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表白

作者:格子虫 |字数:21220

人气小说:符霸异世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只想当个牧羊人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网游之王之荣耀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乾龙战天法师维迦

    童欣乐之所以觉得尴尬,是想到了昨天晚上,她跟她姐瞒着秦远翔真的在给他做媒这件事,偏偏今天早上童欣安又什么都没说。

    她主要也是没想到,她跟秦远翔能够在第二天就这么遇见。

    “秦叔叔。”童彬看到秦远翔,放开夏冉冉的小手,迈着小短腿朝秦远翔那边跑过去。

    秦远翔其实面对童欣乐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太好,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是让他有些介怀的,毕竟,他真的没想到,童欣乐还真能给他跟别的女人做媒。

    不过,耳边听着童彬对他的热情呼唤,心里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秦远翔弯腰将小不点给抱了起来,“小彬彬,怎么来这里了?”

    “今天我跟妈妈去爬凤凰山,在那里碰到我小小班的同学夏冉冉,我们一起爬山,然后一起吃午饭,然后就到了这里。”童彬回答道,将一天的行踪都说了。

    “妈妈带你去玩啦?没去医院看太爷爷啊?”秦远翔笑着问。

    “嗯,家里人说小孩子经常去医院不好,加上邵叔叔也不在,妈妈说他请假好几天。”想到还要好几天看不到邵正谦,童彬就备感失落。

    “是吗?那跟秦叔叔一起去看看花花草草,帮秦叔叔挑一点绿色植物放到公司里去,如何?”秦远翔转移着童彬的注意力。

    童彬蓦地就笑了,重重的点点头。

    “那走吧。”秦远翔朝前走,也不准备把童彬给放下来,打算就这么一路抱着他看。

    夏冉冉可怜兮兮的看着童彬,想开口叫他,可是那个叔叔太高了,她也不太敢。

    “彬彬,不跟冉冉一起吗?”童欣乐看着夏冉冉那可怜委屈的小模样不忍心,开口提醒着童彬,她知道童彬这是一高兴就把小朋友给忘记了。

    童彬这才想到夏冉冉,在秦远翔的怀里挣扎着要下来,“对哦,我跟冉冉一起来的,秦叔叔,你先放我下来。”

    秦远翔将童彬放在地上,童彬就跑到夏冉冉的身边去了。

    两个小孩子又开心的玩了起来。

    “真没想到,秦总跟童彬妈妈是认识的,认识的就好了,那就一起去看吧?”夏天明主动开口,这样,他也有正当理由将夏冉冉给带在身边了。

    秦远翔没反对,童欣乐自然也没有。

    夏天明到了自己的地盘,就化身为专家了,说起的他的那些宝贝疙瘩,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奇特的光彩。

    夏天明就负责介绍物种,他的助手站在秦远翔一行人的旁边做着详细介绍,比如哪种绿色植物放在公司的哪个角落会更好。

    绿色植物这块,秦远翔逛了一圈,就把公司需要的给定下来了。

    因为童彬跟夏冉冉是幼儿园同学,所以秦远翔这单子下的比较大,他原本就想放几盆绿色植物在公司显眼的位置,以及几个重要部门领导办公室里配备一点就是了,现在,他扩大了需求量,将员工的办公室也准备了一些小型的绿色盆栽,像小巧的仙人球,放在员工电脑桌上,据说是可以防辐射的。

    这算是他给新员工的一份贴心的见面礼。

    夏天明这农科所的仙人球也是他跟助手培育出来的新品种,跟市面上的有些微微的不同,价格也稍偏高了一点。

    秦远翔在价格上,没有让他优惠,夏天明主动给他打了折扣。

    这一笔,是夏天明创业以来,第一笔大订单,他很欣慰,对童欣乐跟童彬也是充满了感激,要不是他们母子俩今天意外的到来,又恰好认识了秦总。

    否则,他相信,秦远翔下单未必会这么爽快。

    青云市的农科所又不是他这一家。

    订单下好了,秦远翔让人把植物运走,夏天明这边也有工人在帮忙,秦远翔还让他身边的助理把他的车给开回去,并通知他,他下午就不回公司了。

    眼下距离下班时间也没多少时间了。

    索性,秦远翔就不回去了,反正今天的工作也差不多了。

    秦远翔陪着母子俩将农科所都逛了一遍,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秦远翔跟他们母子俩一起跟夏天明、夏冉冉父女俩告别了。

    俩孩子互道了一声明天见,夏冉冉也不缠着童彬了。

    秦远翔的车让人给开走了,自然是要赖上童欣乐了。

    童欣乐的车比较娇小,秦远翔高大的身影走过来,童欣乐觉得他人跟她的车压根就不相配。

    以前她就喜欢开着这车,载着邵正谦在青云市到处兜圈。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身长脚长的邵正谦是怎么坐舒服的。

    “小翔哥,要不,你来开车,我去后面坐,后面太窄了。”童欣乐叫了声小翔哥。

    她其实是想问问秦远翔,昨晚对乔伊的感觉怎么样,可是刚才第一眼,她就察觉到秦远翔的不对劲,而且,在人家的农科所这里,她也不太好意思问这件事。

    “好。”秦远翔接过钥匙,就去了驾驶室。

    童欣乐带着童彬坐到后面去了。

    玩了一整天,童彬都有点累了,上车后就开始打哈欠了。

    秦远翔在前面开车,车开的很稳,童彬脖子一歪,就直接倒在童欣乐的怀里睡着了。

    童欣乐一只手轻柔的抱着童彬的小身子,尽量的让他可以睡的更舒服。

    秦远翔这才开口问,“彬彬睡着了?那晚饭吃什么?”

    “你要不嫌弃,那跟我们回家随便吃点东西?”童欣乐邀请着,童彬睡的这么熟,童欣乐就有点不想在外面吃了。

    “好啊。”秦远翔应道,他怎么会嫌弃。

    这一刻,他是真不知道在童欣乐的眼里,他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很刁钻,很难伺候吗?

    不然,怎么会这么想他,还会这般的觉得他会嫌弃呢。

    “嗯,那就直接回家吧,我给家里打个电话。”童欣乐说着就给杨瑞婷打了个电话,说他们会回来吃晚餐,还有秦远翔一起。

    杨瑞婷自然是高兴的,电话还没挂,就让厨房多准备了好几道菜。

    童欣乐:“……”

    童欣乐默默的挂了电话。

    三个人的车间内,为了让童彬睡得更舒服,两个人也就没再交谈了。

    开了一段路,华灯初上,属于青云市繁华的夜景就要开始了。

    车水马龙的,停停走走的,城市交通独有的特点就此展现,让人烦躁又不得不充满耐心。

    停车等红灯的时候,童彬还睡的很香,秦远翔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

    “昨晚怎么想的?”秦远翔透过后视镜看着童欣乐的眼睛。

    “啊?什么?”童欣乐此刻已经没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了,她一开始确实在担心,要不要问下,可是见秦远翔没提这件事,她也就没主动说了,这冷不丁的秦远翔又提出来,让她一时间都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没一会儿,她就反应过来了,“你说昨晚乔伊姐的事情啊?她真的跟欣安是好闺蜜,她们从读书的时候关系就特好,那个时候乔伊姐还在青云市,她经常到家里来找欣安玩的。”

    秦远翔抿唇,他问的是这个吗?

    “我的意思是,怎么突然想到要给我做媒了?”秦远翔耐着性子,问的更具体了些。

    童欣乐呃了一声,又不自觉的揉揉头发,然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秦远翔的表情,“是不是给你造成困扰了,如果是,抱歉啊,我下次不做这种事了。”

    童欣乐不蠢,秦远翔纠结这个问题,那这意思就是没看上乔伊。

    既然没看上,说不定还对她这擅自做主还懊恼的很呢,她将来是要跟着秦远翔吃香的喝辣的,等着跟他一起赚大钱的,这个老板级客户,她可不能轻易得罪的啊。

    童欣乐时刻谨记着这一点。

    秦远翔抿唇笑了下,“嗯,你的道歉,我接受,最好是不要再有下次了,我也相信了,但是,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啊,怎么突然想要帮我做媒?觉得我至今单身,是比较可怜,还是担心我有啥问题?”

    秦远翔还在执拗刚才的问题。

    他就是执着的想要知道下,童欣乐单纯的把乔伊介绍给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缘由。

    “没有,就是乔伊姐告诉我姐,说她想要认识你一下,然后告诉我们,你们在飞机上偶遇的时候,你对她的帮助,她对你一见钟情,就想让我姐给牵线下,结果,我姐就把这责任放我头上了,乔伊姐跟我姐那么好,小时候也经常一起玩,所以,所以只好委屈下你了。”

    童欣乐解释的很详尽。

    当然,她不会说,其实她之所以答应了,就是为了想让乔伊姐高兴,然后不追究邵正谦的责任了。

    不过,邵正谦说不是他的责任,她其实也是信的。

    毕竟,邵正谦的为人,她还是了解的。

    “你还知道委屈我了就好,那你打算怎么弥补我啊?”秦远翔呵呵一笑。

    了解了前因后果后,秦远翔总结了下,就是乔伊是童欣乐不好推拒人情,所以把他推出去给当人情了呗,这还真是让他有些心塞。

    “还要弥补啊?”童欣乐蹙眉,她不是都说不好意思了么?

    “不然咧,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事啦?”秦远翔傲娇的说道。

    童欣乐认了怂,“好吧,你说你要什么弥补好了。”

    “嗯,明天跟我去重新布置下林氏,这要求不为难你吧?”秦远翔扭头问着。

    “是不为难,可是那是你的公司,我又不是你员工,我去不太好吧?”她是外人啊,哪有让外人跟着去布置公司的道理。

    况且,他一个大老板也真是尽心尽力,什么都亲力亲为,挑选绿色植物,布置公司,这样的小事,他也要过问的吗?

    “我要在那边办公几天,公司的布置,当然不需要你的意见,我办公室的布置,你可以给一点友情的意见。”秦远翔直接说道。

    “哦,那好吧。”童欣乐就知道,公司的布置,她一个外人,哪有资格发表意见,不过秦远翔个人办公室,她倒还可以提个意见来着。

    就这样,乔伊的事情在秦远翔这里算是揭过去了。

    聊着天,童家就到了。

    童彬也悠然转醒,主要是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咕叫了。

    “妈妈,我们在哪儿啊?”童彬揉着眼睛问着。

    “到家了啊。”童欣乐伸手抱着童彬,这小子,是一天比一天重了,她这抱着是越来越吃力。

    秦远翔用钥匙锁了车门,走过来,很自然的从童欣乐的手上抱过童彬,“来,我抱。”

    童欣乐手臂有些软,就把童彬递过去了。

    童彬抱着秦远翔的脖子,三个人,宛若一家三口的朝屋里走。

    杨瑞婷站在客厅门口看着他们三走过来,秦远翔的心思没有隐藏,所以她看的很清楚,况且,秦远翔的妈妈章丽萍还打过电话试探的说过下这件事。

    她内心的天秤其实是偏向秦远翔的,她唯一的担心就是秦远翔的家人会介意他们家乐乐是二婚,还带着一个孩子。

    毕竟,以秦远翔的条件,是完不用受这份委屈的。

    他完可以去找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

    “阿姨。”三人走到跟前,秦远翔主动打招呼。

    “哎,来了啊,快进来,吃饭了。”杨瑞婷回神,人往后退,让抱着孩子的秦远翔可以顺利进来。

    三人进了门,饭厅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还没有结婚的人都赖在家里面,童嘉晨饿的肚子都咕咕叫了,童欣安还好,反正女人的房间里,都会准备点零食的。

    吃过零食的童欣安,不会有童嘉晨那么饿。

    “嘿,小秦,你总算是来了。”明明两人都是同年出生的,论月份,童嘉晨还小秦远翔几个月,偏偏童嘉晨就喜欢用小秦来称呼秦远翔。

    童嘉晨觉得合情合理,因为秦远翔喜欢他妹妹,等他把他们家乐乐给追到手后,那不就是他妹夫了么,年龄上大他几个月又如何咧,在童家,还不是得跟着乐乐叫他一声二哥啊。

    他不过是提前叫上小秦了而已。

    秦远翔压根不介意,还特别客气的回复,“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小翔,你别理嘉晨,又不是只等你一个人,不好意思什么啊,来,吃饭了,乐乐,带彬彬洗手去。”杨瑞婷吩咐着。

    秦远翔抱着童彬去洗了手。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然后洗手间那边就传来了童彬玩水的声音,貌似还洒水在秦远翔的脸上,秦远翔第一次被捉弄,显得有些意外。

    童欣乐想过去说童彬两句,让杨瑞婷给抓着手臂,“行了,让彬彬跟他玩吧,走,去盛饭。”

    童欣乐看了一眼杨瑞婷,总觉得她有些古怪,可是又说不上来。

    吃过饭后,秦远翔也没久留,就告辞了。

    他知道,童彬明天要上幼儿园,童欣乐肯定想要童彬早点睡的。

    杨瑞婷让童欣乐送秦远翔出去,杨瑞婷不让,童欣乐也得送。

    童欣乐把钥匙递到秦远翔手上,“你确定开我那辆车回去啊?要不,我把我二哥的车给你开,反正他不止一辆。”

    “不用了,明天要我来接你吗?”秦远翔问着,他坚持开童欣乐那辆车。

    童欣乐也没再劝了,“不用,我去过林氏集团,我自己去好了。”

    “那好,明天见。”秦远翔说道。

    “嗯,明天见。”

    童欣乐站在原地,准备目送他离开。

    秦远翔却久久都没开车,车窗摇下来,就这么看着童欣乐。

    童欣乐诧异的很,“怎么?还有事啊?还是说,你已经累的不想开车了?想留下来跟我二哥挤一晚啊?”

    “噗。”童欣乐的话,逗乐了秦远翔。

    这小丫头的脑袋瓜里面,尽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让他都看不透。

    “乐乐,我昨天告诉乔伊说,我心里有人了,让她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秦远翔突然又提到昨晚的事情。

    童欣乐原本都不想昨晚的事了,这猛不丁的听到秦远翔这么说,她心里更愧疚了。

    “那真的是超级不好意思,我之前并不知道,你都没早点告诉我这件事咧。”童欣乐这会儿是真愧疚了。

    人家有人了,她跟童欣安还乱塞乔伊给他。

    虽然说,不知者无罪吧,可在这之前,她确实应该先问问他的。

    这么瞒着,偷偷的给他跟乔伊做媒,确实是做的不妥。

    吃饭的时候,童欣安原本还想问昨晚的事情来着,她踢了童欣安一脚,方才作罢的。

    不然,就真的是超级尴尬了。

    “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啊,好了,回去吧,早点睡,明天见。”

    秦远翔特别咬重了后面三个字。

    明天,他已决定好了要跟她表白。

    这会儿,先跟她打个预防针,避免明天她突然听到他的表白,会尴尬的很。

    他已经想明白了,有些话,他要是一直不说的话,容易错过,而他在这件事上,哪怕没有底,他也想要去努力拼一拼。

    趁着邵正谦不在的这几天,他得抓住这个机会。

    嗯,第一次做这么不坦率的事情,他也有些纠结,可纠结过后,这个决定,依然不变,甚至愈演愈烈。

    *

    翌日。

    童欣乐坐着张叔开的车送童彬去幼儿园上学,在门口,碰到童嘉晟跟赵希媛,童嘉晟亲自送老婆来上班。

    “大舅舅,大舅妈。”童彬蹦蹦跳跳的走过去叫着那两人。

    童嘉晟手上还有一袋没吃过的小笼包,直接递给童彬,“小彬彬,这小笼包超级好吃,给你,带进幼儿园吃。”

    赵希媛拍了下他的手,“幼儿园规定,不许从校外带食物进园。彬彬,你想吃吗?想吃的话,就在这儿吃几个。”

    赵希媛扭头问着童彬。

    童彬摇摇头,“大舅舅,我吃了早餐的,而且,幼儿园一会儿还有点心,我不要吃了。”

    吃了小笼包,待会儿就没法吃点心了。

    “好吧,不吃我就带走了。”童嘉晟收回小笼包。

    “大哥,大嫂。”童欣乐这才开口跟他们夫妻俩打招呼。

    看着他们感情好,夫妻恩爱,也是一件让人宽心的事情。

    就是夫妻俩到现在还不想要孩子,真是让杨瑞婷操碎了心。

    杨瑞婷真的是很忙,要不是现在他们家头等大事是她爷爷童鸿理,估计她肯定会盯着赵希媛的肚子,然后还要盯着童嘉晨的相亲,肯定她也逃不掉的。

    想想就觉得可怖。

    “乐乐,你就别进去了,我带彬彬进去就好了。”赵希媛笑着说。

    “好啊,麻烦大嫂了。”

    “别客气,你要去哪儿,让你大哥送你吧。”赵希媛牵着童彬的手就进去了。

    “乐乐,走,我送你。”童嘉晟将老婆的话当成了圣旨。

    “不用了,张叔在那边等我,你赶快去公司上班吧。”周一都有例会不是,童欣乐拒绝了。

    “那好吧,这个周末,我带你大嫂回家吃饭。”上个周末,他俩出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好。”

    童欣乐点点头,兄妹二人暂时性分开了。

    童欣乐让张叔将她送到林氏企业去,当然,现在是秦氏的一部分了,连公司外面的招牌都变了,由林氏改成了秦源集团。

    进入公司,童欣乐才给秦远翔打了个电话。

    秦远翔知道她来了,亲自下楼来接她的,如此的郑重,让童欣乐不太自在,主要是她收获太多外来人的目光。

    别人都看着他们,放在她身上的眼神,各种各样的都有。

    现在已是上班时间了,员工都就位了,所以电梯没什么人坐,他俩就直达到秦远翔办公的那一层。

    秦远翔在林氏办公的时间不多,所以,他并不打算精心的装修办公室,不过,他这人生活办公都比较注重环境,讲究精致的办公空间,良好的办公环境会让他办公效率特别好。

    所以,哪怕不多的时间,他还是喜欢干净整洁宽敞,各项设施都比较齐备的办公室。

    秦远翔领着童欣乐直接去了办公室,办公室已经弄的差不多了,就是几盆盆栽,秦远翔不知道怎么摆放好看,就交给童欣乐了。

    “乐乐,你帮我放一下这些盆栽,我去会议室开个短会,马上就回来。”秦远翔很自然的将任务安排给了童欣乐。

    童欣乐没拒绝,她今天是怀着弥补的心情过来的,所以,她就算是被秦远翔使唤来打杂都是没关系的。

    秦远翔转身走出去了。

    一会儿,秦远翔的助理端了一杯咖啡走进来,“童小姐,请喝咖啡。”

    “谢谢。”童欣乐扭头道谢。

    “不客气。”助理离开。

    童欣乐一个人开始认真的研究了下这几盆盆栽,随后开始摆放,弄了好一会儿,才摆出她想要的感觉。

    她走到沙发那边,端着咖啡,喝了起来。

    咖啡喝到一半,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童欣乐诧异,这不是她的办公室,她都不知道该不该让外面的人进来。

    “童小姐,我是送花的。”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童欣乐走过去开门,果然一大束玫瑰就这么出现在她眼前,红的耀眼。

    “请签收。”玫瑰花后面传来了送花者的声音。

    玫瑰花太大,让童欣乐都看不到送花者的脸,她将那人伸过来需要签收的单据给签了字,然后双手捧过这么一大束玫瑰花。

    谁知道她在这里,又恰巧送来这么一大束玫瑰,童欣乐心知肚明。

    这可是秦远翔的办公室,想必没他允许,那人的花,是送不了这里来的。

    童欣乐心里了然,可是她不太清楚,秦远翔送她玫瑰是何含义,难道就为了感谢她来帮他布置办公室么。

    她其实没做什么,她很清楚。

    而且,玫瑰代表什么,很简单直白。

    她不相信,秦远翔连玫瑰的花语是什么,他都不懂,哪怕他不懂很多花的花语,可是玫瑰花,还是热烈的红玫瑰,是人都懂。

    童欣乐脑子里突然冒出昨天,秦远翔执拗问出的那些问题,以及最后离开的时候,秦远翔告诉她,说他心里有人了。

    今天让她到他办公室来,昨天说是布置办公室,可是眼下,她就弄了几盆盆栽而已,童欣乐恍悟过来,秦远翔说的什么布置办公室不过是借口而已。

    有些想明白的童欣乐,忽然就觉得手上这么一大束,至少有好几百朵的红玫瑰,开始变得烫手。

    她继续拿着也不是,搁下也不是。

    她意识到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秦远翔走过来了,她站在办公室门口,就这么看着秦远翔越来越近。

    而他的那双眼睛,灼热的就像是要把她给烧起来似的。

    她之前,怎么没有意识到秦远翔看她的眼睛,是这么的炙热,这么的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是太久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所以她在这方面的感官都有所迟钝了么?

    在她抱怨自己太迟钝,没有早发现秦远翔对她竟然有这份心思的时候,秦远翔已经来到跟前了。

    他先看了下童欣乐红彤彤的脸蛋,跟她手上的红玫瑰相得映彰。

    可他不敢确定这到底是童欣乐因为害羞而让脸上染上了红晕,还是别的什么缘由,他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他不知道,他今天的表白,成功率有多少,或者说有没有成功率。

    一切,都是未知数。

    也是第一次,他对一件事,毫无把握。

    “乐乐,五百二十朵红玫瑰,是我先前就订好的,我想说,我心里的那个人就是你,我喜欢你。这份喜欢,有可能是我五岁的时候在你们家挠你脚心就注定了,在我们在H国重逢的那一刻加深了,然后就是现在,我很确定,我自己的心,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秦远翔突然直接又大胆的跟她表白。

    童欣乐怔住,彻底怔住。

    心里猜想的蓦地就得到证实了,她心脏都缩紧了。

    她没想到,秦远翔会这样跟她表白。

    他的表白,让她连一丝一豪的退缩理由都找不到。

    他说他的喜欢是从他五岁到他们家来挠她脚心就注定了,然后重逢的时候加深的,那段时间,他对她的关照,她没忘。

    甚至有很多人都在开玩笑,说秦远翔喜欢她。

    她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或许是她对自己的能力太过自信了,也或许是她当时,除了工作就是童彬,对这两件事之外的其他事,一点儿都不上心。

    所以她才没发现,秦远翔对她的特别关照。

    她甚至对别人说的话,还不以为然,在她眼里,他们童家的那个家底,是压根配不上秦家的。

    心绪千丝万缕,复杂万千,可是不管童欣乐怎么捋,除了诧异,意外,恍悟,感激等等,就是没有想要回应他这份感情的想法。

    她很清楚,她无法说出我也喜欢你这样的话来,她甚至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秦远翔一起生活。

    所以,她低下头,又摇了摇,她想,她接受不了这520朵玫瑰,她也不能接受秦远翔对她的这份感情。

    “小翔哥,我……”

    童欣乐刚要开口,秦远翔忽然拦住了她。

    “听我说,乐乐。”那一刻秦远翔是心慌的,从童欣乐低头摇头到再抬头看着他的时候,她的眼睛平静清澈,无波无澜,他就知道,童欣乐对他,跟他对她是完迥异的。

    那一声小翔哥,他听到了童欣乐语气里的无奈跟坚决。

    所以,他急急的出声打断了童欣乐接下来要说的话,他不想听,也不敢听她的拒绝。

    这也是他犹豫了这么多天的理由。

    童欣乐让他打断了,也就不再继续了,而是按照他说的,认真听他说。

    “乐乐,我今天没让你立即回复我,送花给你,并且告诉你我心里的那个人是你,不是让你马上就给我回应什么,我知道,童爷爷没出院,你也没心思想这些事情,这也是我之前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不告诉你,不打扰你,就是想替我们寻得一份最合适,最好的时机了,可是你居然帮我做媒起来了,这件事给我的冲击不小,所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必须得把自己的感情告诉你,至少让你了解下,我的心尖上不是没有人的。”

    秦远翔暂停了下,随后又继续。

    “乐乐,我知道你今天大概很意外,也还没有准备好,所以除了花,我没再准备别的什么,至于回复,答应我,不要这么着急,也不要急于否定,你对我就不喜欢,也别说你只把我当哥这样的话,好吗?答应我好好考虑一段时间,我会在青云市待很长的时间,这段时间你慢慢考虑,等我要离开青云市的那天,你如果仍然确定对我没多余的情感,你再回复我,成吗?”

    童欣乐看着秦远翔,无声的点点头。

    她其实是有点无奈的,因为她刚才确实想直接拒绝来着。

    秦远翔紧张焦灼的表情,顿时松了好多。

    “谢谢你,乐乐。”秦远翔是真的太高兴了,至少童欣乐现在不会直接拒绝他。

    只要她答应考虑,这段时间,他就还有争取赢得她芳心的机会,他怕就怕,童欣乐立即判他死刑来着。

    童欣乐看着秦远翔高兴的模样,一时间,百转千回的。

    秦远翔表白后,童欣乐就说她想先离开了。

    秦远翔也没为难她,就同意了。

    他说派人送她,都不敢说他亲自送,童欣乐也拒绝了。

    秦远翔没强求。

    童欣乐坐电梯下去的时候,秦远翔就站在他新办公室的窗口一直看着楼下,楼层比较高,但是他视力非常好,只要童欣乐出现,他就能看见。

    童欣乐捧着那束庞大的红玫瑰花坐的电梯,但是出电梯的时候,她故意将它遗忘在了电梯内,然后空手离开。

    抱着那么大束玫瑰走在大街上实在是不好看,也不好拿。

    而且,她脑袋到此刻还有点懵懵的。

    被人表白,其实也不是件绝对令人幸福开心的事情,除非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否则,一方的表白,就会成为另一方的负担。

    接下来,童欣乐都有些疑惑了,她都不知道以后跟秦远翔见面,要怎么相处。

    而之前,一直想跟着秦远翔吃香的喝辣的,跟着他挣钱钱的想法,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她不能仗着秦远翔对她的喜欢,就能允许自己在他面前为所欲为。

    她想过了,以后,她应该要跟秦远翔疏远距离才是。

    可是,以后还要一起工作的,他们两家公司还有合作案没有完成,甚至,她就算给别人打工的期限满了,回到童氏,他们童氏难道就不想跟秦远翔合作吗?

    扪心自问,秦远翔以及他背后的秦氏,只要不是傻子,都乐意给他们合作的。

    没有人会嫌钱多。

    童欣乐内心有点烦躁,离开的脚步,略显匆匆。

    秦远翔看到童欣乐空手而出,有些小意外,不过,随后就释怀了,520朵红玫瑰,抱在手上,走在大马路上确实是个累赘。

    他原本想的是,自己送花,表白后,然后把童欣乐给送回去的,谁知道,她都拒绝了。

    他知道,如果不是他阻止,童欣乐要拒绝的,可不止是他要送她回去的提议,还有他的表白。

    念及此,秦远翔情不自禁的捏紧了拳头,童欣乐没有回国前,他手上捏的明明是一把好牌,结果回国后,他跟了过来,莫名其妙的,他手上的好牌,变成了如今一副烂牌。

    他也是头一次遇上这么挫败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力挽狂澜。

    童欣乐的身影看不见已经有好一会儿了,可是他站在窗口,一直看着下面发呆,收不回视线,好像童欣乐已经让他给定格在了那儿,不管看多久,人都在一样。

    电话铃响,将秦远翔的发呆给打断了。

    他走到办公桌那边,拿起自己之前顺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喂,妈。”

    秦远翔叫的很无力。

    章丽萍听了很心疼,“我的宝贝怎么了?表白受挫啦?”

    秦远翔:“……”

    章丽萍人在H国,居然都知道他在青云市表白的事情,他妈这还真的是关心他的很,将他身边的人都给收买了,这是准备随时汇报他的一举一动啊。

    “不要问妈怎么知道的?我儿子之前就心神恍惚,身为妈妈,要是连这点观察力都没有,我还怎么当你妈妈啊?阿翔,告诉妈妈,是不是真的就非童欣乐不行了?”章丽萍问着。

    作为秦家的女主人,章丽萍确实不希望秦远翔娶个二婚嫂,还是有孩子的,但是对方是童欣乐,那就可以另当别论。

    最关键是她儿子喜欢。

    这一点,才是她最关心的,其他的,她都有本事,让秦家的其他人乖乖闭嘴。

    秦远翔想说是,可是想到童欣乐之前的反应,他就迟疑了,他怕自己的一意孤行,对童欣乐来说,是个负担。

    而他,只是想爱她,关心她,照顾并且呵护她,他最不想的就是成为让她烦心的麻烦。

    ------题外话------

    邵医生:格子,我怎么被关起来了?

    读者:都车祸了还出来蹦跶干什么?好好养伤吧……

    另:推荐铭希新文《墨爷有令:乖乖受宠》

    简介:传言,京都墨爷家世好,身材好,可惜相貌丑陋,面容凶恶,见一面会吓出心脏病。

    传言,墨爷不好女色,送上门的女人任凭使尽浑身解数,也没办法让他雄风大振。

    会吓出心脏病就不说,她连丑样都没见过。

    不好女色?呵,她每天下不来床是怎么回事?

    狗屁谣言,她要离婚!

    。

    “离婚?不好意思,你要么丧偶,要么把账还清了。”

    “什么账?”

    “粗略估计,我最少会活过九十岁。从结婚开始算,一天4次,一年1460次,还有70年,就是102200次。做完我就同意离。”

    “……”特么的,后三十年还能一天4次?

    她自我了断行不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