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是他(小剧场)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867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没听到秦远翔的回答,章丽萍也不着急的逼问。

    “对了,阿翔,你今晚帮我带份赔罪的礼物给你杨阿姨,我本来是告诉她这个周就来青云市看他们的,可我现在有点事,走不开,所以只能改期了,礼物我让启云帮你准备好了,你到时候带着直接过去就行,另外,对女人呢,不要太着急了,要用心,只要让乐乐感受到你的心意,你就成功一半了。”

    “好,我知道了,妈,没什么事的话,我先挂了。”秦远翔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了。

    他何曾不知道用心,这么长时间,他对童欣乐一直都很用心,只是,他现在有点发现,用心也不一定能成功,关键是得看对方心里有你还是没你。

    有你,你做什么,那人都看得见,没你的话,做什么,那人都看不见。

    “挂吧。”章丽萍笑了笑,也没给秦远翔定心丸吃。

    秦远翔挂了电话,他身边,他妈特地把她身边的周启云调过来让他用,周启云的工作能力相当突出,不管是公事上还是私事上,他处理起来都游刃有余的。

    章丽萍很重用他,也很用心的栽培他,有人甚至还传章丽萍跟周启云的绯闻,毕竟特助的特殊身份,让周启云跟章丽萍所待的时间比章丽萍跟她老公的时间多得多。

    有人甚至直言不讳的说周启云是章丽萍养在外面的小白脸。

    周启云年龄不大,也没读过啥书,被章丽萍重用,也是因为当年的周启云,一腔热忱,在章丽萍遇上麻烦的时候,挺身而出,救了章丽萍一命。

    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更别说是救命之恩了。

    不止章丽萍对周启云重视,就连他父亲秦书潮对周启云也一样重视。

    周启云也靠他自己的能力,没有让他们一家人失望。

    在他开始逐渐的掌管着秦氏运作后,他母亲二话没说直接把周启云放到他的身边给他用了,而他们一家子从来都不会对外界的评论做任何的回应,因为他们会用行动来告诉别人,他们的思想有多肮脏。

    有了周启云在,秦远翔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周启云对他们秦家是真的衷心。

    衷心到,秦远翔知道自己的姐姐秦远航对周启云喜欢得不得了,周启云也一直不肯接受,用周启云的话说,他不能恩将仇报。

    他们都觉得周启云太传统,太守旧了。

    可是周启云的传奇人生,就是因为他做人有原则,否则,也不会让他们秦家人如此重用。

    周启云一直说,他能从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儿过上如今这种人上人的生活,都是因为他母亲章丽萍,所以,他不会做任何一件伤害秦家人的事情。

    他说,要真跟秦远航有了什么,他可保证不了,夫妻之间没有摩擦,毕竟,夫妻关系,是这世界上最难维系的一种关系。

    天天相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

    这,就是周启云排斥他姐的理由。

    这理由,连秦远翔都觉得,真是绝了。

    秦远翔挂了电话后不久,周启云就敲门进来了,“秦总,这是章总准备好带给童夫人的礼物。”

    秦远翔瞅了一眼,女人用的护肤产品,那个品牌,是她母亲一直用的,据说最近才出了新产品,而国内还没有上市。

    这对杨瑞婷来说,是超级棒的一份礼物了。

    秦远翔知道他母亲很用心。

    他甚至明白,他母亲的目的,不过是让他又多了一个可以到童家的借口而已。

    “放在那儿吧。”秦远翔坐在那儿。

    工作上,他还从来没有这么颓废过,这童欣乐对他造成的影响真的很大。

    周启云放下东西,转身就走了。

    今天公司里还有很多事要忙,很显然,秦远翔这个时候,压根没心情去管了,那他就得去权负责。

    秦远翔又走到窗口,很自然的往下看去,就好像,他守在这里,童欣乐就会回来似的。

    *

    童欣乐一直沿着公交道朝前走,差不多走了两个公交站,她都没想明白,秦远翔这样的人怎么就能喜欢上她的呢。

    说什么小时候因为挠她脚心就注定了,那时候,她三个月不到吧,他也才五岁,早熟也不至于早熟到那个地步吧。

    对一个小婴儿就有了那种心思,那会不会太变态了。

    再说了,一个人的婴儿时期,跟一个人长大后的模样完不同,哪儿可能就为了幼年时期的一次接触就能惦记这么久。

    童欣乐觉得这怎么都绕不通。

    可是她知道,秦远翔今天说的话都是认真的,从他们在H国认识以来,秦远翔对她真的是好得不得了,对彬彬也很好。

    但是,饶是如此,她也没想过,她这样的条件可以进入秦家。

    饶是,秦家跟他们童家,两家关系都还不错,她也没想过跟秦远翔跨越他们彼此的关系。

    好烦啊,算了,不要去想了。

    童欣乐摆摆手,随后就准备去拦出租车去医院。

    她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她转身又朝前方的路口走去,那边有专门供出租车停下来上下客停车位。

    她刚上车,杨瑞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乐乐,你今天来医院吗?”身为秦家长媳,哪怕不该杨瑞婷值班,她也会每天过来瞧瞧的。

    来医院后,杨瑞婷才发现童欣乐今天没来。

    童欣乐是她生的孩子,她也知道,除非是像昨天带童彬在外面玩,否则,童欣乐肯定会每天都来医院的。

    眼见着,这距离童欣乐送孩子去幼儿园已经有点时间了,她是打算等到童欣乐来了之后,让童欣乐陪她去找个中医拿点药的。

    可左等右等都没见到人,她只好给童欣乐打电话了。

    “来啊,在路上了,二十分钟后到。”童欣乐平静的说道。

    “嗯,那我等你,你开车了吗?”杨瑞婷问着。

    “没呢,打车来的。”

    童欣乐这才想到,她跟秦远翔都忘记还她车钥匙的那件事了。

    童欣乐咬了咬唇,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行吧,那我打电话让司机先不要走,打车不方便。”杨瑞婷说完就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童欣乐赶到童鸿理的病房,这养了些时日,童鸿理脸上越发的红润有光泽了,童欣乐备感欣慰,这样,她销假开始工作也会比较放心。

    杨瑞婷也是今天看到童鸿理的情况是越来越好了,她这才准备将重心转移到晚辈的身上去,她第一件事要关心的就是让赵希媛尽快怀孕,再给他们童家添个孙子。

    不管男孩女孩都好,也给童彬做个伴。

    然后就是童嘉晨,得赶紧给她脱单,她的心愿就是,年底让童嘉晨收心结婚,赵希媛肚子里有喜,算是双喜临门,了却她的心愿。

    跟童鸿理说过话之后,杨瑞婷就把童欣乐给叫走了。

    童鸿理也让她走,童欣乐只好陪她妈一道走了。

    “妈,我们去哪儿啊?”童欣乐上车后问着。

    “陪妈去见个老中医,给你嫂子开点药。”杨瑞婷也不瞒着自己的女儿,她想要抱孙子的想法,很明显,也没想过隐瞒。

    在童欣乐眼里,她妈妈是很好,很称职的儿媳妇儿。

    她一直以她妈妈当榜样,想要对沈燕孝顺,跟邵正谦领证的时候,杨瑞婷也跟她说过了,以后她就有两个妈妈了。

    她是她亲妈,让她忽略,让她怨怼都没啥,但是对沈燕,她一定要做到当媳妇儿的本分,婆婆妈跟亲妈也是不一样的。

    所以,童欣乐对沈燕一直都恪守本分。

    那天,她的爆发,她想,沈燕会记一辈子吧。

    可是,那天的沈燕也触及到了她的底线,不管是她自己还是让苏静怂恿过来,与她抢童彬,那都是她不能容忍的。

    不过,她也很清楚,她那么对沈燕之后,邵正谦早晚得找上门来。

    她心一横,就算邵正谦为此找上门来算账,她也不怕。

    “你在想什么啊?怎么心不在焉的样子啊?”杨瑞婷叫了她好几声,都没应,就没好气的一把掌拍在了童欣乐的膝盖上。

    “呃,我想说,嫂子的身体看上去很健康啊,大哥也是,妈,你要不要那么着急啊,他们也没结婚几年,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是想过几年二人世界啊?”童欣乐回神说道。

    杨瑞婷:“……”

    杨瑞婷愣了愣,敢情她刚才说了那么多都是白说的,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不说,还在回她刚才上车时的问题。

    “你跟邵正谦结婚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要跟他过几年二人世界呢,离婚都要给人生个孩子出来,也就是你了。”杨瑞婷无语的很。

    当初,童欣乐这样怀着身孕离婚,她是很不赞同的。

    可现在,她真的是疼爱童彬的不得了,外孙姓了童,她这也是欢喜,就把外孙当亲孙子了呗。

    童欣乐扁嘴,这能不能别说到她身上来啊。

    “他们要想过二人世界,生了孩子也不耽误啊,反正我也是闲着,到时候请两个月嫂,你嫂子只管生就好了,不爱带,就交给你爸跟我。”杨瑞婷说道,她都想好了。

    “我爸不是偶尔还要去公司的吗?他哪有那个闲工夫啊?”童欣乐不认为这样可行。

    “等你嫂子生了孩子,那就直接退休,到时候闲工夫多的很。”杨瑞婷说道。

    童欣乐不搭腔了。

    到了中医馆,杨瑞婷拉着童欣乐就进去了,还真的是很多人在排队让那老中医看。

    杨瑞婷拿了预约号给中医馆的负责人看了后,她俩就被领进去了,然后下一个就直接是他们了。

    童欣乐看着那一行排队人艳羡的目光,好吧,她妈就是有这个本事。

    两人进去后,老中医还真是的老,头发都花白了,还在坐诊为老百姓服务,童欣乐真是佩服。

    老中医瞅了她们俩一眼,“童夫人,这就是你媳妇儿?”

    “不是,她是我女儿,我媳妇儿上班没来,还是麻烦您帮我开个调养身子的药方就好。”杨瑞婷说道。

    “童夫人,你在我这儿也拿了三副药了,你儿媳妇儿还没有喜讯啊?”老中医伸手扶了下眼眶,然后不赞同的说道,“你这是要砸我招牌啊?我上次就说过了,三副药下去,你就把你儿媳妇儿带过来,让我瞧瞧。”

    “下次,下次我一定带她过来,这次麻烦您了啊,再帮我开一副。”杨瑞婷说道。

    老中医叹口气,也只好再帮杨瑞婷开一副。

    跟之前一样的,只是调理身体的中药,对身体没什么副作用,不然,他也不会一直给杨瑞婷开。

    当然,不吃也没什么。

    “下次如果没有带人来,预约了号,我也不给你开了。”老中医对杨瑞婷说道。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杨瑞婷站起来道谢,“麻烦您了,钟医生。”

    说完,杨瑞婷就带着童欣乐走了,然后下一个病人进去了。

    “妈,你都在人家这儿给嫂子拿了三副药了?都给嫂子吃了?”童欣乐问着。

    “也就是炖汤给她喝了。”杨瑞婷这件事也没对赵希媛说,反正就是炖在鸡汤,鸭汤里面,让赵希媛给喝掉。

    “妈,你这有没有常识啊?如果大哥大嫂人家有心避孕,你炖再多的汤给嫂子喝,那孩子也是不会有的啊,哦,人家结婚没怀孕,就是身体不行啊?”童欣乐简直觉得杨瑞婷这逻辑是不是有问题啊。

    再说了,是药三分毒,这老头子医术再好又如何,医术再好,可人家夫妻两口子不乐意,她就不相信,光凭喝药就能喝出一个孩子来。

    童欣乐的这话犹如当头一棒,把杨瑞婷给打醒了。

    她脸色顿时就变了,这老大还真的是可以,一边说要孩子来敷衍她,一边背地里跟赵希媛避孕也不是没可能。

    他俩自打结婚后就搬出去住了,每次童嘉晟留宿在家里的时候,赵希媛都跟着幼儿园的人出去了,理由不是学习就是写生。

    反正赵希媛是很少留下来过夜的,她也基本没有晚上在那边过夜过,所以,这两人阳奉阴违的背着她避孕也不是不可能的。

    杨瑞婷想明白过来后,气得脸色发白,随手就把刚拿到的药给扔进的垃圾桶里,气冲冲的朝前走。

    看到温柔了一辈子的母上大人发飙了,童欣乐暗暗咂舌,完了,她这多什么嘴啊。

    她不过是不想赵希媛天天喝这种所谓的十大补汤,这中药馆,她一进来,闻着这味儿就浑身不舒服了,更别说是将那熬成汁儿的黑乎乎的中药给喝下去了。

    从小到大,她都不喜欢看中医。

    杨瑞婷上车后,朝司机开口说出了童嘉晟跟赵希媛的那栋别墅所在的小区,距离他们童家的小区还有点远。

    赵希媛当时挑中那儿,之前说的是环境好,价格中档什么的,现在想来,杨瑞婷觉得赵希媛之所以挑那栋别墅,就是想隔他们远一点。

    想到这儿,再联想到赵希媛平时她说什么就什么,从来不会反驳的低眉顺眼的模样,这背后就是这么违逆的两个人,杨瑞婷真是气的心肝脾肺胃都在痛。

    “妈,你去大哥大嫂的家做什么啊?”童欣乐想捂脸,她真是后悔不该多这句嘴啊,这下引发大麻烦了。

    她理解她妈妈这是想要孙子想疯了,毕竟人家二叔家的第一个孙子都两岁了,她爸还是童家那辈的长子呢,这长房家都还没有孙子辈的,这老二家的都有了,杨瑞婷是觉得愧对童启发来着。

    可是,她觉得没什么关系啊,这个年代了,也不像旧时那么传统了,长房二房都一样,也没有什么长子次子的区别了。

    “我当然是去看看媛媛到底有没有在吃避孕药啊,那种东西吃多了对女人身体不好的。”杨瑞婷着急的很。

    童欣乐愣了下,发现她妈这是带着关心赵希媛的意思去人家家里面的。

    可是哪怕杨瑞婷这是出于好意,童欣乐还是觉得不好,所以,她阻止了,“别去啦,妈,咱们这样趁着大哥大嫂都不在,去他们家不好,你要去,也等别人在的时候啊。”

    杨瑞婷愣住了,她只是去看看而已,又不做什么,看把这乐乐急的。

    算了,算了,年轻人的想法跟他们不一样,她就不该带童欣乐跑这一趟,简直就是白跑了。

    但是童欣乐的话在她心里荡起了涟漪,她一定要找机会好好的审问下她家老大,还真的是胆子肥了,开始阳奉阴违起来了。

    杨瑞婷哼了声,“行了,我暂时就不管你大哥大嫂了,等你爷爷出院了后,我再找他算账。”

    做婆婆的,教训儿媳妇儿是不太适合,但是作为母亲,教训下自己的儿子是绝对没问题的,反正教训了儿子,儿媳也会知道。

    杨瑞婷让司机把车往家开,童欣乐这心总算是踏实了一点点。

    但是看着杨瑞婷的脸色,童欣乐还是了解她的,她不会就此就不管不问了的。

    在她看来,她还是觉得她妈妈是个好婆婆,至少第一时间考虑的不是赵希媛吃了避孕药,她这孙子得拖到什么时候去了,而是第一时间关心了赵希媛的身体。

    “好啦,妈,你就别操心了,好不好?你跟我爸不是说好了吗,伺候了爷爷的晚年,就要好好的享受你们年轻时没享受到的浪漫不是,这大哥大嫂想要孩子了,自然就会给生了,也不会让你带。”童欣乐挽着杨瑞婷的胳膊,劝说着。

    杨瑞婷嘁了一声,“你这小没良心的,难怪你二哥总说你这胳膊肘往外拐来着,还真的是。”

    “谁说的,我这明明是向着你的,好不好?”童欣乐不肯认。

    杨瑞婷哼了一声,都懒得搭理她了。

    回到童家,杨瑞婷就进房间了,童欣乐也回自己房间去了。

    刚回到房间的童欣乐,屁股刚挨着板凳,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她走过去打开,童欣安站在门口,一脸的纠结。

    “姐,怎么了?先进来说吧。”童欣乐闪身,让童欣安进来。

    “乐乐,陪我去下车站吧,我怕一个人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童欣安一脸纠结的说道。

    “去车站做什么啊?”童欣乐蹙眉,这人怕不是还是想去一趟安城吧,莫非之前所表面出来的坦率及潇洒都是骗人的?

    “柯城带着陆璐来了。”童欣安没有隐瞒的说着。

    “来就来了呗,他们来这里关你什么事儿啊?”童欣乐不能理解,童欣安这么的纠结做什么,既然决定就此放弃了,那就应该放弃的更彻底才对。

    “我……”童欣安不知道怎么说,他们这个小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犀利了啊,“算了,你刚回来也太累了,我一会儿自己去好了。”

    “回来,姐。”童欣乐伸手抓住转身就要走的童欣安。

    她这个姐,当律师,在法官跟对手面前,口齿伶俐的不行,那个柯城,她知道一点,据说很能破案,是个破案高手。

    可以说逻辑分析能力特别强,但是情商以及处理感情,生活等这些问题的能力很差。

    她没见过柯城本人,可是经童欣安的描述,以及她看童欣安手机上的照片,她对这个人的感觉不是很好。

    她劝过童欣安,不要跟这个人民英雄进行纠缠,她会很辛苦。

    可是童欣安不肯啊,还拿邵正谦说事,说家人都反对她跟邵正谦,她不也坚持自己的选择吗。

    是啊,谁让她就不是一个好的榜样咧,所以,就不再阻止了。

    “怎么了?”童欣安转身,温柔的问着。

    “真要去火车站接人啊?”童欣乐无奈的问着。

    童欣安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

    “那好吧,我跟你一道去,你等我下,我换身衣服。”童欣乐转身进房间,她今天上午真的够忙的,去了秦远翔的新办公室,又陪着杨瑞婷去了躺中医馆,这五月份的天气,虽然不是很热,可是连着跑了两趟,也出汗了。

    背上的汗,把衣服都弄得黏黏糊糊的,一点儿都不舒服。

    “别着急,你洗个澡都可以,我们吃了午饭,两点半他们才能到。”童欣安回头说道。

    童欣乐:“……”

    童欣乐真的是有些无语,她姐在面对柯城的时候,还是这么的惊慌失措么?

    终于可以见到她姐喜欢的男人的真身了,童欣乐却没有什么期待。

    童欣乐最后真的接受了童欣安的意见,洗了个澡,换了T恤,休闲短裤。

    吃过饭后,童欣乐就给童欣安当司机,姐妹俩直奔火车站。

    两点半,柯城跟陆璐坐的那班火车到站了,一大波人流往出站口涌动,童欣安踮着脚尖一直看,看了很久都没有看到。

    童欣乐此刻帮不上忙,毕竟,她跟柯城跟陆璐都不熟。

    大波人流都走完了,最后的几个稀稀拉拉的过来,童欣安就看到柯城了,柯城推着轮椅,陆璐坐在上面,陆璐的父母也在他们身边跟着,四个人一起缓缓的走了过来。

    火车站的人见陆璐坐轮椅,以为她是残疾人,所以给开了,绿色通道。

    童欣安站在出口,不过是两天两夜没看到柯城了,她仿若觉得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了。

    陆璐是安城人,为了柯城跑去京城念了大学,之后又为了柯城跑去靠警务的内勤,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竟然让陆璐真的去了柯城所在的部门。

    童欣安现在想来也觉得自己傻,人家两人都是安城人,而她一个青云市的人跑过去,自然捞不到好了。

    “安安,你来了?”柯城将陆璐交给她父亲,快步走到童欣安的面前。

    “嗯,答应了过来接你们,就要准时。”童欣安的语气还算平静,然后,她把站在一旁不说话的童欣乐给拉过来,“哦,这是我小妹,童欣乐。”

    “乐乐,你好。”柯城挺自来熟的。

    这个破案很厉害的刑警,童欣乐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至少在做人方面真的很糟糕,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成为破案天才的。

    后来,童欣乐才知道,柯城其实是让警队包装出来的,真正的破案天才,其实并没有曝光在媒体,而是在背后默默的为人民做事。

    那才是符合警察铁汉的形象。

    柯城给人的感觉,童欣乐也说不好,总之,她不是很喜欢。

    “柯警官,你好。”童欣乐淡淡的回复。

    一声柯警官,让柯城有点尴尬,脸上很是不自然,大概是没想到童欣安的妹妹,金刚石这么的不给他面子。

    陆璐被她父亲推了上来。

    双方客套的打了招呼,当然是童欣安跟陆璐的父母打招呼,童欣乐没有。

    童欣乐沉默的等着童欣安过完这些流程。

    “安安,是这样,陆伯伯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们,在青云市市一院有个叫关和的外科医生在对神经这一领域有很高的造诣,所以,我们这次过来是想拜访他,请他帮忙看看,陆璐的腿部神经还有没有修复的可能性,要是可以不用截肢,是最好的。”

    童欣安:“……”

    原来陆璐还没有截肢,她一直以为,陆璐都已经做了截肢手术,接下来就可以安心的当她的新娘了,不是吗?

    当柯城说他要带陆璐来青云市的时候,她因为紧张都没有想过,他们来青云市是干什么的,她甚至以为,陆璐逼着柯城来这里给她发请柬来了呢。

    “关和?”童欣乐却抓住了柯城话里的重点。

    柯城跟陆璐的父母看向童欣乐,最后由陆父问出口,“这位小姐,是认识关和医生。”

    “见过而已。”童欣乐应道。

    童欣安蓦地也觉得关和这个名字很耳熟,想到童欣乐说见过,然后,她脑子蓦地浮现出关和的自我介绍,‘我叫关和,是邵正谦的同事。’

    莫非是他?

    童欣乐抬腕看了下时间,她还要接儿子,所以没多少时间跟他们耗。

    “既然他们要去医院,姐,我们上车吧。”童欣乐对童欣安说道。

    童欣安点点头。

    在童欣安的安排下,柯城一行四人很顺利的到达了医院。

    童欣乐原本想将他们送到医院就走的,结果,童欣安又拉住了她,“乐乐,你认识那个关医生,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来帮忙看看。”

    童欣安没有关和的电话,昨天的见面,她就是觉得关和很二,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跟他有所联系,结果,她哪儿知道,这才第二天,就被狠狠打脸。

    她帮陆璐,不过也是为了柯城而已。

    童欣乐就这么看着童欣安完没出息的样子,她还记得,童欣安说她护邵正谦没出息来着呢。

    她咧?

    喜欢的男人把别的女人都带跟前了,她还要一副好人帮到底的样子,这儿哪儿还像她印象里的那个女强人姐姐啊。

    “拜托,乐乐,就当是我还个人情债,还完,我就不跟他们来往了。”童欣安解释道。

    童欣乐又扭头瞅了柯城一眼,柯城的视线一直放在她们这边,一副什么都等着童欣安来安排的样子。

    她更加的怀疑,柯城这样的人,在警队里是如何担任主心骨这个角色的。

    未免太让人瞧不起了。

    连普通警察的气势,这个柯城都没有,他居然还是刑侦队的刑警?

    太不可思议了。

    童欣乐觉得,此人让她对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有了新的认知。

    童欣乐自然不想为难她姐,所以,她掏出电话给关和打电话。

    此刻,关和正在办公室里刷手机,刷的自然是童欣安的照片,反正这个点儿,神外几乎没病人的,也没什么事儿,可是又要挨到下班时间才能下班,所以在办公室刷刷手机打发时间也是可行的。

    看到童欣乐的电话号码在屏幕上显现的时候,关和差点诧异的没把手机给摔了。

    童欣乐现在都知道邵正谦的藏匿地点了,她要找邵正谦直接找本人就好了,不应该给他打电话了呀。

    可是电话一直响,锲而不舍,还真不是打错的?

    所以,这是找他了?

    关和接起来,“喂,童欣乐。”

    “你在哪儿啊?”童欣乐直接问着。

    “你确定你问的是我,不是邵正谦吗?”关和轻笑了两声,他真不觉得童欣乐会找他。

    “我很确定,关医生,我这边有个病人想要找你看看腿部神经方面的问题,你要在医院,我们立即过来找你。”童欣乐很认真的说道。

    关和愣了下,然后回道,“嗯,上来吧,我在住院部八楼。”

    “好。”

    童欣乐挂了电话,童欣安又提要求了,“乐乐,你带他们过去吧,我去帮你接彬彬。”

    童欣安不想跟着他们上去,首先她不关心陆璐的腿到底是要截肢还是不截肢,其次,她不太想跟关和见面。

    那天离开的时候,关和说的那番话,她还记得。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但是,那人说想要追她的话,她倒是没忘掉。

    而她很确信,自己不想给那二货医生机会。

    她不知道,柯城他们怎么会找到他,但是那个人,给她的感觉一点儿正行都没有,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就能说那样不要脸的话,她实在是觉得那种人,即便真的是医生也是没医德的。

    没医德的医生,医术好也有限。

    童欣乐这下是真的有些无语了,不过,她倒是挺支持,童欣安不再继续搀和这件事的。

    “行啊,接送卡给你。”童欣乐爽快的答应了。

    童欣安抿唇笑了笑,拿了接送卡就走。

    走到柯城面前,她停下来,“我妹妹认识那个医生,你们跟她去吧,我们家里还有事,所以我先走了,你要的酒店,我也帮你们定好了,这是那家酒店的地址,报你名字就行。”

    柯城看着她,“安安,我以为我们晚上可以一道吃个晚饭,你……”

    “不用了,你现在不是很忙吗?等你们忙完了,我请你们吃饭吧。”童欣安说着。

    童欣乐听了忍不住闭上眼睛。

    前面拒绝的话倒是挺好,结果到后半句就怂了。

    就不能不一起吃饭吗?谁请谁倒不是重点。

    “柯警官,能快一点,别磨叽吗?”见柯城还想说什么,童欣乐忍不住开口催促。

    他们在这儿磨叽,难道就不能顾忌下,人家医生的下班时间快到了么?

    医生是白衣天使,可是这天使不是真的不用食人间烟火的天使啊,那是肉体凡胎,会累,也要吃喝,休息的。

    不是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听你差遣的。

    柯城看了童欣乐一眼,这还是第一次第一个人用磨叽来形容他,他是不服气的。

    童欣安也看着童欣乐,她知道童欣乐怨怼柯城是对他的不满,她已经让童欣乐帮了好些忙,她原本就是不甘不愿的,让她怨怼下柯城,她也没法替柯城说话。

    “带他们去吧,医生要下班了。”

    童欣安说完,就往医院门口走,童欣乐开出来的车就停在那儿。

    柯城见挽留不下童欣安,只好跟着不待见他的童欣乐走了。

    一路上,童欣乐都没有跟他们说话,不止柯城尴尬,就连陆璐跟她父母都感觉挺尴尬的。

    童欣乐却是毫无察觉。

    一直到关和的办公室,关和看到她,直接展开一个笑颜。

    见过柯城后,童欣乐觉得柯城不是很讨喜的笑此刻也变得讨喜多了。

    “关医生,久等了,人我都带来了,我先走了,情况我不是很了解,让他们跟你说吧。”童欣乐就没想过要一直陪着,能够把他们带上来,然后交到关和的手里就是她能够接受的极限了。

    一个让她姐那么伤心,还要买醉的男人,她一分笑脸都拿不出。

    关键是,那个叫陆璐的,她姐所谓的情敌,长的一脸的狐媚气息,能够跟这种女人搞暧昧的男人,在她眼里,就是个没眼光的。

    讲真,苏静都比这个陆璐好太多,至少苏静从来不会这么狐媚样,好好的良家妇女不当,愣是把自己装扮的就跟出来卖的一样。

    柯城是个警察,她可以理解他的直男属性,但是能够被这种女人勾引的直男,就真的是让她瞧不起。

    她更是觉得柯城跟他警察这个职业身份完不符。

    怕不是警察里面的败类吧。

    当然,这些都是她主观臆想来着,让她家人伤心难受的人,她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在思想上将他往龌龊的方向推一步,她乐意就好,管不了那么多。

    柯城见童欣乐就这么走了,后脑勺直接尴尬出了三条黑线。

    关和瞅了他们一眼,随后,起身追童欣乐去了,“童欣乐,他们是你的谁啊?”

    “关医生,他们跟我没关系,是你的病人,你好好看病就成,你要真八卦他们的身份啊,那女的是我亲姐姐的一个情敌,之前要截肢然后嫁她身边的警察,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不想截肢了,想找专家看诊一下,估计是觉得嫁个警察,还是不值当,不舍得自己的腿呗。”

    关和:“……”

    关和皱眉,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尖酸刻薄的童欣乐。

    身后跟过来的柯城,听了童欣乐这番话,脸上更阴郁了。

    ------题外话------

    邵医生(急躁):格子,我到底还要被关多久?

    读者:好好养伤,关医生,我们想看下乐乐的四姐,以及柯城跟陆璐那对渣男渣女有什么下场,以后可以借鉴下,用来对付你跟苏静。

    邵医生(无语):格子,别忘了,我才是第一主角,看看你的书名。

    格子(念):邵医生好久不见。

    邵医生(满意):嗯,记住了么?

    格子(正经脸):记住了,好久……不见!

    邵医生(吐血):格子,你……!

    不按套路来啊,你。

    远远的传来这句话。

    读者:哈哈,哈哈哈,说认真的哈,格子,你啥时候放邵医生啊?

    格子:明天……见!

    读者:你这么皮,真的好吗?

    格子:o(* ̄︶ ̄*)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