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威胁(精)

作者:格子虫 |字数:20059

人气小说: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入世小道士乾龙战天修罗帝尊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武炼巅峰漫威之不死者之王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

    “想要离婚可以,但是你给我说清楚了,说清楚你为什么要离婚,我再斟酌一下,会酌情考虑,不然,你就得给我待到合约结束,就算要提前,按照合约来,只能提前一年,明白了吗?”

    一碗面下肚,童嘉晟也饱了,然后,他有了精神跟赵希媛说这件事。

    赵希媛愣住:“……”

    让她说什么?

    让她说她心里的那个人回来了?所以,她想离开他,跟那个人重修旧好?

    不行,现在的她,已经再没资格跟那个人重修旧好了。

    她也不好意思让童嘉晟知道,在跟他结婚的时候,她心里其实是有人的。

    哪怕她跟那个人是清白的,他们只是彼此相爱,偷偷的在谈恋爱,可他们一直不曾跨越过最后一道防线,就连亲吻,那个人,也是小心呵护的吻吻她的额头就作数了。

    那样一个疼惜她,怜惜她的男人,她一直将他存放在内心的深处,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她不曾与童嘉晟分享过,在与童嘉晟生活的这近一千个日日夜夜,她都小心谨慎,哪怕是睡着了,也提醒着自己,不许自己暴露跟别的男人一丝一毫的回忆。

    毕竟,她也知道,那对童嘉晟来说,她即使不是肉体出轨,也是精神出轨。

    他那样在情感上锱铢必较的人,一定会认为她给他戴了绿帽子了。

    哪怕,她心里想的那个人,真的不是他。

    哪怕,她当初答应嫁给他,只是缓冲之际,她想着,只要在这段婚姻里,她身而退之后,她还是有机会得到她想要的幸福的。

    只可惜,合约还没有结束,她就已经失身了。

    她有点怨他,可,对他,她恨不起来。

    如果当初,他要不是从天而降,她此时此刻的人生,一定是水深火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旁人眼里,她有一段温馨幸福的婚姻,还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婆家,婆婆对她像是对待亲生女儿一样。

    她不是冰人,这些温暖跟幸福,她都能感受到。

    “说不清楚,是不是?说不清楚,没关系,我可以给你保证,再不会有下次了,因为,我会把那天给我下药的该死的混蛋给找出来。”童嘉晟看着她,然后给他们之间的关系一锤定音了。

    赵希媛低着头,突然就觉得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显得有些可笑了。

    “如果你遇上喜欢的女人了,你也不提前结束合约吗?”赵希媛蓦地开口问着。

    “你觉得我有机会去遇上么?要不,你给介绍一个?”童嘉晟没好气的说着。

    他之所以没好气,是觉得这个赵希媛是不是真傻,此时此刻,真的适合他们讨论这样的问题吗?

    她都失身于他了,连他都在认真考虑负责的问题,她一个女人,难道就没想过要他负责这件事的吗?

    他很清楚,那天晚上,她是第一次,当然,他也是第一次。

    只是,他们第一次的回忆不太美好,他吻到的都是她的眼泪,她哭的很惨,他知道她不乐意,然而,她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想过以拼命的方式来阻止他的侵犯。

    她就是默默的在他怀里流着眼泪,然后像个小猫一样,蜷在他的怀里,呜咽的低诉着说着不要。

    嗯,他也觉得很神奇,那晚的细节,他竟然记得这么清楚,当然,大多是关于她的。

    “我们幼儿园就……”

    “得了吧,你不要脸,难道我也不要,人家也不要吗?”赵希媛的话还没有说完,童嘉晟就阻止了。

    现在,他真不乐意听那些他不想听到的话。

    介绍她幼儿园的同事给他?这妞儿怕不是脑子有毛病吧。

    赵希媛被怨怼的满脸通红,她只好禁声了。

    童嘉晟看着她小媳妇儿的模样,也不好再苛责她了。

    “闹够了没?闹够了,帮我付钱,钱包放车上了。”童嘉晟要求道。

    赵希媛连忙叫来老板娘,把面前给她。

    老板娘收钱的时候,一张脸笑意盈盈的,许是瞧见他们坐在桌上说了许久的话,老板娘多嘴的说了句话,“嗯,小伙子棒棒哒,这家里的经济大权交给媳妇儿管的男人,将来那是大有出息的。”

    童嘉晟+赵希媛:“……”

    两人皆是一愣,不过是让赵希媛帮他付了一下面钱而已,他还有点小尴尬咧。

    赵希媛也是,她想,不过是替童嘉晟付了一顿面钱而已,童嘉晟给她的那些钱加在一起,就是一辈子都让她付面钱,也都还不完。

    结果,这么小的事情,经由老板娘这口中说出来,好像多了一丝幸福的味道。

    “谢谢老板娘,也祝你们生意兴隆,夫妻恩爱,我们先走了。”童嘉晟大方的说着,然后在老板娘找了零钱给赵希媛后,伸手拉着脸红不已的赵希媛,离开了面馆,“走,回家。”

    多年后的赵希媛,每每回忆到这一幕的时候,她告诉童嘉晟,她应该就是在那一刻对童嘉晟动心的。

    她自己生活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里面,因为亲生母亲的早逝,继母跟同父异母的妹妹入驻他们的家,她自己就成了爹不疼没娘爱的孩子。

    那个家庭,让她感受不到温暖跟幸福。

    她后来,跟许阳在一起,也是因为她相信许阳能够给她一个她期许的温暖的家庭,她需要一个处处充满温暖的家。

    她也爱过许阳,只是那个时候,她因为不够成熟,所以活在了幻想的爱情里面。

    而后,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里还会出现一个男人叫童嘉晟,那是一个一点一滴侵蚀着她的心脏,一点一滴虏获的她的爱情,她的生命的男人。

    那是她成熟的爱情,她才知道,原来真正的爱情是这番模样的。

    最后,赵希媛安静的让童嘉晟给手牵手的送上了车,随后,童嘉晟放开她,还亲自弯腰帮她系安带,然后童嘉晟才上车,他们俩一起开车回他们自己的家。

    这一晚的事情,便成了两人都不去讨论却各自会回忆的一幕永恒。

    *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城市,这边的烟火刚刚熄灭,那边的烟火便悄然展开。

    邵家别墅。

    邵正谦从进屋后,沈燕就发现了邵正谦脸上的淤青,看到这样的邵正谦,之前对邵正谦不回来看装病的她的气,顿时就没了。

    从而,是真的对邵正谦担心不已。

    苏静其实也很担心,不知道邵正谦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让自己成了这样,可是她没问,也不敢问,因为她知道,问了也是白问,邵正谦铁定不会告诉她的。

    反正,等回去了,沈燕会问的。

    沈燕问了,邵正谦就会回答。

    沈燕自然是要问的,看到邵正谦这样,也顾不得责怪跟埋怨了,问他脸上是怎么回事,邵正谦也说了,“开车遇上了两个醉鬼。没大事,妈,您别担心。”

    “妈怎么能不担心呢?妈现在就只有你了。”沈燕脱口而出,这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她虽然把苏静当做亲生女儿,可是她很清楚,苏静不是她的孩子。

    她这辈子,都没有一个亲生的孩子,就像她婆婆说的,既然这辈子没福气要一个自己的孩子,那就把正谦当成自个的孩子。

    正谦是个有良心也有孝心的人,你对他如何,将来他就会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沈燕对他很好,长大后的邵正谦,确实对她相当的不错,什么都依着她,顺着她,让她的生活过的无忧无虑。

    怕她一个人孤单,哪怕他早就厌倦了苏静在他眼前晃,他也一直忍耐着。

    为了让她高兴,他还跟他爱的女人离婚了,甚至,在得知她想不顾一切的帮苏静一家的时候,他已经在背后将苏静给安排的好好的。

    想来,邵正谦真的是对她超级孝顺的。

    哪怕,他为了童欣乐,有时候也会坚持他的一些立场。

    她心里有怨,但不恨。

    就算是亲生的孩子,也会有自己的坚持的立场跟观点的,更别说是养子了。

    毕竟,孩子是人,不是机器,不是做父母的想怎么操控就能操控的,就算她今天是邵正谦的亲生母亲,她想,邵正谦或许反抗的会更加激烈吧。

    反正他们小区有一家也是这样,据说那孩子为了娶他自己喜欢,但是家里人不喜欢的女人,都已经离家出走了。

    听了沈燕的话,邵正谦抬眸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下旁边的苏静。

    沈燕也瞅了眼苏静,感觉得到苏静的尴尬,她忽然张罗着吃晚饭,“好了,好了,不说了,吃饭吧,你们胡姨今天跟小汪一起做了一桌丰盛的菜,都是你俩爱吃的。”

    邵正谦也没说什么,去洗手间洗手,然后准备吃饭。

    苏静其实并不会因为沈燕说的这话而尴尬,她一直很清楚,她对沈燕,并未将她当成母亲一样来对待。

    如果不是沈燕恰好是正谦的妈妈,她想,以沈燕这副穷酸样,那是她永远都瞧不上的人,更别说是像现在这般的讨好了。

    倒是她,其实一直也很奇怪,沈燕对她这么好,甚至从来都不计较闻倾曾经的过往,对她不屑,甚至有时候还破口大骂她来着呢。

    可是,她不生闻倾的气不说,还对她这么好。

    她有时候都在想,莫非,沈燕跟她有什么关系?

    但是这种念头,她之前就已经打消了,她拿过沈燕的头发跟自己做DNA比对,沈燕跟她毫无血缘关系。

    做了那件蠢事后,她就释怀了,要是沈燕才是她亲生母亲的话,那沈燕怎么还可能会这么热心的撮合她跟邵正谦咧。

    也就是她傻,才会怀疑沈燕跟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三个人就座在一起吃饭,邵正谦叫着厨房里还在忙的胡姨跟小汪,“胡姨,小汪,你们也一起来吃。”

    为了让他请的人能够真心实意的对沈燕好,邵正谦对这些人可谓是真的好,体贴又照顾,给他们发薪水,但同时也不拿他们当外人。

    他一直坚信,只有用真心对待,才能换取别人的真心。

    沈燕这里,他想事事躬亲,对他来说,那是做不到的。

    既然只能借助别人的手,那他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别人好点,总是没错的。

    胡姨跟小汪也没客气,五个人一起吃饭,就只有苏静心里不太舒服,在他们家,还没有过主人跟佣人一起吃饭的体验。

    当然,她又忽略了,她此刻在邵家的身份,其实是跟胡姨还有小汪是一样的,是邵正谦花了钱聘请回来陪伴沈燕的人。

    唯一的区别就是,苏静有自己的工作而已,而她在这个家的主要任务就是陪着沈燕说话聊天,家务这些活儿,她不用干而已。

    吃过饭后,沈燕亲自去厨房切水果盘去了。

    邵正谦也没立即走,他今天过来本来就是要跟沈燕说话的。

    他人坐在沙发上,苏静在旁边陪着,显得有些局促。

    他们俩一起回来,却是开了两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进来,沈燕看到了,还说他们浪费,邵正谦没吭声,她自然也不好揪着这件事说什么。

    邵正谦拿着遥控器随意的更换着电视节目,他许久没看过电视,也不知道看些什么。

    当初,童欣乐还没有离开他的生活时,他都跟着童欣乐看她喜欢看的节目,有时候是搞笑的娱乐节目,有时候又是伤感的家庭伦理剧,有时候又是烧脑的悬疑侦破剧。

    娱乐节目能够让童欣乐捧腹大笑,家庭伦理剧能够赚取童欣乐的眼泪,悬疑侦破剧会让童欣乐看的蹙眉,然后拉着他的手问他,这个单元的凶手是谁。

    每当他一怔见血的指出杀人凶手后,童欣乐都会像看神一样的盯着他看,许久后,童欣乐哇的一声惊叹,让他放下手术刀,改拿键盘,让他去写悬疑小说。

    她的那些话,那些表情,他都记得特别的清楚。

    生动的很,让人难忘。

    邵正谦不说话,苏静自然不敢主动开口,她非常清楚,邵正谦有多嫌弃她现在。

    她能指望的人就只有沈燕,偏偏沈燕太没眼力见了,这个时候,居然让他俩独处,他俩现在压根就还没有到能够独处的时间,好吗?

    “你好久没去看过你妈了吧?”沉寂了好久,邵正谦突然开口。

    苏静:“……”

    苏静愣了一会儿,才开口嗯了一声。

    “我最近要考试,然后假期也用完了,不过,每个月我有准时的去养老院那边交生活费那些。”苏静补充说道。

    邵正谦的眼睛还是盯着屏幕,“如果真的想尽孝,别说只是考试,别说只是没假期了,就是二十四小时忙的跟个陀螺一样也能抽出时间来的。”

    苏静没吭声了,有些惭愧的低下头。

    是的,她所谓的交生活费也是按时用转账的方式给养老院转钱过去,她真的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去看过闻倾一眼了。

    她实在是不想看到她。

    可是她真没想到,邵正谦会这样嫌弃她赖着。

    “正谦,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妈妈,毕竟她从前那样看不起你,我之所以不去,也是想让你高兴一点。”苏静自以为是的顺着邵正谦的心意说话。

    邵正谦也真的是服她了。

    这种歪曲事实,栽赃陷害的脏水,这苏静也敢就这么往他身上泼。

    他的眼睛从电视屏幕上撤下来,像盯怪物似的盯着苏静,苏静被邵正谦这种眼神给吓倒了,她不知道自己说错话还是做错事了,把他给得罪了。

    “这么说,你的不孝顺,还是我造成的了?”邵正谦冷冷的反问。

    苏静赶忙是又摇头,又摆手的,她不是这个意思,她也不知道,邵正谦原来这么会抓字眼的。

    她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她想让他高兴,也都是她自己臆测的,跟他没有关系。

    “你们在说什么,说的这么手舞足蹈的?”沈燕端着装盘好的水果走了过来,她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所以闲暇的时候就喜欢自己动手。

    做做吃的,包包饺子,然后就是在后花园种点水果蔬菜啥的,不然,这么漫长的时间,她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打发呢。

    邵正谦收回冷冽的视线,看了下沈燕端过来的水果,他给了面子,拿了一块火龙果来吃。

    “怎么样,味道好吗?”沈燕问道。

    邵正谦点点头,“买得不错。”

    沈燕抿唇笑了。

    “喜欢吃就多吃点,正谦,晚上留下来过夜吧,妈上去帮你更换床单。”沈燕热情的说道。

    她觉得邵正谦今儿心情还算可以,她也不想提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打破他们母子间的和谐。

    当然,苏静给她的眼神,她收到了,但是她觉得,邵正谦又不是故意不来看她的,他这不发生车祸了也受伤了嘛。

    “不用了,妈,我晚上回去睡。”

    自打他被沈燕逼着跟童欣乐离婚后,他其实就想让沈燕明白,他们母子关系回不到从前了。

    至少,他不会在沈燕的家里过夜。

    沈燕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原本以为,邵正谦会有转变的,可是他们之间的僵局,还是打不开。

    她都很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沈燕重新坐在沙发上,眼神就有些木讷了。

    因为她其实感觉到了邵正谦今天来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一直在隐忍着,还没有对她们发飙。

    她心里惊叹,真没想到,童欣乐现在学会告状了,还学会了先下手为强,从前的她,可真的不是这样的啊。

    沈燕的感慨还没有结束,邵正谦开口了。

    “妈,听说你们去找童欣乐要童彬了?”邵正谦一边剥着胡姨刚才拿过来的开心果,一边缓缓又平静的问着沈燕。

    沈燕回神,反应过来后,她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直接问着,“童彬?你的孩子,还真让他姓童啊?”

    “孩子姓什么,叫什么,重要吗?不过是一个方便大家称呼的名字而已,不管他今天姓童,还是姓什么,他还是我的儿子啊。”邵正谦没看沈燕,继续专注的剥着开心果。

    剥开的开心果,他也不吃,将壳放一边,果仁放另一边。

    放好后,又慢条斯理的剥着下一颗。

    “正谦,你奶奶临走的时候就想你们给她生个重孙,她临死的时候都没看到,这是她心中最大的遗憾,童欣乐跟你离婚已经好几年了,你也没有再找的意思,现在好不容易有儿子了,难道不该让他认祖归宗,带他去见见你奶奶吗?你奶奶的祭日就要到了,我只是想完成你奶奶的心愿。”

    “妈,你要是只是为了完成这个心愿的话,我相信,只要你肯跟她坐下来好好谈谈,她一定会答应你的,而且,我不认为,她在国内,奶奶的祭日,她不会去。”邵正谦平静的道,并没有让沈燕蒙混过关。

    沈燕抬眸看着邵正谦,今天的他,真的是有些咄咄逼人的样子。

    看样子,他今天来这里,看她是假,替童欣乐出头是真。

    沈燕在心里冷笑。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一手带大的儿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这么的跟她说话。

    “她不是邵家的人了,所以,她没资格去。”沈燕也收回了讨好的态度,没道理,她要去讨好自己的孩子。

    既然今天邵正谦过来是为了替童欣乐出头,那么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她现在才是邵家的女主人,所以,她不许童欣乐去,童欣乐就不能去。

    邵正谦没说话,现在距离奶奶的祭日还有好些日子,他并不想为了一件不在眼前的事情跟沈燕争辩。

    “正谦,你还是很在意她,是不是?那你知道,在童欣乐的眼里,你是什么样的吗?那天,童欣乐她亲口说的,她说童彬跟我们邵家没有任何关系,说童彬姓童就是童家的人,她还说,孩子与你唯一的关系,不过是她跟你借了一颗精子而已,你说说,她这说的都是什么话,不管怎么样,你们有过三年的婚姻关系,结果在她眼里,就是这么的不堪,你还要这样为她出头,来怨怼我,憎恨上了苏静?”

    沈燕也豁出去了,既然邵正谦今天来就是为了把话摊开来说,索性,她就都说了出来,他们母子关系因为童欣乐都僵硬了三年了。

    就这么不尴不尬的生活了三年,这种日子,她也是过够了。

    而且,她发现,邵正谦压根就不想对付童欣乐的小舅舅了。

    虽然这三年,他以极快的速度在成长,还给了她一个完美无缺的解释,说是以童欣乐小舅舅的身份,要对付他,他必须要强大。

    好,她等。

    三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创业并且获得成功的人来说,时间很短,能够在三年的时间内,积累起邵正谦如今这样的财富跟名望的人,真的不多。

    这要是在创业史上,必然会被别人当成一段传奇来传颂,当然,邵正谦在医学界,本来也是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传奇人物。

    加上他特立独行的医疗风格,他的传奇,早已经扩散。

    在别人眼里,邵正谦以这种势如破竹的速度发展,真的是超级有本事了,可是在有心结的沈燕眼里,她认为邵正谦就是在浪费时间。

    她甚至有一段时间,心病厉害的时候,她居然认为身为医生的邵正谦就不该救死扶伤,他就应该去敲诈那些有钱人,让那些有钱人为了活命,心甘情愿掏钱出来换。

    那段时间,邵正谦都无语的帮她找了心理医生,后来好不容易走出来了,她这心结淤积在心头,她除了控制,还是只能控制。

    除了忍耐还是只能忍耐。

    她没想到,报仇这件事被搁浅了也就罢了,邵正谦还这么的不肯听她劝,不管她怎么作都好,甚至以命相威胁,邵正谦都不肯答应娶苏静。

    不止苏静,童欣乐以外的女人,他都不打算接触。

    他不肯住家里,她清楚他的很,他担心在家里栽跟斗,他在防备着她。

    想到这里,沈燕还是觉得心寒,然而,她对童欣乐的怨恨,越来越多了。

    “她是这么说的?”沈燕声嘶力竭一番呛童欣乐的话,换来的只是邵正谦轻描淡写的询问,而他询问的对象是苏静。

    苏静略微怔了下,现在的邵正谦,她真是完不了解了。

    他们明明过去在一起,那么亲近的相处了好多年,她一直以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沈燕,除了邵奶奶之外,她才是那个最了解邵正谦的人。

    因为了解,所以,她才是那个最有资格,最应该站在邵正谦身边的女人。

    当然,这些最,都因童欣乐的出现而被彻底破坏了。

    她没想到,沈燕都说的这么清楚了,邵正谦还转头向她求证一次,她没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甚至,那段录音,她突然就不敢冒昧的拿出来了。

    “静静,把那录音放出来,让正谦听听,让他亲耳听一下,那个童欣乐是不是这么说的。”见苏静没动,冲动的沈燕直接叫嚷道。

    “你们去找她,还录音了?”邵正谦没有回头,眉眼都是冷笑,然后他挑眉继续问着。

    他声音很轻,但是苏静就是莫名的觉得邵正谦今天的样子,很吓人。

    她心底很慌,一点儿踏实的感觉都没有。

    明明邵正谦还在笑,甚至也没有皱过眉头一下,可是她却觉得,邵正谦已经奔走在愤怒的边缘了,一个不小心,他就会爆发的很彻底。

    她不想与他真的彻底的撕破脸皮。

    “静静,录音拿出来啊。”沈燕还什么都没察觉的继续嚷道。

    她今天就是要让邵正谦好好看看童欣乐的真面目。

    她居然说的出就是借一下邵正谦的精子,这么不要脸的话,既然说的出口,那就要承受被人看不起的代价。

    “不用了,我不需要听录音,就算听了,也不是真实绝对的,因为,你们俩只会让我听你们想让我听的,而不想让我听的,你们早就处理了。”

    邵正谦很淡定,他转头,看着沈燕,一双眼睛里,承载的满满的失望与痛心。

    沈燕愣了,呆了,傻了。

    邵正谦失望的模样,刺痛了她的心脏。

    缓缓的,她伸手抚上心口,心凉的问道,“你居然这么看我?是吗?”

    不等邵正谦回答,沈燕蓦地站起来,一巴掌打在邵正谦的脸上,然后先声夺人的嘶喊,“真好,到头来,我养了一个白眼狼,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这么看我,是不是?真好,真的是太好了,邵天,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跟我的儿子,他可真是个好儿子啊。”

    苏静都要哭了,“阿姨。”

    事情怎么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偏离了轨道,她都要急死了。

    可是她的喊声,根本就压不过沈燕的嘶喊,她沉浸在自己悲痛的世界里走不出来,此时此刻,她是真的悲痛。

    像过去一眼,当邵正谦护着童欣乐的时候,她就会觉得心脏的地方痛。

    在她眼里,童欣乐不是单纯的童欣乐,她的小舅舅害死了她的丈夫,那她就是她沈燕的仇人。

    可是她跟邵天的儿子,不但不替他父亲报仇,居然还让那小狐狸精给迷得死去活来的,跑回来这么的怨怼她。

    好一个童欣乐,好一个邵正谦啊。

    邵正谦此刻,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巴掌,他不怪沈燕,沈燕这是怒急攻心,打他可以让她的愤怒发泄,这是一件好事。

    “正谦,你跟阿姨服个软吧,别真的把阿姨给气着了,她的身体,你不是不知道。”见沈燕痛哭不止,苏静此时此刻朝邵正谦靠近,轻声的劝哄着他。

    让他去劝沈燕。

    邵正谦抬头看着苏静,然后瞥开了眼,看向沈燕,“妈,冤有头债有主,小时候你跟爸一起教导我,告诉我说,一码归一码,别牵连无辜,童欣乐不能选择她的出生,所以,我们就这样对她,你觉得公平吗?她是无辜的,而我,到现在都一直在为这件事努力,不管你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我都在努力的进行着这件事。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那是我爸,我不会让他死不瞑目。”

    沈燕停止了哭泣,怔怔的看着他,在苏静的鼓励下,她在缓缓的调节着自己,然后,慢慢的平静下来。

    她还想说什么。

    邵正谦又开口了,“妈,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们说这件事,我的忍耐到头了,别再去找童欣乐的麻烦,别再打着帮我们邵家要孩子的借口去打扰他们母子,否则,你就算还想认我这个儿子,我也未必会认你这个妈,好好的,我会孝顺你一辈子,安享晚年,也会让你如愿的看到那个人悲惨的命运,让你不再有遗憾。”

    沈燕+苏静:“……”

    两人都沉默了,沉默的看着邵正谦就这么威胁着沈燕。

    谁都不敢相信,今天的邵正谦,居然会用这饱含威胁的口吻在说话,就因为她们联合起来去找了童欣乐?

    邵正谦为了童欣乐居然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苏静咬牙,她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她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童欣乐在他心里,当真就这么重要,都超越了至亲么?

    沈燕缓缓的从不敢置信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她读到了邵正谦的威胁,她要是不好好的,她要是再联合苏静去找童欣乐,邵正谦是不是就不管她的未来,不管她的死活?

    他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如果她不听劝,他这是打算解除他们母子的关系啊。

    真是够狠啊。

    记忆里的邵天,是一个温暖到极致的男人,沈燕爱他,深深的爱着他。

    哪怕邵天娶她不过是因为要给邵正谦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父亲有母亲的家庭生活,邵天不爱她,但是却对她做到了一个丈夫应该对妻子所做的一切,除了爱。

    在那些邵天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里,哪怕她明白邵天这辈子都不会给她爱,她还是忍不住,爱上了他。

    心甘情愿单恋一辈子,对他跟不知道哪个女人所生的邵正谦也好到了极致,称职的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邵天就算不爱她,可从来都没这么狠过。

    邵正谦是真狠,就算他们没有血缘,但是他们一起生活了二十几年了,他今天竟然可以这样威胁她,以断绝母子关系的方式。

    她真的不觉得,邵正谦跟邵天一样,邵天不会这么没良心。

    “妈,是你逼我这样做的,她对你有多好,我不相信你没眼睛,没有心,你看到了,也感受得到,只是你让尘雾给蒙蔽了,好好想一想,我先走了。”

    邵正谦说完,站起来,直接转身走了。

    他坐的面前,剥了一堆开心果的果仁,那是沈燕爱吃的坚果。

    以前,他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帮她剥,只因为她爱吃,就像小时候,他爱吃瓜子仁,沈燕就坐在他旁边,一边跟他讲故事,一边帮他剥一堆。

    讲真,他真的不想跟沈燕走到这一步,他不想用决裂的方式来威胁她,他心里也不舒服,可是不这么做,苏静这边不消停,就会不断的蛊惑着她,到时候沈燕就会心生动摇。

    他今晚说的话是很难听,可是他不会真的那样做的。

    她就算不是他亲妈,可在他心里,他是真心将她当成妈的,过去,他们有过一段很真诚的母子生活。

    他终生不会忘记她的恩德。

    苏静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邵正谦离开,沈燕在邵正谦走后,一个不稳,跌坐在了沙发上。

    苏静愣住,他们母子之间的对话,她有好多谜团位解开,也有些听不太懂,可她顾不上问沈燕,沈燕此番模样,估计就是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发动机响起来的那一瞬间,苏静没做其他选择,就这么冲了出去。

    她跑到邵正谦的车前,拦住邵正谦。

    邵正谦冷冷的与她对视,苏静抬头看过去,命令自己不许退缩。

    “邵正谦,你下车。”苏静这样喊。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女勇士,应该替沈燕出头的女勇士,要是她不这样做,她们就真的被童欣乐给击垮了。

    她绝不允许这么可悲的事情发生。

    邵正谦嘴角微扯了下,熄了火,按照她说的,推门下车。

    他高大的身影走了两步,就到苏静跟前了,苏静一米六二的个子,在邵正谦的面前,简直娇小的可笑。

    “你还想说什么。”邵正谦冷声问着。

    “正谦,阿姨是你亲妈,你不觉得你今天过分了吗?”苏静问出口。

    邵正谦朝里面望了一眼,冷笑道,“我们家的事,轮得到你瞎管吗?苏静,别仗着她的喜欢,你就摆不清自己的位置,欠你们苏家的,我还得够多了,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就要为了你爸当年的施舍,就欠你一辈子吧?别忘了,当年所谓的施舍,不过是你妈的一厢情愿,而我是被迫接受,从来不是我主动去求了你们。”

    苏静:“……”

    听了邵正谦的话,苏静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今晚的邵正谦,太陌生了,陌生的令人可怕。

    ------题外话------

    嗯,被邵医生吓到了吗?O(∩_∩)O哈哈~,格子猜你们应该会喜欢的,别说格子的邵医生是人格分裂啊,一味的忍耐,被逼到最后,不过是爆发了一下下,是很正常的。

    在家休息了整一周的邵医生,智商至少是回归了,O(∩_∩)O哈哈~

    另外,格子说下验证群,QQ阅读的亲们,仔细看了哈,群号:252045914

    先加进来,再说如何给奖励的问题哈。

    要是还看不到题外话的话,那要奖励的亲,就麻烦你们来下书院的首页,格子的评论区还有群号,格子置顶评论告知哦,抱歉,流程太麻烦了点儿,可是格子想不到别的方式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