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真相

作者:格子虫 |字数:1779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邵正谦转身上车,顺利的开车走人。

    他想,经过了这一晚的刺激,这两人应该懂得收敛点,让他自己处理他自己的事,别再给他添乱了。

    苏静在门外站了很久,直到屋里传来砰的破碎声,她才回过神来,紧跟着是更多砰砰砰的破碎声。

    苏静往屋里跑去,此刻的沈燕就跟疯了一般,拼命的往地上砸东西,砸那些她很喜欢,所以买回来的各种装饰品。

    苏静立在门口,就这么看着沈燕拿那些死物发泄,她眼神嗖的转冷,对沈燕的失望,不言而喻。

    怎么能不叫她失望呢,邵正谦可是她的儿子啊,亲儿子,一个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掌控不了,那得多失败啊。

    一个母亲,被自己的孩子给怨怼的除了砸东西发泄就没其他招了,那多可悲啊。

    她不知道,她现在靠沈燕还有没有用。

    此刻,她突然就很想念闻倾了,闻倾还没有中风的时候,是一个非常有主意的人,她对自己的控制,她让她的老公在他们婚姻存续期间,从来就没有出轨的念头,只爱她一个人,只疼她一个人。

    这样的女人,除了天生运气好之外,必然还有她自己的手段跟魅力的。

    而她,怎么就那么傻,居然放任闻倾就这么中风瘫痪下去,中风的病人,好转起来,其实要比植物人容易太多。

    她是闻倾的女儿,闻倾没了老公,但是还有她啊,她是她的宝贝女儿,是她很疼爱的人,她如果不放弃她,用心陪伴与照顾,闻倾好起来,应该不难。

    到时候,闻倾看到现在邵正谦如此优秀,一定会很期待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婿,到时候,有了闻倾的帮忙,即便不是如虎添翼,也好比现在这么的被动要好太多吧。

    “苏小姐,拜托你上去劝劝夫人吧。”闻声赶过来的胡姨,用着请求的口吻对苏静说道。

    一旁的小汪也点点头。

    她们俩是邵医生请来照顾沈燕,负责家里的卫生,洗衣做饭等,陪伴沈燕的事情一直都是苏静的工作。

    而且,沈燕在面对她们跟面对苏静的时候是完不一样的。

    苏静瞥了她们一眼,淡淡的说道,“行了,这边你们暂时别管了,你们忙你们的去,等这边消停了,你们再过来收拾就好了。”

    胡姨跟小汪对看了一眼,只好先行离开,此事,此刻,她们俩确实显得无能为力。

    两人走后,苏静双手抱胸就这么看着沈燕继续砸,砸的那些碎片尖利的很,苏静眼神迷离,她甚至想,沈燕要是冲动的拿这些锋利的碎片割伤自己才好咧。

    邵正谦就会回来了。

    邵正谦从来不在有她在的地方过夜,她知道他最主要要防的是自己,不是沈燕。

    她每次给邵正谦送的东西,不管是饺子还是那些汤汤水水的东西,邵正谦大概都不会喝,但凡是经过她手的东西,邵正谦估计都得让它们去往垃圾桶。

    哪怕,她从来都没有在那些吃食上动过手脚。

    可就是,莫名其妙的就没有了邵正谦的信任。

    想来,她也是挺可悲的。

    沈燕砸了好一会儿,大概是真的砸累了,她一脚迈出去的时候,拖鞋底沾上了玻璃碎片,然后她的脚丫子就这样让玻璃碎渣给刺伤了。

    剧痛感让她嘶了下。

    “胡姨,小汪,过来收拾下。”苏静也穿的拖鞋,她从沈燕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受伤了,她没有上前,而是扭头叫胡姨跟小汪来收拾地板。

    地板上到处都是玻璃渣跟碎片,她不会傻的就这么冲进去查看沈燕的伤。

    沈燕受伤了,邵正谦或许还会心疼,可她要是受伤了,那可真的是没人疼没人爱的,她的保护好自己。

    在没人心疼的时候,她总得学会自己心疼自己吧。

    不然,她就真的悲剧了。

    胡姨跟小汪听了后,两人都拿了扫把跟簸箕来,客厅里一片狼藉,她俩齐心协力的快速的把那些碎片都给清理了。

    苏静见差不多了,这才走进去,弯腰将沈燕给扶到沙发上,红着眼睛劝说道,“阿姨,您说您这又是何必呢?你们是母子啊,亲母子啊,何必为了我这么一个外人,闹成这样,他要真那么不喜欢我,我……我走便是了。”

    苏静一边说一边无声的掉眼泪,她现在是知道了,大声的哭诉还不如这默默的流泪来的跟让人心疼。

    “静静,别哭。”沈燕说着就要去安抚苏静,结果脚刚踩在地板,就疼的厉害,应该是有玻璃碎片进入肉里面去了,她痛的叫了下。

    苏静仿若此刻才如梦初醒般,她猛地拿手背擦掉那些汹涌而出的眼泪,“阿姨,您别动,我去拿药箱,应该是被玻璃碎片给插到了,我这就去帮您给取出来。”

    苏静快速的跑到放药箱的柜子前,将药箱给拿了出来。

    然后她自己又跑到洗手间用肥皂洗手了三遍,将手臂都清洗得很干净,算是简易的无菌操作。

    随后,她才赶到沈燕的身边,然后掏出手术器具,在取玻璃碎片前,她给沈燕打了个预防针,“阿姨,会有点痛,您忍着点。”

    沈燕一直在忍,忍的脸都憋红了。

    她点点头。

    苏静快速的用镊子准确的夹住裸露在外面的玻璃碎片一处,然后一个用力,迅速的就将那玻璃碎片给夹了出来。

    沈燕嘴唇都让自己给咬白了。

    她这真的是自找罪受来着。

    此刻,她真的是难受到了极点,尤其是内心。

    她没想到,邵正谦为了童欣乐,竟然这么的威胁她,话说得这么狠,这是打算不认她这个妈了不是,这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

    沈燕深呼一口气,不认她没关系,她这一生反正都倒霉成这样了,养了一个白眼狼儿子,这在她倒霉的人生里不算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能够接受,所以,在那样发泄了一通后,沈燕渐渐的平静下来了。

    苏静用棉球帮她伤口消毒,然后用纱布给她把伤口包了起来,“阿姨,注意别碰到水了,这天气,要预防伤口感染,我会每天换药的。”

    沈燕抬眸看了眼苏静,看着她恬静的脸,看着她手脚麻利的收拾着药箱。

    这张脸,跟她一点儿都不像,但是她真是越看越喜欢,她就不明白了,她的静静跟童欣乐比,到底差在了哪儿?邵正谦为何就这么看不上,亏得静静喜欢了他这么久。

    要知道,这个孩子,可是借了她的肚子,她的子宫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她们之间是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在出生前,在她的肚子里待了整整九个月,然后,她躺在医院的生产手术台上,用尽力气,经过一番撕心裂肺的疼痛,把她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

    她对她而言,就是她的女儿,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

    是她生了她。

    说来也挺可笑的,她给别人当了代孕妈妈,替苏德跟闻倾生了他们自己的亲女儿,可她在那次生产后,因为伤到了子宫,所以她被医生宣布,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当妈妈了。

    她哭了,因为她很清楚,这在他们那个乡镇上,她这样的,等同于一辈子差不多都完了,没有人肯娶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

    她就是倒贴,也不见得会有人要。

    当然,她家里原本就够困难了,是当地响当当的困难户,就指望着她出嫁给家里换回来点钱。

    她给苏德闻倾夫妇做代孕的时候,代孕那个词还不像现在这样,这么的铺天盖地的让新闻给播放出来,那对他们来说,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

    而且,代孕那会儿也没有现在价格这么的高,她看新闻的时候,如果有代孕生了男孩的话,有人会给50万,生女孩也能挣二十万。

    她那个时候,得了五万,当时的市场价,也才两三万。

    五万,真的很高了。

    她想,有了这五万,她弟弟能够盖房娶媳妇儿了,母亲那么勤劳,买点小猪仔,家里养点猪,养家致富是没一点儿问题的。

    就算致富不成,那家里的生活水平肯定会提高很多。

    她父亲,弟弟都不是好吃懒做的人,他们家不过是命运不济而已。

    而她,在家里的人都得到妥善安置了后,她这个没用的人,就可以去大城市打工,挣钱回来给家里贴补家用。

    苏德闻倾的大恩大德,她当然铭记于心的。

    闻倾之所以给她那么高的价,也就是让她永远的闭上嘴巴,也别对他们的孩子有任何的企图。

    因为有代孕的人,在经历了生孩子的疼痛后,就不想再生孩子了,在生下雇主家的孩子后,竟然将与之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娃儿给占为己有,闻倾是为了预防这点。

    其实她不是那样的人,当然,她生下了那个孩子,对那个孩子,她就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特殊情感倒是真的。

    后来,她在将家里安排妥当后,她的身子调养的差不多了,她就准备出门去打工,然后邵天就是那个时候从天而降的。

    他说,他要娶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那天,他无意间在医院听到了医生跟她的对话,所以他过来跟她谈结婚的事情。

    对沈燕来说,用现在的话来说,当时的邵天,简直就是帅出了天际。

    她本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有结婚的机会了,可是她哪儿知道,会突然来了这么一个男人,要跟她结婚,还是这么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沈燕自然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因为见到邵天第一眼的那一秒,她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这一生,她爱他,但是她也很清楚,或许,她不曾得到过邵天的爱,邵天爱的是他的事业,爱的是邵正谦,但是她的这一生,因为遇见了邵天,而被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就算邵天没爱过他,她也不曾怨过,一颗心给了他,她就不曾后悔过。

    因为,邵天的出现,不仅给了她衣食无忧,还让她过上了曾经从未想过的生活,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家庭。

    哪怕,邵天娶她,其实是为了邵正谦。

    邵天的选择也没错,她尽职尽责的当好了一个母亲,甚至从来不会去问邵天,邵正谦的亲生母亲是谁。

    甚至于,她允许邵天的心里,给邵正谦的亲生母亲留下一个位置。

    这些,她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眼前,所有的一切。

    那一年,邵正谦两岁不到。

    却能邵天的指导下,开口唤她妈妈,就那一声妈妈,让她当即拥抱住了邵正谦,发誓要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儿子。

    想想,上天对她不太公平,又对她还算不错。

    她其实很珍惜。

    只是,她没想到,她所有的幸福,他们一家所有人的幸福,会在邵正谦十岁那年生出了变故,邵天被逼跳楼自尽。

    被逼,是她认为的。

    因为她认识的邵天,是一个乐观向上的人,是一个遇上什么困难都会勇敢的上前面对的一个人,他不是那么容易当逃兵的人。

    所以,除非有人逼他去死,否则,他不会自杀。

    她心里的恨,除非那个邵天在跳楼前嘶喊出来的那个人以死偿命了,否则,那恨永远都不会消除。

    没有人可以想象,那天她是亲眼看到邵天从她面前跳下去的,他们亲耳听到邵天仰天长啸嘶喊出那人的名字,那种震撼,比知道邵天跳楼后直接见到尸体还要备受暴击。

    邵正谦也是亲眼看到他的父亲从他眼前跳下去的,否则,他也不会深受刺激,自闭了好几年。

    她真的不明白,他怎么就能爱上童欣乐,爱上那个人的亲侄女,还是那个人最宝贝的侄女。

    在她看来,那个人摧毁了他们一家,摧毁了她跟邵正谦身边最重要的人,那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是很应该吗?

    可是,邵正谦真的是让她太失望,太失望了。

    爱上了那个妖女就不说了,现在不惜为了那个妖女,威胁于她。

    从来没有哪一刻,沈燕的心像现在这般冷,透骨的冷到了极致,邵正谦真的是太狠,太绝了,对她。

    对童欣乐,他反倒做不出这种狠绝来,真是让她寒心。

    想想,她做了什么,她不过是去替他找童欣乐要回他们邵家的种么?

    她还不是为了他,当然,更多的是为了她的丈夫跟她的婆婆。

    自打她嫁给邵天的那一刻起,她就把自己当成了邵家人,否则,在他们最苦痛的那些年,她何必凭着一己之力,将整个家都撑起来。

    既然是邵家人,她就不允许邵家的种流落在外面,哪怕对方是童欣乐又如何,她找她要邵正谦的孩子,合情合理。

    但是,邵正谦就能为了童欣乐,跑到她面前来大动肝火,不惜出言不逊的威胁她。

    好,真的是太好了。

    她可以接受邵正谦不认她这个妈,但是邵正谦别想摆脱复仇的责任,复仇,是她跟邵正谦共同要面对的责任。

    因为,邵天是她的丈夫,更是邵正谦的亲爹。

    她是养母,他可以不认,但是她不相信,儿子不认亲爹的道理,他要敢不认,敢不报仇,她就敢把他的人生给毁了。

    到那个时候,别说他还想跟童欣乐破镜重圆了,他美好的人生,都没了。

    他对她多这么狠,她又何必处处维护他?

    沈燕越想越气,越想越坚决。

    在她认定邵正谦就是个白眼狼后,她已经为他们的未来做好了筹谋跟打算。

    一切,就看邵正谦自己怎么选择了。

    沈燕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又一下。

    她实属不愿与邵正谦对立到这个局面上,毕竟邵天当年真的是太忙了,为了他的公司,为了可以专心的研发药品,他几乎把他这辈子的心血都耗在上面了。

    而她让邵天挑中,娶回家,想来就是因为她值得他信任,把他的整个家都交到她手上,他可以放心他的事业。

    而她,确实没有辜负邵天的信任,将他们的家打理的很好,哪怕遭逢了那样的厄运后,她也凭借着在娘家学到的本事,辛苦的支撑着他们三个人的日常开支。

    那些过去,她本不想回想,她现在的确是享福了,她的物质生活,比邵天在的时候还要丰盛,她也没想到,自己竟能过上这般人上人的生活,这都是邵正谦的功劳,但是即便如此,邵正谦也不该忘了他的本分。

    父亲的仇不报,那就真的是枉为人子。

    苏静放好了药箱走过来,就看到沈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甚至,她现在冷静下来后,回想起沈燕跟邵正谦说的那些话,她感觉自己完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她唯一听明白的,就是邵正谦让沈燕好好的,那么,沈燕就能安享晚年,否则呢?

    邵正谦这话,明显是在威胁沈燕啊,也难怪,沈燕会那么的伤心绝望。

    她不懂,一个童欣乐真的就能让邵正谦做到如此地步吗?

    这一刻,苏静是真的挺心疼沈燕的。

    她都很意外,邵正谦可以做到这么狠,这么绝,实在是让她不敢相信。

    到底是什么,让邵正谦变成这般模样。

    “阿姨,您别难过了。”苏静蹲下来,真心的劝着。

    沈燕看着她,心疼的伸手摸着苏静的脸,这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孩子,这是在她肚子里孕育了九个月的孩子,她怎么能不疼,怎么能不爱?

    在她看来,她就是苏静的妈妈,哪怕他们没有血缘,那她也是她的代孕妈妈。

    为了她的出生,她承受了女人最大的痛,最辛苦的环节。

    她跟苏德闻倾的偶遇,让她万分的感激上苍,那个时候,邵天都不在了,苏德突然现身购买他们的别墅,太多年过去了,她不认识苏德。

    直到闻倾出现,是闻倾先认出了她。

    大概是缘分真的很深,总之,她接受了苏德一家的馈赠。

    她也知道,闻倾对她忌讳很深,在重逢的那半年内,闻倾提醒过她好几次,让她闭紧嘴巴,不要让苏静知道她是代孕出来的孩子。

    她答应了。

    毕竟,她也不想她的家庭生出任何的变故,她也好怕,自己的婆婆不能接受自己曾经给人代孕过,也担心邵正谦会看不起她。

    毕竟,代孕发展到至今,也是没办法像别的职业那样,光鲜亮丽的存在阳光底下。

    可这一刻,她蓦地就好想告诉苏静,她这么喜欢她,疼爱她的真相。

    因为她知道,苏静其实也是很好奇的,为什么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甚至闻倾对她的态度相当恶劣,可是沈燕还是这么的喜欢她,对她这么的好。

    “静静,叫我妈妈吧。”沈燕突然说道。

    在这一刻,在这她有可能会被邵正谦彻底的抛弃的这一刻,她突然就想拥有苏静,让她当自己的女儿。

    其实她能不能跟邵正谦结婚都没关系的,她不过是想让苏静开口叫她一声妈妈。

    一直撮合苏静嫁给邵正谦,不过是想让她这声妈妈叫的更顺理成章些,奈何,邵正谦不乐意,如今,天不遂人愿。

    她算是知道了,认清了,真的让邵正谦心甘情愿的娶了苏静当老婆,这辈子,大概是没什么可能了。

    既然如此,她为何不早点让苏静改口呢?

    “什么?”苏静很意外,邵正谦什么都不肯承认她,她怎么能叫邵正谦的妈妈为妈妈呢?

    虽然,她真的很想,但是她真的怕邵正谦会因为这样,让她直接滚蛋。

    “我说,叫我妈妈,好吗?”沈燕用渴求的眼神盯着苏静看。

    苏静犹豫着,“可是,可是正谦知道,他会……会不高兴的。”

    到了现在,苏静考虑的还是邵正谦的感受,沈燕是真心疼。

    但是对苏静来说,她现在不能不考虑邵正谦,因为那是她未来想要倚靠一辈子的人。

    沈燕烦躁的说着,“别管他,你就告诉阿姨,你想不想叫我妈妈?”

    苏静愣了下,然后点点头。

    在她的心里头,当然是想得了,倒不是真的想叫沈燕,而是她的身份摆在那儿,谁让她是邵正谦的妈妈,所以,她才想要叫她妈妈的。

    沈燕笑了,在被邵正谦气成这番模样后,她所露出来的第一个笑容。

    “既然想,那从现在开始,就这么叫。”沈燕一锤定音的说着。

    她豁出去了,她打算把什么都告诉苏静。

    她早就把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了,所以,她觉得没必要再隐瞒她什么了。

    苏静呆了呆,然后尝试性的开口,“妈。”

    “哎。”沈燕应。

    沈燕将苏静给抱在了怀里。

    苏静不习惯她这样,可她没办法,必须得忍耐,于是,她就这么忍耐着。

    沈燕抚摸着她的长发,“静静,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吗?因为你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女儿,是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你知道吗?”

    苏静整个身子,在沈燕的怀里僵了,她真没想到,沈燕要告诉她的,竟然是这?

    她是她生出来的?

    那么,她跟邵正谦……

    苏静这一刻,她实在是不敢往下想,她好怕,她跟邵正谦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她这辈子,大概就只会爱他一个人了,再也爱不了别人了,所以,不要让这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好吗?

    不对啊,她爸爸是那样的爱她的妈妈,怎么会背叛她妈妈呢?

    她不相信,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她父母那样恩爱的夫妻。

    “别急,别急啊,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你是你父母亲生的孩子,你是他们的孩子,只是借由我的肚子降生到这个世界来的,而已。”沈燕赶紧解释道,“我们的情况就是现在的代孕,你妈妈的子宫不能孕育孩子,怀上就会流产,所以,你爸爸不忍她那么辛苦,就找到了我,让我帮他们代孕生子,那个时候,我们家里很穷,为了钱,我就出卖了子宫。”

    苏静:“……”

    苏静逐渐冷静下来了,她当然听懂了。

    只是,她内心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沈燕竟然跟他们家有着这样的关系,而她跟邵正谦的缘分,竟然有这么的深么?

    她忽然觉得有点骄傲,因为这是邵正谦跟童欣乐之间绝对没有的缘分啊。

    “另外,正谦,正谦他不是我的亲儿子,我嫁给他父亲的时候,他已经快两岁了,而我,在生了你之后,子宫受到了损伤,医生说我这辈子都不能再生育了。”

    苏静:“!”

    苏静震惊的看着沈燕。

    那一晚,沈燕告诉了她很多邵家的秘密,就连邵家最大的秘密都说了,包括,害死邵天的人,就是童欣乐的小舅舅,沈燕也告诉了她。

    苏静总算是彻底明白了,当初沈燕那么信誓旦旦的说着,童欣乐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跟邵正谦在一起的理由了。

    只是,邵正谦的那意思,分明就是不顾一切。

    她心紧了紧,但是这件事让邵正谦不畏惧,可不代表,童欣乐以及他们童家不介意。

    沈燕的意思,也是说这件事放到最后来,要是邵正谦执意执迷不悟的话,就把这件事捅破天了去。

    苏静点点头,她很满意沈燕的计划,因为说到她心坎里去了,她也是这么想打,她准备拿着邵家最大的秘密,给童欣乐一个最致命的一击。

    然后,苏静叫沈燕妈,叫的越发的心甘情愿了。

    *

    邵正谦开车直接回了家。

    家里很整洁,今天早上,晓舟给家政公司的阿姨打了电话,让她务必去她师父家里做卫生,下班的时候,晓舟就告诉他,家里可以住了。

    他珍视如宝贝的那个房间,陈晓舟中午抽了个空,亲自过去做的清洁。

    今天沈燕那边做了很多菜,满满的一桌,他就是尝了个味道,并没有吃太多。

    他也知道,自己防备了沈燕跟苏静很多年,他也有点累,所以,他尽量的减少去沈燕那边的时间,不给她们设计他的机会。

    沈燕让苏静带来的东西,基本上都只有一个命运,那就是直接让他给丢进垃圾桶。

    他不吃,更不会让苏静靠近他。

    他其实不想防备沈燕的,他其实真的很怀念那段跟沈燕相处,心无芥蒂的时光,但是在她无理由的突然很喜欢苏静,甚至各种威逼利诱的让他娶苏静的时候,他对她,其实就有些心寒了。

    那是他想要孝顺一辈子的妈妈,在他心里,即便她不是他的亲生妈妈,可是是她陪着他长大,做饭给他吃,给他洗衣服,家长会都是她替他开的,她让他们家变得很温暖,他早已经将她当成他自己的妈妈了。

    他喊她妈妈,不光是为了让邵天高兴,放心,后来,他长大,是发自内心肺腑的叫她。

    他也没想到,今天,他们母子会闹到这个地步。

    邵正谦来到二楼的阳台,午夜十一点半,他们这个小区很安静,视野也相当不错,抬头就能仰望星空,为此,他在三楼做了一个阳光房,但是他从来没有去享受过,那是他留给老婆孩子的天地。

    老婆孩子还没有回家,他一个人也没心情享受这些。

    他默默的掏出一包烟来,他对烟没有瘾,但是基本会抽,他的烟瘾变大,是在童欣乐离开以后。

    那个时候,他才深深的感受到,没有童欣乐在的日子,是那样的空虚寂寞。

    除了抽烟,没有别的任何排解寂寞的办法。

    切身的感受着童欣乐曾经在他身上感受的失望跟痛苦。

    这三年,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长大了,有能力的,他拖了很多关系,在调查当年邵天跳楼的事件,也是在调查这件事的过程中,他意外的发现,他爸创业的时候,其实除了他爸跟童欣乐的小舅之外,还有第三个人。

    那个人是闻倾的弟弟,也就是苏德的小舅子。

    在他爸跳楼后,那个人离开了青云市,不过是在接受警方的调查,并且排除了他的嫌弃后,举家搬迁的。

    他也暗自的调查过闻倾的那个小舅子,确实没有任何疑点,他在别的城市开了药店来经营生活,除了兜售药品之外,那个人再也不自主研发的。

    他猜测,大概是他父亲的跳楼,给他造成的阴影。

    那个人没有嫌疑,那么所有的嫌疑就都在童欣乐小舅舅的身上,童欣乐小舅舅出国后一个月,他父亲就跳楼了。

    这件事,从时间上来说,真的是太巧了些。

    可是事情太久远了,官方途径根本就查不到什么,再加上,警方那边将他父亲的案子定义为自杀,那就直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

    也不会有哪个警察,会为了邵天的家属,将他当年早就定性的案子再翻查一遍。

    公司十几年前就因为他爸的跳楼而倒闭了,后来被政府拍卖掉用于还债,他爸的那些老部下,有的生病死了,有的离开了,总之,要找到他们问当年的事情,真的是太难了。

    可他很清楚,调查下当年的真相,远比直接定义给童欣乐的小舅舅要好,哪怕,十有八九都跟童欣乐的小舅舅有关。

    但是,只要有一丝可能,不是童欣乐的小舅舅的话,那么,那一丝可能,他也想把他给挖出来。

    邵正谦深吸一口烟,吐烟圈出来的时候,他眯着眼睛,他很清楚,他内心渴望的是,真正害死他爸的那个人,不是童欣乐的小舅舅。

    而他又很矛盾,如果真的不是童欣乐的小舅舅,那么,这些年,他对童欣乐的冷暴力,会让他内疚一辈子的。

    这一夜,对邵正谦来说,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跟沈燕那么说话,他心里不好受,沈燕骂他白眼狼,他也很难过。

    奶奶,孙儿好想你!要是您在,您一定可以帮孙儿解决此时此刻的困境。

    ------题外话------

    这两天太累了,一直在忙老大六一文艺汇演的排练,前天表演,昨天又去帮忙搬教室,搬了一上午,太累了,下午陪着孩子午睡,结果孩子们还没有睡着,我自己先睡着了,然后就是今天少了大家一千字,改天补上,么哒,这会儿格子也好困哦,明天见,明天争取不再少了。抱歉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