    可是生活技能很溜,她帮他请的早教老师,教的跟国内完不一样。

    他们不注重书本上的,他们认为,孩子大了,自然会,可是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跟生活常识,却是一个孩子首先要掌握的。

    童欣乐没有比较两者之间,到底谁更好,但她认可她请来的早教老师教导童彬所有的东西。

    就像现在,她也认可童彬所有的幼儿园老师教童彬做的所有的事。

    沈燕挑眉,如今这童欣乐跟她说话,完跟从前不一样了,居然连声阿姨都不叫。

    也是,她跟邵正谦都离婚,如今也不是她儿媳妇儿了。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方便跟我们去对面的咖啡厅坐会儿吗?”沈燕问着,问的很客气。

    苏静蹙眉,可是她现在只能依着沈燕。

    沈燕说一开始不要撕破脸了,她告诉自己耐心点。

    “不好意思,阿姨,可能不太方便,我爷爷住院了,我是来看我爷爷的,阿姨有事,请长话短说吧。”童欣乐直接拒绝了。

    苏静怒了,“童欣乐,看把你能的,正谦工作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请过超过三天的假,你这才回国几天,他居然无声无息的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还失踪了,跟我们所有人都断了联系,谁都找不到他。”

    “所以呢?”童欣乐看着苏静,平静的反问着,“他请了假,跟你们闹失踪,你觉得是我造成的吗?你有证据吗?你有证据,可以报警抓我,没有证据,请你少栽赃陷害。”

    沈燕+苏静:“……”

    苏静被怨怼的一个字都说不上来,她真的是气疯了,邵正谦默默的请了假,她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关和,可是关和明显骗她来着,口风很紧,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到。

    后来她回去后,跟沈燕分析来分析去,又觉得邵正谦肯定会联系童欣乐,所以童欣乐一定知道邵正谦的去向。

    找她要人,那肯定是没差的。

    只是,她们今天来找她,不仅要让她说出邵正谦在哪儿,还得让她拱手相让童彬的抚养权。

    邵正谦没在,换个角度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沈燕也没想到,童欣乐现在这么厉害,以前,她在她面前,是刻意的压抑了自己吧。

    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什么都放开了,是吗?

    “乐乐,静静也是一时着急,所以心直口快了些,你别跟她计较,她也是担心正谦而已。”沈燕开口,明显护着苏静。

    童欣乐早就知道这件事,她一直弄不明白,沈燕怎么会这么喜欢苏静,有时候,她会做一些胡思乱想。

    但是最后,都让她给否决了,她觉得,沈燕既然是邵正谦的妈妈,那么,有些事,沈燕一定是做不出来的才对。

    “阿姨,你今天找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咱们其实可以直接点,我其实希望的是,我跟你们之间的交道,打得越少越好,你说呢?”

    童欣乐笑着对沈燕说这些话。

    以前,她处处尊重她,处处忍让她,只是因为她是长辈,是邵正谦的妈妈,所以,她忍让她一点儿,也是爱邵正谦的表现。

    可是,她现在发现,原来一个人的讨好,是得不到别人的尊重的。

    过去,苏静在他们邵家,大概是颐指气使的吧,可是看看沈燕,对人苏静这么好,反倒是她呢,在她还不知道她小舅舅就是他们一直要找的人之前,沈燕对她也不曾好过。

    现在,她算是知道了,真的不能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吃力不得好。

    “既然你当初是这么想的,那你怎么就生下正谦的孩子的呢?既然生了孩子,那孩子是邵家的,你是不是应该还给正谦,我今天来,就是替正谦问问,你什么时候把孩子换给我们邵家。”沈燕也变得不客气了好多。

    童欣乐现在都不客气了,她也不用讨好她,她本来就不喜欢她,她小舅舅还是害死邵天的凶手,她没有把气撒到童欣乐的身上,没把童欣乐给掐死,是她自己有克制力。

    “孩子姓童,不姓邵,我只是借了他一颗精子而已,孩子是我的,是我们童家的,跟你们邵家没关系,邵夫人,想要孙子,去找你认定的儿媳妇儿吧。我不奉陪了。”

    语毕,童欣乐直接迈腿走人了。

    从阿姨改口到邵夫人,童欣乐对沈燕还有苏静的耐心已经彻底用尽,她不想跟她们俩在这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说话。

    哪怕她们三就算在怨怼彼此,声音也放得很低,路过的人也未必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里毕竟是邵正谦的工作单位,他们要纠缠太长时间,总会让人看出端倪来的。

    就算新来的人对她不认识,可是耐不住关和那大嘴巴肆意宣扬,她跟邵正谦过去的关系,很多人都已经知晓。

    沈燕跟苏静,两人跟邵正谦的关系,自是不必说。

    她们三站在原地太久,总会让人误会的。

    童欣乐一走,沈燕也有些懵,主要是她没想到,童欣乐会这样。

    苏静当即就反应过来,她追过去,挡住童欣乐的去路,“童欣乐,你给我站住。”

    童欣乐站住了,不过不是因为苏静的那一声喊,而是苏静挡在了她面前。

    “好狗不挡道,苏医生没听过这话?”童欣乐不想跟她们这样,可是苏静这不依不饶的,实在是跟过来找骂的,那她何必又跟她客气。

    有人把脸伸过来让她打,她不过是伸个手而已。

    何况,她只是张嘴。

    “童欣乐,嘴巴伶俐又如何,你生下孩子的目的昭然若揭,你不过就是想用孩子拴住正谦,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子呢?离婚了还生孩子也就算了,居然还霸占着正谦的孩子不还,你想干什么?”

    苏静气红了眼,自从那天晚上,邵正谦从沈燕的住处离开后,就再没搭理过她,在医院碰上,她上去找邵正谦说话,自然用了沈燕这个借口。

    可是邵正谦仍然不理她不说,还提醒她下半年要送她出去学习的事情,她真的是想不明白,最好的外科老师就在她眼前,她还要跑出去学个什么鬼。

    她知道,那是邵正谦想要打发她,所以用的借口。

    她也很清楚,这是邵正谦想彻底撇清两人关系而找的理由,因为他顾忌着沈燕,所以不好直接跟她彻底撇清关系,只好出此下策。

    “我想干什么,你管不着,你要有本事,也给他生一个,让开。”童欣乐不想跟苏静纠缠,态度冷冽了很多,声音也冷了下来。

    苏静站直了身体,像一堵墙一样挡在原地。

    童欣乐瞳孔缩了下,随后,她试图自己从苏静的身边走过去。

    可苏静厚脸皮的跟着,童欣乐忍不了了。

    她一个用力,推了挡在她面前的苏静。

    刚才那堵闻风不倒的‘墙’,此刻就跟纸糊一样了,让她只用了七分力道的力气推了一下啊,她整个人竟然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还啊的一声尖叫。

    如此突然,如此造作,简直就是戏精。

    童欣乐哼了一声,苏静想要演戏,自然有乐意围观的观众,可是她不乐意奉陪,所以,她直接从躺在地上的苏静的身上给垮了过去。

    她不是爱挡爱躺吗,那就好好的给她的双脚当个人桥好了。

    苏静简直不敢相信,童欣乐会当众做出如此羞辱人的动作来,她从她身上就这么跨过去,那她受的可是跟韩信一样的胯下之辱啊。

    童欣乐可是大家闺秀啊,这种毫无形象的事情,她笃定她那样的家教是做不出来的,但是,童欣乐今日的所作所为太刷新她的三观了。

    可,她偏偏只能忍了。

    她不能不忍,她要是站起来跟她拼了,那她刚才故意激怒童欣乐,还让她推倒在地的功夫就白做了。

    她就是要让沈燕好好看看,童欣乐的为人,当然,邵正谦要能够看到这一幕最好了。

    沈燕整个人都愣了。

    她完没想到,几年光景不见而已,童欣乐的性情竟然变这么多,还是说,童欣乐其实原本就是如此模样,以前的她,不过是因为邵正谦在她面前做戏而已。

    仔细想想,童欣乐有一个能把一个正常人给逼着去跳楼的舅舅,那么,她是这种性情,也就不足为怪了。

    沈燕跑过去,扶起苏静,冲着童欣乐的背影大叫,“童欣乐,这里有监控,你刚才所做的一切,都被拍下来了。”

    童欣乐停下脚步来,咬了咬唇,最后转身,“阿姨这是打算告我了?”

    “不仅如此,我还要让正谦好好看看你本来的面目。”沈燕口气不好的说道。

    童欣乐简直要让她给气笑了,她这是认定了,她在邵正谦面前,毫无尊严了,是不是?

    是,没错。

    从前的童欣乐,太傻,太蠢,才会放下尊严,让她沈燕肆意践踏,可是现在,她连邵正谦要重新开始的要求都拒绝了,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拒绝这个让她更难受的事情。

    她想过,既然回来了,就会跟沈燕面对面,尤其是苏静知道童彬的存在后,沈燕也会知道。

    沈燕肯定会让苏静怂恿着过来找她谈孩子的事情,她都已经想好了,要用何种态度去面对沈燕。

    反正不会再是从前那种,她说什么,她都应下来的那种姿态了,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小媳妇儿,她也当不了小媳妇儿。

    “我们的对话,苏静不是都录下来了吗?”童欣乐突然说道。

    苏静:“……”

    苏静心下一惊,她做的这件事,童欣乐都知道,不过,她回去处理录音的时候,得把这话给删除了。

    童欣乐都没去看苏静那心虚的表情,看着沈燕说道,“阿姨,你想做什么,就做,如果她有受伤,该我付医药费,赔偿啥的,尽管来找我,我不会拖欠,但是,我告诉你,别想打童彬的主意,就冲着他有你这样的一个奶奶,我也不会把他还给邵正谦,他是我的孩子,他姓童,苏静,好好录下来,告诉邵正谦,他如果要跟我抢孩子,尽管来,你们好好看看,我会不会放手。”

    童欣乐这是第一次如此不给沈燕面子。

    沈燕的脸热热的,烫烫的,似乎才醒悟过来,这才应该是身为童家小姐该有的样子。

    看不上他们家。

    从前的童欣乐,太过善良,太过妥协,所以,她都忘记了,她童欣乐是童氏企业最大的宝贝,是成功企业界童鸿理最宝贝的孙女。

    她是该有如今傲视他们的姿态。

    可这心里,就是非常的不舒服。

    “童欣乐,有钱了不起吗?”沈燕反驳着。

    现如今,邵正谦也不缺钱,可他们邵家还没有什么地位,就是有钱而已,跟童家这么多年的根基,还是没法比拟的。

    “阿姨,你觉得呢?”童欣乐轻描淡写反问,“要没事,我先走了。”

    童欣乐这次转身离去,沈燕跟苏静也都没追了。

    三个人的这一幕,让路过的医生跟护士都看傻了眼,他们原来以为仙女一开始是那种任人宰割的来着,结果,到后来,这一幕反转的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苏静做人真的不讨喜,所以,当苏静跟沈燕站在一起的时候,路人就已经将苏静的角色设定为找来长辈欺负他们眼里仙女的人设了。

    趁着邵医生请假的这几天,苏静就这么做,简直就是小人。

    苏静也不会想到,她今天带来沈燕找童欣乐要孩子,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童欣乐快速的进入住院楼,朝电梯那边走去。

    齐桑从门诊楼那边忙完回来,也正好将这一幕都瞅进了眼里,她没有待在原地看苏静的狼狈,苏静的狼狈,她不关心。

    她也没现身跟沈燕打招呼,她那么喜欢苏静,其实让她早就心里不平了。

    她喜欢邵正谦是真,但是她没打算就要因此把沈燕当成菩萨给供起来,不过,也不太敢像童欣乐这样,怨怼沈燕。

    可是童欣乐这么做,真的让她佩服。

    她也想,可是她还真不敢,怕她跟邵正谦那仅剩的不多的可能,就因为她不尊重沈燕让邵正谦将她彻底否决了。

    邵正谦是个孝子,这件事,她非常清楚。

    喜欢邵正谦的女人,都对沈燕有所忌惮。

    可偏偏沈燕对苏静好得不得了,她从认识沈燕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沈燕认定的儿媳妇儿就苏静一个人。

    齐桑对此是真的气得不得了,之前对她的好,感觉就跟喂了狗似的。

    这次,童欣乐能这么对沈燕,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啊。

    童欣乐进了电梯,看了挤进来的齐桑一眼,什么都没说了,她们是同一个楼层,都去九楼,童欣乐按下数字9,就退到后面去了。

    她对沈燕说了那番话,好像是出气了一样,可她心里真不好受。

    那毕竟是邵正谦的妈妈,邵正谦要知道她这么对沈燕说话,这么冲,估计想掐死她的心都有,可是那又如何,她已经不怕了,不想在乎了。

    以前在乎的太多了,真的太累了。

    “童小姐。”齐桑叫了童欣乐,然后也没多说什么,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童欣乐一怔,“……”

    她意外,齐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看到了,更加意外,齐桑对她竖起大拇指。

    这齐桑喜欢邵正谦,不是该去讨好讨好沈燕得嘛,要知道,邵正谦对沈燕可好了。

    这沈燕也不知道哪辈子烧了高香,有邵正谦这么一个又好又孝顺的儿子。

    “我是真的给你点赞。”齐桑急急的开口解释。

    童欣乐看着她,听说,齐桑是一个被父亲给宠坏了的院长千金,然而,这第二次近距离的接触,童欣乐发现,齐桑其实也不像听说那样的。

    真要是让宠坏了的话,齐桑的坏脾气应该是做不了护士这职业的。

    护士每天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各种人,有些哪怕是个变态,奇葩,你都得按捺住脾性跟人耐心且温和的解释,一遍又一遍,稍有不慎,就被投诉了。

    最近待在医院的时间太多了,童欣乐也真的是见怪不怪了。

    关键是,她以一个旁人的立场,都觉得有些病人跟家属对待医务人员的态度过分了,可是他们穿上白大褂后,遇上这些人,跟一些事,还是会一直用他们的职业准则去面对。

    他们其实是一群令人可敬可佩的人。

    “齐小姐要真喜欢你们邵医生,可不能用这个态度对待那两个人。”童欣乐忽然开口说道。

    “那不然咧,喜欢一个人,就要把他身边的人都给讨好一个遍吗?我觉得这不科学吧。”齐桑嘟着嘴,很是疑惑的说着。

    “嗯,别人可以不用讨好,但是沈燕,她一手带大了你喜欢的邵医生,你觉得你要是连她都不尊重,你还能得到邵医生的喜欢吗?”童欣乐笑了笑。

    她反正是领教过邵正谦是有多听沈燕的话,邵正谦对沈燕有多愚孝,她对沈燕的抱怨就有多深。

    当然,她对邵正谦的失望,也由此与日俱增。

    她不反对一个人对自己的长辈存有孝心,但是前提是长辈的出发点是好的,是正确的,她可以听从,可长辈真的就没有做错的时候吗?

    算了,童欣乐不想去想关于沈燕的问题了。

    她跟邵正谦之间,大概真的是没什么缘分的,就算她小舅舅跟邵家没有问题,他们之间也会因为沈燕,早晚出问题的。

    “童小姐,你说的好吓人。”齐桑拍拍胸脯,她就是喜欢邵正谦,可她还真的没有深入过关于婆媳之间的问题。

    难怪那些已婚的女人,在婚后,好多都成了怨妇,婚前的他们,明明是那么的相爱。

    电梯到了,童欣乐迈步走了出去。

    她没有宽慰齐桑,因为她说的这些问题,在婚姻里太常见了,其实也不能说是可怕吧,只是遇上一个情商低的男人,那这段婚姻,就真的会消亡的很快。

    童欣乐进入病房,杨瑞婷就走过来表达了不满,“乐乐,你干什么去啦?怎么让孩子一个人过来啊?”

    “哦,有点事耽搁了。”童欣乐没有把楼下发生的糟心的事情跟杨瑞婷讲。

    她确实是来迟了,童欣安都上来了,她才来,确实是不太对的。

    “在医院里还有啥事啊?”杨瑞婷明显不信的样子。

    “妈妈碰到熟人了,外婆,没事的,我一个人找得到啊。”童彬跑到童欣乐的身边,牵着童欣乐的手,不让童欣乐挨外婆的训。

    “这里跟国外不一样的啊,下次要注意。”杨瑞婷疼彬彬,自然也不会当着童彬的面对童欣乐说太重的话,只是,医院人多复杂,如此复杂的地方,童欣乐是怎么放心的。

    “嗯,下次不会了。”

    童欣乐点头应着,她只希望,这一次,沈燕可以明白她确实是不想跟他们打交道的意图,希望她以后就真的不要再来找她的麻烦了。

    只是,让沈燕跟苏静这么一闹腾后,童欣乐的心也没法安定下来。

    想到童彬想要找邵正谦,她现在也有些话,想要跟邵正谦说清楚。

    所以,童欣乐再次把童彬交给家人,自己走出病房去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邵正谦才接。

    邵正谦今天早上给她说的安城那边的事情,在来的路上,童欣乐就跟童欣安说了,童欣安表示不回安城了后,在听了那样的消息后,也就没多问了。

    童欣乐其实是有些羡慕童欣安有这样的洒脱。

    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像童欣安那样,酒醉一次,就能彻底把邵正谦那个害人精给抛诸脑后了呢?

    “喂。”

    随着邵正谦的一声喂,童欣乐将胡思乱想的情绪收拢。

    “你在哪儿?我要见你。”童欣乐很直接的说道。

    邵正谦:“……”

    邵正谦没吭声,因为他很意外,他一直以为,童欣乐在拒绝了他之后,对他,肯定是有多远就躲多远才对。

    但是事实就是,童欣乐还是很关心他。

    知道他发生车祸,会关心他的伤情,知道有人要跟他打官司,虽然她会要求他去道歉,他知道,那其实也是关心他的一种方式,不想他被人告。

    只是,童欣乐到底知不知道,她对他的关系,会让他心动,会让他的决定动摇。

    她对他的影响力,很大,很大,大到一种,连他都不知道怎么去调节了。

    “有事吗?”邵正谦尽量让自己以平静的口吻问着。

    “你妈来找我了,邵正谦,她要孩子,你知道这件事吗?还是你不知道,就是苏静怂恿她来的?”童欣乐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这样问。

    苏静怂恿沈燕,不是没可能。

    “什么,我妈去找你了?”邵正谦倒还没想到,沈燕能做这样的事情。

    她不是不喜欢童欣乐吗?

    不对,童欣乐说,沈燕找她,是要孩子,跟童欣乐没什么关系。

    “邵正谦,你这口吻,觉得我在诬陷你妈,是吗?你觉得我有必要这么做吗,你……”

    “不要这么激动,你要见我,去找关和,让他中午带你过来。”

    童欣乐激动的口吻,还没有说完,邵正谦就开口了。

    然后,童欣乐冷静下来了,“好。”

    之后,她便挂了电话。

    反正见面就成,她必须得保证,沈燕不要再来找她的麻烦。

    而她要做的,就是把后路都铺好,就算沈燕再找上门来,她的情绪,也不会再这么的不受控制。

    挂了电话,童欣乐就让童彬今天跟着他四姨,童欣安也不拒绝,反正她一个失恋的人,正愁不好打发时间呢,这下,有个孩子陪着挺好的。

    安排好了童彬,童欣乐就放心的出去找关和了。

    关和今天是早班,所以,童欣乐找过去的时候,他正好准备下班了。

    他也接到邵正谦的电话了,所以,童欣乐过来,他让她稍等会儿。

    他去更衣室换衣服,两人坐电梯走了。

    童欣乐的车在地下停车场。

    关和指路,童欣乐开车。

    关和一路叽叽喳喳的,童欣乐偶尔回应两声,表现的兴趣缺缺,又显得心事重重。

    关和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随着独属于铜锣巷的标志性建筑物的出现,童欣乐这才反应过来,“你们谁的家在这附近啊?”

    “老霍啊,他家祖宅在这边呢,他自己有套商品房不爱住,偏要住这边的四合院,不过,据说这一带到时候要是被占了,老霍可就直接成千万富翁了。”

    听到童欣乐主动问他话,关和又开启了话痨的模式。

    童欣乐点点头,对于关和说的那个人,她表示不认识,她对那个人是不是千万富翁也没兴趣。

    “对了,老霍就是你那天跟秦远翔在那饭店吃饭的老板,你们结账的时候,他还给你优惠,结果你没要的那个。”关和提醒她。

    童欣乐这下印象就深刻了,她倒是没想到,那个人跟邵正谦的关系还能这么好。

    这邵正谦能躲到他这里来了。

    在关和的指引下,童欣乐将车开到了老霍家的那个四合院。

    邵正谦在他房间里等着童欣乐。

    关和将人直接带过去,然后就去了厨房那边帮忙。

    “童欣乐,中午留在这里吃饭。”关和招呼。

    “不用了,不要准备我的,我跟他说几句话就走。”童欣乐直接拒绝了。

    关和耸耸肩,进厨房的屋了。

    童欣乐则推开邵正谦房间的门,里面就是一个厅跟一个卧室,厅里有电视,有沙发,基本设施还是齐的。

    只是用的东西太过陈旧,家具也很陈旧。

    “来了。”邵正谦躺在躺椅上,也没想过遮掩,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直面童欣乐。

    童欣乐:“……”

    童欣乐看着邵正谦脸部青青紫紫的伤痕,还有好几处,还真的是险些毁容啊,这车撞的,还真的有点严重。

    反倒是乔伊,啥事都没有。

    倒霉的事情,都落在邵正谦身上来了。

    “你这,一个星期能好吗?”童欣乐先问了下。

    “嗯,如果你今天不是来气我的话,我想,应该可以吧。”邵正谦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

    童欣乐被噎住,她想,她今天来跟他说的话,大概就是来气他的。

    “坐下说吧。”邵正谦指了下他面前不远的沙发单人座。

    童欣乐依言坐了下来。

    还不等她说话,邵正谦就像是几天没说过话了似的,话匣子就打开了,“我妈给你委屈受了吧?”

    “那倒没有,一个人不在乎的时候,那个人就给不了委屈。”童欣乐直接否认了,“倒是我,今天说话有可能得罪她了,那些事,还是等你有空了,回家听阿姨跟苏医生好好讲吧,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谈下童彬的问题。”

    邵正谦听了童欣乐的那些话,是一点儿都不高兴,字字句句,都在向他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童欣乐不在乎他了,连带的沈燕,在她眼里,更是一点分量都没有了。

    他不高兴,不是因为她不看重沈燕,而是她真的开始不看重他了。

    他介意的是,他在她心里,一点儿分量都没有了。

    而这个意识,让他内心,真的是颇为恐慌。

    想要抓住点什么,可是触到童欣乐冷冰冰的那张脸,他又觉得什么都抓不住。

    他蓦地想到,那段时光,他每次回家之前,就刻意弄出一些冷冷淡淡的表情在脸上,那段时光,应该是童欣乐最不好受的吧。

    他的冷暴力,还是给童欣乐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童彬什么问题,你说吧。”意识到这一点,邵正谦蓦地就松了口。

    “你是童彬爸爸的这件事,我想暂时不要告诉他了,等他长大点,能够接受过来的时候,我再找个好点的时机告诉他吧,这件事,是我没守信用,违约了,我可以在别的方面弥补你,只要你需要。”

    邵正谦淡笑了下,他怕就怕他需要的东西,童欣乐目前不乐意给。

    也罢。

    他欠她那么多,让她高兴点没啥。

    “好,都依你。”

    “……”

    童欣乐那一刻是真傻了,她真没想到,今天的邵正谦这么好说话,害她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现在都无从说出口了。

    ------题外话------

    助攻们开始搞事了,所以,距离亲们期待的和好,咱们乐乐跟邵医生打开天窗说亮话的那一天,开始迈进,偶也,出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